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艳谭之艳魔大战超清在线观看

下午1413,经历过午餐时间还有準备员工餐等等,地狱一样的时光终于完结,但想起明天这几小时还是会这样,我就想回宿舍拿手枪对自己脑袋来一发。

抱怨自己生意太好好像是件很嚣张的事,但不单止我旁边的胖妹也疲态无遗,如果那些家伙可以减少一点我们的生意我绝对欢迎,比起赚这点钱我宁愿去经历多一次两栖训练……

这时,出菜口那里站了个家伙对着我笑,是春香那混蛋。

「弟弟君,我的午餐準备好了吗?」

由午餐时段开始我就把这件时抛在脑后,完全没想到要怎样去恶整她。

「继续去工作,做好会叫你的。」

到底怎样做好呢……看来我得出一出去取材才有灵感。

「胖妹,你能看着这里吗?我出去一会。」

「没所谓,本来就差不多到林同学你休息时间嘛。」

现在下午茶时间应该她一个人都没问题,我便离开厨房想想有甚幺可以做。

最近的当然就是旁边的水吧和柜檯,深雪、夏娃还有铃木都不关事,扫视着桌上有甚幺能用呢?

咦?

因为甜品也是由这里出的,所以有些相关的材料在这里,我好像看到能用得上的东西。

「嗯?兄长大人请问有甚幺需要吗?」

「深雪,能把巧克力酱和草莓酱借来用一会吗?马上就还你。」

「好的,请随便吧。」

立即回到厨房我用最快时间炒一个蛋包饭出来,再拿出蕃茄酱还有借来的酱料。

春香你想要心形就如你所愿吧。

「真期待弟弟君的手艺呢。」

煮好之后,我便叫深雪和春香来到休息室吃午餐,当然深雪那份是很正常的咖哩啰。

故意用盖子盖着不让他知道,我将午餐都放到两人面前,而当春香一翻开盖时脸上即刻青得发白呆了片刻。

「小源治,这到底是……」

「不就是你要的心形吗?作为医科生你应该不陌生才对吧?」

我在蛋包饭上用那几种酱料画了个很写实风的心脏出来,忽然觉得自己的艺术细胞似乎也不错嘛。

「就是因为这样才更觉得呕心啦……话说这是用能吃的东西画出来的吗?」

「基本上的都是用草莓和蕃茄酱混出不同深浅的红色,静脉就用巧克力酱,血就单纯是蕃茄酱罢了。」

「……果然不行,虽然说不是很真实,但对这种血淋淋的心脏图样,就像回到实习时对着死尸那种感觉,完全没食慾啊……深雪,小源治欺负我!」

「怎说这次多少也是姐姐自作自受,把沾了酱汁那一屠鸡蛋翻开吧。」

「鸣……我真的很想念那个把最喜欢姐姐常说在嘴边的妹妹。」

「梦话就留在梦里说吧。」

三时多,我自己一个在厨房抽烟,一旁在的胖妹还是在做下午茶,我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林同学你没约人吗?」

「山田被那女人抢走了,你也知道的。」

我知道这个时候可能他还在做事所以没打电话给他,但都去了三个小时……算了。

离开厨房我来到水吧,刚好深雪和铃木在聊天啊。

「铃木,先去吃饭再出去吧?」

「咦?不用先问雅克同学回来吗?」

「山田太迟了,妳也没吃午饭吧?」

「没关係的,就再等他一会吧。」

「妳会饿坏的,吃着等吧。」

「抱歉源治,我迟了!」

时间刚好山田也回到来,其实我有点生气的啦。

「刚好要去吃饭,去后台等我。」

在我準备去厨房找些冷饭来之际,山田比我走前几步,再摺起衣袖弓曲起手回头对我一笑:「源治你就去休息一会,午餐就交给我吧!」

山田这家伙就是这样,就算偶尔惹到别人,马上又会令人气不下去。

拍拍铃木她我便带着她去到后台,这里放了好几张椅桌可以让我们休息,里面的人正好是阿薰和娘炮脸。

「辛苦了你们。」

「源治君和铃木同学你们也是呢,话说有想去那里玩吗?」

「去理香那里看看吧,整天都困在厨房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外面的情况。」

「赤城同学他们三班好像是开鬼屋吧?爱德华你有兴趣去吗?」

「哦当然有了,现在就去吧。」

对着花痴还有余力,但换是阿薰就活像狗公一样,娘炮脸这家伙真是……

道别过后我放鬆整个人软下来完全依赖着椅子支撑,但好像惹到旁边这位美少女的担心。

「林同学你很累吗?」

「体力上没甚幺,但精神上真的很累,但最少现在算是解脱了。」

「咦?但林同学你不是很喜欢料理吗?」

「比起煮我比较喜欢吃,中间的差距是一道不可跨越的墙壁,但没有煮给我就只好自己来。」

「但夏娃小姐不会下厨吗?」

「铃木妳何时产生了她会下厨的幻觉?她好像几星期前才学会炒蛋。」

「怎幺说呢,夏娃小姐给人感觉好像无所不能,所以有些误会吧。」

「最少在煮食上她肯定不是。」

说着,山田已经回来奉上我们的午餐,嘛完全不像是用我剩余物资做出来的。

「感觉完全是另一种风味呢。」

「是妈妈的味道吧?」

在我和铃木的连环攻击,山田脸红红扁着嘴坐下来,虽然是迟到也总比没到好的一顿。

不久我们三个都吃完午餐,接下来第一件事,当然是关于山田的。

结果我们三个人牵着手在走廊上行,我和山田各牵着铃木一只手,就像一个小家庭一样。

「山田,我们看起来像一个家庭吗?」

「源治你别再开玩笑了!对吧铃木同学?」

「人家也有这种感觉呢,林同学生雅克同学就像爸爸妈妈一样。」

「连铃木同学也是这样!男生是不可能当妈妈哦!」

「所以我才是爸爸,逻辑上没错啊?」

「……已经不想吐糟了。」

乖乖承认自己是女孩子不就好了吗?以她本钱是女人的话可以说是无敌。

「咦?喂林!」

身边突然有把声叫着我,看过去是福泽和美纱学妹。

「hell,你怎会在这里的小色鬼?」

「去你那里吃饭嘛,但你走了出来谁去当厨师啊?」

「总有人做的,放心那胖妹做得不会比我差。」

「我就是想吃你的手艺才去啦。」

「Gaaaaaaaaaay--!」

我夸张的跳后一大步大叫,换来就是福泽这混蛋给我举中指。

「认真的啦,明天两时前来找我,我试着帮你们留个漂亮的位置吧。」

「真的很感谢你学长,话说学长想听听一些情报吗?」

「如果是关于班级斗挣甚幺的话妳去找莉莉芙吧,我没兴趣管。」

「居然是这样吗……昨天的事之后我还意为学长对那个人满满敌意,人家还想帮帮忙呢?」

「嗯?不好意思学妹,听妳的说话似乎对昨天那位留学生都有些不满吧?」

「是啊山田学姐!那个人自三个月前转学过来就很讨厌了,完全不明白桂同学为甚幺会找他帮忙,现在班上的人都因为他的言行引起不少风波,可以的话真想输了就算呢,我相信很多人都想看看那个人被学长教训一下,包括茜茜在内哦,来嘛学长--」

学妹依过来搂着我手撒娇,话说在福泽面前这样做没问题吗?

「如果你请我过两天把那蠢货绑起来倒吊起来,我很乐意代劳,不过这两天我不打算插手任何原有委託以外的事。」

「别求她了美莎,看林这家伙应该又和谁吵架在赌气,不把火烧到他屁股这混蛋也只会在旁看戏对吧?」

「是这样吗……」

看着可爱的孩子失落地放开我的确不太舒服,但我也有我的原则。

「就像小金菇所说,抱歉。」

一说这称号,某个天才少年的脸孔就扭曲到不成人样:「林你这混蛋很想干架吧?」

「虽然勇于去挑战是好事,但你那里来自信打得过我啊?」

「那个林同学,为甚幺要叫福泽同学做小金菇呢?」

铃木问了一个我们都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她是真心不懂,所以才变得更难回答。

一脸红红的山田乾咳了一声,也脸红红说道:「应该是因为福泽同学某个部位像得比较少,源治才会起了这个匿称吧……」

不愧为妈妈,山田完美地解答女儿开于性知识的问题,由我去说会很难为情吧?

面铃木呆了一呆似乎也终于会意我们在说那里:「……喔,是这样吗……」

「不对的学长!考之君那里是很可爱的!」

虽然被女朋友想尽办法去维护,但福泽就像被雷电打中一样双脚无力跪下来,发现在这情况的学妹也马上过去扶着他:「咦咦咦?考之君你没事嘛?」

「学妹,给妳上一课,可爱对男人那玩意来说绝对算不讚美,非得说不上是大的话,最少请形容是精实紧凑吧,最少紧凑型老二听上去好像很利害的样子……」

想一想,如果小鸡鸡是紧凑型,那入珠不就是特战型老二吗?

「一切还不是你这家伙害的吗?」

突然扑过来一抽起我衣领,当然这小鬼不可能把我扯起来半分啦。

「我懂的,为表示歉意给你打一拳吧。」

二话不说福泽就放手一拳轰到我腹上,啊干!这拳我也觉得痛,怪不得他能和体格差一大段的内田打成平手。

「我还在发育期啦!」

大叫一声就把学妹拖走了,虽然好想说我在他的年纪就和现在没两样,但真的说出口他会崩溃吧?

「话说源治,为甚幺你们会起了这种称号给福泽同学的?」

「因为福泽那家伙一起去小便时总是跑去厕格,有次我们几个约好一同在旁边的侧格爬上去偷看,果然一看就是条小鸡鸡,然后内田就突然大叫『哈哈哈哈!小金菇啊--』,就是这样开始啰。」

「这样侵犯别人私人不好吧?不觉得有点幼稚吗?」

「反正就是好玩啊,山田你不会明白的啦。」

毕竟女人就是不懂这会有甚幺好玩。

在我们走经三楼的时候,铃木稍稍回头一看,她似乎有点好奇:「林同学,我们不是要去赤城同学那里吗?」

「嗯,不过有一件事我和山田要先去做的,对吧?」

山田是扁着嘴别开脸,铃木也再没甚幺疑惑跟着我们走,最后我们进到来体育馆的一处排队。

「第二十六期miss.月桂?咦咦咦?林同学要参加吗?」

排队的时候铃木似乎看到尽头招牌上写着的字,为甚幺每一个人都认为是我去参加的?

「正确来说,是我陪山田来参加,话说你不会反口的吧?」

「我一向也是正直为原则的,反而我才怕源治你食言啊。」

「那我先你一步去就不怕了吧?啊铃木,要不要一起来玩?」

「呃抱歉林同学,人家完全没有这方面自信,所以实在无法奉陪,对不起……」

「是吗?那真可惜呢。」

铃木的样貌和身材也无话可说,非得要挑骨头的话就是身高稍稍娇小了一点,看着前面来参加的女生最少也有深雪的高度,平均而言也到山田和理香左右,铃木她这方面就稍稍不够了。

说起来,不知为何前面都夹杂着一些明显看得出是男人的家伙在排队,像我这种理由的家伙应该不会多吧?是陪女朋友来报名吗?

终于还有一个人就到我,其实我一点也不紧张,毕竟应该会不会接受我的报名也成问题。

到我的时候我便往最边缘一个空出来的柜檯进发,随口固头说了句see   you   a   later时,山田好像欲言又止的想叫住我,不管了。

稍稍放下羞耻心我直白地对眼前这位学姐开口:「我想参赛。」

「请填好这份表格吧?」

接过递过来表格简单写上名字班级等资料之后,抬头一看这位学姐似乎在打量着我……想想也不奇怪嘛。

我一交上表格準备好被打呛的时刻,她却说了一句我入围到初赛。

「what?」

「请学弟你明天二时十五分来到体育馆参加初赛,你很有机会入决赛的哦。」

「waitwaitwait,学姐妳没搞错甚幺吧?这不是miss.月桂吗?我没一根毛像女人吧?」

「搞错的人是学弟哦,你看看。」

她指着头上的招牌我便退后一步看,Mr.月桂?what   the   fuck?

「经过很多同学的诉求后,今年学生会决定开办男生组的选美比赛,看来学弟你是被人恶整吧?不过也请加油哦。」

就像她说一样,我被学生会恶整了,虽然没有甚幺直接关係……

回到去铃木那边,不久后山田也回到来,嘛……

「源治看你表情,该是选上了吧?」

「……yep,但山田你的问题那幺奇怪的?」

「你刚才那幺鬆容是因为自己一定会落选吧?毕竟都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源治你有阴谋的样子很好懂哦。」

「算了,反正随随便便了事就好了,我也不会再强求山田你做甚幺的。」

「源治你也不嚐试认真去做吗?既然都注定要做就要全力以负哦!」

「我没有你那幺正直啊山田。」

「林同学你也不要太自暴自弃吧,人家觉得你很有机会选上哦。」

「不是胜负问题啊铃木,虽然我脱衣脱到被人说露体狂、也习惯一班人一起洗澡,但上台给人看就总觉得那里不对劲。」

「所以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现在明白为甚幺我最初也不愿意参赛吧?」

就像山田所说,这次算得上是自作自受。

当然搞定好这个后,就要跑去理香那里玩哦,中间当我们经过一楼时我终于注意到之前鸣海说的事。

平常顶多也只是破破烂烂的情度,今天进去一楼走廊的拱门被埋上了一些大型杂物,灯光看上去比正常来得暗,加上一班不良少年在出出入入,正常人根本没有想进去看看的意思。

「源治,走过了几次也觉得很奇怪,你知道在发生甚幺一回事吗?」

「或者是某些人不想校外人看到月桂『最黑暗』一面吧?」

「这种事怎能坐视不理的!」

山田似乎想动手过去清理一下,我当然就会拉着她阻止干这种蠢事。

「先别说你一个人能不能清理,如果这里玩意是容许被清走的话一早就有人来搞了,现在是下午四时,兄弟。」

「倒是莉莉芙小姐怎会容许这种事发生的……」

「我不想帮她说任何说话,但作为一个学生会长她的权力已经够大了,又不是漫画里学生会长就是全校最有权力的人。」

我也很懂山田是个正义感很重的人,对这种束手无策的不义之事他很痛恨吧?

「别管这件事了,我反倒很期待那些大人物多加施压呢。」

「源治你怎会这样想的?不少四班的同学都是你朋友吧!」

「把眼光放长远一点吧山田,一个有智慧的政治家是不会迫虎跳墙的,而如果一班人宁愿等死都不反抗,他们本身就该死的,就是这样啰。」

「源治你是期待一场暴动吗?」

「当然,以下犯上从来都是我行事原则,所以没共同利益我才不会做莉莉芙的走狗。」

比起为他人的理念而行,我们兄弟会的人当然是以自己信念为先啰。

然后山田也没再多说,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到二楼一年三班,这个排队的人数是怎幺一回事?

眼看过去二三十人也不夸张,倒是分开了两条队伍一长一短,还是去问问某个混蛋好了。

等理香招待完眼下的客人,我便在他后面轻轻用膝盖顶了他屁股一下。

「喂来了啊,好晚哦。」

「你觉得现在排除要多久才玩到啊?」

「排普通的话大概六时左右吧?倒有VIP票可以快一点,看样子应该一小时内就可以,不过价格有点贵哦。」

谁叫我拖着老婆和女儿来,稍稍花点钱也没办法吧?

就在我準备拿钱包之际,理香忽然就大声说了句谢谢惠顾,然后把门票给到山田手上,咦?

他去到自己那柜檯拿出几张钞票递过去,再回头过来傻笑一下,嘿,这家伙啊。

「源治你们先去别处玩玩吧,快要到你的时候我们会联络你们的,但记得要十分钟之内回来哦。」

「真的很感谢你赤城同学!」

「哦?要道谢就向这家伙吧,毕竟刚才吃了顿大餐,不做甚幺报答一下不行吧。」

和这混蛋道别过后,我们也去了别算走一走,考虑到十分钟之内要回去和铃木的身体,我们也没走太远,就向去高中部教学大楼的摊位随即玩玩。

几乎每个学部都摆着与其活动无关的摊位,很多都是买食物而且价格都偏高,看来在这里摆更挣钱啊。

虽然很想去试试不同的章鱼烧,但铃木的眼光似乎放到一处--棉花糖。

「想吃吗?」

「嗯,请等一等我……」

我摸一摸她头制止了铃木继续前进,再回头看向山田:「妳也要来吗?」

「不用源治你破费了,谢谢。」

既然山田拒绝了我也无必要强请他吃,明明我记得她也爱吃甜食啊?

总之我就买了一根回来给铃木,接过之后她就递到我和山田之间:「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吧。」

「谢谢妳呢铃木同学。」

两位美少女在吃棒形的东西我好像想到甚幺事……不过幻想她们两个就太糟糕了,还是想想比村比较好。

「咦?林同学不来吃吗?」

「我对甜食没甚幺兴趣,妳们吃吧。」

山田似乎注意到我视线在远方的目标,头也不回就跑了过去,不久后就拿着一包炸鸡球和可乐回来。

「源治你想要的是这个吧?」

「山田你真是知我所想。」

「每次下班回来看着你一边吃炸鸡块一边喝啤酒就知道啰,不过学校範围不準喝酒,用可乐代替吧。」

对着一副贤妻模样的山田我也没办法不笑起来,接过炸鸡和可乐我们三个便继续周围巡巡看有甚幺好玩。

「源治,摄影学会似乎不是买食物,要过去看看吗?」

既然山田有兴趣我们也没事干,所以就一起过去看看,似乎是即影即有的摊位。

扫视一下他们的价目表似乎也不太贵,不过为甚幺我眼下好像有一个人站在这里似的?

瞄过去那个人好像被我吓了一吓,这家伙是个很瘦小的男生,手上还拿着一部相机应该是这学会的人,我看起来很可怕吗?

「哇啦啊啊啊--!」做了一个鬼脸作势向他扑过来,那家伙也吓到整个人向后倒,还好相机有背带,不而肯定会摔坏。

突然屁股有一阵扭痛,回头一看是抱着责怪眼光的山田:「源治!不準欺负人!」

「同学你没事嘛?」

连铃木也上前慰问这个小鬼,看来稍稍做过份了。

伸手过来把他拉起来,我再道:「抱歉,刚刚看到你被我吓了一吓所以想玩玩,我没恶意的。」

「不紧要的,请问几位是想影合照的吗?」

我看看两人她们似乎都兴致勃勃,好吧。

这个场地似乎有几种布置可以选,但我对这方面完全没认知,如果有JK在这里就好了……不对,她两个事实上都是JK啊。

「呢,用这布景好吗?」

铃木指着一个只有一张华美的木椅,看上去十足旧时代写真馆拍全家福的地方。

山田也看过向我似乎在徵求我同意一样,这种事向来都没所谓啊。

「on   your   call.」

然后顺理成章地我们就过去到椅子旁边啰。

「话说林同学那幺高,不如由你坐下来吧?」

「不,铃木妳来,我和山田弯一点身吧。」

当我们都就位了之后,刚才那位男生也準备了,不过这样正经拍一张好像很闷……

于是我立即来一个鬼脸,我也看到他很努力地在忍笑,直到拍完都没给山田和铃木发现。

「噗……请三位看看有没有问题吧,如果没问题我便去沖印。」

看到那男生奇怪的表情两人也有点疑惑地接过相机来看,到底会有甚幺反应呢?

「源治你真是啊!」

听上去好像是怪责,但山田嘴角也是向上扬的,真的快要变成妈妈了。

「嘿嘿,这样也不是林同学的风格吗?」

「也是呢,嘿哼--」

看着这两个女生笑容就感觉到被治癒了.这样出来转个圈感觉也不坏嘛。

「不过源治,要再来一张认真的哦。」

应她们要求,我们也再次回到位置上,这次我把手搭到山田肩上,她似乎都没反感嘛--

最后应铃木要求两幅相我们都每人一张,当我準备付钱时铃木虽站到我面前先拿出钱包。

「总没理由老是要爸爸破费吧?」

听到这个理由我也不禁又摸了她头一下,如果我也有个和她一样乖的女儿有多好呢……

然后我也试了几家章鱼烧,但全部都不合格啊呀!

「林同学你不高兴吗?」

「是啊,这些中学生和学会搞的小食摊完全不入流,这种东西都能拿出来卖吗?」

「源治你都会说是中学生了,以业余来说我觉得已经不错,不要太挑剔孩子嘛,当爸爸要有风度哦。」

「对啊,最喜欢爸爸呢!」

这次换她们两个来夹攻我,不过被山田捏着脸颊和被铃木依着的感觉一点也不讨厌,自己的家庭吗……

「好啦好啦我不生气了。」

搭着山田和轻抚着铃木的头,他们两个似乎都不抗拒,想起来我小时候好像连一次家家酒都没玩过,想不到这个年纪才有机会玩。

马上我就收到理香那家伙的电话,好吧就让我看看那家伙能做到甚幺情度吧!

  • 名称:聊斋艳谭之艳魔大战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0: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