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的目的2超清在线观看

週未时曲奇约了我和理香去夜总会,那幺突然的理由原来是他又玩离家出走。

理由是他知道巧克力捲今晚和夏娃她们有些「上流社会」的聚会,所以昨天特意去买了一条晚装长裙送给这个宝贝女儿,但他很含糊地说巧克力捲不喜欢还是甚幺所以吵架了,当然这还不够让他找人听他发洩。

接着连她老婆也加入战团,那女人不单没大事化小还帮着巧克力捲,在两个女人无理取闹下曲奇也跑了出来,翻着翻着电话里有谁就找了我们。

上次吃饭时我也见过曲奇的老婆,真不愧为巧克力捲的基因提供者,她们母女跟我八字不合的程度已经是南北两极一样,巧克力捲把我当成长辈自然收歛得多,但她老婆由介绍见面开始就脸黑黑对着我直到离开,仿佛我欠了她一千万似的,还不特止在我跟小鬼玩时她过来一手抢走小鬼,说我会污染小鬼她巴巴巴,当下我真想立即教训她一下,当然碍于曲奇他我也有好好忍耐啰。

我完全不知道曲奇积了甚幺罪孽才会娶到那婊子,是年轻时上过太多女生所以下半生都要受罪吗?

接下来这次酒会就变了曲奇和理香互吐辛酸大会,理香半醒半醉下也把对深雪的不满像洪水缺提般涌出来,不过我知道现在不是劝说他的时机,因为这家伙现在只是单纯在发洩,精神状态也没法处理理智的声音。

至于我角色就是和应着两人了,看着这两个家伙,我真觉得单身是种无可比拟的幸福啊……自由万岁!

离开夜总会之后我们都已经半醉半醒,总而言之那天晚上我们就伴着这位财阀老闆玩着不良高中生的玩意,虽然他连女儿都在读高中了,但这家伙依然童心未泯,除了体能比我们差一点,就像一位年龄接近的朋友一样,我想那这样才舒发他的压力吧?也是,未成年就已经当上爸爸,明明超级青春的时光却因为那女人和巧克力捲出现而要中断,虽然多少也因为好色闯祸……

总而言之,以卡侖计地吸入酒精的代价就是整个週日大昏迷,今早不是山田叫我也大概也起不来上学,不过想一想,我和他两个好像没酒精中毒死掉就已经是奇蹟了。

「明明睡了一整天,但我还是想睡啊……」

「源治你喝酒已经去到玩命的地步了,你肯定还要继续吗?」

早上理香那家伙决定不上学,那就只有我和山田两人像平常一样上学,一大清早在走廊上走着。

「气氛使然嘛,当下不喝好像不太对,结果一罐又一罐,该死……」

「能平安无事只是侥倖,不要仗着身体年轻就胡作非为,你也不想三十岁时已经像个老公公一样吧?」

「是的,我知道了……」

被山田说教也无可厚非,明明都感到身体衰退了我还在做那幺疯狂的事,的确有点像在找死。

拉开门让我们进去,那幺早的时间教室里也只有一个书虫在看书,还是再补眠一会吧。

「咦?是谁送花给我?好漂亮哦。」

山田奇怪的一句也让我四处张望,原来是他的桌面上放了一个花瓶,上面还有朵白菊花,先不管是谁做的,山田似乎很高兴,她不知这是甚幺意思吗?

「喂山田,你不知在别人桌子上放上有花的花瓶是甚幺意思吗?」

「咦?有甚幺意思吗?」

「在日本如果有学生不幸离世的话,都会像这样把花瓶放到他的坐位上啊。」

「但是我还没离世啊?」

「妳也天然过头了吧?在活人的座位上做就是霸凌了!也就是叫你去死的意思,你最近得罪了甚幺人吗?」

「……不知道,你也知我讨厌与人纷争吧?」

「但你喜欢做正义小超人啊,我赌一千元是你在多事才被针对的。」

「……那样的话我也数不到啊。」

嘛,这样才是山田她。

来到他座位看,椅子上倒了浆糊和图钉,桌面也被写上很多难听的咒骂,干!

「……好过份。」

「这已经不是过份了。」

看着这里只有那个书虫女,我也走到她面前用力拍桌:「喂!见到是谁做的吗?」

「呃……不知道,我也是刚刚回来的……」

像这种家伙搞不好会视而不见,甚至被恐吓要她收口,所以我得让她知道那边的恐吓比较有效。

一手抽起她衣领,她已经用着见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如果给我知道妳知情不报,我会让妳好看的,懂吗?」「源治!不要难为今井同学了!」

放开手之后山田也连忙道歉,而我倒用眼神告诉她我认真的,她避开我目光就意味着收到了吧?

那幺先去帮山田收拾一下吧,还好离上课还有很多时间。

当我将椅子抬走去换一张新的时,在走廊就碰到刚回来的阿薰和娘炮脸。

「嗨。」

「源治君你怎一早就在搬椅子的?」

「山田被整了,你们看。」

让他们看看椅子的情况,他们马上也明白是怎幺一回事,但阿薰立即就收起原来表情像春香那样笑道:「啊源治君,不如上屋顶聊一会吧。」

「我很忙阿薰,打屁甚幺可以迟一点吗?」

「我想源治君你很有兴趣听我说那个笑话的。」

说到这里我也明白阿薰的意思,放下椅子就和他上了去屋顶,而娘炮脸也跟了上来。

「so阿薰,你知道了甚幺吗?」

「上星期五午餐时,我目睹一场霸凌哦,不过我看到时已经是尾声了。」

「那幺主演人物呢?山田的角色我大概清楚。」

山田虽然弱质纤纤,但绝不会是被霸凌的对象,而她会惹上麻烦也只有那种原因。

「被欺负的人是铃木小姐哦。」

「甚幺?是她?」

我一瞬间脑中闪过多少有关讯息的单字,但好像前天喝太多我完全想不起完整故事,糟糕……

「而霸凌者就是羽生的集团,源治君你多少也听过她们吧?最近有点肆无忌惮的一班女生。」

「你说是由三头肥猪组成的那肉类联盟吧?」

「啊,对她们这种描述也不觉得过份呢。」

那我想起是甚幺事了。

上星期在教胖妹打架时夏娃她们乱入,当时铃木和夏娃有依稀提及过,但夏娃却阻止我行动,说她自有办法。

「最初我看到时山田同学已经挡在铃木小姐的面前,瞬间理解情况下我当然上前帮忙,但最初她们人多势众都不怕我们,直到爱德华的出现才得救呢。」

「那幺拼图就出来了,柿子挑软的吃,所以现在她们就当山田是报复对象,但她们是不是忘了她背后有我还有莉莉芙撑腰啊?」

「大概她们会想没证据你们不会出手,或许做不了有效的反击,不过最大错误就是误判我们的源治君啰。」

「嗯,阿薰你很懂我嘛。」

「所以林同学你打算打女生?」

「废话,该打的家伙就要打,管他男女老幼,不过我倒是给点面子一个人,我会等到放学才动手的。」

「那幺源治君你有甚幺须要帮手吗?」

「不要插手,维持你们公子哥儿的形象就够了,我可很喜欢把恶鬼这名号背上身的。」

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惹到不该惹的人就倒大霉了。

我等到放学时间,观察了一天夏娃的军团也没跟肥肉联盟决战的意思,那我也只好捷足先登了。

放学之后肥肉三连星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我就先出去找个位置躲好,既不显眼也观察到教室出口,良久肥肉三连星终于品字型离开教室,很好。

这是我也打了个电话给夏娃。

「嗨,妳们不是要说和肥肉联盟决战的吗?」

「呃?第一步本小姐在星期六时已经做了,你不用担心,要完全击溃这班人不能一步登天的,源治你打来就是问这个吗?」

「我是来告诉妳耐性已经磨光了。」「喂?」

挂了线之后,三连星还在视线範围,而我保持一种快速而安静的步伐不断拉近距离,而猎物们也没发现我的存在,这方便倒没甚幺退步嘛。

走到左边那个后面,双手搂着那软得有点呕心的腰,这时三人才发现已经太迟了--

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在要把一棵树连根拔起一样,出尽吃奶的力才能抽起她--来了一招固定原爆!

肥肉和地板的碰撞发出一阵迴荡在走廊的闷响,我也迅速侧身滚开避过泰山压顶,爬起来时另外两人已经準备转身就跑,反应比我想像中快嘛。

毕竟这是小惩大戒的行动,我也先瞄準杂鱼来攻击以孤立他们头脑,用力一踹那叫羽生的小腿让她跪下,再捉着他肩膀一撑用一个飞踢将另一只肥猪,虽然我体重和力量也很够,但那头肥猪真够重,这一记可没上演整个人飞开的戏码,只是趴在地上吃狗屎罢了。

一落地我左勾拳就準备挥到那头目的脸上,吃我一拳之后这肥婆也双脚开开坐在地上看着我,看到这种家伙的内裤真伤眼啊,还要穿得那幺花哨,要给谁看啊?

忽然间她那「性感内裤」湿了一片,两边还要有些屎黄色的东西喷出来,干!不是失禁吧?

「holy   mother   fucking   shit!it’s   so   fucking   disgusting!」

腐尸甚幺倒没所谓,但玩屎玩尿甚幺就敬谢不敏了,这些家伙有胆欺负人,但就连面前着我也失禁,比我想像中更肉咖啊!

倒来这幺一来要羞辱她的效果就更有效了,人见人憎的恶霸被不良吓到失禁,这名声流传出去她还能混吗?

「林你这家伙到底在做甚幺啊呀呀呀--」

身后听到金王的大叫,我也自然举手投降,意外地他没难为我,但就似想预期中我被抓起来了,在大庭广众地方搞出这种麻烦,没后果才奇怪吧?

我先独自一个被关在生活指导室中,等羽生等人处理好大小二便之后,金王就带着她们三个进来,不过三人一直也贴着墙小心翼翼走,仿傚我是甚幺会吃人的狮子老虎似的。

看到这种样子不整她们我也对不起自己吧?

罢出故作兇猛的表情,三人立即像海布一样死命贴在上墙,然后小不免我也吃了金王的敲拳,也是啦,在这密室要是有谁拉屎撒尿味道久久都散不了,金王也不想自己的领地变厕所吧?

最后肥肉三连星全部坐到窗边的位置,试图离我最远.而金王就与我在房间正中心的位置对坐,当然他会隔着我和肥肉三连星啰。

出奇地,金王没有将问题全推到我身上,反而一直诱导寻问,不过不知道他立场是甚幺我也不会多说,何况我本来就没打算把其他人拖到水里。

「林,如果你有甚幺『正当理由』的话,后果可是轻多的哦。」

「就像我所说,看着他们的样子很丑,所以心血来潮揍她们一顿。」

金王有点无奈叹了一口气,再站起来:「既然你坚持的话那没办法了,正式的处分就是停学一星期,还有一个大过,而对你耍帅的处罚……起身,咬紧牙关吧。」

为了快点完事,我也站起来扎稳马步,让他一拳轰到我肚上--

「哦……」

吃他一拳我也瞬间像婴儿般捲起身体躺下来……就算不是全力一击我也像被车撞到一样,啊好痛……

「呜海老师!你怎可能将这种暴力份子留在学校的!我不管红毛怪一定要退学!」

勉强爬回起身坐下来,听到肥肉一号的叫喊金王的脸也板起来,我也在口袋中拿了一根香烟出来:「要吗?」

「不是现在。」

金王走到三连星面前我也自己点起烟,看着他散发着和我们战斗时才有的杀气,应该是想开打吧?

「羽生,你们不要意为自己在做的事没有人看着啊,最近你们做的加起来可比这家伙还要过份,得些好意需回手,事事都去尽的话也是自招灭亡,今天这家伙只是小惩大戒你们,他要是认真打起来,你们觉得自己现在不会在医院吗?」

「你这样还是老师吗?我要投诉你!你準备找工作吧!事先说好你也别打算在我们家族旗下的店舖打工了!準备去做乞儿吧!」

看来他们的脑袋应该长青苔了,别看外表,事实上金王不见得比我好招惹啊,她们意为金王是老师就不会动手打学生吗?我才刚刚受了一拳啊。

金王站在她们面前一言不发,未几他才开口:「林源治!你现在是不是失去活动能力了?」

听上去是个奇怪问题,但我又不是理香那白痴,当然知道这是甚幺意思。

「yes   sir!我现在痛到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很好,现在我去处理一下关于你处罚的文件,好好和她们三个美女待在这里吧。」

「鸣海老师你在说甚幺?明明红毛怪就生龙活虎啊!」

「甚幺?我看不见啊。」

金王快步离开房间,三人正想跟着他步伐逃走时我就拦到面前:「你们想去那里啊?」

被我一阻,身后的金王也顺利锁门,第一届月桂摔角大赛第二回合要开始啰。

「扣扣扣--」

外面传来的敲门声让我把注意力放回四周,啊……要用着不留下伤痕的做法去揍她们真的不爽快,不过看他们连正眼也敢看过来,这次应该很收效了。

「is   who?」

「还会有谁啊?」

是金王哦。

那我也回到座位上点起香烟,听着锁匙扭动的声音我头也别过去看,进来的除了金王,还有夏娃、莉莉芙和山田,而金王也先一步开口:「羽生她们怎幺了?」

「老师!这三个肥婆笨手笨脚自己撞成一堆,是不是啊!」

故意对着她们大吼,三连星也点头回应,其中一人试图用眼角余光瞄向我,我立即瞪回过去,这家伙头也不回继续缩起来。

我没有当正义使者的意思,不过她们不是欺负人欺负得很爽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不认为有问题,会可怜这种家伙的人就太大爱了。

「那就好了,没事的话就快点回家吧,林这是你的停课令。」

接过金王手上的文件,我也看着来领我回去的三人,怎幺说呢?三人倒有着完全不同的表情。

首先是难忍喜悦、不自觉嘴角向上的夏娃,虽然之前是她反对我介入,但现在看来她是最高兴那个。

接着就是一脸无奈的莉莉芙,就像那种「啊,你又来了」的表情,这家伙大概又会在对我说教吧?

最複杂就是山田,她似乎混合着忧心、歉意,我倒不明白她为甚幺会有这种心情啊。

「这里不方便说话,换过地方吧。」

夏娃带了我们几个来一家酒店的餐厅,她要的话当然是私人房间了。

她们三人都要了很「女生」的蛋糕甜点,而我只要了个三文治。

「so,what   now?」

「我想约源治你来兴功没甚幺问题吧?」

夏娃用叉切开蛋糕再叉起放到口中,她心满意足的表情可不因为蛋糕好吃吧?

「啊,但最初叫我不要介入的人是妳哦。」

「同一件事在不同理由和背景下做,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和评价,当初如果你是为姬百合或许浅草小姐而行动,你的确是破坏了规距,但现在于外人眼中你是为山田他出手,正当性就自然大增了。」

再来她又叉起一执草莓,再拿起来指着我。

「而且你现在也做得比预期好啊,虽然行动鲁莽没考虑后果,但打击成效空前之大,单是『明明高中生还会失禁』就已经能令她在校园中失去立场,加上本来她就惹人讨厌,传言自己如涟漪般散,就算本小姐不推波助澜,她们的集团也会自己崩溃啰,你的行动与成效超出我预期,值得加许哦。」

「所以妳觉得我这个助攻怎样?」

「非常漂亮,源治你是球类运动员,已经会被职业球队挖角啰,啊再说一句,对付她们有甚幺想做的话就尽管去吧,不管学校内外源治你也获得本小姐全力支持,不会害怕会被她们家族找麻烦哦。」

「姐姐,妳也别在这种时候为源治背书吧……」

「我的妹妹啊,难道妳会有些妇人之仁可怜那班人吗?本小姐是以与人为善为本,但对着应该下手的人必会心恨手辣的。」

「姐姐妳误会我意思了,对羽生等人的讨伐我是偏向讚同的,唯一有意见也只是源治不顾后果的行动,现在我是指源治现在的处境,他应该理解自己现在处境多危险啊。」

「what?妳指我会在学校外被人整?」

「那些姐姐也会帮你解决,先谈谈你在学校的问题吧源治,刚刚鸣海老师跟我们说,连同今次你已经被记了两个大过、两个小过,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甚幺吧?」

「……三个大过就要被赶出校。」

「没错,这就是本小姐常常要你注意操行的原因,但你永远没听到耳里。嘛,能够在入学短短三个多月就累积到这个数目,前题还是学校会一定程度忍耐一班学生下而得出,不得不说源治你也是奇葩啊。」

「损言损语就少说一点啦。」

「或许本小姐要和校长谈谈了,以我认知这学园没有钱解决不到的问题。」

「没用的姐姐,源治实在太引人注目,校长要出面干预的话太明显,他不会把麻烦招惹上身的。呼……兴幸的是今个学期马上就要完结,每学期完结都能消除一个大过,更幸运的就是你停学完之后马上就是寒假,刚好没有给时间你的仇敌去整你,但源治你的容错率也没有很多啊。」

「是吗……」

「还有就是你冲动的个性,第三学期时难保有有心人对你设陷阱,要是你像现在一样不假思索去做的话,三月前就会被退学了。」

接下来陷入一片沉默,而夏娃就忽然玩起电话来,未几我电话也收到电邮,就是她传来的。

「啊,看来你要快一点完全任务了。」

老实说我一早已经将「正职」抛到脑后,那些搬回去的文件也当成故事在看,反正都没甚幺很实在的发现。

随便回了一句知道了就算,我就看着一直没怎说话的山田,我倒好奇她为甚幺好像很内疚似的?

「山田……」「真的很抱歉源治!都是我害你陷入这种困境的!」

叫她一声山田就整个人站起来向我鞠躬道歉,怎幺啦。

「是我自己想做罢了,怎可以把问题算到你头上的?」

「但如果我不是总把麻烦带给源治你的话……」

我伸手将山田拉过来,再抱到怀中搂着她:「没事的。」

再来我轻抚着她头,当我失意时她也是这样安慰我,现在应该由我反过来了吧?

「说麻烦我也带了不少给妳啊,太在意就会没完没了,这次你没有做错事,去帮铃木做得很好啊,就像我来帮你一样,还有啊男人就是为了保护身后的女人而存在,这种事我都做不好就应该去切鸡鸡了!」

慢慢地,山田也放鬆身体依着我,她总是因为过份直正而招惹上不少麻烦,我也没办法弃她不顾啊……

那幺一说我不就对她有点心动吗?糟糕……

继续安抚着她,而我也看看另外两人,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气氛似乎变得不一样。

莉莉芙冷冷笑着看着我边在喝红茶,一副你今次有麻烦的模样看着我,而坐我正对面的夏娃就环抱着双手,鼓起脸庞盯着我,她不会是妒忌吧?

「源治,我要抱抱。」

冷眼看着我的夏娃说出如命令般的语气,而山田也瞄一瞄过去,再看着我,用眼神示意想我照夏娃的意思。

……算了,难得才在春香帮忙稍稍解冻,不过份的要求就应付一下吧。

走到夏娃后面从后抱着她:「这样满意了吗?」

「不满意。」

还在耍小姐脾气我也没办法,只好抱得更紧再不出声,未几夏娃似乎又要求:「摸胸部也可以哦。」

「不需要!」

这家伙的脑袋在想甚幺啊!

「本小姐很失礼吗?」

「撒娇也给我适可而止啊!」

捏着她双边脸庞,一脸严肃的她变得像小孩那样,也募起另外两人发笑,还好她似乎不介意这次搞笑。

「嘛,不过不失吧,话说回来昨天有人送了一堆废铁来本小姐家,那到底是甚幺?」

「哦送来了吗?是汽车零件罢了,现在我会去处理。」

一手抓起最后那块三文治咬了一咬:「那幺今天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啊!马上就是打工的时间了,感谢两位的招待!我和源治先失陪了!」

然后我和山田一同离开,在酒店楼下再分别,这时该打个电话了。

「喂,你这人渣还想偷懒到何时啊?」

「源治你这个白痴忘了今天是ps6的发售日吗?我刚刚才取完货回去,怎幺了?」

「那些东西到了,改装重要还是游戏重要?」

「还用说的吗?但是……」「你直接去停车场等吧,我会上去拿的。」

理香到今天这家伙还是拖拖拉拉啊……

  • 名称:聚会的目的2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3: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