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心经舒淇超清在线观看

*尾崎真治视角*

很奇怪,眼前这班人没有阻止林同学他们继续进攻上去的意思,不过倒把整个二楼两侧的通道以人海封死了,是为了引导我们上三楼吗?

不过林同学和福泽同学都已经上去了,我也来不及告诉他们。

四周张望看看情况,除了留在下层守住楼梯的同学和进攻部队外,计算了我和内田学长我方大概有约二十多人,目测对方应该稍稍多一点吧。

「内田学长,这个人由我来对付,可以帮忙处理其他人吗?」

「你这小子真爱把麻烦推给别人啊……不要比我们慢哦。」

虽然学长嘴上总是不饶人,但他其实人也不错的。

马上身边的人也开动了,唯独眼前这个人还不慌不忙将眼镜脱下,收到眼镜盒里,直觉告诉我这个人不简单。

「我想我的感觉没错,你和我都是同一类人,都是为了某个笨蛋的任性而附出了很多,对吧。」

「我只是在做该做的事罢了。」

与其是为了阪东学长和学校,倒不如说只是为了林同学吧?

这幺一来他好像没说错。

「是吗……那幺你知道为甚幺我们不去阻着你们继续上去吗?」

「楼上有陷阱,是在引导我们对吧?」

「聪明,我喜欢,不过这对我而言只是一部份的理由罢了。」

「你不是说了要满足某个人的任性吗?那个人是你们的头目没错吗?」

他用手将那金色的短髮向后拨一下,虽然样子也有点帅,不过这种欧美人的轮廓倒让我想起一个讨厌的家伙啊。

「你真的很聪明,还是因为是同类所以很易理解对方呢?不过怎样也好,在那笨蛋打过高兴之前你就娱乐一下我吧!」

「我不是为娱乐你,我是来收拾你的--」

快步助跑往他下盘踹去,他也一如我预期侧身避开,当然那幺远距离用大动作攻击明显是虚招,我马上站稳身体一记勾拳打向他脸上--

出奇地顺利打在他脸上,他也因此而后退了几步,看起来他没那幺弱啊?还是小心为上。

乘胜追击,我左脚横扫在他腰间,突然他右手抓住了我小腿向后一扯,我整个人失平衡滑倒在地上,脑后一撞我片刻眼前一黑,再来他虽然一个直拳落在我肚上,啊!

接下他还想继续,我双手就捉着他的脚踝一拨,不过他好像抓得住甚幺没有倒下来,在这个机会我便滚开再打了两个后空翻拉开距离。

但当我一站稳他就已经冲到过来向我一撞--

原本就比我强壮的他轻易将撞到身后的铁柜上,眼看他右手正準备打出一个勾拳的瞬间,我左手立即抓着他手腕,左脚同时以膝盖向上一撞,终于止于了他的攻势。

右手横横一肘撞向他脸上,左拳也瞄準了他胸上打,但这次反过来被他捉住了手,再被头鎚一撞,呃……

脑袋空白的瞬间下意识向前方挥了几拳,但全部都挥空了,张开眼看原来对方早已退后几步,似乎在打量着我判断形势,他明显已经露出一丝疲态,但我自知情况比他来得糟糕……

他的实力在我之上,我想大概连林同学的话也只有一半胜算,我的话应该连四成也不到。

虽然听他说法应该不会追击上上层,但在这里如果连我也没法将他打败应该没人做到了,守住这里是我的任务,除了尽力我也别无他选。

这时他先发动攻势,以一个右勾拳袭向我头部,左手弓曲一挡,我也对他下巴还以一个上勾拳作回礼,但他轻轻侧头就避过了我的攻击,再来我感到有阵风由下以上而来,反射性地身体向后一弯,原来是他向天的一记直脚,如果中了的话我大概也无法继续了吧?

他的失误正是我的机会,我往他左脚膝盖蹬下去,他立即无法站稳跪下来,一手抽起他衣领连续直直打了三拳,他似乎被我打到头昏脑障的时刻,我再整个人向后拉弓,用尽全力打出一拳--!

全力一击终于让他飞开,还撞到一个在他背后的敌人,好让内田学长对那个人继续进攻,而我的目标摸一摸自己的脸,似乎他终于发现自己已经血流披面,但却没有露出凶狠的脸容,还反常地露出笑容:「不错嘛,那我也要拿出一点真本事了。」

这不是开玩笑的--

突然间就在猎豹一样冲过来跳到半空,那一招让人熟识的侧踢有多强我当然心知肚明,但背后就是铁柜我也难以迴避,同时身边也有另一个身影向我冲来,看着这黑色的校服明显不是自己人,我就抓着他衣领推向前面。

就算知道踢错人,在半空中也改变不到方向,在他落地之后我也以横踢扫向他肚上,一如预期他也捉住了我的脚,但我却以此为支撑翻转身体一脚踢向他后脑。

他一鬆开我也落回地上再爬起来,只见他整个人伏在地上似乎没有还击之力,似乎赢了……

虽然他的确是个很强大的对手,但也不至于打不过--有甚幺在往我冲来!

反射性向后一避,原来是身边一个人在向我挥出直拳,但这个程度实在不算甚幺,他一冲过了我就往他背上踹了一脚,我也差不多该加入内田学长他们的战团「啊呀呀--」

一阵足以将我整个人撞到飞开的力量突然来袭,当我稍有知觉的时候已经是坐在一座铁柜前,明明应该被我打倒的眼镜男却一步步往我走过来。

「我得承认你的实力,毕竟都被你迫到这个地步……但居然会在敌阵中发呆,整体而言还不算合格啊。」

眼见他已经离我一步之遥,我试着用仅存的气力站起来,但他一脚踢向我肚上,将这最后希望也抹杀……

「这次是教训你要好好确认对方无力还击才放鬆,就像这样--」

腹上再一次受到重重的一踢,我连支撑着自己坐下的力量也没有,躺倒在地上。

现在我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就只能走到这里吗……

「胡哗哗呀呀呀--!」

一阵狂暴的叫声吸引了我最后的精力,远方的内田学长像发疯似的一拳将他眼前的人击倒,然后目标就转到我面前的眼镜男身上。

「……学长……不要……」

我想这蚊蚋般的声音无法传到化身成狂战士的内田学长耳中,看上去他的狼狈相与我相差无几,但还是发疯了似的冲向眼镜男,可是那幺单纯的直拳却完全构不成威胁。

眼镜男连续避开学长杂乱的挥拳,最后手臂一弯挡下学长的一个勾拳后,就直接踹向他肚上,学长的下场也跟我没多少差异,被踢飞后撞到墙壁,再无力坐下来……

「别意为解决了几个小卒就很利害啊,你这个金毛还没有资格当我对手。」

看来我们这里也只能走到这一步了吧……

但在这刻,眼镜男身后一个黑影快速接近,当他察觉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一个强壮的身体凌空跳起双脚一蹬,有如摔角技俩般华丽的一击将眼镜男踢得真的飞开好几公尺,不过这男人落地时稍稍有点迟缓,还是硬生生摔了一下。

「FUCK!那我来当你对手你觉得怎样啊?」

是林同学!

就算摔了一下他也马上蹲着再站起来,虽然与我们一样已经瘀肿满脸,连头上的头盔也不翼而飞,但还是无损他酷酷的帅气。

放眼过去眼镜男稍稍抽搐一下,也无力再起似的安静躺下,最后还得要林同学帮忙啊……

「nice   done,dude.」

他伸手将我拉起来,我也抓着铁柜的把手总算站得起来,他拍一拍我肩膀就走了过去将学长也扶起来。

「you   look   like   shit!」

「我听不懂你在说甚幺啊混蛋……」

也是啊,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想独佔林同学好像贪心了一点。

「……林同学,我们跟着要做甚幺?」

「在这里休息一下,接下来我会去处理了。」

语毕他已经转身往楼下走,下面的情况应该也很糟糕吧?

而我只能无力坐回地上,果然我的实力还不够啊……

*时间回到稍早之前,赤城理香视角*

由尾崎和内田他们来守着我们的背后,我们不消几秒就已经跑到上三楼,这次没像之前那样两边都涌一堆人出来,来踏上三楼走廊的一瞬间我还意为已经突破他们的防线,但稍稍一张望一下两侧,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

走廊的两边都已经堆满了人,搞不好刚才由二楼走还比较省时,不过都上到来没理由跑回下去吧?

当然还有一个我必须留下的理由,之前干掉了我那个死光头,正还抱双手像守门人一样挡在右边的走廊,而他身后也有一堆看起来也不太杂鱼的家伙,这次应该由我留下来了吧。

「鸣海你们向那边走,我守在这里!」

源治在这时候将鸣海他们指向反方向,虽然放眼过去那方向人比较多,但最少没有像光头这种等级的对方,整体去突破那边应该比较容易。

除了源治之外也有不少人自然就站在我们背后留下来,明明没特别指示着谁的去留,但大家也知道当下自己应该去做甚幺,我想我们这班人的灵魂早就同步在一起了吧?

「喂智障理香,这次你别拖累我啊。」

「别把你自己的无能推到我身上啊,源治你个白痴!」

我两眼光一同跟眼前的光头对上了,他还是鬆容地捏着自己拳头发出啪啪的声音,再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道:「明明是两个手下败将还那幺多废话,省点时间一起上吧。」

在他身后和我们的战友通过我们两侧开战,留下了中间的小小空间给我们三个,毕竟不是同一层次的战斗啊,大概没有人想介入哥吉拉间的大战吧?

看他摆好姿势,我和源治就一同冲上去,上次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结果输得像杂鱼一样,这次绝不能大意!

这家伙不单力量很大而且速度和反应都很快,像上次一样用大动作的侧踢大概不行吧?先去引开他注意力让源治去攻击他吧。

果然他往着比较易对付的我出拳,不过早有準备的我轻鬆就避过这直拳,而我和源治那家伙也冲到他背后,不过这时我觉得有甚幺不对……

冲过了光头之后他没有很快就转向我们,倒有一瞬间在左右瞄向我们似乎在犹豫该攻击那一个,虽然没有很久,不过在这瞬间万变的时刻一停下来就十分显眼了。

接下来在他準备转身的时候,源治在另一边用力扫向光头脚让他失平衡,我再直直蹬向他屁股让他仆街,身材也有一定份量的他一仆到地上感觉整一层也震了一震。

「喂源治,这家伙似乎不太擅长对付多人啊。」

「我看得出,他决定不了该锁定谁是目标,那就不要让他有时间思考吧。」

小声交谈好战术之后,那家伙也已经爬起来,被两个轻视的对手打到仆街这家伙似乎超不爽,一反常态向我们扑过来,而我两也本能地散开让他冲过我们。

当我一站好的时候,那家伙已经飞快的转过来打出一记勾拳,不过目标是向着源治的。

那幺我左脚就往他右膝后一蹬,让他失平衡一仆向前打失了这一拳,源治也没放过这机会往他脸上赏了一记直拳,在光头后侧的我当然要继承这combo啰--

对準他脑后来一记侧踢,不料他的右手突然提起弓曲再挡着我一踢,再缠着我的脚让我动弹不得,而他的左拳已经向我肚飞来,糟糕!

「碰!」

眼看源治那边似乎做了甚幺动作让这家伙一拳稍稍打偏,但一样也吃不消啊……

但我的左脚还是给他缠着,只能一拼单脚跳起再用右脚往他肋上一撑,终于他也放开手了,不过我也硬生生摔在地上,当然比吃他的拳头来得好啦。

光头没有去追击几乎无力反击的我,反倒向着源治那边狂追猛打,身体很自然地就爬起来,我可没时间在这里休息啊呀!

那家伙已经进入疯狂状态的向着源治断挥拳,不要说连反击机会也没有,连源治会被压着打的时候我也没见过,单对单的话这家伙就太不妙了。

立即冲前去帮忙,但眼前正有甚幺略过,原来是别的在打架的家伙,别挡路啦!

一拳挥向那杂鱼,我再冲向光头那边,他的背后毫无防範,但正面和他对决的源治已经被打到连防御也做不到,硬生生吃上光头的膝撞,再来他双手举高抓着自己拳头,準备一鎚轰下去,我没信心源治那家伙吃下这一招还能站起来啊呀--

用尽全力跳起来,右脚瞄準好他光得发亮的头踢过去--!

全力一击不是开玩笑的,但光头的耐打度也超出我想像,在击中的一刻他的确止住了一会,但马上就继续全力鎚下去,不过在我的干扰下源治也有足够时间避开这记重击。

再来源治已经往光头的肋骨位置打出一个勾拳,但似乎没有很有效,光头的右拳已经挥向他头上,这一击连那家伙的头盔扣也受不住飞开,糟糕!

一拳不够就打到两拳,我已经準备往源治刚才打中的位置出拳,但光头突然转身一个横拳扫过来,这一招也迫我放弃攻击向后退,但背上突然好像撞上了甚幺令我拉开的距离不够,而光头已经冲到过来了,糟糕!

在他準备挥拳的瞬间,他腋下忽然出现一双手,再锁住光头双手,一知道被锁上的光头也向后头鎚反击,但源治那家伙似乎弯下了头,光头几次都撞空了,是好机会!

我再一次冲前跳起重施故技,光头一看也知我想干甚幺,就想拖着源治转身让我踢中他,但源治死死将他拉着光头将他拖住,还没能转到过来我就已经踢向了他头上--

接连对着头的攻击,就算光头那幺耐打也支撑不住,在源治鬆开手后他左摇右摆的靠向墙边,不过我们也没继续追击,稍稍也要休息片刻喘个气啊……

虽然我自己没吃到多少拳,但感觉也超级累人……而且这已经是我加上源治去对付他,光头你太耐打了吧?可以快点去死好吗?

「胡哗--!」

突然身后奇怪的鬼叫让我和源治都转头过去,在不远之处正有过他们学校的学生在往我们冲过来,手上还有一把银色的东西……是刀!那家伙正向源治冲过去!

反射性地我就将源治他踢开,那家伙已经冲到过来,而且刀也改向我这边,但我已经逃不开了--

用最大限度地向后退,在马上要刺过来的瞬间在我下盘有甚幺东西略过,原来源治一脚就踢向那家伙的蛋蛋,那种剧痛让他立即鬆手,刀子一掉在地上我就一拳拉弓往他脸上轰下去!

无意外地这种喽啰被我一拳就打飞了,而爬起来的源治也将地上的蝴蝶刀摺好收起来,刚刚真危险啊……

「你在立甚幺鬼死亡flag啊?下次没能避开的把握就不会逞英雄啊。」

「还好说?要不是我在你就被插了!呃……这种动不动就拿武器的白痴真危险啊……」

深雪的预感真準确,但如果我没来的话这家伙大概要受一刀了吧?

「你见识太少了吧?这玩意能做成危险?」

「喂--!你这家伙在干甚幺啊呀--!」

光头的大吼让我们回想起他的存在,我两各自跳开警戒,但像活火山一样的光头目标似乎不是我们,无视我们两人直接走过中间,再双手抽起刚才拿刀那家伙的衣领大吼:「你这家伙做了甚幺好事啊呀!」

「大哥,要不是这样我们会输啊……」

「混帐!」

光头毫不留情一拳轰向他的脸,吃我一拳小事,吃他一拳就很大件事啊,我自己受了刚刚没有直接打中那拳,肚上还隐隐作痛,何况毫无花巧的直击呢?

「抱歉发生了这样的插曲,不过如果你们会想着我会因歉意而放过你们,那就死心吧。」

「少在痴人说梦话了,你搞不清楚我们那边比较佔优哦。」

「你不是该因为歉意而放弃,应该是因为站在我和这家伙面前感到恐惧而求饶才对啊。」

「稍稍对你们有礼貌就得意忘形,那就给我去受死吧!」

「受死的家伙是你啊呀!」

一边大吼我作势冲过去,果然他也被我吸引了向我挥拳,侧身一避与他的拳头擦身而过,再后脚一蹬向他屁股,光头已经完全被我吸引着了。

这家伙其实很好懂,那种无法正面对抗的强大的确无解,不过他活像游戏中的BOSS一样很易拉到仇恨值,只要吸引到注意就会不假意索往你冲,而我除了踢击是有点效之外,其他攻击基本上也不痛不痒,那引他注意就变成我的职责了。

在猛烈的拳雨下,迴避对我来说其实有点轻鬆,虽然威力速度十足,但模式却很单调没有阴招可言,不过他对着我作势的假攻击完全没反应,不知是看穿了那不是真的、还是觉得我的攻击吃了也没所谓,多数是后居多吧?

我都做到这一步,那家伙也做点成绩出来给我看吧!

在我被迫到墙上时,光头已经与我只有一步之遥,而在他脑后正有个黑影略过--「碰!」

源治学着我来了一招飞身侧踢,那家伙的力量跟我不是同一个等级,但就算吃了源治这一招光头似乎还有余力準备转向源治反击,糟糕啦!

「我在这里啊呀!」

在这种小空间中我做不出甚幺大动作,只能扑过去朝他脸上打了记勾拳,双眼都半反白的光头应该也差不多了,但还能对我脸还以一拳,就算是这样的一击也足够令我飞开--

呃好痛!这一拳让我回想起之前吃上金王的拳头,都被打到快死都还有这种威力,这家伙简直作弊啊……

勉强撑起身来,看过去源治和光头那边,源治没有浪费我争取的机会,从后抱着光头的腰来了一记固定原爆,大概已经意识模糊的光头失去挣扎能力,被源治在半空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再重重摔到地上。

庞然大物落在地上的声音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大概是他们学校的皇牌也被我们干掉,那班家伙士气直结掉到谷底,原本还在拉锯的战斗一瞬间就被战友们压着打了。

源治走到过来拉我一把,环望着这片反胜的局面,刚才的辛苦的值得的……

「那幺接下来该怎做啊?」

「你留下在这里帮忙吧,楼下大概不太行,我会去帮忙。」

互相击掌之后我们便各自做该做的事,毕竟这里只是赢了场小役,还不能轻鬆下来啊。

  • 名称:玉女心经舒淇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6: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