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艳奇之陆判性经超清在线观看

离开莉莉芙的办公室,我便踏上了复仇之旅。

具体的作战方案都想好了,既然现在有大好的作战资本,没理由不复仇吧?把我迫到那幺狼狈不是没代价的。

虽然有福泽这个混蛋作指挥,但只要在最顶层的人员被干掉就能架空整个系统,倒是只有一把防狼水準的电击枪,真的能够放倒他们几只怪物吗?

先找些杂鱼来试试吧。

不过一来到四楼时走廊上的男性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感觉计划就成功了一半,呵呵,这副身体可是很色情的哦,简直就是会走路的十八禁。

嗯……不过四楼的戒备少得可怜,就算有都以三个人作为团队我没有胜算。

来到三楼楼梯,好像有两个是理香班上的傻瓜守在这里,和我眼光对上后目不转睛的打量着我全身,就拿你们作试验品吧。

故意在两人之间穿过,再回头对着两人笑了一笑,他们眼睛看着我好像快要跳出来一样,我就肯定战术上的胜利。

在跟比村交往时,我也学了不少引诱男人的技巧哦,要说有甚幺最佳JK   bitch奖,我也有入前三甲的自信。

「咦?为甚幺总是盯着人家呢?我脸上有甚幺吗?」

「啊!没有……没有啊。」

下半身都已经向我立正了,拜託就肉食一点吧!草食系不良少年是甚幺鬼?

「真的吗?」

整个人靠到草食男那边,虽然很呕心,不过为了作战没靠法吧。

「请请同学你跟做爱吧!」

哦,那另一边的杂鱼就叫肉食男吧。

「真大胆呢……不过在这里就稍稍太多人了。」

「咦咦咦咦咦!真的可以吗?」

「嘛,跟我来吧--」

带两人去到四楼的储藏室,平常应该没人进来的。

推门先让他们进去,嘛嘛死前还是那幺兴奋真好。

最后我就把门锁上:「嘛,那就只余我们三个啰,可以先蒙上眼睛吗?」

「咦?为甚幺?」

叉起腰靠过去:「不行吗?」

「当然可以!」

两人各自在周围拿起毛巾甚幺蒙上自己双眼,精虫上脑的家伙真好骗。

确定两人都看不到四周时,我便对最近那个一记手刀打到他后脑--

「啊!」

「呃?发生甚幺哦喔--」

没等另一个人作出反应,我便以电击枪插向他,虽然也发出一声惨叫,但不足致晕。

整个人放软身体的肉食男撞到他自己的柜上,我立即捉住他转过来再来一记手刀--呼。

果然是防狼左右的水準,要对方睡一睡很困难吧?

嘛,不过战术上的确是可行就对了。

鸣海是单纯武力上无法征服的对手,不过对女人抗性负的他很易解决、内田也是,反正看到乳沟就软了。

福泽作为超高校级的色狼,虽然交了女朋友收歛一点,不过好色这本质是不变的,更何况就算现在我也有在武力上的胜算。

最难搞也是理香和穷鬼。

穷鬼那家伙我对他情报很有限,搞不好是基佬的话色诱作战就无用了。

而理香虽然很蠢,但多少也见过我这模样,就算再笨我的先制也有可能失效……

要是那一步失败的话,会变成工口游戏的Bad   End吧?被这班家伙强o甚幺想一想就已经超呕心了。

所以没有失败的余地,就和以前一样。

拉开门出去,男生的目光依旧投到我身上,嘛尽管以下流的目光扫视我的身体,好好记着每一部份再去厕所解决一下吧!

……不对,我才没有被视姦会感到兴趣的性趣,只不过色诱战术如果没有吸引男人的效果,我会很困扰的……

去到刚才的楼梯索敌,却很好运地碰到我要找的人--

「林那个混蛋到底跑了去那里啊?」

「该不会由五楼直接跳到地面吧?要是那家伙可能会做得出来的。」

这两个白痴把我当成Tom   Cruise吗?

就如预期一样,鸣海和内田一和我对上眼就被迷住了,就在一瞬间鸣海双腿向内一夹,是硬了吧?

穿过两人之间,感觉到他们视线依然在我身上,我也回头对着他们笑了一笑。

接着,内田那个白痴就脱下口罩,追上我来一记壁咚--

「嗨,为甚幺我没见过妳的,新来的吗?」

内田一向也是那种残念帅哥,除了靠脸以外把妹手法完全不行,看着他故意装成有点坏坏又冷酷、再回想平日那种蠢样我就超想放声耻笑一番!

不行,现在得忍着……噗!

「是哦学长,人家在近日就会转过来,所以想先参观一下,呢说起来,学长你们能带路吗?」

「既然被可爱的学妹拜託,那就没办法吧。」

嘴上以帅气的语气说着,但鸣海的双脚却扭成内八字,拜託你们有点志气好吗?

「就是嘛鸣海大哥……那幺学妹妳有甚幺想去的地方吗?」

「非得要说的话,就是隐匿又安静的地方吧。」

两人脸上都浮出一个问号,毕竟这种要求是十分奇怪,不过我现在面对的不是正常逻辑,是两个由精虫控制的脑袋。

「难道你们不觉得那种场景很浪漫的吗?就像可以随意做被禁止的事……」

说到这里,他两个再笨也懂我的意思了吧?

接着两人把我带到体育馆后的仓库那里,地点绝佳啊。

「这里学妹妳觉得怎样?」

「非常好,感觉上好像做甚幺也可以喔。」

「甚幺也可以?」

「嗯,就像你们所想那种事,ok喔。」

「哦哦哦喔--!」

「慢住!第一次见面就做这种事好像……」

难怪内田长成这样到现在也是处男,都已经送到面前还像个小女生一样,真麻烦。

「嘛非得要说的话,因为我有狩猎童贞的兴趣吧?」

「实实实在太好了内田,第第第一次就是这种经验丰富的正妹来实习!」

「也也也是啦鸣海大哥,不过我有点紧张啊,第一次就3p甚幺……」

「不用紧张,人家可是十分温柔的哦。」

一手把内田扯过来,把他背转向我,Games   start!

左手一记手刀敲下去!突然的改变气氛鸣海一时间也反应不来,我便执着内田作挡箭牌撞过去--

当然以我力量不足把他撞到,不过让他以防御姿态接着内田才是我本意。

没有手空出来对付我的鸣海,硬生生吃下我右手拿着的电击器,失去知觉的内田不说,鸣海只是跪在地上,果然对付他完全不够力吗?

「为……为甚幺?」

不过似乎已经失去还击能力了。

「嘛,狩猎童贞就是字面的意思啦,难道你意为是做爱吗?」

「……最少也给我看看小裤裤吧……」

真麻烦,满足一下他吧。

话说深雪连内衣裤都完全借给我,而且样式也比我想像中大胆,嘛还是那句来得正好啊。

拉高裙摆露出黑色的内裤,鸣海也低声呻吟同时露出满意笑容:「哦屙……我这一生没有丝毫的悔恨……」

在我手刀敲在他后脑,也终结了这白痴的行为。

解决这两个混蛋之后,我就应该实行斩首战术了,要瓦解指挥系统当然是去干掉指挥官啰,能让他有那幺多器材去指挥只有一处--

过到去活动大楼的一楼,一个看起来像废部一样残破的活动室外,靠着门就听到里面的人在说甚幺……

「混蛋,内田和鸣海这两个白痴突然就失去连络,喂你们小心一点,那家伙可能有方法去反击……」

估计没错,我便轻轻拉门尽可能减低声浪,进到去却见到福泽把头上的耳机拉下来一扔--

「可恶,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那混蛋还有办法隐藏吗?不愧为专业的……不,就算多利害他也只是人一个。」

其实以民间人来说,把我围捕到这一个地步已经值得一讚了,最少我不用非正常手段的确会被他们捉住。

似乎他眼角余光瞄到我的存在,也很警戒站起来:「你是甚幺人?」

「咦?这里不是灵异研究部吗?人家对帅哥不……对灵异很有兴趣耶。」

福泽这家伙的确脸也长得很好看,而且也以此为荣,被讚的话会鬆懈吧?

「我对婊子没兴趣,回去吧。」

连看多我一眼的兴趣也没有毫座回去,啊SHIT!忘了这家伙是处女厨,JK   bitch系完全无效。

嘛算了,他的话是可以直接以武力制服的对手,无必要用奇袭。

一步步靠近他,手刀準备敲下去时忽然他就转过头向我:「……红色头髮糟糕!」

就在我挥下去的瞬间,他突然扑开令我挥空,再滚地过去窗边,糟糕。

「你到底是甚幺人?林那家伙没可能变性甚幺吧……」

虽然福泽知我是佣兵的身份,不过魔法的事还是别对他说好了,反正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啊啦,我只不过是受Boss委託去干掉你们罢了,知道了真相有要死的觉悟了吗?」

眼神一对上,他便向我的左边跑,是打算以桌子阻碍我的行动吗?无门。

一手抽起椅扔过去他那边,为了避开他迫不得以退了一步,而我也借机跳上桌上冲过去--

执着电击枪飞身一扑,单调的直击连福泽都避得开,挥空后我眼角也看到他向我打出个直拳。

调整姿态上半身向后退,让他拳擦过我身体再一手捉住他这只手,有了身体接触就不能用电击枪,我只好一记右肘撞向他下巴。

再来膝盖用力顶向他蛋蛋,福泽立即双脚跪地,还好我现在没了这个弱点。

然后我把他手向后扭顺道绕到背后,再以手刀打晕打,呼--

明明只是武力值最低的福泽,却是最难缠的一个,看来我实在太轻敌了,接着还有穷鬼还有理香要对付……不加倍小心不行。

嘛其实干掉了福泽,再加我这个模样基本上一点威胁也没有,或许坚持报复是个蠢决定,但偶尔我就是想去做些蠢事。

距离午休完结大概只有十分钟左右,要在这短时间解决两人应该不太可能,唯有碰到那个就干谁吧。

然后,在我準备离开活动大楼时就给我碰到像宿敌一样的家伙--赤城理香。

在我们脸对脸碰头的瞬间,大家都明显呆了一呆,不过冷静一点,理香是出名的笨蛋,搞不好会察觉不到我变身,自乱阵脚反而会被干掉。

先过了他再回头突击吧。

当我正要继续向前走,理香也首先问口:「……为了逃走居然去到这一步,你这家伙还可悲啊。」

shit!

「啊?同学妳在说甚幺?人家好像不认识你的吧?」

「别再装了,福泽和鸣海他们都联络不上,应该都比你干掉了吧?」

问答无用,我直接拿出电击枪挥向他,虽然脑袋很小,但这家伙的身体性能可是高到夸张,明明和我有那幺大的体格差也可以和我打到接近平手,你就能想像有多怪物。

更何况以我现在的身体,不电他一下连机会也没有。

但果然是这家伙,他整个人退了几步让我扑空,再跳起来踢着旁边的墙壁令自己可以稍稍滞空,再来一记旋转侧踢--

身体向后一弯才勉强避开这一脚,但我可没有反应的余力坐到地上,不行要拉开距离,之前的身体还能硬吃一两击撞过去,但现在就算是拳头我也应该涯不了两拳。

嘛以前以同级实力去看迫近他没有多难,但以现在这个角度来看那家伙跟本是难以靠近的怪物,先制攻击都没效我真的有办法赢吗?

当我站起来之后,理香没有立即追击,只是摆好姿势待着我:「你这家伙不会连接近我都做不到吧?」

「少给我得意忘形啊。」

以我认识的他,现在这种态度应该多少有鬆懈,但还是整难对付的对手,我身边有甚幺能用吗?

环视一下四周,在我旁边有一个伞架,咦?或者有用的。

双手抽出两把长伞再面对着理香,感觉就像小学时的打架游戏一样。

「你拿这做武器是搞笑吧?」

「谁知道呢。」

执起雨伞作势要刺过去,他也作好挡开我的姿态,但都去到这一步还会那幺简单吗?

姆指按下按钮,左手手上的雨伞立即也开,视线一挡令我失去理香的动态,但听到他呃一声我就知道攻击有效。

感觉到雨伞攻击时我立即鬆手减低对动作的影响,再来就在那把伞花完全离开我两视线前再张开右手那把。

距离缩短后另一把伞也马上被弹开,放手后右手已经準备好--

「在搞甚幺小把戏啊呀--!」

双手都被我支开,他的胸前也毫无防备,这个距离他也没法作出像样的防御或者回避,硬生生下巴吃下我的上勾拳。

这由下而上的拳头打中下巴,怎样也会昏晕片刻吧?正常人的话。

「还没结束啊呀混蛋!」

但我眼前的人一点都不正常。

双手向身后的墙一推,整个人反过来扑向我,再一个头鎚撞过来--好痛!

但这种情况他的力度也有限,最少我还保有知觉,畜生!放手一搏吧!

伸出双手把他头抱到胸前再施压,就算不知有没有用也好都得试一试。

「胡……这是深雪的味道啊呀你这家伙……」

「没错哦,是深雪整套借给我的,怎样样啊?她的气味加上巨乳?」

身为一个巨乳控最痛苦莫过于女伴胸前不够伟大,虽然深雪也没去到很少,但不合尺码的胸罩令我好像变得更大一样,看他一副要升天的样子就知道了。

「……畜生……明明死在巨乳中应该很幸福才对的啊……」

看他快要死的样子我立即推开他,再拿出电击枪对着他电一下,这头怪物也应声倒地了。

呼……还真是满目疮痍的惨胜,应该说不愧为这家伙吗?

看看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以这身份活动被老师甚幺见到会很麻烦,穷鬼那边就自放过他吧。

考虑到可能随时会变回来我也再去了莉莉芙那边躲,她也没有说甚幺,嘛不过大姐设定的时间似乎没预期中短,我也在办公室待了一整个下午,毕竟放学后还有事做啊。

以现在的身份其实去到也没用,不过倒可以很自然的去看看对方是谁,是正妹的话就扮作传话说今天有事来不了,如果很抱歉也可以避开危机,嘛受欢迎还真麻烦呢。

就这样,放学时间我来到信中约好的屋顶,可是有人吗?

就这样我在高中甚至中学部的屋顶都转了个圈都没有任何人,被整了吗?嘛再等一回吧,搞不好準备都要点时间。

百无聊懒间我听到有谁开门的声音,看过去有个奇怪的女人来了,为甚幺我第一个印象就是奇怪呢?

她长得十分之高,或许现在的身体有多少视差,但感觉上比我原来还要高一点,最少也有180CM以上。

而作为女生来说他的肩膀也有点横……非得要说也和瘦小的男生差不多。

流着一把黑色长髮的她无论举止和打扮都十分女性,但脸怎看都好像我一个认识的人……一个化了妆的尾崎。

但她依然是位十足的美人,的确也有像得十分男生的女生存在,啊倒不如说本身尾崎样子就很女生相,搞不好这是她双生姊妹甚幺也说不定……

她看到我之后似乎有点愕然,嗯嗯挤出微笑吧!

「呃妳好……」

「妳好……」

……连声音也有点怪,可以说是很中性的声音,但倒莫名其妙有硬挤出来的感觉。

「请问妳在做甚幺呢?」

「我?啊!我刚刚转学过来想看看风景嘛,那幺妳呢?」

「我……準备向一个人告白。」

第一点中了!

「不过,那个人似乎在中午时出了点意外,应该无法附约的了。」

没错,就是这个人要对「我」告白!

此刻就像炎炎夏日时、冷藏库被打开那一瞬间的冰凉感包覆全身,本能正在告诉我不要再知道更多。

「哦哦是吗?或许他真的有甚幺事要做没空罢了,哈哈哈哈我都差不多要走了--」

快步离开现在,但背后好像被甚幺盯上一样,那种冰冷感到我离开学校也散不去……

因为深雪把我衣服都拿回去的关係,晚上我也去到莉莉芙她们家里,应该在家的人都在了,而宁芙大姐说没有立即解除的方法,要等时间完结才行,但我觉得她在说谎,或者她是觉得我这个样比较好玩吧?

嘛算了,计计时间也大概一两小时内就变回去。

「所以说,马尾妹你们就被源治这副模样打的兵败如山倒吗?」

「不想认也得认啦,可恶!啊!深雪妳那时让他躲着不就是全都被看光了吗?」

「人家那时已经穿好衣服了,但各方面也不可能让你们冲进来吧?」

在他们说起今天的事件,一旁的大姐就暗自在淫笑,怎幺了?

「妈妈,妳想到甚幺梗吗?」

「哦?我家小芙没脑补到吗?小源治今天可是色诱去迷惑对手,根据世界线发展绝对是个出色的伪娘受啊!」

「嗯我在她行动时就已经想到差不多的事情,明明对女生一点办法也没有,但对上男性就有种无师自通、本能一般的魔性,他绝对是后宫女王系吧?」

「那种连直男都无法抗拒的色气,把一个又一个猛男后宫收回来,在乱交之下把每人位后宫都吸到乾为止,鸣啊--」

我得制止这种让我头皮发麻到五脏的话题!

手刀敲到宁芙头上,这下她应该学乖了吧?

「呜--难道小源治妳不怕我的魔法吗?」

「就试试吧。」

没像平常以魔力把我压到地上,大姐反而躲到莉莉芙身后:「出现了!绝对的赤之女王出现了!小芙我们该怎办啊呀--」

「难道平日是因为不是完全体所以没发挥出来吗?现在完全洗去一身总受的气场变成总攻一样。」

……算了,再跟她们说也去就会和平常一样,捲入诡异的同志风暴之中。

「我去抽一抽烟,你们幻想到够好了。」

「喂源治,别把本小姐的阳台搞得满满烟味啊!」

「是的是的夏娃大人,我会多喷一些空气清新剂的。」

经过放学后那件事,我对伪娘这一词十分敏感,本来脑海中闪出我这个样被一班男人喷到满身也是已经很呕心,更甚我会无意思地把尾崎的脸配上去……

来到夏娃那边阳台开始抽起烟,抽到半路好像有谁来:「喂,妳现在这副不良少女的样子也很色情啊。」

是理香那家伙,还带着两罐啤酒进来,身为高中生又烟又酒真过份啊。

「还在怀念我的巨乳吗?」

将啤酒放到栏杆上,他也捏着下巴低道思考:「的确让人耿耿于怀嘛……」

「我去和深雪说。」

「喔喔喔喔--!你这混蛋想杀死我吗?」

「所以你这家伙是借我名义来喝啤酒对吧?」

「差不多吧,不过是看你满怀心事才过来罢了。」

「没啊。」

「平常要是赢了的话,你这垃圾会嚣张到想让人揍到你蛋蛋脱落,但今天竟然谦虚有礼,没事的话明天太阳由南边出来吧?」

要跟这家伙说吗?

「……总觉得你喝了两罐酒就会甚幺也会说出来的。」

「安啦,才不会有那种事,尽管说吧。」

「我说……如果你看到你的男性朋友穿女装,你会怎样?」

「你说你这家伙吗?当然是放声耻笑啦哈哈哈哈--嗯?干嘛罢出这种表情,不是你的话是山田吗?」

「你有听到我问题吗?首先山田不是男性朋友,加上她女装称不上奇怪吧?」

「啊也是,山田穿女装才是自然的,那幺是鸣海吗?还是远山呢?」

再让他猜也没意思,直接说好了:「你记得今早开战之前,我有说过收到情书之类对吧?」

「哦,好像是有这幺一回事,但话题接不上啊。」

「放学之后我也去了屋顶看看对方是谁,原本还想对方是正妹的话就先约个另一个时间,最少也变回男人之后再应约。」

「但就在此时……我看到一个人,一个似乎是着了女装的尾崎。」

「胡哈哈哈哈!用一副认真说鬼故事的口吻,原来是在讲笑话吗?你也很有搞笑天份耶!」

找这家伙说认真事,我真是个白痴啊……

「怎幺又摆出这种表情啊混蛋?你该不会认真的吧?」

「废话。」

「是吗?虽然除了远山我也是这班人中和尾崎最熟了,但那家伙总是有种令人难以接近的感觉,我对他本身的事也知得不算多,当然他是会让你放心相信他的人啦……啊!直接问远山不就行了吗?」

「问阿薰尾崎有没有女装,这样不是很奇怪吗?」

「你真麻烦耶,但有没有可能搞错啊?或许是刚好有个生得高又像得像尾崎的女生向你示爱罢了。」

「这问题我当然有想过,不对,应该说我真的希望自己是搞错,但连声线也像装出来的中性声,整件事就变得十分诡异了。」

「不过你又不肯去问,那就没办法解决吧?嘛你好埋怨为甚幺自己那幺受欢迎好了。」

莫名其妙就被酸一下,这混蛋啊……算了,也是我自己给别人笑话罢了。

「还有这件事千万不要让那班女生知道,你明白后果的。」

「当然啦,我也不想房间的书柜上会多了几本你和尾崎的基漫。」

「啊还有,明天午饭我打算请吃饭道歉,你会来的吗?」

「有人请吃饭怎会不来啊?喝吧。」

互相把啤酒罐碰一碰,损友间是没有打场架也解释不了的事吧?

  • 名称:聊斋艳奇之陆判性经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4: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