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时光超清在线观看

我们三个又回到来一年三班的教室前,虽然排队的人明显少了,但最后的位置却挂了个牌说截止,看来本来还会有很多人来啊。

「嗨,下一队就是你们啰,不过进去之前请签好这份同意书。」

理香把三份文件和笔交到我、山田和铃木手上,不会是说甚幺吓死没命赔之类吧?

扫视一下真是有心脏病者请勿参与,还有就是不要破坏场地这些很正常的条文,倒是最后一条是甚幺鬼?

「学园祭完结前请勿透露任何设施安排和过程,违反以上条款者,男将送去给基头四、女的就会交给肥猪王处理。这到底是甚幺鬼?甚幺是基头四?」

「你不会想知道的,总之乖乖签下去就对了,如果有人把我们的流程说出去我们都会很困扰的。」

我想这大概不是为了整我而设的,他刚才拿文件那里还有一堆,大概是为了保护自己而设吧?

「铃木同学?妳没事吧?」

山田一说我也把注意力放到铃木身上,在那一瞬间她似乎看着文件发呆。

「嗯嗯没有事的,请两位放心吧。」

铃木很自然地对着我们笑,虽然总觉得有甚幺不对,但总想不出来。

算了,有我和山田在不会出事的。

签好名字便交到理香手上,接着他就把一个电筒交给我,然后再将教室的门拉开:「一会我说开始才好拉开布走进去哦。」

教室的门前被遮光布包围着一个小圈,刚刚够三到四个人站着,走进去后背后的理香也将门拉上。

因为连门上的玻璃窗都封上遮光布的关係,现在眼前伸手不见五指,我便把电筒交到铃木手上。

「虽然不我建议开,但妳还是拿着吧。」

「咦?为甚幺不要开?」

「在黑暗中唯一的光源反而会更恐怖,旁边原本能因为黑暗而忽视的地方,会被微弱的光线照亮,他们会给我们一个电筒总对不是因为好心。」

说着,背后也传来谁说开始的声音,我和山田也翻开布走进去--

还是黑得连我都看不到任何东西,就连一点点光都没有。

「虽然我也认同源治的说法,不过这时候不能不开灯吧?」

「打赌多少,我们一照前面就放着一具死尸在?」

「这样去看待就不好玩了源治。」「卡--」

在我和山田斗嘴时忽然有灯光亮起,我们眼前有一张书桌,而檯灯也照亮了一副伏在桌上穿着校服的枯骨。

一点也不意外铃木吓得躲到我后面,倒是山田看上去比我更冷静啊。

拍拍身后的铃木,我便慢步上前摸一摸枯骨……当然是假的了,我到底为甚幺要怕?

「呼--」

吹了一下口哨,气氛好像稍稍缓和了,那些家伙似乎是玩真的,这总对不只是高中生準水的游戏。

虽然说有灯光,不过连烛光的亮度都未必有,只是能稍稍照出桌子和枯骨的轮廓,不过我大概能感觉到我们是在一个小房间里。

「so……what   now?no   way   out.」

「赤城同学有说过有解迷要素吧?那幺这里一定有迷题在的。」

山田过来桌边,一手就执起被枯骨压着的一张纸读起来:「出口就在光明的方向,但怎找也找不到……」

「我不擅长玩脑筋急转弯,这是靠妳们了。话说山田你似乎不太怕似的?」

「呃……我其实不太怕突然出现的东西的,所以看起来不太怕吧?」

比起说不怕,山田的反应倒像一早就知道似的,不过她夜视力比我好也有可能吧?不管了。

「呢林同学,这里会不会是道门呢?」

身后的铃木一说我就回头过去,她以电筒照着墙上的一处,的确看起来颜色有点不同。

「有可能,把电筒借我再退后一点。」

接过铃木手上的电筒照一照这木板,既然有门把就很有可能是门,我缓缓拉开……

当把门用力推开的瞬间,就有一样有点重量的东西压过来,SHIT!

没料到有这种陷阱我也完全避不开,大概足有一个小孩重量的东西也将我压倒,几乎零距离下我把眼前这鬼东西看得一清二楚,是一具没有眼球的乾尸!

「fuck--!」

就算心底里知道不是真的我也本能地把这玩意推开,到底这班白痴有多用心?这玩具除了没气味就跟我见过的乾尸没两样了,真的很呕心……

「林同学!」

「源治!」

两位少女似乎倒被我吓到了,先是铃木跪到我身旁,再来就是山田她。

「is   OK.」

我还没废到要小女孩帮忙,马上就坐起来把电筒进里面,可惜里面只是一个能站人个人左右的小空间,除了墙上用红油写上一些不明的句子外完全不像是出口。

「damn,他们真会整人。」

「对不起林同学,都是因为我……」「不铃木,鬼屋不就这样才好玩吗?」

最起码第一关都能把我吓两次,我有点期待接下来会有甚幺。

「铃木同学的想法没错,只不过门的方向搞错了呢。」

「雅克同学你已经有头绪了吗?」

「嗯是的,『但怎找也找不到』应该是在暗示不明显的暗门,而『出口就在光明的方向』,如果光明是指阳光的话,应该就是在向窗门那边的墙壁有暗门吧?」

因为山田的说法我也将电筒照向那边的墙壁,但都只是很正常的木板接缝,没有特别一块比较长或短。

「这门有够暗了,试一试吧。」

过去逐一把门轻轻推一下,结果就在枯骨正后面那块是推得动,有了之前的经验我也很小心边推边看,倒是这次没有甚幺鬼跳出来,收入眼里的正是一条灯光十分暗淡的通道。

用电筒照明扫视一下环境,这通道被布置成像旧时代的日式校舍走廊,左边的位置似乎做了一些窗门出来,而右边电子黑板的位置也播放着静止的窗门照片,形成一种两边也是窗门的诡异气氛,在不远的尽头也有道木门在那里。

「看起来安全,铃木妳拿着吧。」

将电筒还到铃木手上,我和山田就以一种夹着铃木而走的阵形走进去--

当然这是有种默契的,白痴也想得到窗门做得那幺精美一定有东西会在那里跳出来,所以我就在左边仔细检查,而不太怕吓的山田也在右边应付电子黑板的影像变动,这样应该能把铃木受吓的程度减到最少了。

慢慢一步一步走,在我看进窗里会不会有人躲在里面是,铃木突然咦了一声。

「有甚幺事铃木?」

我没有半点放鬆继续头也不回盯着可能有东西跳出来的地方,而片刻之后铃木也开始说话:「在地上有一张照片耶。」

「能形容一下是怎样的吗?」

「它看起来像一张照片由中间撕开似的,上面有个外国男人举高一只指着天空的,是之前的人掉下的吗?」

听上去怎会那幺像星际战警2的剧情的?

「倒是我觉得会留在路中心那幺明显,应该会是提示才对吧?」

「我认同山田的说话,铃木你就留着它吧。」

接下来我们继续走到走廊的尽头,居然一点事也没发生,是我太紧张了吗?

山田伸手去按下门把时我听到一些不太乾脆的声音,山田也稍稍露出苦笑的表情:「看来我们又得找线索呢。」

解迷一向都不是我擅长项目,而铃木也打开电筒在门上一照--

「啪!啪--啪、啪啪啪啪……」

背后突然而来的声音使我们三人共同一转--灯光射到我们刚才来的门那边,突然有个篮球凭空出现在地上弹来弹去,而我们刚才来的门也变回墙壁,what   the   hell?

「哗哗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刺耳之极的尖叫声在边响起,注意力放到篮球的我们被电子黑板上突然扑过来的东西吓到,一班穿着校服的怪物不断拍打着窗门,像立体声一样不断配合发出重重的拍打和尖叫,该死!

「看来不找到锁匙这里东西是不会停止的……」

「咦?门上是不是有张照片在这里?」

定神过后我们再把注意力放到门那边,山田一说铃木就把光线照到她所指的地方,还真是星际战警那张照片啦!

似乎发现到是甚幺一回事的铃木也拿出照片準备粘上去,可惜她不够高,所以我便接过照片拼上。

灯光再向上一照--果然有甚幺被牛皮胶布粘着。

扯下来就是一条锁匙,我立即交到山田手上让她开门--

门一打开我们三人立即滚进去,刺耳的尖叫终于停止了,虽然耳朵舒服了但又到眼睛很痛。

我们来到教室最靠窗的那边,这里异常地光亮,就像强行用白色LED灯照亮周围,就算正常眼睛也很难接受,更别说刚早就适应了黑暗的我们,等了一会我们才能看清楚情况。

大概又是一条长走廊,为甚幺我用大概?

因为眼前被无数的纱布遮着视线,只能凭墙壁判定是走廊。

脚下还有一阵奇怪的冰冷风吹着,加上这种布置更为诡异,我很自然地就牵上铃木的小手挡在她们前面:「牵着手走吧,不要走散。」

这种随风飘扬的纱布加上冰冷的空气由裤管里涌进来,完全是针对心理的一关,在强光下不时还有些疑似人的黑影在布后飘来飘去,就连我也感到有多少不安,更别说已经是抱着我右手走的铃木。

倒是牵着铃木另一手的山田还是一贯神态自若,她真是我认识那个山田吗?

在这种无形的压力下我们最终都走到尽头,原来在这里地上放了一台冷气机不断吹,难怪会那幺冷了。

在尽头这个小空间没有之前那幺多奇怪东西,倒是门就有三道,上面都写着不同的字句。

左边那句是「我是出口。」

中间那道写着「其中一道门是说谎,我不是出口。」

右边那就一句「其他两道门是说谎。」

god   damn!

「又是这猜谜玩意,该死。」

「人家倒觉得这是在享受游戏的一环呢对吧?雅克同学。」

「是哦,如果源治你没兴趣的话就让我们猜吧。」

「反正没甚幺成本,三道全开不是更有效率吗?」

「源治你又想和死尸人偶接吻吗?」

……虽然我不太认为同一招技两会用两次,不过她们想玩就随她们好了。

「嗯……用排除法去想,如果相信右边的话,那幺中间就很有可能是出口了。」

「没错,而相信中间的话,可能性就实在太多,几乎等于没说过一样。」

「直接相信左边的话那就没有烦恼,所以说左边和中间的机会是五十五十吗……」

「不过中间的那句说话会只是单纯的误导吗?会不会能把所有句字都能串在一起呢?雅克同学?」

「这样的话,假设右边那道门是说谎,所以其他门上都是说实话,有几个证明下那幺左边是出口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看她们似乎得出结论我也先一步打开左边的门,重回到黑暗之中结果眼前的倒是像个祭坛之类的东西。

墙上有一幅圆形的画,就像分开披萨一分成六份,凭两边的电子蜡烛光看清楚上面的图画,是很东方风格的画风但我不太懂在画甚幺鬼,只是大概看到有些动物,有些像天堂有些像地狱。

「呼--又是迷题,是妳们的时间了。」

「可是墙两边都有路可以走,这应该是之后的提示吧?倒是这是甚幺图画呢?」

「是六道哦。」

我和山田也一脸不解的看向铃木,她也继续解说下去:「简单说就是佛教中观念吧?大概就是众生在超脱之前于轮迴中的六种道路,分为三善道和三恶道,这个是天道、人道和修罗道,恶三道就是这个饿鬼道、畜生道和地狱道。」

就算她一边指着一边解说,我也不看出有多大分别,嘛反正我又不是宗教人嘛。

「我觉得有可能是接下来要用的线索,先拍下来吧。」

山田拿着电话在拍下这张图画,忽然就有把女声在远方传来凄厉的惨叫,干!

「这……是他们在準备好用来吓人的吗?」

连一直脸无惧色的山田也脸青青回头看着我们,你就知道这鬼叫有多恐怖了,我杀那幺多人都没有一把声比这叫得还惨。

「时候不对,要搞这玩意应该在刚才的走廊,来背后来一声保证我们都会烙赛在裤里,或许是我们之前那一队或者之后那一队看到小事就怪叫吧?回到眼前问题吧,到底走左边还是右边。」

墙壁两侧都有一条通道,看起来是通去不一样的地方。

铃木照一照四周都看不出有像提示的东西,就是只有眼前那张图画罢了。

「铃木同学有说过有分成三善道和三恶道吧?会不会是通去不同的出口呢?」

「倒是没有任何提示去那边呢,毕竟图像的分界是上下不是左右。」

「二选一没有多难吧?玩toss   and   head吧,公左字右。」

拿出一个硬币一抛一接,结果是去左边,反正大家都没方向就跟着这结果走--

离开那里之后又是漆黑的通道,而且十分狭窄大概只能过一个半人左右,只能依靠铃木手上的电筒看清前路,在墙上画着眩晕迷彩和左转右转下,我开始觉得这是一个迷宫了。

「damn!我们到底是不是走错路?」

「冷静一点,总会有出路哦源治。」

「倒是为甚幺不开灯也要也是在墙上涂上这种图案呢?」

「大概是要让人觉得『没有来过这里』的感觉吧?明明就是在鬼打墙。」

一间教室有多大我知道,虽然比起我印象中日本教室月桂的已经大得夸张,但要做一个迷宫就很困难了。

「不是啊,我看到线索了。」

山田一说就往前跑,拿着电筒的铃木也快步跟上去,我就像平常一样待在后面戒备。

突然块木板迅速滑出隔开我们变成一道墙,what   the   fuck?

试着把门推回去也没用,对面也传来拍门的声音:「源治!你那边没事吧?」

「is   ok,god   damn   it!is   set   up,看来他们想把我们隔开。」

这个高度不是爬不过去,不过既然是有意把我们分开爬过去就没意思了。

「那幺林同学你须要电筒吗?我可以抛过来给你哦。」

「铃木你们留着吧,你们比我更须要。」

「那幺源治,我们看看在那里可以碰头吧,你自己一个要小心哦。」

「妳们也是,看好铃木她山田。」

没办法下我们也只好分头行动,就在这时灯光突然亮起,果然所有版都以黑白画上无规律的几何路案,看到就头昏脑胀了。

没有几秒灯光又再熄灭,正常来说灯光大概维持在一个五到十秒的周期在闪烁,而每一次开灯墙的位置都好像有些不一样,加上这样图案完全是令人烦恼的鬼打墙……

而我似乎转了好几个圈都见不到山田她们,到底怎幺了。

已经习惯了忽明忽暗的环境,突然前方地上有谁躺着,金髮、修长纤细的身材加上男生制服,不就是山田吗?

「喂山田你没事吧?」

摇一摇她时她没有反应,但在灯光熄灭之后他好像开始在转身,没几秒灯光又再亮起--

「这是甚幺鬼啊啊呀呀!」

躺在地上这家伙根本不是山田,是个露出一副高潮样的丑男,连我也差点要把早餐呕出来。

向后退时我好像撞到甚幺,回头看我好像撞开了一道暗门,不管了进去先算。

翻身进去将门关好,我好像进了个小房间,这里分别被红灯和白灯分成两侧,两边各有三道门,门上分别写上天、人、修、地、饿、畜,中间还有两只字写着轮迴,应该就是进来迷宫之前那画图再指的东西吧?

正常来说我应该不会犹豫选天道,不过我不认为会有那幺顺利。

正因为挑着人的心理,我肯定天道或者人道会有吓到人死的东西,直觉上我也不认为恶三道会有甚幺好事发生,那幺修罗道呢?

不像其他字面上那幺诱人或警告,也落在房间的边缘,没记错这方向应该是通向出口的。

其实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的,既然逻辑和感觉都告诉我应该走这边,我绝没有拒绝的理由吧?

就像知道我何时挑好那道门一样,我手一放到门把上所有灯都熄了,再待在这里都没意思的了,搞不好山田已经一早过了去。

将门推开再关上,一样是连丝毫光也没有的房间,但明明六道门都靠得很近,我怎会有种这房间有点大的感觉?

「擦--!」

突然一声房间光辉四射,还轻轻传来一阵音乐声,这不是Village   People的YMCA吗?

眼睛渐渐习惯了光线,但我却看到大概是我一辈子中最不想看到的影像。

收入我眼里的是四个只穿着三角内裤的肌肉男,好色的眼神、淫贱的笑意、让人生厌的动作,已知道他们是基佬中的极品的了!

就算一早习惯一班男人全裸洗澡的我也完全没法接受眼前的冲击影像,口里已经不受控地发出我能发出最凄惨的惨叫:「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呀--!」

「欢迎来到天国的修罗场哦帅哥!」

比较靠近我那混蛋还在卖弄自己的肌肉,虽然没有比一拳轰过去更想做的事,但理智告诉我只要靠近他们都会被捉着肛足一百次。

在这名乎其实的修罗场中看到希望的曙光--在房间的尽头有一道写着出口的门,这刻我在生死危机下引出的肾上腺素足够令我变成超人,一秒也不浪费立即冲过去,当然我也得避开想过来捉着我的混蛋们,有那幺容易吗?

数次几乎是我身体极限的闪身后,我也成功避开这班混蛋的阻拦,用力将门推开--呃?

下一个房间布置得像休息室一样,放了几张椅子灯光也很正常,更重要是有个超级大混蛋站在中间喝咖啡。

「你来了哦,恭喜通关了哦,等一等山田和铃木她们再出去吧?」

「哗……哗THE花……」

不知是不是刚才叫破喉咙我的声音也高了八度,只能用手指指着刚才的房间。

「嗯?你想问为甚幺选了善道都会碰到这种东西?你在鬼屋里寻找安全是不是搞错了甚幺啊?」

被理香吐糟也无可反驳,明明我才是吐嘈角色啊。

看看后面,似乎有另一道门可以过来,应该是恶三道那边通过来的吧?

「所以说理香,另一边会遇到甚幺鬼?」

「就是肥猪王啊,最后把这恐吓加深一下我想没有人会把我们的机关说出去吧?」

……也对,最少我不想被那四个家伙轮肛。

「那幺山田他们去到那里?以她们的实力应该比我早才对啊。」

接着理香拿着对讲机问了一问,似乎有人一直都监察着我们一举一动,回报说山田她们已经在选那一道门了,嘛反正选那都是死,希望山田保护到铃木吧。

未几,两把女声的尖叫也同时重叠在一起,不消多秒两人也夺门而出,我也迎面把两手抱入怀中:「easy   girl,i’m   here,is   ok.」

「源治!」

「林同学你没事就太好了!」

不知有甚幺鬼东西能把她们都吓哭,不过最重要她们都没事。

拍拍她们背一下很快就平伏好心情,放开我去向理香鞠躬:「「真的很感谢赤城同学你的招待!」」

「别客气啦,你们玩得高兴就好了。」

「喂理香,待会想过来一起吃火锅吗?」

「哦?我看看这里还有没有事要帮忙吧,一会再连络吧。」

一早就预了今天晚餐都在学校解决,昨晚奇曲也另外送了一些配料来,打个电话给他看看能不能再送多一点来吧。

离开一年三班之后我也打电话给曲奇,就像我所认识大方的他也一口答应,当然少不了男人的饮品了,等会再找几个人来一起吃吧。

「源治你一会打算在教室搞火锅派对吗?」

「嗯,反正今天都要清掉用不完的食材,你们有兴趣的也留下来一起吃吧。」

有夏娃支助下我也有多买了两个炉,三、四檯人一吃起应该都没问题的。

反正刚打给曲奇时他才在把食材运上车,有时间我也继续和山田、铃木一起在学园里打转,倒是刚离开一些比较多人的地方山田就指着远方道:「呢源治,那个人是不是有栖川同学?」

其实我也看得不太清楚,倒的确看到远处有三个人的轮廓在一起,其中一个髮型特别夸张的的确看起来有点像巧克力捲。

另外两人的身材明显高大,我倒不认为是甚幺好事,毕竟她也是曲奇的女儿,尽管过去看看吧。

「待在这里不要跑开,我过去看看。」

当我走近的时候开始听到争吵声,内容大概都是巧克力捲在骂人,而两个看似别家学校的不良也开始被惹毛了,她的智力还好吗?在这个情况乱呛人被姦杀也没人知吧。

刚好两人想动手时我已经来到他们后面,一样双手各搭到两人手上:「hey,看来有好戏看耶。」

包括巧克力捲在内三人都把注意力放到我身上,巧克力捲也有点难以至信的看着我:「……红毛怪?」

「快滚回教室,这里我搞得定。」

「喂你是谁啊?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有人教过去到别人地盘就要尊敬那里的主人吗?我希望在你们吃到拳头之前就乖乖给我滚回家。」

「嗨,别意为染到一头红髮我们就会怕你,我们可是北野男高的鬼冢兄弟喔。」

谈判似乎失败,既然巧克力捲都跑掉开干也没所谓吧?

不多废话立即抓着两人的头对撞一下,两个白痴当然立即抱头跪地叫痛。

「或许你们耳朵长包皮听得不清楚,我叫你们立即回家吃你妈的--」

话没说完右边那家伙已经一拳挥出来,还好有点距离这拳只是擦过我面前,当我想还击之际另一个家伙不知在那闪出来,我脸上就硬生生吃了一记直拳,倒是威力没有很大,我还有余力捉他出拳的一手扯,右手再一肘撞向他脸上。

反射性向后跳开机步,互相都吃了一两拳他们似乎也有所戒备没有追击。

「不错嘛,还意为是两只喽啰。」

「还第一次在学校外碰到像样的对手,就和你玩玩吧。」

语毕,两人立即攻过来,呼--怎说我也很擅长对多人战,左边先手攻击的家伙只是为了打断我节奏,轻轻侧身再挥拳通过他--直击他身后那一脸惊讶的家伙。

无预警的一击早让他滚到一边,我也没浪费时间转身以左手挥出上勾拳!

倒是我这一拳竟然挥空了,那家伙巧妙地向一退了一退避过我勾拳,双手再捉着我双肩膝盖一顶--呀呃!

这一记刚好击中了我左边最后一根肋骨,再能忍痛的我也本能地跪下去,背上再感到两下重重的肘击落下,我口腔里顿时充满一阵血腥味,混蛋!

左手捉着他腰,右拳发力连续揍向他的左肋骨之处,不到两拳这垃圾也一样跪下来.我再抓着他肩膀一额头撞过去--

别说这家伙,肋上吃了一记的我也很难站得稳,跌跌撞撞我也勉强撑起来,呃我还忘了后面有个家伙。

没等我转身一双手就由我腋下穿出来锁起我双手,后脑向后撞了几下都撞不到东西,这家伙的打架经验也不差吧?

「干掉他啊呀呀呀--!」

眼见另一个家伙已经爬起来助跑準备来记飞踢,肋骨被干了一下我可吃不消这种攻击啊。

见着他已经跳起来,我一脚踏在后面那家伙的脚指上,惨叫同是伴着他的鬆懈,我整个人拉着他往后转,再来背上就传来一阵被缓冲的冲击感,我就捉着那家伙的手来一招过背摔--!

鬆开手转身对另一个混蛋挥拳,他身体向后一弯就避开我的攻击,甚幺?又是这样?

挥空后一个拳头的影像落在我眼里,眼前一黑我好像被打退了几步,再来刚才的痛处痛觉被放大了一百倍,我中脚了吗?

好像被踢飞了几公尺,但还不至于失去意识,但就算咬紧牙关也很难撑起来……畜生!

但这家伙虽然也气喘如牛,但似乎还有余力向我发动攻击,勉强撑到跪起来的我倒没甚幺信心防御到,他好像已经在起脚了,先抓着他脚再算吧。

突然,有另一个人影拦在我们之间,在跑过来同时对着那家伙挥拳--

就像漫画一样被打那个家伙的下巴整个歪掉,如慢镜一样飞开,这时我才看清楚出拳那家伙是谁。

「林同学你没事吧?」

「为甚幺会是你的?娘炮脸。」

他伸手将我拉起来,按着肋骨的位置应该没有断,不过倒令我痛到连站也不太稳。

「有栖川同学说你因为救她而陷入困境,所以才找我来帮忙,你的人只是嘴巴比较讨厌罢了,似乎也不坏呢。」

「哈,陷入困境?完全被看轻了……」

倒不能否认一开始有点大意就是了。

「嗨!鬼冢你两个怎搞的?居然会这样的货色干掉?」

「……shit.」

突然插话的家伙们让我不禁说了一声shit,虽然来了娘炮脸这个实力不错的增援,但对方一来就来五个。

左右两边四个一脸杂鱼的垃圾不说,中间像是大哥那东西可是足有两公尺高的肥肉,根本就是在游戏里跑出来一头贱肉横生的兽人。

「到底是我一向运气差,还是娘炮脸你把哀运带过来了?」

「这个还是在冷嘲热讽的时候吗?」

「或许你可以反过来酸我一下,最少气氛不会那幺紧张。」

虽然原来那两个家伙似乎已经起不了来,但状态不佳的我加上娘炮脸而言,眼前的对手好像难缠过头了,要逃跑吗?

不,这不会出现在选择的一项,听上去他们是来自别的学校吧?那有人会在自己地盘落荒而逃的?除了硬干上去根本没其他选项。

「喂娘炮脸,有一打四的自信吗?帮我干掉旁边的杂鱼吧。」

「少开玩笑了,凭你的状态想一个人对付那肥猪会不会鲁莽了一点?」

「除非你能变多一两个人出来,不而就现有资源而推理出的战术应该说不上鲁莽。」

「喂,可以少说一些遗言吗?得罪了我们北野男高的可别想活着啊呀呀--」

那肥猪没把话说完,他身后突然出现的球鞋将那张丑脸踢凹了,在那巨大的身躯被踢到失去平衡倒地时,有谁借他作踏板跳到来我面前。

矮小的身躯在我们面前一转身,以我们学校的运动外套作蓝本的刺绣外套飘在眼前,真是一个不节不扣的混蛋啊。

「喂源治,欠我一餐饭哦。」

当然这家伙就是赤城理香了。

突然被击倒侧边的喽啰也蜂拥到肥猪身边,我们也稍稍有时间可以说两句。

「甚幺风把你这个人渣吹来的?」

「要不是山田打过来我管你去死啦,还有其他人也在赶过来,我们可不孤单喔。」

「了解,那幺娘炮脸你一样是去打杂鱼,理香我会掩护你,今次你就当主角了。」

他瞄一瞄我似乎看到我掩着肋骨处,似乎也会意是甚幺事就比了个OK手势,对面的肥猪也已经站起来了:「畜生!我会把你们吞下去的啊呀呀--」

「喂源治,还记得之前我们一起干上金王那次吗?」

「怎会忘记,上吧!」

面对那冲过来的脂肪我和理香一左一右跑到他两边,我弯身避过来挥过来的巨手同时在他肚上来了一拳,但感觉到那团呕心的脂肪把我力量都吸收掉,干!

左脚用力踏力停住转身,忽然眼前就只见那双油腻的巨手挥向我脸,一时间反应不来我也硬生生吃了这一记--

本来就没站得多稳的我当然被扫到地上,但面前的情况不容我休息多一秒,怎样我也得撑起来……

身体一翻过去用右手撑起来,重新站起来后我看到那肥猪是背着我,五打三本来就不是甚幺平衡的战斗,就用点不正常的手段吧。

偷偷过去肥猪背后一脚踹向他膝后关节让他跪下,双手就缠上他的颈上用力夹着,那阵十年没洗澡似的臭味也攻到我鼻里,呕--

「fuck   this   shit!吃我这招把,你这一千年没洗澡的死肥猪!」

很本能地他双手伸过来想拉开我双手,倒是我感觉到的力量没有很大,反而这肥猪能站起来大力摇摆想将我甩开,少说我也有八十多公斤重,各种意味上我也得紧紧缠在他颈上才可以继续,这到底是甚幺鬼怪物啊呀?

「喂!源治!」

理香忽然叫着我名字让我注意力放到他身上,那家伙已经一边冲过来助跑,果然又是这一招吧?

就在他起脚的瞬间我鬆开手落回地上,再用我能做到最快速度转身避开,再看看理香那家伙已经正面来了一记迴旋踢向死肥猪,那怪物的脸已经被踢到转向盯着身后的我,足够踢得大部份都飞起的一击没让这巨人飞起,但足够让他睡一会了。

「碰--」

脂肪团躺在地上的瞬间发出一阵闷响,就连地板也震了一下,我还意为刚才干掉一头巨熊啊……

回望一下理香那家伙,他向我走过再举起一只手张开五指,我大概知他想干甚幺了。

伸手像是回应着他,用力我两一同击掌--

「干得不错嘛,混蛋。」

「你也是啊,白痴。」

我两一同看看娘炮脸那边,到底怎幺一回事?

他样子毫不狼狈,而地上已经多躺了两个人,而另外两个杂鱼似乎畏惧了他出拳一样闪闪缩缩,其实刚才的肥猪是不是该交给他来干掉?

当我和理香慢步走到过去时,那两个垃圾就更加害怕,不过我倒觉得比起我们、他们该更怕身后出现那三个人影。

「叫我们来虽只留这种家伙给我们练拳,赤城你这家伙真是混蛋啊。」

站在中间的鸣海双手拍到两人肩上,而内田和尾崎也各拍着一个,看他们的样子要吓到失禁了吧?

「反正交给你们处理就好啰。」

本来三打二就有优势,更别说那两个本来连四个打娘炮脸都打不过的废物吧?两个人一瞬间就被干掉了。

「喂,我说你们一会要来火锅派对吗?想的话待会帮忙搬一搬食材就行哦。」

「林你这个混蛋真会呼使人啊,最好你的食材够多吧?」

「放心,吃不完的话我也会硬倒进你的口里。」

「慢着林同学,你不会是打算将教室的设备公器私用吧?」

「Who   fucking   cares?反正今天吃不完的食材都要处理,娘炮脸你要来都没所谓啊。」

「林同学说得没错,爱德华你有甚幺意见吗?」

尾崎突然插一句他和娘炮脸就立即互相瞪着对方,不过他两个打起来我都身份也不太好处理吧?改变话题吧。

「喂喂喂理香,你刚才说山田打电话给你的对吧?」

「是啊,怎幺了?」

「没事,我打去看看她们怎样吧。」

拿起电话打给山田,但倒过了一会才有人听,怎幺了?

「喂山田……」「源治不好了!铃木同学她晕倒了,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你们在那里?」

听到山田说他们的位置,我已经头也不回往那里跑,肋骨的痛算是甚幺?

*铃木姬百合视觉*

刚刚林同学帮有栖川同学解围后,雅克同学就带着我们离开,但跑着跑着我就开始支持不住了……

在意识模糊间我好像看到林同学的样子,我还好像被背上了一样,接着……

……

……

……

「heyheyhey!她醒来了!你看到吗?」

「冷静一点先生,我们在做了。」

一阵强光照到我的眼睛上,完全让人挣不开眼,接着我便听到一把陌生的男声说:「瞳孔对光有反应,小姐妳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虽然很想开口回答,但似乎人家不太能呢,只能稍稍点头回应……

「铃木妳听得到我的说话吗?没事的很快到医院了,妳有办法联络到妳的家人吗?」

我稍稍移动着手到裙子的口袋,林同学也马上会意帮我拿出电话,帮他解锁后他便拿着我的电话离开了,之后人家又开始有点迷糊……

……再有些意识时,我已经在习惯了的医院床上,稍稍环视四周,除了身边几位医生和謢士又是那冷冰冰的私人病房呢。

「铃木小姐妳已经醒了吗?」

这位跟我说话的小姐是我的私人看护中田小姐,我轻轻点头回应:「嗯,是呢。」

倒是病房出面似乎有些吵闹,到底发生甚幺事呢?

「请问中田小姐,外面是有甚幺事发生吗?」

她脸上突然有所难色,留下一句我会去处理就跑了去门那边,当她打开门时好像说了甚幺吵闹声也停止了。

看过去门外的人正是爸爸和林同学,爸爸似乎气得满面通红,而林同学也少有的露出歉意低着头对着爸爸他。

「不好意思,人家想见一见父亲大人和林同学,请问可以吗?」

「是的铃木小姐,我立即去帮你通传一下。」

拜託旁边的医生先生将两位请入来,爸爸和林同学也马上赶到来我的两侧。

「姬百合,爸爸来了。」

「are   you   all   right?铃木。」

拍拍两人伸过来的手,他们崩紧的表情也稍稍放鬆了半分。

「你们刚才吵架了吗?」

两人对视了一下,都摇头否认,把人家当成笨蛋吗?

「人家又不是真的小孩子,不準说谎!」

林同学叹了一口气便道:「OKOK,easy   kid,的确是我的疏忽,铃木先生没有骂错我。」

「不是的!林同学你出手帮忙有栖川同学没有错啊!」

「但我明明猜到妳身体不太对劲还带着妳周围走,的确是我有问题。」

「不是这样,是人家没有好好告诉林同学,绝对不能怪你的!」

「姬百合,怎说这家伙作为男人也太失职了,尽管怪责这家伙吧!」

「爸爸!」

「喂喂喂,刚刚才回复不要生气,知道吗?」

被林同学抚着头的我好像没法反击……鸣,总是被当成小孩子看待……

「呢林同学,现在的时间是?」

「呃……2003,怎幺了?」

「咦咦咦?你不是约了赤城同学他们去吃火锅吗?」

「妳怎会觉得我关心那种事多于妳啊?学园祭方面我也拜託了朋友帮忙,他们搞得定的。」

虽然很想林同学留下来陪我,但人家也很清楚那边才是比较重要,这时候不能任性的。

「林同学你还是回去学校吧,赤城同学他们很须要你帮忙的,人家没事的哦!」

「what?」

试着学一学雅克同学那样捲起衣袖弓曲手臂:「真的没问题哦。」

林同学无奈笑了一笑,又伸手摸一摸我头:「把电话借我。」

当然我也没甚幺意见把放在旁边的电话解锁,再交到林同学生上,而他滑了一滑似乎在做了甚幺……

「我把自己的电话设了hot   key,按1、2就能马上拨过来哦,碰到甚幺事可以打过来,我会尽快赶来的。」

语毕,林同学也站起来对着我和爸爸说:「那幺告辞了。」

当然也不忘一向抚着我头的习惯啰。

「啊林同学,可以答认我一件事吗?」

「嗯?」

「你现在应该知人家的心脏有毛病吧?回去可以别告诉任何人吗?」

「这对妳没好处,而且就算是夏娃或者巧克力捲都不行?」

「嗯,我不想因为病的原故而被当成小公主一样特别照顾呢,这样对其他人都不太公平哦。」

「……好吧。」

目送他离开后,久未发言的爸爸也也终于开口:「姬百合啊……妳该不会喜欢上这红毛小子吧?」

又是这种腔调!

「爸爸你又在以貌取人了吧?」

「嗯……明明看他平常应该是很嚣张那一类,反倒态度意外地有礼呢,不过姬百合,你肯定他不是为了金钱才接近你?」

「爸爸你果然很讨厌!是人家主动去结识林同学的,何况如果林同学需要的话,他也会有生活无忧的资金的!他本人可是西园寺家的少爷哦。」

不管是作为西园寺家的少爷还是夏娃小姐她们家的养子,林同学也没有任何因利益而和我亲近的理由吧?

「是吗……爸爸倒希望你得戴眼识人罢了……」

「只不过……」

「嗯?只不过甚幺?」

「这一场是没法实现的恋爱呢。」

谁也知道,林同学真心爱着的人是夏娃小姐,相信可见的将来这也不会改变。

所以作为王子大人的林同学能待在人家身边,那就已经很幸福了……

  • 名称:夏日时光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6: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