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父下卷超清在线观看

结果还是修不好啊。

不管外壳还是引擎都找不到,应该说在外国是有但不运送到日本,看来也只有报废一途。

今天一行人去看完铃木之后,深雪也请我和理香去她们家吃饭,不过自从理香的玩具都清走之后,待在这里我就无所事事啊,那混蛋又只会追着深雪的屁股跑,只好去阳台那里抽烟。

「为甚幺一个人在抽烟啊,不找女孩们玩玩吗?」

宁芙大姐拿着一杯果汁来到阳台,现在还没日落,她怎会在这里的?

「今天妳不用上班吗?」

「星期六嘛,何况我的工作时间很弹性的,不过忙起来还是会加班加到死的。」

「是啊……」

说起来好像也有些日子都跟她单独相处,我倒有个问题一直想问她的。

「大姐,以前我说过有些问题想问妳的,还记得吗?」

「记得啊,不过三围体重都是秘密哦。」

「我是认真的,在妳记忆中我爸是个怎样的人啊?」

说到这里,大姐就收起那副嬉皮笑脸,不过还是不怎严肃:「让我想想……他像得跟你一模一样,不过却是个十分阳光的大男孩,但哈迪森却是那种阴沉的家伙,嘛小时候倒喜欢酷酷的男生,现在倒觉得像你父亲那种阳光男孩才比较好。」

「为甚幺你总是扯到那个话题上啊?」

「说男人除了这个还有甚幺好说吗?说起来小源治你想你爸爸吗?突然提起这种事的?」

「有一点……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他到底是出甚幺事过身的,哈迪森一直闭口不谈,而我觉得大姐妳一定知道甚幺的。」

这时,大姐好像想学我那样靠在围栏上,但她的身高刚好能把下巴放上去,看起来像个白痴一样,大概察觉到这一点她也没再靠过去。

「说实话,内情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那个人把你带来时已经很消沉一言不发,不过那几个月他也没对你做甚幺,那时候你还是个天真快乐的小孩嘛……」

「不过不知从那天起,他就突然对你进行地狱式训练,差不多时间他也变成你所认知那种德性,而你也渐渐变得像现在那种死鱼眼啰。」

「连妳都不知道发生了甚幺事吗?」

「是啊……之后还发生了很多事,也是形成我们离婚的最大理由,不过人家也不太想告诉你们就是了。」

「没关係,对于我没必要知的事我从来都不过问……那幺大姐,妳觉得有可能查到当时发生了甚幺事吗?」

「这应该反过来问你吧?你是那公司的顾员,源治你肯定比我清楚怎样找到那些资料的。」

「像我这种低级炮灰连总部都没去过几多次,如果我没参与或听人说,附近发生甚幺事我都不见得知道,何况十多年前的事?」

「资料又不一定要很物理性的啦……不过这方便还是找专家比较好,人家可是电脑白痴哦。」

「妳是指莉莉芙?」

「当然是我自豪的二女儿啰,不过在这之前跟我来一来吧。」

大姐没跟我去找莉莉芙,反而要我跟着她到房间面前等一下,然后就自己进去了,完全是莫名其妙啊。

「嗨,源治。」

春香的声音由后面传来,一转身她就把一罐啤酒抛过来,接好我便打开来喝。

「来了啊。」

「是啊,在找甚幺乐子吗?」

怎说呢?她也算是关係者,也有权知道我想做甚幺吧?

「其实是我想找出老爸死的真相,所以想找莉莉芙帮忙看看找不找到相关资料罢了。」

「是哦……能算我一份吗?虽然不知道有甚幺能帮得上忙。」

「你别半路跑了去把妹的话我没所谓,毕竟你也有权知道的。」

「的确是有点好奇,在母亲那边几乎都是极为负面的评价,但作为儿子的你有那幺好评,应该是他们夫妻间的问题,既然是这样的人物最少我也想知道他生平啊……」

「说起来源治,你的悍马修好了吗?」

「没办法,理香介绍的车房又不会修又没门路找零件,我也在烦恼好不她去报废啊。」

「是吗?如果你可以等待的话,我去帮你找找门路吧。」

「你?春香妳又没怎接触这类玩意,有认识的人吗?」

「别看我这样,『大人』的门路我可比你和理香丰富哦,我想等我一两星期吧?是要怎样的零件?」

「引擎一定要最优先找到回来,至于引擎盖啊车头灯甚幺有就找些来吧。」

「我说你们两位在谈甚幺吗?」

说着大姐终于在房间出来了,手上还好像拿着一盒甚幺东西……

「妳在里面那幺久在搞甚幺鬼?」

「小源治,我有教过你拜託人的话就要点礼貌吧?拿好哦,是三千元一个的超高级布丁,人家本来打算偷偷藏起来吃的。」

「你好像没怎教过我贿赂,anyway   thanks.」

「我希望你将这行为称为诚意啊。」

接着她就先一步靠向大厅,对莉莉芙招招手,那只小猫打量了我们一下,便战战兢兢慢步过来。

「你好像一看到我就怕啊。」

「因为你们三人看起来就是有事相求的样子,加上连妈妈都要找我的话,肯定是十分麻烦的事,源治你手上的布丁本小姐得考虑清楚再收下。」

好吧,我对着她说明原委,她捏着下巴考虑了片刻,便伸手拿了我的布丁。

「如果要由他的前公司用任何形式去得到资料,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那妳又收我的礼物?

「源治你也知这种公司有很多不见得光的行动吧?就算非得要有数位化记录,必然也会藏在自己的内联网体系,除非是找到位置入侵他们的内联网吧,但你动动脑想都知是不设实际的。」

「小芙,而妳想说的重点是在其他途径去找对吧?」

「没错,我想你们多少也听过depp   web对不对?」

「嗯?那不是以前说到很神秘,但现在连小学生都能随意去的地方吗?那些资料那幺贵重怎会放到那种地方啊?」

「如果栖息地被光照亮,那幺必需生存在黑暗的生物就自然会去找别处继续繁衍,这种秘密地方只是换了个方式存在罢了,当然在那种地方找不找到资料、或者真确性有多少呢?这就要留给源治你决定了。」

「这个忙可以帮,但本小姐最少要去酒店吃一次甜品大餐作交易,可以的话妈妈妳能在政府部门借一部电脑给我们吗?」

「吃甜品的钱我出吧,弟弟你不用罢出便秘似的表情啦。」

「没问题哦,明天你们中午之后来魔法部吧,不过进来之前先打电话给我,我要帮小源治办些手续哦。」

约好之后春香就说明天开车来接我们,而我问到我们有甚幺能帮上忙时,莉莉芙就说没有,看着那幺闷的埸面我就提出把理香叫来,结果被她用我们很吵的理由拒绝了。

啊,那个白痴的话好像嗅到啤酒的气味,便跑过来找酒喝,接着我们几个也步向大厅那边,好像在我们不注意发生了甚幺事,多出了两个奇怪的女人在那里。

理香一看下巴就掉到地上,原因无他,那两个穿着女僕服的女人奶子都超级大,看上去比夏娃还要大两个杯罩,相对地她们也有乎我印象中北欧人的大骨架,看来比我还要高。

哗,我不记得这里要改成牧场啊?夏娃买两头奶牛回来干甚幺?

「你们过来就刚好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奥菲莉亚,另一位是葛簇特,她们两位都是我的家僕,前阵子她们还要学习日语所以延迟了,今天开始就会来服务各位,妈妈妳应该在芬兰见过两位小时候的模样吧?我在意大利时受她们照顾了。」

两头面无表情的奶牛同向大姐行礼,再我我听不懂的语言说出一样的说话,大概是在打招呼吧?

夏娃说大姐见过她们,但我看来她一脸黑人问号,反应过来再挤出个笑容用奇怪的语言回应,我看大姐根本不知两头奶牛的来历啊。

说起来除了奶大真的没甚幺看头,两人看起来就像双子一样,不过是一样丑,照夏娃所言应该大我们没多少,但却已经像个接近四十年岁的大婶,两人都目无表情到一个诡异的步地,这两个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夏娃妳肯定这两个是人类,不是机械人甚幺?」

「她们两位正是僕人的典範,源治你真的有资格是嘲笑别人吗?」

这家伙是不是又月经症候群发作?这句听上去比铁荆棘还要多刺啊。

  「hey,what   the   fuck   is   your   meaning?」

「你懂本小姐意思的,明白的话就给我自律一下吧。」

怎可能不懂啊?把我当成没工作过的小学生吗?

她请两头乳牛回来就是为了牵制我,让我对自己的「工作」产生被威胁感,简单古老又有效的管理手法,很可惜我不吃这一套。

旅行时其实我也已经忍耐得差不多,既然现在时机绝佳也没甚幺忍耐的必要了。

我懒得做的事还会看钱份上去做,我他妈的不想干的事就杀了我也不会去做。

「很好,我不干了。」

说话同时我在口袋拿出她那边大门的锁匙抛过去,她似乎料不到我这着呆呆的站着,锁匙掉到乳沟里都还呆了几秒,倒是身边两只乳牛在击中她的瞬间就已经有反应,而我一伸手到外套中两人也止住脚步。

嗯,看来她们都受过一定的保护要员训练,很明白这动作是在警告我会拔枪,不过现在我也只是唬烂,因为我身上只有一把刀,不过我还有就算赢不到也要她们死得很难看的自信喇。

当她反应过来立即龙颜大怒,也是啦,被我这种低等的人渣侮辱到这份上,自尊高到上月球的她还能冷静吗?

「你知道自己行为的后果吗?本小姐给你最后机会道歉!」

「fuck   off,这两头母牛也能帮你拉牛车吧?叫她们去做啊,我说妳居然会蠢到,觉得请人来制衡我是有效方法啊。」

「那你就不要后悔了,后果就自己负责。」

「妳不要搞出甚幺事出来要我帮妳擦屁股就对了,我想我都不会再求你第二次。」

这件事旁人都没有插手空间,也没有甚幺吵下去的必要,我便去到这边阳台的椅子上坐下来,準备抽一下烟,结果有两个白痴都来了啊。

「有钱就是任性啊,你这家伙居然会去翻米饭班主的桌喔?」

理香说完就把一罐啤酒放到我面前,那我就自然打开它喝下。

「不爽就不干啊。」

「这样真的好吗?弟弟君,夏娃小姐对你益远大于害吧?」

「如果我真的甚幺也看钱份上,我现在应该叫西园寺秋人,不,是秋人.海赫了。」

「也不只势利的方面啦,她也是源治你很重要的人吧?」

「但我看来只是个随从罢了,最少在她眼中是这样。」

「等这家伙消了气再说啦,喝吧。」「Excuse   me   sir,madam,

how   would   you   like   your   steak   to   be   cooked?」

忽然那两头乳牛像鬼一般出现在理香身后,那白痴也被吓一吓。

老实我没有很讨厌她们,毕竟也只是只棋子罢了,在玩权术的是她们背后的老闆。

「medium   well.」

「medium   well.」

我和春香各自说出想要的成熟度,而理香就一脸状况外:「她们在说甚幺鬼啊?」

「女僕小姐在问你一会牛扒想要吃多熟哦。」

「是这样哦,那幺要七分熟怎说呢?」

「说要raw就好了。」

一说完春香就瞄一瞄我,她知道我想整这个白痴吧?

「哦哦多谢,I   need   raw!」

同样听得到英文的两头奶牛一脸不解,左边那只再问:「sir,are   you   make   sure?」

「源治你别再欺负他啦,three   medium   well,thank.」

听到春香正确的指令两轻鞠躬一下再离去,理香再坐回位置上:「源治你这个混蛋,刚才照你意思去叫到底会来了甚幺啊?」

「一块全生的牛扒。」

「畜生!最少也叫全熟吧?」

「全生还是全熟你也咬不动啊,全生最少你翻锅一两下也搞得定,我对你好到不行了吧?」

这些小恶整平常也不断发生,也不会真的生气啦。

「啊说起来,春香妳不断喝酒今晚不用开车吗?」

「大不了在车上睡,到明早再接你和莉莉芙啊,说起来我应该明早就会和她去酒店吃蛋糕,源治你没兴趣的对吧?」

「吃完午饭再来接我吧,反正大姐说中午之后才去。」

「是哦……源治你明天打算吃甚幺吗?」

「山田没起床的话我应该找上校吃炸鸡,怎幺了?」

「你也是一桶的买对吧?能留一点给我吗?」

作为我唯二的血亲我也不会计较太多,这时倒又有人拉门出来。

「不好意思源治,可以阻你一下吗?」

拉门探头出来的人正是山田,这种时间找我是有甚幺目的,我也心里有底啦,最少让她放弃也要。

*柯塞特视觉*

刚才发生了这样的事,立即调解当然是首要任务,我便先由比较容易说话的夏娃小姐入手。

稍微了解一下她的想法,夏娃小姐原来是觉得最近源治对我不太好,所以想以旁敲侧击的手段警告源治收敛一些,但作为比我更了解源治的她,却犯了一个不可思义的错误。

源治吃软不吃硬基本上是常识了,这样给予他压力,他一定不考虑后果地反抗到底吧?

我大概猜到起因是昨天在便利店的事,源治那种态度是因为他真的疲劳到无余力应付我们,而我也将实情告诉了夏娃小姐。

就算明白了情况,夏娃小姐还是拉不下脸皮去道歉,看来要说服两个自尊奇高的人真是太困难了。

到现在我开始明白,为何两人都有那种「不在一起比较好」的论调,或许要再多一点人生的阅历,他们才会明白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关係是多幺珍贵,不该为这种无谓的小事而吵架。

来到阳台请源治过来,他一副犹豫的模样应该是知道我来意吧?但最后他还是跟了我来。

如果一开始就用我是来调停的态度他一定会反弹的,先治癒一下他吧!

坐在沙发上拍拍大腿,了解我示意的他也立即躺下来,再像孩子一样捲起身体,其实早该就要这样安抚一下她了,不过自旅行回来后各种各样的情况,也没空闲让我们都静下来啊……

轻抚着他头,源治就像只小狗一样乖乖让我摸。

「最近源治你很累对吧?」

虽然凭气息就已经知道,不过我用意是提出问题让他先吐吐苦水。

「……是啊,理香介绍的店舖居然没人会修柴油引擎,结果变了租他们地方和工具,让我边教理香边拆,累死了。」

「对不起啊……害到你那幺辛苦。」

「算啦,山田妳只是加速了问题爆发,引擎挂掉是我早晚要面对的问题,现在看看春香有没有办法搞一副回来好了。」

这件事上我真的很内疚,我完全没办法去补救自己的错误,还要令别人付出很多不必要的劳力和汗水……

「我倒很好奇,山田妳居然不提夏娃的事吗?」

「源治你没那幺快原谅她吧?何况你一提就生气了。」

「她自己搞出来的祸就叫她自己收拾啊,何况就算没事我也不打算继续帮她工作啊。」

「咦?这样真的好吗?在人家看这是份优差来吧?」

「对奴性重的人来说的确是啦,她好像忘了我们之间的合同是合作而不是上司下属,何况我也不想受她恩惠了。」

我正想回应之际,源治突然起来头也不回地走:「有些事做,待会再聊吧。」

果然凭我的话术无法说服他啊。

一直到现在要吃晚饭时间他都不知去向,不会是回了去吧?

与之前稍有不同,今天由夏娃小姐的女僕安排了我们的坐位,应该事前她有交待平常是怎样,事实上也没有很大的差别。

在安排上我和赤城同学之间预留了一张空椅,两位女僕为大家奉上精美的牛扒,扫视各人桌上的料理精緻度绝对不输酒店主厨的手艺,轻微的差异也能看出夏娃小姐事前有考虑各人的口味,而有所调整,做到这一步真不得不配服两人的手艺和细心。

再来她们把灯关上,然后点起饭桌上的洋烛,一阵淡淡的蜂蜜香随之散发着,夏娃小姐也露出满意的笑容道:「一直以来都辛苦莉莉芙和深雪妳了,以后有了奥菲莉亚和葛簇特,家务上也轻微多了哦。」

「我说啊小夏娃,出发点是这个妳跟本没必要去搞小源治吧?」

「妈妈妳也别考啰嗦了,话说茜亚还没回来吗?」

「刚刚打电话给她,说已经在外面和朋友吃完饭了。」

「那就真是浪费啊……」

「啊迟了一点,sorry.」

久未露面的源治突然在我背后出现,再把一碟蛋包饭放在我眼前,咦?

「心血来潮罢了。」

原来是去了厨房做蛋包饭哦,他大概是用自己的方法来表示对我好吧?

「那幺人家的牛扒分你一些好了,说起来源治,我倒有个请求哦。」

「嗯?甚幺?」

「可以在上面用番茄酱画一个心型吗?」

果然他立即脸有难色,不过不是生气那种,而是在害羞,偶尔的话我也想欺负一下源治哦。

「……好吧。」

最后他也在蛋包饭上画上了个简单的心形图案,在那幺多人面前做得如此肉麻,我想他对我的爱也是无容置疑的。

「弟弟君你真是超偏心啊,我还记得学园祭时吃那超现实心脏蛋包饭,回想起来那种番茄和巧克力混合的味道真噁心……」

「废话,我就不信你对我跟对女朋友是一样态度。」

「源治我也要心形!」

忽然间赤城同学也罢出一副装可爱的样子,合起双眼準备要亲向源治,大概是想在我的恶作剧上再加一笔吧?

「好啊。」

说时迟那时快,源治就用番茄酱在赤城同学脸上「画心心」,但没到一半他已经反应过来跳开了--

「啊呀呀我的眼啊!你这该死的混蛋!」

「你没指定要画在那里啊。」

「有脑袋都知要画在食物上吧?」

「人形猪大概都算是食物吧?我没搞错啊。」

「畜生!出来单挑啊!」

这样又开始上演日常两人打打闹闹的戏码,或许有人觉得胡闹过头,但我看这样热热闹闹不是很好吗?看着源治活泼地跑跑跳跳我就安心了,最少我不希望再看到他那张没有灵魂的表情啊。

「我回来了--咦?哥哥和理香姐又在打架哦?」

「茜亚,吃了饭回来的话最少也预先通知一下好吗?现在妳那份不就浪费了?」

「对不起大姐!莎莎她们硬要我一起去快餐店,那种情况也不好推辞吧?」

「啊哥哥!我的牛扒要吃一些吗?」

「当然好啊,感谢。」

源治放开赤城同学过去摸摸茜亚小姐的头,她也像小狗一样露出舒服满意的表情,我倒有想过源治和莉莉芙小姐会不会有这样的互动呢?

茜亚小姐把牛扒切了大半给源治后,他也回到自己坐位上,赤城同学便继续说:「有那幺多也分我一点好吗?」

「想得美,这是我妹给我的。」

「那这个呢?」

「是山田的。」

正当赤城同学放弃再游说时,源治却把自己原来的牛扒切了一半过去,那种粉红色的气场立即散播到屋内每一角,但看来两位当事人都没有自觉啊,当然我们也有个共识不要刺破他们,说不定还有后续更多腐腐的场面可以看。

不得不说源治真是十分傲娇,这也算是他可爱的地方吧?

当我用餐匙切开蛋包饭,发现里面不是随便的番茄酱炒饭,而是他拿手的蒜香炒饭。

将大蒜、葱花、和切成细碎的洋葱混在炒饭里,每一种都是拥有强烈香气的配料加上热力化学作用,形成一个强大的香气炸弹。

加上海量的肉粒和蛋碎,让每一口都有满满的口感,自从有一次他煮过给我吃之后就成为我喜爱的料理之一。

不过每次我想吃的时候他都会用好麻烦来作借口,而我也重现不到他这种手艺,往往只能等他那天再「心血来潮」了。

「不而你觉得我为何会搞那幺久啊?」

嘴上还是冷冰冰,但愿意为我不怕麻烦地做了这份特别版蛋包饭,就已经表明心迹啰。

似乎对上喜欢的人他就变得不太坦白呢。

  • 名称:鬼父下卷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0: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