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女学生超清在线观看

十二月十二日星期四,最近发生的屎事太多了。

深雪今天是有上学没错,不过在我那些试探性的对话当中,她都问非所答,不是有意耍开话题那种,而是她魂魄根本不在,唯一比较正常的对答,就是她将理香的校服交到我手上那时,不过为甚幺她会知道,那家伙被我收容的事?

我有问过山田,她也说没有跟莉莉芙她们一行人说过,为甚幺她们会觉得理香一定是来了我那里的?

总而言之,我就约了莉莉芙吃午饭,我总得找个清醒的家伙去搞清楚事情吧?

于是我就和山田拿着今早炒起的炒饭便当去她办公室了。

「深雪小姐的神情看起来很不妙……感觉有点可怜啊。」

在路上山田忽然这样说起,我多少都明白她会同情深雪的理由啦……

「yep.」

「源治你还真冷淡啊……」

「毕竟我只是想知道自己背了多大的麻烦上身,他们两个的私事没有外人能插手吧?」

「言下之意源治你也站在赤城同学那边吗?」

「世事不能简单分成黑白,就现在情报来看,对我来说的确是深雪无理取闹在先啦,反正那白痴都平安回去有甚幺好吵?」

「我倒觉得深雪小姐阻止赤城同学去做危险事没有错啊,现在去判断赤城同学参战正确与否就太结果论了吧?」

「你搞错我意思了,我没有打算去讨论对错,因为我觉得事情已经完了,所以没有讨论价值,如果再挑起来吵就是那个人有问题了,以我认知那白痴再蠢也没蠢到会挑起对自己不利的话题,最少在深雪面前。」

就算只是装模作样,理香在深雪面前也已经小心到一个压抑的程度,老实说我不觉得那家伙有很开心就是了。

说着已经来到办公室门前,山田敲敲门打招呼,听到莉莉芙回应我们也进去了。

「炒饭外送,当是答谢妳之前提出的战术支援吧。」

「本小姐不喜欢客气说话,开门见山,源治你是来问深雪和理香的事吧?」

「嗯……妳真是不喜欢前戏,不过我也不讨厌直接插入,so?昨晚到底发生甚幺事?」

放下便当盒,我和山田也与莉莉芙对坐着,她也老样子地叹了一口气。

「就是吵了一场架,两边也说了些很伤人的说话,之后理香就离家出走了。」

「妳可以说些我不知道的事吗?」

「事实上也没有甚幺细节好说,大不了也是挖一些对方过往的不是,没甚幺内容和重点啊,理香的总结也只是一句『我受够妳了』罢了。」

「听上去的确很无解呢……」

也是,不过事情比我想像中无聊啊。

「不过源治,我有一件事问你,理香说有人拿刀刺你,而他就救了你,这件事是真实的吗?」

「不尽不实,但我不能说没有。」

当时的环境或许没有他我也能避过,但结果已经是既定事实,没有甚幺「如果」好说。

「是吗……那幺到现在,源治你又有甚幺想做呢?」

「nothing.」

听到我简单直白的发言,莉莉芙似乎有点错愕,然后再按着自己脸道:「我没期待你能为深雪做甚幺,但理香那面最少你也去劝说一下他吧?」

「你认识他比我久那幺多倍,难道你还不够了解那家伙的脾气吗?你想他直接失蹤的话.就叫我现在去跟他谈吧。」

以那白痴性格,如果觉得连我都不站在他那边的话,一定会跑了不知去那里。

虽然以他人脉不怕没地方住,不过将一团本来能堆在一起清理的屎炸散,我不敢想像清理会有多麻烦……

「其实也不用太费神去想,让他们冷静后就自然会找对方啦,不吵架的情侣才诡异,你们要做的就会陪着深雪开解她,而我要做的就是陪那白痴去玩。」

「最好有你说得那幺轻鬆啦……你们不在场是没法理解当时场面有多糟糕的。」

「不过莉莉芙小姐你刚才说得太简略了吧?有没有比较关键的字眼可以让我们更了解事情呢?」

「……比较有印象的话,就是他们都有指责对方不够了解自己,理香的话就说深雪太管束,而深雪的说法就是理香不够安全感。」

「我认同理香的说法啊,那家伙已经提心吊胆到变成反射性行为,就算我在一个深雪不可能出现的场合说她来了,理香也会像鬼上身一样全身绷紧,他的压力一看就知有多大,我可不觉得他们交往之后,他有比较开心啦,平常跟我们出去发疯只是种情绪发洩罢了。」

「本小姐可不是这样看,就是因为跟你们一起闹事,两三天就全身伤痕回家,作为女友每天也提心吊胆,我不认为深雪有比较好受啊。」

「听上去是恶性循环,根本去到八字不合的地步啦,害我觉得当初撮合他们是错的决定啊。」

要理香连跟我们出去打架也不行的话,其实会变成怎样之前在医院也看到,把情报说给他听之前那家伙就像个没灵魂的木偶,最后也选择参战对他说说不定是种救赎,就算只有片刻的自由。

「话说两位……你们都没听出违和感吗?」

山田一说,我和莉莉芙也自然看向她表示不解,山田就继续说下去:「赤城同学希望得到的是自由,而深雪小姐是需要安全感对吧?」

「Right.so?」

「自由和安全感都是很虚的说词,没有确实定义,每个人的解读都不一样吧?」

「先不计这次事件,如果他们一直做的事也是对的话,为甚幺今天会用来指责对方做不到呢?」

「人性是贪婪,总会认为是对方还做不够吧?」

「源治你没把前文后理听进去吗?雅克想指出的,是两人为对方做的事也搞错方向了。」

「没错就是这样,赤城同学的压抑其实我也看得出来,但如果这样做就合深雪小姐心意的话,她也不会有意见吧?」

「而反过来深雪小姐所给予的自由也明显不是赤城同学想要的,所以他的表现才会那幺抑压,对他来说觉得这样可以讨好深雪小姐,但她想要的却不是那种无关痛痒的自制力,结果才变成这种状态。」

「因为误会对方需求,而变得两边也不快吗……我们可以用这方面去游说,源治你觉得呢?」

「等那家伙主动开口再说吧,现在他需要更多的啤酒,醉到他觉得该去解决问题他就自然会找我说了,所以山田妳也别对他多说话,让那家伙觉得现在的处境是安全就行了,是要点时间,但须要反省的人不只是那白痴吧?」

这种问题上可没有绝对的对错,让他们慢慢反省才有机会解决,反正我也没打算这几天就赶跑那白痴啦。

当然如果山田觉得困扰的话,我会再帮那家伙想办法。

「唯有这样做吧……」

「啊还有莉莉芙,我想问你夏娃最近做甚幺?总觉得怪怪的。」

上次学姐的事之后她说不用再一星期吃一次饭,之后到今天她也没怎过我,平常无聊电邮也三五不时来一封,发去问铃木也只是说夏娃有心事,但没很清详细情况……

莉莉芙还是一言不发,片刻才淡淡说一句:「如果迟钝要判刑,源治你应该会判上监禁一千年了。」

「Ar……what   the   fuck   happened?又是我错?」

原本只是无奈地看着我,忽然莉莉芙的眼光变得尖锐,似乎对我的反应有不满。

「你好像很有意见啊?」

「当然!妳们三五不时有情绪问题就归到我身上,妳们不会搞错我是baby   sister吧?我没义务时刻照顾妳们情绪,搞清楚好不好?」

她用一种很不屑的眼光瞄了我一下,就自己喝起茶来:「叫你反省是多余的,你不值姐姐对得那幺好,在本小姐发怒前离开这房间,我认真的。」

「妳这算是甚幺意思?」

「就如字面所说,本小姐希望你立即离开,看到你做了过份的事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我就觉得气难平,所以要求你在发生争吵前离开让大家冷静。」

这家伙变得很了不起嘛!

「源治……」「山田你把便当带回去吧,看着这家伙的嘴脸我就没胃口了。」

待在这里也自讨没兴趣,我立即就离开这鬼地方,去到楼梯底下抽烟。

总之有事就算到我头上,这班女人真不可理喻。

大概抽到第三根时,我收到一个电话,是春香那家伙打来的。

「what’s   up?」

「弟弟君,你吃了午饭没有?」

「发生了些蠢事,还没吃够,怎幺了?」

「我想你帮忙去做报告,不用下手,提供我想要的资料就可以了。」

「我会当成是委託,来谈谈报酬吧。」

「今天一整天的伙食,外加教你一些把妹技巧,你觉得如何?」

「deal,你现在在那?」

「我準备开车去你学校,在旁边的公园会合吧。」

「你好像没考虑到我要上课啊。」

「别闹了,你又不会重视学业那种人。」

「you   right.」

挂线之后我也回去宿舍洗澡换衣服,再跟理香交待今晚不回来吃饭,这家伙也在打电动喝啤酒正常运转中,应该没问题吧?

一边回复山田传来关心的电邮,我也去到公园那里一边抽烟一边等,大概等了一两分钟有一部电镀蓝色玛莎拉蒂海神II慢慢驾来,本身车也够贵还要电镀,有钱真是任性啊。

当它开到我旁边时,却伸了一个我认识的人出来:「帅哥,要上车吗?」

WTF?

「你何时换车的?」

「上星期我旧车停在路边也莫名其妙撞到半毁,算过换维修也不便宜,所以就直接换车了,上来再说吧。」

春香打开副手的门让我上车,但看到换档桿我就不舒服了。

「自手排的车好开吗?」

「也没办法啊,时代进步,纯手排车快要绝种了,扣安全带哦。」

「话说你到底要做甚幺报告要向我要资料?」

「啊,因为我打算要写一个『子弹对人体伤害的情况和处理』的报告,我想这方面你是专家了吧?」

「没很专业,毕竟我又不是医生,不过倒试过救不少中枪的人,大概帮得上忙嘛,不过你有必要写那幺奇异的课题吗?」

「想要出众就要与别不同啦。」

「那幺不如我直接把手给你,你自己用超能力读吧,这样比较省时。」

「你不是有不想给人知道的事吗?」

「那时不知你是谁当然大反应了,现在只要你知道也别出去,我就没意见啦。」

「感谢你的信任,不过就算用超能力在这件事上也不会省时,说不定会更乱就是了。」

「不是你一碰就知道别人在想甚幺吗?」

「最简单的话可以这样理解,但实操就不是那回事,解释一下给你听吧,虽然有点抽象。」

「一般而言我能读的都是你现在在想的事,如果莫名其妙就要指定某些东西的话会非常困难,你试想想就像在一个湖泊中去找一块指定的落叶,多半都只会找到海量无关的资讯。」

「不过如果我有令你想起我要的资讯,那就比较容易,比如说我提起放屁,但我一提起你现在是不是多少也会有些联想?」

「ar……yep.」

「那幺假设我现在接触你,就会收到你在想的事,然后我就会找出我想知的情报,比如说我想知你刚才有没有偷偷放屁,不过只有这程度的话,还是会有很多多余资讯,所以就要引起你更多联想。」

「当我的提示暗示更明显时範围就会慢慢收缩,比如加上时间或者明确的问题,就像直接问你刚才有没有放屁,那多半都可以直接得到答案啰。」

「但你想想我得要清楚问出一个明确的问题,还要花时间去解读才可能得到答案,还不如直接跟你一问一答吧?我想你也没事特意要对我隐瞒,何况不想答又没关係。」

「不过如果我努力不去想,你还会读到吗?」

「你努力不想去不就是在想吗?不过有一次例外,是政府叫我去帮忙审讯一个人,那个人是绝对的变态,我无法理解为甚幺一个人可以完全没任何思想的。」

听上去这能力果然还是很可怕啊……

「嘛把问题放回眼前,午餐去吃乌龙麵你觉得如何?」

「事先说去,是甚幺餐厅来的?」

「你那幺爱吃应该知道月长乌龙麵吧?」

「春香你居然知道这家店?那不是高级餐厅啊?」

我还意为只有我、理香、山田还有茜亚才懂欣赏这种小店啊。

「那些店我跟女生约会才会去啦,难得跟你这个弟弟去吃饭,当然是去好吃优先的地方,这也合你心意啊。」

「sure!我发现我们越来越多共通点了。」

「就算是异卵我们也是双胞胎嘛,这世上没有比对方更亲的人了。」

我曾经有一瞬间想过他是为了讨好我而做甚幺调查,不过在看他点菜时我就知道这家伙是真的喜欢吃这些食品。

一问之下,我才知一直对春香的印象都有很多误解。

她根本不喜欢夏娃爱去那种高级餐应,只不过因为女生爱去才迎合对她们,作为为了打炮的付出我是理解的。

而且春香也讨厌在西园寺家的生活,不过身为有钱人的孩子自然要学会戴上面具,也就是一开始认识我那时的模样。

不过在我面前她似乎越来越没意思维持王子般的形象,不过我喜欢这种以真实面目相处,大家也轻鬆得多。

被莉莉芙无理取闹搞出来的不快也一扫而空了。

吃完饭我们去超级市场买了一整箱啤酒,之后春香就开车回她的公寓。

「这里不是酒店吗?」

看出车外,眼前这几座大楼怎看也像酒店,这家伙不会是包了一家酒店房间来住吧?

「答对一半,是酒店式公寓,这里有各种服务很合乎我这种懒惰的人啊。」

由停车场那边进去再坐电梯上去,她住在顶层的房间,地板到天花板足有两层高,所以用木做了一个非常大的阁楼,一整道落地玻璃窗可以看清整个东京湾,这家伙太夸张了吧?

「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会不会太浪费啊?」

「源治你喜欢的话可以搬来啊,又有房间,一个人住我也有点闷。」

「但这里没女人帮我执房间。」

我两对目而笑,春香也很懂得我在说甚幺嘛。

「书桌在阁楼,冰箱有冰啤酒哦,你去拿完再上来吧,我先去换衣服。」

春香先去準备自己的东西,而我把刚买来的啤酒放到冰箱,再拿两罐冰的上去,我也开始着当他的顾问了。

不过我总被周围的环境令我分心,虽然在宁芙大姐这样的有钱人家庭长大,不过我习惯的只有那种古典华丽,也看得生厌了。

倒是这种现代感满满的设计才让我觉得有钱真好……

随着射进来的阳光渐渐低沉,外面似乎已经入夜了,而我们两个还是没头没脑地在赶报告,就算只是在问答我也觉得辛苦啊……还好有啤酒和香烟作伴,我能撑过去的。

「好啦,我想我要的资料都集齐了,如果再须要补充的话找你没问题吧?」

「It’s   OK.」

我拿出电话看看时钟,shit!都差不多九时了。

「不过我们都应该去解决一下晚餐吧?」

「当然,不过我不想再出去,叫外卖如何?」

「好啊,叫披萨吧,要最多肉和番茄酱的,还一定要有肉酱意麵。」

「真重口味,不过我喜欢啊。」

乍听之下应该没有人会觉得我们刚才的对话有问题,不过试想想,我们刚才可对了好几小时死尸的相片,有不少还是被大口径弹药打成肉泥的,一般人应该好一段时间不想看见我刚才说的食物吧?

不过我自觉这方面多少也有些变态,但我这位姐姐也不遑多让,理解我所开的笑话我两也击掌不意。

「啊,菜单在玄关那里哦。」

「不用了,最近也常常叫我已经记得菜单内容,我想我们的口味不会差太远。」

「不要叫太多哦,今晚还要叫宵夜的。」

打电话叫了外卖之后,我和春香也软躺在木地板上,盘坐了好几小时也不轻鬆啊。

点起香烟再来一根时,我眼光刚好瞄到春香.那家伙没有目的似遥望着东京湾,神情没有刚才的轻鬆,倒像有心事似的。

去回去楼下拿啤酒,再上来时他还是一贯地在发呆,可不像这家伙的作风啊。

把啤酒贴在她脸上,这家伙才惊醒过来,表情再转代成他招牌假笑面具接过啤酒:「怎幺啦源治?」

「有心事的话可以找我说啊,虽然我算不上很好的聆听者,也保密我绝对一流。」

「那有这种事,你多虑了。」

「你觉得你戴起那张强颜欢笑的面具能骗到我吗?」

终于,她都换上一个真实的表情,无奈地笑了一下:「你没那班女生说得这样迟钝啊。」

「她们那些是无理取闹,好像我要帮她们计算着经期,再配合去安抚情绪一样。所以你又有甚幺烦恼?」

「嗯……作为引子先说说你吧,你学姐的事我在夏娃小姐那里听说过哦。」

「……呼,那家伙嘴巴真大,所以呢?」

「你应该很懂得耿耿于怀、念念不忘的心情吧?」

「……yeah,不过我已经放下了。」

「那幺先借我一根香烟吧。」

这种要求其实很没所谓,于是我将最后一根和打火机在桌面滑给她,没像其他人第一次完全不会吸,马上就点起来吐了一口烟出来。

「说吸烟能够消除压力都是骗人的吧?」

「废话,事先说好,如果你的烦恼是前几天碰到很讚的女生而把不到这类,我会狠狠揍你一顿,那种蠢事的话别拿学姐的事跟我类比。」

春香没回答,只是吸完之后就把香烟放到我用铝罐做的临时烟灰缸中,再一脸认真的看着我:「源治你有在深雪口中听过我高中时的事吧?」

呃……有点久远没太有印象……

「是妳喜欢女人的事被家被发现,接着你被软禁着,强行拆散妳和那时的女朋友,是这样没错?」

「嗯,这样的资讯量就足够了,唯一修正一点才没软禁那幺轻鬆。」

「不意外,西园寺家有多混帐我也知道。」

「志乃上星期日结婚了。」

志乃应该是她以前情人的名子吧?爱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为这种感情而失落算是合格有余吧……

「对象是欧美财阀界一个名人,你应该不知道不过不重要,总之想像就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秃头大叔吧。」

「holy   fucking   shit!」

输给甚幺年轻才进的话也认了吧,最少条件差不多而对方有老二,输这种都快嗅到棺材的家伙春香不杀人真的很能忍。

「其实好一段时间之前,我就有听过志乃的家族靠向那个财阀,当时我还只是自欺欺人地认为,只是正常的生意来往……」

他抱着自己头沉默了一会,自己一口喝完面前的啤酒,最把手上的铝罐捏到像苹果核一样。

「当天她还握着我的手,希望我祝福她幸福……」

「这太机掰了吧?」

我知道春香的情绪不应该说太直白,但我还是冲口而出,我能够想像这家伙当然还要保持温柔的笑容,一边要强忍着怒火去祝福那女人……

对着我的评论春香也点头应同,所露出一个我不理解含意的笑容:「她已经不是我以前认识的志乃了。」

我走到她身边拍拍肩膀,她又再开一罐啤酒:「放心我没事,跟你说完之后我应该能完全放下了,我也只是想找个人听我说说呢。」

「怎幺你说到身边好像没能倾诉的朋友似的?」

「的确没有啊,男人总会把我当成仇敌,我根本没有男性朋友,而在女生而前罢出这种模样不是很逊吗?更何况根本没女生想听这种事啊。」

「anyway,事情已经过去了,妳现在不是很好吗?天天想要不同的也把到,总比起老是同一过好玩啊。」

「我也因为当时和她分开才变得自暴自弃,其实现在我也觉得很寂寞,那种心灵空虚像源治你这种现充不会懂的。」

「你的说法很嚣张啊。」

「不要总把异性看得那幺重嘛,说实话我一直很羡慕你,身边总有一班能交心的好友,能一起去做白痴事,可以选的话我想跟你现在的处境交换啊。」

「你要一起参进来玩也没所谓啊,你不老是在装王子不就可以了吗?」

「我的社交圈一早脱离了可以这样玩的时候了,背负着家放名声我也不能想做就做,真想回到高中重来一次啊……」

「话说我对妳的认识其实很少,妳以前到底是怎幺样的?」

「啊,我电脑里有相簿,要一起看吗?」

点点头应道,我就爬到他旁边坐下来,她也在电脑中打开一些资料匣……

「啊……这张,你猜猜我在那里?」

她打开了一张应该是班级合照,清一式所有人都是穿得很传统的及膝裙校服,大概是甚幺超禁慾的大小姐学校吧?

老实说……看不出来。

我摇摇头,春香也只笑笑口道:「也是啦,形象跟现在差那幺远,这个我。」

看着她指的人,我下巴也掉到桌上了。

「你毕业之后整容了吗?」

相片中的春香是站在正中间,一头及腰的亮丽长髮这点有些像深雪,不过脸孔明显地秀气很多,不像深雪还能称上可爱,但完全是那种优雅秀丽、教养优良的完美大小姐,跟眼前这只穿着运动长裤和厚毛衣的白痴完全不同。

不过看来那时候她就已经是团体中的核心人物,身边包围的人全部都是美女,她刚才说受情伤之后才去开后宫是骗人的吧?

「我也知道你会这样说了,嘛打扮再加上伪装之后,绝对可以变成两个不一样的人哦。」

「那里根本是女同性恋的培训基地吧?这班女生全都像玛莉亚的凝望似的。」

「我不否认啦,不过说实话女校可没你们想像得那幺美好梦幻,缺少了异性的集中营其实很可怕的。」

「bullshit!明明你就爽翻天了。」

「那只是我刚好有这种兴趣和本钱罢了,但日常生活真的很恐怖,尤其关在深山里每星期只有两天能回家,环境里没有能让思春期女孩们发洩的对像,那心力就会投放到人际关係和耍心机上了。」

「听上去好像炼蛊一样,能活着出来的家伙都不是等闲之辈啊。」

说着我的电话就响起来,原来是披萨送到来了,次次拿啤酒也是我去,这该换春香去动动了吧?

接着我们继一边吃披萨,继续去看相薄,也让我对这位「姐姐」有更多了解。

不过在言语间我也听得出来,作为西园寺家的女儿她一点也不开心,说不定我没在那家族成长是种幸运。

听上去春香表达那种空虚感我有些似层相识,对,那种感觉我常常在夏娃身上感觉到。

抛开小时候大家也很白目的时光不说,自这几个月重遇后我常常听到她这类抱怨,尤其在与她家人重修关係前更严重。

当然我也不会很理解这种烦恼,毕竟「虽然很有钱但心灵无比空虚」这回事对我来说太遥远了。

最后我们吃着意大利麵时我忽然想起,深雪和理香的事也该和春香说一说吧?

把事件起因、现在情况、还有山田提出的推论全都说出来后,这家伙也只是「哦,是这样啊」,冷淡过头我反而很在意啊。

「比我还要冷淡我觉得很神奇啊,你没有甚幺看法吗?」

「老实说在知道他们交往那天我就不看好这一对了,现在的情况也在预期之内,没甚幺意外啊。」

「听上去很马后炮啊……」

「或许你会这幺想吧?我作为看着他们长大的人,山田小姐的推论我一早就看得清楚,两人性格南辕北辙,作为有点暧昧的朋友的话倒没甚幺问题,可是一但正式交往就出事了。」

她吞下一口麵,就继续说下去:「深雪是很重视家庭的人,非得去到大哥和小妹那幺不知所谓的话她都会拥护着,但同时也会要求『家人』也得有多少付出,既然成为情侣她自然对理香的要求变得不一样,但理香是多爱自由自在你也很清楚,一个希望安稳一个渴望自由,性格两个极端的人走在一起,这种冲突不是早就能知道的吗?」

「那幺当初帮他们扯红线的我好像做错甚幺啊……」

「又未必,这次其实可以当作考验,如果他们的爱能够跨过的话不就证明能一起走下去吗?相反如果认知到不可能,长痛不如短痛未见得是坏事,人生是要有点历练才会成长哦。」

「能说出那幺有道理的说话,我真的对你有些改观啊。」

「毕竟我和你各自也有不同的历练嘛……反过来像莉莉芙她们那幺紧张才显得幼嫩,就算头脑聪明经验不够始终是败笔,不过我们好像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太严苛了。」

也是啦……

看看时间,不经不觉就十一时了,刚刚她说要吃宵夜吧?

「dude,宵夜应该怎解决?」

「叫酒店的外送吧。」

难怪他说这里很适合懒人住了,去到玄关的控制台按几按就能点餐,之后就有人送出来,真是超方面啊。

而我和他都随便点了个拉麵就算了,毕竟意麵都还没吃完,不过春香说味道只算一般,但这种时间连电车都快没有,还要找吃的就张就一下好了。

所以我们就一边吃一边聊些没营养的废话,吃完拉麵都差不多十二时了。

春香说在阁楼这一旁的收纳床可以借给我,我也没所谓啦。

「明早八时我有课要上,如果你能起床就一起吃早餐吧……啊,好像说要教你把妹都没了件事。」

「改天吧,又不是见完今晚以后不见,要约吃饭就自己打电话过来。」

「嗯……不过今天完全没东西教你好像也有甚幺不对……源治你刚刚说夏娃小姐在生你气对吧?」

「大概吧?鬼知道。」

「那先上第一课,现在打电话去和她道歉。」

「what?先不说应不应该道歉,我连甚幺事都不知道要怎说啊?」

「这正是关键所在,你去跟夏娃小姐道歉就好了,但言词、态度也不能让她察觉到你是不知为甚幺道歉,如果她去试探你的话,就试着联想你有可能令她生气的事作回答吧,要含糊其词,但如果说得太虚无缥缈她就会更深一步试探你,那就算失败了。」

「听上去不是超级难吗?上课也要由基本开始吧?」

「这很基本啊,何况我又没有可能永远在你旁边教你怎做,教会你用怎样的思考方式去处理,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吧?」

这样说是没错……但我总觉得有古怪啊!

「我知道你在怀疑,但不是很好机会验证我教你的行不行吗?何况我在你旁边,如果不行你再揍我也不迟啊,不过事先说好,是因为你没完成我所说的条件而失败我不负责喔。」

反正都没其他事可做,就试一试好了。

不过这个时间直接打电话过去她说不定睡了,先发个电邮试一试比较安全。

「睡着了吗?」

发送之后等了半分钟左右,她就回信了:「準备了,有甚幺事?」

没睡就行了,打电话过去吧--

「嗨,夏娃。」

「这个时间来电,请问有甚幺重要事?林源治先生。」

这种态度很明显在生气,虽然总觉得是她无理取闹,这样做好像会宠坏她,不过为了通过春香出的试炼……死就死吧!

「我只是想跟妳道歉,夏娃,对不起。」

电话另一端一片沉默,害我心情超紧张,就像在远距离狙击时要决定何时扣下扳机一样……行得通吗?

「本小姐才没把那些小事在心里啦。」

一听到这种语气我就知道成功了,虽然我他妈的不懂是甚幺鬼原理,到底那段沉默的时间发生了甚幺事?

「是吗?那就好了……这样明晚要出来吃饭吗?」

「唉,你又不是不知现在发生多大的事情,尽可能我也不太想深雪离开我视线太远,尽管莉莉芙和茜亚都陪着她,我说源治你也应该去处理一下马尾妹的问题吧?」

「刚刚听了专家的意见,我认为顺其自然,等他们冷静一下就会自己去处理了,我们旁人最多就稍稍舒缓当时人的情绪,要是把理香迫太紧只会有反效果啦。」

「看见马尾妹那幺不珍惜深雪,我其实是有点生气的,那源治你告诉他,再在闹脾气的话,深雪要被追走了。」

「我给妳他的电话直接和那家伙说啦,不过我赌一万元,听到之后那混蛋会更赌气。」

「怎样都好,本小姐只关心深雪,以她条件绝对值得有更好待遇的,我要睡觉了,明天见吧。」

女人真是很麻烦,夏娃这家伙根本是在向我表示她会罩深雪的……

「成功了吧?」

一旁的春香笑着道,坐在旁边他听到我们的对话大概也猜到结果吧?

「这很不科学,到底是甚幺原理?」

「唔……简单去说的话,就是让女生觉得你知她心中所想,她自然就会高兴啰。」

「我还是不理解啊!」

「女人就是很喜欢别人了解自己,所以为甚幺吃饭时要你出主意,但你的提议往往都被回绝,就是因为你还没猜中她想吃甚幺。解释一下刚才的例子,我就是要夏娃小姐觉得你了解她想法,那就自然会原谅你啰。」

「而因为我根本不知她在气甚幺,所以才要装到已经明白我『错』了,对吧?」

「学习得很快嘛,那幺再告诉你刚才一个小技巧吧,除了刚才的秘诀,你知道为甚幺夏娃小姐会那幺容易就原谅你?」

我摇摇头,春香似乎也没对我答不出来有失望,就继续道:「其实这是比较进阶的技术,而且也得你对对方性格有一定程度熟识,其实就是针对对方性格和自己身份再行事啊。」

「一句说话有没有可能藏了那幺多含意啊?」

「不是说话,是行动,以夏娃小姐那幺爱面子的个性,而同样爱面子的你居然会先认输,她自然觉得自己是赢家,那幺一切都好说了。」

「听上去好像是这幺一回事,但我分不清到底是马后炮还是真有其事啊……」

「没必要想得那幺複杂,这只是认知反差罢了,就像你一直认知我都是装好好先生,今天我忽然以真面对对你,你也会有些迷惑吧?而只要那种反差是乎合对方喜好,那就自然会加分啰。」

「你的举动原来有那幺重的心机考量在吗?」

「这又不是假扮成别种性格去迎合别人,只不过找一种方式让大家都好相处罢了,就像你喜欢直白,我就用我真实的一面对你,刚才我说的可以用于所有关係上,用一些并非谎言的技巧让大家都相处愉快,何乐而不为呢?」

我不尽认同这种价值观,我们原来有点扭曲这一点也很相似啊……

「记着这种技巧吧,就算如我也总不能清楚对方在气甚幺,这能好好解决眼前一些小问题,不错吧?」

春香不愧为把妹大师,花言巧语我完全不行啊……

「不过真的很麻烦啊……老是在无理取闹。」

「你何时觉得讨好异性是靠理性的?谁叫你好色哦,要交配当然要付出代价,最少你不用像螳螂或者黑寡妇,交配完之后都会被杀啊。」

「好像也是啊……」

「晚了,明天谁先起床睡去叫醒对方吧,我房门没上锁的。」

「如果你叫我的话在三米以外大叫我就会醒了,以前留下来的坏习惯,我怕那些反射动作会伤到你。」

我两轻轻击拳之后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虽然今天碰到那幺多莫名其妙的事,不过跟春香这家伙相处的时光倒很愉快啊……

  • 名称:吃女学生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1: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