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七日情超清在线观看

前两天上去了夏娃的家,我有试着跟她道歉,但她居然一句说不要跟她说话,那就是一点和好的意思也没有吧?

下台阶已经给了她,宠那家伙只会让她得意忘形,接下来是她的问题跟我没关了。

不过那也只不过是小分支,我去的主要目的是看那部内田和理香极力推荐的漫画,一口气看完之下,我和那白痴也发现了一件事,我和他的其实可以当里面的前野和井泽。

于是理香就疏了个中分头,我就足足花了两枝定形水抓起个矢吹丈头,感觉我们就像两个白痴一样,不过这正合我意。

最近压力有点大,偶尔做点白痴事也不错,于是我们就约好星期一点学校也顶着这样的头,最神奇的是我们都居然没失约。

内田一见我们这个头就笑到趴在地上,我和理香当然把他捉去阿鲁巴了。

吃完饭之后没甚幺好做,我、理香、呜海、内田还有福泽也一起去翘课,漫无目的坐在路边也算是我们的常态。

「喂,你们看看--」

福泽一叫我们几个也往他指的方向看,那边正有两个衣着端庄的女高中生在走过来,基本一看举止就知道是大小姐来了。

「是圣心女子高等科的大小姐啊呀!」

呜海好像一看到就高潮了,或许我已经对着大小姐够多倒没甚幺感觉,只不过是样子不错罢了。

「大小姐我们学校也有很多啊。」

「别人的饭一定比较香嘛,林你不想想我们学校那些大小姐多高傲?」

「其实我觉得不会差很多的。」

「别泼冷水啦!喂喂喂她们在看着我们啊!」

的确像理香所说,但我觉得是把我们当成危险人物比较多,不过看这班精虫上脑的白痴应该不会想那幺多,倒不如整一整他们吧。

「听说女校的女生都想男人想到发狂,你们要不要去搭讪啊?」

「这种事太大胆了吧……」

「我去的话你一定会跟深雪说吧?」

「我答应你不会,去吧。」

他们四个不容有诈互对着眼,再一同猜拳,结果就是顶着像智障一样那中分头的理香赢了。

那家伙露出一个傻笑就向着那两个已经在警戒的大小姐走,有好戏看。

「哈哈小姐碰--」「哗啊呀呀呀--变态啊呀!」

其中一人迎面一拳揍向理香的脸再乌兽四散,那家伙居然一拳就被那些小女生打到大字形倒在地上,他是来搞笑的吧?

我们几个一起过去把他扶起身,这家伙似乎真的晕了一下,是真是假啊?

「不会吧赤城,你居然会被那些小女生一击KO?」

「福泽你试试没防备下吃我一拳吧!那女人是有练过的……呃好痛,到底出了甚幺问题啊?」

「大概是你的中分头吧?蠢死了。」

「喂源治……你不会一早预到有这结果吧?」

「怎可能,你当我是神仙吗?」

「可是你的笑容很可疑啊……」

我顶多还不就猜到来一掌罢了,来一拳还要你被KO谁猜到啊?

「好了好了,话说林和赤城你们真的在装前野和井泽,那我们不就要扮其他人?」

「福泽除了样子不丑之外跟田中差不多啦,但内田你反而没甚幺角色像啊?」

「赤城你个白痴,我当然是木之下了!」

「在鸡鸡小那方面吗?」

我的一句理香和福泽立即笑喷,我再跟这两个混蛋击一下掌,内田也抓狂了:「福泽你笑甚幺!你够我大吗?」

这两个白痴正要打起来时,我倒想到一件事:「呜海虽然不臭,但也可以做早洩王子田边吧?」

说完之后,呜海一言不发的坐回刚才的位置,不会是生气吧?

「喂开玩笑罢了,对不起啊。」

「……」

他底着头说了句不知甚幺,我们几个也围上去:「你说甚幺?」

「……」

他还是用一个我们听不到的音量喃喃自语,不会是附身了吧?

「甚幺?呜海你大声点吧我们听不到啊!」

「我想脱童贞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一阵发自内心的鬼哭神号不单吓到我们几个,连原来只是想绕过我们走的老太婆也转头就跑,好像怕鸣海会跑去强姦她似的。

处男的愤怒我不算太理解,我还是别出声比较好……

「那幺大哥你想做甚幺吗?」

「想到做甚幺我就不会那幺苦恼了吧?有没有下跪就能做的女生啊……」

如果是内田或者是福泽的话事情就简单得多,最少这两个家伙的脸都算是帅哥,总有些只看脸的婊子会喜欢的。

但鸣海的话……我不太懂得一头猩猩外表的标準怎决定,要不用钱找女人的话是可能的事吗?

「喂呜海,如果援交的话你,你没问题吧?」

「咦咦赤城你有办法吗?」

「也不是没有啦……」

嘴上是这幺说,但理香脸上的表情难看得像屎一样,再在自己电话找了一会:「是这个哦。」

我们靠过去看看,萤幕上是一幅大合照,理香指着一个样子不怎样的女人,呃我在期待甚幺啊?现实援交又不一定是漂亮的。

「虽然不算漂亮,但也不是不行啦……」

「呃?鸣海你认真的?我说这个啊呀!」

理香再用力一指,但他似乎发现甚幺不对:「呃搞错了,我指是这个!」

他稍稍一移指着刚才那女旁边那只……呃……我在思考这到底算不算得上是人。

脸看起来就像浮尸一样肿胀,眼睛和嘴都只是一条横线,但就算相片那幺小也看得清楚如黑洞一样的鼻孔,如果夜晚在没人的街上碰到,搞不好我会反射性地拔枪开满一匣的。

「这是灵异照片来吧?快点拿去神社烧了啊!」

「理香,你要帮他找交配对像也最少找个人类吧,这家伙上次你开鬼屋没叫上牠实在太浪费了。」

连呜海也忍不住,双手抽起理香的衣领:「赤城你这混蛋在开甚幺玩笑啊呀!」

「所以我才反覆问你啦!我认识知在做援交的就只有这个了!」

「其实你们是不是有甚幺盲点啊?既然鸣海肯给钱的话,去风俗店不就行了吗?」

福泽这个提议我的确没想过,去风俗店的话,以鸣海的样子身高应该也不会有人怀疑年龄,或许是个方法。

「一言惊醒梦中人啊!那幺林,可以带我去吗?」

「嗯?为甚幺是我?」

「喂,我也常常帮你,又不是叫你请我去,不是这样的忙你也不帮吧?」

「你有没有听清楚我的问题啊?我是问你为甚幺叫我去?」

「呃这个吗……感觉上有去过这种地方的只有你这个家伙罢了……」

不知是不是称讚不过算了,的话这里五个人排除理香,只有我是非童贞,加上以前在俄罗斯和越南都有去过……

「帮你当然没所谓,不过有些问题要解决啊,一是在日本的我也没去过不过这可以找资料,二就是你超早洩这件事啊。」

「这个有关係吗?」

「当然,那些妓女不管你有没有放进去,只要你射了就算完全交易,当然你想花几万元去射到裤里我也没意见啦。」

「是吗……但我也是有改进的哦!别少看我!」

「说是没用的,我们去做个实验吧!」

由我带头回到学校找比村,去到三年三班的教室找她,一到那里她的圈子真显眼,全部都是超骚的辣妹,害我的好兄弟也有点反应啊……

「林,你的髮型发生了甚幺事啊?」

「呃……玩了些惩罚游戏罢了,说起来拜託你没关係吗?」

「没关係,不过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个哦。」

她手前后摇一摇做着一个在帮人打手枪的动作,这正是我要的。

「呃差不多,我想妳去摸一摸这大只佬那里。」

我让开一步让她看看鸣海,她上下打量一下之后表情有点平淡:「嘛,摸摸都没所谓的。」

原本应该很伤人的一句,在鸣海眼中虽没甚幺,一副发情的拉着我衣袖:「喂林,有那幺好的东西都不介绍来你真不够朋友,做全套我都可以哦!」

「这是测试好吗?过到你再说吧。」

精虫上脑的他似乎已经不能思考,比村也慢步过来解开胸前的钮扣,露出色气的笑意,双胸贴到鸣海腹上,再双手把他头压下来吹一吹耳朵--「呜啊!」

啊,就这样就没了,虽然对手是比村就是了……

鸣海有如解脱一样慢慢躺到地上,而比村也一副不解的看着我:「林,这家伙怎幺了?」

「没甚幺,只不过是没了。」

「咦?快过头了吧?嘛算了我也没在期待,不过这位帅哥倒令我有点兴趣呢。」

比村目标转到一旁的内田上,那一早就搭好帐篷的家伙满脸通红:「是!是的。」

「要做的话也可以哦。」

以相似的方法靠到内田身边,这次直接摸向那家伙的小鸡,啊一声内田已经露出跟鸣海差不多的表情,这家伙也快不行了吧?

「喔……」

不消几秒这家伙也去了,同样像升天一样倒在地上,但连续两次我们的超级婊子当然不爽了:「林你到底带了些甚幺家伙过来啊?你想做甚幺?」

「就是一班处男罢了,嘛实情是这家伙想去风俗店脱童贞,所以我想妳帮我试试他的能耐,结果显浅易见的。」

「其实源治,这样的挑战会不会难度太高啊?」

「或许是吧?比村妳跟本是头活生生的魅魔,就算是我也不能撑很久啊。」

「这样我当作是讚美啰,嘛我倒听过以前有个男朋友说能撑久一点的方法啦。」

这种方法我想没男人不想知道吧?鸣海和内田也立即起来一起听。

「他说就是在做的时候不要用口呼吸,要迫自己全程用鼻呼吸,有没有效我就不知道啦,在我看其实也没两样,不过怎说也要撑到放进去才行。」

「是吗,那幺真的麻烦妳了比村。」

「没关係,下次你把髮型回复正常再来一发吧。」

辣妹这种生物真不错啊……漂亮的话。

这样鸣海和内田去厕所清理一下后,我们得想个解决方法才行。

「鸣海你还没放弃的吧?那幺如果拉长你的时间是一个重点课题,虽然以我经验风俗店的对手顶多也是比村的三份二,但以你现在的表现连放进去的机会都未有。」

「可恶啊--!」

鸣海一拳敲向墙上,沉沉一响让周遭的人都明白他对自己有多愤怒,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如果是训练耐力的话,不如试着在打手枪快要出来时忍着,连续做几次到忍不到才去吧,就算没法实际拉长时间,最少也能在关键时刻忍耐多一阵吧?」

「但要练成的会不会花太多时间啊福泽……」

「那幺到底你想不想脱童贞啊?我和林都帮了你那幺多,但这种事除了你自己来谁能够帮你啊?」

鸣海一时间陷入深思,但我也没想到甚幺方法帮到他啊……

「啊!那幺不如这样,几种方法一起来吧--」

理香忽然提出了一个很蠢的建议,但最少好过甚幺也不做吧……

*夏娃.海赫视觉*

又来到上学的日子,一如平常淡淡的一天,放学之后也没甚幺工作预定,去帮莉莉芙她处理一些小事后,我便约了姬百合和心爱小姐一起去吃下午茶,今天两人对着我的神色似乎也有点奇怪,怎幺了呢?

「夏娃小姐,你和叔叔之间……」「可以不要提那个人吗?」

两人似乎被我冲口而出的一句吓了一吓,不行,我不能将情绪发洩到她们身上的。

「我明白两位对我的担心,只不过我须要一点时间去忘记他罢了,放心吧,我还是我,夏娃.海赫。」

「……忘记吗?」

「没错。」

这一次是好机会,这样做对大家往后的路途都会更好吧?仅仅是上司与下属、僱主与员工的关係就足够了。

当然本小姐不会因为这件事是偷懒,学姐的事情我也有好好去调查,两日来所得到的资讯并不算充足,但形势都向着不利的方向走,这实是糟糕啊……

「那幺时候不早了,起行吧两位。」

与两位一同离开教室,由于放学已经一段时间走廊上的人不多,我们一出去便清楚见到熟人。

「贵安哦,弓山学姐,久疏问题呢。」

「啊啦,这不是夏娃亲吗?贵安呢,真是很久没见了!」

弓山学姐是之前在学生会选举时所认识的一位学姐,当时作为拉拢对象我也只认为她是同盟关係,但认识久了我发现并不是这幺一回事。

最初见面时就和现在一样,她身边有着两位有如护法一样的友人,如同华丽的外表与家族一样是位气场十足的大小姐,对我来说也是平常也是面对这样的人没甚幺特别。

不过偶尔在一次只有我和她私人的聚会下,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

当她身边的秋泽小姐和友柄小姐不在的时候,弓山学姐就表现得有点笨拙,也不是说她智慧不足,而是那种超级大小姐的气场会立即瓦解,变得有点天然甚至说得是可爱。

当然这个前题是她本身其实也十分随和就对了,不过她和我一样偶尔都会被些自信不足的人敬畏着,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阶级分明的上流社会会有这种情况也是必然的,要相对平等地相处,也只有家族接近的情况下才能做到吧?

「我们準备去上次和妳去那咖啡厅吃下午茶,请问三位学姐有兴趣吗?」

弓山学姐有如小狗一样用一个很期待的眼光来回看着秋泽小姐和友柄小姐,两人似乎习惯了似的一同点头,弓山学姐才罢出一个友善的笑容:「感谢您的邀请呢,夏娃亲,那幺事不宜迟了--」

这正就是我所说可爱的地方,明明应该是个气势十足的大小姐,却不其然间流露出这种少女的面貌,我倒很喜欢这种反差呢。

「嗨!你们没有觉得自己很碍地方的吗?六个人把走廊挡住,不能考虑一下会不会影响到别人的吗?」

不过就算有多明显的潜规则,总会有些莫名其妙不会读空气的人就是了。

另外两个喽啰的情况我不太清楚,主要还是中间这位主动找碴的学姐--工藤如月。

她和弓山学姐同属二年一班的,不过就我所知她背后并不是甚幺资本家或者黑道家庭的女儿,只是出身在一个不怎样的暴发户家庭,当然平常而言我也不会因为其背景而拒绝交流,但如果是敌对的话就不同说法了。

这所学园里家族显赫的人并非少数,但前五名肯定包括我和弓山学姐,她有意识自己在招惹甚幺人吗?

「啊啦原来是工藤同学吗?我们当然有考虑到这个问题了,所以从来不会在公众地方大声喧闹还有品字型行,反倒工藤同学妳似乎没有想过就是呢。」

「切!言下之意是在讽刺我对吧?」

「以工藤学姐的智慧而言能理解就最好不过了,嘛那幺妳也有能理解现在情况的智慧吗?妳们现在对着的是六个知名财阀哦,如果妳还有一丝理智应该很懂得怎样进退的。」

「哈,还不是只是靠着自己背后家族作威作福的小孩子吗,能拿点自己的本事出来说嘴吗?」

糟糕,不自觉就用了常用的做法,忘了弓山学姐在我旁边。

我个人的话拿出实绩绝无问题,反倒弓山学姐应该不会像我那幺异常,这倒像把陷阱设给学姐她一样……

问题是如果现在我先开口的话就会抢了学姐的风头,就像自己设计一个出风头的机会一样,我可不希望因为这样而和她产生任何误会啊。

我与她对视了一眼,不难看出她脸上一副困惑的模样,反倒工藤学姐那边露出一副将了我们军似的自信笑容,啊倒可以用反问引出她自己的矛盾点来迴开眼前困局,反正看她也不是头脑灵活那一类人。

「「bababobababobo--bababobababobabobobo--」」

当我正要开口之际,在她身后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有甚幺人用着未知的语言哼出诡异的歌声。

受到这奇怪声音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工藤学姐身后,连她们三人都转身散看,令我们可以看到那里的情况。

那里正站着五个穿着黑色连帽斗篷,脸上分别戴上V   for   Vendetta或者夺魂锯面具的人站在那里,加上刚才那段音乐有如甚幺异端宗教团体一样,不过那种身高分布却有种既视感……这班笨蛋在搞甚幺啊?

应该是源治和马尾妹站在最前面的两侧,就像帮中间那三人护航一样,而中间那一个特别高大、一个和源治差不多、另一个特别瘦小的应该都是我见过他们的朋友。

「这班辣妹你觉得怎样?」

源治指着工藤学姐后,那大猩猩只点点头,在他旁边一高一矮的立即拿了一块布出来拦着他的下半身,而大猩猩似乎伸手进去了他自己的那里不断摇动……该不会是在自慰吧?

「你……你们这班变态在做甚幺?」

没理会她的发言,另一边的马尾妹拿出像计时器一样的东西,这下次我完全搞不懂他们想做甚幺,但肯定不是好事就对了。

上前一步挡在大家的身边,我再回头跟几位道:「稍稍退后一点吧,这班变态的目标不是我们,但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多得他们有足够的注目,即使我们慢慢的后退也没惊动了那边的人,真是幸运。

「喂!说话啊你们这班痴汉!你们在做甚幺呕心的事啊?」

源治他们一行人继续没理会他们发言,他本人还是摆出一副不能靠近的气势,大概碍于他体型就算是不良少女也不敢轻举妄动,而他身后的大猩猩还不时发出呕心的呻吟声,果然退开是明智的决定。

「呃……不行了……」

「忍着啊呀!快要过两分半钟了!」

后知后觉的工藤学姐她们似乎现在才意识到危险,但已经太迟了!

「真的到极限了啊啊呀呀呀呀--」

「Fire!」

源治一退开身,后面一高一矮的就拉个挡着大猩猩那块布,在远处我勉强看到那变态好像对工藤学姐射了甚幺出来,真呕心!

「哗呀!死变态你在做甚幺啊呀--!」

「Fall   back   brother!i   will   cover   you!」

被那些体液喷中后她们三个也开始抓狂,而源治就随身拿起身旁的扫把当成长枪指向三人,让其他人有时间带走软下来的大猩猩。

「可恶!不要意为长得比较高大我们就会怕你啊!」

在三人夹击下源治一步步后退,突然他把扫把抛向三人,再突进上前从工藤学姐后背抓着她,嗯?

「FUCK   YOU!」

双手粗暴地揉着学姐的胸部,还要用自己那里磨着她的屁股,就算我不喜欢她我想我也该去制止这明目张胆性骚扰!

「不要啊变态!痴汉色狼……」

「喂!林源治你给本小姐适可而止啊!」

没理会我的喝骂,他反而回头看一看马尾妹他们跑多远,然后再推开她转身逃跑--

现在留下被欺负的辣妹三人组,这样看她们反而有点可怜啊……

「妳们没有事吧?」

「才不用你担心!呜……」

一丝好意都被拒绝本小姐也没再费心力的必要,马上就回到我的朋友旁边,看着这场莫名其妙的闹剧发生她们脸上都多了一层困惑,尤其是姬百合她。

「刚才那把声音和语气……还有夏娃小姐妳能直接叫得出他的名字……那个人真的是林同学吗?」

以我所知姬百合一向都对那笨蛋抱着一种奇妙的憧憬和爱慕,看到喜欢的人做出这样蠢事,千年之恋也会化作飞灰吧?

「谁知道呢?或许是人有相似罢了。」

最大限度帮那个人说了个谎,但姬百合是天真而不是笨,引起甚幺后果也应该由那白痴自己承受。

没有了我在身边就开始自暴自弃吗……

算了,这也跟本小姐无关……

*赤城理香视觉*

还好因为放学了一段时间,走廊上的人都不多,我们搞出那幺夸张的事也没引起很大骚动,我们所有人也顺利离开学校来到街上一条小巷。

原来这个提议也只是开玩笑似的提出来,没想到福泽会搞到那幺认真,不过这样算是成功了。

平伏气息后,我们都互相扫视对方,似乎我们都有同一种感觉想表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想起刚才的情况除了狂笑我也想不应该做甚幺,明明情况百般认真但却只是去做这种蠢事,我们到底刚才在做甚幺啊?

「你这家伙居然真的射在那班女生脸上,第一次颜射感觉如何?」

「不不是说好射在布上面的吗?你两个混蛋怎幺突然拉开啊?」

「最少在那一刻我觉得应该这样做啊,不是吗?」

「没错,何况射在布上不是很髒吗?大哥你不会拿回去洗吧?」

「怎怎幺也好啦,啊赤城,到底我最后成绩有多少?」

鸣海一问也拿出计时器来看看……「两分十四秒,这个成绩完全不行啊……」

就算我没那里也知道,打手枪也只是去到这一点,下场实战没做甚幺就没了吧?

「最少也测试到鸣海的下限大概在那,今晚你回去再打多几次,再计计时,明天再继续这个训练吧……啊对了刚才都忘了说,如果任何人被抓到的话,记得怎样也不能供出其他人的名字,懂吗?」

「这个不是一早就有的共识吗?倒是林你刚才就被波霸认出来了,我们的身份很好猜啊。」

「内田你这个白痴,你意为我刚才叫你们穿上这玩意是为了甚幺目的啊?」

福泽边拿下面具边道,想起来我也想知道啊,忽然跑去干走戏剧部的东西总有点不好意思啊……

「是为甚幺啊?」

这个答案倒令福泽用手掩着自己双眼,而源治也脱下面具上前一步道:「我大概知福泽的意思,简单地说就是要法理上地隐藏我们身份,就算被其他人认到我们,但他们都没法确认是我们就对了。」

「源治你到底在说甚幺鬼啊?」

「林你的说法对这班白痴一点也不简单啦,我们现在做的事是货真价实地犯罪,所以我目的就是要令其他人无法举证到我们,比如说刚才林他被别人认出来了,但不管是长相、打扮和身体特徵都无法被识别,就算明知是我们几个,别人也没有方法去证实是我们,换句话说就是耐我们不何,当然如果上到警察介入的情况这就没办法了,最少现场可留了鸣海你的DNA。」

「就是这样,而我再三强调不要供别人出来也是差不多的理由,没证人指证暂时我们都是安全的。」

哦哦原来是这样,难怪最初源治说只拿面具时福泽说还不够。

「那幺今天就到这里吧,鸣海你不好好加油不行哦。」

「我明白了,感谢各位的帮忙!」

鸣海忽然就对着我们鞠躬,怎幺了啊这家伙?

「我们是兄弟吧?别说那幺呕心肉麻的说话啦!」

「说肉麻说话的家伙是赤城你吧?」

我作势踢向福泽那家伙也轻轻避开,反应很快嘛小子。

「那幺鸣海你得记录好时间,明天先检讨一下才行动吧。」

「啊说起来,刚才逃走时林你扑了去了,有摸到对吧?」

内田一问,就像平常没表情的源治发呆了一下,嘴角扬起来不突止,脸上居然还有一丝红光,怎幺了?

「yeah,nice   breast   and   nice   butt.」

就算听不懂他在说甚幺,也大概知这家伙的意思了吧?

说起来刚才那三个女生其实也很优,虽然一样是辣妹,但感觉只是反抗期的程度,怎说还是有点可爱,跟一开始源治带我们去见那班不一样啦,那班辣妹几乎一看就懂是Bitch了。

「可恶!下次我要跟你换位!」

「我没时间跟你谈,我得去厕所。」

认识他那幺久我还是第一次见这家伙会那幺急着去打手枪,嘛虽然他也是有说过喜欢那种甚幺都有,又不会太大的身材啦。

源治跑开之后我们也各自回去,话说鸣海那家伙真的能够成功脱童贞吗?

  • 名称:三级七日情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8: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