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成熟时3d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昨天照顾完那家伙后,我也回来学校把我该做的事做完,我的要塞基本上都完全了,因为比预期早的关係我也买了些材料準备试一下手艺,还有去做些不该关我事的事。

「桌布甚幺深雪妳就自己搞定啰,我和阿薰只能帮妳帮到这一步。」

刚才帮深雪组了三张桌子做柜檯,再把收银机咖啡机甚幺都堆到上面,她自己去铺桌布就能运作了。

「又要麻烦兄长大人和远山同学真不好意思,请收下人家做的便当吧!」

深雪就像早有準备似的拿了两个便当盒给我们,啊与其说盒还不如说是箱比较对,足足有三层份量应该不会少到那。

「西园寺同学你太客气了,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怎说也好,老是麻烦你我也得认真说句谢谢。」

「你们两兄妹也一样客气,源治君我们是HoMoDaChi吧?」

「阿薰你是故意读成homo的吧?」

(注:日文朋友的读音是ToMoDaChi,阿薰读成发音近似的HoMo。)

这家伙还靠过来搭着我肩膀,我不想又传出和谁的同志传闻啊呀!最好方法就是改变话题--

「深雪,知道理香那家伙最近在搞甚幺吗?」

说是改变话题但这些事我也想知,那混蛋自那天之后不管电话、电邮都不回覆,虽然这几天我都没时间找他去玩就是了。

「说实话兄长大人,其实人家也想知道,这几天他每晚都接近凌晨才回来,双眼满满红根黑眼圈也很重,问他在做甚幺他只说要保密,我真的很担心他身体能不能支持着……」

「是吗,那看来他们搞的活动一点也不随便,可以期待一下呢。」

「以西园寺同学的说法,我们应该担心一下赤城同学才对吧?」

「但贯注灵魂去做某件事倒很值得尊敬,不是吗?」

「可以的话,人家倒希望理香身体健康多于一时三刻的帅气呢……」

由妻子的角度希望长相厮守也无可厚非,但既然那家伙那幺认真看待这场比赛,我也不能懒懒闲了。

「嘛怎说也好,我也稍稍燃起斗志了。」

「是这样吗?那幺源治君,我可以拜託你帮帮忙吗?」

「嗯?做甚幺?」

他双手合十,再对我单一单眼:「可以帮一帮爱德华他们吗,我看他们几个都差一些技术呢。」

可恶!阿薰这小子有够聪明,在之前帮了我做了不少事,令我现在没法拒绝他情求,我对娘炮脸的好感根本是负值,但不对阿薰之前无条件的帮忙稍稍回礼也说不过去……

「直接落手帮那混蛋我怎样也不会,稍稍去看看的话就没所谓吧。」

「总之就麻烦你了源治君。」

明明他看起来很柔和的笑容,怎幺会让我想起那比我早出生几分钟的混蛋?

今早好像已经有餐桌甚幺送来,昨天把教室清空的家伙也在开始组装椅桌,看起来也不算太糟,倒是佔据了教室未段要起休息室那班家伙,他们到底他妈的在做甚幺?是在做测试自己智力到不到黑猩猩水準的实验吗?

我记得昨天他们和我动工的时间差无几,但现在他们搞出来的木埋到底要防殭尸还是起篝火?

转了一圈观察一下,用钉去钉起木板是很平常的事,但没把多出来的部份打弯就很不对劲,我懂了,他们要搞被动式的陷阱对吧?

「喂娘炮脸,我想问你们在搞甚幺?」

「不就是墙壁吗?不组成三角型平衡不了吧?」

「在我看这比较像路障。」

「喂!红毛怪你管好自己的事就对了,你有甚幺资格在说三道四?」

另外有个蠢材在一旁叫道,嗯他说得没错。

「是啊,我的确没有对你们的艺术品比意见的资格,要不是还某人人情我也懒来。」

「你指的人是阿薰?」

「还会有谁?」

娘炮脸的表情似乎有些难堪,喜欢的女人找别个男人帮自己他大概觉得很难掉脸吧?

「……那幺你有甚幺意见吗?」

唔……既然低声下气的话就帮他一把吧,他们搞不定最后夏娃或许莉莉芙都会迫我去做,到时只会更麻烦。

「搞这种直角三角形我在另一边撞一撞就有可能倒了吧?还有你们的钉全部没打弯,我不知你们是不是想做陷阱去杀人,是我的话就会拆了这埋垃圾再设计过,虽然有些洞但木板还是能用的。」

「你知道我们用多少时间组出来吗?你现在随便就说拆掉有没有考虑我们感受啊呀?」

「你花一百年时间去组装一件垃圾它还是垃圾,人手和时间都比我多但到现在都只搞出堆废物出来,你还好意思拿来说嘴?把接下的工作完全成是你的责任,你们工作都做不好还要别人管你感受?」

被我一呛刚才那蠢货似乎想动手,但身边的人都把他捉着,而娘炮脸就拦到我们之间:「红毛怪你可以帮忙吗?拜託你了--」

连低头都做到了,当是卖人情给阿薰也没坏。

「给你们我喝一罐啤酒的时间,把这堆垃圾还原成材料再跟我说吧。」

「可恶!红毛怪你少在罢姿态啊呀,有种就跟我打啊呀--」

「够了平井!如果红毛怪只是空口说白话就作别论,但他一个人就完全了我们几个都做不了的事,你没有一点羞愧吗?」

「还不是爱德华你这家伙带起头要反抗这家伙?现在又要靠他根本是自打嘴巴啊混蛋!」

「够了平井,既然我们接下这差事就该好好完成,你也放下对林同学的成见吧。」

「哼,我看近藤你是怕了那家伙对吧?」

最近的小鬼真够麻烦,刚才开始就在冲,要发烂也看看自己斤两吧。

「我是你们的话就不会浪费时间去争吵,娘炮脸你也管好自己手下吧。」

「喂红毛怪你说谁是谁手下啊?」

「当然是你个刺猬头了,一脸杂鱼脸还会有谁?」

似乎被刺激到气炸的家伙很想冲过来,但其他人似乎都没再有阻止他的打算。

「事先说好平井,这个人你完全不会是他的手脚,我想这里也没人站在你那边的。」

娘炮脸稍稍警告他后,这杂鱼眼光似乎和我对上了一下,然后好像被蛇盯着的青蛙一样僵直站在原地,我还意为吠得那幺大声会比较有种,原来是只吉娃娃。

所以接下来就是冰冷啤酒的时间,回去一推门就听到某个人抱怨:「红毛怪!你到底跑了去那里,快点给我吃,不而冷掉你又渚多挑剔。」

眼前这个胖妹好像叫浅甚幺……怎幺也好,昨天夏娃就介绍来当我的助手,我看她手艺还过得去就让她留下来,有个人能分担一下不是坏事,前题是他在明天之前要被我调教到满意为止。

拿着我刚才要她做的炒麵过来,的确有照我说话做尽量做到几口左右的份量,我也拿起餐具试一试……除了油了一点也合乎我要求,这胖妹其实很有潜质的,我想深雪也未到她现在水準。

「再做一次,试着用最少的油量去做出同样的水準,你行的。」

「我不明白你为甚幺要我不停重複做同一种料理,去熟习更多类型不是更好吗?」

「首先我们没有那幺多材料,第二你掌握到一种技巧,同类型的东西都是大同小异,get   it?」

胖妹没再多说甚幺就去做她该做的事,而我也打开工具箱的零件,幸好之前有买多应该还够用的。

把工具箱拿出去便刚好碰到深雪,她也以一贯满满柔和的向我笑着说:「兄长大人,时候也差不多了,请问可以一吃共晋午餐吗?」

「哦,叫些朋友来一起没问题吧?我去通知一下他们吧。」

跑去通知了夏娃,她也告诉其他人到午餐时间,然后我也找到山田和阿薰过来找了张四人桌坐下,嗯……要发张照片去酸一下莉莉芙吗?那家伙今天也一个人待在家,没人陪吃饭很惨哦。

当我準备打开深雪便当时,夏娃就带着铃木和巧克力捲过来说一起吃,也好,我和阿薰起来把旁边另一张桌子搬过来,这样也鬆动了一些吧?

「嗯?深雪呢?」

「西园寺同学好像进了厨房,可能是在準备饮品,我去帮帮他吧。」

山田起来走向魔房,刚好深雪也在里面出来,明明帮她拿东西的举动很绅士,但怎看都很女孩子气。

「西园寺同学你太客气了。」

「不紧要有栖川同学,人家也想试一试机具嘛,希望各位喜欢人家的拿铁咖啡呢。」

「深雪妳果然很想念自己老公对吧?」

「兄长大人一看到拿铁咖啡就想起理香,我想你也抱着和人家一样的心情吧?」

「鬼才会挂念那混蛋!」

「抱歉源治君,拿铁咖啡和赤城同学有甚幺关联吗?」

「因为那家伙很爱喝,有这个理由拿铁应该也是深雪拿手绝活。」

浅浅一笑回应了我的说话,之后铃木她也要求了一些糖,毕竟小孩子就爱甜吃,就像我家某个老是说自己是大人的小鬼一样,不过看到这种包装糖我就想起一件事。

「夏娃,话说餐具甚幺你们有甚幺打算吗?就算有设备也没人会去洗碗吧?」

「这一层哦,我们已经订了这些,应该明天会送来了。」

夏娃滑了滑电话再递过来给我看,看起来不是英语的网站,里面都是一些很华丽的杯碟刀叉,下一页就是比较和式的餐具。

「你没答我谁去洗碗这问题。」

「这都是免洗餐具哦,之前去一些比较平民的宴会看过这种东西,所以本小姐也在法国订回来,虽然价钱比赛超出预算,但钱对本小姐从来都不是问题。」

听上去好像前后矛盾但你想想,这是夏娃,在她角度买一部私人飞机也是很便宜的,我有点怀疑把财务交给她做真的没问题吗?

这种东西看起来只薄了一点,华美程度比我和山田宿舍的餐具还要利害。

「别给本小姐摆出这种表情,总之厨房以外的事源治你不必操心就对了。」

「ar……are   you   sure?」

我指指教室最后那几个埋头苦干的娘炮,夏娃也板起了脸:「那只是意外罢了。」

我希望这些「意外」真是意外就好了。

在吃饭时我们几个也在说些没营养的闲聊,但除了我之外一整桌都是女人,对我来说都是没趣的聊天,就算是阿薰也不会说色事嘛,他好像说过自己是喜欢男人的。

装成男人去追男人,这听起来真的有点诡异,但我没干涉他兴趣的资格。

这时我电话震了一震,我看原来是比村她,今晚要去打炮吗?想起来接下这鸟事也几天没做爱了。

「源治,你笑得色咪咪的,是不是内田学长他发了甚幺图片给你。」

「No,地方的淫妇需要老二,今晚我又要变身成dickman去救火了。」

「源治君。」

旁边的阿薰以手指刺刺我的腰,再看向夏娃她,明显夏娃用一种不悦的眼神瞪着我……当然这正是我想要的。

但全部都是小鬼,比起做些白目事我还是闭嘴比较好,收效就够了。

「本小姐才不会小气在这种地方。」

是吗?嫉妒的样子都出来了。

之后这顿饭也没甚幺特别,铃木她不知在那里搞到一本学园祭杂誌回来,就当是下酒菜一样拿去看看吧。

回去厨房我躺到之前一同买下的沙滩椅,右手拉关冰箱拿出凉凉的啤酒,我最近开始明白那家伙为甚幺一背着深雪就喝啤酒,一点点酒精的确可以让人放鬆。

「红毛怪你真的很过份,要本小姐在埋头苦干工作自己却轻轻鬆鬆去吃午饭。」

「我没限制你的时间啊,你喜欢怎做也我也没意见,何况你不也已经在吃饭吗?」

「……还好你有个很能干的妹妹,你真该好好感谢她。」

胖妹莫名其妙的发言让我摸不着头,但注视一下她手上的餐盒我就明胖妹意思了。

我妹跟我也有相似的地方,都爱在别人看不见的情况下做事,但她的交际手腕明显比我强得多。

「right……她的确很帮得上忙。」

胖妹也拿着她的作品过来给我试,是这样了。

「就是这样,nice   done,记住这种感觉,下一项是炸物唐扬炸鸡,冰箱顶部有我腌好的鸡块,同那只中式铁锅去做。」

「你不会是想本小姐做些下酒菜给你吧?」

「想多了胖妹,你可以慢慢来,进度比我预期来得快,以妳才能毕业后去开餐厅也没问题。」

「给我记着别人的名字啊笨蛋!本小姐叫浅草樱子……嘛,就算是这样都没办法,毕竟我们都要承继家业,虽然家里是开西洋蛋糕店,但总没可能亲自下厨吧……」

「是吗?那真可惜,明明我多教妳几天妳就应该超越我了。」

「某程度上我也很想能像红毛怪你那幺任性,自由自在有多好啊……」

「自由是自己争取的,当然也有相应代价,我可以告诉你我没在西园寺家拿过一分一毫,也和那家族断绝关係了。」

「骗人的吧?」

「不信问深雪,如果我是有钱大少爷还会帮夏娃打工吗?」

「我看跟本是夏娃同学养着你吧。」

这胖妹说话有够难听,我才不是小白脸。

继续翻着学园祭杂誌,忽然我看到一个应该很有趣的活动会在星期天举行--选美比赛。

上面写着不限男女,那幺不是正好把山田推上舞台的好机会吗?不过倒要深雪帮一把呢。

拿着杂誌去找深雪,只是在打扫机器似乎也没很忙,很好:「深雪,妳觉得这活动如何?」

把杂誌那页递到她手上,看了一看她便托着脸颊说:「啊啦,兄长大人女子力爆发吗?人家很乐意帮你哦,话说上年也有不少可爱的男孩参加选美哦。」

「为甚幺妳会想是我要去啊……我要推的人当然是山田了。」

「啊也是,兄长大人不知道也不奇怪,这个比赛一向男生参与率几乎过半,上一年的优胜者也是男孩子哦。」

「……我希望你是在开玩笑。」

我已经预想到一班男人穿女装上台上,这种比赛谁想看啊啊?

「才不是开玩笑,这里也有上年的照片哦,兄长大人看得出那个是男生吗?」

注视着深雪指着的相片,看起来真的像甚幺女子组合,真的有过半数男人混在里面吗?

「嗯……兄长大人想我帮忙也没问题,毕竟人家也很想看到山田酱可爱的一面,但前题是他愿意参加,总不能强迫别人做不想做的事吧?」

「交给我吧。」

拿着杂誌走向山田那边,一如往日她和阿薰也被发情的女人包围着,不过都是女生我才不妒忌啦。

「啊源治他好像有事找我,先失陪一下--」

借着我作借口逃出那班女人堆过到来,被女高中生包围到喘不过气真是种奢侈的狼狈啊……

「呼--救你一命呢。」

「她们真的很热情呢……哈哈,源治你找我有甚幺事吗?」

把杂誌翻到那页给他看,山田也马上会意:「我怎可能参加到选美会啊笨蛋,我是男生!男.生!」

「深雪说这张相有一半都是男人,所以你参加也完全没问题,所以来玩吧。」

我弯身搭着她肩膀,山田在犹豫了片刻突然笑了一笑,像是想到甚幺好方法拒绝我一样:「要我参加没问题哦,源治你都要一起来。」「好啊。」

「咦咦咦--?源治你到底为了想欺负我到甚幺地步啊?连这样你也会答应?」

「为了看到山田你可爱的模样,我是没底线的,嘛既然我答认你开的条件,作为男子汉的山田你就绝不会反悔对吧?」

「……我知道了,源治你也绝不可以反悔哦!」

「当然了。」

目的达成了我就回到深雪也边比一比拇指,她表情似乎有些疑惑的说:「兄长大人是用甚幺方法说服山田酱的?」

「就是说会和他一起去罢了。」

「哦?底里的盘算呢?」

「上年这张照片看起来那幺正常,事前一定有初赛把奇怪的家伙淘汰吧?那幺在这时淘汰应该就不用上台,对不?」

「兄长大人果然是坏人呢,欺骗美少女是种罪恶哦。」

「我一向都是恶役啊。」

其实深雪也很多时欺负山田吧?只不过做起来没我那幺恶质罢了,山田女装计划还不是由她们班女生开先河吗?

「红毛怪,我们已经还原了,接下来要怎做?」

回去把啤酒喝完,娘炮脸就推开厨房门来找到,我就提着工具箱和文具他去到教室尾那边。

「简单来说就是要做个大概モ字形的间隔,外面推门进来后再有两间小房子做男和女更衣室,最外面的墙对外那边要做两个直角三角形的木板作支撑。」

简单在纸上面了我想要做的设计,应该没人不会明白吧?

「除了支撑那些三角形用钉子,其他都用螺丝和这玩意连接,两块板之间要三块门铰,每边两颗螺丝,材料不够就自己去配。」

「红毛怪,用门铰不就会摺起来吗?」

「懂得反过来装吗天才,当然如果做直角时都要正向装,不够结实就打两口钉,门的话全部向内侧安装,我只会帮到你们这步。」

「已经足够了红毛……不,谢谢你的帮忙,林同学。」

忽然被一个一直敌视自己的家伙礼遇还有些呕心的,我还是快快离开比较好。

再去试一试胖妹做的唐扬炸鸡,果然不错,接下来要给甚幺题目去考她呢……

「兄长大人,可以出一出来吗?」

忽然深雪一脸凝重走进来叫我,似乎有甚幺糟糕的事在发生。

「甚幺情况?」

「有麻烦的客人来了,夏娃小姐似乎没法打发他们。」

没多想我就冲出来,只见整个教室都瀰漫着一种準备开战的气氛,所有人都停下手上工作堆到门口那边,发生甚幺事?

在人群间左穿右插挤到前面,在吵闹声中我就听到夏娃在发言:「桂同学,你们算是挑衅我们对吗?」

「不不不,夏娃小姐实在误会了,作为竞争对手我们想参观一下你们的进度摆了,作为回礼我们也愿意请学长学姐们来我们班上参观,毕竟是公平比赛大家又是同样的主题,交流一下不是很好吗?」

「可是以你们的人数人数而言,本小姐认为像示威比较贴切。」

就如夏娃所说,之前挑战莉莉芙那小鬼带着一大班人来,茜亚似乎坐在比较后的位置,怎看也像来干架似的。

「不不不,我只是带班上的同学来学习一下各位前辈们的做法,难道各位没有能拿出甚幺让后辈见识一下的自信吗?」

这家伙真会讨打,不过对我而言刺激一下这班大少爷大小姐也没甚幺坏,敌对情势越激烈对我们也越有利。

「喂红毛怪,这到底是甚幺情况?」

胖妹突然就出现在我旁边也吓了我一吓,就算长得不丑无声无色跳出来也会吓到人好吗?

「这班中学生想来找架打罢了,快回去,我们处理得来的。」

在混乱的对骂声之中夏娃举手示意大家安静,再道:「我想没有必要,能以眼见的事物我想大家都一目了然,而看不见的实力,我想学弟学妹们看到也学习不来。」

「的确实力难以用眼观察,但倒能够透过比试分高下吧?」

那小子一说完,身后就跑出一个穿着唐装的怪咖,留着一头清朝长辫眼睛小得像一字,活像好莱坞跑出来的十九世纪中国人一样,他们到底在那收养这种玩意的?

他一出来就扎了个马步反手指着我:「你!就是这班的大厨?」

或许有人事先告诉过他,这猴子一跳出来就指着我,真诡异。

「ar……yep?」

突然间这猴子就拿出双节棍,我还自己为他要打过来做好準备,但这白痴只是在原地挥舞,还一边发出李小龙式怪叫声,最后还是作势对我挥了一下,好像示意要我也表现一下一样。

嗯……做甚幺回应好呢?就北斗之拳吧?

「话塔塔塔塔塔塔塔塔塔--!」

一边发出怪叫一边对着空气打出百烈拳,最后一拳就举出中指送给他:「请。」

「源治,你可以和牠作肢体语言沟通吗?」

「怎可能啊夏娃,只不过他扮李小龙我便玩北斗之拳回应,just   idiot   say   a   nonsense。嗨那我记不住名字的小鬼,如果你们是打算搞马戏团的话我想我们该认输了,最少我们班上要拿出有这猴子四份一好笑的小丑都做不到。」

我的嘲讽引来班上的家伙很多耻笑声,我这笑话说得不错吧?

倒是这家伙还是一脸气定神闲的笑着,啪一啪手指身后走了个像小弟的家伙出来,手上还奉着一个华美的长方形盒子。

「李同学是我们班上一位中国留学生,同时也是着名中华餐馆龙飞楼老闆的长子,闻说红毛学长手艺十分了得,所以想和红毛学长较量一下。」

在小鬼介绍完猴子来历,猴子一手就打开了那盒盖,热腾腾的蒸汽随即四散,透过薄雾盒里亮出一碟黄金色的炒饭,看上去的配料不太多,是蛋炒饭吗?

接着猴子就在里面几只匙羹拿出一只用力递向我,就像下战书一样,我没跑进美食漫画里面吧?

瞄一瞄旁边的夏娃,她冷冷以的眼光回应着我视线点一点头,我就知道这混水我逃不了。

「胖妹、夏娃你也来吃。」

我自己接过那猴子递过来的匙羹,那小鬼装得很绅士的给她们奉上餐具,我们就各自在不同位置吃了一口--

饭质稍稍乾一点,但做到颗颗分明又不会太硬,食材似乎也是用很高级的鸡蛋,蛋味散布得很平均加上葱花的香气,的确很好吃嘛。

「不错。」

「喂红毛怪你怎能长他人志气?」

「实话实说罢了胖妹,这种时候吹嘘又不会打到他们脸,喂夏娃,你想我怎回应?」

「随他们意思就对了。」

「我想想……猴子你想我也做一道菜来回应你吧?」

就像听得懂人话的动物一样点点头,想一想我準备的材料应该足够的……

「夏娃你继续招呼一下他们,胖妹你跟我来。」

捉着胖妹的手把她带到我们那班人的后方,再进到厨房去,她就用力抛开我:「很痛耶!」

「抱歉,肥妹我想给你一个考验,这一次由你出手。」

「呃……咦?」

「有疑惑吗?」

「当当然了!既然你说得自己那幺利害为甚幺不亲自出手?他的目标是你吧?你有甚幺企图?」

「企图吗?很简单,第一就是要羞辱他们,大概就是『连副手都赢不了,你回家吃自己吧』那种感觉,另外就是想给你一个试练,你没有想测试自己一下实力的想法吗?」

「怎可能啊!本小姐是有自知之名的,要挑战这种程度的对手别开玩笑了!」

「是吗……在我角度你是妄自菲薄比较像,在料理上我很少讚别人的,而我对妳评价比深雪还高,最少我认为不是没有一战的余地。」

「就算这样说对方也是中华料理的专家,红毛怪你也明白这是赌上我们班级的尊严吧?」

「不就因为这样更加没有输的余地吗?不面对挑战就没有进步,你没有那种想知道自己水準去到那里的想法吗?」

面对我的说话胖妹陷入一片沉思,我这样的语气不知能不能激起她的反抗心,嘛就算不能也没所谓。

「当然你对挑战自己没兴趣我也不会强迫妳,我自己也会去做……还意为我的同伴会是比较进取的家伙。」

「哼!别看小本小姐,甚幺中华料理会难到我吗?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真正实力吧!」

胖妹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令我倒很满意,其实她的轮廓也不太差,瘦下来应该也是位美人,但这都不关我事。

「保持这种气势,让他们吃老二吧!」

「红毛怪你的嘴巴果然还须要乾净一点啊--」

结果胖妹还是决定以蛋炒饭回敬对方,还好早上我有试了饭锅有些白饭在,其实我有一点担心就是材料,那班家伙似乎不计成本去打这场仗,而我最初为了控制成本和售价只用了些平民级的食材,如果对家是普通的家伙以胖妹的实力还可以修补这差距,问题是那只猴子连放在智力的点数都点到料理上,连以炒饭拿手的我也不见得可以赢……

而且胖妹的意志也没嘴上说得来硬,由僵硬的动作看得出她的压力有多大,刚才我做的决定错了吗……

「这句认真的胖妹,如果觉得不行可以放弃的,我不会取笑你的。」

「……总不能老是依赖红毛怪你吧?当初如果你没接下这件事和他们正面对决的人也是我,我不能退缩的!」

既然她都不愿意迴避,我也应该全力支持她才对。

「那幺就给我冷静一点,直接把鸡蛋混到饭里,我去加热平底锅--」

虽然我有在一边帮加打理一些杂务和调味,胖妹最后都靠自己完成了这道黄金炒饭。

「呼--看起来不错嘛,胖妹。」

「完全不够!红毛怪你也感觉到吧?蛋香味完全不及他们,基本上就是用香料去制造香气。」

「妳不看看对手用甚幺材料我们用甚幺材料,在这个前设下我也不见得会做得比你好。」

「那幺我不明白你最初为甚幺要我去做啊!」

「因为我觉得做够了,那班混蛋最大目的都是来摸清我们底细,赢了固然没所谓,但如果输了的话就得记着这份仇恨,这动力比起我自己你是更须要的。」

「但你没想到会被班上的人指责这一点吗?」

「总之我就会给你撑过去,你要做的只是把炒饭给那只猴子吃,got   it?」

之前才口口声声说没有我也得撑下去,还不想想有没有我他们都来挑战吗?要是输了结果还不一样的惨,中二病的小鬼真麻烦。

她拿着炒饭奉出去,我也跟在她身后,外面的气氛看起来稍稍平静下去,夏娃、娘炮脸、小鬼和猴子都坐到一张四人桌上,而两边的人也稍稍散开没有那种马上要干架的感觉。

在胖妹把炒饭放到桌上,而我也随之放下餐具给他们:「这是我副手做出来的。」

「甚幺!我要挑战的人是你啊呀--!」

「连我副手都赢不到的话还说甚幺挑战我?」

猴子蹲到椅上,就如他的同胞一样没礼貌,一手执起匙羹插在炒饭上,而另小鬼都拿起匙羹在另一头挖起一口……

咀嚼了一会,两人都露出一种轻视的眼光扫视着我们,而那猴子也先一步开口:「挑!不外如是。」

瞄一瞄胖妹,她脸上明显有种说不出的委屈,似乎我打算激励她这点子行不通,shit!

「请夏娃小姐代为向莉莉芙学姐通传,下星期六我想请莉莉芙学姐去约会,劳烦好好挑选服装吧。」

两人得意的站起来,猴子还故意走来我面前,明明比我矮不止一个头但眼光有够讨打,他不怕我打死自己吗?

「副手也只有这个水準,要不你没眼光就是你的水準本身也不怎样,会认为你是我对手真是失算呢。」

「以天价食材不惜工本去堆砌出胜利还沾沾自喜,真有你们这种极度自悲而无知自大的低等民族暴发户风格呢。」

就像被踩到尾巴一样,猴子撑开那本来就很小的眼睛瞪着我:「你再说一次?」

拿出打火机点起香烟,他那边的小鬼表情似乎有些奇怪:「够了李同学,我们就先回去吧。」

那小鬼轻手搭到那猴子肩膀上,没想到猴子竟然用力甩开他,自尊心应该很重的小鬼再没保持那种鬆容的表情,就像吃了一口大便一样瞪着猴子。

「操你妈!少给老子指指点点,没有我你们连屎都不如啦!」

就算小鬼大概听不刚第一句中文髒话多多少少也知意思,现在他脸色比煤炭更黑。

虽然我也对这白目的小鬼没甚幺好感,但眼前这只畜生却很懂怎惹我生气,我点烟的目的基本上就是为了喷他--

深呼吸一口喷出来的烟量可不是开玩笑,一时三刻他也被我呛到退后几步。

「我说你是披着人皮的灵长类畜生,so   what?」

就在我说完一的瞬间,那家伙立即提脚侧踢过来,还好早有準备他会动手及时双手接下他的右腿,虽然还不到理香那个水準,但这力度也不是开玩笑的,是有练过的吗?

没等我捉着他就收起脚来,再一个箭步冲前踹向我腰,动作不算大但速度远及不上我平常对上的家伙,轻鬆侧身就避开这一脚,我右拳再拉弓挥到他脸上--

没能避开机会的他也硬生生吃了我一拳飞躺下去,不是不能打但实力差太远了。

轻跳一步拉开距离,忽然有双手从后伸出把我双臂锁起,是那个混蛋?

「够了林同学,不要再打了!」

「放开我娘炮脸,这猴子惹毛我了。」

目光重新放到前面,正想爬起身反击的猴子也被他们那边几个身材健壮的男生捉住,我还想好好教训一下这小鬼啊呀!

「抱歉各位学长学姐,我们班上的同学失态了请各位原谅,我们在学园祭再会吧。」

一脸不爽的小鬼带着整班中学生离开,过程中还我听到很多大陆北方土话髒话,干!

「go   fuck   yourself!fucking   communist   chinese   pig!呼--damn,夏娃,这家伙好像是甚幺名店的少爷对吧?有去过吗?」

「源治你知本小姐一向对中华料理没兴趣,为甚幺突然问这个?」

「以后也最好别去了,我肯定他们一定是用馊水油,再一边吐痰一边炒菜。」

我开始担心那边会不会食物中毒了,虽然对我们而言是好事。

「红毛怪你别再东扯西扯了,你这家伙不是掉尽我们班的脸吗?还有连这种下等人都赢不了,浅草同学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吗?」

出声的家伙是之前在组木板被我冲到那白痴,该来的还是要来,早知道那种气量小的家伙不会就些收手,只是想不到会连累到胖妹。

胖妹看起来也很自责,低着头紧握双拳一言不发,事实上技不如人也算不上是他错,我有责任帮他挡的,更何况在这种姓制度重的环境,一但有谁带动了要欺负某人的风气,那家伙后台不够硬就肯定倒大霉了。

被针对的人是我的话,我最少还有挥拳打回去的勇气,但我可以肯定胖妹没这种guts,只会变成被欺凌渡日过完高中生活,她不应该承受这种事的。

步到她的面前面向着那没种的小鬼,看他神情似乎缩了一下,但该认错时还是别乱打嘴炮比较好。

「决策出现失误的人是我,要针对就对着我来干,明明抱着私人恩怨来找碴却不敢正面跟我解决,只会旁敲侧击些弱者来报复,你这娘炮的鸡鸡已经缩回去对吧?」

「你--!哼,我说的都是事实,明显就是你们两个失职,大家也有眼看的吧?」

没像之前那幺冲动,有动脑袋好好反击我,这里论点在外人眼中是无可反驳的。

「够了平井,刚刚浅草同学的炒饭我也有嚐过,已经是远超普通的水準,或者连正式餐厅也比不过,只是学弟们的财力物力太强悍,不管是林同学还是浅草同学都是非战之罪。」

难得娘炮脸会为我发言,以他影响力最少也减轻了对胖妹的伤害,这样也足够了。

「问题事前红毛怪都有嚐过对手有多利害,偏偏自己不去出战而找浅草同学,会不会本来就是个一点能耐都没有的家伙呢?之前对这混蛋推崇备至的人又怎幺看呢?」

「平井同学你根本一点也不了解!那班中学生用的食材根本不是正常餐厅会用到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源治和浅草同学有多巧手也没法修补这差距吧?」

「那就是入手食材那人的问题了,为甚幺不去买最顶级的食材?根本就是借口。」

「平井你有考虑到成本问题吗?毕竟我们的目的也是赚钱,像他们无视成本去投资根本就不理智,何况那种情况我们各人都要额外多花不知多少金钱去填补这黑洞,对家境并非十分富有的平井你都必然是个负担吧?以经营作目的我不认为平衡成本的考虑有甚幺不对。」

山田和阿薰也各自开口帮忙,但那混蛋似乎还没认输拿出自己钱包,他想做甚幺?

「远山你在看少我吗?就这一点钱我负得起有余啊呀!」

在钱包拿出钞票掷向阿薰,干!这已经过份到我应该把他打一顿了。

我身边的娘炮脸似乎也有此意,我们一同上前时,那混蛋身边忽然闪出一个优雅的身影,迅雷不及掩耳对那家伙来了一巴掌--

这个人竟然是深雪?

「请平井同学你不要太过份,或许你和兄长大人有甚幺过节,但请你无论如何也对事而不对人,无意义的鸡蛋挑骨蛋不会显得你比较有智慧,更加对事情没有帮助,作为高中生我希望你也有相应的成熟。」

「西园寺你这家伙!不要意为妳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啊呀--」

过程中我没有停下脚步,在他作势要打深雪之际我用力一手推过他的头,弱不禁风的垃圾就像他本质一样轻易倒在地上。

「你动深雪一根头髮,也準备好头脑可以改造成三百六十度转吧。」

「啪--」

一声响亮的拍手声突然饮引起一种无形的压迫力制止所有人,忽然沉静起来下一道高根鞋声格外响亮:「我想差不多该终止这场内讧的闹剧了吧?」

是夏娃她,环抱双手走到我们这边,不知为何这刻的她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这是我认识的她吗?

「我们得承认这次是的失败,但单纯的埋怨会令事情变好吗?不会。」

「你们最大的不满也是来自他们两个输了这场比赛,被那班中学生投以白眼对不对?」

夏娃几乎说出在场很多人的心声,她环视一圈之后就继续说下去:「本小姐也对被后辈藐视一事感到不悦,但这真是他们两个人的责任吗?别忘记作为同一个班级我们的荣辱都是共同的。」

「在怪责别人是各位有好好回想一下自己已经尽全力去做吗?一家餐厅不是单纯依赖大厨就能成功的,每一个职位都举足轻重,更何况现在连比赛都没开始你们就想放弃了吗?那班中学生未必会因为胜负而看不起我们,但如果我们放弃就肯定会被鄙视,这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

「就像夏娃小姐所说,现在只不过稍稍在起步是踢到小石头,我们的比赛还有漫漫长路,只要我们努力不懈就算连乌龟也能跑赢兔子,更何况我们的差距没那幺大吧?对吧林同学、浅草同学?」

娘炮脸突然把问题抛到我身上,看看身边胖妹还是低着头,不是我回应还会有谁?

「……yep,炒饭算是我拿手好戏,但西餐和咖哩我也是自信之作。」

「大家听到了吧?一起加油吧,别忘记要学弟们见识一下我们利害啊--!」

「「「好--!」」」

气氛和刚才完全不同,明明是做着相同的事,但夏娃和娘炮脸却完美达成激励人心的目的,反倒我还要他们帮忙……真是不甘心啊……

当大家开始重新回到自己工作中,我身边的胖妹头也不回跑去厨房,这种反应似乎不太好。

「喂!别跑!」

「让浅草同学冷静一下吧,源治。」

被夏娃叫着我也停下脚步,转头过去娘炮脸好像遥望着远方,跟着他视线看似乎刚才打嘴炮的小子也跑离教室。

「……似乎我们又增加了敌人呢,夏娃小姐。」

「内忧外患……是时候跟莉莉芙商量一下了,反正她最擅长计谋。」

夏娃说完后就对我投以一个不舒服的眼光,怎幺了?

「妳该不会认为是我的问题吧?」

「故然很多小孩都很白目,但源治你的处理手法却永远是最差的,作为成年人你该拿出应有的成熟,本小姐知道你实在没那幺幼稚的。」

「林同学,如果你能稍稍对别人和善一点的话,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像我一样对你刮目相看的。」

……感觉果然好差,尤其在这两个人口中说出来。

不再和他们说话回到去厨房,进到去只见胖妹在切菜,虽然很想问她做甚幺不过有一句说话我得说的。

「i   so   sorry.」

「……林同学不用道歉,这不是你的错误,是我技不如人罢了。」

连她也改口叫我林同学,我是不是该担心明天太阳在南边出来?

「这的确好好教训了我一顿,我必须变得更强,林同学请你好好教导我吧!」

吃个苦头就变得谦虚起来,看来我的做法也不太差嘛。

「我教人很兇恶的,你最好有觉悟啊胖妹。」

就连我都有种不想输的心态了,不单止那班小鬼,还有夏娃。

倒是理香那家伙会搞到甚幺出来呢……

来到星期五,经过昨天那件事之后这班少爷小姐搞出来的东西……似乎远超我想像。

木板都贴上与墙壁颜色一样的墙纸,靠近墙壁的全部都是卡位,中间还放着十数张四人桌,由门口一进来教室就可以看到水吧和闪闪发光的蛋糕柜,还有精心装潢过的收银柜,看过去完全像模像样。

制服方面也已经送到来,男的是很普通的西式待应服没甚幺好说,而女生清一色都是饮女僕装的裙子,听深雪的评价似乎实用与美观并重。

至于胖妹……知道天才是多可怕的玩意?短短一天半时间她大部份东西的水準都已经超越我,当然我不会忌才,有个能帮上忙的人在都不知多好。

当然晚上我也没甚幺空闲,去到cookie的公司那边,在门口出示提货单给保安让我进去,据说货品都已经装到卡车上,所以我跑到去停车场。

去到那里有一部泊了出来的冷冻卡车,我想应该是这部了吧?但司机座上倒躺了个工人一样的家伙在,之前有说过不用司机啊?先打开门跟他交涉一下吧。

在我打开门的时间看着戴帽的这个人,轮廓怎幺有点熟识的?

「不好意思,请问这部车的货物都是送去月桂学园的吗?」

躺在驾驶座上的人稍稍顶高自己的工作帽,what   the   hell?

「为甚幺你这个混蛋会在这里的?」

「你知道吗?我是个很吝啬的老闆,我不想给加班费所以亲自来动手。」

这个穿着工作服的家伙正是cookie,这幺爱玩的老闆真的有形象吗?

「座到副手座吧兄弟,我来开车。」

去另一开门爬上去,我也不忘酸一酸这家伙:「由你开车真的没问题?」

「well,我不想被一个开车可以开到反车的家伙说我技术有问题。」

「下次有一堆人拿AK和RPG时换你来开车,我真心希望你开得比我好。」

「这里不是俄罗斯老兄,世上还有地方会像那时的俄国糟糕吗?」

「你应该再去一去这些危险国家旅行了。」

「想也别想,我没有再和一个亚洲人、一个黑鬼和一个美国人一起徒步游俄罗斯的兴趣,就算换成正妹听上去都好像有甚幺不对,更何况是满身汗臭的男人。」

「这番话我可能会跟你大女儿转述一次,我很期待她有甚幺反应。」

「shit!dude,speak   english.」

「对,这才他妈的是我们的共同语言,兄弟。」

曲奇发动卡车驶离工厂,因为距离学校也有点远我们都在想有甚幺可以做。

而我看到车上有播放器,就随时打开了来听听,结果传来的虽是很娘的音乐,怪呕心的。

「我想不到一个卡车司机会听那幺『时尚』的音乐。」

「你说得真有厚度,来听这些吧。」

他递电话过来好像示意我打开音乐档案,但这家伙可是曲奇。

「不会是巧克力捲骂你的录音吧?」

「我看起来有那幺变态吗?」

「不是吗?」

结果打来开的是重金属音乐,正点!

去到学校停车场我出示了学生证,再表示是学园祭用品保安也放了我们入去,最后花了多少时间把食材运上去呢?鬼知道,我只知道一切都搞定时已经2213,我们两个都在厨房里稍作休息。

曲奇毫不客气躺在我的沙滩椅上,而我也在冰箱中拿出要用的肉类拿出来放到不同的锅中。

「你要来些啤酒吗?」

「老兄这里是学校,你不要告诉我在自动贩卖机有得卖。」

「那里没有是当然的,『这里』没有你不该觉得奇怪吗?在靠近你那个冰箱的顶。」

听到身后一阵活动的声音,曲奇也叫了出来:「呼--正点,兄弟。」

「放到桌上吧,还有今晚不能通霄,你懂的。」

「当然,就两罐。」

「但你怎回去?」

「你别忘记我是甚幺人啊。」

回头过去他拿出电话摇了摇,也是,不用担心他醉驾,这混蛋总会有人来接他的。

「你是甚幺人?不就是拉屎拉到被狼追的蠢蛋吗?」

「干!说好不提的,尤其是我女儿面前。」

「放心,我也没意思让很多人知以前的事。」

「所以老兄,你搞出一盘二盘在做甚幺鬼?」

「就是腌肉啦,为了做这件事我连炮也没去打。」

「啊,星期天我应该会带着爱香来,没问题吧?」

「小鬼吗?没所谓,不过最好别挑午餐时间,前前后后的话我应该有空招呼你们的。」

「谢了,兄弟。」

「我应该的,你已经帮大忙了。」

就和这家伙一边喝酒抽烟打屁一边工作,感觉好像没那幺痛苦了。

  • 名称:蜜桃成熟时3d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9: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