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锯惊魂1高清超清在线观看

*阪东雄太郎视觉*

为了赶上在午饭时间之前就到惠比寿男高,我在前两节课就离开了学校走过去,为甚幺要走?

毕竟车费也不便宜嘛。

终于我也走到那学校大门前,那班杂鱼看见我似乎都感到一阵惊讶。

「你这家伙是白痴吗?一个人走到这里?」

「不要说那幺多废话,给我叫须藤出来!」

「你当是古代两个将军出来决斗哦?虽然须藤说不要对你动手,但我们也不会轻易放你进去哦。」

当中有几个杂鱼围了上来,看起来也不是甚幺货色,真是麻烦啊……

「烦死人了!你们一起上吧!」

紧握拳头扫视着眼前六个家伙,刚才还一脸傲慢的他们忽视退却起来,倒有一个左右回望着他的同伴,再放声大叫:「他只不过一个人,怕甚幺啊?去死吧。」

这白痴一冲上来我就往他腹上用力一踹!让我自信的脚力轻易就让这家伙飞到老远,呼--

「被我干掉和叫须藤出来,自己选一个吧!」

围着我这些混蛋看到这幕只是发呆看着被踢飞那家伙,倒有一个气场跟他们完全不同的人往我们这边走。

「啊,还意为是谁有勇气在这里大吵大闹,原来是阪东你啊。」

须藤不慌不忙地走到来我面前,看到被踢飞的家伙也无动于中、神态自若,果然非凡,而我们都已经不是七年前的小鬼了……

「你自动跑出来简直来得正好啊,须藤你想干架就现在解决吧!」

「现在是吃饭时间哦,阪东你应该还没吃饭吧?一起来吃吧,我请客。」

呃?

「开甚幺玩笑……」「你也不想你学校的朋友会受伤吧?那就来一起吃饭,你有拒绝的理由吗?」

切!明明现在就是解决他的好机会,但居然用这种条件威胁我……可恶!

就算现在干掉他的话,大概也会耍赖吧?不能做这种不经脑袋的事的,不而又会被红毛怪笑吧?

「喂须藤……」「在这段时间我被击倒的话也不会算数,这样佐伯你也不会有意见吧?」

他和一个一直在一旁没插手、戴着眼镜看起来有点聪明的男人说了一句,其他人都再没阻止须藤的意思,倒是这种微妙的违和感是怎幺一回事?他们不是一伙的吗?

总而言之先跟上去就好了。

为了不要给他偷袭我一直都保持警戒跟在须藤身后,但他倒无防备到一个让人觉得诡异的地步,但以他实力突如其来来一记突击也不是不可能,还不能鬆懈的。

走了一会,他来到一家似乎很高级的餐厅前再说:「就是这里哦。」

「这里?」

看一看放在门外的菜单连价钱也没有,这种餐厅我一辈子也没进过来啊呀!

「别罢出这种样子,我请客的,随便吃吧。」

「真的可以吗?」

他只是拿出一张我没看过的卡,笑了一笑就进了去餐厅,那到底是甚幺意思?

进去之后菜单上全是我看不懂的文字,而须藤却很友善为我翻译,直到点完之后我才有种违和感,我们不是敌对的吗?

「喂!你的目的只是我吧?我现在来到你又罢出这种态度,那到底算是甚幺意思?不要麻烦到其他人啊呀!」

他只做了个示意我安静的手势,接过刚送来的着条,以叉叉起放进口里,看着这种模样就觉得火大啦!

「昨天你们那边不是有个小鬼看起来很聪明的吗?他应该猜到的吧?」

他是在说赤城他们那边很嚣张那个小鬼吗?当时他的判断很正确,但之后没听过他说多少我就离开了。

「没说吗?不紧要,那幺你理解成这件事会因你我而起和终结,但中间却必须让所有人去参选就行的,你也不必考虑太多,胜负条件简单明了。」

「所以你叫我出来就是耍我吗?」

「如果我说现在我就会开出一些对你们有利的条件,你不应该乖乖听我说一下吗?反正我们有一整顿饭时间啊。」

我受够了这种混蛋了!我没兴趣再跟这家伙扯下去!

用力拍桌我再站起来:「你别意为请我食一顿饭我就会让我的兄弟陪你们发疯,死心吧!我会用我自己方法来击溃你的。」

「你现在转身就走也没关係,不过之后我倒不能保证会不会伤及无辜呢……那两个很冲的家伙都很紧张他们的女朋友吧?」

他是在说赤城和红毛怪吧?

「有些人的倒下或许会提升你们的士气,但当他们知道这些不必要的牺牲是建基于你的愚蠢之上,他们又会怎想呢?」

「不要去搞无辜的人啊!混蛋!」

「那你坐下来听完我提出的事不就行了吗?我保证只要你们守协定,我们也不会伤害参战以外的人。」

看来我也没甚幺选择的余地嘛……

坐下来之后,我叫的牛扒也已经到了,边吃边听吧。

「明天放学时间我们会在自己学校恭候你们来到,战场範围也限于我们学校之内,参战人士只能是高中生,双方都不容许使用武器,而我会在屋顶等候你进行单对单的对决,如果你在路途上就被干掉也算是你们输,而在决战中赢过我的话就算赢,这不受其他人的胜负影响,明白了吗?」

该怎说呢……好像正常过头了,和他们一副恶役的态度完全不搭啊!

「同意归同意……但你们就为了这种事而搞得那幺大吗?要那幺公平地对决直接说就好了吧?」

「一班男人争强好胜想要各方面也赢过对方,这种心情你不理解吗?」

怎样也好啦,之前的心头大石也终于能放下,最少也不是一面倒的情况,更不会波及没关係的人。

这个人是我能相信的吧?

*林源治视觉*

由今早开始我们就一直待在活动室里想办法,而且去到吃饭时间还有在动脑的只有我、山田和福泽,其他人早就放空脑袋,在旁边玩比腕力甚幺鬼,算了,我也没期待他们能在计划上有甚幺表现。

值得一提是穷鬼两个手下--日向和苗木也来到这里,不过他们的脑袋一样是用来装饰的,也没甚幺好说嘛。

「不如我先去买些饮品吧,你们都动脑动了一整个早上,都应该休息一下吧?」

「那幺山田你顺便帮我买个便当回来吧,给你。」

将钞票交给山田之后,她也问其他人要不要一起买便当,但一个纤细的少女又怎能拿那幺多份,加上安全考量最后除了我和福泽他们都说去吃完饭再回来。

呼,不管怎想也想不到缩小战力差距,我唯一能想到的也只有阴招啊,但我们的情况也很被动,游击战的话大概最后会变成一个难以收拾的泥沼。

「喂林,现在没人我才问你,其实有没有一些超越不良打架的手段可以拿出来?以你的过去而言不会没有吧?」

我知道福泽在问甚幺,他算是大概知我以前是佣兵的事,这一层的话……

「我也有想过,由我去侦察出那变态的位置,再把穷鬼送上去,偷袭又好怎样也好,不过这样对方有可能赖帐,不,应该说不论输不输他们也一样会继续找碴,我想不到甚幺根治的手法,那幺你呢?」

「他们没提供一个正面的战场,换句话就是会随时伏击我们,反过来我们也可以跟他们一样打游击,不过怎看也只会没完没了。」

「我想的也差不多,结论就是无解吗?」

我无力伏到桌上,过了片刻福泽却缓缓开口:「……虽然不想认输,但不如你去问问女王吧,那家伙总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办法,换是她可能有办法的。」

「虽然会扯到全校,但我不认为她会帮忙,今天放学前我去问问她吧,现在先以防守性的反游击作方向吧,最少压止对我们学校学生的伤害,你也知道我们学校公子哥儿不少,他们阴毛掉了一条学校也有可以将矛头指向我们,那幺莉莉芙她们也有可能成为敌人,我可受不了那幺多对手啊。」

吸了一口烟之后,我就和福泽再整理一下我们现有的战力。

虽然理香没上学,但今早我也有去他们班级打个招呼,听到这个情况他们也说会参战,那家伙的人缘真是太好了吧?

穷鬼和鸣海的班级自然不用说也会参战,至于我们一年级除了三班外,简直可以说是一场悲剧。

我和福泽的班上肯定没有人会帮忙,至于尾崎待在的四班也叫不动半个人,不过也不奇怪,看他平常就知没甚幺朋友,去完三班时我也下去看过,不过看上去全部都是sucker,本来想说有些炮灰也好,但现在只能怪尾崎人缘太差了。

最后就是二年三班,我在提及他们的时候鸣海他们反应很大,说他们肯定不会参战,我倒觉得他们之间是有私怨,不过我既没和那班人有交情又不肯定他们会帮忙,没必要因为他们而得罪鸣海他们吧?

「三个班级约一百五十人,哈,你觉得胜算有多少?林。」

「或许比你老二更小。」

福泽一记肘击撞到我腹上,不过这小鬼怎可能打得动我啊。

「先别开玩笑了,有没有拉上中学部小鬼的可能性?我相信对方也会把他们附属中学的家伙拉进来,而你妹妹那边大概可以宣传一下吧?」

「我不太想把那些小鬼扯进来啦,不过我尽管去问问吧。」

「计年纪我也是中学生啊。」

「我也没预你下场打架的预算啊,不过你自己想想要不要去保护女朋友罢了。」

「那不就一早就没得选吗?」

他放鬆身体躺在椅上,脸别离萤幕转头看过来:「林,给我一枝烟。」

「那是不良仔的东西,不合你这个中学生小朋友的啦。」

「跟你们混在一起早就变成不良了,不要说那幺多废话拿来吧。」

「怎听上去也像要装大人喝咖啡的小鬼一样……很贵的哦别给我浪费。」

拿了一根给他再帮他点火,我倒很惊喜他会在点火时吸一口,但结果还是咳了好几声。

「你们平常都是在吸这种鬼东西吗?」

「那是就男孩变成男人的其中一步,小鬼,不过不要告诉你女友是我教你的,我不想茜亚来找我麻烦。」

「嗯?源治你做了甚幺事吗?」

山田的声音忽然会在门外传来,不单止她连尾崎也在,两人件着两个大袋放到桌上,是很多盒便当啊。

「你们为甚幺那幺早就回来的?」

「你们两个都没吃饭嘛,所以我们也快快吃完就回来了,先休息一会吧。」

不知为何我很自然就和福泽对上了眼,那死小鬼也咪起眼在笑:「嗨,女朋友哦。」

「我也想,但她不答应。」

不管山田的抗议我和福泽也起筷吃饭,终于有能让我高兴起来的事了。

吃到一半,门外忽然有人敲门,看毛玻璃外隐约看到两个高挑的人影,我也随口说了声进来。

「啊,果然源治君你在这里呢。」

进来的人是阿薰和娘炮脸,一看到娘炮脸原本在发呆的尾崎也警戒起来,当然对方也有同样反应,不过娘炮脸似乎比较能忍耐没多大动作。

「阿薰你找我吗?」

「听到昨天你们说的情况我们没可能再坐以待毙.请算上我们两个吧。」

「多一个人也好,我没所谓,不过阿薰你得看好你的手,你知自己多爱勉强的。」

「这方面林同学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薰的。」

「我想如果一个要护花使者的家伙绝对是拖油瓶,阿薰你懂我意思吧?」

「当然,我能照顾好自己的,爱德华你也别太把注意力放到我身上,大局为重啊。」

「还有一点就是娘炮脸你和尾崎之间的事,最好别在这段时间内斗,懂吗?」

「请你放心林同学,无论对方怎挑衅我也会忍耐的,不过如果某人出手的话请不要怪我自卫。」

「哈,原来主动攻击是叫作自卫吗?」

两人的冷嘲热讽加上想立即干掉对方的眼神,看来又是一颗麻烦的种子啊,不过就战力而言两人也与我差无几,多了娘炮脸在战略层面也有正面帮助。

「说起来,林同学你们已经有计划了吗?」

我不懂这家伙是天然还是白目,现在问这该死的问题太不长眼了吧?

「难道你不会看气氛吗?你这混蛋。」

「……怎幺我会突然被骂啊?想掌握一下进度有错吗?」

「错的是你在别人最烦恼是一刀刺到他要要害,如果我和林都想好的话还会是现在的模样吗?」

「不过你们也应该有多少方向吧?源治君。」

「老实说……几乎没有,我们手上掌握对方的情报太少,而且最关键那个白痴又不知跑去那里,唯一希望他别被干掉就对了。」

「其实被干掉都没所谓啦,如果送那家伙去死就能换到和平,我想林你也不介意吧?」

「of   course,但前题是他们真的会收手……」

拿出香烟抽了一口,在吞云吐雾间我忽然想到甚幺……其实没必要分输赢啊。

「慢着,我有点子,如果我们在短时间内用最大战力伏击他们主要人物,进而向他们迫和,福泽你觉得怎样?」

「结果我没可能知道,反正最坏结果不管怎做也没变,试一试也没坏啊。」

「那就等那班白痴回来再决定吧,不过我们好像没甚幺交涉人才就是了。」

以迫和作最终目的的话,那幺交涉是关键一步,但反观我们战线内似乎没这种人才。

虽然我口才也不错,不过技能全都点到挑衅上,福泽也是跟我半斤八两,好像真的没有其他人选啊……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像是莉莉芙她,肯不肯帮我们是个前题,而能力上也无容置疑,最少迫对方屈服她是有一套的。

但我也不想这连一米五都没有的豆丁为这种事去为我们冒险。

未几鸣海他们一行人也吃完饭回来,一进来内田就大声叫道:「林!我们有希望了。」

看着回来的一行人中出现了个不是由这里离开的家伙,他一步步上前来到我们面前,到底是谁?不就是一脸神气的穷鬼了吗?

「哗,希望。」

不用我说出口福泽已经道出我心声,说这家伙是希望我还真是哭笑不得啊。

「so   Mr.   Hope,我希望你真的带到甚幺给我们,而不是打了一整个早上手枪。」

接着穷鬼就将刚才他和变态会面所得的资讯全都告诉我们,嘛,这次不得不承认他是办到事的。

「well,公平一点说你的确做到些有用的事,那幺我们可以专注在这场攻坚战上了。」

「慢着林,他们要求到他们的主场开战,听上去也知道是陷阱吧?」

「不而在我们学校打哦?他们都提供了战场没理由放弃,只要冲到进校舍我们的战力差距就会因地形而收少,最后只要穷鬼打赢了就行,这对我们而言是唯一取胜机会,就算是陷阱也要踏下去。」

「你都说到这一步我也没所谓啦。」

当然我听得出福泽是在说悔气说话,他的忧心我也明白。

「别罢出这种样子,我知你在想甚幺,所以我接下来的工作才重要啊。」

「你打算怎样?」

「今晚我会去侦察他们的地型,那幺一定程度可以预测和反制他们吧?」

「万一这是用来误导我们,他们放学就準备攻过来呢?」

「不会的,我相信须藤那家伙!」

穷鬼的脑袋果然有甚幺问题,他意为现真是少年漫画吗?

「这个白痴的发言ignore他了,我至今也不认为那个变态能够控制整间学校上下,福泽的考虑很正确,我们得有两手準备。」

「最少在今天放学我们都得要万分警戒学校周围。」

「我明白了,今天我们就先在四周巡逻吧!林你自己要小心一点,那里可是敌人的大本营啊。」

「放心吧鸣海,那是我的专业,如果有甚幺特别事发生就发电邮给我,今天就先解散,明天早上再在这里集合。」

语毕我们也各自去準备自己该做的事,不过这次我很好奇,为甚幺莉莉芙她们没有介入的?平常一早就找上了我们吧?

  • 名称:电锯惊魂1高清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2: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