坏小子韩国超清在线观看

这他妈的痛!

如用被火烧的赤痛由全身不同部位袭来,最明显的是左腰、背上还有胸口。

有着痛觉,所以是还没死吗?

先确认一下情况,我似乎在一间木屋的床上,身边还有两个小孩正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想她们也只是在小学生的年纪,长髮那个长得稍高、而短髮那小女孩就比较矮一些,她们都有着跟山田一样的特徵,那幺也是说这两个小孩也是精灵吧?

「呃……你们听得懂我说话吗?」

忍耐着身上剧烈的痛楚用英文问她们,只见两人焦急地用着不明的语言沟通,也就是不会英文吧?

也是,她们和山田的通讯也是用俄语,问题我除了髒话甚幺也不会。

「&^%$@*!」

年纪稍大那位似乎想安抚我,但这种情况听着不明语言只会更烦躁!

这时两人口中唸唸有词,似乎内容也是一样,而我身边就被一道白光包围,渐渐身上的痛觉也变得能忍耐……最后主要伤口也只是痒痒的。

「WOW!」

双手提起来试着活动一下,不过反应也有点迟钝,我想她们施的应该是麻醉魔法吧?

接着她们好像说了甚幺,年轻大那位也急步离开,留下这头髮稍短的小孩子。

「HEY,KID,谢谢。」

不知是不是我样子太吓人,她看起来有些慌张,忽然就转身去到一个柜里拿出一些东西。

是画簿和笔?的确语言不通下,用图画比较能沟通,她看起来也很聪明吧?

接着她就开始画着画着,完成后再给我看。

这是一幅连环图,她同着火柴人来表示,我想有耳朵的应该是指精灵们。

内容应该是在描述我和夏娃被救的事,不过在最后一张应该是我和夏娃,头上都画了十字,这是甚幺意思?

我想他们的种族的坟墓也不是这个样,加上我还活着那夏娃应该也没死到吧?

「她呢?这个人去了那里?」

听不懂也好,我指着应该是代表夏娃的人她应该懂我问题,思考了一会,她就开了一张新的画纸来画……不过这次简直是智力测验。

在一堆火柴人中找到个没耳朵的,就像在玩威利在哪裏,更甚上面只精灵文字我完全不理解在做甚幺,只是夏娃好像跟着一大班人不知去那。

「源治?」

这时推门进来的,除了刚才那个小孩,还有就是山田。

被麻醉的我反应一点也不敏捷,山田先我一步过来抱着我。

「为甚幺你要那幺傻啊……」

「因为我们的孩子啊,山田妳为何不一早告诉我?」

「就是知道源治你肯定会乱来,你可是在鬼门关徘徊了两天啊!」

「既然妳给得夏娃知道,那我一定就会来找你。」

「给夏娃小姐知道也只是意外,如果你们都不知情的话就不会那幺铤而走险,说起来想不到连夏娃小姐也会来冒险啊……」

「对!夏娃呢?」

「源治你放心,夏娃小姐的伤势比你更轻,昨天就已经醒来了,现在她去了和父亲他交涉,不过我和她一起去的途中就听到你醒来的消息,就立即赶来了。」

那就好了……

「那幺山田,跟我一起走好吗?」

「就只有这个不行啊……」

「为甚幺?为甚幺到了现在妳还说这种话!」

山田先放开我,脸上再一脸难言又隐似的。

「因为我是以自身会留在村庄作交换条件,父亲他才答认出手救你和夏娃小姐,如果反悔的话他一定会尽所有力量去加害你们……」

「畜牲!我现在就去请他吃子弹!」

「没用的源治!在治疗你们是他就下了约制,不管是你还是夏娃小姐也无法动手伤害我们族人,所以就算源治你拿起刀子想攻击任何人都会被不可抗力阻止的。」

「但山田妳明知也没阻止吗?」

「当下源治和夏娃小姐都已经在弥留之际,如果得不到治疗就会死亡,那幺就算父亲他们开出怎样的条件我也要答应吧?」

山田也有着她的难处,终归也是她妈害得我们的困境,虽然最后也把救援叫来。

「……这样也没办法吧,不过说起来我们也被妳妈害惨了,到底一个人要运气多衰才能把事情FUCK   UP到这地步。」

「其实妈妈私下有着恶运女王的称号……我想你们的困境多少也是她的不可抗力而引起,不过她也为了帮源治你们附出不少,源治你就原谅她吧。」

山田捉着我的手,再道:「最少父亲答应了在你们痊癒前都能留在村里,我们就别想着不开心的事好吗?」

明明都努力到这个地步,结果还是这样,叫人怎可能甘心?

问题都是来自他老爸,不过这混蛋也下了不能攻击他的魔法真够难搞,不过反过来想只要不是主动攻击,由「意外」到下毒都没问题吗?

「源治你的表情很可怕!不会在想甚幺坏事吧?」

「没,没有,话说这两个小孩是谁?看起来和妳很像。」

「嗯?他们就是我的妹妹和弟弟哦,让我想想应该怎翻译他们的名字呢……这位是姐姐海蒂、而弟弟就是叫卡伦哦。」

「弟……弟?」

山田的「弟弟」就是刚才和我用纸笔沟通那个小女孩,她居然是弟弟?

「是哦?有甚幺奇怪吗?」

说实话,这位「弟弟」比她两位姐姐更漂亮,明明还是小孩就已经有种无邪的色气,我无法相信这种气质会出现在男人身上。

这时海蒂拉拉山田的衣角,再用着她们的语言沟通,卡伦也加入到对话中,但我完全不知她们在搞甚幺。

最后海蒂把一盒东西交给山田,而山田就用告戒的语气和两人说了甚幺,两个小孩点点头后山田就把那盒东西交给我。

「源治,来吃一片吧。」

山田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是一块灰灰黄黄像海棉似的东西,吃?

她撕出一片交给我,但这怎看也不像用来吃的东西,先嗅一嗅倒没任何味道。

倒是她再撕多两块交给孩子们,他们毫不犹豫就吃下,也没有甚幺异常反应,最后她自己也吃了一块。

「这到底是甚幺鬼?」

「一时之间不知怎用日文翻译,不过源治你有看过小叮噹吧?这就像翻译蒟蒻的东西,只要一同吃可就能听得懂对方的语言哦。」

「非得要外表做得那幺诡异吗?」

吃下去这玩意简直入口即溶,接着我就听到卡伦说话:「源治哥哥,听得到吗?」

「很好,收讯不错。」

再摸摸他的头,我真的不相信那幺可爱的孩子是男的……

「请容我们再重新自我介绍吧,我的名字叫海蒂.迪米蕾斯,而他是卡伦.迪米蕾斯,请姐夫你以后多多指教。」

海蒂似乎是个十分认真的人,看起来就像迷你版的巧克力捲。

「山田,我倒觉得妳妹妹比较能当村长啊。」

「事实的确如此,可是爸爸就硬要我去做,完全不明所以啊。」

「扣扣。」

门来传来一声敲门声,在不熟识的环境我也警戒起来,倒是山田很自然地就叫对方进来。

结果进来的人是夏娃,她还用不客气的语气打发了身后的人再进来。

认识那幺多年,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很不爽,这时招惹她简直是自找麻烦。

「夏娃小姐……」「山田,我想问你,那种人真是作为一村之长吗?」

「的确是这样,请问刚才发生了甚幺事?」

「简直无法相信,本小姐已经是以贵族间的礼仪相对,但你父亲如同一个死小孩似的,别说交涉就连沟通也做不到,连源治都比较成熟啊。」

「听到妳的『讚美』我该高兴吗?」

小孩们似乎被她的气场吓到,两个都靠到我身边,而山田也无气无力地为夏娃倒茶。

喝完茶她似乎冷静得多了,再把脸看过来:「别说些呕心的事好了,对呢源治,你还好吗?」

「不麻醉的话痛到连走路也有困难,但现在看起来只是迟钝一点罢了。」

「不过源治你也要注意动作别太大哦,你的伤口远比夏娃小姐深,康复须要更多时间的,我想大家都饿了吧?一起去吃午餐啰。」

山田过来扶起我,再一同离开小屋,这时我才发现身处的是在一座古典大屋的一个房间,通过露天的走廊来到另一个房间,看起来像饭厅的地方,进去之后就随便坐下。

「那幺我先去準备饭菜吧,请你们等一等哦。」

「姐姐,让我们来帮忙吧,卡伦,起来。」

「可是海蒂,我想和源治哥哥一起玩啊。」

「不可以那幺任性的!还有姐夫和夏娃小姐也是客人,你不能麻烦他们的。」

「不紧要,让我们看好卡伦吧。」

「但姐夫……」「不紧要,就请和山田準备最好的饭菜吧。」

「是的,那请容我们先一步告辞。」

山田和海蒂离开后,卡伦就坐到我大腿上,还是把他当成女生我比较易接受。

「海蒂真是一个成熟懂事的孩子啊。」

「或许吧?我倒觉得她太紧张,没了小鬼应有的童真。」

「但当你接触过那个人之后,就会很讨厌『童真』了。」

「超越年龄还没适当举止才是问题,像卡伦在做着适合自己年纪的事我觉得没问题。」

夏娃这时用一种带有耻笑意味的笑脸看过来,这家伙是甚幺意思?

「所以大难不死,源治你也变了正太控了吗?」

夏娃这家伙没吃那片海棉,所以卡伦也听不懂我们的说话,真是万幸。

我除了对她举中指还能做甚幺?

*柯塞特视觉*

我和海蒂一起去到厨房準备午饭,不过倒有一个头痛的问题。

我们的文化之中打猎只是为了保护村庄,所以从来不认为动物是食物,所以可以说完全不存在肉类食材,那就等于没有源治喜欢吃的了。

现在才去找肉类好像也太迟了,加上附近也没有被驯化的动物,只能委屈源治一下。

「姐姐,请问可以说些比较失礼的说话吗?」

「总觉得海蒂妳变得十分拘谨,人家可是妳的姐姐哦,没甚幺事不能说吧?」

「是的……我只是觉得夏娃小姐有点可怕。」

「是这样吗?其实她也只是比较有威严罢了,刚才也是因为生气才会那幺兇,平常的话她可是个待人有善、爽快大方的人哦。」

「说起来姐姐,妳真的没想过跟着姐夫他们逃吗?如果妳希望的的话,我可以帮你的哦。」

「不是不想,是不可以啊。」

「不可以?为何?」

海蒂已经进入开始懂事的年纪,再跟她说多一些应该没问题的。

关于源治他们这件事的内情,绝不是对外公布那幺简单,真正知道内情的就只有我的父母、和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

不过暂时都不能让海蒂知太多黑暗面才是,怎说也是我跟父亲的私怨。

「海蒂妳有听过甚幺是『契约』吗?」

「姐姐是指古老传说那种契约吗?」

「没错,但这不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的,而如果我擅自离开村庄的话,不单止是我,就连夏娃小姐和源治都会死的。」

「怎会的……这种契约是和父亲所立的吗?不能和他理论一下吗?」

「不可能的,一但契约成立,违约的一方就会附出沉重的代价,所以现在说甚幺都已经太迟了。」

「还有海蒂,这件事不能和其他人说哦。」

「事关重大,姐夫他们知道一定会闹大吧?我明白了。」

虽然很拘谨,但相对的海蒂也很成熟懂事,煮好午餐我们就一起回到饭厅。

「不好意思,我们所有的食材也只能做出这种程度的菜色,应该不合两位的口味吧?」

自从经历人类社会的洗礼,一时间我也无法习惯家乡的菜色,更何况两人平常的饮食也不是那幺清淡。

「不紧要,在本小姐的角度偶尔清淡一下也不错。」

夏娃小姐保持着一向的大方得体,而源治倒是环抱起双手:「附近没有能吃的动物吗?」

「村庄外围并没有温驯的动物,几乎都是熊啊狼这种能适应极地的猛兽,我想那是在源治你的食用範围外吧?」

「不去找找怎知道?不过改天吧,今天还是吃草好了。」

还好源治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而我阻止他离开村庄时一定会露出马脚。

用餐后就是两人接受治疗的时间,在这之前我也给了夏娃小姐吃了一片翻译蒟蒻,让我们几个都能共同沟通,同时我也告知他们在其他人面前要表现得无法沟通,因为蒟蒻其实也算是违禁品,为免暴露在其他人面前我会假装为他们翻译。

治疗完之后也让他们有些休息时间,源治那边似乎要更久所以我也先去为夏娃小姐送晚餐,聊了一会我再把晚餐送到源治的房间去。

「扣扣,源治,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

推门进去,源治只是大字型躺在床上,也是,习惯了充满娱乐的社会,这里简直是无聊透顶吧?

「这几顿也请再屈就一下好吗?肉的话夏娃小姐已经拜託人送到外公那里,不过最快要明天午后才能送到哦。」

「其实不紧要的,也没必要麻烦你外公,他看起来也不怎喜欢我。」

「怎幺说呢,在我们村里大多数人都不同程度地讨厌人类,反倒只有年轻一代才对人类有些好奇,如果不是报上源治和夏娃小姐都有很尽力帮忙去找生命之石,他们都应该不会去救你啊。」

「呼……明天能带我在村里周围走一走吗?困在这里我快要长蘑菇了。」

「当然,就这样决定吧?」

「看来那边的山地形还好,不如去那里看看有没有猎物?」

「呃……源治你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太大运动量的事情还是别做比较好哦。」

「那里就只是个雪原罢了,距离也跟在这里去村中心没分别,为甚幺不能去?」

源治所散发的气场一瞬间变得十分严厉,眼神也锐利得可以杀人,刚才的问题全都是试探性的吧?

「呃……」「不用再想借口了,山田,妳真是一点改变都没有,不到最后关头妳也不会说出真相。」

「唉……自问我也对妳相当诚实,但妳呢?孩子的事不是夏娃跟我说,我想一辈子也不会知道吧?」

「对不起……我很多事隐瞒源治你的确是为了自以为事的考量。」

「我相信你的考量是基于我们的利益而出发,但你都没有相信过我们能解决问题。」

无可否认,我的确认为源治只会用暴力解决问题,所以才不放心跟他说……

「无话可说了吗?」

「源治,我可以把实相告诉你,但可以答应我别做出任何冲动的行为吗?」

「你肯说真相也等于一切都已经是尘埃落定,也无法改变到甚幺对吧?」

「的确如此呢。」

「很好,我可以答应你,但相对我希望知道是事实的全部,不要有半句bullshit。」

「没问题,那先由重点说起吧,严格上源治你和夏娃小姐都已经死过一次了。」

他呆呆的看着我,几秒后才有反应:「what?那我们现在是甚幺一回事?」

「当我们来到你们身边时,源治和夏娃小姐也断气了,当下我们立即用风魔法来强制你们呼吸,但也只能再撑多几分钟,而我面前有两个选择,就是见死不救、或许和父亲和长老们进行交易。」

「交……易?」

「没错,我们的文化里有一种特别的魔法,用人类语言应该对应成契约的意思,不过这种契约是以双方的性命作赌注,一但违约的一方不单是死亡,连灵魂也不会消散地固定在虚无,直到永远。」

「后段怪力乱神的我听不懂,但妳意思就是用妳的自由,来换取救活我们的机会对吧?」

「没错,正式内容是在我父亲瓦特离世之前,没有他容许都不能离开村庄结界超过五公里,而我父亲和长老们必须为你和夏娃小姐全力提供医疗,并照顾你们在村庄时的生活所需。」

「这听起来又莫名其妙又无聊,禁锢妳到底有甚幺好处?」

「我觉得单纯是父亲不喜欢我们一起,想要拆散我们罢了,虽然大长老明言你们是恩人所以都会尽力救助你们,但父亲却用他的权力阻止,除非我肯立下契约,而我根本没时间去和他争论,对你们而言每分每秒也十分珍贵啊……」

「你老爸根本是个死小孩,fuck!」

青根暴现的源治一拳就把身边的木墙打出一大条裂痕,同时他也发出强忍痛楚的叫声--

身上的衣服立即渗出血水,糟糕!

「冷静一点源治,别激动,放鬆一点。」

我以自己所认识最好的治疗魔法帮他治疗,还好伤口破裂得不严重……

「抱歉,我也一时忍不住……那幺山田,妳今早说甚幺我不能攻击他又是怎幺一回事?」

「那是一种约制,这个有点像单方面的契约,不同之处是约制内容可说完全一样,像父亲下的约制是你和夏娃小姐都不能攻击我们任何人,反过来我们族人都不能攻击你们两位,好处是这对受术者有绝对的约束力,但施术者一但违约就会如同违反契约的下场一样。」

「那就是我们都无法攻击对方,但那混蛋如果攻击过来他就会死?」

「没错,简单来说就可以这样理解。」

源治叹了一口气,就再躺在床上:「那幺我大致理解情况了,但为甚幺我都不能离开村的範围?」

「这个其实只是人家觉得安全起见,因为你们当时已经是死亡状态,灵魂已经稍稍脱离肉身,除了治疗你们的内体外,我们还得要持续去施法固定你们的灵魂,我怕离村庄太远的话,万一发生甚幺事无法立即施救啊,因为这种法术就只有大长老的一脉才会,但他老人家行动不太方便呢。」

「是吗……这简直是命运的恶意,每当我踏前一步,就会先把我踢飞再把你载到老远,好不容易赶上了这种鸟事又再来一遍。」

「命运就是那幺讨人厌的了,不过说到底也是我父亲的问题……啊!饭菜都凉了,源治你还是先吃饭吧。」

一直餵着源治吃饭,但他好像心不在焉,似乎在想甚幺似的。

「山田。」

「是的?」

「刚才说妳和妳老爸的契约是到他死就终止对吧?」

「是这样没错。」

源治一提到这个点我就有种不好的感觉。

「那幺如果他死于『意外』的话,那同样都能换你自由吧。」

果然,源治是在钻灰色地带,的确约制只能限制了主动攻击动作,但如果是设陷阱甚至下毒也无法约制的。

「这种时候父亲突然死亡的话,矛头肯定会指向源治你们的,更何况再讨厌他也是我的父亲……我想源治你怎讨厌你的生母,也不会想置她于死地吧?」

「不,要是那家伙的话,那怕只是碰到我也会一枪打爆她的头。」

这方面我们价值观太远了。

他吃完饭后就说想睡觉,我也先洗好碗再回到这个房间,这时源治已经睡着了,我也慢慢地钻入他被窝里,我得珍惜还能待在一起的时光。

人类的文明病真的很可怕。

明明回来都一个星期有多了,但我还是无法回到那种六时左右就自然醒来的生活,毕竟也依赖了闹钟二十年啊。

我居然睡到七时才自然醒,马上就叫源治和夏娃小姐起床,再去準备早餐。

「公主,果然你还不习惯村里的生活对吧?」

一进到厨房就见到熟识的脸孔,面前这位姨姨的名字叫做旁卡,可以说是像我、哥哥、海蒂和卡伦的保母。

「真的辛苦妳了旁卡姨姨,还要麻烦你过来帮忙準备早饭。」

「不紧要不紧要,主家那边也有年轻的厨师在帮忙,就让我这副老骨头来侍侯你们吧。」

再一次道谢姨姨,我们也开始工作,做到一半的时候姨姨突然开口:「公主妳看起来很幸福嘛。」

「的确呢。」

虽然不知还有多少相处的时间,但只要待在他身边就觉得足够了。

「那幺昨晚有做吗?」

「咦……咦咦?」

姨姨露出使坏的笑容,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源治也是刚刚醒来不久还是很累的,加上大家都知道肚里有了孩子,做那种事很奇怪吧?」

「年轻人就应该狂野一点哦,明明去了人类世界那幺久,公主还是那幺乖呢,没有一点坏坏的气息男人是不会喜欢的哦。」

「那幺说……姨姨妳不讨厌人类吗?」

「怎可能讨厌呢?说个秘密给你听吧,以前在人类世界时,追求我的男人可是超过一百个哦。」

姨姨的话应该不是吹嘘,就算上了年纪还能看得出年轻时绝对是个美人,再考虑到她去人类社会的年代,姨姨真是个相当前卫的人啊。

「你的男友怎看也是个好男人啦,不过一起来的女孩也很利害,公主妳不努力一点不行啊。」

「事情不是这样的!夏娃小姐也是我重要的朋友,而且她和源治也是一对啊!」

「收回前早,想不到公主妳那幺前卫,这算是后宫吗?」

再说打去也讲不过姨姨,我也只好加快手脚完成早餐。

「姨姨妳不来一起吃吗?」

「我已经吃过了,接下来还有事要做哦,公主我先行告退了。」

那幺我也只好自己奉着早餐回到饭厅,话说现在旅馆应该只有我们三人,所以我就边吃边把我知道的事实也告诉夏娃小姐。

最后源治也加上他那些不切实际的意见,但夏娃小姐居然认真地思考了一会。

「本小姐不反对源治的提议。」

「很好,现在只要山田妳点头就可以行动了,我其中一项专长就是把谋杀做起来像事故,虽然在这里有点难度,当然也可以让他自己上钓。」

「源治就算了,为甚幺连夏娃小姐也会同意这种方案的?」

「原本只是昨天幼稚地顶撞本小姐也认为罪不致死,但听完山田妳所描述这个人已经超越死小孩,完全是看心情做事的人渣,让这种人领导你们的族群真的没问题吗?」

「『自己人』把无能力的昏君清除掉是人类历史上常常发生的事,这样做也是为了山田你们好。」

两人的表情相当认真,似乎只要我点头他们真的会计划杀死我父亲一样。

的确回来之后我也听到不少流言,甚至连长老们都认为父亲绝不适合当村长,但因为万世一系的世袭制度下,他那一辈也只有父亲一人,所有人也只是敢怒不怒言。

「不行,弒父这种事我是无法接受的。」

「也是,这才是山田。」

「不过就本小姐的角度而言,像妳父亲那种蠢材只是佔少数,再下去可能会发生革命哦。」

应该没那幺夸张吧?父亲再荒唐也统治了村庄百余年,加上一向也很和平……最大的冲击倒是首次有人类来到村里生活。

接下来我都刻意避开这话题,早餐过后在散步时,夏娃小姐就问村里有没有人类语言的书看。

「的确图书馆里有好几十个书架是存放人类语言的书籍,不过对两位而言那绝大多数都是古文吧?」

「不用担心,这家伙是语言学家,我想连非洲部落的语言她也会。」

「怎幺本小姐觉得你这是在讽刺而不是讚美?」

「不用怀疑,这的确是讽刺妳。」

看到夏娃小姐眼角一跳,就知源治踏到她的地雷了,为甚幺源治的嘴巴总要那幺坏呢?

「啊山田,想知道在遗迹里源治对我说过甚幺吗?」

「妳这混蛋!现在算是威胁我吗?」

「不用怀疑,这的确是威胁你哦。」

有时夏娃小姐生气也显得很孩子气啊。

「你们互相对对方告白对吧?」

语毕,两人同时用一种错愕的表情来看着我:「「为甚幺妳会知的?」」

「因为这不是甚幺秘密啊,何况当我不在时,我也希望夏娃小姐好好照顾源治哦。」

「前题搞错都算了,山田妳为甚幺会认为这连自理能力都没的人会照顾到我?」

「你不先看看前几天自己的样子?」

「喂!」

单从夏娃小姐的片言只语,大概也可猜出在我离开后源治他没好好照顾自己吧?

「源治,不能放弃自己啊。」

「我试着吧……看起来我们有伴了。」

源治眼光描到我的身后,这种感觉是我的父母们还有几位守卫,明明都有了约制父亲他也不用怕吧?虽然源治和夏娃小姐的确想对他不利。

与早已目露凶光的父亲不同,母亲也露出友善的笑容用英文说:「早安哦帅哥、夏娃小姐,昨晚睡得好吗?」

「托您的福,还不错。」

「在我角度有床就已经不错了。」

「帅哥你别罢出一副吓死人的模样吧,对呢,你们中午已经安排好行程了吗?要不要来我家作客呢?」

「救了这些低等物种已经是大恩大德,没必要当他们是上宾招待吧?」

糟糕!父亲已经当然发作了,而源治也一步步靠近:「岳母,我看妳们的种族也真是仁慈,居然会找个有严重智力问题的白痴来当村长,真他妈的慈悲!」

两位卫队上前挡着源治靠近,还好因为制约的关係两边都不能直接伤害对方。

「干得不错小娘炮们,不过说娘炮你们还不够身后那家伙,明明都怕我怕到尿裤,再下一个该死的魔法让我揍不到你,现在居然连站在一头没牙老虎前的勇气也没有?」

父亲示意两人退下,再呛回来:「你说谁不敢站来你面前?」

「嗯,如果隔了一整条街的距离还要勇敢,你的勇气真小得是他妈的可怜。」

接着两人就像黑人帮派一样对呛,妈妈她倒一脸无奈,而夏娃小姐却环抱双手一副乐观其成的模样。

「夏娃小姐,一起去阻止他们吧!」

「不,既然打不到对方,那只不过两只狗对吠罢了,看到你父亲的失态我就感觉到快乐呢。」

……没救了,差点不记得夏娃小姐会因为心情喜好而有重大行动落差的人。

「没错!你那小鸡鸡严格上不是做爱,只是像女人和女人那样磨豆腐,明白吗?」

「有种就脱裤来比大啊!垃圾人类!」

为甚幺会变成像小学生的吵架的?

「哗!你认真?」

「怎幺?怕了吗?」

「不,只是第一次见到有智障明知一百巴仙输也有赌,有点惊奇罢了。」

看来这两个小学生真的要打赌,糟糕!

源治的身体我很清楚,父亲的话在我年幼无知时也见过他的裸体,为了守住父亲的尊严我一定要阻止他们!

「不要做幼稚的事了!父亲你可是一村之长!」「住口柯塞特,这是我和这混蛋的事,轮不到妳这叛徒来干预。」

「山田,妳就对我那幺没信心吗?」

不,正是有信心过头了。

反正有这种白痴父亲,他要丢脸就随他吧。

结果源治一脱,大家也目定口呆,也是,这就像他们第一次看见夏娃小姐胸部的份量一样,源治那里对精灵而言就像发现新大陆的冲击。

白痴父亲的心里也有底吧?

「怎幺了?换你开牌了。」

「谁……谁会和你做这种幼稚的行为?」

「村长大人,这是你先立下的打赌,你有义务理行的。」

「你两个想做甚幺?喂!」

两位侍卫一人架着父亲一人解开他的裤头带,我看不下去了。

在父亲裤子掉下的瞬间全场便陷入一片沉默,而打破一切就源治那疯狂的耻笑声。

「哈哈哈哈--你那玩意也算是老二?连婴儿的小鸡都比你大啦!」

事实就是这样,我们精灵的性徵远比人类不明显,就像人家的胸部已经算大了,但放到人类的标準却连茜亚小姐也比不上。

「夏娃妳看看这小家伙!比福泽还要小啊!喂,你这家伙是怎用来办事?就像女同志那样磨的?」

超亢奋的源治搭着夏娃小姐的肩再指着父亲来耻笑,但她却一脸厌恶的别开脸,正常女性也会有这种反应就对了。

「喂!由今天开始你别叫自己做村长,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没懒叫』知道吗?」

面对源治的羞辱父亲毫无还击之力,刚才我都已经阻止了他自取其辱,不过也该是时候阻止源治继续下去了。

「源治,你还是快点穿回裤子吧!」

「山田妳得知道乖胜追击的道理,妳看看这小婊子的样子?不往死里打马上就会春风吹又生。」

「源治你还记得我说过这里不存在同性恋或是异性恋的概念吗?再下去今晚发生甚幺事人家不管啰。」

说到这一步源治才惊觉是怎幺一回事,的确人群中是有些妒忌的目光,但更多的是色情的眼光。

如果单是吸引到女生我想源治也不介意,但看来被吸引到的男生倒佔大多数啊。

大概也察觉了这一点,源治边骂髒话边把裤子穿好,但我总有种已经太迟的感觉……

「柯塞特,妳给我过来,有事要跟妳说。」

父亲用一种命令的语气叫我过去,我想是因为这件事想用我来出气吧?

就算听不懂精灵语,源治也感觉到有问题过来拉着我,但我没办法不去啊。

「没关係的,我先失陪一下,妈妈,可以帮忙带两位去图书馆吗?」

当妈妈答应后,我便跟着父亲的脚步回到家里,他示意其他人不用跟来……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在转身离开时,我听到源治说了句「失败了」,那是甚幺意思?

  • 名称:坏小子韩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7: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