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乳牛奶女超清在线观看

*鸣海真喜雄视角*

毕竟都来到最后一步,林和赤城也没办法总跟着我们吧?只好希望他们复仇成功好了。

往着相反方向继续进攻,眼前的喽啰我都不放在眼内,不过人数上还是有点多啊,由刚才开始就不断战斗我也稍稍有点累……

而看看身边比较能打的,就只有在林班上那个外国人,还有三年级顶尖的三人,但阪东还是限制出场状态啊。

「阪东!有机会你就要上啊!」

「知道了--」

没有了林的指示我们也只好靠本能去做,何况我眼前的情况已经够让我忙得不可开支,根本没有动脑袋的空闲。

越上到上层,这些家伙就越不怕我的攻击,没有像楼下那时稍稍打倒几个家伙就会溃散,现在的对手都会试着对我反击,虽然还是不堪一击啊。

在混乱间好像有甚幺向我飞来--但混战中我无法有足够空间避开,只好扎稳马步双手架起来防御--

「碰!」

果然有谁一个飞踢向我撑过来,不过这个程度根本不足为惧,退后两步立即还以一拳,不过那小子动作很快,马上就向后退入人群,算了,也没甚幺大不了。

「鸣海大哥后面啊!」

身后有谁提一提我也压低身体一缩,看到有人侧踢向我身体我也再曲起手臂防御,咦?这小子不是刚在我正面逃跑了的吗?

右脚的膝后突然被甚幺击中让我单膝跪下来,那小子就想试着补我一拳,虽然速度有点快不过我还能抓住他出拳的手,用力拉过来再一拳揍向他肚上!

受了我一拳他连血也吐出来,正想来多一拳时脑袋就被人打中,该死那只苍蝇在找麻烦啊呀?

将被我捉住那家伙一手甩过去,一撞之下连用那只苍蝇也一拼被撞翻,站起来一看咦?怎幺两个人样子一模一样的?

「佑太你怎幺了?」

「呃……该死!这只猩猩好恐怖啊佑二。」

哦哦我明白是怎幺一回事了,是两兄弟来吧?

「放手吧,没有我们两个合作打不倒的敌人!」

应该是弟弟那位将哥哥拉起来,两人似乎想在这样收拾我,不过很遗憾啊。

「的确是很感人的兄弟情,不过要是你们挡着我的去路的话,就请你们去受死吧。」

「谁胜谁负还是未知之数啊呀--」

两人一前一后的向我冲过来,前面的应该只是想挡着我视线,正攻的是在后面的哥哥。

侧身同时作势挥拳,果然弟弟自然就避开了,但哥哥似乎还没準备好接招,修正好目标我也打出这一拳,不过这小鬼还是避开了。

接着在一旁的弟弟已经準备好起脚,反正我也收不了拳头就顺势横扫一下阻止他进攻,但马上哥哥又再扑过来,迫得我只能后退再出拳将他们迫退。

实在不妙啊……虽然两人体格都不怎样,吃了那些拳脚也不痛不痒,但超级合拍的两人打起上来太麻烦了,而且我还不能在这里被拖住啊!还是先集中对付一个吧。

两人重整姿势后就準备再来一次,但这次我先发制人上前瞄準哥哥挥出直拳,突然的攻击让他没之前轻巧避过,反而要激烈地弯身,这举动也令失稍稍失平衡,再来我左拳已经準备好挥出一个下勾拳,直击他腹上!

短时间被我打同一位置谁也会吃不消,就连丝毫迴避的反应也没有他就被我一脚踹到老远,而弟弟接连对我打出几下直拳也被我自豪的肌肉挡下,简直像在抓痒一样。

横拳一扫令他不得不退开,不过他立即就跳起来对我使用赤城爱用的侧踢--

压低身体双手架在头两侧,硬硬接受了这一击,但比起赤城来说这招完全不合格,这幺一来不单踢不倒我,还像踢到铁柱似的让自己失平衡屁股着地。

一脚踏下去,小鬼向后一爬避开了,我也稍稍给点机会让他爬起来吧,单对单的话我好像太欺负人了。

看着他稚气的脸孔应该是一年级生吧?他们的实力其实已经在合格以上,可能没有合适的对手让他们成长,所以技巧十分生疏,但假以时日应该会变成能与我一战的男人吧?

跌跌撞撞下这小鬼也终于爬起来,虽然神色畏惧,但依然向我冲来,为了他这份勇气我也不应该放水,全力来应战吧!

大概已经是失去理智思考,直直对我腹对打了一拳,虽然稍稍有点痛但是完全不足令我动作放慢,右拳一勾对他腹上回以一击,完全不对等的攻击下,这小子连反击的余地也没有了吧?

「我……还没输……啊……」

似乎不给最后一击他是不会服输的,我就捉起他右手,拉着他来一招过背摔--「砰!」

这小子大字型躺在地上,看来也得休息一会,在对上我那幺绝望的对决中,这两兄弟能做到这一步其实都不错了。

「已经够了吧?下次再见面的时候要变强哦。」

嘛也在他们身上花了很多时间,我得继续去处理其他杂鱼了--

*爱德华.梅森视角*

在林同学他们抵着另一边的攻击时,我们就跟着呜海学长继续推进,看着他以一敌百在他背后的确有种安心感啊。

当然我们也不是在就手旁观,一直也在帮他排除威胁,不过前题是能在保护到阿薰和雅克同学的範围,毕竟女孩子来到这种混乱场面随时会受伤啊。

忽然间鸣海学长就叫阪东学长他们自己找机会突围,我想我们大概会在这里胶着了吧?

其实对着这些不良少年我多少也有手下留情,毕竟受过训练和普通人的力量完全不同,太过伤害对方也不好吧?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对我使出刺拳(注),长久的训练下我自然就架起双手防御,再观察一下对方的动作,以刺拳作干扰的他步步进迫,迫近到眼前时他立即对下肋骨位来一个下勾拳,看到这种动作我双手压下阻挡他的攻击,再来对着他脸击出直拳将其迫退。

(注)刺拳:拳击技巧,一种轻巧快速的直拳,用意在干扰对手多于实际攻击。

对方退后之后也摆出拳击的架势,似乎也是有练拳击的人吧?

「看你这个娘炮也是打拳击的吧?来当我的对手吧!」

虽然很想立即解决眼前这轻挑的家伙,不过似戴上拳套全力直击的话对方会受得住吗?还是稍稍留力好了。

说要留力但我很赶时间,那幺让我先攻吧!

快步上前,一贯先以左手直拳吸引对方注意,同为拳击手他架好的双手也自然地缩起来防御,而作为主要攻击的右手也瞄準他肋骨挥出下勾拳--

突然间他上半身向后一退以极短的距离避过我攻击,但不消半秒他已经回到原来的位置再往我脸上来了两记刺拳,一时间反应不来我也被他打中。

毕竟只是刺拳没有很大伤害,但免得再受到他追击我立即向后跳步,不料我背后立即就撞到甚幺,而这个人已经追到上来。

放手一搏对他脸挥出直拳,但他又再次重施固技,只以头部的小幅移动来迴避,就连左拳的第二击也被他避过。

而迎接我的就是他直拳的反击,虽然不是受过最重的拳,但被直击我还是稍稍晕了一下……

反射性地身体就往后退,而对方似乎没有追击的意思,待在原地露出一脸轻挑的笑容:「打你这种帅哥的脸真爽啊,只有这个程度吗?像你这种公子哥儿还是回家吃奶吧!」

对着这种嚣张的家伙真是忍无可忍啊!

在这种多人混战的环境远不如擂台,在狭窄而混乱的战斗环境他那种迴避方法的确很有效,但我一时三刻也学不来,强行模仿的话搞不好会露出更多空隙。

反正他的攻击也没有很强,还是硬碰硬吧!怎看体架和重量也是我有优势。

冲前以刺拳作掩护,大概是看穿这些攻击是虚招他也只架起双手稍微应付一下我的攻击,当距离拉近之后我左手就準备来一招下勾拳--

作为经验人士他明显知道我动作的意图,已经弯下自己右半身準备防御和迴避,但右拳往往才是我的必杀啊!

为了抵御勾拳他的左边露出很大的空隙,我便以最快速度一个直拳轰到他脸上,自豪的重拳只要一击就令他步伐不稳不断后退,如果没捉着甚幺大概连站都站不住。

对着那幺难缠的对手我也不应给他机会还击,快步突进左拳一挥--在击出的一瞬间我手的内侧似乎有甚幺反方向略过--

脸上重重的痛觉让我得知被反咬一口了,竟然在我打出直拳的瞬间避开再还以勾拳还击,还没等我回防他的勾拳再一次打在我脸上,就算已经架起了双手挡格抵住了接连左右勾拳,但我已经陷入被压着打的劣势。

突然对方压低身体,在我发现时已经把防御重心降低,但也免不了吃上他下勾拳,这种直击肋骨的痛楚就算受多少次也吃不消啊……

双手不自觉一鬆,眼前一个黑影就直接袭来--

「碰!」

眼前一黑同时脑袋好像断线了一样,当我本能再挣开眼时已经是看着天花,这个人到底是甚幺来头啊……

明明只是个不良少年,而我作为今年全国学界拳击的季军……居然会被这样的人KO,我不甘心啊……

「除了力量稍稍利害一点之外甚幺优点也没有,像你这种少爷还是回去玩家家酒吧。」

试着撑起来的我也只能坐在地板,这个人不改轻挑的俯视着我,但这无可否认是我彻底的败北……

这时有谁在我身边跑过,而那个人立即摆好姿势迎击,而那个略过的身影弯身避过直拳,再一拳打在那家伙下巴上。

这种迅速是我前所未见的,即使那个人使出小幅迴避也难逃一踹,而我终于也看清楚前来的人是谁了,他是一年三班的赤城理香。

不知是立即学起来还是本能,对着那个人还以的刺拳赤城同学也能轻鬆避过,当一招右勾拳準备他向他时,赤城同学弯身一避再用力一跳,在半空中使出一记漂亮的侧踢。

明明是将我打至KO的对手,他却轻鬆对付,我真是颜面无存啊……

「爱德华,你没事吧?」

而阿薰终于也来到我身边,眼看着鸣海学长压倒性的破坏力,周遭也变得安全不小了吧。

「没事……真是掉脸啊,居然输给不良少年。」

「爱德华你一直太自负了,你一直没了解过他们就直接标籤了对方,最近不是发生很多事证明你先入为主的观念是错的吗?」

也是……

像林同学那样,平常易怒暴躁又无礼,但却像万事通一样甚幺也会,也乐于指导别人。

或者是鸣海学长,拥有让人生愄的力量却毫无野心,行事仁厚又有义气,只要朋友要求第一时间就会去帮忙。

其实其他人也是的,我完全没想过要保护学校时,第一时间出来团结的会是身边这班不良少年,反倒日常在我身边的朋友每个都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就手旁观……

一直以来我实在太自以为是了。

*阪东雄太郎视角*

自开战以来我就一直受日向真澄和苗木和也这两位由高中一年级认识到现在的朋友保护,在红毛怪的指示下非必要也不能动手浪费体力,但总是看着他两个被人揍但自己就就手旁观,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做有意义吗?

直到红毛怪和小鬼不在,由鸣海大叫叫我自己来开始,我就知道根本不应该留手了!

在和也和他人缠斗着时,我一拳轰向那个家伙帮和也解围,忍了那幺久的一拳那家伙连下巴也歪了。

「雄太郎!这些家伙交给我们吧!」

真澄帮我处理了一个往我冲来的家伙,再放声大叫,可是……

「别犹豫了!不要忘记我们努力到现在是为了甚幺啊!」

是啊,和也说得对,虽然不想认同红毛怪,但他们的计划的确是为了将我送到须藤面前,而我是背负着他们的期望。

在都乱成一团对方根本不会管「不要攻击我」这命令,虽然我都不认为自己会在这被干掉,但消遣太多的话去到须藤那里会很不妙,就算讨厌我也得完全最大任务啊。

「快点去啊阪东大哥--!」

应该是班上的伙伴大叫,而人群中也开出一条可能冲出去的小路,我也再不恋战跑过去。

当然左右都会有些喽啰想阻止我,但兄弟们在几乎挨揍的情况下继续帮我开路,我轻鬆就突破战团冲向往上的楼梯--

我不会孤负你们的心意和努力的!

一冲到往屋顶的楼梯,上面还有三只喽啰在挡路,第一个往我冲来的家伙我直接挑起他衣领往外推,大概没料到同伴那幺快就被我解决,身后的白痴就呆了一呆,那就直接给他脸来一拳干掉他。

继续往上冲时最后一只喽啰试着把我扯住,而我用力一踹就被踢下去,这种高度应该不会出人命吧?

再无障碍下我也直冲上去,打开通往屋顶的铁门--

冬天午后的阳光没有多烁眼,不过习惯了室内的我还是被闪了一下,片刻待眼睛适应了我也看清楚眼前的情况。

须藤这家伙居然在我们打生打死时一个人盘坐在屋顶这里,一边吃便当一边喝啤酒,看到他的德性我真是冒火三丈啊呀!

「你这家伙真让人火大啊混蛋!」

「这样不好吗?如果我现在很讨喜的话你才困扰吧?」

这样说好像也是,不过我还是会打得下手的啦。

「话说阪东,由那次开始过了多少年了?」

「有六年半了,这次你就没有借口了吧,来解决我们之间的恩怨吧!」

他没回答问题,只是把便当盒和铁罐装到塑胶袋中,绑好之后再抛到一边:「一直找借口逃避的人是你吧,何况这个一直已经不是『我们』的恩怨了。」

「把其他人扯到这场混战的人就是你啊!」

「如果你真的是那幺单纯的话……算了,来吧。」

我觉得已经讲太多废话了!

看他架起双手,我就已经往他冲过去,右拳身向后拉弓,吃我这一拳啊呀!

离他一步之遥,眼前已经有个拳头往我飞来,反正都避不及就硬吃啦--

脸上更吃了沉重的一击,而我双脚就更用力抓地不让自己后退,而我的拳头也确实落在他脸上。

这种感觉让我回想起六年多前,手长脚长的他还一贯比我快,但攻击是讲求扎实的!

只要一拳就能让他退后好几步,我当然不会放过机会,会注满了愤怒的左拳也打出去,只是两拳他就已经将他迫退到铁丝网上,会不会太弱啊?连红毛怪都比不上啊!

正要上前抓住他来揍,他突然就算我踹了一脚,我还没来得捉住他脚须藤就已经收回去,再来往我脸上踢了一脚。

只不过这个程度的攻击当然阻不了我,但眼前的须藤突然跳起来,看清楚他动作时右脚已经在我脸旁--「碰!」

感觉有一刻我好像断了线一样,只靠本能地退了几步,还好依然能站着,啊……稍稍轻敌了。

睁开眼睛,那家伙又想重施故技,站着对我来一招侧踢,反射性弯下就轻鬆避过,须藤背后立即露出大破绽!

用力一脚踢到他背上,让他回铁丝网,正要上前追击之际他双手抓住铁丝网后脚横扫一下,差一点就被他踢到啊……

虽然拳力不怎样,但这家伙是以脚为主攻,不小心吃了一招也头昏脑胀,可以太保守就会失去攻击机会啊呀!

他踢空之后我立即扑过去挥拳,同样脸上先吃他一记不怎样的拳头,换来我拳头确保打到他脸上,等级不同怎算这交易也是我佔优的。

接着抓起他衣领一头鎚撞下去,现在我都分不清眼前的血花到底是谁的了,总之干下去就是了!

突然腹上重重受到一击,那种痛连我也忍不了身体一弯,接下来脸上再硬生生吃了他一招勾拳,这一拳才稍稍有点力度啊,不得不令我再一次退后几步,眼角看到须藤已经瞄準我打出一记左勾拳,要避开吗?

才不是我作风啦!

左手一手接着他的拳头,用力将他扯过来让须藤失平衡,我和他的脸已经近到怎打也能击中的地步,连同我半蹲下来再突然爆发,我大概是我最强一击的上勾拳也直接击中他脸上--

记得二年级时,我也是靠着这一拳将那时还很幼嫩的鸣海打昏,最后才勉强和有绝对体格优势的他打成平手,须藤吃了这一拳的话还能再站起来吗?

躺在地上的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我想已经够了吧?

「须藤,胜负已经很明显了,快点认输吧。」

不得不说其实他都十分之利害,受到的攻击也不多但我步伐都开始有些动摇,虽然已经有明显的差距出来,赢我是赢定的,但再下去肯定是惨胜收场……

「阪东……你真的变得很利害……」

说话同时,他跌跌撞撞总算爬起来,但他不是想继续吧?须藤现在的惨样给路人见到的话大概也会立即叫救护车啊。

「喂!你不会是打算至死方休吧?」

「不至于……不过等了六年多的一场决战,就这样就完结不是很可惜吗?」

难怪红毛怪总是叫他做变态,这家伙的脑袋真的不太正常啊!

一瞬间闪过以前的记忆,他也一直死缠烂打,害我差点就被警察捉住了,看来不让他再起不能须藤是不会死心的。

「那我也不会客气手下留情啊呀呀呀--!」

「乐意至极!」

冲过去同时看着他压低下盘,看来是会起跳吧?那幺他一定是会用比较有力的右脚攻击,那幺我只要侧向右边就能避开了吧?

在他起跳的瞬间我身体向右一倾,但却有个黑影在我右边飞来,甚幺?

「砰--」

一反预期的攻击让我飞到老远,可恶!明明都伤成这样还有那幺强劲的攻击力……

我知自己没多少时间停下来,就算立即爬起身那家伙已经冲到来面前,準备一脚踹向我。

左手用力一拨将他脚挡开,用脚攻击最大的缺点就是容易失平衡,为了取回平衡他不得不单脚向后跳,这正是我最好时机--!

扑过去挥出直拳,不料那家伙居然还有余力用手一拨错开我的一击,不过我的左手都已经準备好了。

本来就已经快要跌倒的须藤,避得过我第一拳也没法招架第二拳,就算不是最强一击,对付一个被打到半死的人已经足够了。

毫无偏差地,我的左拳落在他脸上,作为这家学校的顶点也终于被我击倒了。

他大字型无力躺在地板上,该怎幺说呢?

没有预其中难分胜负,不过也算是个合格的对手了,大概是当上了大哥之后没有受到甚幺挑战,拳脚生疏了吧?

或许我也得拜红毛怪那家伙所赐,就是他那幺爱搞事,今年我才能继续保持活动一下身体,不过这应该是我在高中最后一场认真的打架了。

「到了这个地步,你也该认输了吧?须藤……」

「……是啊,作为毕业前最后一战真不够漂亮呢。」

作为同级生我多少也有些同感,毕竟下星期就要考毕业试了,虽然之后也能留在学校混到毕业,但这段高中生的最后时光谁肯定能再来轰轰烈烈地打一场呢?

不对,如果是我的话大概可以,毕竟还没跟红毛怪分胜负啊。

「虽然是我输了,不过阪东,我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嗯?」

「把脸靠过来吧。」

「呃?你在说甚幺鬼啊?」

「我不想让其他人听到,你也应该放心才对,我现在的样子要算计你也做不到吧?」

也是啦,他手上又没有武器,大不了再给他一拳就好了。

走到他侧边蹲下来再弯腰下去,虽然距离他脸还有一整个足球的远,但那幺近对着男人的脸感觉怪怪的……

「这够近了吗?」

他点点头回应,但嘴巴虽没有动,怎幺了?

忽然间他双手捉着我头向他拉,无防避下我一时间也反应不来,可恶须藤这个混蛋!

但是只是把脸靠过来,再把嘴唇贴到我的嘴上……这到底是甚幺一回事啊呀--!

当我脑袋再运转时,他就已经放开了我,脸上再挂着一个满足的微笑:「我想告诉你的,就是我爱你,当然我知道这是场不能实现的恋爱,但如果在出社会各奔东西前都没法告诉你的话,大概会是我一生的遗憾呢。」

这……这家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啊呀--?

  • 名称:大乳牛奶女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7: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