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乱伴侣超清在线观看

在日出之前我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一清早起来我们各人也在梳洗打扮,说起来今天的行程是去到京都,拜访源治、深雪小姐和春香小姐的母亲吧?

说起来源治一直很抗拒回去我都没问过原因,在我身边的莉莉芙小姐会知道吗?

「咦?原来他没告诉妳吗?」

接着她也将事情始末告诉了我,发生了这样的事难怪源治会有这种反应了。

「但这样不是很可惜吗?那幺难得才找回自己的母亲,结果因为这种事是反目成仇。」

「可是源治不是这样想,柯塞特妳应该清楚他认真起来是至死方休的,兵戎相见但最后也放过西园寺夫人他们,这已经是他最念亲情的选择了。」

「如果妳打算游说他的话,个人见议是别作小人,妳也要考虑这起因是争产,既然源治无意分一杯羹,那幺这种河水不犯井水的状态未尝不好,虽然对方不是才智过人,但被迫急也不知会对你们做甚幺。」

「只是为了钱就意图去杀自己的亲弟弟……他们的大哥真是个人渣啊,钱真的能换人情吗?」

「柯塞特,我觉得妳总是把人类想得太美好,或许我们这些异类令妳对人性本善的错觉,应该说他的大哥做法才合乎人性,突然出现一个可能会分走自己一大部份资本的人,动杀意也无可厚非。」

「其实我也没有为那个人洗白的意思,只是觉得西园寺夫人很可怜,当下不阻止源治也会失去自己的儿子,出手又变成这样的局面。」

「养不教母之过,生成这样的局面她作为当家也责无旁贷,在我来看现在的局面也算理想,当然柯塞特妳非得要做这媒人我也耐妳不何啦。」

有时倒不能理解人类为何如此无情,不过面对自己生母源治真会那幺无情吗?

深雪小姐帮我穿好和服后,我便去到源治他们的房间,半睡不醒的三位马上就招待我进去。

简单问候一下,我便表明来意,原本还昏昏欲睡的源治立即板起脸来,再拿出香烟抽起来。

「我想山田妳是由那班女人口中得知的吧?我不知妳知道多少还有是甚幺版本,总而言之don’t   fucking   think.」

由气息而看就知道源治有多生气,奇怪地脸上一贯平淡的春香小姐也散发着相似气息。

「我知山田妳是出于善心,我不会因此妳来当说客而生气,妳作为我未婚妻我其实我都应该早点告诉妳的……对我而言除了这家伙和深雪以外,他们也只是一群有血缘的陌生人,我可不想再扯入他们家族而招惹任何麻烦,当然如果那个混蛋试着惹我就另作别论了。」

既然源治也有这种看法,我也应该尊重他的决定。

「不错,大学毕业后我也想脱离这个家。」

「倒是连春香小姐也那幺讨厌自己的家族吗?」

「虽然不像我生死交锋,但这家伙和西园寺家的恩怨可不比我少。」

「这个家已经绑着我二十年了,我可不想再扮演『西园寺家优秀的长女』,做回自己多快乐啊。」

「wow!由我认识妳那天我就不觉得有像个大小姐了。」

「因为我认识了你这个混蛋弟弟嘛。」

两人互举中指对笑一下,的确春香小姐跟刚认识时差很远,虽然现在很多时还会看到她彬彬有礼中性美人的一面,但当她跟源治和赤城同学混作一起时,感觉就自然得多了。

「啊!话说理香你不用扮艺妓吗?」

「我都已经不是西园寺家的佣人了,谁会再穿成市松人形那样啊?」

虽然没现面相处过,但能被自己的孩子讨厌到这地步,西园寺夫人似乎有点失格啊。

*林源治视觉*

早餐时间我们一行人也到了酒店餐厅,大概拜夏娃所赐又被升级到私人房间,就如她所说我都开始见怪不怪了。

我们三个也由大姐手中收到压岁钱,摸上去似乎只有一张,以她的财富我还意为会出手重一点,不过我本来就没太多期待就是了。

不过我也该谈谈接下来的事了。

「seriously大姐,我可不想去西园寺家,去到京都我可以自己走走吗?」

「我拒绝。」

「我认真的好吗?我再说一次这真的不是开玩笑是严肃的请求。」

「昨天不是对着我举中指很有趣吗?现在你也要负一点代价吧?」

真的给春香说中,这家伙到底有多小气啊?

「不过说来话,人家给你的压岁钱足够被当成工作薪酬吧?你不是说过不想做的事就要收钱做吗?那幺当是工作不就好了?」

「里面薄成这样大不了就是一万元。」

「嗯嗯,一张纸的价值是在于它上面印上了甚幺,小源治你开来看看。」

由她开口就没甚幺礼貌问题,打开来看里面不是钞票,不会是写着祝福语的字条吧……

拉出来看,却是一张支票,上面已经有大姐的签名,而金额是……六十万日元?

「what   the   fuck?宁芙大姐,这不是要找冥通银行或等到二一零零年才能对现的吧?」

「你可以等银行营业去问问能不能兑现啊,那幺多年没给你我也着量加了两成,我想你金额应该够你帮我做很多事吧?」

压岁钱给支票我也是第一次听,这个金额的确等于我当佣兵三个月的薪水啊……就算现在帮夏娃打一个月工也只有一半罢了……

「很好……那除了去西园寺家你还想怎样?」

「那今晚来陪睡吧,全裸过来不过要戴领带。」

「这方便要问问我经理人山田她才行,不过我现在容许你把钞票塞在我腰带上。」

「抱歉我只会塞在内裤里,小源治你要挣钱得努力一点哦。」

这种互相佔便宜的对话大家都知道这只是玩笑,但山田似乎不太明白啊?

她突然啊就过来紧紧抱着我的手臂,一言不发盯着大姐,不管怎样安抚也是保持这种状态。

或许是吃醋吧?平时她都没甚幺反应,或许今次有点超过她底线,那幺让她发洩一下待会就没事了……

……

才怪!

除了是吃早餐时用单手搂着我再一只手用餐外,她几乎全程也像树熊一样粘着我,没有回答必要的对答一律沉默以对。

去厕所也差点跟着进来,而她要去时才会鬆开我,虽然我想借这机会去轻鬆一下,但春香却警告我「逃了你就倒大霉」,我也只好乖乖等她出来了。

这种状态维持到我们上车要出发,其实她要跟着我们车坐也没关係,如果不是直接坐上来我大腿的话……

「我说这样的坐姿不太安全啦,山田妳不如去后座吧。」

……还是一言不发,虽然平时的她比其他女人来说简直超好相处,但像槓桿一样麻烦起来却是次方级的。

「认真的,这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山田妳有甚幺不满就说出来好吗?」

「……除了夏娃小姐谁都不可以!」

……很好,原本我是要把事情搞清楚的,但她的回答令问题更模糊了。

如果说是吃醋的话为甚幺其他女人不行而夏娃可以?

不过说完之后她也乖乖回到后座,虽然看起来还是有在生气啦。

今天还是春香去开车,理香也是坐到后座,为了不惊动睡着了的山田我们也只用电邮来聊天,不能一起大声聊着无意义的垃圾话,感觉真无聊啊。

完全放鬆身体躺上椅背上点起烟来,感觉真的很累啊……接下来还要应付西园寺家的家伙。

来到京都先去了酒店,之后再往西园寺家出发,但那边大概没甚幺现代城市规划,找到停车位也要走上一段路。

经刚才一说山田似乎稍稍回复正常,用着普通的力度搂着我手走,但我总觉她有意识地挡在我和大姐之间。

说起来走在前面的那班女人不停在宁芙大姐身边走着,平常都不是那个样的啊?

走着走着,大姐就放慢脚步来到我们旁边,果然山田有在防备她啊。

「那个山田酱,其实早餐那时我只是和源治开玩笑的,请不要放到心上,真的!我才不会对这孩子有歪念啊。」

大姐的笑容很尴尬,但山田听完大姐的说法似乎更警戒:「……最后一句宁芙小姐是骗人的吧?」

一听之下或许觉得山田敏感过头,但大姐的表情却是一副「被说中了」的表情,不会是山田有甚幺能力可以看到对方是不是在说谎吧?

似乎为了自己,这件事上我也应该出声就是了。

「宁芙大姐,我要听实话。」

「嗯……是你说要听真话的,到了我这个年纪一个寡妇,有像你那幺年轻颜值又不错的小鲜肉天天在挑逗,没动心才怪啦,要不理智还能守住『你是儿子』这条底线……总之源治你在我面前就穿多点衣服好了,你知道我要让你动弹不得是易如反掌吧?」

语毕她就回到女人堆中,而我都有阵寒气由脊骨涌到脑袋啊呀!

「源治你看起来不太舒服,没关係吗?」

「this   fucking   horrible   man,如果妳是为这事吃醋,妳应该感到我的感觉的。」

她的超能力是重力调整,最初回来日本她对我还有警戒时也常常同这招整我,换句话她硬要骑上来可不费吹灰之力。

「……如果宁芙小姐是因为这种理由的话,也不是不能理解嘛。」

「妳刚刚说甚幺?」

「不过源治你那幺大反应是因为年纪差距吗?那幺人家对你来说不是老婆婆……」「停止这个话题好吗?」

大概被我吓到山田也没再开口,我的确需要冷静一下。

我看起来也不像motherfucker吧?

完全想像不到有天我要跟夏娃说「I’m   your   father」的情景啊……

一行人穿过一堆不能把车驾进来的古蹟,我们终于来到西园寺家大宅正门,又要来到这个地方啊……

在佣人打开门后那班女人也相继进去,而春香和理香似乎看见我举足不前,就一人一边搭着我肩膀。

「没有甚幺好怕,我们也在你身旁哦。」

「对啊!只不过是有钱点罢了,你这混蛋不是怕了他们吧?」

「春香的话还有点发言权,你这看到那女人还要装日本娃娃的家伙,居然在自吹自擂?」

「之前对着老闆怎同啊?源治你个垃圾对着夏娃也毕恭毕敬吧,现在我又不是佣人了,而且你不会忘了当天是谁跟你一起打出去吗?」

「结果你还是迟到啊,来早一点不给那女人搞局,我就杀了那娘炮了。」

我两互揍对方一拳,三人一起步进去,我很相信这两个白痴的确能够一起出生入死啊。

不过一进去就见到那女人,心情立即掉到谷底啊……

毕竟也有新脸孔也互相介绍一下,她似乎对山田特别有兴趣,尤其知道她是我女朋友之后。

「那幺柯塞特小姐,请问妳是来自甚幺家族的吗?」

狗改不了吃屎,西园寺法华这家伙真够势利,这问题就像在对山田说「如果没一定家世,你可衬不起我们」似的,当然我不会承认这个「我们」的。

在人群后排的我正想动身上保护山田时,身边的春香却阻止了我,同时夏娃也踏出来与西园寺法华对视。

「柯塞特是我的表妹,她因为年纪尚轻的关係,和我两位妹妹一样并未于社交场合露面,如果有甚幺不合礼节的举动还请西园寺夫人见谅呢。」

正在扮演完美大小姐的夏娃,刚好发挥说谎不打稿的能力,马上就帮山田身世打个圆场,得知山田是她们家族的人那女人也欣然接受,的确这样处理比我出去硬干来得好嘛。

「对呢秋人,今天唯君不在,你也不必那幺紧张,过来领压岁钱吧。」

有钱收的话就稍微忍耐一下吧,我们所有后辈也收到压岁钱,包括理香在内,不过包装看起来跟我们完全不同,果然还是把那家伙当下人看待啊。

本来就不爽这里,现在讨厌得想大闹一场呀!

接下来好像要去会客室甚幺,而夏娃也发了个电邮来,嗯?

「你应该差不多极限对吧?随便找个理由逃吧,本小姐会帮妳善后的了。」

怎幺说呢?果然认识了那幺多年,看对方一些小举动都知道在想甚幺。

「对我太温柔的话我会再喜欢上妳的哦。」

「注意你的言词,你应该知道本小姐要操控你往后人生只是易如反掌吧?」

的确,这家伙可是紧紧捏着我蛋蛋,夏娃大概是这班女人中最不能开玩笑的对象啊。

「呢源治,可以不用逞强的哦,要撒娇的话任何时候也可以的。」

山田放慢步伐来到我们这边,再牵着我手,大概她是看到甚幺吧?但我想她会错意了。

「我没柔弱到这种情况都会害怕啊,只是单纯超不爽罢了。」

「何况这家伙真的怕也不会在我们面前向你撒娇吧山田。」

「你这家伙说到我私下就会似的哦?」

「废话,我就不信你不会。」

我立即用手臂缠着这混蛋的颈,他也理所当然地用力挣扎,这时西园寺法华突然转头过来瞪着我们,大概是在警告我们吧?

当然我不会怕她,立即盯回去,感受到我视线的她居然立即畏缩继续走。

「我还意为她会硬兇一点啊。」

「因为对母亲来说源治你是统招揽对像嘛,对你放任是理所当然的,何况她本来就不是真的很强势的人啊。」

「就是这种不伦不类的教育方法,才会养出那种任意妄为的人渣啊。」

来到了会客室,作为主人家的她请我们入坐后,我们当然各自找坐位啰。

西园寺法华扫视一眼,一看到我们这边她就摆出一副便秘的模样。

「赤城理香,你何时变得那幺没规矩的?为甚幺你会觉得有资格与大小姐和二少爷平起平坐的?」

又来了。

我正想帮那混蛋出声时,他就先一步站起来,以他性格搞不好会屈服啊……

「西园寺女士你是不是搞错了甚幺啊?现在我又不是你们家的佣人了,今天我和他们一样是客人啊。」

WOW!

我该对这容易向权力屈服的混蛋改观吗?

「理香,你似乎终于长出蛋蛋了。」

「我连大鸡巴也会长出来啦,看着吧。」

大概没想过会被「下人」呛到,那女人脸色就变得更难看:「秋人,吾知道你对家里有所成见,但请别纵容下人放肆,区区一个闲人大放厥词成何体统?」

真是莫名其妙烧到我身上啊,她不会意为理香是把我当靠山吧?

「西园寺女士妳似乎搞错甚幺了,你和理香之间是否有从属关係我无意干涉,但我讚同他说法,今天我们都是客人,怎看也是妳在找碴啊。」

看她气到脸红耳赤就觉得爽了,然后到春香站起来开口:「母亲大人,我想今天也不是会面好时机,那我就先带走两位妳看不顺眼的人了。」

完美的打个圆场我两便跟着春香走,关上门后我们也互相击掌,终于不用对着那女人了。

「先回去拿车吧,今天由我来带你两个去玩。」

「好啊,说起来理香,那女人都算是你半个未来岳母,我想不到你居然有勇气顶撞她啊。」

「蛤?」

我一说那家伙就呆了一呆停下脚步,这家伙该不是想都没想过吧?

跟春香打一个照脸,似乎我们也有相似的共识,这家伙果然是个白痴啊。

「嗯,这样才是他嘛。」

「没错。」

「嗨嗨嗨!有甚幺办法补救吗?」

「吃屎吧。」

「不过源治你也半斤八两吧?跟母亲明刀明枪对立没太多好处啊。」

「别忘记我本来就跟他们反了脸啊,她不是我谁要怕甚幺?」

「我只是觉得保持一种不好不坏的关係,对你来说能捞更多好处罢了,母亲为了讨好你可是不惜工本的。」

「我又没意思要在这家族上捞油水的意思,何况形成这种关係我觉得麻烦就会找上我啊。」

最少是他们的长子又会来找我麻烦,毕竟最初就是他觉得我会分了他的钱才开战啊。

要我杀了他当然没所谓,不过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少一点比较好。

拿了车之后结果又是熟路的春香开车,好像说交换条件就是回程的马拉松就要由我来,这点小事我就没所谓啦。

「啊,待会我先把你们掉在游戏机中心,有些事要办大概等我一小时吧。」

「嗯?有急到非马上做不可吗?」

「『西园寺家大小姐』这名号在京都可是很招摇啦,不做点变装跟你们混起来会很麻烦的,所以稍等一会吧。」

「那也没办法吧……啊,现在把那女人给的压岁钱开来看看,今天有多少能玩的钱。」

理香立即在口袋中拿出来拆开,里面只放着一万元钞票,以他们家来说也相当小气啦……

「别用我做参考啦,你身为二少爷还要受尽宠幸,说不定够买一部车哦。」

「嗯……那幺在开彩之前再猜猜,给支票甚幺我都不会吃惊,那春香你觉得我会有多少。」

「大概会是我两倍吧?我猜四百万。」

忽然就跳到天文数字,对我这些草根阶段来说真是不可思意,到底会有多少呢?

一把里面的支票拿出来,我差点把之前的早餐也喷出来--

「你这反应,不会是开一圆支票给你吧?」

「一是一,不过是一千万。」

春香立即煞停车,我整个人也差点仆上去,what?

「连我也吓了一跳……我相信母亲为了引诱你已经去到无低线,你準备了去在他们面前跳艳舞了吗?」

「现在说话我要政治正确一点,对方种族是人类的话三十五岁是极限好吗?五十路挑战甚幺请找别人。」

「但宁芙大姐还没到三十三啊,还不快上?」

我一拳就往后挥过去,但理香那混蛋轻鬆就避开了,果然要打中这家伙没那幺容易啊。

「SO,你又有甚幺高见?不会因财失义吧?」

「反正那女人就算给你一整家公司、或者把遗产全给你我都不奇怪啦,一千万日元作为利诱我倒觉得小了点啊。」

他们两个到底谁才是有钱人啊?这家伙倒大方到我有点不可思义。

「怎样也好,今天除了招妓这种鸟事所有钱都我出,相对地你们两个能帮我保守这秘密吗?」

「嗯?山田不是会乱花你钱的女人吧?」

「我知道,只不过财不可以露眼啊。」

「我倒不觉得源治你身边的女孩会在乎一千万日元啊。」

「我也不是在防女人啦,夏娃的话连一千万美元都不见得很在乎吧?单纯不想走漏风声罢了,这交易怎样?」

他们两个点头那就ok了,接着春香也把我和理香放在游戏机中心,也没甚幺好说嘛打打电动,看到不顺眼的家伙就去打架。

只不过京都的不良少年真没趣,说到自己是甚幺一整个区的番长,就连在东京一个稍有名气的小头目也不如。

「源治你这个混蛋!别给我捡尾刀啊!」

「这种对手你也要搞半天,你要检讨一下吧?」

回到街上,正準备点烟时却有个人叫着我们。

「嗨,可以走啰。」

听声音我当然知道是春香,但一副牛郎的夸张髮型加上满满刺绣的横须贺外套,比我和理香这些正版不良还要浮夸。

「衣着都算了,你这髮型是怎幺一回事?」

「不打扮成这样总觉得有谁会认出我嘛。」

「不过春香你穿到这样预了会跟我们一起去打架哦。」

「嗯?看你两个不是刚刚打完来吗?」

「没有说不能再打啊。」

理香这家伙又吐出一个太合逻辑的答案,有时真不知他是真蠢还是扮傻啊。

「嗯,很合理。」

「我说是因为你这模样才再会去打架吧?如果因为你髮型而被人揍,我不会帮忙的。」

「虽然不及你们,但也别少看我的身手嘛,好了既然今天弟弟请客,就去最好的地方玩吧!」

说是最好也不是那些有钱人去的地方,也令我对京都改观,那幺古色古香的都市也有那幺多好玩的事,这是跟着那班女人玩不到的。

大概六时多左右,我忽然收到夏娃的电话,找我干嘛?

「嗨,事情不太难善后吧?」

「可以的话请你们下次再圆滑一点好吗?」

「但我知道妳一定搞得定的,算我欠你一顿饭。」

「不必了,吃了你一整个月的薪水我也不好意思。」

「那幺夏娃妳找我不是来说废话的吧?」

「本小姐有急事要赶回东京处理,行李甚幺就麻烦你去打点了。」

「嗯?那要我回去帮忙吗?」

「不必了,我已经在赶去火车站坐新干线,何况以源治你现在身份也不太方便参一脚,你那一份本小姐也会帮忙做好了。」

这是甚幺鬼理由啊?不过说到这份上她似乎都不会让我跟回去就是了。

「总之她们几位就交给你照顾,继续好好享受旅程吧……啊,还有别欺负莉莉芙。」

「我都已经忘了妳是第几个跟我这样说的人了。」

「那你就反省一下对我妹妹有多糟糕吧,我要下车了,迟点再联络吧。」

听上去好像和我有关,但她又能处理好的事,神神秘秘不知在干甚幺。

不过最近她对我也有点左闪又避啊……

吃完晚饭之后,我倒很好奇今日的行程好像少了甚幺。

「喂春香,今日整天你也没去能把到妹的地方,你不会是有病吧?」

「嗯?原来你们是被虐狂吗?我没想过你们喜欢看我把了全场的妹,然后自己坐在一边打手枪哦。」

「你这家伙真嚣张啊……我就不信你这髮型能把到!」

「源治你是白痴吗?你这样跟找金王单挑有分别吗?」

「理香倒很清楚我嘛……今天就算了,如果源治你有兴趣打赌的话,回到东京再跟你赌五百万吧。」

看他样子不是在说笑,如果这副德性也行就太离谱了吧?女人都爱这种打扮异相的家伙吗?

接下来就是去KTV,当然这种事随时都可以做,来到京都旅行好像有些浪费,不过我们对那些古蹟都没甚幺兴趣,加上都这个时间还有甚幺好做啊?

唱到一半春香就去了厕所,回来后心事重重一副若有所思,刚刚还好好的啊?

「嗨,出了甚幺事吧?」

「没事,只不过刚刚经过旁边那间房有些漂亮的女孩,我在考虑好不好抛下你们两个去玩罢了。」

「春香你这个混蛋啊……怎说你也整整髮型再算吧。」

「你们两个似乎很执着我的髮型啊……有那幺糟糕吗?一路上也有女生回头啊。」

「我想那是看到智障而回头吧?」

我和理香互相击掌,似乎终于打击到她的自信,就算要变装顶着这种髮型出街根本是羞耻PLAY吧?

「好啦我去厕所稍稍整理一下,顺便考虑多一会好了。」

说着春香又离开了房间,而我就望向理香:「喂,春香不会完全不认识就推门进去把妹吧?」

「呃?她是西园寺春香耶,你怎会觉得这种举动他做不出?搞不好还真的有收穫啊。」

「you   right……」

回想起来,类似表演她都不是第一次了。

啊刚刚只顾着聊,上一首歌都没怎唱过,接下来这首是甚幺呢……

嗯?是星野源的恋啊,最近这家伙不断番旧日剧来看,会点这首歌也不奇怪啦。

「喂源治,你也会跳吧?一起吧!」

这也算是蠢事吧?做做也没坏。

「「没有特别的意义--只是过着普通的生活--我空着腹--只为了回到有妳的家--」」

做起来我才觉得怪怪,我和这家伙在跳跳唱唱,好像有甚幺不对劲啊……

「「这世界无论是任何一个人--都是从两人开始的--内心的这份情感--总有一天会消失噗!」」

「fuck   this   shit!to   gayyyyyyyyyy--!」

「不行啦!看着你那猩猩一样的脸孔在装可爱,我连胃袋也要吐出来了!」

「觉得呕心的人是我才对啊!你这臭小子!」

我抽起这家伙的衣领,不料他脚一扫就把我跘在沙发上反过来抓着我衣领。

「你说甚幺啦死基佬!」

「啊,想不到离开一会你两个就情不自禁要湿吻了,我还是去隔壁好了。」

正好要干架时春香就回到来,谁会和这垃圾湿吻啊?

「谁在湿吻啊呀!我和他正要干架啦!」

春香没理人形垃圾的大叫,看一看电视上继续在播的歌曲,一副甚幺也知道的样子……

「女孩们会觉得你们有那种关係,的确有她们的理由啊。」

为了不让春香无限上纲,我和那个蠢材也有共识闭紧嘴巴离远一点,但春香这家伙却接连点了好几手有关兄弟情、男同性恋的歌梅花间竹地播,她绝对是故意的吧?

早早结帐走人就对了,下一站就是去居酒屋了。

之后发生甚幺事?你不会意为一个喝了五枝清酒的人还会知道吧?

  • 名称:爱乱伴侣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4: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