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团之风雨山庄超清在线观看

*浅草樱子视觉*

放学时间,原本我应该和朋友悠悠闲地去吃午茶,一起聊尽各种事才对,但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朋友」们都疏远了我,也令我明白一直以来的友谊是多幺廉价的。

至于事情的起因,就是我拒绝加入某一个团体,而过去的朋友都纷纷在威迫利诱下加入了,那幺我自然是被排挤的一个。

至于是甚幺团体呢?就是羽生美目的团体了。

这种霸道的女人在高中一开始就已经成为一团势力,总是摆出一种敌视男性的取态而渐渐受到一些不怎受欢迎的女生加入,不过以前顶多是去欺负弱小的男生,整天说着仇恨言论的败犬团体,稍稍有些上进心的人,也不会想加入这种自以为是的渣圈圈吧?

不过自从一个人的出现引一了一场激烈的化学作用,那个人就是夏娃.海赫。

像被上天绻顾的她拥有最美好的一切,所到之处也自然会变成她的舞台,如果现实是有主角的话,夏娃小姐就肯定是那种人了。

那幺耀眼的存在自然会被黑暗所敌视,但夏娃小姐在短时间就组织起属于她的庞大势力,以她为中心的还有有栖川和铃木财阀,就算她本人的威望不为亚洲人熟知,但有栖川和铃木财阀也不是能看轻的对手,加上校内的势力也远不如人,最初两方也没直接冲突,但自学园祭之后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

夏娃小姐和学生会长等人一致推崇林同学这位黑王子,在林同学做出让人挖目相看的实力与成绩前连我在内也会觉得不服吧?而最初或许因为反抗心,羽生集团就发动了杯葛学园祭,而结果大家也知道,我们班级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种种问题堆积下来,羽生集团似乎要爆发了!

学园祭之后她们一直在招兵买马,受威胁于羽生集团三巨头那庞大的身型和家势,原本很多中立都学生也被迫加入他们派系,当然当中不是每个都那幺可怜,也会有像中野那种「志同道合」的人往她们靠拢吧?

现在她们由一鼓不能忽视的势力,进化成能与夏娃小姐她们抗衡的派系了,在不久的将来她们就会有一场大战吧?

问题是如果夏娃小姐她们一早干预的话,事情就不会变得那幺麻烦,而她似乎也採取放任态度,事事也有退让空间,但这却令羽生等人更横行无忌。

而她们的魔掌也终于伸到我面前。

如刚才所说我一直都很鄙视她们的作风,加上我一向也不喜欢加入派系争斗中,所以并没与加入她们行例,但这种中立自然就会被视为眼中钉了。

现在我就被她们迫到学校女子宿舍后的一处,包围我的除了羽生为首的痴肥三巨头,还有几位惜日的朋友啊……但我没打算屈服。

「我说过我不会加入你们的,到底要说多少次你们才会明白的?」

「我说啊浅草,现在壁垒分明的环境妳还打算独善其身,会不会天真啊。」

「妳应该明白甚幺叫非友即敌吧?你不跟我们一起对付夏娃海赫,我们就必定会将你看成是她们的人哦。」

「可是你又不真是他们的人,浅草你意为那女人会做你靠山吗?」

「羽生大姐,就算是靠山又怎样?她们的人根本是纸老虎嘛,就像中午时那个铃木,完全不能放在眼里嘛,说起那女人就觉得呕心了,整天在装天真无邪勾引男人。」

「铃木同学才不是你们说那种人,而且你们根本不知道在招惹着甚幺人吧?我没有空伴你们去做蠢事啊!」

尽管不是夏娃小姐的派阀,但我和铃木同学的关係也不错的,她绝不是那种装乖扮傻的贱人,对别人真诚大方根本是小天使一样的清泉,这班婊子妒忌的丑态比他们的外表更丑陋啊!

还有不去说铃木财阀,夏娃小姐的势力在亚洲不出名,所以这班白痴才那幺放肆,知道她有多可怕的话谁会想去作对啊!

对着我顶嘴羽生当然不满,她就一掌打到我脸上--

「妳说谁蠢啊?」

忍无可忍了!

我也用力一掌回敬到这团脂肪脸上,被我一打所有人包括她在内也用一副惊讶的目光看向我,谁会去忍这种人渣啊?

「胆子不小嘛……不过智力明显不足,嘛对付你倒不用本小姐亲自出手,本城!」

「……是的。」

羽生三人一同散开,而在她们中间有一个人慢慢步上来……是本城爱子。

她是与我由小学开始的朋友,身材瘦小性格懦弱怕事又容易被人影响,在之前他会选择了站在羽生那边我都不能怪他,但今天她竟然要帮羽生对付我……

「本城!去拍她一些裸照回来,做不到的话妳就去做模特儿吧!」

手段卑鄙很合乎羽生角色,只是爱子她到底会怎选择呢?

「……爱子,妳要下手吗?」

「对不起樱子……」

「我对你很失望啊。」

我对人性真是绝望了,绝大多数人类果然还是自私啊,会像林同学那样站出来的人果然只是奇蹟一般虚幻……

爱子把电话拿出来一步步向我走近,而我又要怎做呢?不反抗吗?

……算了,我很有自知之名,这样的肉体看了也只是伤眼,随他们拍一拍也没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啊。

「喂!你们这班混蛋在做甚幺?」

一声不熟识的声音在人群外响起,令包围着我的人也转脸过去,羽生也不忘大叫一句:「怎幺今天老是有狗要来挡路啊?」

人群稍稍散开我也看到外面的人,那是一个最近也响噹噹的组合,是林同学还有三班的赤城同学,而他们身边的三只是……狼狗?

刚才那不是林同学的声音,那就是大叫的人是赤城同学吧?

「红毛怪,不要意为有夏娃海赫作靠山就在作威作福,你吓我不到的!」

「What   the   fuck   are   you   talking   about?理香你知道这肥婆在说甚幺吗?」

「啊,我认得这肥婆,最近好像很嚣张哦,不过一来三班就被赶走了,她是你班上的人源治你个白痴不认得吗?」

「我看起来有那幺闲去记杂鱼吗?咦?胖妹妳在哦?」

「林同学!」

赤城同学似乎张望一下,就对着我招手:「妳叫胖妹吧?快点跑过来啦!」

「别想走……」「「「汪汪汪汪汪汪汪--!」」」

羽生一想阻止我那三只狗狗就对着这边狂吠,这幺一来也吓得她们止住动作,我也在这机会跑到两人身后,得救了!

明明人数上是对方佔优,但看着两人不慌不忙的背影却有种安心感,他们的出现实在太好了。

「这星期我们似乎很有以少对多的缘份啊。」

「嘛反正都是连热身也称不上的对手,不过中间那三团肥肉倒有点麻烦,你知道我不擅对那些重量足的家伙吧?」

「中午才训练完内田,现在换你啰,天上一次掉三个肉靶来那里找啊?」

. 「那幺我们开动了!培根大餐!」

「太肥的东西狗的肠胃吃不动啦!」

两人三狗一同往羽生他们冲去,原先气势雄厚的团体瞬间就溃散逃逸,而他们也只是跑了三步左右……

「喂别跑啊死肥猪!我还要踢你啊--!」

「听好了你班智障!夏娃才不是我靠山,别说到我是靠女人养的废物啊--!」

两人也喊出很有他们风格的大叫,但听到这些说话怎会不逃啊?

「跑得真快啊,明明看起来都有一顿重。」

林同学和赤城同学边摸着不知那里来的狗狗回到这里,我也先向两人道谢:「真的很感谢你们帮忙!」

「要谢就谢理香那家伙吧,是他出声要帮忙的。」

「别傲娇了你个白痴,你没兴趣的话早就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走了去哦。」

「大概是近得山田多变成了正义小超人了吧……怎幺了胖妹,被欺负了吗?」

「呃……林同学不知道羽生他们集团的事吗?」

「鬼知道,说来听听。」

修饰一下词彙后便向林同学讲述一些前因后果,但听完他还是一脸状况外的样子。

「妳说学园祭时这家伙有招惹到我吗?怎幺我一点印象都没有的?」

「你的记忆力一向跟金鱼没两样啦。」

「我是不会花心力去记不重要的的废物罢了。是吗?听起来那班人还是会去找你麻烦啊……胖妹,如果我们教你打架的话你觉得怎样?」

「呃……那幺请问收多少学费呢?」

「嗯?我没说过要收钱啊?」

「源治你这家伙老是一副死要钱的态度,胖妹才会误会吧?」

「是要我干不想做的事我才要收钱吧?嘛,今天格斗节大优惠,不收任何费用哦。」

有这种节日的吗?

「那幺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同学和赤城同学的强大是有目共睹的,好像前几天以他们为首带着一班人去征服了一间不良学校,虽然在我们一班的「上流」人士普遍都给予负面评价,但听说他们是为了保护学校才出手的,而且连山田同学、爱德华同学还有远山同学都有去啊。

我想林同学他不会为了触弄我而教些有的没的吧?

现在林同学正上下扫视着我,怎幺说呢?就算是他也……

「啊胖妹,你最近是不是瘦了一些啊?」

林同学他注意到吗?

「呃……体重上是减轻了一点点,大概因为最近有在做运动的关係吧?」

「如果莉莉芙那白痴也有这幺会想就好啦,整天坐着不运动,一边吃高糖份的蛋糕一边叫减肥……」「喂源治,你离题了喔。所以说你觉得怎样?」

「胖妹须要的是立即就能练起来、勉强能充撑场面的技巧,在我看她身材、高度等等,最适合的战斗方式就是用拳头精準打击对方要害,虽然这些危险的技巧我不太想教人,但我能拿出CP值最高就只有这些了。」

「太危险的话那不如直接教他用脚攻击吧?CP值也很高哦。」

「要用脚用得好本身身材也要有相应的特徵吧?比如是轻巧、四肢修长等等,何况用脚本身也有很大风险,你能够用速度和灵活去弥补、尾崎也身体也能承受失败的风险,但胖妹完全没有以上任何一点吧?用脚只会害了她。」

「其实不是没有脚技比较安全啦,不过我常常都忘了用的,要试试吗?」

「认真?」

「别用全力好了,胖妹你看着我们怎打哦。」

两人稍稍站开一些,再往对方冲过去--

林同学先直直打出一拳,而赤城同学侧身就避开了,接着他用脚踢向林同学小腿和膝盖的位置,这一招立即让林同学单膝跪下,而赤城同学的左脚已经以一招膝击撞向他的脸--糟糕!

没料到林同学右手一提就错开了这一击,另一手捉着赤城同学的右小腿一抽!让他整个人失平衡,但赤城同学顺势来一个后空翻,一落地就用一招迴旋踢将想追击的林同学迫开……

这种方式怎可能学得起来啊?本身赤城同学的动作就很不物理了。

「看到了没有?很简单对吧?」

「别闹了!后空翻之后的动作连我也未必做得到,不过跘倒再用膝击的确可以学起来,没有很难但杀伤力也大。」

虽然期望他们能教我用些不一样的,但似乎层次太高了……

「好了,来点实用的吧,不过胖妹你记着这些技术真是像刚才有危险才用,懂吗?」

「我明白了……不过会很困难吗?」

「不,只要记着部位和懂挥拳就好了,先说说人正面的弱点吧,首先是气门,就在肋骨未端正中心,还有你的喉咙,这两个位置受到重击的话也会在短时间无法回复呼吸,如果你不肯定能一击放倒对手,可以试试攻击这两个位置,个人推荐打气门,因为一个直拳过去就搞定,打喉咙要用手刀,太靠近自己也有危险。」

「接着就是杀着,同上勾拳打下巴,当距离够近时就座低出拳那边身体,由大腿、腰力而上一拳打向对方下巴,记得位置一定要由下而上,可以稍稍有偏但不能左至右右至左之类,吃了这一拳连金王都未必能受得住,刚才那些杂鱼大概一招就会昏了。」

林同学边说边慢动作用赤城同学作示範,这次比较容易一点……

「为甚幺一定要在这种位置呢?」

「因为这里由下而上重击的话就会脑震荡,用一击以小搏大这里是最佳位置,至于我为甚幺强调最好一击就搞定,接下来就是讲解战术考量。」

「当人数比例极端时,多人一方自然就会轻敌,当中一定会有一两个人先带头迫向你,这时只要你明显地放倒这种家伙,其他人就不会轻举妄动,如果这时不选择逃跑的话就照着这种节奏打吧,再干掉一两个就没有敢上前的。」

「嗯……明明一起上一定可以打赢,但偏偏没人想当被打那个。」

「这两天假期好好回去练习一下吧,我想对上那些家伙应该很足够了。」

「谢谢两位的指导……」「你们在做甚幺啊?」

忽然而来的一声打断了我的道谢,而赤城同学突然转身就跑,咦?

「只不过是见到本小姐罢了,又不是和深雪对上,有必要逃跑吗?」

原来在身后前来的人正是夏娃小姐,还有有栖川同学和铃木同学,当眼光对上的时候我点头示意打招呼,三人也以相同的动作回应。

纵使夏娃小姐对我报以一个友善的微笑,但我还是像被蛇盯的青蛙一样僵硬,因为我眼前是一道无法挑战的高墙啊……

广义上我们都属于丰满的身材,但她的脂肪却总待在正确位置,不像我平均分布在全身。

容貌也是无可挑剔,不说本身欧美人就会加分,她本来的容姿也已经能作为美丽的标準来看待,再加上家族世界性的影响力和贵族出生,以我条件根本连作侍女也没资格啊……

就算抱着多幺不想输的心情,理性也告诉我现实是有多绝望……

「妳又不知道自己有多可怕,那白痴会逃根本是动物本能啊。」

「啊!是狗狗!」

说着铃木同学就蹲在那三只狼狗身边,狗狗们都摇着尾巴靠上去,很难想像刚上对上羽生他们时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啊,不过动物本能上就会靠近无害的人啊?

「拿去吧铃木,牠们可以喂食的哦。」

「叔叔,学校应该不準养流浪狗的吧?」

「流你个头,牠们是学校养的看门狗,平常你们不来这附近所以不见吧?所以说你们为甚幺会过来的?」

「刚才看到羽生一行人像丧家狗一样败走,好奇就过来看看发生甚幺事罢了,源治你还没回答本小姐问题。」

「在教胖妹一些防身术罢了。」

林同学直白的回应,令夏娃小姐深思了片刻,再把视线看向我:「我想源治会突然教人,还有刚才羽生一行人的事可以串连起来,我说得没错吧?浅草小姐。」

「呃……」

「无需吞吞吐吐,本小姐向来喜欢直言,我希望浅草小姐妳能给予一个真诚的回答。」

「是的,刚才和羽生她们集团起了一些冲突,幸得林同学和赤城同学出手相助才得以平安呢。」

「羽生她积极招募党羽的事也略有耳闻,浅草小姐妳是不打算与她们党朋才被针对,对吧?」

「是这样没错……」

语毕,夏娃小姐立即脸色一沉,而一旁的有栖川小姐也气得咬牙切齿:「那班女人真是越来越嚣张啊!」

「那个夏娃姐……始终没法迴避吗?」

「姬百合不会忘记中午时候的事吧?本小姐也并非热爱斗争的人,但当一些无自知之名的小辈不懂退让是种礼仪和警告,那幺就要实实在在地教训一下他们,嘛穷得只有钱的暴发户真的很讨厌。」

「Hold   on!夏娃妳说那团脂肪在欺负铃木吗?」

「本小姐懂得你的心情,不过现在你插手的程度已经足够了,源治。」

「我想一个像样的报复不是语言羞辱对方几句就算合格。」

「你怎会觉得本小姐会如此轻饶欺负我朋友的人?你须知道女人世界的争斗是有自己一套规距,异性的介入只会令情况变糟,就像刚才你救了浅草小姐一次,但羽生那班人下次只会更找你的麻烦,当然我不是说你的举动有甚幺不对。」

我完全明白夏娃小姐所说,那班人与其说有恐男症,倒不如说是一班不受欢迎的女人集中营,而身为「同类」的我居然会被林同学这种帅哥所保护,我可以肯定星期一一定会有麻烦,但我不可以怕事的。

「浅草小姐,源治教你的技术就好好学起来吧,要对付他们本小姐也不是一时三刻能解决,在这之前请尽可能自保。」

「我明白的了,感谢妳啊夏娃小姐。」

「不用在意,对付那个人绝对是公益事务,为民除害罢了。」

「啊--女人的世界真恐怖啊。」

一旁的林同学蹲下来一边摸狗一边挖鼻孔,也是啦……这样没形象才是他。

「是喔,所以源治你快点出柜吧,反正都是公开的秘密了。」

「智力有问题就快点给我去检查一下啊。」

「马尾妹离家出走之后第一个就去找你,理由根本心照不宣嘛。」

「能成为密友总带着爱啊,叔叔。」

嘛……这种传闻的确常常听见,林同学和赤城同学也的确总是出双入对,就算赤城同学不是真正的男生,我也无法将他们当成男女看待啊……

「铃木,别听这班白痴说,我才不会喜欢男人或者没老二的男人啊!」

「人家明白的林同学,男孩子的友谊都是这幺虚幻美丽的吧?」

「我有好好安慰深雪的哦,她也很理解,马尾妹在你们之间选择了你,所以才会变成今天的情况,嘛抢走了妹妹的男朋友,身为哥哥的你又有甚幺感想呢?」

「向右看!开步--走!」

无视我们的说话和眼光,林同学就带着狗狗跑步离开……如果他的取向是偏向喜欢男生的话也没办法吧?

倒是夏娃小姐脸上一副成功触弄到谁似的满足笑容,咦?刚才说的不是真事吗?

「嘛,我们来说些比较轻鬆的话题吧,自从学园祭品嚐过浅草堂的蛋糕后一试难忘,前阵子终于有时间拜访门市,果然不负全日本最优秀西式糕点大奖五连霸得主之名呢。」

「啊!感谢夏娃小姐您的赏识,实在是小店无上光荣,呃!如果几位不嫌弃的话,能赏面来敝店喝下午茶吗?」

「恭敬不如从命了,可是我有个小请求,请问能够邀请我几位姊妹一同出席吗?」

「当然!夏娃小姐不必客气。」

接着夏娃小姐就叫上莉莉芙小姐、西园寺同学还有茜亚学妹,约好在学校正门等待,我们也一边走一边聊……

「浅草小姐,开门见山吧,我想与你交个朋友。」

忽然夏娃小姐说出这句也让我头脑转不过来,这算是拉拢吗?

「咦?我?」

「是的,不过不用误会,这不是要迫你选择那一边的表态,本小姐从来也是交友为乐树敌为苦嘛。」

「能够成为夏娃小姐的友人是我的荣幸,很感谢您给我一个机会。」

「浅草小姐妳实在太妄自菲薄了,跟我成为朋友的第一点就是不要有上下等级之分,我们都是平等的,词令也可以放鬆一些,我讨厌的只是像羽生那种连作为人的模样都没有的家伙,并不代表我喜欢步步为营小心翼翼的恭维说话啊。」

这种伴君如伴虎的压力下怎可能放鬆啊……

「似乎浅草小姐还是没能够释怀呢,妳害怕我的样子完全浮现在脸上喔。」

是……是这样吗?

「浅草同学不要给夏娃小姐的气场吓到,她可是好得无话可说的朋友哦!」

「对朋友仗义敢言心胸广阔,也很保护身边的人,待在夏娃姐身边感到的不是荣幸,是满满的幸福哦!」

有栖川同学和铃木同学一左一右拥向夏娃小姐,而她也搂起两人回应,露出一种我没看过的柔和微笑。

「我想浅草小姐会害怕我的理由……是因为心中有某人,而害怕因此而得罪我吧?」

不会吧……为甚幺她会看得出来的?

「那请妳安心好了,本小姐对待情敌从不抱有敌意,因为我很喜欢挑战,如果认为能赢的话就尽管去抢吧!」

真是份只有人生赢家才能拥有的气量和自信啊……

「可是夏娃小姐,你不是说说要对叔叔冷淡一点的吗?」

「现在是冷淡啊,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就不会去珍惜,而源治似乎也学乖了,昨夜有好好反省过再来和我道歉哦。」

「这是欲擒故纵吗?」

「不对哦姬百合,其实很简单,假设有人天我突然对妳很冷淡,妳也会想我们之间发生了甚幺事,才会有突然的转变吧?源治他很笨,不做明显一点他不会懂的。」

会玩弄这种心机去控制林同学……果然夏娃小姐好可怕,但现在转头就走反而会得罪她吧?

不过倒有些在意的事,我应该问吗?

「那个……夏娃小姐,请问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浅草小姐请问吧。」

「您刚才说林同学和赤城同学有些难以启齿的关係,是认真的吗?」

「嗯……这个吗?半真半假吧。」

「半真半假?」

「没错,本小姐认为同性之间的关係甚至可以超越伴侣,但这却与性取向无关,就像和我姬百合这样,如果她同时和源治放在天枰上,我应该也会考虑姬百合优先于源治的。」

边说夏娃小姐边举起牵着铃木小姐的手,这时我才发现她们一直都牵着,但不管是铃木小姐本人还是一旁的有栖川小姐都若无其事,仿佛这样的事情平常不过似的,其实是不是我保守过头了?

「同样的例子也能用在西园寺同学和赤城同学身上吧?赤城同学就算要违背与西园寺同学的约定,也要和林同学一起并肩作战。」

「其实浅草小姐不必把事情太二元化,人类的感情与关係成千上万种,不必拘泥是一还是二哦。」

我好像不知不觉踏进了新世界的大门,是不是因为欧美人都比较开放啊?

  • 名称:玉蒲团之风雨山庄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3: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