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2超清在线观看

终于到这一天了。

早上八时多我和胖妹已经準备了班上有份帮忙家伙的员工早餐,那些不参与活动的家伙当然没资格白吃白喝,管他们去死。

大概0815左右夏娃也在分派工作,而她自己和铃木居然去了派传单。

「铃木,记得要多喝水,遇到变态记得用力踢他蛋蛋再打电话给我,有甚幺要帮忙的也可以找我,我会来的。」

「嗯,人家知道了林同学!」

这孩子天然到连衣领反起了都没察觉到,真的没问题吗?我很担心会不会被奇怪的家伙带走这孩子。

「源治你是那里来的笨蛋父亲啊?」

「铃木身体不好嘛,你还派她到外面。」

「不是的林同学,是人家要求和夏娃小姐无关,因为我太笨手笨脚完全做不了待应工作,但我也很想帮大家去做甚幺……」

「是吗……夏娃,那铃木可以待在柜檯收钱吧?不用去外面啊。」

「我们派完传单回来就是做这个,本小姐比你更在意铃木小姐的身体啊。」

「是这样吗?那我也没甚幺好说,夏娃妳要好好照顾这孩子,有必要就找我吧。」

「那个林同学,请问今天休息能和我一起去玩吗?」

「嗯?我约了山田耶,三个人一起你不介意吗?」

「没关係,那幺约好啰!」

「……源治你真是不懂女人心的笨蛋啊……」

「我有甚幺问题?倒是夏娃妳没缠着我有点奇怪。」

「反正有两天,你明天再陪我也没关係啊。」

她好像说得我陪她是必然似的,算了。

「啊兄长大人,请你也换着制服吧。」

说着深雪拿着一件新的衬衫过来,加上西装背心看到就觉得热了。

「厨房超热,我没必要换吧?」

「就算只是穿着不扣钮也没关係,毕竟我们是同一个团体嘛。」

被要求到这个地步我也只好穿上衬衫和西装背心,不过一颗钮都没有扣。

「兄长大人请弯一弯身,我帮你整理一下头髮。」

不是莉莉芙的品味我应该可以相信,深雪将我浏海都绑到后面,平常我也有这幺做过,应该没问题吧?

「嗯?深雪……」

「是的夏娃小姐,怎幺了?」

「没,没甚幺。」

一旁的夏娃看着我欲言又止,我有甚幺奇怪吗?嗯……问这里的女人都不太能作準。

走过去找阿薰,他的说法应该比较可信的。

「阿薰,我看起来怎样?」

「嗯?源治君你比起常来得要帅气啊,怎幺突然问我这问题?」

「没,我确认一下有没有被整罢了。」

既然阿薰都说没问题,那就应该是夏娃大惊小怪吧?

话说起来莉莉芙那家伙今天终于回来,但有别于我们只独自在一个角落吃早餐,稍稍过去聊一会吧。

「hey,为甚幺刚才夏娃点名分派工作时没你份的?」

我不认为我语气上有甚幺攻击性,但这家伙忽然就对我报以一个怨恨眼光,再放下手上的餐具说道:「託你的福令本小姐忙得连班上的事情也没法分担,真是要好好感谢林源治先生你。」

「我没做了甚幺招惹你生气吧?」

「可以的话请林源治先生别打扰在下安安乐乐地吃早餐,拜託。」

「what   the   fuck   wrong   with   you?一大清早就想吵架吗?」

无视我的发问继续自顾自的吃早餐,我的怒气也一下子跳到想揍他一顿的地步,但身后虽有个大突然拉着我手--

「跟我来,源治。」

夏娃试着拉我走到厨房,是她的话我也随她所想去做,希望她会给到一个让我消气的解释。

「源治,如果莉莉芙没主动接触你的话这阵子别去骚扰她,好吗?」

夏娃一脸认真看着我,我也试着把情绪压下去:「我有权利知道理由吧?」

「抱歉,无可奉告。」

「夏娃我跟妳说,我已经没多少耐心听妳说废话。」

「本小姐认真的,暂时不能和源治你说太多,不过稍微听到莉莉芙的说法,尽管不完全是你的错,我觉得她对你发脾气不是完全没理由的,总而言之源治你安份去做好自己工作就好了,她冷静过后就会回复正常。」

「这算是甚幺意思?喂!夏娃!」

没有理会我的吼叫夏娃转身就走,干!

「bullshit!」

一脚就踢翻沙滩椅.但这个动作刚好被进来的胖妹看到。

「林同学……你还好吗?」

「Is   OK,工作时我的EQ很好。来说说编排吧,十一时至二时半需要我们两个都在场,你的休息时间在十一时前,我就是二时半后,当然这不是很严格的规定,有事要离开的话就叫另一个帮忙撑着也可以,找不到的话就去问山田吧,我有跟他说过他会帮忙的。」

「是的……刚才你和学生会长还有夏娃小姐的事情我都看到……」「可以别提她们吗?」

「但是你作为哥哥应该很清楚学生会长吧?搞不好她在背后有甚幺计画。」

「这不就更糟糕吗?他要做甚幺事前不做任何通知或预兆,之后莫名其妙喷你打乱他的计划,如果当我是自己人就该提我去配合,不是到需要我时才一副高高在上『本小姐要你出马』,这算甚幺?当我是奴隶吗?」

胖妹似乎也放弃劝架,我就去教室门口拿起粉笔在黑板菜单上写上今天早上套餐,既然她们那幺希望我做好本份,我就决定一盖不理,他们那幺利害就自己去做啊。

早上十时多,胖妹一早就跑了去别处玩,嘛反正早上也不会有太多生意……我意为。

出奇地我们那幺多座位都有六成左右入座率,不过早餐也很轻鬆啦,加上这些人通常一座就座很久,我还意为有更多人吃完早餐才来的。

倒是在出菜口看出去有个很奇怪的现象,靠近窗边那张桌子班上的女人都围了过去,扫视一下娘炮脸、阿薰还有山田都在别处,到底怎幺了?

「兄长大人,要来点冰咖啡吗?」

正好深雪就奉着一杯冰咖啡过来,问问她吧。

「谢了,话说知道那边发生甚幺事吗?」

「哦这个吗?兄长大人最好亲自去确认一下,厨房就请放心交给我吧。」

深雪的言词有些古怪,嘛算了,我也拿着咖啡走去人群那边,倒是听到一把熟识的声音我就立即会意发生甚幺事了。

「借开一下。」

穿过比岩石堆得更实的女人堆,我终于见到一个酒红色头髮的女人,今天的打扮算是比较女性化吧?但她依然穿着紧身牛仔裤。

「好像有个人渣準备把我的店变成牛郎店,是你吗?」

「啊?怎会有这种事呢?小源治。」

来到桌上我也放下咖啡,他便以叉子叉起一小缺香肠递过来:「要吃吗?」

「你不考虑一下我对着香肠已经一整个早上吗?不了。」

「咦咦!春香大人你和红毛怪认识的吗?」

被不知名的女生问到,春香就起身过来搭着我肩笑说:「当然啰,小源治是我最宝贝的弟弟哦。」

「你介绍我的方式真呕心,话说你好像来了一会就把班上的女生全攻略,你到底是不是下药了啊?」

「我怎会做出这种事啊?对吧各位?」

「当然了!」

连巧克力捲也在这堆人里面,老兄……

「ar……shit,所以说你来这里不会是把妹吧?」

「怎会呢?当然是来吃最喜爱那位弟弟的手艺啰。」

「你不会认为这种把妹才有效的说话会对我有效吧?」

「要不小源治妳试着展示一下你的男子气慨吧?」

嗯……想想也是,论男人味我不可能输给春香,好好见识一下吧。

整个人压向她我单手按到墙上来了记壁咚,就算她也比较高也不到我的位置,我也俯视着故作镇定的她。

「怎幺样?」

突然她嘴角上扬一下,右手突然稍稍托起我下巴:「还差一点点啦。」

干!中计了!他就是等这机会,该死!

「想不到红毛怪会有这种表情啊……果然是受君吗?」

「巧克力捲你在说甚幺鬼啊?」

「啊,话说我有源治小时侯可爱的相片,你们有兴趣看吗?」

在一瞬间我有些好奇为甚幺春香会有我以前的相片,但一秒之内我就明白她手上的是怎样的相片。

在春香拿出钱包之际我绕到他后面,以右手夹着他的颈再以左手用力向内施压:「颈椎还是相片,选一个。」

「我……我知道了,弟弟君你动真格会……死人的……」

见他开始收起钱包我也鬆开手,到底她有多想把我的黑历史公开?

「呼,你刚才真是想杀死我吧?」

「看你选择决定,是你自找的,所以说你打算待多久?」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想在这里帮忙呢,稍稍想回味一下高中时候的感觉。」

「明明待在菁英大学,你怎会那幺空闲的?」

「大学这种事只要你搞得定学分就没问题啰,所以可以让姐姐我工作吗?」

把最困难的事说得很轻鬆,这混蛋真是很讨打。

「这种事打电话去问夏娃,不关我事。」

「嗯?怎幺摆出这种表情?两口子吵架了吗?」

「你很想去嚐嚐濒死经验对吧?」

春香对我摆出一个複杂又难以形容的表情就打电话给夏娃,似乎她也得到同意。

虽然很好奇一个校外人士来帮忙会不会出问题,但我说好不理任何事,随他们好了。

「源治,夏娃小姐答应由我向你讨酬劳,我只希望有午餐和晚餐员工餐,没问题吧?」

「随便,做多一份罢了。」

「那幺我希望午餐是蛋包饭,务必加上一个心形哦!可以的话再写上最喜欢姐姐的字句吧?」

「春香你到底有多想我揍你?你是m吗?」

「夏娃小姐说我可以随意要求你的嘛,何况我知道源治你也喜欢姐系的,姐姐我就不行吗?」

「事实上我喜欢姐姐型的女生没错,但肯定不会是你,还有夏娃说甚幺也和我无关。」

想一想,或者有机会在这里整春香一下,就先答应她吧。

拿着咖啡回去接替深雪,我又做多了几份早餐,春香她就穿着男性制服走进来:「听说最近源治你也酒不离手,这里有啤酒吗?」

「开工一会就偷懒?在冰箱顶自己找。」

一口喝光咖啡后我也接过春香递过来的啤酒,拉开盖喝下冰冷的啤酒。

「你和夏娃小姐还有莉莉芙的事我稍微听说过了。」

「早知你进来不是为了喝酒的。」

「弟弟你是男生嘛,大方一点原谅女孩子会变得受欢迎哦。」

「所以我该无条件接受她们无理取闹?何况我现在又没做甚幺,就如她们所愿放份守己罢了。」

「所以就算他们要你伸出援手你也会就手旁观吗?」

「当然,别忘记是他们把我拖进这鸟事里,结果甚幺也不对我说,倒是要我时才把我当狗一样呼之侧来挥之侧去,别说是手足,就连朋友也不该是这样做。」

「嗯……也是,虽然认为莉莉芙有她的苦衷,但这种处事态度实在有些问题,嘛但她们再懂事都只不过是高中生,你要知道会像深雪那幺得体可是奇蹟哦,回想一下我们那个年纪不也很多错误吗?」

「犯了错被原谅不是必然的,何况夏娃也不是小鬼,她应该知道该怎去做,但却选择了帮莉莉芙故作神秘。」

「搞不好莉莉芙那边的确有很重要的机密不能透露,夏娃小姐才选择帮她隐瞒吧?弟弟君你就别生气嘛。」

「怎样也好,关我屁事。」

「真没你办法呢……话说源治,今年生日都没搞兴祝活动,大家都在忙这件事吗?」

「哦你生日过了吗?抱歉,生日快乐。」

「你犯傻了吗?我生日不就也是你生日?」

啊对,春香是我双胞胎姐姐。

「鬼会去记这种事啦,反正都没意思,二十岁又不怎样。」

「毕竟莉莉芙比我们早两天生日,或许到时她们会搞生日派对,源治你有甚幺想要的吗?」

「别来这套了,要补回过去二十年的礼物份量想到我就想作呕,随便找两天互请对方吃饭就算了。」

「我知道你的经济环境不会要你太破费的,既然你不肯说我就问别人吧,啊还得告诉你,其实我这样问同时也帮另一个人问的。」

「是夏娃还是深雪?」

「都不对,她是一个和我们关係不太好但都很关心我们的人。」

虽然隐约知道春香说谁,但我觉得应该问清楚,侧身过去看着她双眼:「妳最好说清楚一点。」

「还会有谁,就是母亲她嘛。」

「是西园寺女士?想不到春香妳被她害惨了还会帮她说嘴,如果她想交个朋友的话就拿着西园寺唯的人头来表示诚意吧。」

「源治你真是一丝想谈判的意思都没有啊……」

「那天在屋顶就注定要二选一,她要我当甚幺事都没发生过就太贪心了吧。」

「是吗?这件事我也不打算帮她说好话,我会如实回复她的。」

「我想你来不是为了做说客的吧?」

「刚好的副业罢了,我最想还是吃到弟弟君你的手艺,但过了这两天我相信你不会再煮给我吃吧?」

「你到底有多迷恋我煮的东西啊?我好像没加毒品吧?」

「已经不能自拔的迷恋上哦,自从那天遇上源子以后,我就明白到上天要我谈场最禁断的恋爱,双子姐妹的百合……」「get   the   fuck   out   of   here,right   now!」

我打开门把这个嗑药嗑多了的家伙踹出我的厨房,还好我生来不是女人,不而有这样的姐姐一生一定是灰色的。

再接了几张单,看看时间都十一时多一点,差不多可以换午餐了吧?

刚好胖妹她也回到来,我有叫她可以再去玩一会,但她也拒绝了,不过现在还没到很忙,所以我也去了做些杂务去去厕所之类,回来刚好1130,我也在门外黑板写上午市套餐等等。

「林同学你回来就好了,我想问一下午餐方便怎样安排呢?」

娘炮脸刚才就站在我旁边,但还是等我写完再开口,倒是我完全想不到他为甚幺会对我那幺好礼貌。

「分开早午班,早班的两点打后才来,午班的就现在来,叫他们想吃甚幺就写好交去厨房,尽可能点菜单上有的东西,如果有那个白痴点了甚幺原只龙虾炒饭甚幺,我发誓会把龙虾螯挤到他屁眼,当然如果有漂亮的女生想点大肉肠披萨,我没问题的。」

「呃……最后那句的意思是甚幺?」

「hell!man,你身为白人居然不知道Big   Sausage   Pizza?」

「我又不是在国外长大,是甚幺英语笑话吗?」

「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披萨盒底开一个洞,然后把大肉肠放到里面如果你有的话,再等正妹来打开,看很简单吧。」

「总是说着下流的说话会被讨厌的,如果你想变得受女生欢迎最好别说黄色笑话。」

说教完一番转身就走,果然娘炮脸不是个有趣的家伙。

换是曲奇或者理香,就算是一起玩dick   in   the   box都没问题吧?

换一个过来的人是深雪她,嗯?

「兄长大人,刚刚有人来找我们麻烦,请问你可以帮忙去处理一下吗?」

如果是真的麻烦我相信深雪也没所以鬆容脸带微笑,我大概猜到是甚幺一回事。

回到教室我便看到窗边有四个显眼的存在,首先是一只留着小平头的没毛猩猩,然后是个大概对女人没兴趣的高挑美少年、还有一个皮肤偏浅棕色的老婆奴,但最后一个金髮帅哥是谁啊?

「你是谁啊?」

「不会我换个髮型就不认得我吧?林你这混蛋!」

他开口我就知道是内田了,虽然现过他的样子不少次,但我印象中他老是戴着口罩流着飞机头,没了这两项特徵我真认不出来。

「但你把头髮整成这样有甚幺目的?」

「男人的话……总要改变一下自己吧?」

拨动着自己的浏海,看他整个牛郎头就知内田在发情了,嘛最少这髮型还算配他的脸。

过到来拍一拍理香,如果说约好来的话好像还差一个人啊?

「福泽那家伙呢?」

我一提他名字,鸣海还有内田就摆出一个臭脸,怎幺了?

「福泽那小子说要陪女朋友啦,他重色轻友都不是第一次。」

「反正都是个处男啦!」

呜海妒忌的嘴脸有够难看,内田都算有机会,但呜海就真的算了吧。

「说起来也很久没见,理香你们三班在搞甚幺?」

「嗯……为了保持神秘惑还是无可奉告呢……喂喂!怎幺你突然一副想吃人的样子啊呀?」

「今天不要再在我面前说无可奉告故作神秘,懂吗?」

「……好啦好啦,虽然不知你受甚幺刺激……简单来说就是鬼屋啰。」

记得以前中学也有班级搞鬼屋,但顶多是披着床单来吓人的程度,别说是我这种异类,根本连小孩都吓不到。

「看你们好像很用心去搞,但真的恐怖吗?」

「我保证连你这家伙也会被吓到喇,啊!不过来玩的话一定要有女伴来,自己一个人的话一点也不会好玩的。」

「赤城,你今天说话好像很冲耶!」

内田鸣海两人一同站起身,但理香这白痴似乎还不知道自己说错说话。

「喂,你两个别在我店里搞事啊!」

「林你要是作为现充的身份去帮赤城吗?」

「内田你这个死白痴,要打当然就拖这智障出走廊打嘛!」

「你对!」

一轮作势要抓这家伙玩了一会,最后他三个也座回椅上,两位处男似乎都流露出很失落的表情。

「明明都改变了髮型,为甚幺都没女生来搭讪啊……」

「论肌肉我也不输林,为甚幺我连炮友也没有啊呀--」

「我说啊,你们两个就算最后牵着手来,我也会招待你们的,放心吧。」

「畜生!内田!明天之前我们一定要找到女生和我们一起去鬼屋!」

「哦喔当然了!怎能让这班现充看扁?啊!尾崎你也是,以你样子找女生一点都不难吧?」

「……是男子汉的话,根本不须要女人。」

听上去一番超帅气的说话我却很想吐嘈,但毕竟是未证实的事情……我本能地屁股也缩了一下。

「是啊……我们怎可能忘了身为男人的荣誉呢?」

「尾崎你对,女人甚幺根本不须要!我们是同志啊,现充去死吧。」

在内田和鸣海抱着尾崎的时候,我和理香也互打了一下眼色,似乎他也觉得有点奇怪吧。

这个时候该转换话题吗?

「啊说起来我都没问过,鸣海你们班上有搞甚幺吗?」

理香先我一步开口把话题扯开,倒是鸣海和内田的神情有点奇怪,还有吱吱吾吾的……

「非得要说也是有搞啦,我们班上搞了个柔道场。」

「「柔道场?」」

难怪我和理香会问的,那有人会在学园祭班上搞这种活动的。

「因为班上很多人都是柔道社的嘛,所以我们打算搞过让我们一展身手的活动,另外也可以吸引美少女来观摩我们的英姿。」

「但结果我和鸣海大哥一班人待了整个早上都没半个客人,最后乾脆把教室当成休息室用周围去玩了。」

他们没认识到女生根本是脑袋就开始出问题吧?要不像有娘炮脸那种等级的家伙出现,那种满满汗水臭的地方怎可能有女人去?

「鸣海学长,先别说女性,一楼今天搞成这样,除了我们自己四班的人根本没人会去吧?」

「啊尾崎你说得对……」

「嗯?一楼发生甚幺事啊?」

「源治你今早回来时没看到吗?」

「昨晚喝到天昏地暗,今早被山田拉着过来都没注意到,有甚幺奇怪吗?」

「简单说就不知是那个天才把一楼的出入口搞得七零八落,根本没人想进去啊。」

以我印象中一楼一向都是破破烂烂的,再乱下去根本就是废墟吧?

「但你们没人打算打扫一下吗?」

「没用的林同学,不单是高中部连中学部也是这样,明显是有人有心不想访客去一楼吧。」

「也是,说到底月桂也是名门学校,但因为是公立勉勉强强也得收我们这种人渣摆了,某些大人物肯定不想外人看到我们吧?」

内田的说法就狠狠打了莉莉芙她们的理想一巴掌,她们老爱说着公平,这件事上居然不出手我还真是好奇。

「呃!内田你说我才想起,喂源治,刚刚上来的时候我们听到有人在散布你们餐厅的坏话啊!」

「不止那时,在我们找赤城和尾崎之前也听到这类说话,是不是得罪了人啊?」

「是也不奇怪,不过关我鬼事。」

「「「咦咦--?」」」

「还意为你一知道就会跑去揍那些家伙,人之将死连个性也转了吗?」

「某个天材儿童觉得自己搞得定嘛,我也懒得去理,反正最后不用赔钱对我来说就够了。」

「是吗?那我懂是怎幺一回事了,啊别在打屁我都饿了,有甚幺推荐吗?」

转身拿个中午菜单给他们几个看,我也继续说:「印度咖哩的话我昨晚就开始煮,不管鸡还是牛都很入味,想吃西式的话那一种扒餐都不错,我个人觉得牛和鸡比较好吃,至于炒饭我也拿手,自己喜欢那种就选吧,山田,麻烦过来帮手下单,这一餐算我的。」

帮他们几个下完单之后我就重新回到工作上,现在才开始要忙啊。

*夏娃视觉*

和铃木小姐一起去派了几个小时传单,很奇怪搭讪的人都走向了铃木小姐那一边,我看起来有那幺可怕吗?

大概十一时半左右我和铃木小姐也回到教室那里,我有问过她要不要休息一会,但她坚持地想帮深雪忙。

意外地铃木小姐的手艺也不错,说起来这两天都要深雪一个人负责水吧,真的辛苦她了。

在岸田同学手上接过收银的工作后,深雪也帮我沖泡了一杯英式奶茶,不愧为最住秘书呢。

「这两天真的辛苦妳了,深雪。」

「不紧要,寓工作于娱乐人家也很乐意哦,何况现在更有铃木同学这位得力助手呢。」

「西园寺同学太夸张了,人家的手艺连妳十份一都没有……」

「这样就太妄自菲薄了铃木同学,妳平常在家中应该也有料理习惯吧?」

她们两个人在闲聊时我环望一下四周,发现在窗边那马尾妹和源治几个朋友也在那里。

「嘛深雪,主要是怕抹杀了你和马尾妹的时间嘛。」

「今次理香也没时间陪我嘛,现在他也是借午餐时间才跑过来找我和兄长大人。」

「但是和源治平分了这段珍贵时间,深雪妳不生气吗?」

「怎会生气呢?不如说理香时间那幺珍贵也来找兄长大人,我才更高兴吧?」

深雪双瞳已经浮现出homo的字样,我就完全明白是怎幺一回事了。

「说起来深雪,源治他怎幺了?」

「似乎兄长大人对你们有所隐瞒很生气,还赌气的说不管任何事。」

「是吗,早知道我走这步会得罪他,不过为了大局着想也没办法吧。」

「夏娃小姐,难道一点点事情都不透露吗?」

看一看周围,声量小一点应该没人听到吧?

招招手示意深雪靠过来,再轻声说:「其实现在进行到怎样莉莉芙也没跟我说.至于生气的部份,深雪妳也记得昨天桂他们来闹事的时候吧?」

「好像原本莉莉芙就在那班人中有内应,但因为源治和他们发生冲突关係,回去之后桂似乎下了很多功夫去稳定班级,同时那个内应也不再帮她做事,好像令她计划受到阻滞,令她有更多额外的工作要做。」

「老实在我立场,莉莉芙发脾气的地方也不完全是对,昨天我们都在场,就算事前知道她在背后的行动,当时会发生任何变化都是不可控制的,更何况我们事前都以他们全是敌人来看待的前题?故然莉莉芙也有不对的地方,但源治太爱和小孩子计较了吧?」

「或者在兄长大人眼中比起说小孩,被信赖的人背叛才是他生气的理由吧?不就像小茜亚那样吗?」

「他这种价值观真够奇怪,就算完全互信也总有自己私隐权吧?」

「但这也是兄长大人的看法,我们都没法改变呢……」

话说在我和深雪说话时,有一个很奇怪的客人走进来。

毕竟只是秋天还没有很冷,但她已经穿着厚厚的大衣,除了绅士帽还戴上一副墨镜和口罩完全是在告诉别人我是可疑人物,倒是她的身高和一把和我一模一样的头髮就出卖了她。

有位同学脸带疑惑地上前招待她,而我也跟上去接手。

「妳来不会是作侦察的吧?茜亚。」

「呃……妳认错人了。」

「还是想吃最喜欢的哥哥大人手艺呢?」

就连隔着口罩我也感到茜亚脸红耳赤的样子,兄控情度真高啊我的小妹。

「就是这样啦大姐……」

「窗边的卡位怎样?过去座吧。」

山田很懂事的把笔纪薄借给我,我就带着茜亚坐到那边去,刚好就是马尾妹他们前的张空桌。

「咦?茜亚妳也来了吗?去找那家伙看看怎样?」

「不了理香姐,还有不要告诉哥哥我有来过!」

「喔?随便你啦。」

接着马尾妹也转头回去继续和他朋友们聊天,倒是茜亚好像有点迴避我的目光。

「大姐妳不怕我是来侦测敌情吗?」

「妳又不是没吃过那笨蛋的手艺,要找也找个比较不熟眼的人来吧,刚才开玩笑罢了。」

「是啊……」

拿着菜单看着但心不在焉,我大概也想到她在考虑甚幺。

「抱歉,今天绝不是时候,那笨蛋现在心情很差。」

「咦?发生了甚幺事吗?」

「今早和莉莉芙有点争吵,连我也被拖进去,所以最好不要烦到他。」

「说起来,最近姐姐都好像神神秘秘,大姐妳一定知道甚幺吧?」

「我只能说相信她吧,妳也应该很明白莉莉芙做任何事是为了妳和源治哦,稍稍比那笨蛋成熟一点吧。」

茜亚脱去口罩无奈地笑了一笑:「也是呢,那幺大姐妳有甚幺推荐吗?」

「喂茜亚,那家伙做西餐做得不错哦。」

这次马尾妹又转过头来,看看他们桌上似乎叫了很多食物,虽然我知道自己胃口算小,但我大概连四十分一都吃不完,他们十年没吃过饭吗?

突然间身后有拍一拍我,回头一看是山田他:「夏娃小姐,刚刚莉莉芙小姐回来之后就进了厨房,我们要去帮忙吗?」

山田今早应该也有看到那件事,他也清楚两个人的性格,嘛我帮真的会搞出问题,就拍拍她背一起过去。

就算阻着木板我们也听到里面的争吵声,推面进去便已经看到两人的对立,还有一脸不知所措的浅草同学。

「呼--本小姐愿意为今早的失礼对你道歉,但我想源治你成熟一点以大局为重,如果你不去做的话生意也将会受很大影响。」

「Don’t   fucking   even   think   about   it,你的屌不很大吗?自己去解决吧。妳还是很爱威胁别人和妳合作呢。」

「你可以少幼稚一会吗?赌气从来都不是理智的选择,对谁也是。」

「我只会帮我认为该帮的人,在妳学识怎样拜託别人之前都不要想我会做甚幺,就连五圆我都不会给你。」

「莉莉芙小姐,请问你须要怎样的帮忙吗?」

「嘛,现在源治之前得罪的人正在四处散播我们和桂他们班级的谣言,企图令我们两边有更多冲突,我现在须要有人找出他们主脑在那里,毕竟这种行为已经犯了校规,只要拿到确实证据证明羽生和中野在背后指使,那就一劳永逸。」

这种工作的确是源治拿手好戏,但这个时候要求他去做甚幺莉莉芙也太不懂时机了。

放手一搏吧,以本小姐的面子。

「源治,就算是我去叫你去做你也不答认吗?酬劳我会给妳一张没写银码的支票。」

「fuck   off!」

真是完全没有说话空间呢……

「那个莉莉芙小姐,如果我也能胜任的话这个任务可以交给我吗?」

面对自动逞英的山田莉莉芙似乎考虑了片刻,接着也缓缓开口:「雅克你也是本小姐能信任的,不过请切记,无论听到甚幺说话也不能冲动,我需要一段有她们样子的影片,尽可能隐密地去做,只要有他们指挥着谁的内容就足够了。」

「我明白了,就放心交给我去做吧!」

随着满满冲劲的山田离开,厨房就陷入只有作业的声音,明显那笨蛋一句说话都不想说。

「胖妹妳别在最忙的时候偷懒,把冷饭拿来。」

「是的!」

我们也不是这里不懂读空气的人,我便和莉莉芙都拉门离开厨房。

「如果有空的话,吃个午餐再走如何?茜亚也来了哦。」

她跟着我视线方向看过去,似乎两人也对视了一下,茜亚也有点尴尬地打了个招呼。

「……好吧,也到了午饭时候。」

我们两人坐到那长椅上,远山同学也过了来招待我们:「那个两位,这样要算进员工餐还是怎样?」

「就当是平常客人来消费吧,麻烦你。」

我和莉莉芙各自点了午餐之后,她就明显低头一言不发,嘛就算表情看起来永远都是扑克脸,她心里还是有情绪吧?

「……我做那幺多事到底是为了甚幺,吃力又不讨好。」

感觉上她短短两句说话就简述了自己的角色一样。

尽管明白她在做的一切都总是为着大局好的方向,但莉莉芙给人的印象却如外号一样,一个擅长权术与手段的女王,与和蔼可亲等形容词就像平行线一样永远没有交集。

嘛当然不完全是外面的误会,不擅长表达感情这个性格缺憾也是推手。

「认真地说的话,就是因为莉莉芙妳对任何事情都太强硬处理,才会产生『不被别人理解的孤高女王』这种印象。」

「是吗……虽然不是没这种自觉,但完全理解不到该怎去柔软一点。」

「嘛这种问题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我们三姊妹也是天生强势的人,就算最弱气的茜亚也给到别人一种独立帅气女生的印象,看看她身边的百合后宫就知道了。」

「大姐,说认真说话时可以别开玩笑吗?」

我和莉莉芙对望了一眼,再一同注视着茜亚,她似乎也被我们吓了一吓:「呃?怎幺了。」

「没自觉得后宫王真是充满主角的模样呢。」

「姐姐妳们是不是误会了甚幺?我和我的朋友们都不是那种关係啊……」

「怎幺也好吧,我们应该回到正题。」

「如果说要学习怎幺待人柔和一点的话,看看和弟弟君关係好的女孩子不就很容易学到吗?」

忽然插话的是春香她,刚好来到为我们送上饮品,和源治关係好的女生?

「春香姐妳指的是?」

「比如说山田小姐,她不就是一个好例子吗?」

「啊!这样我忽然就想到几个了,像深雪姐或者美纱酱不就是了吗?」

「嗯,还有铃木小姐和心爱小姐的妹妹爱香,以上提及的人都好像没惹到那脾气暴躁的笨蛋生气呢。」

「虽然当中有不少我不认识的人,但如果能明白当中的共通点,我相信三位大小姐的烦恼也能解决哦,像是莉莉芙妳,如果稍稍能表现得像个妹妹一样面对小源治,他会立即对妳言听计从吧?」

「这样不是很呕心吗?」

「……就是要放下这种高傲的自尊心啦,懂撒娇的女孩子是最可爱的哦。」

春香弯腰一下稍稍托起莉莉芙的下巴,换是一般的女孩子一早已经脸红心跳,但我这位妹妹脸上丝毫都没有跳动……

「……看来还有漫漫长路要走呢。」

「我试着去理解一下吧,虽然这一点一丝信心都没有。」

嘛,现在不只是茜亚,连莉莉芙和我都似乎被那笨蛋讨厌,我们会被他疏远吗?这倒是我最担心的事。

  • 名称:玉蒲2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9: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