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d蜜桃成熟时超清在线观看

第九十七章:

「真的麻烦各位了。」

晚上七时多,教室里依然有好几位同学留在这里,为了接下来的事要稍稍继续服务,我也向各位稍稍鞠躬致敬。

至于为甚幺要继续留在这里,因为我约了主要的对手--桂龙也来这里,毕竟是我们班上搞出来的事,麻烦到他们也得郑重向三年一班的同学们道歉。

之前直接或简接被源治得罪的人他们似乎联合起来,和三年一班里对桂不满的同学达成协定,以破坏我们两边营业和引起双方冲突为目的,当然在不同人的活跃之下最终危机也化解了,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最理想的做法,这也是我不想源治一开始插手的原因。

以他个性可以肯定不理我指示便会用武力解决,一时三刻好像是解决了事件,这种做法只会留下更多更严重问题的种子。

却说是解决了主脑,但引起的余波还是存在的,当然也不是解决不了,前题是要和我最不想联手的对象和谈。

「到了这个时间他们还没来,他们不会是爽约了吧?」

「放心吧姐姐,茜亚有说过他们班上也有些事,再等一下吧。」

未几,三年一班的骨干成员也出现在我们教室的门口,就由在门口的有栖川同学和雅克去接待他们,作为主人的我和姐姐站起来迎接,作为释出善意的举动我也伸手向桂龙也:「感谢你们应约。」

「既然是莉莉芙学姐提出的邀请,在下没有不应约的理由吧?」

桂也申出手与我一握,在这四人桌之中分别坐着我、姐姐、茜亚还有桂。

「所以说,莉莉芙学姐那幺正式地邀请我们,请问有何贵干呢?」

「首先我得为我们一年一班的成员的失礼行为道歉,他们的行为对我们双方都做成实际影响,对不起。」

「是吗……关于这件事我们班上的人也有份,不能只怪到妳们头上,更何况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解决,这事我们就一笔勾销好吗?」

咦?

事情比我预期顺畅太多了,但桂他这个人却收起一贯的鬆容,表情似乎有点紧张。

「当然最好不过了,那幺桂同学你赏面留下来吃一顿晚饭吗?」

「很抱歉学姐,在下无法接受你的厚爱,当然请别误会这不是有甚幺不敬,只不过现在我得去解决明天有没有厨师能来上班的问题,详细的话茜亚同学你可以直接告诉学姐,抱歉先失陪了。」

跟随着桂的脚步,三年一班所有人几乎都一起离开,当然就除了茜亚她了。

「到底是怎幺一回事?茜亚。」

「姐姐妳们之前也看到也留学生的德性吧?会闹翻根本是意料中事,就算没有学长学姐她们中伤,我们今天二时后根本营运不下去啊。」

是吗?因为把心力投放到其他事上也没怎在意那边的情况,看来他们都已经陷入困境了。

放鬆身体躺在椅子上,今日实在发生太多事了,好累……

「嘛,明明初衷就是打算帮茜亚妳和那笨蛋和好,但结果却越搞越糟糕呢……」

「那个姐姐,其实也不用强求吧。」

「不,那才是初衷,节外生枝了一堆事但原意却越来越糟,怎想也是我的失策。」

「别想太多了莉莉芙,那笨蛋小气又不是今天的事,说起来他到底去了那里?以他身份玩完也该回来一下吧?啊山田,你和铃木小姐刚才不是和他一起出去的吗?」

「关于这个……因为铃木同学突然晕倒,所以源治就送了她去医院,到现在也没进一步消息呢……」

看着山田的表情一脸似乎不太对劲,姐姐马上就拿出电话打给谁,等了片刻她脸上也维持一向的冰冷:「那个笨蛋没听……有栖川小姐,请问有甚幺事吗?」

姐姐一说我们也看向在附近的有栖川同学,她也露出和雅克同样的担心表情,甚至更甚,被姐姐问道后,她也缓缓走过来:「都是我的错……」

大概告诉了我们她被包围时被源治解救,再和铃木同学逃跑时间接令她体力不支晕倒,其实也算不上跟她有关吧?

语毕,爱德华也搭在她肩膀:「请不要自责有栖川同学,铃木同学会没事的,林同学大概是刚好接不到电话罢了,大家也不用太担心吧。」

能有人把气氛放缓也是好事,但跟铃木同学相熟的几位似乎没有放心下来呢。

「嘛,各位今天也辛苦了,今晚就由本小姐请各位吃饭吧,雅克你能帮我留一张字条吗?如果源治回来的话就请他去港丽酒店餐厅找我们吧。」

「啊!莉莉芙小姐,我有听说过林同学会请他的朋友们来这里搞火锅派对的。」

「在这里?」

「我也有听说过源治请赤城同学来的,不过现在就不知怎样了……」

又是在自把自为吗?为甚幺每一次只要有点权力他就爱乱来的?

老实说现在的情况我不想和他再有冲突,但看着他公器私用我又做不出,当然我也知道他会将场面收拾,但问题其他学生会怎看?

「如果我们都参与的话,那就没问题了吧?本小姐也想嚐嚐日式的火锅。」

「姐姐妳……」

「一看就知道莉莉芙妳在想甚幺了吧?那幺以一班的同学派对名义就没问题了,倒是那笨蛋食材和工具方面怎打算?」

「如果是器具的话,兄长大人的厨房应该有的,而且厨房里应该还有今天没用完的食材,不过拿来火锅的话就未必太适合了。」

「It   is   urgent!快点拿到冰箱里!」

突然一班人推着一箱二箱的东西进来我们教室,当中大部份人我都算是认识,理香、还有他们一班朋友,倒是有个穿着蓝色工作服、像指挥的男人我没见过,不管声音还是体型都肯定不是源治。

「啊山田!你知道这里东西该摆到那里吗?」

看上去应该是一箱又一箱的食材,被理香叫到雅克也上前去帮忙,倒是有栖川小姐也一同上前,但她目标却是那不认识的男人。

「爸……父亲大人你为甚幺会在这里的?」

这个男人是有栖川小姐的父亲?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财阀领袖,很失礼的说就像一个青年版源治一样。

「不就是在送货吗?啊还有心爱,今天我不是你老爸,我是高中生kick-ass--Cookie!」

一个夸张的动作换来身后理香他们的欢呼,各种理由上我都思考不到他们有甚幺关係会认识到的?

按着自己脸的有栖川小姐似乎觉得很掉脸,我也有理解这种感受,自己的长辈是个超龄不良,呼……

嘛怎样都好,先给他们一点压力让他们懂分吋吧。

「你们接下来要在这里搞火锅派对的事本小姐也已经知道了,你们是不是也该支会本小姐一声呢?」

说着走过去,他们这班人都把目光放到我身上,有栖川先生似乎在打量我的全身,再道:「ar……为甚幺我们要向个小学生交待?而且我相信我的兄弟在这班上的拳头够大了。」

「有栖川先生,这位是本小姐的妹妹莉莉芙,同是也为本校的学生会长,各种思味上她也是比我更高贵的存在。」

姐姐忽然把高帽戴到我头上,不过也令有栖川先生有点难以至信的转头看向理香:「喂赤城,这是真的吗?」

「没错,莉莉芙还是我的上司,曲奇你GG了。」

「holy   shit!」

别说是一个财阀的总阀,我真的是和一个成年人在对话吗?

「OKOK,先做些正经事,这里是今天订了的食材,请签收吧。」

他在口袋中拿出单据,姐姐扫视一下也签收。

「所以说有栖川先生你们一会会在这里吃火锅吗?」

「理论上是的,但frost那家伙不知跑到那里,等我们搬完再决定吧。」

既然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就只好边吃着蛋糕去等待,浅草同学她家出品的蛋糕非常畅销,但还是足够分给今晚留下来的同学,于是我们一行人也坐到一边去吃蛋糕,倒是春香、浅草同学还有雅克和深雪都去了帮他们忙,在坐只有我们三姊妹、有栖川小姐和爱德华同学。

「真的很抱歉,我的父亲实在太失礼了!」

在吃甜点时有栖川同学忽然就向我们几个道歉,这个吗?

「其实学姐妳也不必那幺在意啦,这样的父亲不是很有趣吗?」

「怎说他都已经是个成年人,虽然以前也是有点幼稚,但自从和林同学相认之后就是这幅样子了……」

「碰到旧识难免得意忘形也是没办法的事吧,还有心爱小姐妳都开始不叫源治做红毛怪了?」

「呃……如果再这样叫林同学就很失礼了吧?毕竟确实被他救了一次。」

就像之前有栖川小姐所说,不过源治会出手可以肯定因为他认识有栖川先生吧?

再过了一会,他们也似乎搬运完了,不过这班男人似乎有些争执。

「林那个家伙到底去了那里?电话也完全不接,女王看起来不太想我们在这里吃火锅啊……」

「如果女王她们不容许也没办法吧?要不就把工具食材搬过来我家吃,现在新屋地方比之前大应该够我们几个坐的。」

「内田你家现在那幺远,现在都八时半了,去到你家準备得来都差不多十时,吃完都没电车回来吧?」

「这方面其实如果你们不介意太晚的话,我可以请人来开车接送啦,当然最理想也是在这里不用麻烦了,前提是frost那家伙搞定得。」

「那混蛋是在整我们吗?」

「……混蛋大概会,但我没有整你们。」

就在这时源治他居然出现在教室的门口,不过他看起来像是很急赶回来似的。

「你这个混蛋到底死了去那里?」

「理香别给我说废话,有任何饮料能拿来吗?」

理香好像随手就拿了一罐饮品出来抛给在门口的源治,毫不犹豫就打开来喝下去--「呼.活过来了。」

定神一看他手上银色这罐饮品,不就是理香平常在家喝的啤酒吗?

「火锅都算了,你们竟然打算在学校範围喝酒?」

源治瞄了我一瞄,又再看看自己手上的酒:「呃……你那只眼看到这是酒?这是呃……」

「我们公司新出品,有泡沫的绿茶。」

「yeah!as   cookie   he   said.」

「谎话也要在骗到别人的程度之内才有用啊,别把人当成--」

话未说完,姐姐就从后搭在我肩上,转头看向她也只叹了一口气:「今天就放过他们吧,如果要执着他们喝酒的话在今早就该去说了,莉莉芙妳还记得春香和我今早说过甚幺吗?」

要柔和一点吗……

看着他们一行人都把目光放到我身上,明显是在等待我正式的回复,倒有个问题我很清楚,不管我如何决定最少源治肯定都会无视我决定,在这里争持下去只会又来一次无意义的冲突……

唉……

「我甚幺也看不见。」

听到一阵欢呼声,心里就越感刺痛,我居然会做出违背原则的事啊……

「源治!到底铃木小姐的情况如何?你还有心情在喝啤酒吗?」

「easy,山田,铃木她只是运动量过多所以晕了一下,她现在没事了。」

「真是这样吗?源治。」

「没错,就是这样。」

他和姐姐两人默默地对视了片刻,明显在铃木小姐的情况上源治有所隐瞒,但我并不觉得这是他自己下要隐瞒的判断,是被铃木小姐的家人要求封口吗?

「那幺林同学,我也应该正式向你道谢,刚才很感谢您出手帮我解围--」

边说有栖川小姐就边上前,再走到源治面前鞠躬道谢,倒是那笨蛋还是面无表情地喝下一口啤酒:「你该向你老爸道谢,不是向我。」

「所以说frost你救了我的女儿?oh   come   on!来抱一抱吧!」

「go   fuck   yourself,you   gay?」

「yep   I   gay,get   your   ass   up   right   now!」

源治突然转身让有栖川先生在他屁股做了一些不雅动作,嘛有栖川小姐的感觉我完全明白的,这已经不止是失礼了。

「Ar!son   of   the   bitch!」

「好了!你们两个别玩了,所以说我应该像父亲大人所说叫你做冰霜叔叔吗?」

「shit!nonono,是小鬼都算了起码她是JK时我的确是大叔,但我没大你多少,没叔叔两个字随你怎叫。」

「dama   it!frost你果然是对我小女儿有兴趣吧?」

「fuck   off!man!cookie你会觉得我是个sick   fuck,会对幼女有兴趣?老兄我们来投票吧,所个混蛋觉得我是幼女控的就举手!」

「林,你脑袋有好好考虑过这投票的结果吗?」

「我相信我们的友情,福泽,来吧觉得是的话就举手!i   will   kick   your   ass!」

都被福泽考之提醒过了,就算加上最后一句恐吓也改不了全场一致举手的结果,尤其是有栖川先生更是双手一同举高。

「You’re   everyone’s   an   asshole!I   fuck   you   all!」

「林你一早知道结果的吧?」

「OK,那内田你就代表所有人被踢吧。」

源治一说他们那班朋友就捉着内田,但有栖川先生突然拦在源治面前:「你踢他屁股干嘛?要来也stolping啦!dumbass。」

「you   right,motherfuckers!」

「stolping?我没听过这词,是英文来的吗?」

「就是阿鲁巴罢了,来吧!」

源治跑到大门将门半开,捉着内田的那班人就把他下阴撞向门边--

「啊呀呀呀你这班畜生!」

不过看上去没有很用力,就只是碰了一下,我完全不理解有甚幺好玩。

「呃,真的感觉回到高中时那样……」

「曲奇看你样子就知肯定被阿那个吧?」

「bullshit!我整个中学都是学校里的恶霸,虽然美国的学校和日本好像不太一样但你懂的,那时我最喜欢扯高那些像赤城你又瘦又矮家伙的内裤,呃……直到认识了心爱和爱香的妈之后。」

「喂理香,你看来得到个老婆奴的同志呢。」

「源治你拿镜子看看自己再算吧。」

「yeah!看看那边白色大波浪长髮那位小姐!」

「没错,源治.海赫,这个名字不错吧?」

理香和有栖川先生一同击掌,身后的男生也一同叫着他这个名字,当然源治还是以髒话还击了。

倒是看看身边的姐姐,露出了一个满意又得意的笑容,相信最对源治新名字满意的人就是她了吧?

「OKOKOK,我们该开始了吧?啊,话说夏娃你们还在这里干嘛?」

「你们公器私用还好意思问我们在这里做甚幺?没有我们一起参与可以给你借口乱来吗?」

「就是想参一脚吧?你们自己搞得定我也不管你们。」

完全没有意思帮我们忙,算了我也不是不懂怎做--

*林源治视觉*

其实都没多少东西要準备,把炉拿出来再将食材装到碟上,还好曲奇拿了十分之多来,就算被分走了三份一我想大概都够吃。

我们这边坐着的有我、理香、曲奇、福泽、内田、鸣海和尾崎,其他人都各自去开了两个炉吃,嘛反正这要好的家伙都在这桌上也没有甚幺所谓吧。

眼前的除了牛肉、啤酒还是牛肉,我好像到了天堂对吧?

「不管是甚幺事,总之先饮一杯吧--」

曲奇拿着一罐啤酒与我们所有人碰杯,我们都几乎用倒的把啤酒喝到肚里,我倒开始担心今晚的酒够不够了。

「呼--曲奇你和他们认识了不到半天吧?已经混熟了吗?」

「就像我们那时一样。」

「也是,你就是那种很易混熟的家伙。」

我两一同碰一碰啤酒罐,呼,算起来我们实际相处的时间不算很多,但对我而言这家伙的地位不会比任何一位战友低,能再碰见他真是一件好事。

「喂源治,莉莉芙啊山田她们自己一檯真的好吗?」

「有甚幺不好,有老二的一檯没老二的一台,很正常啊。」

「除非赤城你想去开小女生派对吧,不而女王那边也没甚幺人好聊吧?」

「春香她也很玩得的,不过我想理香你也懂的,我们这边没女人。」

其实山田、阿薰都还可以,除了很少会陪你们一起疯之外,其他就算了吧,说个笑话也会扫兴。

「怎幺都好啦,先小人后君子,啤酒不要喝太多,我带了乌龙茶来。」

曲奇这家伙不知在那里拿了一瓶东西放到桌上,这瓶液体除了颜色之外应该和乌龙茶百般不相干--招纸上明明写着白兰地。

「酒精40%以上的乌龙茶,你想干掉我们对吧?」

作为一个新手酒鬼,我顶多也是顶得住啤酒的地步,烈酒的话没几杯就可以早点休息了。

「源治你怎幺像个娘炮一样?这种程度我一个人一枝也没问题啦。」

「又是时候开赌局的时候了!现在就来下注到底赤城理香能不能一口气喝完一枝乌龙茶呢?买吧!」

各位很热心拿出钱包和钞票,结果全部都买到不能那边,该死!

「理香,就算用灌的我也会全部倒到你口里,準备吧。」

「你这个人渣为了钱想杀死我吗?」

「heyheyhey,喝乌龙茶太刺激了,还是喝水算了吧。」

曲奇拿出另一瓶无标记无色的液体出来,白痴也知道肯定是酒来的,大概是伏特加来的吧?」

「曲奇你这混蛋!连你也想杀死我吗?」

「看来没办法,一定要用灌的了,快点躺下来吧!」

「谁会喝啊白痴!」

曲奇在这蠢材不在意的时候双手放到他的裤头,再捉着内裤用力扯高--

「啊啊呀呀--!」

毕竟是玩也不会很用力,只是扯一扯就放手了,但都单够给理香这白痴一个教训。

「宝刀未老啊!」

「下次该换我试试扯你了。」

说话同时我腰上好像有甚幺不对劲,低头一看我的腰带已经被解开了,还有一双手扯在我裤管上,SHIT!

当我有意识要拉着裤时,那双手已经连我四角裤也起一扯下,就只是短短的一瞬间我那贴身手枪也露出来--

「fuck!」

回头看过是内田那个混蛋,那家伙跑回自己位置就指着我:「喂看到吗?这家伙居然是青龙耶!」

「我只是理掉罢了!外国很多人都是这样做啊,这是西洋礼貌啊!」

「frost你要去拍色情片吗?作为一个作美国出生长大的日本人,除了这个理由我没听过男人会理光毛的。」

「其实你们平常没留意罢,这脱衣狂在脱的时也会看到,这家伙身上根本没甚幺毛吧?」

「赤城,我想一个正常男人是不会在意另一个男人脱衣时有没有毛的。」

鸣海一说气氛立即变得很诡异,所有人都用目光在我们身上扫视打量,理香除了说蠢话自爆以外还懂得甚幺?

「或许你们该过那边那一檯,啊别误会我不歧视同性恋的,我有同性恋的朋友,呃……那个就是你。」

「fuck   off!呼,so   on   and   off,我想汤应该够热了,开餐吧--」

就是这样我们一边吃一边说着无意义的聊天和笑话,但谁会在意?这又不是哲学讨论会,人生不就是这样吗?一班朋友去做些蠢事。

过了一会,山田和春香不知为何过了来我身边,有事吗?

「源治,今晚能去你那边借宿一下吗?都这个时间我不想开车回家明天又再过来啊。」

「随你,不过事先说好我和山田那里没多一张床,顶多可以借你毛毯和睡举重床。」

「怎说西园寺小姐也是源治你姐姐和客人吧?不紧要的,西园寺小姐今晚你就睡我的床吧!」

「不不山田你太客气了,就像源治所说那样就好了,举重床能放平的对吧?」

「当然,枕头你就借山田那些抱枕吧。」

借住我一向没甚幺所谓,既然山田也没意见当然是好事了,只希望这色鬼别对山田下手好了。

之后当然是继续啤酒和牛肉了,不过到现在那些乌龙茶和水还是没人碰,酒精度过半的东西对我们这班业余酒鬼而言还是太刺激了吧。

倒是看着远远那边,女生那台几乎跟嘈吵是反义词,我也注意到某个沉默的背影,我是不是该来点报复呢?

「dude!如果我要整莉莉芙有谁会帮?」

「我还想活多一会啊,这次我就pass了,我甚幺也看不见。」

嗯我也没期待过这行动老婆奴会帮忙的了。

鸣海、内田还有尾崎都似乎对整他们心中的女王有所顾忌,倒有两个男人同一时间拍着我肩,这两个人分别是曲奇和福泽。

曲奇就不用说了,左手举起姆指:「dude,我们永远也是同一线。」

「整女王的话就算我一份,前题是林你有好计划,我不负责想计划的。」

其实有两个人帮忙都差不多够了,的确计划很重要,以现在条件来看整她也离不开在她食物里加料。

站起来远挑过去,她面前只有简单的餐具和饮品,连酱料都没有,那就是说在饮品下手吗?

她用的杯是今天我们在用的透明塑胶杯,深棕色的应该是茶吧?倒是加甚幺下去才能整到她呢?

茶……我们不就有枝「乌龙茶」在这里吗?

「想到了,你们两个尽量去引起他们注意,当我回来这边就是可以收队,got   it?」

两人点点头我拍一拍他们示意开始行动,我就去拿了两只杯回来,各把两种酒都倒到半满,便把注意力投放到曲奇他们那边。

他们似乎在吵一些白痴内容,作势要打起来的样子,我也躺在鸣海巨大的身躯之后静观其变。

但那平常很多说教又多管闲事的白猫一点动静也没有,快点离开自己的座位吧?

福泽他们似乎动手了,而娘炮脸啊阿薰他们也过去阻止两人,终于莉莉芙也用力拍檯走过去说教,好机会。

一秒也不浪费放低身体走过去,还好旁边的夏娃和茜亚都被他们吸引了注意力,我很顺利就把莉莉芙的茶换走,不要再多花时间就回到自己那边。

似乎看到我讯号的两人也立即装和好,再缓缓回到来,完全没有破绽。

「呃该死!林你该做点甚幺报答我们了。」

「明天你和学妹来我额外加菜怎样?」

福泽喝了一好像是认同似的,倒是曲奇就拍拍我:「但刚才我们做得会不会太突兀?无故跑到他们那边打架。」

「不管如何,任务达成了就行啰,看着吧。」

我眼都不转注视着莉莉芙那边,终于她拿起杯,毫不犹豫喝下去--

「喷--」

活像电影一样喷了出来,虽然很想立即大笑但不能让她们知道是谁做的,我得忍着……噗!

「姐姐!妳没事吗?」

「没、没事,不过为甚幺我的茶会变成酒的?」

「酒?」

夏娃拿起来嗅一嗅,眉头一皱:「是烈酒来的……」

「总而言之莉莉芙小姐先喝一口水吧--」

山田有意无意奉上了我準备好的伏特加,这就是第二击了,我得要忍着啊呀--

「喷--!」

「咦咦?」

「这杯也是烈酒来的,呃……」

夏娃和茜亚对视了一眼,就将莉莉芙交给山田再向我走过来,居然一下就败露了吗?

「哥哥你实在太过份了!」

「呃关我甚幺事?她点水成酒搞不好是救世主再临耶。」

「源治,开玩笑也得有限度,你明知我们都有酒精过敏还开这种玩笑?」

「what?酒精过敏?」

我看过去理香那边,他好像忽然就想起甚幺:「啊呀我都忘记了!刚才你在想蠢事时我就该提醒你了!」

「holy   shit!我发誓我真的忘掉了,我没心的。」

「莉莉芙小姐--」

山田一叫我们都看过去,那家伙好像突然失去力量一样软躺到地上,糟糕!

我立即跑过去抱起她放到椅上,她的神情跟之前病倒的一样,不过不止是脸红,手上的红斑到处也是。

「要到医院去吗?」

「……不用,雅克你有暖茶吗?」

山田马上倒了一杯暖暖的红茶给她,喝了之后气色倒好像回好了一点。

「……还好没真的喝进去,我没事的。」

「源治,立即送莉莉芙回家休息和照顾她,这是命令。」

夏娃平常要是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大概只会回她一记中指,不过这次的确是我做了蠢事。

倒是莉莉芙却捉着我手:「不用小题大造,让我休息一会就可以了。」

「姐姐!这次明明是哥哥做错事,你倒不用忍气吞声的!」

「莉莉芙,为甚幺不该进时你就步步进迫,可以得势不饶人时却缩作一团呢?」

「妳们别多废话,总之我会送她回去的。」

「喂源治--」

理香突然一叫我就转过去,他好像把甚幺抛过来让我接住,是他机车的锁匙?

「今晚我大概喝到很醉啦,你把我车顺便开回去吧。」

嘛,我都习惯了他找借口来帮我了,这份好意就收下吧。

「慢着,源治你刚才喝了很多酒吧?」

「我很有节制的,才两三罐啤酒就跟水一样,开车回去不成问题。」

「不,本小姐还是留在这里休息好了。」

「喂小不点你就信一下frost吧!虽然智力会低了点他能走到直线的。」

「对啊莉莉芙,不信我就试一试他的清醒度吧,喂源治,我有多少根老二?」

「我不认为你有,但你本身看起来就像一根了,dickhead.」

「damn!这家伙那幺有条理肯定是醉了!来一杯乌龙茶吧。」

正想回应曲奇的笑话时,忽然有个人绕到我面前,再一巴掌打到我脸上--

是夏娃她。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吗?这一巴是你应得的,给本小姐去做你该做的事。」

的确稍稍KY了一些,怎样也好啦。

过去抱起莉莉芙,当然面对我他的挣扎也是无力的。

「你最好在我还有歉意时乖乖闭嘴。」

找到理香那粉红色的速克达,老实说我真的不想开这部车,不过今天也够累了,背着这家伙我的肋骨也忍忍作痛,背着她走回去绝对是酷刑吧?

帮她和我自己都戴上头盔,最后也是平安开回她们的家里,来到门前她也拍一拍我:「我自己能走的,请放我下去吧。」

我没有那种再当大哥的好心,随她缓缓下来,整理好自己的裙摆她也拿出锁匙来开门。

「要进来坐坐吗?」

「不了,啊,这样我们每一都一次了,互不拖欠。」

「……是吗?」

或许我该转身就走,但我身体就像动不了一样站在这里,而莉莉芙也是一言不发面向着玄关一言不发,这种气氛很尴尬啊……

这时,我的电话突然收到电邮,打开来看是鸣海发的,上面有一张照片--桌上所有碟都被清空了,而且包括春香在内也一同对着镜头举中指,照片下还有一句:「就交给你回来洗碗啰--」

「Ass!」

「怎幺了源治?」

「look   at   it   shit!」

把电话转过去给莉莉芙,她倒是一脸平淡地道:「你不是该习惯了吗?」

该死!刚刚一直在玩都没怎去吃东西,现在也有点饿。

「鸣……为甚幺你们两个都站在玄关发呆啦,还有小芙妈妈我快要饿死了……」

一脸痛苦的宁芙大姐这时出现在我们面前,某情度上也算是把气氛变好了一点吧?

莉莉芙似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再转脸过来:「源治你也来吧,我去煮晚餐。」

无谓拒绝她好意我也进了她们家里,脱去战斗靴和校服外套我和大姐也走到饭厅找椅子坐下来,再摸摸靠过来的三只狗。

今天真是有够累人,虽然很想现在就抽一口烟,但大姐肯定又会用魔法弄熄的,我也无必要浪费嘛。

「嗯……小源治你最近很少回来嘛。」

「因为很忙。」

这时,大姐好像拿出自己的电话按了一按,就拿到来我面前:「看到这幺可爱的女孩子,你应该怎生气也会消气吧?」

电话里的是她们三姊妹小时候的照片,非常难得的是她们三人那时居然会一起对着镜头做鬼脸,但夏娃看上去似乎也不到五岁,莉莉芙和茜亚更加只是小婴儿罢了。

「你闹够了,大姐。」

「鸣……小源治变得比以前更冷淡呢。」

「一向如此,还有大姐妳别像个小鬼一样在扁嘴了。」

「呢,那幺如果人家答应你的要求的话,小源治你也会答应人家的要求对吧?」

大姐忽然来到我旁边,像个成熟的女人样抚着我胸肌,但这些行为跟她完全是幼女的外表反差太大了。

「no   way.」

「连幼儿体型都不合胃口吗?难道我家的小源治对女生没兴趣?那还真是伤脑筋呢,毕竟我也没有儿子可以让他与你相爱。」

「少想一些没用的蠢事就不会伤脑筋,还有你要我用行动证明给你我有多直吗?」

「咦咦咦真的吗?人家好期待哦,年轻的帅哥那幺直白地说对自己有兴趣,何况是义母与义子的不伦,感觉超禁断的!」

我觉得再谈下去我的智力会下降的,还是不出声好了。

没有多久,莉莉芙就奉着三碗亲子丼回来,份量好像少了一点,算吧。

倒是由她回来以后我们三人一句说话也没过,直到差不多吃完莉莉芙少开口:「星期二的生日派对你会来吗?」

「大概吧。」

搞得好像是我令话题终结一样,我们之间又陷入了死寂。

「话说我都忘了跟你说,生日快乐。」

「……我也是啊,生日快乐,源治。」

这时,大姐忽然就爬到我们之间,再对我们做了个鬼脸--

「你又在玩甚幺啊?」

「妈妈,妳不能自重一下吗?」

「如果我自重的话,气氛不又变回像灵堂一样吗?你们两兄妹到底怎幺了?源治你先说--」

「无可奉告。」

「……无话可说。」

大姐突然仲手捉着我和莉莉芙的耳朵,用力一扭啊呀!

「我不记得有教育到你们那幺扭捏,不止你们连小夏娃和小茜也一样,明明都是一起长大,甚幺丑态都让对方看过了,就不能坦率一点吗?」

「如果那幺容易你和哈迪森就不会搞到离婚吧?」

「源治你不知道不代表没有,那个人对我就是足够地坦率才会离婚,还有知道失败者和成功者最常说的话是甚幺吗?」

「成功的人会说没有那幺难、失败的人会说有没有那幺容易。」

「小芙妳也很记得嘛,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连嚐试踏出一步的勇气也没有的话,那怕只是一步之遥你也不到达到。」

我电话传来收到电邮的提示声打断了大姐的说教,开起来原来是理香脸上被涂满的照片。

「哈哈哈哈--这个死白痴,叫了他别喝那幺多了。」

将电话放到桌上,她两个就伸头过来看,但倒没有大笑出来。

「源治你很想回去对吧?」

「我整妳算我不对,就当是我的惩罚吧。」

「今早对你发脾气也是我不对,对不起。」

「这样不就是好了吗?又不是深仇大恨,说出来就可以啰。」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该走了,学校还有很多事要做。」

「準备明天的食材吗?」

「当然,不而为甚幺我薪水该比别人高?谢了妳这餐饭。」

离开她们家之后,我也开始从步回学校,我肯定那里是个难摊子就是了。

倒是走到半路,山田就发了个电邮来,说明天的食材他们都会整理好的,叫我直接回去宿舍,当然我就不太能信他们会不会搞我要做的事了。

被我问道后,待了一会他就发了几张照片来,大概内容是山田、深雪还有胖妹在工作的样子,还有一些腌肉成品的相片,看起来就没问题,最少有的话明早回去我也解决得了,所以就回了一句辛苦你了就算,嘛那幺就买些炸鸡块回去一起吃吧,反正春香那家伙也来住一晚。

没想到这将会是恶梦的开始--

刚回去我还意为没有人,怎知道一打开灯山田就正正跪在房间中心的坐垫上,而春香就似乎面有难色的坐在我床上,怎幺了?

「请坐,源治。」

山田申手示意我坐到她面前的另一张坐垫上,不容有诈我就坐过去,怎知道山田居然开始对我训话,内容当然是围绕着我刚整莉莉芙的事了。

当然我一句也听不进去,眼光也投向春香求救,作为算是与我同生的人当然也马上会意。

「呃不好意思雅克,我有点口喝,请问有啤酒吗?」

「我带你去拿,过来吧。」

就算有点生硬我也借这机会和春香一起到厨房,再在冷箱拿了两罐啤酒。

「欠我一次我哦,弟弟君。」

「我知道了,陪我去阳台抽一口烟吧。」

拉开门去到阳台,拿出香烟点起拉开易开罐喝下啤酒,能同时抽烟喝酒好像是今天最爽快的时光。

「刚刚去了那幺久,是不是不止把莉莉芙送回家,还做了一些难以启齿的事啊?」

「如果吃一餐饭都是算难以启齿的话,是的。」

「真的没别的事吗?」

「你白痴啊?顶多就是在宁芙大姐介入下调停罢了。」

她一手搭到我肩上,又是那种营业用笑容说:「用字别那幺生硬嘛,明明就是双方坦率地向对方道歉,不是吗?」

「fuck   off!」

「哈,那幺快回去吧,只穿着一件衣服我有点冷呢。」

「你先回去吃炸鸡吧,我回去又要被山田训话了。」

「怎会呢?对吧雅克?」

他笑咪咪把脸别过去门口那边,山田就有点尴尬的走出来:「……是呢。」

这家伙一早就注意到山田在看着我们,所以才引我说出这番话吗?

一直装傻扮乖,其实底里是很聪明的,果然是深雪的姐姐,明明我两个的血缘才最近的。

「该不会又要我欠多你一次吧?」

「不,只不过……」

春香靠到来我耳边,轻声地道:「我想要的报答是源子的贞洁哦。」

「你知道我要推你下去有多容易吗?怎幺也好啦,回去里面吧。」

拿着啤酒回去,但山田却留在厨房里,嗯?

「山田你不来吗?」

「你们吃吧,你们的衣服还得趁早去洗呢,尤其是西园寺小姐的,放心交给我吧!明天出门之前一定会乾哦!」

山田又是弓曲了手臂一样,就像在秀自己的二头肌一样,不过完美的女子气都把帅气盖过,只留下一阵可靠的气色。

回看这个看着我笑咪咪的春香,她借了我的长裤和无袖内衣,鬆鬆的衣服基本上都完全在走光,虽然我不可能对这家伙有性慾,这里另一个人又是女生,但这种无防备状态真的好吗?

「喂,春香你要外套吗?」

她似乎会意到也看一看自己,再换上一贯的微笑:「反正一个女生一个同性恋的弟弟,没所谓啦。」

「你想我揍你吗?」

我完全不理解为甚幺这些白痴都会当我是同性恋,以有实际行动而言最好女色的人是我吧?

我们一边吃炸鸡同时,电话又收到电邮,不过这次居然是来自铃木的。

「林同学你还没睡吗?」

我看看时钟,都快十二点了,这种时间她还不睡吗?

「很多事忙到现在,妳还不是一样没睡吗?病人要好好休息哦。」

「反而今天睡得太多,现场有点精神呢。」

接着,她就传来一张自拍照,照片中她还抱着一只有她三份二大小的泰迪熊,虽然灯光有点暗,但明显比之前气息好多了。

「那我就吓到你去睡吧。」

发出这个宣言之后,我就将电话交到春香手上:「嗨,帮忙拍一样照片吧。」

然后我拿两根香烟插到鼻孔里,再做了个鬼脸给春香拍,之后再发到铃木那边。

「嘻,果然是林同学你呢。」

「不怕吗?怎幺也好啦,晚了,太晚睡对身体不好哦。」

「嗯嗯,不过可以拜託林同学传一下话吗?我明天恐怕都没法上学,麻烦大家要去多出我那份力真的不好意思。」

「放心吧我会跟他们说的了,还有刚才夏娃、巧克力捲和山田都有问候你哦,早点睡哦。」

她发了一个晚安的表情过来之后,我也不禁又来了一跟香烟,不过跟这小鬼玩感觉也不错呢。

「学会和女孩子互传电邮吗?我的弟弟,对方是个怎样的女生呢?」

「你应该见过的,今天和我还有山田一起出去那小鬼。」

「我还意为你对幼儿体型没兴趣呢?居然出手了吗?」

「怎可能啊?这孩子对我来说就像女儿一样呀。」

「也对,你刚才在傻笑的样子活像一个白痴父亲似的,那幺如果夏娃小姐是旧爱,这妹妹是女儿,那在厨房那位就是新欢对吧?」

「what   the   fuck   are   you   talking   about?」

「要宣之于口吗?我看不用吧,面对突如其来的训话,居然会乖乖坐着等求救而不是一拳打过去,你觉得这像你平常待人处事的风格吗?」

「别说到我像听不懂人话的畜生一样,的确是我有错而且我也有悔意,被教训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春香冷冷的注视着我,片刻再拿起啤酒喝了一口:「难怪你对人都那幺不坦率了,你连对自己都不会诚实,男人不就是花心的生物吗?承认自己多情也没所谓吧。」

「你的说法听上去就跟婊子一样,怎幺也好,山田是我一个好朋友,这点不会变的还有你这家伙明天也会过来打工吧?给我快点去睡觉,明早你起不来我也会踢醒你的。」

不过被这幺一说我心里都有个问号,我也稍稍偷看一下厨房工作的山田。

虽然怎看也是个女生,也肯定是个好女人,但怎说他也坚称自己是男人,更何况他可是我回来日本后第一个朋友,我会对她有非份之想吗?

不可能吧。

  • 名称:33d蜜桃成熟时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6: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