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灯草和尚超清在线观看

一大清早起来,我第一时间就吸一口烟,呼--

虽然昨晚被一堆混蛋阻着,最后回去后山田也很照心地传了一些性感自拍来,之后发生甚幺事?自己想吧。

「啊弟弟君,一大清早就在笑淫淫,昨晚待在厕所很久哦。」

给春香一只中指,理香那家伙也爬起来:「喂,要去跑步吗?」

就在这时山田就传来一个电邮,说想和我去湖边散步,我会怎选用屁眼想都知道吧?

「go   fuck   yourself,我要去和山田散步。」

「可恶!你这重色轻友的混蛋!」

「我说昨天都跟你们混得够多了吧?如果我是你就会去约深雪走一走。」

「他说得对,我就再睡睡啰。」

再不管两人简单梳洗就去会合山田,来到湖边我也背着她走,谁说散步不能运动吗?

「源治你才刚复原了一点,这样好吗?」

「放心吧,我感觉已经回复得七七八八了,再不做运动甚幺体能就会哀退啊。」

「也是呢……毕竟源治你的生命力很强,回复能力也相当强啊。」

「啊,我想妳口中的生命力我和的理解是不同的东西吧?」

「嗯,你大概可以想像成是气息的一部份,生命力的强弱可以大概预测自然寿命的长度,也会直接影响一个人的新陈代谢和回复力,当然如果有甚幺意外或者无法自然复原的伤都会减弱的。」

「那幺我大概有多少岁命呢?」

「事情没有那幺容易量化啊,何况你总是那幺乱来。」

「是吗……那幺想陪多妳一会就要小心一点对吧?」

山田没开口,只是抱得我更紧,看来我也不是太给到她安全感啊。

「说起来关于生命力,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开口说的……」

「你看到有谁很短命吗?」

「可以这样说吧,铃木小姐的生命力十分之低落,夏娃小姐和她很好朋友吧?是不是该通知她注意一下呢?」

「不用,铃木身体有问题我和她都知道,到底有多长寿命也心里有底,除非妳能给出一个精确的日期,不而告诉她也只是句废话。」

「为甚幺源治你能那幺冷漠的?我们和铃木小姐也是朋友啊!」

「妳别忘记我已经看过太多朋友死去了,当你碰上一个好朋友为掩护你而被火箭弹炸得只留下一只手臂、你的恩师为了保护团队用身体盖着手榴弹,而整个肚都炸成分不清甚幺是甚幺的肉泥、而又有一位好朋友为了争取一点时间,被一埋怪物撕成碎片,那幺看来安静死在病床好像已经不错了。」

我想因为这样,冰人才能见着夏娃、山田和理香死在面前时,还有足够冷静去反击而不是大呼小叫在等死吧?

「啊,出到来旅行都是别说伤心事了!」

也是,再走一会我们又碰到熟人,理香那家伙真的约了深雪哦。

他们背对我两所以没被发现,我立即躲到一边的草丛。

「源治你为甚幺要躲起来,不去和两位打招呼啊?」

「因为我整想那个混蛋啰,妳先下来。」

「不可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源治你想我们在散步时有人在打扰你吗?」

「可是……」

她没有听下去的意思,已经鼓起脸颊盯着我,好啦我只好放弃了。

「啊,为甚幺我总觉得那个白痴的气息在附近的?」

嗯?那家伙不是发现了我吧?

「怎会呢,兄长大人那幺高,要看的话一定看到吧?」

「那家伙超会躲的,一定是準备来吓我们,深雪妳等我一下。」

「所以说理香妳比起和人家散步,更有兴趣去寻找兄长大人的身影吗?」

「啊呀当然不是了,我怎会想去找那个死基佬?我们走吧--」

他们转身继续走了,深雪稍稍回头向我们的方向浅浅一笑,果然她发现到我们吗?

啊还有,回去之后我要狠狠揍到那垃圾哭出来,谁是死基佬啊呀!

为了别再碰到他们我们也走着回头路,虽然山田没很重,不过走了一后路我也有点累啊,而她也自己读到我心似的下来牵着手一起走。

「对呢源治,其实你可以再对妹妹们好一点的哦。」

「嗯?我还意为我对她们的程度已经令妳有微言,还要好一点?」

「其实主要是莉莉芙小姐哦,我觉得源治你总是在欺负她啊。」

「跟她玩玩罢了,她没那幺小气吧?何况昨天也破坏了我们啊。」

「一件事还一件事,在源治你角度可能是玩玩,但她明显只是被你欺负罢了,不过我倒有点奇怪,为甚幺你能对茜亚小姐那幺好,但总是在整莉莉芙小姐呢?」

「怎幺说呢?茜亚就像小狗一样自己粘过来玩,而莉莉芙那家伙就像猫一样不粘人又会反击,出于好奇也会想试试自己会不会被她抓到吧……啊说起这个,山田妳会和动物沟通吧?知道为何狗会粘我但猫老是想抓我的?」

「咦?源治你不知自己的意识能传给狗狗知道吗?虽然只是单向的。」

「既然是单向那幺牠也不会答我听不听到吧?我怎可能知道?」

所以我的超能力就是这个吗?比春香那家伙逊太多了吧?

「如果说狗狗为何喜欢你的理由,大概是你传达到『无恶意』『喜欢』还有『有能吃的哦』这几种讯息给牠们吧?」

「那幺猫呢?」

「我想应该不止猫,源治你应该被狗和狼以外的动物讨厌才对吧?」

这幺说好像也是。

「之前我有说过源治你身上有种杀气是无法隐藏的,对着无法读到杀意以外的动物而言你就是个危险人物,採取自保手段也无可厚非,相反像狗狗和我一样,虽然看到杀气但也知道你是无害的,那就自然亲近啰。」

想不到会有这样「科学」的解释嘛。

「说回正题,源治你一定要对莉莉芙小姐好一点哦!不而我会生气的!」

「不如具体说妳想我怎做吧?我定义的好未必跟妳一样。」

「那幺就像对我一样吧。」

我肯定她不懂「对她一样」的意思是甚幺啦!

算了,总之少一点整她就对吧?

回去的路途中经过一些卖纪念品的店我们也自然走进去,除了买给茜亚的迷你泰迪熊,还买了两枝可乐一起喝,走着走着我看到一样东西--

「老闆,可以一整盒买吗?」

我看到的是一整盒柠檬糖,我记得春香说过很喜欢吃,可是最近停产了,也不奇怪,这种怪怪的化学合成味真的不好吃,我倒不知那家伙是不是味觉出了毛病。

最后就拿着这玩意回去,我也开盒拿了一粒来吃,果然味道一样怪怪的。

回到酒店大家都已经準备好去吃早餐,我也先把礼物分给茜亚和春香。

送完给茜亚再摸摸头拿捏捏脸颊,真的有种像在玩宠物的感觉。

「这个给妳,刚看到的。」

「啊找到就好了,我还烦恼家里的存货要见底呢,放心吧迟些我也会回礼的。」

「我倒想问真的有那幺好吃吗?」

「不好吃,只不过是种初恋的味道罢了。」

「以你的情况不值得回味吧?她都结婚了妳就别耿耿于怀了。」

「但是也忘不了,就像你一样。」

「别要在山田在的场合说这种说话啊呀!」

虽然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就是了。

不过我也应该去做正经事了。

「宁芙大姐,把车匙和信用卡给我,啊还有密码也是。」

「这是甚幺新式打劫方法啊?」

「打你个头,我开你车去换轮胎啊,今天早餐还是自助餐对吧?你们帮我随便夹一些装起打包,待会我在车上吃。」

拿走我要拿的东西我再去停车场拿车,开着开着我发现不只是大姐技术问题,这部车也该拿去报废了。

车速快一点也要退到一挡才够扭力进弯,就算轮胎情况不佳这也很糟糕吧?

去把轮胎换成寒地用的,情况稍稍好了一点,但电动引擎完全不行,虽然说现在用电不要钱,但这种垃圾市场佔有率居然超过八成啊……真是劣币驱良币啊。

回到停车场他们也已经吃完饭,来到这里等我回来,春香说今天由她来开车,我倒没意见啦。

当夏娃把早餐交到我手时,我倒吓了一跳。

「妳不会为简单一个打包而买这些容器吧?」

虽然材质明显是即弃设计,但精美程度我想成本搞不好比我去吃一顿拉麵还贵。

「怎会啊,本小姐只不过说要打包一些食物他们就準备好了,话说东主还送了一些试用装的日用品给我们,你去放到车尾厢吧。」

好吧,我没有忘记我在帮她打工的。

「其实大姐,我有点好奇为甚幺酒店老闆会送那幺多东西给我们,只是昨天的红酒就有可能超越我们的房租了吧?」

「很简单,茜亚妳把这些礼品当成广告费好了。」

「广告费?」

「没错,做生意眼光要放远一点,先排除本人会否再次入住的收益,单纯我们这些上流人士的口碑已经够值钱了,还有如果我们旗下的公司如果办甚幺旅行时会否选择再次入住呢?相比这些可能的商机,这点礼物实在算不上是甚幺钱啊。」

「我家女儿真的好利害呢……」

「接下来的行程多多少少也会有这种情况,不必大惊小怪就对了。」

「夏娃你这家伙真是认识很多人啊……」

「源治你搞错了重点,不是本小姐认识多少人,而是有多少人认识我。」

也是,不过有钱人的世界我就不懂啦。

因为春香开车的关系我坐到副手座上,是理香就在后方,这样在车上吃饭有点回想起以前的日子啊。

接下来就是先去滨松市吃午餐,之后才到名古屋,因为行程主要都在高速公路,所以就算走一百四十多公里时间也很充裕。

「我说弟弟啊,你昨天居然开着这和GTR比赛……」

「先说说你的感受看看。」

「加速力在这个载重下还算可以,但各方面都很费力气,方向盘有点难掌握啊。」

「你还不习惯罢了,就前方这个弯你试试看。」

以约八十左右的车速进入这个弯一点也不难,但春香还是要退到二档才比较轻鬆地转向。

「这部车其实在三档就已经足以应付所有高速公路的弯道了,你要学习一下驾驭纯机械方向盘,还有踏离合器的动作要爽快一点,前面的弯再试一下。」

这次春香有听我建议去做,大概因为臂力不够入弯算不上好,不过对用不惯的人来说已经做得不错了。

「啊,为甚幺理香你这家伙不说话的?」

「我在想是不是该考车牌罢了,看你们开四个轮开得那幺开心,虽然开机车也很好就是了。」

「夏天开机车冬天开跑车,没甚幺冲突啊?」

「理香你也差不多十八岁吧?要考就去考吧,何况政府给你的薪水足够买车和养车啊。」

「是这样没错,但现在一个人住开支有点大嘛……」

「这家伙的钱大概都换成啤酒了,除非他搞到一部吃啤酒的车吧。」

「怎算也是啤酒比汽油贵吧?」

继续说着废话,我们也开到滨松市,而午餐居然只是吃生鱼片,当然不够我们吃了,接下来一小时多的游览时间我们三人也準备去吃拉麵,而茜亚看到我指着美食街也跟上来,果然是我带大的小妹,就像一只粘人的小狗一样。

「妳不去和她们走走看吗?」

「难得来到滨松却没吃到滨松饺子不是很奇怪吗?何况现在终于有机会佔着哥哥你了--」

语毕她就搂着我的手臂靠过来,这举动也引来路上不少雄性的怒目,嘛反正我就是应付不了这孩子,随她好了。

随便找了一间不用排太久的拉麵店入座,最初还意为茜亚只会点饺子,结果连乌龙麵都点上,虽然说发育时期的孩子吃多一点没关係,但女生不是也很怕胖吗?

「茜亚,吃太多会胖哦。」

「人家是吃不胖的体质啦--说起来哥哥你最近总是在笑姐姐胖吧?」

她不满地用手指不断戳我的腰侧,终于说到这个话题了吗?

「我也这样被山田抱怨过啦……所以春香妳有甚幺高见?」

「简单来说就是鞭子太多糖果不够罢了,要得到莉莉芙这种女孩的芳心要好好拿捏比例哦。」

「我不是要追她好吗?兄弟。」

「没甚幺分别啊,关係这种东西去到一定层面就很模糊了,学术一点说就是在非病态感情下要这种冰山美人一心一意爱慕你几乎没可能,所以就要形造一种又爱又恨的状态,她既不能忘记你种种讨厌的地方,但也对你一些令人心跳的举动念念不忘,比例大概要在七三比,最少也要六四比哦。」

这家伙说到我真的像要把她似的……

「比起理论,我想知具体该怎做比较多。」

「就是找机会讨好她但不要太刻意,要有你自己的风格,假设一下在书店她不够高拿书,源治你就帮她拿,之后轻放在她头顶待她拿好才放手,这样就像你平常有点欺负她,但事实又在帮助她的举动,她就会心跳不已啰,送甜点也可以,有这样的例子弟弟君你该能自由发挥吧?」

听上去好像就是我平常在做的事罢了,不过送完甜点我总会加一句好胖,大概就是要减了这句吧?

「不过茜亚妳知道会盘计划,不会打算阻碍我吧?」

「对姐姐有益的话我怎会阻止呢?不过哥哥你再欺负姐姐的话我就会生气啰。」

也是啦,她也亲口认过我的地位远不及莉莉芙,也难怪的,她们几乎在学会走路之前就型影不离如同双子,我又算得是甚幺啦……

「哥哥你别罢出这种模样啦,你是我最亲近的男生了。」

虽然她也很懂的抱过来,但这句说话有些问题,为甚幺是最而不是唯一?

「……我是『最』而不是『唯一』,这就是茜亚妳还认识其他男人吧?是男朋友吗?」

「我怎会有男朋友啊!怎说又不是在读女校,总会认识到男同学吧?嘛……想想也没有谁可以称上朋友就对了……」

「我说弟弟君,把手递给我。」

「嗯?春香妳想知道甚幺?」

把手给她碰一碰,她整张脸都变得铁青地道:「茜亚,万一妳真的有喜欢的男生也不要和他一起,不要害了别人啊……」

有必要怕成这样吗?我只不过会让接近茜亚的雄性不再保持人型罢了。

「……哥哥你真的很自私,自己有了幸福但又不準我交男朋友,还有不公平!为甚幺你对姐姐没有这种限制?」

「很简单啊,接近妳的一定是坏人所以要消灭,而莉莉芙那家伙有男人要已经是奇蹟了,真的发生的话说不定我会去找甚幺宗教团体去参加一下啊。」

「你也别太看小姐姐哦,她可不缺追求者,只不过她都一一拒绝罢了……不过回想起来我都完全不知道她到底喜欢甚幺类型呢。」

「大鸡鸡应该没女人讨厌吧?」

「但看来她不怎喜欢我。」

理香一句黄色笑话我也忍不住接下去,但回过神来茜亚已经眼神死死的盯着我,在吃完拉麵之前都再没理我……

不过这里的酱油拉麵十分好吃,甚至比我在东京吃到的还好,最出名的饺子自然不用多说了。

不过在我们吃完之前莉莉芙她们就说要走了,所以茜亚也来坐我们这边的车,上车后离她们说要出发大概差了半小时左右。

「春香,妳追得上那班女人吗?」

「源治你也太把我看轻了吧?怎可能追不上呢?」

嗯,希望她的自信是和实力成正比吧。

回到高速公路上春香的动作明显进步得多,能在那幺短时间就掌握到这台不一样的家伙,搞不好她的天份也很高吧?

转个头来已经看到大姐她们那部车的屁股,春香也没有超速就已经能轻鬆追上,她们到底开得有多慢啊?

「把车靠到她们旁边,放低你那边车窗。」

春香依我说法把车靠过去平排行驶,我再对着大姐举起中指,真是很爽啊!

「源治,你那幺嚣张不怕宁芙小姐报服吗?」

「反正她也整得我够了,我可以跟那家伙玉石俱焚啊!」

「你和山田亲密少一晚也没甚幺所谓吧?反正最后你们也有方法解决啊。」

「如果是隔十万八千里要用这种法方也无话可说,但就只是一道墙的距离啊。」

「有时候退一步是为了更进取的行动哦,不管在甚幺地方也是,不要说我没告诉你哦。」

我想她是有点道理的,先看情况再决定吧。

  • 名称:电影灯草和尚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3: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