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蒲肉团超清在线观看

源治刚才问有没有发生过事情,我并没有说实话的,不过那也是为他着想,万一回想起那种事,那笨蛋会羞到自杀吧?

由妈妈开车过去接他和马尾妹之后,我们合力把重得要死的源治搬到车上,到那时他才有回知觉,还抱着我的腰说了很多窝心的说话,让我更坚定自己一直以来的信念,这样做一直都没有错。

倒是有个决定性问题发生在本小姐身上,让我开始明白他一直以来所做的那种心情。

日前我就收到一个消息,作为瑞典王国与芬兰王国君主的菲利普国王身患重病,据消息指将不久于人世,而家王位争夺战也开始浮到桌面上。

加上罗马合众国国内政治局势动荡,在可见的将来我与我的家族将会捲入这场欧洲的政治风暴。

妈妈她们已经和本家没多少连络,应该也不会影响到她们,但我与我的家族作为艾丝黛拉公主一方,捲入这场王位争夺甚至北欧联盟的内战将无可避免。

如果源治真的与我结婚,那不是把与这事无关的他扯进来吗?他不应该去承受这一切的。

虽然性质不同,但我完全深切明白不想最爱的人被自己连累的心情,为了源治的幸福,我是不是应该放手呢?

嘛这些问题都比较长远,还是回到来现在吧。

在吃早餐时,源治和马尾妹都被深雪说教了,想想也理所当然,要麻烦全家人一起去把他们接回来被骂也应该,我自己倒不意外就是了,其实由那笨蛋喜欢上喝酒那天我就知道会有今天,这也肯定不是最后一次。

马尾妹就算了,连源治也乖乖坐着被训话这可是奇景,中间其实茜亚和姬百合都有和他们说好话,但深雪生起来的迫力绝準不会输我和莉莉芙的。

结果他们两个早餐都没怎吃,妈妈说说要送我们上学了,我和她交待了今天和源治都有事做,所以妈妈就开车载着她们一行人上学,嘛姬百合的身体不好,总没理由要她走路回去吧,接送客人也是主人家的义务来的。

家里只留下我和源治两人,离午餐时间还有很长,有空本小姐当然是去处理一下公司的事务,他我就不知道去了那里……

时光飞逝,眼看时钟也到九时多,我也应该去换一身装扮,挑完衣服花好妆都接近十时半,应该出门了。

离开房间来到我自己的客厅,那个笨蛋正在看全国女子学界网球比赛,虽然他平常都会和马尾妹看摔角拳击甚幺,倒是第一次知道他喜欢网球啊。

「哗!」

当镜头给了个特写其中一边时,刚好拍到那女生裙摆飞扬的一刻,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你是那里来的好色大叔啊?」

「继续活下去早晚也会是啊。」

「算了,好色这种事都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倒是你不觉得她们都稍稍壮了一些吗?」

「妳不会懂,有练过的结实肉体才棒,那种喜欢鬆泡泡的家伙肯定热爱肥婆的。」

「我真的不懂……」

「Ar   damn   it!排除其他因素just   look   at   my   body,如果我是那种瘦弱的皮包骨或者满满鬆泡泡肥肉的家伙,你觉得怎样?」

「呃……」

如果说是瘦弱的他我还能想像,但如果是胖胖的我完全没发构成画面,本身脸也不很搭啊。

看着我没给上实质的答案,他就解开自己睡衣的钮扣:「how   about   it?」

解开衣服后他露出那已经习以为常的胸腹肌肉,明明平常都已经看惯了的部位,为甚幺只是有半脱那种若隐若现好像变得那幺性感似的?不知不觉我双手就摸了去上……

「很棒……」

「就是这幺一回事了,好别说废话,起行吧。」

换上深雪帮他洗好的校服,我总觉得那里不对……

「你不用去换一件衣服再去吗?」

「妳跑车上有衣服,借我车匙。」

把跑车的车匙给他之后,我们一同去到停车场,那幺我也先上车了。

「喂夏娃妳是不是搞错方向了?」

在旁边一提我才发现我打开的是驾驶坐的门,嘛已经习惯了右驮的我一时被误引导呢。

打开右边门坐到副手座里,其实我连一次都没进过来这部新车里,作为一部四座位的车来说这吉普车实在十分有份量,空间也相当宽敞,单一个座位就算再坐多一个我也桌桌有余,非得要抱怨就是坐位十分硬,里面不会是木椅来吧?

倒是我留意到中间的位置好像连站多一两个人都可以,还有车顶有个盖子到底是甚幺事?

突然间源治迅速就进到来车里,他不是要换衣服的吗?

「你不用换衣服吗?那幺快的?」

「知道吗?适当时地『Fast』是件好事,但妳也应该很清楚平常我是很『Slow』的。」

「本小姐不会和应你的黄色笑话,话说车顶这个盖是怎幺一回事?」

「那里是机枪手的位置,可以把机枪装到车顶再站在那里开,没这种打算的话我不建义你打开它,不过如果当成紧急逃生门也不错的。」

接着他就将电话放到装饮品的架上,再开始播着那些很吵的摇滚乐再开车,他的音乐品味真的很糟糕!

「Starbucks!Fuck   Yeah!Disneyworld   !Fuck   Yeah!Porno   !Fuck   Yeah!Valium   !Fuck   Yeah!」

在市区的时候还没甚幺事就像平常一样,但上到高速公路车速就开始不正常了!

以及开着跑车时他也只间中超车甚幺,现在几乎有车在前面就会立即超车,而且看着窗

外景色迅速变换,他刚刚不会是吃了甚幺毒品吧?

「源治你肯定自己没有超速甚幺吗?」

「这里最高是150km,现在是150km没错啊。」

我看看仪表板上的速度计,指针的确在150km左右浮动,但他连看也不看真的没问题吗?

「还是装一个抬头显示器吧,你这样不知道车速很危险的。」

「不用啊,你不会开手排跟本不知道,我自己开到那一档给油多少转速大概多少我完全掌握,尤其在这种连档也不用换的高速公路正负不会多于三公里,妳不吵就会很安全了。」

「安全个头啦!你这种车速还要左穿右插,怎可能安全啦!」

「你跟这些在高速公路开六十的人渣一样甚幺都不懂,highway   to   the   where?highway   to   the   danger   zone!」

伸手一转,又是那种摇滚乐,几乎不断在重複那句highway   to   the   danger   zone,我受够了!

这场酷刑不断维持到离开高速公路,看着路牌我们终于来到横滨,呼--感谢天主让我乘着这疯马也能平安……

「Watching   every   motion,In   my   foolish   lover’s   game,On   this   endless   ocean……夏娃,这首Take   My   Breath   Away你应该喜欢的。」

我没理会他的搭话,伸手去把音乐关掉,就算换成多柔和的音乐,现在我只想耳根清静一点。

「……再有下一次我就把这部车卖掉。」

「what?有甚幺毛病?」

「你反省一下刚才做过甚幺再说吧。」

「载着妳真是一点趣味也没有。」

「你那种开车方式谁都会怕了!」

「是你没胆罢了,以前格里戈斯坐在你的坐位,他把门拆掉再焊了个架在倒后镜下,他不也拿着一把M240我边开车他边开火?」

「本小姐不是专业军人好吗?算了我不想再吵,话说学姐真的约你在横滨接她?你碰到她是在东京吧?」

「不,在川崎,不过就算在东京也没好奇怪吧?电车通勤也只是一小时左右罢了。」

在市区内源治开车也很安份,我开始觉得只要不让他上山道或者高速公路就行了。

「啊她在那里。」

他遥指着远方的行人路,但我的视力没他好,慢慢靠近时我才看得见她指着的「学姐」。

「……源治,你肯定她是陈倩雪学姐?」

「yep,我知你想说甚幺,呃她打扮的品味的确差了一点。」

这已经不是「品味」问题。

那位女性有刻意打扮得比较朴素,但也难掩身上有一阵淡淡的风尘气息,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车辆慢慢靠到路边,那位「学姐」也注意到我们,源治就调低有隔热贴的车窗:「抱歉学姐,我们迟了一点。」

「不紧要呢小源治,人家也是刚刚到,啊!小夏娃!我们真的很久没见了!」

与那身奇怪气质虽然有违和,但这个温柔的笑容虽从来没变,我也稍稍有点反应不过来……

「啊,是啊学姐,真的很久不见了……」「上车再说吧。」

语毕源治就打开后面的车门让学姐上来,嘛……毕竟上一次见时已经是小学,或许学姐只是不太懂化妆和打扮所以混出了一些奇怪的气质吧?

「学姐妳别来无恙吧?」

「很好哦,话说小夏娃妳已经成长成一个让人注目的大美人呢。」

「客气了,学姐妳不也是吗?」

排除刚才所说的因素,不管以前还是现在,学姐也绝对是让人触目的美女,如果以最接近的比喻就是更随和、就算生气也不可怕的深雪吧?

「所以说现在开回东京对吧?」

「嗯,地址源治你有了吧?」

「呃那个……要小夏娃妳破费不太好吧?不如去附近的餐厅好吗?」

「学姐,这家伙不会听妳的。」

「源治你不能说得好听一点吗?不紧要的学姐,本来我和那店的老闆也是熟人,他在日本开分店我都未能抽时间捧场,现在不就一举两得吗?」

「是这样吗……明明我才是长辈……」

不知为何我请客学姐反而不太高兴,源治好像也常常有这种反应,不其然我也看向他,源治却只冷笑了一声:「偶尔让别人请客也是种礼仪来的,所以我才说妳不懂。」

我都只不过是考虑到对方的经济能力吧?就像早几天马尾妹吃完饭回来后,他好像整个人都被抽光似的。

但这不是和源治吵架的时候。

「我们又不会只见一次,那幺下一次就让学姐妳请客吧。」

「嗯,那幺约好啰。」

「好的,源治,你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甚幺吗?」

「OK,开车那边我可以退让.but   don’t   touch   my   fucking   phone!i   fucking   am   serious!」

踏上油门开车同时,他又重新打开播放器:「Fuck   the   police   coming   straight   from   the   underground!a   young   nigga   got   it   bad   cause   I’m   brown……」

究竟是不是这部车有恶魔附了上去,自从他一坐上这部车之后就不太对劲了……

回头看着学姐似乎也有些无奈,但她似乎也鼓起勇气开口:「对不起小源治,能不能播一些柔和一些的音乐呢?」

「柔和吗……夏娃我没空,你帮我打开Elvis   Presley那个资料匣随便点一首吧。」

猫王的音乐大概是甚幺类型我也知道,最少也比听饶舌甚幺来得好。

「Don’t   be   cruel   to   a   heart   that’s   true.」

「咦--?这是小源治想跟小夏娃说的吗?」

「No!disgusting!」

「是由我跟你说比较对。」

「这个时候听猫王真是错误决定。」

他把曲目换成一些爵士乐纯音乐就没再主动说话,不管我或学姐说甚幺他也只冷淡回应,他大概觉再这气氛说多错多索性闭嘴吧?

直到目的地也维持这种气氛,而他也在这购物广场的一旁停下:「你们先上去吧,我要去停车场。」

由停车场去好像有点远,我们也选择了在这里去餐厅,不消几步已经去到餐厅的正门,马汀也已经在这里等待我们呢。

不知道他来日本时有没有学好日文,还是用义大利文沟通吧。

「哦--我的女神,欢迎您光临在下的小店,能有夏娃小姐您这样的大人物到临实在生色不少啊。」

「客气了马汀先生,之前你开张时我都没能过来实在失礼了,你能再次邀请我是我的荣幸呢。」

「言重了,请问可以吗?」

这个时候的请求本小姐当然知道是甚幺,我自然地伸出右手让他行个吻手礼:「当然。」

「那幺请两位跟我来吧,房间已经準备好了。」

由马汀带路我们来到二楼的一个独立房间,他很绅士的帮我们拉开椅子,再放下餐单在桌上:「请两位随便点吧,今天请容许在下请客,可以吗?」

「恭敬不如从命,感谢你了马丁先生,不过我们还有一位朋友没到,所以想等一会再点菜呢。」

「我明白了,如果有甚幺须要就请摇一摇这个铃吧。」

马丁离开后,学姐似乎有点紧张,嗯?

「小夏娃,其实我刚才是不是开罪了小源治呢?他好像突然就一言不发……」

哦原来是担心这件事吗?

「要详细解释好像很困难,总之放心吧学姐,他肯定没生气,整体而言他和小学时一样,都还是一样孩子气罢了。」

「是这样吗……倒是小夏娃已经完全是个淑女了,刚才就算听不明白也感觉到谈吐的语气呢。」

「言重了,对呢学姐,自从来了日本之后生活如何?」

我记得以前学姐在台湾时家境也不错,所以才会移民到日本吧?

「呃,这一层……」

忽然像被我刺中痛处一样,她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果然发生过甚幺事吧?

与她对座的我把手放到她手上,这样多少能给学姐一点安心感:「如果真的有甚幺需要,不用怕开口跟我说的学姐。」

虽然学姐没有开口回答,但神色明显在犹豫,这也算是好开始。

「w……f……」

就在此时,我听到远外传来一把熟识的吵闹声,不会吧?还要偏偏在这种时候……

「看来源治出点麻烦,真的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离开房间回到去一楼,正好见到源治和马汀在门口:「I   say   big   wave   girl!where   is   she?」

「先生,如果你还在这里生事的话我只好报警了。」

「What   the   fuck   you   say?just   say   english   dumbass!」

「不好意思马汀先生,这是我的朋友,他是来找我的。」

「哦?喔是吗,对不起夏娃小姐,他一进来就用不知名的语言大吼大叫,我意为他是来生事的,请进。」

语毕马汀先生也让开不再挡着源治,这笨蛋今天到底怎幺了?

不要再掉脸了,跟我来吧。」

「o   rly?这真是我的错?一个去别国开餐厅的人连当地语言或者国际语言都不会,你真的肯定?」

「你是那里来的美国奥客啊?白人和懂英语没等号的。」

「最少在我印象中english和International是挂钩的,我只不过是问他大波浪的女生在那里,well,不过这里满满也是就对了。」

露出色咪咪的笑容打量着餐厅里的女服务生,几乎请一色也是意大利少女都有着跟我相似的髮型,不过颜色稍深,就算源治这种得性去打招呼她们也有礼地回应,可恶……

「看来夏娃妳得教我一两句意大利文了。」

「就是你这种行为才会被人觉得你是流氓啊,到底今天你怎幺了?不能正常一点吗?」

「我很正常好吗?不如说妳今天甚幺也看不顺眼?差不多我呼吸都有罪了。」

算了,今天我也不想和他吵架,就忍一忍他算了……

与我同行到房间前,他一手用力推门进去,似乎也很不爽似的。

「嗯?碰上甚幺麻烦吗?」

「nothing,只是有些言语不通罢了。」

语毕他就粗暴的拉开在我旁边的椅子坐下去,而我也回到座位上整理好裙摆再坐下,有源治在这里我们的话题似乎不太方便,还是找机会再去问学姐好了。

似乎察觉到甚幺似的学姐眉心一锁,再来回扫视我两:「是不是吵架呢?两夫妻常常吵架关係可不健康的。」「喷--」

刚好喝下一口水的源治直接喷了出来,学姐到底在说甚幺啊?

「夏娃,我不在的时候你到底说了甚幺蠢话?」

「本小姐才没有做过!为甚幺学姐会认为我们两人是有婚姻关係的?」

「咦不是吗?我还意为你们上中学之后大概会开始交往,高中毕业之后应该会準备结婚了吧?原来还没结婚吗?」

「呃……你大概猜中了一点,但现在我们连情侣关係也不是。」

「咦咦咦?」

「对本小姐而言不管交往还是结婚都是没问题的,既然问题是出在你身上就由源治你亲自解释好了。」

「为甚幺啊小源治?像小夏娃那幺好的女孩你不好好珍惜,可会马上被追走的!」

「……no   comment.」

明明总说自己有多男子汉,每到这种节骨眼总是迴避问题,我也懒得去回应了。

唸了几句之后源治还是保持着别开脸不正视学姐的模样,倒是学姐就托起脸颊对着我们微笑:「不过,果然你们都没怎改变呢。」

这句说话倒引起了我两的注意,接着学姐就继续说下去:「还记得我们是怎样认识的吗?」

「是三年级时,学姐你帮我们补习时认识的吧?」

记得那时是学校有甚幺活动,高年级生要去帮低年级生补习,虽然成绩上我完全不用去补习,但妈妈却要我和源治一起去,刚好学姐就是来帮他,所以就认识了。

当然在成绩名例前矛的学姐帮助下,我的成绩也由良好飞升到优秀,反倒源治怎样我就不太记得了。

「是哦,那时和现在也一样的,我也是这样看着你们哦。」

她一说我也回想起,学姐帮我们补习时,一样坐在我们对面的。

「小夏娃一样有点心高气傲,而小源治还是摆出那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呢。」

「yep,明明只是做对了简单题目却一副快来夸奖我吧的模样,现在也没两样。」

「哦是喔,你不也是装作漠不关心,得到学姐的讚美明明很高兴还要装酷,现在有改变过吗?」

我两互双瞪着对方,挑衅的是你本小姐才不会退让!

「就连斗嘴也差不多,真想回到那时啊……」

久未见面,难免会说着往事,接下来的用餐也十分愉快,时间带来的隔漠随着回忆一一扫光,倒是源治未必有那幺享受,毕竟他可做过不少难以回首的蠢事啊--

当然最大打击的是听到学姐已婚的消息,他整个像被急冻似的呆了半分钟才懂的反应。

其实我知道的,学姐就是源治的初恋情人吧?就算再笨女人的直觉还是很準的,在学姐面前一一不自然的举动可都收入我眼里,同时听到她结婚那打击也更印证到我的推测。

我们这样一直吃到旁晚时份,在马汀先生送了我们离开后源治也去把车驶过来,再把学姐载回横滨。

「送到这里真的没关係吗?不用跟这家伙省油钱的。」

「不用了小源治,我住的地方那幺大的车会驶不进去,就在附近罢了,不用担心哦。」

「其实源治他可以下车送妳的学姐,真的不用吗?」

「是的,两位放心吧,这附近很安全的,下次再一起出来吃饭吧--」

学姐没理会我们的担忧头也不回就离开,而这附近也不见得像她说得那幺安全,一个灯光人流两稀疏的老旧小区对本小姐而言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而且本小姐的顾虑可没消除,如果她真的没有事可不会露出那种表情的……

「well,虽然刚刚才在餐厅出来,不过我们该考虑晚餐去那里吃了吧?」

「源治,难道你不担心学姐的吗?」

「怎会不担心,但她明显不想我们知道她的住所好吗?」

「不就是正因如此才该担心吗?」

「或许她现在的住处很糟糕不想妳大小姐知道、或许她怕她老公看到我会有误会,我倒很懂得尊重别人私隐的好吗?」

理由可是充份,就他得到的资讯来说。

「你还没答我要去那里。」

「回去东京的海旁吧,我想看看夜景。」

他没有说甚幺就照我说话做,其实这车程是让我有时间考虑怎样去说的,考虑到源治对学姐抱有那种感情,我更加之难将心中的猜想跟他说。

但是已经没有另一个人能插手这件事,他也有权利知道的。

一轮死寂的车程我们就回到学校附近的海傍,他也开口打破沉默:「妳家不一样看到海的吗?为甚幺要来这里?」

这个关头我没有退缩的余地,要是学姐真是有甚幺困难我不会开心的,说吧--

「源治,你真的觉得学姐没有问题?」

「这问题你今天问第几次了?你到底想说甚幺?」

「学姐她似乎有难言之隐,而且她的生活会不会出了甚幺问题?」

「我不认为住在那种地方很失礼,大小姐。」

「真是啊!我是说学姐现在的职业会不会是舞小姐啊呀!」

听到如此严重的指控,他原本就不见得好的脸色近乎全黑的瞪着我,我当然知道这是多不应该说出口的事,但这推测不是毫无道理的。

「妳最好有足够的证据去说服我。」

「其实在你没回来之前,我有跟学姐谈过一些问题,当我问到她有没有困难时学姐明显有犹豫,还有记得刚才谈到她结婚的时候,她可是一点笑容也没有还要脸色一沉,待了片刻才强挤出笑容回应,最后就是她的打扮,你不觉得有种莫名其妙的风尘味吗?」

「WOW大侦探的推理真精彩,你想放的屁都放完了吗?」

「我知道你是喜欢着学姐的,但你不能稍稍用理性去认真思考我刚才提出的疑感吗?」

「我的理智还很好不用担心,我在意的是妳人格。」

「你不会认为本小姐是出于嫉妒才说出这种说话吧?难道学姐有甚幺事我会高兴吗?」

「你妒忌的丑态可是连街边的路人都看得到了,我心爱的男人快要被抢走了!来说那个女人是婊子吧!」

我真的忍够了!大不了花点钱请人调查清楚罢了。

「本小姐受够你的幼稚了,我不想再和说半句说话,开车回去。」

「哈,妳为甚幺觉得听了那幺多废话后我还会听你说的?」

「本小姐现在是以顾主的身份跟你下达工作命令,马上将我载回家。」

「OH   fuck   me,耍官腔对吧?那幺请夏娃海赫小姐扣好安全带,车程将不会超过半小时。」

我想这种时候没有人会想说半句,不用五分钟他就已经开回去,把车停好后就将车匙拔出来抛给我,半句都没讲离开,算了,比起依靠他我自己更可靠。

回到家里,明明只是刚入夜,但我已经身心疲累,还是洗完澡空接睡觉好了。

来到客厅时,这里并没平常的热闹,只有茜亚一边吃洋芋片边看电视。

「啊大姐妳回来啦,姐姐和深雪姐学生会有事要忙,晚餐要我们自己解决,不如叫外卖好吗?」

「我有点累,茜亚妳自己吃吧,不用预我那份。」

全身放软躺到沙发上,闭上眼放鬆一下,虽然想立即去洗澡但还是让我放鬆一下先吧……

……为甚幺源治就不能用点理性去思考一下,难道我在他心中就是一个嫉妒起来就会恶意中伤别人的人吗?那可是我尊敬的前辈啊……

忽然间光源好像被甚幺挡住似的,张开眼睛看原来是茜亚她,嘴上还咬着两块洋芋片就像鸭嘴似的,咦?

「怎幺了?」

她把洋芋片靠到我嘴前,是在示意我吃下去吧?嘛反正是两姊妹,没所谓吧。

「我见姐姐妳心情似乎很差,所以想搞一搞笑啊……不过不好笑对吧?」

对自己搞笑失败,茜亚脸上那种失落表露无遗,我又应该怎回应呢?

尽管心情能说是糟糕到极点,但如果把脾气发到关心我的茜亚身上那是不可原谅了,回想起来以前这孩子也有做过类似的事,而我的回应应该很糟糕,所以我们的关係就算到现在还是不温不火吧?

不能重蹈覆辙的。

把她抱到我的怀里,尽管没有「那个人」的雄厚,但能在此刻有所依靠我就已经满足了……

「大姐……」

「可以让我抱一会吗?」

她没有说话,只是双手也抱着我来回应,已经足够了……

  • 名称:3d蒲肉团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7: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