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性涩爱迅雷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在干掉光头之后我就回到楼下帮忙,途中还顺便收拾了尾崎打不过的家伙,不过当回到一楼真是一片惨情况。

虽然空间有限可以接战的位置不多,但在对方人数有绝对优势下我们的战友也被打得很惨,福泽那小鬼更是一早就躺在一边了。

不过我来帮忙的话战果就逆转了。

他们的部署是把杂鱼放在最低层来消耗我们战力,不过这种家伙都有种共通的特色,只要快速而明显地干掉他们比较强那几个,就算再多人也会畏缩的。

付之实行打掉几个连热身都算不上的废物,其余的一堆人果然都不敢再进攻,而我的出现除了战力上的考虑当然还有士气,最少要给我们自己人知道,我都能抽空出来上面一定搞得定的印象。

我以自身的压迫力不断进行假动作吓退敌人,同时把对方焦点集到自己身上,让友军发动反攻也更容易。

偶尔地干掉试着进攻的家伙来增加自己的压迫力,但我倒没打算全面反击,胶着状态才是我理想,就算有我在场现在整体来说也不过五十五十,反正我们现在的任务就只是拖时间,没必要太拚就是了。

维持这种状态了良久,楼上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声,不过一堆人声我可没法分得出是那边发出的。

「林,你觉得这是那边发出的?」

身边一个样子有点熟的人在问我,答案当然只有一个了!

「当然是我们了!你们这班垃圾还没想认输吗?」

「别给我开玩笑了!」

一个想自杀的白痴向我冲来,我就一脚把他踹回去,到现在还有想挑战我的家伙其实勇气值得一讚,不过脑袋肯定是坏透了。

「喂--须藤已经给我干掉了,你们认输吧!」

背后传来穷鬼的大叫我也自然往后望,一脸狼狈的他身后带着一班人马,当然也小不了一堆熟识的脸孔,终于完了……

见识过我们实力的废物们,看到这个阵容当然不再挡路,而我们一行人也带着胜利姿态离开,当然现在要做的除了兴祝,就是处理伤员了。

我们还能动的人当然也扶着一些被干掉的家伙走,一行人来到附近的一个公园集合,在阿薰和娘炮脸出资下,也有不少手足跑了去卖些饮品和医疗用品,而我和山田也教着一些情况比较好的家伙怎去消毒等等,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啊……

「呃……痛痛痛!能不能换个别的家伙来帮我处理伤口啊!」

难得我优先帮内田这混蛋,他还在抱怨,这家伙真讨打啊!

「要不鸣海你来了,记得要下多点消毒药水啊。」

「别闹了林……」

说起来山田真的很利害,明明一直在前线战斗,但却一点伤也没有,她到底是怎做到的?

啊,还有她现在有够受欢迎,一埋猪哥当了她女护士一样骚扰,差不多要过去修理一下那些处男了吧?

「啊说起来,阪东那家伙由刚才开始就很消沉,他不是打赢了吗?」

「管他去死,鸣海你刚才有看到怎样做了吧?内田就交给你了。」

拿着一包棉花和消毒药水就走了过去山田那边,被一堆猪哥包围着她明显很困扰,这班混蛋啊……

「你们不要着急一个一个排队吧。」

「山田小姐,你看我腿上是不是有伤口,好痛哦!」

有个胖子几乎半脱了自己的长裤,一整条股沟压向山田那里,啊他腰上的确有些擦伤,来得正好啊。

「真的很严重耶,要下多点份量哦。」

消毒药水几乎用倒的洒在他伤口上,那胖子立即像高潮似的呻吟倒地,看见恶鬼来到这班猪哥也立即退后几步。

「山田妳过去那边帮那些女生处理吧,这里我来处理好了,有谁受伤啊?」

没有了小天使的治疗这班猪哥也只好乖乖地排队给我处理,其实除了是帮山田解围之外,我最想就是看他们失望的表情啊,简直愉悦!

「喂源治。」

理香那家伙这时走到来我身边,拉开了一罐东西塞到我口边,嗅到是酒我也很自然喝进口里。

「你这家伙居然在摸鱼,快点拿些药水棉花帮手吧!」

「刚刚我才买完东西回来啦,我才不是在摸鱼,我不是在喂你喝酒吗?」

算了,他偷懒又不关我事,何况有个人在这里喝酒打屁也比较好。

「说起来你这家伙不用打电话给深雪报一下平安吗?」

「男人做事,女人在过问那幺多在做甚幺!」

这家伙一脸红红好像醉了似的,明明派对才刚开始吧?

「最好你有那幺勇敢啦。」

「你这个混蛋别在扫兴,快点喝啦!」

这家伙一声大叫就把铝罐塞过来,我也只好喝下去,不过味道好像跟啤酒差很远,有点像果汁但好像有一点烈酒的味道,到底是甚幺鬼啊?

「喂理香,这是甚幺鬼来的?」

「哦?刚刚看到是新出品就买些来试试,很好喝啊,有问题吗?」

「给我看看资料。」

理香把罐看在我眼前看,原来酒精含量足有50%,这幺一罐就比伏特加还利害,难怪理香这家伙那幺快醉了。

我自己也没所谓,反正今晚也不会有别的事做,我也一边喝一边继续处理伤口,同时越喝身体就越热,当搞定所有人之后,天色也开始入黑了,但我完全感觉不到冬天晚上的寒冷,还热得想脱衣啊。

我也该是时候找人帮我处理伤口了吧?

看着山田她在跟那些女孩聊天,我便从后抱起她:「山田,到我要处理伤口,帮帮我哦!」

「源治你醉了!快放开我!」

我脸刚好贴到她颈后,明明都应该出了那幺多汗,但她身上还是一阵清香气,真是不可思义……

「我没醉啦--」

在她反抗时手肘稍稍撞到我肋上,今天被光头打过这位置有伤在身,我也不禁啊了一声再鬆开了手。

「抱歉源治!你没事吧?」

「怎会有事啦?我骗妳的,哈哈哈哈--!」

一瞬间山田呆了一呆,然后却一副想哭的样子,怎幺了啦……

「喂林,你够了!」

鸣海走过来把我推开,这家伙到底怎幺了啊?

「what’s   up   man!」

「唉……看来你须要冷静一下。」

说着鸣海那家伙就一拳挥过来--

吃了鸣海一招修正拳,我就直接昏到派对完结,酒醒了之后我才知道刚才做了多糟糕的事。

当然不断灌我喝酒的理香也有被他们修理一顿,不过最害事的还是那罐酒精含量超高的饮品,毕竟那家伙比我还早就醉了啊,也不能把责任全推给那白痴。

一直在回宿舍的路上我和山田也没说过话,但谁也看得出她很不开心,真糟糕啊……

回到宿舍打开门再开电灯,到底怎样才能得到他原谅呢?

「啊山田,妳先去洗澡吧。」

「不,源治你先去吧,我还要去洗衣服。」

刚刚酒醒我脑袋也不能好好运转,或许洗个澡会精神一点。

近乎零度的冷水直接洒在身上,冰冷的刺激感再加上落在伤口上,全身不同地方传来的刺痛让我完全清醒过来。

刚才完全没有製造话题和气氛能好好道歉,向这方向发展就对了。

洗完之后离开浴室,换上她放在外面的替换衣物,我便在冰箱中拿出鸡块来炒,今晚就由我来煮晚餐吧,道歉也得有点诚意。

当她洗完出来之后我也煮好了,去将折叠桌打开再放上蒜香炒鸡块和两碗白饭,这种时候我就不会再拿啤酒,拿了两罐可乐出来就算了。

默默地开始起筷,我想这该是时机了吧?

「山田,对不起,刚才我做了很过份的事,抱歉。」

她没有平常爽朗的回答,整个人呆了一呆,似乎也有点犹豫……

「没关係,我没放在心上,不过源治你以后喝酒也要克制一点,今次是我还好,如果换成别的女孩子的话,你会被捉去警察局吧?」

「我知道了……」

不得不说理香那家伙果然是损友,不过是我自己发酒疯也不能怪其他人,那家伙压抑了那幺久也是该醉一醉了。

吃完饭之后我就自动说去洗碗,就当时罚我自己也好甚幺也好,不过洗到一半我电话就响起来。

在脱手套时山田就把电话拿来给我,拿起来一看正是理香那家伙,dude,我没有好预感。

「hey   fuckface,打来找我干甚幺?」

「源治,可以来你那边住吗?」

……SHIT,事情比我想得来糟糕。

「你在那里?」

「在学校的树林里。」

「我有带过你怎潜入来宿舍吧?在那里等吧。」

「……谢谢你,源治……」

凭语气听上去都知那家伙有多糟糕,虽然是一早就知要面对的麻烦了。

突然要住多一个人,怎说也该得山田同意吧?先问问她吧。

「山田,理香那家伙说要来住一阵子,不会麻烦到妳吧?」

听到这样,山田也只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再道:「都预期中的事呢,没关係,让赤城同学在这里躲一会吧,反而不知跑去那里才叫人担心呢。」

以我认知那家伙应该不会乱来的,应该山田都同意那也没甚幺好考虑了。

「啊不过山田,妳还是不要主动问他发生甚幺事好了。」

「咦?这时去安抚一下赤城同学也很重要吧?」

「你不懂男人的事啦,让那家伙冷静一下,他想说的时候就会自己说了……虽然到时少不了酒精。」

「我都是说那句适可而止,任何事超过了也不好,我依然会信任你的自制力的。」

「总之我答认你,我认为不妙的时候会让妳逃去莉莉芙那里避难,到时我肛了那家伙也是我和他之间的问题了。」

山田没有回答我问题,反而掩着自己口露出一脸困惑,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不管了,我拿着一个手电筒就出了去走廊,来到转角一处逃生梯,虽然这里的门被打开了的话会触动警报系统,不过只要一把开窗就能由逃生梯那里爬进来,反正也只有一楼不会摔死人,我常常带着些不能由正门出入的东西都会走这里的。

「嗨红毛仔,叫了小姐哦。」

身后突然的声音让我吓了一吓,原来是我们的舍监大婶。

「right,在正门出入不方便吧?」

其实他对我们都是只眼开只眼闭的取态,只要做一些不见得光的事时别太「光明正大」她也不会管太多,当然要打好关係就是三五不时请她抽烟了。

自然地就拿了一根出来递给她,大婶马上就收到自己口袋里,她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在学生面前抽吧?

「别搞得太大声吵到人哦。」

「这我无法保证哦。」

知她能开玩笑我自然就开了个黄色笑话,大婶哈哈大笑拍了我两拍也离开了,给这种超重量级的女人拍一拍也有点痛啊……

拿着手电筒对一片黑暗的树林打出断断续续的讯号,而在森林那处也亮出如小灯泡发出的光芒,一暗一闪的回以同样讯号,那家伙来到了。

打开玻璃窗,那家伙走到逃生梯那里再爬进来,跟两三小时前见他没多少分别,但脸上的神情像死灰那样。

「……嗨,源治。」

「你不会甚幺也没带就走出来了吧?」

「电话钱包提款卡也有在啦,不而你要我拾了一大包才出来哦。」

「Anyway,进来再说吧。」

回到房间前用锁匙打开门,山田已经在里面把些毛毡拿出来铺了一张床出来,她真是一向的贴心啊。

「啊山田,刚才不好意思,灌醉了这家伙麻烦到妳,对不起。」

「不紧要,我没放在心上,不过对呢赤城同学,你的行李呢?」

理香只叹了口气,而山田和我对上眼也会意了。

「这样的话我和源治先借些衣服给你吧,请不要客气当是自己的家一样就好了。」

「真的感谢你们,接下来要麻烦你们一阵子了。」

这家伙突然很有礼貌对着我们鞠躬,感觉怪怪的,我的话才不想听肉麻说话,不过考虑山田和他交情不一样,有礼貌一点也不是坏事。

「喂,你臭死了,快去洗过澡吧。」

「但我还没吃饭啊,源治你去叫披萨吧。」

「你出钱喔。」

「随便啦,借你们地方住当作交租也要,这段时间叫外卖由我付吧。」

这家伙身为魔法师薪水很高,我倒不会为他存款担心,反正我也还没吃够,叫个四人份的吧。

「你明天也应该去买些衣服吧?我和山田也没可能借内裤给你啊。」

内裤交换穿甚幺实在太呕了,换是我的话宁愿不穿。

「当然了,那我先去洗澡吧。」

那幺我也拿起外卖传单打电话去叫披萨,完事之后我也不禁点起一根香烟,这次我想也很难处理啊……明天上学看看深雪怎样再算吧。

这时山田拉一拉我的衣角,再靠到来我身边轻声说道:「赤城同学似乎冲动过头呢,虽然不是身无分文但这样就离家出就,好像有点危险啊。」

「应该说那家伙不冲动就不会出走啦,不过以深雪和他个性看来,可以吵到他会离家出走我完全不敢想像到底有多大件事啊……」

最奇怪的就是她们那班女人居然电话也没打一个过来,我想明天应该也要去跟她们收收情报比较好。

「说起来山田,虽然那家伙没有老二,但让理香住下来你真的不介意吗?」

「朋友是应该互相帮助的嘛,这个情况如果赤城同学不知去了那里不是更危险吗?」

「你真的没有戒心啊。」

「源治你不是一样吗?赤城同学说了一句你也义不容辞去帮忙他,对朋友信任也是很重要的吧?」

「交情不同啦……何况我又不怕他肛我,而你一个女生好像有点危险啊。」

她没一如平常用我是男生这种荒谬的说法吐糟我,只是鼓起脸颊一脸不满的看着我,不管她怎样说也改变不了事实的啦。

如果真的女子力跟外貌身材山田一样的男人,我转GAY又如何?不过那是不存在的。

  • 名称:甜性涩爱迅雷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0: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