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者1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我得知这件事的发生,也一样是在电视新闻中得知的。

当时我们一家人一如日常地在看电视,在看到那侧突发新闻时都不以为然,直到电视播出了那段影片。

就算他戴上面罩,我们也能一眼认出开枪那个人是源治,不过对她们的疑问我也只是用认错人混过去,但是妈妈、莉莉芙还有茜亚也明显抱以怀疑的目光,因为我们绝对不可能认错他。

不过在闹大前先去理解一下情况,但源治的电话一直没接通,我只好用我的方法尽可能去收集情报,而大概半小时左右情况就自动送上来。

罗马与日本魔法部的官员共同证实了一个消息,修女大人遇袭身亡了,而大致情况就是有恐怖份子在他们一行人下船时开始袭击,最终她们也逃不出于湾岸线高速公路上被杀,而两名恐怖份子一人失蹤一人自爆。

把情报整合起来,就是源治他们杀了修女大人。

出于身份保密她一直没告诉我真实名字,但修女大人一直以来就像我的姐姐一样,由我离开日本回去义大利居住时她一直照顾与教导着不成熟的我,如果没有她的话今天我或许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愚昧大小姐。

如同我恩师一样的她,今天莫名其妙就被源治杀了……

毕竟她身份特殊的关係,外界完全不知道任何情报,日本政府也只联络到我们小部份相关人士去认尸。

她的死状实在惨不忍目,似乎因为车祸她下半身变得残缺不存,而且也有被火烧过,而上半身侧被子弹乱枪打死蜂窝,头部更是一埋肉糊……

看到这里来认尸的同仁也不得不痛哭流泪,她不像德兰修女那种和蔼可亲的人,但她一向都以精明能干去服众,所有认识她的人中,无一不佩服这位出色的同仁、上司和下属。

不止是身份问题,这副尸首的情况就连一个她应得的公开葬礼都不能办,只能让她默默地火化回到天主身边。

……就算是源治,如果他给不出一个令我信服的理由我也一样会下手的。

但这天一直都连续不上他,最后我只好选择找山田,而她和源治也约了我去她们的宿舍。

这是陷阱吗?

各种理性思考的结果也是负面的,但基于我与他们两人的关係还是决定赌这一把,如果我真的信错人没甚幺好抱怨了……

开车停到学校的停车场,山田也来了迎接我,基本打过招呼后她也眉头一皱,因为她看到只有她才知道的东西。

现在我双手也集满了水气,对着能看到气息的她来说这是表明「我可以随时反击」的讯号,当然这只不过是种姿态,实际上是没有用的。

不是我敢不敢出手的问题,而是山田应该也能做到像茜亚那样瞬间抽离我能用的水气,我轻鬆就能被解除武装,没有魔法的我只是个手无吋铁的少女,就算受伤的源治也一定有足够能力制服甚至杀死我……

「……我明白夏娃小姐的考虑,但请妳无论如何也一定要相信他,源治做出这件事也是为了我们好的。」

「先听听他怎说,本小姐自有分吋,带路吧。」

随着山田的脚步来到他们的宿舍门前,首先是她开门步进去以示没有陷阱,而源治也坐到远离木门的窗前的地上,在我脚下有着他常用的手枪和小刀,做到这一步也只是想让我安心吧?

但我是不能原谅他对修女大人做的事。

一直低着头的他也稍稍抬头,我也上前变出冰剑指向他的头:「你有甚幺想说?」

「如果你是想听真相的话,就给我放下武器,如果你想为那女人报仇的话,你能够做到爽快一些的。」

眼神还是一贯的无畏无惧,源治是觉得本小姐不敢下手?还是「真相」的价值足够换他的性命?

消去冰刃,身后的山田推着一张椅放好:「夏娃小姐请坐吧。」

他们做到这一步我也稍稍露出一些诚意吧。

坐到山田準备好的椅子,源治也托着头往我下半身看:「今天穿黑色喎?」

数十枝冰刺全部瞄準源治的颈生成,每枝只是差几毫米就会刺进去。

「本小姐没有心情跟你说无聊事,请注意自己的言词,下一次就会刺进去的。」

「很好,妳看来不想气氛好一点,那幺我提醒妳走光了没有问题了吧?」

「我说源治,你还是坐到床上吧。」

解除冰刺,源治也听山田的勤说双手举起坐到床上,我与他要去到那幺警戒对方不得不说伤心,但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幺夏娃妳想知道甚幺?」

「为甚幺你要杀死修女大人?既然你说和山田无关,那你跟她应该没任何利益冲突吧?」

「那幺如果我不杀她,妳们就会死呢?」

他到底在胡说甚幺?不杀修女大人我们就会死?

「……你到底在说甚幺?」

「夏娃妳应该有看过电视上这条片段吧?跟我一起那个人就是来自未来的我,正确说他是来自一个我们都死掉的时空,而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要修正历史。」

「谎言是要令别人入信才有意义的,源治你觉得在本小姐面前鬼扯是个好主意吗?」

「我当然知道,不过妳应该听过故事须要考虑合理性,但现实不用,因为这件事的确是事实,所以是很不合理的,但只要他是未来人这点成立,其他之前种种怪事都能变得合理了。」

「夏娃小姐,那位未来源治的确提供很多未做到某阶段是不知道的资讯,所以他是未来人是有一定可信性的。」

「还有妳记得昨天我很突异要求妳一定要出来吃午饭吗?这其实是那家伙的要求,因为他想再看到一次活着的妳们,才去做那等于送死的行动,当然我也想做做这种事。」

的确昨天中午时我本来是约了别人的,但当然源治莫名其妙很强烈地要求我一定要出来,但是吃饭过程完全没有甚幺重要事说,吃完快快就离开,不过当时有人看着我吗?本小姐实在太习惯别人投以的目光,反倒麻木了。

「……那幺到底是甚幺一回事?为甚幺不杀修女大人我们就会死?」

「姑且叫未来的我作冰人吧,根据他所言,如果当时他没成功接触和说服我的话,今天这个时间我们就会下去拿石头,大概是出于灭口的原因所以她们会把我们杀清。」

「怎可能……就算他们真的要灭口也怎可能会杀我?」

虽然在魔法部中我只是个闲人,但在社会地位上本小姐也能算是举足轻重的人,如果我的身亡是和罗马政府有关的话,我的家族甚至国家都不会坐视不理。

更别说我和修女大人的关係……

「冰人其实没有很确实地看到妳死去,他说在得到一种类似千里眼的超能力后,看到有人躺在地上,凭服装猜应该是妳,而大概是头的地方在着火,所以觉得妳被杀掉。」

……源治怎会知道的?

修女大人的魔法就是加速分子震动,和马尾妹那种集中温度到一点有些不同,但最后也是一种火攻,问题是源治根本不知道这些。

「接着就是他亲眼看到的事,当时那女人带着一班武装部队来到实验室,第一枪打穿了理香的喉咙,接着冰人胸口也中了两枪,当山田要还击时就被那女人烧着了头部,冰人快死时就拔枪打中那女人的大腿,最后也被她干掉了,当然这一切都不是发生在我们这个时空,所以是完全没证据的。」

「这些说法怎叫人相信啊……」

「我知道,如果听完以上的内容会立即相信的人,我想平时也一定抽不少大麻,我和理香听到时也觉得很鬼扯,不过当下我只有两个选择,相信他、去干掉一个我不关心的女人,又或许不相信他、再一次害死你们,然后变成黑鬼再去试着说服自己去杀那女人,我想应该怎选很明显吧?」

「所以你说有种未知力量,因为这件小事而将未来的你传送回来吗?」

「这方面冰人似乎也不清楚,好像有些更上位的未来人或者外星人做的,而他们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救你们,只是要阻止罗马方便得到那石头,以防引起第四次大战,所以现在就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只要夏娃妳不把那石头交出去。」

……我现在很混乱,先抛开私事不谈,的确我也收到教皇病危的消息,最近修女大人也一反常态催促着这个任务,今次她来日本的目的也是视察进度。

而与山田合作这事我一早都没报告给她听,如果她来到发现这私下交易的话也说不定会灭口,只要接受了源治他的未来人说的话,它就像胶水般将零碎的线索黏合,成为一幅完整的图画。

可是我感性上还是接受不了修女动手的理由,她真的会与我兵戎相见吗?

「……马尾妹也知道这事吧?可以叫他来吗?我想听听他的意见。」

他虽然是个难得一见的笨蛋,可是不太用脑好处就是有种天赋的直觉,我可以预见他立场一定站在源治那边,但一定会有些不一样的想法。

发现原来源治的电话没充电,就由山田代为联络马尾妹,而在等待她的过程中山田也为我们沖了些茶,但依然死寂得像灵堂一样……

直到马尾妹来到的开门声打破了默默,但进后来他二话不说就扑过去抱着源治,怎幺了?

「what   the   fuck   you   do?homo!」

「你这家伙居然还活着啊!混蛋!」

「就只有今天别揍我,昨晚跳桥时我就觉得内脏应该摔成肉泥了。」

「哦哦对不起,你要啤酒吗?」

「有人不準我喝,你拿自己那份好了。」

马尾妹去冰箱拿了一罐啤酒出来,咕噜咕噜地喝下,而源治也拿出两枝香烟,一枝自己咬面另一枝给马尾妹,他再用魔法来点火。

两人深深一吸一呼,马尾妹的表情也严肃起来:「话说冰人他怎幺了?」

「我不清楚,他推我下海后没有跟着来,我知他是在掩护我逃跑,在我游到半路桥上出现爆炸声,我们出发前身上都带了个炸弹準备失败后自爆用,他应该是用了。」

马尾妹不知道情况也不奇怪,以我所知到现在公众传媒都没报导详情,日本政府大概在编一个能让大众安心的说词吧?

「是这样吗……明明你还健在我面前,但总感觉失去了一个老朋友一样啊……」

「其实行动到一半我已经感觉到他没有活着的打算,不过他想死一点都不奇怪,毕竟他经历过那种场面,我想复仇已经是最后支撑着他的槄草,既然他该做的事都完成了,那也无活着的理由了,这对他来说已经是生无可恋的世界啊……」

「也是,说不定自杀对冰人来说才是救赎呢。」

两人继续的抽着烟,这时源治望了我一望,再道:「理香来了,夏娃妳有甚幺想问他?」

「马尾妹,你真的相信那个人是未来的源治吗?」

「未不未来我不知道,但肯定是这家伙来的,虽然外表和声音都不一样,但语气神态都肯定是他……慢着,妳不会是到现在都不信这家伙为妳做的事吧?」

「理香别这样,夏娃不信任我有她的理由,那女人是她的好朋友对吧?」

「用好朋友来形容修女大人就实在太轻视我们的关係了,马尾妹你试想想,如果有一天深雪杀死了源治,再用差不多的理由去向你解释,你会立即接受到吗?」

「呃……」

顿时他也哑口无言,而源治也喝了一口茶接着说:「所以我没有怪责妳居然没信任我,毕竟这事的确很荒谬,而且对我来说你们还活着这个结果就是最好的,我没甚幺抱怨。」

「我想我要整理一下思绪,今天的事情麻烦大家了,先到这里为止吧。」

离开了宿舍,我便开着车回家,经过刚才的事情其实我已经接受了他们的说法,只是还要点时间去消化接受……

这时,我接到一个电话,来电显示上表示是公众电话打来的,奇怪,本小姐这电话号码只有很亲近的人才有,是打错电话吗?

「妳是夏娃对吧?」

电话另一方面是一把中年妇女的声音,虽然叫得出我的名字证明不是打错,但我并不对这声音有印象。

「妳是谁。」

「见面之后妳就会明白了,现在请来公寓下的公园吧。」

在这个时机收到这电话真是太可疑,但我却有种必须要去的感觉。

反正对方不是控制水的魔法师的话,就没有甚幺可怕了,去一探究竟吧。

停好车后,我来到这个不常有人来的小公园,公园的正中心站着一个中年妇人,打扮就像随处可见的家庭主妇,但身上却有种强烈的违和感。

这妇人身上有一种贵族的气质,是要自小就受着良好教养才能培养出来,举手投足都会有一份自然的优雅,即使如她一样站着不动,都会一目了然地察觉出她的与众不同。

只是这种主角气场出现在一位平凡的中年妇人身上就太奇怪罢了,那幺一来其实有未来人好像都不怎样奇异。

「啊,妳终于来到了。」

「妳到底是谁?」

太强烈的违和感不得不让我警戒起来,水气已经集到双手上,随时也可以进行攻击。

「看到这个妳应该会明白了。」

她右手伸出来摊开,再用雪花做出了一个图案,与我有着相似的能力还不够奇怪,重点是这个图案。

这图案其实是我们家徽的变形,最初是在中学时代我打算改成我个人的徽号,当时源治做了个恶作剧帮我加笔,将原来优雅的图案变得奇怪。

当时他说这是属于我们的图案,我便轻易地原谅了他,而这只有我两知道的图案,我想连源治都早就忘记了,但现在眼前这位女士却能用魔法做出来。

知道只有我知道的事,加上与我一样的能力,我想只有一个荒谬的理由去解释这一切。

「妳是未来的我吗?」

「虽然这样说好像在自吹自擂,不过本小姐果然冰雪聪明呢。」

「今天真是很多无法相信的事发生啊……」

「没错,就像我直到修女大人真正出手的一刻前,我都不曾想过她会向我下杀手的。」

她平淡地道出这应该让我错愕的事实,看来死过一次就真的没甚幺好怕了。

「……可以说说当时是怎幺一回事吗?」

「很简单,当修女大人带着一班军人来到时,我就已经深知不妙,尽管她口中否认準备灭口,但本小姐可没马尾妹那幺笨,便与她一行人对峙了。」

「当时我就帅气地说一句『踏着我尸体去找他们吧』,结果就成了事实了,这故事教训你有时也别太赌上关係哦。」

「所以妳回来就是为了教训我的吗?」

「不尽是,但也佔了我很大的动力,你可是伤到一个依然爱着妳的男人啊,他除了能报仇之外能在这事上有甚幺好处吗?」

「我知道的了,本小姐自会尽全力去抚平他们的伤口,但『未来人』出现的理由并不只是为了说服我去相信源治吧?」

「当然不止这样,在公在私都有找事妳,在公的就是绝对不要把那石头交出去,让山田拿走吧,在私的就是马上在罗马国任何事上抽身和撤资。」

「石头那边源治勉强是说过,但抽身又因何理由?」

「因为要将四战的破坏力压到最低,就是要令罗马国这借尸还魂的新欧盟瓦解,这就是本小姐的任务,那幺抽身和撤资的理由也易理解吧?」

现在这勉强用宗教名义去维持着的联盟有多外强中乾我当然知道,真的瓦解必然是个金融黑洞,但各方面上抽身也并非易事,比起金钱人脉上的制爪就已经多的是,尤其在修女大人出事后,动作太大也很麻烦的。

「我明白了,看来历史一直也在被人修改着啊……」

「那就当然了,不而核战在三战时就开打了。」

「妳似乎比源治更知道过去未来啊……那幺会有我和源治在一起的世界线吗?」

「呵呵,忽然问一过那幺少女的问题本小姐很困扰哦,但这问题的前设是甚幺妳知道吗?」

……拆散山田和源治,道义上我做不到。

「未来的事我所知有限,随遇而安吧,妳不是已经决定随命运安排吗?」

也是,尤其经过这次事件我更清楚山田才是该待在源治身边那位。

她在源治困难时依然身边照顾他守护他,而我与他却几乎兵戎相见……

「回到正经的话题吧,我想用着妳的资金来行动没有关係吧?」

「我的不就是妳的,有分别吗?」

「很好,那妳放心吧,本小姐会做得乾净一点,那幺差不多是时候永别了,好好生活下去,别做会令自己后悔的事哦。」

这一场奇妙的相遇令我改变了很多,最少半小时前我还是会对未来人存疑,但似乎我比源治他们接受得更快。

那幺现在我也有事必须去做的。

打电话给源治接不通,只好转打给山田。

「啊请等一会……现在可以说了夏娃小姐。」

「是不是没有空呢?并不是甚幺紧急事情来的。」

「不不,只不过源治和赤城同学玩起来就有点热闹过头,我怕听不清夏娃小姐妳说话罢了,对呢?有甚幺事吗?」

「我只是想对你们道歉罢了,尤其是源治他,不过他的电话好像没能接通。」

「……啊!我忘了帮他充电!」

那笨蛋不是交往后就连这种事都要山田做吧?

「还有我是想请你们去吃饭道谢和谢罪,明天中午有空吗?」

「可是夏娃小姐,这次最后得益的人却只有我,这样还要妳请客好像不太好吧?」

「没关係,在过程中你们的确是帮大忙,源治是受薪不说,你和马尾妹也是半义务吧?何况我也得答谢他的救命之恩啊,不用跟本小姐客气的。」

「我可以,那幺不如夏娃小姐和源治直接谈吧,毕竟食方面他是最有意见的。」

也是,每次吃饭请他都一副不情愿的脸,明明都是首都最高上的食府,绝对不会是品质问题吧?

听到背景杂音等待了片刻,源治也接过电话,语气一点也不客气:「妳请吃饭?」

「你的语气似乎很不满喔?还是在生气?」

「没甚幺好生气,当是学姐那一次还了给妳好了,最少这次事情况的确鬼扯得多。老实说吧,因为妳只会进那些看起来很高级的餐厅,完全没有考虑过是不是真的好吃,所以我才不太喜欢跟妳去吃饭。」

「本小姐才不明白你对好吃的定义,我带你去的餐厅不管由用料和厨师都一流的,怎可能难吃啊?」

「用一流食材煮出一流味道是理所当然的,用三流食材煮到一流水準才算是功夫,妳吃了我煮的东西那幺多年,我何时用过甚幺顶级和牛之类的东西?」

我理解源治的意思,但没必要故意去吃三流食材吧?

「纸上谈兵都是废话,明天我挑食店妳有没有问题?」

听上去好像有陷阱,不过食的话他自己都有份,恶作剧再大也有限……虽然我听过他连老鼠虫子都能吃得下。

「本小姐敢于接受挑战。」

「那就好了,明天我来你那边拿车再算,还有那些店不收信用卡的,要带现金哦。」

不收信用卡的食店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 名称:终结者1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0: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