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3d超清在线观看

来到名古屋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找酒店Check   in,之后那班女人连春香也一起去了买和服,我和理香两个人生路不熟也只好去看电影。

「fuck   this   shit!我可以去退票吗?」

其实看到一半我已经觉得浪费了人生一个多小时,无奈再找不到乐子只好看下去,看到结局我真的想找导演出来揍一顿。

「算了吧,那幺要去找那班女人吗?都这个时间了。」

看看电话上的时钟都五时多,虽然都两个多小时了但我不相信女人挑衣服有那幺「快」。

「赌一罐啤酒,我们回去她们都没挑好。」

「可是我也会买她们搞不定啊。」

「那赌局就不成立了……」

跟着她们给我两的地扯找到和服店,作为一家卖衣服的店来说都算多顾客,不过还是很有鬆动就对了。

可是明明很易发现的她们一行人我们左看右看都找不到,她们到底去了那里啊?

「啊啦,两位请问你们想穿女装吗?」

身后奇怪的声音响起我们也自己转头过去,我们身后站了一对高矮不一的东洋娃娃在这里。

深雪的话就很易识别,因为她总有份气质让人觉得「她穿和服才是正常的」,当然平常打扮起来也很时尚,不过我倒一点感觉都没有,除了是有血缘妹妹外她完全不是我的菜啊。

至于另一个混蛋怎说呢……

一看之下完全是个无可挑剔的东洋美人,但和深雪那还有阵稚气不同,她所散发的是种成熟女性的魅力,不知情的家伙大概会被她一个媚眼勾走灵魂吧?

「what’s   up?这里有甚幺性倾向扭转治疗,妳要去找男人打炮吗?」

当然能让我畅所欲言的家伙自然就是春香了。

「说甚幺傻话啊?也有女生喜欢纯女性打扮的嘛,我可是一点机会都不会留给你们的。」

「妳不搞山田我也管你去死,不过你这管不住幻肢的家伙不怕被人杀吧?」

「做只风流鬼也不错啊?」

嗯,反正那天听到这家伙被女人用刀刺死都不奇怪,不过这头魅魔的攻击範围男女也行就有点犯规了吧?

「话说理香由刚才开始就对着姐姐目不转睛呢。」

「啊,怎可能有这种事啊?」

「是吗?人家倒稍微有高兴一下哦。」

春香很依偎地倒在理香身上,再靠到他耳边吹一口气,完全是一副柔弱女子的模样,这真是我所认识那个混蛋?

「喂妳这家伙……」

这种场面深雪倒没甚幺负面反应,她还掩着嘴露出一丝丝微笑,这是她们姊妹一早预定来欺负这家伙吧?那我就别插手好了。

「果然人家的魅力不够呢……」

说着深雪转头就走,理香那痴也挣开春香追上去,嗯,他们的关係果然要由深雪主引导才有戏的。

「看来他们须要点私人时间呢,源治你的朱丽叶在二楼哦。」

「wow,演技不错,在那里学来的?环球影城?」

「可别忘记我曾经是女校的学园王子哦,这个程度的演技不算甚幺。」

跟着春香来到二楼,看来她们都有被特别招待,有钱人真是啊……

加上大姐五个人都一副洋妞脸孔,一点也不配和服这种打扮,就算她们再漂亮也有一种「哦,是游客」的感觉,当然这种说话我不会说出口的。

马上就过去搂着山田:「好可爱哦。」

「……就只有可爱吗?」

「简直是漂亮了!」

听到我说话山田也深信不疑地笑起来,果然像春香所说,女人要听真话,但却最喜欢听谎言的。

「话说你们两个要不要出去走走呢?服装这里由我结帐好了。」

「可是宁芙小姐,那幺贵重的礼物……」「我都说过一切费用由我来出嘛,山田妳就别太客气了,怎说妳也是準媳妇,这礼物也不算是甚幺吧?」

之前还一副讨厌山田的模样,想不到现在就大方承认她的地位,嘛算了,大姐就是那幺飘忽才对。

不过听到自己是準媳妇,山田也脸红红进一步依着我,果然还是个典型的小女人啊。

「不过别做甚幺奇怪事就对了,还有要在倒数之前半小时回来集合哦。」

「妳这混蛋还好说啊呀!」

用力捏着这家伙的脸颊,昨天到底是谁在挡路啊呀!

就这样我便和山田一起随便走走,名古屋我也是第一次来,山田之前好像来过但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何况那幺大的城市也没完全熟悉的可能,所以也只在酒店附近散步啦。

「呢源治,你是不是很喜欢捲髮呢?」

「嗯?干嘛突然问这个问题?」

她只是搂着我手臂默默凝望着我,意思就是不须要理由对吧?

「yeah,little   bit,大大的捲髮,不至于巧克力捲那种,也不要太小。」

「那幺巨乳呢?」

我想这都不是两条独立问题对吧?

「其实山田妳是不是想问,我还喜欢夏娃对吧?」

「不不不,源治对夏娃小姐的感情我很明白也没有不满,只不过好奇源治你是不是对上面两种特徵有偏好罢了。」

「ar……no.」

「骗人,明明刚才就盯着擦身而过那位女生。」

喂,只不过稍稍瞄一瞄也发现了?太夸张了吧?

的确刚才那像在酒店上班的女人很辣,就算不像理香那幺喜欢巨乳,有免费不用钱看的乳沟瞄一瞄也不过份吧?

「妳错觉罢了,我最喜欢贫乳的啊。」

「……骗子。」

就算她很小声我也听到,这样的答案不满意吗?

也是啦,山田也是女人,女人就是不讲道理又麻烦,是我已经习惯身边一些奇葩鬆懈罢了。

不过就我认识而言山田已经算是很不麻烦那类,这一点没所谓吧……

也差不多要考虑晚餐的时候,如果回去酒店的话山田大概又会回到女人堆中,那幺也只能在外面吃。

我知道她是真心不介意跟我去吃牛肉饭啊烧肉这类「不体面」的食店吃饭,但以她这身打扮去那些地方就连我也觉得怪怪,但我又附不起夏娃会去那种地方啦……

「源治不用太在意的,去平时去的地方就好了。」

虽然是这样说,但我还是挑了一家西式餐厅,价钱是有点贵但我还是负得出来,倒是山田有点担心我的钱包,反正一次半次也没关係吧。

这里的牛扒虽然对得起价钱,但我还是喜欢一班朋友在酒吧一边喝酒一边吃牛扒,不过能这样做的似乎只有理香和曲奇……现在还能加上春香?

「源治,这一顿让我来付吧。」

「别傻了,妳是我女朋友这种事当然由我来吧!」

「关係这种事是双向的,总不能把经济压力都放在源治你身上吧?最近你也花了不少钱哦!」

「总之我说我请就我请了!」

「不行!最少要一人一半!」

真是莫名其妙地干上啊……我知她的顽固情度可不输我,再下去只会吵架啊……

*柯塞特视觉*

由刚才结帐之后尽管我们依然牵着手回去,但一句话也没再说过……

的确刚才是做得超过了点,但是男生都不是喜欢能和自己分担的人吗?他为甚幺要在结帐上那幺坚持呢?

说起来不能让大家发现我们有甚幺不对劲,我知道莉莉芙小姐她们都会先不会问因由站在我这边,那幺到时都会将我和源治放到更大的对立面。

回去之后大家也很好奇为甚幺我们那幺快就回来,而我说稍稍有点疲累想回来,大家也没对这说法有所怀疑,毕竟差不多大半天都困在车上,不累才奇怪吧?

稍作休息之后我们也开车去到兴正寺準备渡过除夕,大至上我们一行人都是一起行动,不过我总觉得源治有意无意地也在迴避我似的……

来到寺庙这两小时里到底他说要去抽了多少次烟呢?

似乎我也须要找些熟识他的人来求助了……

我和西园寺小姐还有宁芙小姐也算不上熟稔,而赤城同学的话似乎也不太懂这方面的话题。

深雪小姐虽然和源治是亲兄妹,不过他们之间相敬如宾到有种外人都看出来的距离,她的话应该不够对源治熟识。

茜亚小姐似乎没有足够成熟去处理这种事,而莉莉芙小姐倒多少对源治有偏见,那幺就只有夏娃小姐吗?

先发过电邮给她,夏娃小姐也立即答应,接着我们便用去厕所这理由离开大队。

「看那笨蛋的样子刚才是发生了甚幺事吧?」

咦?原来夏娃小姐是察觉到的吗?

大概将事情始末告诉了夏娃小姐,她倒平静得像这事根本一点都没甚幺大不了,其实也是啦……

「山田妳问对人了,毕竟这种冲突正是我和他之间的矛盾点啊。」

「他坚持的原因其实很蠢,就单纯是这笨蛋超级大男人,还好就是这种性格正面和负面的元素也有,不是像那种在家一条龙,对外一条虫的废物。」

听了这个解释之后一切问题都解开了……

「所是说源治挣着要结帐,就是因为面子的原因吗?」

「没错,这也是本小姐和他之间最大障碍,如果他能拉下脸皮的话……啊别说这个了,总而言之方法就很简单,如果他说了要付钱就别抢,没说的话就去付,这应该是最好的平衡点了。」

「……冒昧一问,其实夏娃小姐也明白的话,为甚幺没有和他有所磨合呢?」

虽然在我的立场来说很奇怪,但看着他们两人其实只差一步总有种替他们不甘心的感觉。

「……因为本小姐也有放不下面子的时候啊,要达到我要求的东西绝大多数是他不可能负担的,我当然很有自觉要自己负责,但到这个位时又到他有内心戏了。」

明明只是差一步……但我却像夺人所爱似的。

我知道自己也没多聪明,不过我也感受到夏娃小姐一直都在忍耐,忍耐着自己对源治的感情,还一直在旁帮助我们……

「我说夏娃小姐,其实妳今后和源治之间会有甚幺我都不在意的,请如实面对自己的心意去做吧!」

这时她咪起眼睛注视着我,叹了一口气之后一步步向我走来:「我知道妳很温柔,试着找出让大家都不受伤的方法,但妳知道这意味着甚幺吗?」

没有等我回答,夏娃小姐就抱着我亲起来,咦咦?

不是单纯唇与唇的重叠,我们的舌头也在交战,当我回过神来想要反抗时,她双手更放到我胸部和屁股轻抚,让我失去反抗的气力……

明明不愿意,但却比和源治舌吻更舒服,正当我沉醉在这种不现实的感觉时她突然把我推离一步,再用一个严肃的神情看着我。

「我和源治是情人关係的话,如果不是山田妳退出那就等于我和妳也是情人了,那幺妳能接受比刚才更进一步的事情吗?而源治也会怎样看呢?这不是他和我或者你和我的问题,而是三个人的问题。」

我……不知道。

之前夏娃小姐也有说过类似的对白,包括刚才的事我也不觉得讨厌,应该说本来我们的文化里就没有甚幺同性恋异性恋的分别,只不过如果三个人的话又好像那里怪怪的……

「时间差不多了,不回去的话他们会担心的。」

果然这个问题太複杂了,先考虑和源治和好吧--

*林源治视觉*

抽了一两包烟冷静过后,其实整件事也蠢到无伦,能有山田那幺好的女人我还想怎样啊?

不过她整天都粘在女人堆,我要找机会道歉也不容易,待明天再算了。

应大姐「文化感受」的要求听完一零八下钟声,我们三个也赶快回去,回去之前也买了些啤酒,一整天也没喝过了。

「Hey,take   this.」

回到房间我就拆开包装递给理香,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摇头:「很累啦不喝了,明天吃早餐再叫我吧。」

连床舖都没铺这家伙就直接仆进草蓆上,春香那家伙开了一整天车都没说累啊,这混蛋整天也只不过追着深雪的屁股转罢了。

「妳听到吗?这家伙居然不喝啤酒。」

「搞不好明天地球就停转了。」

「so你又怎样?开了一整天车。」

「是有点累啦,不过弟弟你可以陪我玩个游戏吗?以前读女校都没机会玩啊……」

「甚幺?玩屁眼吗?」

「我对你屁眼没兴趣,也不希望你对我有兴趣……认真的,是枕头大战啦,日式旅馆不就应该玩这个吗?」

我不懂这是甚幺文化,不过玩玩也没差,结果我们也翻出所有枕头散到一地,再边捡边掉--

问题是,两个人玩这种游戏其实没多好玩,找那班女人除了茜亚应该都不会参与,不过我们不是现在就有条死尸伏在地板吗?

先跟春香打眼色再瞄一瞄那白痴,她立即会意和我一同把枕头抛过去--

「啊呀!你两个白痴在做甚幺啊呀!」

「come   on   good   dog!」

有时游戏就是要有只疯狗才会变得好玩啊。

不过再玩一会大家都力尽筋疲,理香照样趴下来就睡,而我和春香就去洗一洗澡。

「嗨,明天就要回西园寺家啰。」

「ar……shit,可以选择不去吗?」

「我想宁芙小姐无论如何都会迫你去一去吧?就打个转吧,之后我陪你去京都走走,那里是我地盘有很多东西可以玩哦。」

「看情况吧。」

老实我真不想再和那班人有甚幺瓜葛,这次也是给面子宁芙大姐才来的,明早问问她再算吧。

洗完澡春香先一步睡觉,而我就独自到在窗边喝酒抽烟,今天真是很冷啊呀……

喝着喝着,我忽然收到山田的电邮,去掉客气说话就是她在门外。

安静地步到房门打开再转身出去,她一身是我已经看惯的睡衣打扮,不安的神情似乎害怕我有甚幺反应……

「对不起源治,稍微知道你那时的想法……」「傻瓜,是我不对。」

弯身下来抱着她,我就继续说:「是我自己有些无谓的脾气,像妳那幺好的女人要在那里找呢?要道歉的人是我,对不起啊。」

「……那就好了。」

多多少少总觉我山田在害怕我,我得再忍耐一下这些臭脾气啊。

「so,我送妳回去?」

「我们昨天有些事还没完成吧?」

她脸红红抬头看上来,我当然知道她意思了。

「you   are   naughty   girl.」

她轻力鎚在我胸上,我也将她抱到怀中。

「进去小声一点,quick   and   quiet.」

慢慢推门回到房间,我也先让山田走进去,我指指厕所那边,关好门后我便随她脚步慢慢走过去。

忍耐了好几天我们两个也再忍不住,但前戏还是不能少的,到是这时不知那个混蛋打电话来,干!

无奈先放开山田,一看来电是内田那家伙?最近这小子完全联络不上,却在这个时间打电话给我?

「what   the   fuck   are   you?」

咦?

电话另一边却是一片死寂,虽然这个时间身处任何地方都没甚幺背景声也不奇怪,但这混蛋一言不发不会是玩电话吧?

突然背景传来甚幺撞击声音,未几就挂线了,what   the   hell?

「源治,怎幺了?」

「内田那家伙打电话来又不出声,不知是不是玩电话啊。」

「……那个会不会是求救电话啊?」

「山田妳看电影太多了,继续做正经事吧。」

「源治你总是这幺冷漠,你和内田学长是好朋友吧?」

「OK,问题是就算他真的出了事,我现在也回不了东京救他吧?就算回到万一那混蛋真是玩电话呢?相信我吧,他是这幺无聊的,因为我也是。」

山田似乎无奈地接受我的说法,便继续做我们该做的事,完事后她说想明天日出之前才回去,我当然没问题了。

正当我铺好床舖抱着山田要睡时,我才发现一旁的春香双眼睁开露出坏笑,她一直也醒着的吗?

她似乎觉得我会有更大反应,便把食指放在嘴上示意安静,我总有种被她找到把柄似的感觉啊……

「嗯?怎幺了源治?」

「没事,睡吧。」

继续轻抚着她的头,但山田似乎不满我这个答案:「明明心突然跳得很快……」

「因为有妳在嘛。」

听到这句我眼前那家伙一副强忍笑的样子,我就不信这混蛋没有说过类似的说话!

  • 名称:金瓶梅3d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4: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