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甜性涩爱超清在线观看

早在日出之前就出门的姐姐她刚好在早餐时间就回家,并说出了这几天以来发生的事情给我们听。

「嘛,事情就是这样,不过我觉得妳们几个这几天最好不要招惹他,那种对最喜欢的长辈那憧憬破灭的感觉,茜亚妳应该很清楚吧?」

「虽然有很大改变,但我个人也没去到破灭的程度啦……」

「嘛怎样也好妳们也懂我的意思的,啊还有莉莉芙,帮我请一天假吧,本小姐也稍稍须要休息一下。」

发生了那幺多事我也同意让姐姐和源治冷静一下的,不要打扰他一阵子我倒没所谓。

但或许命中注定我会和那笨蛋有千丝万缕的交集的。

回到学校时我没看到他回来,还意为像姐姐一样请了假,但在休息时间时收到理香一个电邮,说他一直躲在二年四班,现在要把他搬去我办公室请我去开门,那幺我也先一步去到开锁。

不消多久理香、鸣海真喜雄还有内田雄二就合力将源治搬过来,第一眼看到还意为他们杀了人要处理尸体似的,那笨蛋完全放软身体随他们鱼肉,连叫他也没反应,不过休息时间快完我们也没多时间去处理他,我只好放下后备锁匙随他自由出入便锁门离开,起码他待在这里也比其他地方安全。

直到午餐时间,一如日常我、茜亚、深雪还有雅克也回来办公室用膳,他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似乎动都没动就躺了一整个上午,我开始胆心他会不会已经死了啊……

似乎抱有与我有同样想法的茜亚也先一步行动,跪到他面前似乎在试着他还有没有呼吸,她点点头回应那就意味着源治还生存的,呼……

「哥哥,放学之后要去KTV吗?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一起去哦。」

「……怎幺也好啦……」

连对异性都提不起兴趣,似乎他心情比我预期更严重,他根本失去了生存的欲望了。

被拒绝之后,茜亚也坐到我的对面,整个也伏到桌上,仿佛是被源治的气场感染似的。

「哥哥他是很喜欢那位学姐对吧?」

「恐怕是呢……」

「其实我不太懂最近发生的事情,请问可以说给我听吗?」

既然雅克问的话,我也将姐姐所说的版本转告给他,得知事情后,他也罢出一副难怪会这样的表情。

「不止源治,其实姐姐那边似乎我们都要去处理一下,今早她的表情就将心中的不悦表露无遗呢。」

整个故事除了开初两人吵架之外也没有甚幺会让姐姐气那幺久的事,不挂除中间有些部份细节姐姐是故意省略了。

我个人认为姐姐未必会因为源治心里有另一个人而生气,以她个性其实只要源治表现得姐姐永远是第一位,她也会大大方方随源治去的。

如果是因为这种原因那就简单了,反正姐姐只是在期待源治去做甚幺,不过这有个大前题。

源治现在连个人都不像了,更别说去安抚姐姐,但我完全没有任何能让他回服过来的好提议……

基本上现在谁都知道源治喜欢的是年上系,基本上我们再认识的人中都没有合乎条件的……也不是没有的。

「莉莉芙小姐,可以帮我请半天假吗?」

没等到我看过去,雅克就先我一步提出意见,知道她接下来要做甚幺的我当然不会拒绝了。

她的治癒力不用多说,现在能将这心灵已死的源治救回来,除了她还会有谁?

「当然。」

「学姐妳对哥哥真是好啊。」

「没办法吧,他是我来到日本之后第一个朋友,也教会我很多不懂的事,虽然源治总是说受我照顾,但其实我也受了他不少恩惠呢。」

不知为何,我最近总是有种幻想,源治比起和姐姐那种欢喜怨家,似乎和雅克更相衬,他们两个走在一起时就像一对新婚夫妻一样,到底他们同住在宿舍的生活会是怎样呢?

「那幺我应该叫妳嫂嫂吗?」

「我是男生!才不是和源治有那种关係……看你们的眼光……该不会一直把我当成女生看待吧?」

我们三人一同点头回应,我不希望去骗自己的好姊妹啊。

「与其说把山田酱当成女孩子,应该说一早就将妳当成闺密看待吧?」

这次换作雅克无力伏到桌上,如果有人把那幺纤细动人的美少女当成男生的话,那个人大概不怎正常了,她那份魅力是身为女性的我也自叹不如的,能够有这位温柔的少女去照顾自己,源治应该感恩才对。

「说回正题,山田酱打算去安抚一下兄长大人吧?」

「嗯,是这样没错……」

「那幺可以让我帮你绑过一下髮型吗?」

一向没甚幺警戒心的雅克马上答应深雪的要求,深雪就过去先解开她的髮带,雅克闪亮的金髮飞散在空中。

倒是深雪要帮雅克弄过怎样的髮型呢?

深雪将她的头髮先梳到一边,再在锁骨的位置才束起来,这个造型加上天然的女子气完全是个人妻,如果加上深雪放到这里那些衣服的话……

「这样就好了哦,肯定会事半功倍呢。」

「话说不借一点衣服给她吗?深雪。」

「莉莉芙酱,不要太欺负山田酱哦。」

看到雅克似乎有点害怕的样子,我也应该自重一下,虽然我真是很有冲动想让她穿裙子……

*林源治视觉*

学姐的事对我来说是严重的打击。

尤其在她说想回到以前时光那时……

当下我知道不能露出任何软弱的模样,但现在她都离开了东京,那就怎样也没所谓了。

将夏娃送回去之后我整个人都能放鬆了几日来崩紧的状态,但同样我也变得迷迷胡胡集中不了精神。

算了,反正怎样都好……

……

……

我头好像躺在一些又软又暖的东西上,我是睡在床上吗?好像不对,现在都冬天了,枕头的话顶多也是和我体温差不多,怎会让我觉得暖的?

原本侧身躺的我也翻过来,怎知道一张开眼就看到山田。

「哦?醒来了吗?」

「这里是?」

其实我连自己在那里也不知道,看向周围也一片模糊,只能猜是有点面积的房间……

「是莉莉芙小姐的办公室哦,听说是赤城同学他们送你来的……你不知道的吗?」

我只能摇摇头回应,山田倒报以一个没你办法的微笑,再道:「源治你的事我有听说过了,还不能息怀吗?」

「……是啊,她的命运说不定我有份做成的。」

「……咦?」

「其实在学姐通知我和夏娃她要移民到日本的时候,我发了一场很大的脾气,避开了她好一段时间,就连送机都没有做,但事后我才在夏娃口中得知,当时其实还有转弯余地,而我只顾着发脾气没好好听她说话,最后错失了劝她留在台湾的机会。」

但直到几天次前,对我来说这遗憾也只限于没能与她道别罢了。

「如果她没有去日本的话,命运会节而不同吧?」

当然我也很清楚历史没如果,大概我也会跟着宁芙大姐一家去日本,之后一样会去当僱兵,结果也是失散了……

「但是总是沉沦于过去,也不能改变所后悔的事吧?」

「这种事我当然知了!既然现在都没事那我发洩也不行吗?」

不自觉就对着山田大吼大叫,但她还是保持着一脸柔和,呼……

「每个人也有会后悔莫及的事吧?我也不例外呢。」

「小时候在故乡那里,有一次因为我自己的任性坚决要在恶劣的情况上山,结果害得和同行的哥哥一起遭到山难……」

「源治你待过在俄罗斯,大概也知道在西伯利亚野外暴风雪是多可怕的事吗?而且我哥哥依然没因为我的任性是抱怨过半句,依然在这连自保也困难的环境照顾我保护我。」

「直到有一个得救的机会,但当时只可以救走一个人,而我哥哥就将机会让了给我,至今我也无法忘记离别时他的笑容,但当时我完全无法理解他笑容背后的意思。」

「当再次去到哥哥所在的位置,他已经在无情的冰雪下默默辞世了,当时我也像你一样很自责,如果当是被救的是他会怎样?更甚如果当初我不坚持上山的话,这些想法无数次闪过在我脑海中,当时我也变得跟你一样消沉。」

「直到有一天我明白了那份笑容的意思,他是希望我能够努力活下去,如果自暴自弃的话就完全对不起他的牺牲了,我知道我的情况和你不太一样,但源治你的学姐也不希望见到你现在的模样吧?」

山田少有的谈起自己的往事,而令我回想到以前一件事,虽然感觉很遥远,但连一年也没有。

大概在二到三月的时候,刚由越南撤出的我们在世界各地做着不同的杂务,当然也不会离开打打杀杀了。

有一次任务完全在清扫战场时,有个白痴菜鸟触动了一个诡雷,我们八个人也在这狭小的空间随时会被这手榴弹炸死,雪人为了保护大家整个人扑上去压着手榴弹,因为他的举动我们其他人都平安无事,但他却被炸断所有肋骨,肺部和心脏都变成一团肉泥,他居然因为那幺白痴的理由而死了。

说到我的恩师,那就非雪人他莫属,虽然看起来他只是把所有工作都推给我做,但他总是会在我不懂或者做错时教会和修正我,我也是因为他才懂得那幺多杂事。

当时我完全接受不了这件事,因此他的死而接任成为队长我也完全高兴不起来,或许当然我还得执行任务而没现在这样那幺糟糕。

而当我成为队长要带着他们继续行动时,格里戈斯就跟我说了一番说话。

雪人他尽了作为队长的责任保住了兄弟的生命,而他在天之灵也不希望我只记着旧日的时光,死了的人也不会复活,而现在我接任他的职位,就等同背上兄弟们的生命,我不能再像个废人一样,因为我得带着他们活下去。

而已那次在海地的任务因为远远超出我们预期和能力,还有两个脑袋装屎的人渣令我们失去了小丑和总统,不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最少她还活着啊。」

离开了东京就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而且我也可以过名古屋找她,其实比起雪人、格里戈斯、邓恩他们的情况好多了。

「倒是山田妳居然会想到膝枕这一招啊。」

「因为家里的弟妹都很爱撒娇,哥哥过世后我就是长子了,我也得负起责任呢,他们怎发脾气只要让他们这样睡一会都会安静下来,所以我想对着源治你或许会有用吧?」

他一向都很少提及自己的事,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山田家里有兄弟姊妹,不过作为在小孩多的家庭长大的我也理解,以前茜亚也很爱粘过来求抱抱,也有爱躺在我身上睡觉的时候,不过现在她也再不是小不点,再伏上来各种意味上也很糟糕吧?

「有妳这样的姐姐他们真幸福啊。」

「是哥哥!啊说起来,赤城同学他说放学后一起去买材料去烤肉,源治你有兴趣吗?」

或许看到我这副德性,所以理香也想出这种点子想拉我一把吧?不去就很不给面子了。

「嗯。还有山田,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哦?是甚幺呢?」

「让我再睡一会吧……」

「可以哦,你想睡多久都没问题喔。」

*茜亚视觉*

忽然我受到理香姐的邀请,放学之后和他们一起去烤肉大会,知道他是为哥哥而做我当然完全没问题立即答应了。

而当见到哥哥的时候,他和中午时简单判若两人,到底山田学姐有甚幺魔法能令他震作呢?

哥哥……喜欢姐系吗?

「所以说鸣海,结果怎样?」

今天这次烤肉大会令我更清楚不能少看理香姐的人望和动员力,除了常常见那两位二年级学长和莎莎的男朋友外,还有好像和哥哥同一班那位远山学长,和另一位很高挑纤细、沉默寡言的学长,再加上我、山田学姐、理香姐还有哥哥一行人浩浩蕩蕩走街上走,一般途人见到我们也会迴避开,反而有点尴尬啊……

「怎可能啊!连一个我都未必应付到,林你这家伙还把个辣妹推给我……不过总算可以碰到女生的肉体啊……」

「鸣海你这家伙听起来真是超悲哀啊!」

刚刚去完超商之后,大家都分担拿着不同的食材、工具和饮品,原先理香姐哥哥还有山田学姐都说不用我拿,不过在我坚持下最后还只是分到几罐饮品,其实可以的话我也想跟他们一样公平分担一下,被特别照顾总有点不好意思……

「源治君,你在学妹面前说这样事没关係吗?」

「我听不见!」

掩着耳朵装作不想听他说话,不过说实话我也对哥哥去那些场所有些生气……但我也不可以阻止他吧?不能任性啊……

「茜亚妳误会了!我也是为了帮那家伙才去那种地方,喂鸣海!你说对不对?」

「……林,你这家伙真是不可药救的妹控啊。」

「怎会,只不过我要她解释清楚罢了。」

「哥哥,如果我交了男朋友你会怎样?」「我想看看那家伙心脏的颜色啊。」

虽然一早知道大概会是那一类型的答案,但哥哥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还真是吓了一跳啊!而且看他表情完全不像在说笑。

不过我不讨厌这种答案哦。

「嗯?有甚幺好笑?」

「我才不告诉你咧--」

「呃?你这小鬼不听我说话了吗?」

哥哥空出一只手在捏我的脸,不过一点也不痛嘛。

「啊,源治你也要步上春香那条路了哦?」

理香姐忽然说了句奇怪的说话后,哥哥也停止要触弄我,我看着旁边那两位二年级的学长莫名其妙就对哥哥咬牙切齿,怎幺了?

「你们两个死处男不会因为我跟妹妹玩也嫉妒吧?」

「就是因为不懂才嫉妒啊呀呀!为甚幺我没有可爱的妹妹而你这个混蛋有啊--!」

金髮学长虽然样子很帅,但行为完全把他的颜值消磨清光,感觉有点呕心啊……

「……事先说好,你两个混蛋不会是在打茜亚的主意吧?」

忽然之间气氛完全不同,哥哥就像平常一样的挡在我前面,他的语气也变得冷淡起来,熟之他的人都知道这不是好先兆。

但两位学长却毫不动摇,只是对方了对方一眼,金髮学长便首先开口:「怎可能啊?要对这孩子动色念太可怕了吧?不过说明一下,才不是因为怕林你喔。」

「学妹比起来『林的妹妹』这身份,是『女王的妹妹』才比较可怕啊,感觉真的惹怒了女王大人,我们往后的人生也会被整得生不如死啊……」

「我完全被看扁了吗?」

「姐姐才没你们说得那幺恐怖吧?」

「对啊!莉莉芙小姐才不会用那种手段对付别人啦!」

「如果我说那家伙一早就做过了,山田你也不会相信吧?不过很遗憾她的确就像猫一样,被当成猎物玩到半死也未必见得会放手,不过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我对哥哥这说法还是半信半疑,不单我从没听过,就连之前运动会时的校园政治战争姐姐都没用嫁祸甚幺去解决,原本上所有人也是自己先有犯罪才会被姐姐告发的。

「还有茜亚其实你有自觉,莉莉芙对妳的好是超越所有人的吧,待遇上夏娃和深雪都未必有妳一半。」

「姐姐对我特别好没错,但哥哥你常常欺负姐姐她还会这样对你,我就已经觉得姐姐对你已经很好了。」

「嗯……茜亚妳自己可能不太理解,其实这家伙对妳与其说是兄妹,反而比较像父女,但在我看起源治才跟莉莉芙比较像兄妹啊。」

「咦?为甚幺?」

「因为源治君不单不会欺负学妹妳之余,还对妳呵护备至吧?我也很认同赤城同学说法,我也看过不少兄妹如果哥哥一方比较强的话,也会像源治君那样常常对妹妹做些恶作剧,不过认真起来也会去保护妹妹呢。」

「你们的说法真奇怪,在我而言只是单纯能不能玩罢了,茜亚妳虽然很多事也没关係,但似乎不太接受稍稍超过一点的玩笑,我当然不会去整妳啦,反倒莉莉芙那家伙因为本身又闷又死板,但耐玩程度远比你高啊。」

「只是姐姐脾气很好罢了,哥哥你也小一点去针对姐姐吧!」

「怎幺我觉得你总是在维护莉莉芙的?」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就算有人说哥哥坏话我也一样会去维护你哦!」

「……是吗,有这种想法也不是坏事啦,不过你要记要搞清是非黑白,盲目去撑朋友说不定反而是害了他的,这番说话我也是跟你们说啊。」

「你这家伙怎幺又在扮文艺青年啊混蛋?」

「算了吧鸣海,今天就忍一忍源治这家伙,改天再揍他一顿吧。」

「不,我很认同林的说话,那我可以解读成『为了朋友好,所以做他不喜欢的事也没关係』的意思对吧?」

莎莎的男朋友突然放出刻意扭曲哥哥意思的一句,哥哥他就像感觉到甚幺似的立即在我身边跳开,同时金髮和猩猩学长还有理香姐就一同上前包围他--

哥哥的身手故然利害,但面对三个平均水準也跟他接近的对手明显连迴避也十分吃力,但为甚幺忽然会打起来的?

当我想上前劝阻他们时,那位一直没说话的高挑学长来到我面前伸手阻止我:「他们只是在玩耍罢了,别去阻碍他们。」

但看起来完全不像玩耍啊,怎说我也算是会一点武术,他们挥拳起脚有没有用力很容易就看到,他们四个人完全不像有留力似的向对方攻击啊!

被三人挟击下哥哥终于不敌,一个失误的后退给猩猩学长从后锁起他双手,然后理香姐和金髮学长各捉着一只脚,再将哥哥的胯下撞向灯柱--

「噹!啊呀呀呀--」

「嗨!连灯柱也闪了一下啊!」

「不撞熄不準走啊!」

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他们之间的友谊,就算说是男生也不是这样吧?像我们班上的男生也很正常的啊,但就像之前哥哥发疯时理香姐可以毫不犹豫用木刀敲下去,这样不是很奇怪吗?

终于他们的处刑也结束,而我们越走也越离开市区,我也不禁有点好奇:「呢理香姐,烤肉的场地到底是怎样的地方呢?」

「嗯……这个嘛,总之是一片空地啦。」

「但我们几乎没买任何工具,你这家伙别说去到要捡木头来起炉啊。」

「放心吧源治,工具方便我的朋友一早就在那里準备好了,大概就是他们出场地工具,我们出食物饮品吧?」

总觉得有些奇怪,其实大大方方说出来也没甚幺问题吧?但理香姐隐隐晦晦,不会是有甚幺问题吧?

再走了一会,我们来到一个像露天停车场的地方,虽然天色稍暗但也看到那些零落的汽车已废弃多时,而四周那些四五层左右的住宅似乎多半丢空没有半点人气,想不到东京都也会有这种地方,像废城一样的这里倒有点阴深啊……

而在停车场中央有一个火堆,闪烁的火光照出了三个人影,似乎看到我们一行一后,中间比较矮小那男人就向着我们挥手--

「嗨!好迟啊赤城……」

那个人看着我们一行人说出这一句的瞬间,忽然像时间停顿一样止住了动作,而我身边的哥哥也停下了脚步,那幺违和的情形令我很奇怪,但学长们似乎没甚幺大反应,好像这是理所当然似的。

「为甚幺这个家伙会在啊呀--!」

「为甚幺这个家伙会在啊呀--!」

哥哥和那矮小的男人一同叫出完全一样的说话,听语气两人都很不满对方存在似的,这到底又是甚幺事啊?

  • 名称:韩国甜性涩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8: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