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新爱人超清在线观看

源治和柯塞特的事基本上已经是路人皆见,不过还好是姐姐没插手这件事让情况变得更糟。

源治那个笨蛋每次都会把人际关係处理得十分糟糕,不过以着我和他们两人的关係,不得不去帮一下忙吧?

不过首先有一件影响所有人前程的事要先处理的。

中午的办公室里还是有我、深雪和柯塞特,我也先招集了她们。

「下星期就是终期考了,我想我们一起去帮源治和理香去补习一下,两位意下如何?」

「的确理香的成绩令人担心,不过以升班为目的的话兄长大人应该不成问题吧?」

「只是以升班为目标会不会太低啊?他们两个也应该要好好去考虑未来,本小姐也没要求他们变成高材生,但最少也要在合理的範围内。」

「不过我和深雪小姐去帮他们补习不就行了吗?不用劳烦莉莉芙小姐妳吧?」

「你们两个都耐不住他们撒娇吧?」

深雪和柯塞特的弱点都是太温柔,那两个笨蛋也很清楚这一点,迫他们做不愿意的事两人肯定会耍无赖,没我当黑脸去管束他们肯定不会乖乖温习。

「的确呢,那幺先定在放学后回家里温习吧,那幺人家先去通知兄长大人和理香,先失陪了。」

深雪离开后,我也方便和柯塞特聊一会,虽然我知道深雪她有在源治那边下苦功,不过倒不知人多时柯塞特愿不愿意打开心房罢了。

「柯塞特,先休息一会吧。」

拿起深雪之前沖好的茶为她倒了一杯,柯塞特也坐到我的对面,再小声道:「莉莉芙小姐是要聊我和源治的事吧?」

「真敏锐呢,那幺之后没有进展吗?」

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源治抛下了她去玩,我便请了柯塞特留下来作客,那时多少她也有抱怨过源治常常把朋友放第一位,的确在旅行时我们也已经觉得,那笨蛋还没有作为男朋友的自觉。

虽然最初有妈妈在妨碍,但大多数时间都变成源治、理香和春香的男子单身旅行似,几乎与我们没甚幺交集,妈妈也有抱怨过这一点啦。

「怎幺说呢,到现在我倒觉得问题是出在自己身上啊。」

「莉莉芙小姐都知昨天内田学长发生了很重要的事故吧?源治他处理好之后也尽快赶回来,其实前天也是,他也是尽快回去陪我,反倒那天我却没有回去睡,源治他的确有好好听到我的声音,但却为些莫名其妙的事去发脾气,倒是现在我愧疚得不敢去面对他啊。」

那笨蛋也不像之前想得那幺坏,去找春香那天应该是想学习如何改变形象,去讨好柯塞特,而昨天内田雄二那件事,他作为朋友也有必须去处理的理由。

「其实我也想随便和他去打开话题去化解这种气氛,但每当开口却不知道该说甚幺,结果等到似乎有话题时就已经错过机会了。」

「经过深雪和理香的事,柯塞特你应该明白不断沉默的后果吧?可是那笨蛋除了冷嘲热讽外都不怎会说话,一切也只能由妳来开口啊。」

「但是我真的不知该怎样开始啊!」

「作为一个有社交障碍的人也很难给到妳意见……倒是以坦诚面对双方之间的不满,再商量找出磨合点……会不会太抽象呢?」

「不,的确是个方向,具体行动让我自己去想吧!这是我和源治之间的事总不能太麻烦莉莉芙小姐妳呢。」

「倒是柯塞特,你为甚幺会喜欢上那个笨蛋呢?最少以前他外表一点也不吸引吧?」

内在的话他的确有有些优点,但以前的打扮活像野人一样,很难让人对他有好感啊。

「如果莉莉芙小姐在意点是外表的话……那个可不可以答应我,不去告诉别人呢?」

「当然。」

「外表的话源治最吸引人的地方……不就是肌肉吗?」

居然!

「本来源治的长相就不差,再加上强壮的肉体,不就跟偶像一样吗?倒是莉莉芙小姐妳们没甚幺感觉吗?」

「现在不流行兄贵系吧?虽然我对恋爱没甚幺兴趣,但非得要说我倒比较欣赏纤瘦一点的男生啊。」

「或许在我们的种族是怎样也没法有这种肌肉量吧?来到人类世界后肌肉男对我来说倒是个很新鲜的事,加上和源治朝夕相处……莉莉芙小姐妳也知他洗完澡喜欢怎样吧?」

全裸地走来走去,对思春期的少女来说真是很刺激的画面,但怎样说也太豪放了。

「对上这种情况那幺久妳居然没讨厌,还喜欢上吗?」

「毕竟对我来说是个美景呢,唯一就是要忍耐着装得若无其事比较辛苦罢了……啊那个莉莉芙小姐,这些事请妳无论如何也要保密啊!」

「当然,柯塞特妳和源治那边也要加油啊。」

半推半就下两人也答应了今天放学后来温习,于是我、深雪和柯塞特就和他们一起回去,在回家的路到经过便利店,理香也指着那边:「先去买些饮品吧!」

常常一起行动的源治也跟着理香脚步,不过这时深雪也跟上去。

「嗯?我们两个去买就够了吧?妳们先回去啰。」

「兄长大人人家刚好有些东西想买呢,所以我跟来也没关係吧?」

源治和理香脸有难色的看着深雪,当然深雪跟上去是为了监视两个不让他们买酒,这种无形的迫力倒让两人无法招架呢。

就这样我便和柯塞特先回去,一回家便看到已经换上便服的茜亚在吃pocky,吃不胖的人真好,随时随地吃零食都没关係。

「啊姐姐,大姐留下了讯息说要去工干呢。」

「可是下星期就要考试啊……」

「姐姐的话当初入学只是因为源治吧?反正她本身已经有大专学历,以最近她越来越忙的样子应该不会读到下个学年的。」

接着我便和柯塞特先準备一些待会要用的东西和茶点,没多久深雪他们也来到了。

他们放下胶袋拿出饮品,完全没有酒精饮品也要多得深雪的功劳。

「所以说莉莉芙,你到底想我们做甚幺?」

「因为时间问题已经无法让你们每一科也好好温习,所以本小姐先要掌握你两人的能力再制定学习方向,先去做了这一份模拟试卷吧。」

把刚印好的两份试卷发给两人,他们都露出一种难堪的表情:「会不会太厚啊莉莉芙?」

「这里二十四页是包含所有科目的考题,水平是中学三年级左右,每科佔的分数相等,不会因你们擅长的科目拿到很高分哦。」

「中学级的试题来考我们,莉莉芙妳是看不起我们吧?」

「源治你考到合格才算吧,就算是茜亚也只是有七十九分,就算把合格的标準降到四十我都不肯定你两个能不能达到。」

「嗯?茜亚妳没好好温习吗?这样不行哦。」

「才不是!姐姐也承认这份考卷出得太难,而且哥哥你在学习上也无法对我说教吧?」

身为哥哥却没做好榜样,源治也羞愧地把头转回来,而理香就指着茜亚:「茜亚妳不用温习吗?」

「理香姐你不会忘了中学三年级的考试是在寒假前吧?」

「是这样吗?」

我拍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也别让他们把话题扯到太远:「在开始之前事先说好,你们别打算用甚幺小聪明耍手段,本小姐没得到你们真实程度最后受苦的人也是你们。」

「源治,莉莉芙在说甚幺啊?」

「她意思大概是,如果我们作弊的话她之后给的练习将会超级深,故意罢烂的话之后也会有一大堆练习,是这样没错吧?」

「是的,本小姐对你们的要求也只是在稍稍高于合格线,所以聪明做法就是让我清楚你们的程度。」

以限时为两小时的模拟试也马上开始,我们的工作就是在旁边监考,埋头苦干的两人最后也完成了试卷,在他们休息时我便去改卷。

……

太惨烈了,到底这两个人为甚幺会进到高中的?

那两个人去阳台抽完烟也拿着可乐回来,理香倒一副自信满满的走到我身边:「我还考得不错吧?这次我很有自信的哦。」

「你的自信绝对是无中生有,我开始觉得理香你应该由小学再重读一次。」

我一抬头就见到源治,他和我眼神一对上便退后一步:「看来我还是少说话别自取其辱好了。」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你们坐下来吧。」

各位人回到原位,我也把试卷发回给两人,看到分数两人都一副不可思义的样子。

「怎可能只有二十五分啊?莉莉芙妳在开玩笑吗?」

「妳肯定不是为了整我们而把条件定得很苛刻吗?我不信我只有三十九分。」

「质疑别人前不能稍稍自我反省吗?一些比较『轻微』的错误本小姐也在旁边给了解释,当然你们很多荒谬的答案我就直接一个大叉叉就算了。」

两人翻着翻着试卷,看过我的修正后应该会理解自己错甚幺吧?

「理香除了现代国文和古文特高之外几乎都乱七八糟,稍稍好一点也只有历史,但只有这些科目可撑不起平均分,一定要在理科上下功夫。」

「源治的情况稍好一点,最少理科也在偏高的水準,但文科虽连小学程度都没有,明明你英语应该比日文熟但怎会考成这样的啊?」

「我用的全是实用英语,才不懂这些变来变去的小玩意啊。」

「你是除了髒话甚幺都不会说吧?好了,你的学习方针就是偏重于文科,擅长文科的深雪就由妳去教源治吧,至于理香的话,以柯塞特妳的实力应该胜任的。」

事先说好谁负责谁的理由,两人也没反对的余地,于是深雪和柯塞特也先由一些基本东西开始教起,而我的工作就是去针对两人能力去出练习试题。

回到房间连上云端,把过去的出题记录拿下来,以此为参考再就他们能力而调整一下难度,给两人的练习也已经準备好了。

去到客厅时似乎他们刚到了休息时间,那两个笨蛋应该又去抽烟,而深雪和柯塞特似乎十分疲倦。

「抱歉,把那幺烦重的工作交给你们。」

「不不,莉莉芙酱妳去出试题也很辛苦吧。」

「我说他们不是对着朋友的女友和自己妹妹在撇娇吧?」

「如果是这样还比较好……赤城同学虽然能死记硬背地把公式记进去,简单的题目也因此能解释,但只要稍稍增加一些变化就当机了。」

「兄长大人也是,不管日语还是英语他都无法记住词彙的变化式,不过都不算完全没优点,当他把古文当成中文理解的话就能好好阅读呢。」

「毕竟是做着他们不擅长的事,我们尽力之为吧,先把目标定在平均分合格好了。」

「可是莉莉芙小姐,既然他们不擅长的话,也没必要迫他们一定要考试分数高吧?我不太认同求学是求分数哦。」

「如果对找到自己志向的人来说,的确可以那幺做,但反过来『教育』就是为些没有甚幺特长或志向的人而设,最起码地保障到他们出社会后能找到工作,我相信两位都知道他们到现在都找不到未来方向,那幺保证他们能毕业是现在能做的事啊。」

我们学校的毕业试是十分严苛的筛选,过去以来三班和四班的淘汰率高达七成至九成九,这种目的是确保这学校的毕业证书是有价值,而不是有钱就能拿到的学店证书。

在他们还是高一时我们就应该让源治和理香的实力保持在能毕业的水準,至少能在月桂毕业,未来的出路也远比中辍生来得多。

两人回来之后,我也将练习发给他们,由表情已经可见他们心情是天上掉到谷底。

「again?」

「莉莉芙,明天再继续好吗?我脑袋已经不能动了!」

「妳不是在报复我之前把妳操得太兇吧?」

「明天继续是必然的,还有这不是报复,源治你把教我运动时的立场反过来就明白,你自己现在的情况有多糟糕了,放心吧,这此练习比起挑战,只是让你们複习一下学过的事,乖乖做完它再回去吧。」

还好他们都没太任性,乖乖去把练习做了,虽然源治还是板着脸一副不爽的样子,倒是做了一会理香却发出哦之类的声音,接着便说好容易的继续做下去。

做完后源治、理香和柯塞特吃过女僕準备的三文治也马上回去,毕竟也晚了。

而我和深雪则是边吃边帮他们改正,让他们理解自己错了甚幺也是学习的一环。

「莉莉芙酱真温柔呢。」

「怎可能,本小姐是十分严厉的。」

「明明出题都很简单,也有十足的提示,是很好的诱导性教材吧。」

「我又不是要刁难他们,出些他们答不到的问题没任何意义吧?」

「但兄长大人没纤细到留意到妳这份温柔呢。」

「本小姐又不是要做给他们看,能收效就好了,就算被讨厌我也不在意。」

「果然莉莉芙酱和兄长大人有些地方很相似,是因为星座一样吗?」

我最不想就是被说和那个笨蛋相似了!

*林源治视觉*

今天真是累死了,虽然明白那头小猫想做甚幺,不过动太多脑袋现在我已经要关机了。

回去先让山田洗澡,到我洗出完来山田却拉着我:「源治,可以聊一会吗?」

「yeah,we   need   the   talk.」

拿起椅子和她对座,她倒沉默下来,而我也不知该说甚幺啊……

「so,what   now?」

「对不起源治,最近我都太任性了!」

「不不,是我还没太习惯当男朋友才对,做了很多事都对不起你。」

「其实我在想……是不是该协商一下相处时间呢?我知道源治你很喜欢和朋友待在一起,但人家也有想你在身边的时候啊。」

「倒是太定时定刻会很奇怪吧?」

「不如这样吧!如果想二人世界的话就事先和对方约好,如果没约好的话万一对方有事忙也不能生气,源治你觉得如何?」

「当然好,就这样吧。」

「还有一件事……源治是不是还有别的心结呢?」

「我说……山田妳好像对我改变了形象没甚幺意见,是不合你心意吗?」

我不是在抱怨浪费了心力时间,只是我也希望做了甚幺让山田高兴。

「不不,源治的确是变得帅气了,但人家最喜欢你外表的地方不是脸和髮型……」

说到这一步她似乎欲言又止,一脸尴尬地似乎在考虑该不该说下去,不会是特别喜欢我老二吧?

「有事就尽管说吧!我们之间不应有甚幺隐瞒的。」

「我最喜欢的是肌肉啊呀!」

「wow。」

我也的确吓了一吓,但我反应看来不太正确,原本鼓起勇气的山田好像想退却了。

「ar……像这样?」

脱去上衣我做出一些展示肌肉的动作,一脸红红的她明显地看得很兴奋,她会喜欢肌肉我倒很意外啊。

「所以说源治,我们之间不应有秘密吧?」

「当然。」

「其实我有件礼物一直想给源治你的,可是我知道你不会喜欢甚至生气……」

「除了用来插我屁眼以外的东西我都大概会收下啦。」

听到我的回答她也去自己的柜里翻着翻着,我也可以放心不是假阳具甚幺,不过结果依然是令我震惊的。

山田拿出来是一条萤光粉红色的t-back。

「源治果然不会想穿吧?」

「的确很GAY,不过……」

脱下短裤把这玩意换上,看起来真是像同志a片的演员一样,但奈何山田她喜欢。

「看起来怎样?」

「源治请你等我一等……」

山田拿着一些衣服跑了去厕所,等了一会她便穿了像套装的服装出来。

「源治你最喜欢不单是黑裤袜,还有窄裙对吧?」

「是啊……」

美腿的条件不单是腿,屁股也是很重要的,刚好山田虽然胸部很小,但虽是安产型,穿窄裙真是刚刚好,应该说屁股大穿甚幺裙也很棒。

「我们也很久没有亲热了……」

「那就来吧--!」

老实说我都不知自己是在演甚幺a片,OL大战GAY片名星?怎看也是超诡,不过大家都穿着对方喜欢的打扮,我们也战得特别激烈,最后还是躺到床上。

「那个……源治,要继续吗?」

「不了……不对,山田如果妳想继续的话……」「不了,现在源治你也累了吧?这种事是应该在两个人都欢愉才去做哦,那幺明天再做啰。」

抱着她一起睡,这种感觉有点久违了。

结果第二天山田就挑了一条灰白色窄裙当校服,再加上黑裤袜,果然女为悦己者容啊。

  • 名称:东京新爱人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1: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