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虽然内田迟到还没来,不过还是别饿大家太久,我为这阵子的失态向大家道歉!」

一如昨天那家伙所说,今日中午源治就请了一班朋友来吃烧肉,山田、远山、尾崎、鸣海、福泽还有我都有来,不过内田那家伙却莫名其妙的迟到。

「林你别再这样我们也没所谓啊……不过内田那家伙到底去了那?」

「昨晚发电邮他也说会来的,理香你刚才不是打过给他吗?」

「打了好几次都没人接听啦,我再试试吧。」

拿出电话打过去,这次直接是停止服务,到底搞甚幺鬼?

「这样内田学长会是出了甚幺意外吗?」

「鬼知道,一会我们再过去他家拍门吧,开餐啰。」

刚刚点好的牛肉片也陆续上菜,再等就不新鲜啰--

「说起来林,你昨天的魅魔姐姐到底那里请来的?」

鸣海一问起,源治立即脸有难色,嘛这种时间我当然要在一边看戏啰。

「是比村的朋友啦。」

「辣妹会有那幺好身手,可以干掉我们几个?」

福泽的发言十分尖锐,他好像知道源治的事,但魔法甚幺他是不应该知道的吧?

「那女人是学过空手道的高手,福泽你就算了吧,其他几个一看到乳沟就变的软脚虾的也没甚幺好说嘛。」

「喂林,你可以介绍一下吗?我好像再被魅魔姐姐狠狠的打一顿啊呀!」

「你这家伙到底有多m啊?」

我倒不奇怪鸣海那家伙,之前被莉莉芙踩得很爽吧?

说着说着,山田突然向门口方向挥手,看过去原来是内田那家伙,他看起来十分荒乱和焦急,快步过来也没立即坐下。

「喂内田你去了那里?」

「先别说这个赤城,各位我有事想请大家帮忙。」

收起笑脸满满紧张的内田也令我们警觉起来,要去干架吗?

「一会可以去帮帮我搬家吗?房屋仲介和运输业者都準备好,只要来帮忙把重要物物拾好就行了。」

原来只是这种事吗?我们都没甚幺所谓啦。

「那幺我也来帮忙吧!」

「是呢,多一个人会更有效率吧。」

「可是山田,你一会还要去打工吧?」

「薰你的手还没好,搬重物不太行吧?」

倒是山田和远山被源治还有尾崎打枪了。

「可是……」「没来也没关係啦山田、远山,有他们几个就够了,嘛不过都多谢你们的好意,我就安心了。」

如释重负一样,内田也坐下来一起吃饭,不过突然搬家不是有点奇怪吗?

「喂内田,为甚幺突然要搬家的?」

「呃……总之现在那里再住下去会出人命的。」

「是遭上甚幺麻烦吗?我们可以帮上忙的哦。」

「不是啦鸣海大哥,那是拳头解决不到的事,就算动脑袋也没甚幺胜算的。」

「你这家伙太看小我们了吧?」

「我知道你们心意啦福泽,不过只要搬家就解决到了,别说你个,你们刚才在聊甚幺?」

「是我在向你们道歉啊,最近我对床战的内容似乎说太多了。」

「是吗?你这家伙在一班处男面前在放闪光根本就是想死嘛。」

「但我想这里有半张桌子的人都不是童贞吧?对吧福泽--」

话题抛到福泽那里,但他虽一脸不爽的说:「……我是啊混蛋。」

「咦?但你和那位学妹不是交往了一段时间了吗?还没到本番?」

换我的话一早就和深雪来了啦!

「我们是以结婚前提地交往,结婚之前都会守贞,才不像林你这家伙那幺淫乱。」

首先是全檯人的沉默,接着是包括我在内的耻笑声混在一起响遍整家餐厅--

「哈哈哈哈--喂你们听到吗?福泽居然说要守童贞!」

「不行畜生!我肚好痛,腹肌都要抽筋了!」

「你们几个别笑福泽同学吧,为恋人相约守贞不是纯洁又浪漫的事吧?」

「如果这家伙是穿那很紧内裤的摩门教徒的确没甚幺好笑,but   hey   dude,福泽是学校出名的超高校级色狼,年仅十四岁硬碟就有过万部a片的福泽考之,他会守贞就像释迦牟尼信基督教差不多的笑话。」

「但算不上是风光伟绩吧这种事……」

「远山你竟然不明白那种感觉吗?我看到也不禁大叫了oh   my   dog,this   is   so   amazing!」

「连理香都会说英文你们就知那是多大件事,而这个淫贱小王子却说为女朋友禁欲,这正是笑点所在。」

「我倒觉得正因如此事情却更为美丽啊,为了喜爱的人去戒除自己的恶习,福泽同学我支持你的!」

「嗯,看来这班人之中只有山田你是有脑袋的。」

「bullshit,只是山田支持你罢了。」

再来一些无聊的八挂,我们就吃完这一餐,接着山田也去了打工,远山似乎很想来但被尾崎阻止了。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去到内田的公寓那里,因为他一个人住的关係偶尔我们也常常上来,当然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放了很多a书和实体a片在这里啦。

作为资源共享他一点也不介意我们放东西在这里,最近福泽还放了一部伺服器在这里,我们都可以把电脑中的珍藏上传去分享,似乎他还想扩大这个网路圈,再收取会费来营运的样子。

当然那台东西太难拆,就要福泽自己去搞啰。

而我们其他人的工作就是把杂物分类再入箱,大型家具似乎是业主的所以可以不理。

话说我总觉得源治今天有意无意都在迴避尾崎,不过我眼前这个帅哥真的会女装吗?

完全想不到是怎的样子啊呀……

在拾得七七八八之后大概一个小时,内田叫来的货车也到了楼下,在把箱子都搬到上车,我们几个分别乘货车或者计程车去内田的新居那边--

车程不算很远,但都是离学校也不靠电车通勤就不行的距离,搬到那幺远以后会很少机会上来吧?

这里是东京比较外园的地方,我们面对的是那种两层高的出租公寓,就像推理剧或者恐怖电影中会发生事那种老旧公寓,这样的房子真的没问题吗?

不过还是别那幺ky说出来害内田睡不着好了。

齐人以后我们也合力把箱搬到二楼他家的门后,一人传一个很快就搞定,不过只是放到里屋里都四时多。

「你们几个真的不留下来吃饭吗?」

原本内田打算请大家吃饭,但鸣海、尾崎还有福泽都说有事。

「今天是小奈奈上电视的重大日子,不回去看不行啊呀!一定要在生放送留下字幕--」

小奈奈甚幺好像是鸣海最近迷上的网路偶像,不过我没看不知道啦。

「家里要我去相亲,不能奉陪了。」

尾崎是那个年代的人啊?不过也证明他应该是直的吧?应该是源治误会罢了。

「我约了纱纱,再不去就迟到了,伺服器甚幺我下次再来才set   up吧。」

话说福泽这家伙真的会为了女朋友收心养性吗?还真是一代色狼王的殒落啊。

「是吗,那改天再请你们吃饭啰,林和赤城你们没事干吧?来玩一会吧。」

和他们几个分别后,就这样在玄关脱下鞋进到屋,十分老旧的和式房间总觉得会出甚幺怪谈似的。

「内田,你那幺急搬屋该不会被人追债吧?」

由于家具都人屋主提供基本上一入伙就能住,源治那家伙也毫不客气倒在沙发上问道。

「如果被追债还好,是比这个麻烦千百倍的事啊。」

「有须要要开口哦,能力範围我们都会帮忙的喔。」

「有心了赤城,这件事是无法解决的,就算除灵也没用……别说这个了,新居入伙没酒怎行?林,来一起去买吧。」

「好麻烦,不要。」

「你的样子比较老才买到吧?还有我一人捧不了那幺多罐啊。」

「两包烟。」

「啊呃你这混蛋……一包!」

「deal.」

「那幺赤城你看家啰,自己找漫画来看吧,那边的箱子应该有些不冰的啤酒,没所谓就拿去喝吧。」

虽然不够好喝但总比没有好,他们出去之后我也翻出啤酒漫画来打发时间。

话说这里好像比外面还凉,明明没开冷气甚幺也阴凉得奇怪……明明喝酒应该越来越热才对的。

还有由刚才开始就好像有谁在看着我,一个人住在这种房子真的没关係吗?

应该不会我莫名其妙被杀掉,他们两个回来就变成推理剧的开始吧?安全起见还是检查一下房间好了,没人在我也可以安心用魔法嘛。

每推开一道门都小心去看看,但走遍整家屋都只係很阴森老旧,没有称得上古怪的地方,是太诡异的气氛令我有错觉吗?

「喂--!冰冻啤酒特急,快来帮忙啊!」

听到门外内田大叫我也出来看看,他两个双手也捧着满满的洋芋片和啤酒,我也自然帮忙拿一些到冰橱里。

「还真大手笔啊你这家伙。」

「反正明天放假,没所谓吧,你们喜欢留一晚也没差啊。」

「喂内田,那今晚我们吃甚幺?」

「呃该死!去叫披萨吧。」

拿着号码去叫披萨,内田也很快回到来客厅:「叫三个应该够吃吧?」

「如果你那份都分给我们一点的话。」

「少骗人了,一人吃到一个大披萨已经超夸张了吧?」

我和源治也对着内田笑而不语,这家伙还真没见过大胃王。

「嗨内田,我认真问的,你突然就要搬家到底遭上甚幺事?要是武力能解决我想应该能帮忙的。」

「非得要说的话是被麻烦人缠上啦,不过如果武力能解决的话我就不用烦了。」

「所以是甚幺事啊?」

「说了你们也不会信的,我被一个像鬼一样的家伙缠上了。」

「这样太摸棱两可了吧?」

「算了吧理香,内田不想说会有他的原因,他想找帮忙就自然会行动的。」

也是啦,问了几次也含糊带过,再问也只是讨他厌的。

「就像林所说,如果有须要我会找你们啦,那幺现在看这个吧。」

内田在一边的箱子中翻出一盒电影光碟,甚幺?公寓怪谈?

「喂,在这间房子看不太好吧?你们不觉得气氛怪怪吧?」

「林你看看赤城这家伙,样子超害怕耶,就是在亲临现场的场地看才更有刺激感吧?」

「Fuck   yeah!Sissy,你该回去和莉莉芙她们搞girl   talk。」

算了,虽然一整个青春恐怖片一样插满死旗的开头,但这是现实,应该没事吧?

然后在内田在插影碟机时,源治那家伙就去关掉所有灯,我才不会怕鬼啦!

……

老实说,这部恐怖片实在b级都不如,看了半小时多比起害怕还不如说搞笑,明明知道他想吓人的位置我们都莫名其妙笑出口,是因为太老梗和特技太差了吧?

「叮噹!」

明明在看恐怖片突然听到门铃应该吓一吓才对,但在笑声之中完全没这种气氛。

「应该是披萨吧?林你去拿吧。」

「我不想起来,你和理香自己解决吧。」

「别麻烦猜拳好了!」

就像平时一样我们没多半句就出拳--两个布我一个石头,可恶!

没办法我就拿起内田放出来的钞票去到玄关:「来了!」

在防盗门眼看出去是个把帽子戴得很低的女外送员,看起来也算正常我便立即开门--

「啊,总共是多少钱?」

「我已经付钱了。」

一声有点熟识的女声说着八般不相关杆的回答,呃?

接着更是绕过我连鞋也不脱走进屋内,这家伙到底怎幺了?

「喂!你这家伙给我站着!」

「嗯?赤城你在干嘛,怎幺这家伙会进来的啊啊啊呀呀呀呀--」

在外送员脱帽放下披萨时,内田突然发出比女人更凄厉的惨叫,怎幺了?

有如反射性一样内田躲到源治的背后,再对这外送员大叫:「你怎幺会在这里的?」

来到客厅我也看清楚这个人的样子--是莉莉芙的大前辈北野学姐,难怪会那幺熟了。

「当然是跟蹤了,你跟这班白痴混得多连智力也降低了吗?」

这种感觉很违和!

以我认识的北野学姐是超级高岭之花,就像刚刚认识莉莉芙时那种完全不理没兴趣的人一样才对,但刚才很病态地把跟蹤当成理所当然是怎幺一回事?

「林!赤城你救救我!快把这变态女人扔出窗外啊呀!」

「虽然这个女人的感觉超讨厌,不过我比较想看你被她戴着假阳具肛的样子多一点。」

「哦喔喔哦林你这个畜生对朋友见死不救吗?」

「你这家伙不是很想要女朋友吗?这痴女明显对你有意思吧?虽然插与被插的角色大概会反转,不过这应该是叫代价?」

「赤城你那幺有义气,一定会干掉他吧?」

内田叫着时北野学姐回头瞪了我一眼,糟糕,这家伙总是有种无形的压迫力,明明用魔法我可以一下子把她变成炭,但我现在却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动弹不得。

把脸转回去内田那边我身体还是不太灵光啊呀……

「放心雄二,我今天没打算做甚幺,只是想告诉你是无法离开我五指山的,投降便不会有痛苦了。」

语毕学姐就转身离开,留下像见鬼一样的内田,我开始有点处理不到发生甚幺事……

就算毕业成为老师也是社会菁英的北野学姐,还有一个在读高二的不良仔,听上去应该是云泥之别吧?

「……这就是你遭上的麻烦对吧?内田。」

「是的……」

「不过我还是很混乱,北野学姐和你怎会有关的?」

「……都去到这一步就跟你两个说吧,我和北野志摩子是青梅竹马来的。」

「呃?但北野学姐好像也是大小姐出生的吧?」

「是啊,但我也是内田食品株式会社老闆的二子啊,虽然公司没有去到国际的地步,但我应该都算个有钱少爷吧?虽然零用钱也没多得很多就是了。」

「「骗人的吧?」」

「白痴!不而我有可能一个人住又想搬家就搬家吗?啊呃该死!一定是老爸那混蛋把地址告诉志摩子的!」

听上去好像也是,突然想起来前阵子北野学姐好像找过内田,莉莉芙也说过她是为男人才回来当老师的。

「别在抓狂啦,然后呢?」

「简单说就是小时候我对这个大姐姐有点感觉,但越大就觉得这家伙越不对劲,最后就变成追着我屁股的病娇啦!你们想办法帮帮我吧,再下去我会变成北野雄二的!」

「这样好像没甚幺不好啊,虽然性格有点古怪,但北野学姐绝对是个超级大美人,重点是胸部也超大啊!」

「为了巨乳要和这恐怖女人过一半生,赤城你的脑袋进水了吗?林你一定有办法的吧?你不是一样有个大小姐缠着你的吗?」

「拿我做例子不太对,毕竟夏娃算是在我控制之内,但那女人明显在食物链上高你几个档次,你有见过我对夏娃会像你一样吗?」

「畜生--!难道我们就过不了今晚吗?那家伙一定在附近偷看着的,你两个最少今晚仔陪着我吧。」

「今晚没所谓,不过明天有谁来烦着我,我会把灭火器塞到他屁眼里,i   mean   it.」

「明天又约了那女人去打炮吗?怎幺你们的关係除了做爱就没其他似的?」

「ar……这是很準确的描述。」

「那不就是炮友吗?」

「right,我不否认。」

也是啦,这个死傲娇反而对喜欢的人不会乱来,以我所知他来了日本之后也没对夏娃做过甚幺。

「呃呀,林你这家伙真幸福啊。」

「你要脱童贞我相信一点都没难度。」

「好不容易才忘了那家伙别再提起好吗混蛋!」

「其实你嫁给北野学姐也没甚幺不好吧?最少你人生少很多烦恼,就像源治嫁给夏娃一样。」

两人同时对我举着中指,我有说错吗?虽然性格多少有点问题,但最少样子和背景都是一等一的,很多人想要都没这种机会吧?

「有个普通女朋友的家伙是不会明白那种危机啦,对吧林。」

「其实我妹妹也不太正常……应该说理香已经被奴化太久,不理解作为人的尊严是甚幺。」

「那应该找个克淫顿来解放性奴吧?」

「解放黑奴那家伙叫Lincoln,老兄。」

继续一些无聊的废话后,我们也继续吃披萨喝啤酒,之后内田也拿了两个枕头和毛毯来,先打个电话给深雪报平安吧。

  • 名称:美人图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6: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