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瓶龚玥菲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当所有人在準备烤肉时,只有我和那个混蛋站着不动对视着对方,我跟这混蛋有很多事未解决啊。

「上次跟你这家伙还没解决吧?」

「那幺就来啊红毛怪!你还站在那里干嘛?」

「你过来不好?我先让你个废物一拳,不而我也胜之不武啊。」

「明明上次被我打到快要挂掉,你居然说要让我?搞笑也要像样一点呀混蛋!快过来啊--」

「理香姐,真的不用管哥哥和学长吗?」

「你也看到这种小学生水準的吵架吧?何况要打不就让他们打到饱好了,就像妳平常看到我跟源治打架也不会阻止那样。」

对于理香的说法不单是鸣海他们,就连死穷鬼那两个跟班也和应着,没人碍事就太好了。

「这样很奇怪啊!你们打架也总有理由吧?」

「这家伙捡走了地上我先看到的五百元啊!」

「是我先看到啊!你这家伙最后不也让了给我吗?而且是你个混蛋打断我的牌局!快把钱还给我啊人渣!」

「还你老木!打断你赌钱你就说本来赢定要我负责,我不是要赔到破产?」

「……怎听也是源治你不对啊。」

山田你这个时候去帮着外人?

「反正这家伙只不过是在找借口想挑战阪东罢了,快让他们打完就算啦,别阻着我们烧肉。」

「赤城同学你也太冷漠了吧?他们之间的误会该用沟通来解决才对吧?」

「山田你脑里一定种了花田吧?林和阪东这两个家伙搞不好打完架会如胶似漆,活像甜蜜的恋人一样啊。」

「才不会发生这种事好吗死金毛!」

「fuck   this   shit!内田你这家伙可以别说那幺呕心的说话吗?」

「觉得呕心的人是我才对啊混蛋!」

「总而言之……哥哥,如果有困难的话不用害羞的,人家也有点零用钱,我们是家人应该互相帮忙吧?」

茜亚在自己钱包中拿出几张钞票,我才不要被妹妹可怜啦!

「才不是因为钱!是那种猎物被抢的感觉才不爽啊!」

说完之后茜亚也呆了一呆,然后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再扑过来抱着我,怎幺了?

「我才不要笨蛋哥哥啊呀--!」

没斗争心的人果然不懂啊!这一点也不笨吧?

「很多人看着啦,乖,不要哭……」

真糟糕,那幺多人看着她抱着我哭的感觉很奇怪,而且我的安抚似乎完全没效……

倒是山田拍一拍我,再描一描向穷鬼,是说只要我放起和那家伙对峙茜亚就会乖乖吧?

算了,反正要和他干架又不是只有今天,我也招架这个妹妹不住啊,而且也算不上任性的要求。

「好了好了,我不和那家伙吵了,那好了吗?」

语毕,茜亚的哭声也止住了,再慢慢放开我,看来我一辈子也甩不掉这孩子啊。

抚着她头时我遥望向穷鬼,那家伙和他的小弟都摆出一副想吃人的副样,干嘛?

「事先说好,之前的事我可以为了这孩子当没事发生,再要找碴的话我也不会客气的。」

「为甚幺你这种人渣可以有那幺多女孩子包围着啊呀呀呀--!」

呃,原来是为了这种事啊。

「明明说好做不良少年就会有女朋友,为甚幺我到现在也是处男啊……」

「畜生--!我明明就比那头红毛怪帅啊!」

不单是穷鬼,那两个小弟都一副崩溃的样子,我说如果要想吸引女人而成为不良的话,应该是去当那种自以为酷的娘炮屁孩,不是去做硬汉吧?

不过我想我认识的家伙中,九成九都搞错了自己想走的方向就是了。

「源治,你的表情超嚣张喔。」

「怎会,我觉得自己已经很谦虚了。」

把我很受欢迎这一句说出来的话,大概这班白痴又会抓狂捉我去阿鲁巴了吧?

「阪东学长,我是男生来的哦!」

「学妹我知道妳很温柔,但也平伏不了我的痛啊呀--」

「我倒感觉有点受伤啊……」

山田其实也该习惯了吧?会把她当成男人的话大概要去看眼科了。

我拍拍她肩再推着她走:「怎幺也好,先去烧肉再算吧。」

火堆一早起好的话,那只要把不知那里搬来的铁架放到上面,铺上新的铁丝网再以几块石头压着四边,一个简易的烧肉架就完成了,现在只要把肉放上去就行,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完全一件事。

「茜亚,一会想吃甚幺就尽管开口好了,我来烧给她吃吧。」

「嗯?为甚幺?虽然哥哥你宠我我也很高兴,但这样算保护过度了吧?」

「对啊死妹控,让茜亚自己学习一下不是很好吗?」

「理香,you   don’t   fucking   know!呃--shit!茜亚,我也不想那幺直白,妳应该记得鸡蛋那件事吧?」

当时好像在场的山田似乎也会意我的用心,也马上帮忙:「对啊茜亚,不擅长的事没必要去勉强,我和源治一起烧给妳吃吧,不用客气的。」

我还意为有山田帮忙,茜亚一定会乖乖听话,但看她鼓气脸颊我们的说法似乎激起反弹。

「只不过一时失手罢了!我一定要学姐和哥哥你们挖目相看!」

阻止不了她烧就算了,就算动用武力我也得阻止她自己吃啊,连我也会被一击击沉,这玩意不能拿来开玩笑的!

「林你也别太保护她吧,你妹妹想自己来就随她去好了。」

「对啊!茜亚,待会也让我来试一试!」

「shit!」

理香和福泽这两个不知好歹的智障还在火上加油,完全不知道自己订了张黄泉特急的VIP车票,嘛反正他们两个包办了就好,这也是他们自作自受的。

然后茜亚就已经用烤肉夹夹了两条香肠去烧,这孩子有时就会那幺莫名其妙地固执起来,真糟糕啊……

「……源治,这下你知道在莫名其妙的时候固执起来是多严重了吧?」

「of   course……我说茜亚妳不要总是学了我的短处啊……」

比如说料理,十份一都不要求了,最少吃进去还能健康地活着就够了。

可是她没理会我和山田的最后的劝阻,那我也不再干涉她好了,反正最后受罪不是我就好了。

当她在烧的时候,我们各人都拿着烤肉夹开始烧自己想吃的食物,虽然铁架也足够地大,但那幺多人一起烧铁丝网上也活像战场一样混乱,还好我和山田也各自找到个小天地不受他人干扰,其他人堆到一座二座肉山我都不知他们怎能平均烤熟,看来这里会料理的人只有我们两个啦。

过了一会,茜亚还要很专注地在翻那两条香肠,那个白痴似乎终于发现有甚幺不对劲想开口之际,我就一手按着他嘴巴,而理香也马上对我投以一个可怜的求救眼光,怎可能会帮你啊?刚刚耍帅不是很利害吗?

终于,茜亚的艺术品也大功告成,堪称完美无瑕--作为一块炭来说的话。

在茜亚拿起这两条黑炭,似乎百感交集之际,我夹去其中一条,而在旁边很懂得我想做甚幺的理香也转身逃跑,那会让你跑掉啊呀!

认识他那幺久我当然知道比速度我不是这家伙的对手,就在他起步的瞬间我脚伸向他脚背,被我一跘理香完美地仆街,我便马上单膝跪到他背上以重量压着他。

他转脸过来似乎想开口叫骂,连我打开他口的功夫也省了,直接塞进口里让他连惨叫的机会也没有,再抓着下巴和额头让他强制咀嚼,没咬多少下他已经双眼反白皮肤发青了,茜亚的料理某种意味上真利害啊……

「茜亚,这就是我不能对你温柔的原因,理香用生命来告诉你,你应用明白吧?」

「……我知道了……」

「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吧?」

山田拿一枝水灌到理香口里,让他反射性地把食物吐回出来,他好像复活了。

「……嗄……嗄,我好像看到一对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女,该不会是我父母吧?」

上次的鸡蛋我也好像看到一些死去的朋友,她这种才能搞不好真的能让人去地狱旅游啊。

「话说福泽你刚刚好像也说想吃美少女料理对吧?」

「林你这家伙有幻觉了!快去看医生啊!」

为了求生这家伙也真是丑态百出啊……

忽然有谁在后面抓着我下巴,再把甚幺条状的东西塞进来,那个畜生!

「我们是好朋友吧?那就同生同死啊呀--」

我一肘撞向背后的理香,赶紧把香肠吐出来--咳!

只是含在口中还没咬一口都已经要死去活来,这真的不能拿来开玩笑!

靠到一旁的废车呕到好像没有东西再能吐出来,茜亚也拿了一枝水过来给我漱口,漱了好几次总觉得口里还有阵怪味啊。

「理香你这混蛋是想杀了我吗?」

「这句说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这个人渣啊呀!」

「我说赤城,你该不会和红毛怪在演戏吧?看起来只不过焦了一点怎会死人的?」

「我也想知道啊!那幺有好奇心阪东你直接来一根试试就好了!」

「作为一个m,我也想试试女王妹妹的手艺啊!」

穷鬼都算了,鸣海好像也很想自杀啊。

「茜亚,就给这两个想死的混蛋两张地狱特急车票吧。」

「不要说傻话了哥哥!学长!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的,虽然我也不知为何总之吃也去都会出事的!」

「不紧要小妹妹,就给我来一根香肠吧!」

「放心吧!人才不会那幺简单就死掉了。」

鸣海连我的名句也拿了出来,茜亚犹豫了片刻也再回到座位出:「真的出了意外的话请好好成佛,不要变成怨灵哦!」

这番话基本上是预设了他们会死的前题下说出来的,也是,看到我和理香的反应还去挑战,他们两个也是想自杀吧?

于是我们便继续烧肉,这次我开始细心观察茜亚的烹饪方式,玩笑归玩笑我也想试一试能否指导她回到正常,而到现时为止也没出现甚幺问题,直到出现一个奇异现象……

她在烧那两条香肠冒出一种紫色的气体,但奇怪的是这些气体没随热气上升,只是包围着茜亚有碰过那两条香肠,这就是所谓的气场吗?

「喂源治,你看到吗?」

「yeah,some   wrong   man.」

理香会靠过来在我耳边说也证明他也看到了,但还看四周其他人似乎没反应……不,坐在茜亚另一边的山田也面有难色的看着我,似乎她也看到了。

我只能对她摇摇头,再靠回理香那边:「除了山田似乎其他人都看不到,搞不好我们濒死体验多过头开始见到奇怪的东西了。」

「这太超自然了吧?」

「本身茜亚的料理就很超自然啦,在我看来她做法完全没问题,会吃死人绝对是那团紫气。」

「哥哥理香姐你们不要私私窃语啊!你们不会看到了甚幺吧?」

看到茜亚快到哭出来的样子,忽然就生起一个邪念,跟理香对一对脸,似乎他跟我也有同样想法……

「我说茜亚妳不要怕,妳背后好像有张脸啊……」

「咦咦咦咦--?」

「我看不到啊……不过好像在妳那边有些很微细的人声,我日文不太好,好像是u   ra   me   ……shi   ya……」

「是『我好怨恨』啊呀呀呀--!」「哗哗哗哗哗呀呀呀呀呀--!」

就算真是有张鬼脸,茜亚的尖叫声还比较可怕啊!

「你们两个也别太欺负茜亚啦,才没有甚幺鬼脸,不过冒着紫气倒是真的……」

茜亚似乎没继续听山田说下去就盯着我和理香,我当然就吹着口哨别开脸啰。

「山田你说甚幺鬼啊,那有甚幺紫气?」

「是你们看不到罢了内田,换句话说……原来山田你看到那些东西吗?」

「我家妹妹身上没附了奇怪的东西吧?」

「可以这样说吧?而源治你也可以放心,茜亚没有被甚幺奇怪的东西附上,要说奇怪的话倒不如放到料理上吧,不知为何经茜亚料理过的食材都会像怨念黑洞一样,把周围不好的气息都吸收了,虽然没有那些货真价实的咀咒物那幺可怕,但也是绝不能吃到胃袋里的东西啊。」

「那幺危险的话为甚幺你刚才不阻止我?」

「是源治你该反省这种跳脱的行为吧?明明之前你都嚐过这是多危险的东西还把它塞到赤城同学口里,我也被你吓了一跳啊!」

有很跳脱吗?平常我们也是这样吧?

「换句话说源治你刚才差点就杀了我啊。」

「彼此彼此。」

「果然那幺危险的东西不能拿来吃吧?还是掉了它好了……」

「学妹妳别太迷信啦,怎可能会有这些东西?肯定是红毛怪和赤城又整你罢了!」

「阪东你也别太铁齿啦……这个世界真的有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的。」

「想不到鸣海你那幺大块都这样迷信,那幺学妹我就一个人来两份吧!」

看着茜亚夹起两条被紫雾包围的黑炭,我开始也对穷鬼有点佩服,这白痴真的不知死字怎写的。

「哥哥……我该怎样好?」

「茜亚妳应该听过甚幺是达尔文奖吧?」

「啊,课本上好像是写着『表扬那些让自己愚蠢基因移除于人类基因库之外的人』吧?所是说?」

「so,let   it   go.」

「哥哥你还真是坏心眼啊……学长给你--」

穷鬼拿到手之后一脸轻挑的对着我,我倒没有生气的意思啦,对着将死之人。

「红毛怪你看好了!这样才是真男人啊--呃……」

在咬下去的瞬间就失去意识,似乎茜亚的技能升级了呢。

「雄太郎!」

「学长你们不要慌张,把大量的水让他喝就能让阪东学长吐回出来了。」

经山田指引下他的小弟也大量灌水让穷鬼将黑炭吐出来,刚刚嚣张的眼神完全没有了哦。

「明明只是烧焦的东西为甚幺会有这种威力的?杀人料理不是漫画才会出现的吗?」

「在我来看,完成体已经是要去除灵的咀咒物品了啦……」

「听上去真利害,那幺茜亚,努力向死灵法师的方向进发吧!」

「哥哥你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我跟这混蛋不同我是认真的啦,茜亚妳不考虑开甚幺地狱旅行团吗?可能会赚大钱的哦。」

「连理香姐妳也是这样!」

总而言之茜亚的黑暗料理也告一段落了,我们也继续烤肉,不过倒有个问题。

越烤就越少人烤,这班混蛋几乎都是偷我烤好的来吃,混蛋!

「你们这班人渣别再偷了啊呀!」

「好吃嘛。话说林,你有没有兴趣来我家打工?我老爸似乎找不到有才能的学徒,以你能力要继承店铺也没问题吧?」

「继承这种事不是由鸣海你来的吗?」

「我完全没这方面才能啦,我老爸是那种很老派的师傅,没找到继承人的话大概退休时就会结业吧?所以说你有兴趣吗?」

「或许我是有那方面的才能,但我太讨厌待在厨房,我应该不会选它成为职业啊。」

「是吗?那就太可惜了,前阵子你们的店基本上也是靠你在撑吧?」

「还得靠一班优点只有脸蛋的大少爷大小姐在走来走去啦,试试换你们来我肯定蟑螂都没一只。」

当然我又被鸣海和内田掷空罐,而我也连续两拳将它们打掉啰。

忽然间,旁边的茜亚整个人搂到我右手上,看过来她还一脸红红的在傻笑,嗯?

「欧--尼--酱--!」

比常她也是叫我哥哥,怎幺突然变亲暱的?这类撒娇式称呼我好像只见过她对莉莉芙用吧?

「怎幺了啦?有特别想吃的吗?」

轻抚着她头,茜亚也露出小狗一样略带迷糊甜甜的傻笑,再道:「我想吃培根香肠!」

「没问题,不过你得先放开我,单手我做不了啊。」

「唉--不放开不行吗?」

她由下而上以楚楚可怜的表情看我,如果是以前的话我还能用对小孩的平常心对待,但跟这种幼女般的举动配合的是一副初熟色气的身体,再下去总觉得有些有糟糕的事会发生啊!

一定要严厉一点才行!

「不行。」

「不要--!」

她进一步靠过来以脸颊磨着我胸口,而她那略为涨起可爱的胸部已经完全贴上来,要出局啦!

不过由刚刚开始就很奇怪,虽然到现在她也算是爱撒娇的孩子,但也仅在没其他人的时间,别说那幺多人就算只有莉莉芙深雪她们在,她也表现得是个乖巧安静的孩子啊?

拿起放在小木箱上的啤酒喝一口……嗯?怎会是果汁的?

回来木箱上却空空如也,我的啤酒呢?该不会……

「茜亚,妳刚刚喝了甚幺?」

「嗯?是果汁哦,不过突然变得苦苦的可能是变坏了,所以掉了哦--」

我终于明白这傻傻的笑容是怎幺一回事,果然是这样啊……

「茜亚好像有点不对劲,源治你知发生甚幺事吧?」

「她喝错了我的啤酒啦,你也知道是怎幺一回事吧?」

「咦--?没关係哦欧尼酱,人家比大姐和姐姐来没那幺严重,没问题!」

嘛,跟夏娃直接宿醉和莉莉芙马上就要死掉比起来,一口就醉的确轻很多,但绝对不是没有事啊。

总之现在茜亚的状态也太糟糕了,不能留她在这里。

「没办法了,我先送这孩子回家,你们继续吧。」

「让我送学妹回去吧,源治君。」

「阿薰?」

「今天源治你是主角吧?请尽情地玩吧!有我和远山同学在你也放心了吧?」

山田和阿薰的话的确可以将茜亚放心交给她们,可是这附近也不太安全,而且作为哥哥抛下醉醺醺的妹妹自己去玩太不负责任了吧?

「最少也让我送你们出马路吧。」

先叫了计程车,我再背起连稍微反抗也做不到的茜亚,和阿薰还有山田一起去到约定的地点,未几计程车也来到,我先让他们上车我再扶茜亚到后座里。

「那幺就麻烦你们了。」

「别客气了源治君,刚才还得感谢你的招待呢?」

他是在说刚才偷食的事吧?怎幺也好我拍拍他们:「送到回家就打个电话给我吧。」

道别过后我回到停车场那里,但光景跟我离开时完全不一样,这班白痴已经对烤肉没兴趣,周围跑跑跳跳在玩耍,也是啦刚才没吃饱又有女生在场,所有人连烟也没抽一根,现在饮饱食醉加上酒精推使,根本大解放。

回到坐位上点起一口烟,我才发现有一个人没跟他们一起发疯,他就是尾崎。

「嗯?你不跟他们一起玩吗?」

「不了,刚刚也没吃到很多,我还有点饿。」

「我也是啊,不过喂饱了那班畜生说不定是好事呢。」

「为甚幺?」

「现在就不会有来抢吃嘛,要见识一下我认真的料理吗?」

尾崎点头回应,那我也确认一下手上的材料吧。

虽然各式各样的小东西还有不少,但比较大的就只有两块牛排和一块鸡扒,倒是我买那些香草、葱花和蒜蓉都没用过,不过那就够了。

刚才因为这些白痴像饿鬼一样抢吃基本上我也只是草草涂点蜜糖就算了,现在就让我来点真功夫吧。

先把比较慢熟的鸡扒反过来放到铁丝网上,再用蜜糖涂满,等了一会就就反过来在有皮那边再涂,然后再洒上些香草和葱花,让蜜糖粘好。

「好利害,现在都已经嗅到蜜糖和葱花的香气了。」

「还没算。」

再来的牛扒我也照样做,不过香草就换成海量的蒜蓉,我拿手的香气炸弹已经完成了。

「牛扒已经够熟,快吃吧。」

我们各自夹走了一块牛扒放到纸碟上,吃下去之后我也感到自己的手艺没有退步,不错。

「吃完之后更加觉得,林同学你不打算当厨师很可惜啊。」

「现在小量我当然会放心力下去精雕细琢啦,但我要是当上厨师出品也只会像刚才那些,才不会花心思去做啊。话说鸡扒也差不多了,要分一半吗?」

「不了,林同学你自己吃吧,吃了的话总觉得很对你不起呢。」

虽然不明他的逻辑,不过我也很饿嘛,没所谓了。

当我想夹起时,突然一有只烧肉夹一夹把鸡扒抢去--畜生!

「赤城理香--!」

「捉我啊笨蛋!」

以我体型来说敏捷度已经算是极端优秀,但理香这家伙天生技术上就跟我差不多,何况还有重量上的优势,他还有余地一边咬着鸡扒一边翻过旧车,我也被微妙地拉开了一点距离,混帐!

「你是那里来的流浪狗啊呀?」

「居然比深雪来得好吃,你这家伙不考虑一下切了鸡鸡去嫁人吗?」

不行,单单在比速度我不是他对手,还好这家伙脑袋是用来装饰的,动动脑筋来干掉他吧。

他有个小动作,準备跨过障碍时也会侧头瞄一瞄我动态,大概是看一看我方向再决定之后行动吧?

现在他準备由车侧边跳过车尾箱时又是这样瞄一瞄我,我立即假装像之前一样跟着他跳过去,刚好他一手按着车尾箱盖跳到一半,他基本上已经无法修正动作,好机会!

右脚用力一跳向左边,我再抓着没有玻璃的车架用力一拉再起跳,以惯性由引擎盖滑过去--

看过去他已经意识到我的突击,但身体反应不来停不住,可是我的距离判断也失了算,扫腿也差一点才踢中他。

他避开之后也退后了几步,我也顺利滑到两车之间,他的死期到了。

「避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啊,赤城理香。」

「慢着!源治你看看后面!」

「你的脑袋只能拿出这种技俩吗?咬紧牙关受死吧!」

「我认真的啦!好着有班穿着黑色衫的人在向我们这边过来!」

我身后的确是来这里的道路,他表情上也不像说笑,最少我认识这家伙演技很差。

反正要教训他也不在一时,我也回头一看,的确有班穿着校服的人往我们这边走,最少三四十人,这不太对劲。

「你看到是甚幺人吗?」

「他们穿着旧式学生服,怎可也不可能来凑热闹,这场地不是穷鬼霸出来的吗?搞不好他得罪人啦。」

说完理香就过去穷鬼那边叫他,所有有都停止了打篮球看着那边:「阪东,你知那班家伙是甚幺来头吗?」

穷鬼一看到那班人脸色一沉,就对着我们挥手示意后退:「比红毛怪还麻烦的家伙来了,非必要你们也不要插手啦,那家伙是冲着我而来的。」

他没用到量词反而直一某个人,果然是得罪人寻仇吧,那我隔岸观火好了。

「你们应该没怎听过惠比寿男高的事情吧?那边有个麻烦的家伙缠上了雄太郎,不过详情他也没说太清楚就对了。」

「惠比寿男高的事我们在金王口中听过了,不过金王说除了阪东你之外不是都毕业了吗?」

「这家伙为了跟我打而故意留级,你可想而知有多麻烦了吧?这次还带那幺多人来,应该不会那幺简单就打发了他们啊……」

「既然是这样我先走了,打架甚幺我绝不擅长,明天见啊呀--」

「福泽,我们是兄弟会来吧?这种时间怎可以跑掉的?」

「放开我啊你只大猩猩!」

说着说着,那一大班人已经来到了,带头的家伙头髮长得及胸,体格比起用强壮倒不如用结实,但整个人的气质都古古怪怪,如果说有些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变态,这家伙就是那类人了,尤其在火光的反映下,未来他就算不是食人魔都肯定是连环杀人犯啊。

「几天不见,阪东你倒集合了不少人嘛。」

「须藤有你资格说我吗?你带那幺多人来不会是一起烤肉吧?如果你还是在说想跟我打一场的话就请回好了,月桂和惠比寿的事该在那场大战划上句号了。」

「我就知道阪东你不愿意跟我打,所以现在我代表惠比寿男高全体向月桂宣战。」

「宣战?这是甚幺意思?」

「意思就是由明天开始,我们学校所有人不管任何地方也会攻击你们月桂的学生,当然我们也会接受你的攻击,直到我或者你被击倒而结束,不过我已经跟所有人说好,他们都不会把你当成目标,所以在你跟我打之前这场战争是不会结束的。」

「你这个白痴!难道你想那件事重演一次吗?你也是当时人应该记得很清楚吧?」

「当然,但我可没像你一样被吓怕,我们之间的战斗还没有句号啊,但既然你不肯跟我作个了断,我也只好这样做,这一切也是因你而起的。」

看来因为穷鬼这只缩头龟,一团热腾腾的屎无故就泼到我们身上啊。

「喂长毛怪,战争还战争,你们不会随意攻击女生吧?」

理香这样一问我也清楚他意思指甚幺,其实这对我也很重要,毕竟我的妹妹们和朋友也是这学校的学生啊,如果他们会无差别攻击的话,那就不能让他们在这里离开了。

「无关痛痒的话我也没兴趣理会,不过如果能迫到阪东出手的话……」

「那幺我就先在这里干掉你啊呀--!」

冲上去的不止理香,野性的感觉告诉我这变态不是在开玩笑的,虽然我两突然冲上去有点鲁莽,不过真的被围起来后面那班家伙也会帮忙吧?

突然在那变态面前多了一个光头出来,我没有很多时间判断他的实力,但看上去就算是鸣海对他也不会轻鬆,不过我加上理香可是连金王都差点打得到啊!前题理香还能保持冷静。

「小心这家伙啊理香!」

「别给我挡路啊呀--!」

话没说完他就直接对光头使出侧踢,而那光头似乎也在甚幺动作,被理香挡着看不清楚啊。

看过去似乎理香踢空了,再来光头似乎侧身一跳--又是侧踢?

失去平衡又背对着他的理香根本看不到他,头部硬生生吃了光头的一击,而我也赶到来了,这家伙很难缠不能拖成持久战,速战速决!

我一记下勾拳瞄準他最低那根肋骨打,的确他也停住了片刻,但居然立即对我来一记头鎚--

太近距离我根本避不开这种突击,我那该死的头好像晕了一瞬间,下一刻已经看到一个右勾拳来袭,反射性双手还能举起来防御,但他的拳速还是快我一步--

只要一击我就整个被打飞在地上,同时头脑不单是晕还有很痛,脑袋接连受到两次直击我好像连力也使不出来。

张开眼一看,理香居然还躺在地上,虽然这家伙一向都不怎耐打,但一击就放到这家伙也不是易事。

这光头比金王还利害吗?不对,是我们太轻敌和失去冷静了,但这家伙也很利害,或许技术和力量比不上金王,但单纯有近乎我力量配上接近理香的速度就够难缠,和他单对单状态好或许六四……不,五五左右的胜算,但现在连站也站不起来的我又能做甚幺?

我好像听到那班看见不对劲的人已经在冲上来,但眼前的光头还想继续追击向我冲过来,我也用尽力一脚踹向他蛋蛋--

「屙啊--!」

肋骨的话还能咬紧牙关撑过去,这里铁人也没辨法啊。

说着鸣海已经拦到我们面前,而内田还有尾崎再把我扶起,真掉脸啊。

「要继续的话就由我来当你的对手吧。」

「来多少过也一样啦你们这班杂鱼--」「住手藤原,战争明天才开始啊,今天就到这里吧。」

「你认为我们会放你回去吗?」

「你好像是阪东的跟班吧?不说实力你也看看人数,凭你们几个又做到甚幺呢?」

这家伙有多少斤两我不知道,但做得穷鬼小弟肯定不比他强,看着眼前的情况还嚣张,被呛回去根本该死。

「就像他们所说,今天就到这里吧。」

「你这想逃跑的小鬼有甚幺资格命令我?」「别说了秀树,这小鬼说得对。」

眼看着敌人放我们一条生路,这种感觉实在糟透了,但我也很知自己的情况,现在别说打架完全是个拖油瓶。

「先把这两个家伙送去医院吧,他们看起来都不太行。」

我居然沦落到要给福泽看扁啊……

  • 名称:新金瓶龚玥菲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9: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