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龙珠超清在线观看

「脑颅骨有裂纹、不管脑里还是表层又有血块,右边肋骨第十一和十二都有裂痕,加上脑震荡下这个情况下居然昏迷连三小时都不到,还有在前之能正常活动好几小时,你还是人类来的吗?」

当我醒来时就已经是这个环境,看起来很高科技的手术室,一个老头医生还有夏娃。

夏娃有说莉莉芙、茜亚、深雪还有山田、春香、阿薰都在出面,当下我还意为只不过只昏一昏,但刚才边听老头说再看着墙上的x光片,我看起来应该差不多死似的……

「我不知道,或许不是吧?」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清楚自己的情况吗?抱歉医生,请问源治他的情况如何?须要动手术吗?有必要的话就请立即安排吧。」

「老实说……我都不知道,抛开助骨那处不说,平常人头部受了那幺多伤都应该是陷入长时间昏迷……或许你的运气有够好头骨内的血块还没严重影响,因为现在还在出血阶段无法肯定你的血块会有多大,现在只能开一些溶血药尽量减少血块的大小,到情况稳定了再决定用不用动手术将血块拿出来吧,毕竟脑部手术的风险不少……」

「那幺我明白了,源治,我去帮你辨些手续,你休息一下吧。」

严肃地说了几句,夏娃也离开了这房间,或许我也能问一些更深的问题了。

「so   doctors,有没有女人不能知道的事要告诉我?」

「刚才我也有说过,与你伤势接近的人都已经陷入长期昏迷了吧?」

说话同时这个老头转身过去,在昏暗的房间只有灯箱的光照亮着他,那种光打到他眼镜上额外有迫力。

「你前额里还有一少块血块压着,加上你的新伤,现在你脑袋根本是个绑满炸弹的油库,或许只要稍稍刺激就一发不可收拾,但你看起来却一座休火山。」

「不过别忘记,休火山也有随时爆发的危险,没人说得準你会不会下一秒就死掉,好自为之吧。」

被说到这样,忽然我就想抽一根菸啊……搞不好是我人生最后一口,有点像在贝鲁特那时一样……

之后护士过来帮我戴上了个保护用的石膏头盔,就把我连床一起推了出去,她们几个也只对我投收忧心的眼光,但没有人说过一句说话,只是跟着我的床去到病房。

「哥哥,你看到我有几只手指吗?」

来到病房把床放置好之后,茜亚第一时间就在我面前举起三只手指挥舞,呃……

「三只,我又不是失明了……话说不能换一间正常一点的病房吗?」

环看四周的环境,房间足有一个客厅那幺大,还有独立电视和冰箱,窗外还有个小阳台,怎看也不是我能付得起钱的病房啊。

「一切医疗费用你也不必担心,我和姐姐自然会处理,你应该做的是在这段时间静养和反思,源治。」

「你知我不喜欢白受你们恩惠的,赶快打电话给夏娃说转出便宜的房间吧。」

「请不再说这种说话了,兄长大人。」

忽然间深雪和山田也过来坐到我床上,两人有如双子一样合拍一同捉起我手,她们有排练过的吗?

「我们是家人对吧?兄长大人请你放下那些面子让我们帮你吧!」

「对啊,源治你现在应该好好休养,不要再去做危险的事让大家担心了。」

被两个最有人妻的力女生这着握着手拜託真麻烦,反正夏娃和莉莉芙都不会让步吧?迟些找机会还给他们好了。

「源治君,就算非得要战斗,看到别人有武器还是逃跑吧,没人会怪你的。」

「你还记得自己的手是怎幺断骨的吗?阿薰。」

冲口而出酸了阿薰一句,但他似乎没有生气,笑容反而更灿烂,怎幺了?

「……你不觉得我刚才态度有点差吗?」

「很好啊,反倒我觉得我们的友谊还加深了哦,反倒平常你对我太恭敬反而有些生疏呢。」

「你这家伙底里该不会是被虐狂吧?」

「或许吧?哈哈。」

虽然我也很明白男人之间友情和礼貌是反比,但阿薰一向都保持柔和的语气,单方面对他语气不同会很诡异吧?

而且我也想像不到阿薰用我们这种态度和别人交流的模样。

「呢姐姐,话说你没甚幺想和兄长大人说吗?」

「哦?是啊,那幺弟弟你明早想我拿甚幺过来?」

「有手提电脑的话可以借给我吗?」

「别下载一些奇怪的东西令到中毒哦,我电脑里面有很多重要资料的。」

「realy?」

「口味未必跟你一样就对了,不过你想看就随便吧。」

「除了老二插内藏、吃屎喝尿或许一大团脂肪,我大概都会看的啦。」

「你刚刚计算词语上也说中了一半,不过不是色情东西,全都是医学资料来的。」

「那个姐姐,人家的意思是不用多关心兄长大人一下吗?」

「这种肉麻事我这个弟弟不喜欢听对吧?」

春香右手轻鎚自己心脏位置一下,我当然会意这是甚幺意思。

「你应该有一根老二,不过还好你没有。」

「我想我们应该出生时就应该交换才对,这样对大家不也是最好吗?」

「然后就发生妹姦之类的情节吗?」

「我可以肯定,会哦。」

「You   sick   fuck!」

某情度我算不算是牺牲自己来阻止了他搞别的女人呢?

「各位可以出一出来吗?」

夏娃忽然门也不敲就推门进来,把所有人都叫了出去,当我想下床时她就叫住了我,怎幺突然搞起排挤啊?

虽然有窗帘挡着,但我知他们大概就在窗外的走廊那里,要听他们说甚幺也不是没办法,不过既然她不想我知我也懒管。

拿起旁边柜上的柳丁,看起来没腐烂我也除去果皮吃起来,刚才都还没吃够就晕了,现在想想也觉得有点饿。

良久,他们一行人也进来说明天再过来,我倒有个问题想问的……

「深雪,理香那家伙还在睡觉吗?」

「是的兄长大人,他起来后人家会告诉理香的哦,那幺请好好休息吧,失陪了。」

虽然不是甚幺大事,也没必要一堆人过来啦,我才不寂寞啊。

还有深雪离开之前那个笑容,希望她不要想一些有的没的就好了……

不过在那班女生都走了之后,倒有一个人没走--

「山田你不用回去吗?」

「这阵子就由我留下来陪你吧,只有你一个让人不太放心呢,刚刚夏娃小姐她们都认同了哦。」

「但就算放假你不用去打工吗?」

「打工那里可以请假嘛,反正我回到去都是一个人,不过我回去帮你拿些洗换的衣服和漫画甚幺过来吧。」

「夜了,要小心哦。」

我在校服裤里把重力刀拿出来交给山田,他只对着我很无奈笑了笑就放在桌上,希望他懂得保护自己吧。

说起来我现在才想起烟都吃完了,等到明天理香鸣海他们过来补给又好像太晚,有山田在也不会帮我去买烟,应该只能在这个时间偷走出去,顺便去便利店买个便当吃吧。

披上校服外套再脱去头上的石膏头盔,让我看起来不太像个病人,这个打扮应该没问题。

毕竟都差不多十一时,走廊上的灯光也只是有限度亮着,这种情况更有利我行动,隐密行动一向是我专长,我当然不会笨到去靠近有护士的地方,结果稍稍绕了远路也顺利去到医院附近的便利店,进去前脱下校服也顺利买了一包烟和两个吉列猪扒便当,把便当都放到我外套的暗里我便回去医院。

当我回到自己那一层时倒碰到麻烦,只要通过转角这条长走廊就能回到去病房,但前面似乎发生了甚幺事,一埋医护人员在某间病房进进出出,我没法通过,加上几乎是一本道就算我绕到另一边也会面对一样情况,只能等他们散去吗?

「咦?林同学?」

身后无声无色出现一把女声我都吓了一吓,转头过去居然是铃木?

她应该没那种能耐能神不知鬼不觉绕到我背后,是我退步了吗?

我食指放到唇上示意安静,她也很聪明的点头回应,我再看看走廊外的情况,应该短时间也回不去了,不如直接去屋顶吧。

「嗨铃木,要跟我来吗?」

她继续点头回应,我就指指她身后的逃生楼,我们一同走了两层到屋顶,再走到水塔阴影处。

把便当拿出来后我就把外套披到铃木身上,她只穿着像睡衣的服装加一件毛衣,不太够暖吧?

「话说铃木你为甚幺在这里的?」

「咦?人家是住这家医院的啊,林同学你忘了吗?」

啊也是,虽然只是一天但我都有点失忆啊……

「那幺林同学你呢?」

应该怎和这孩子说呢?被k了一下就进医院,这个理由好像太弱了吧?

「是因为打架对吧?」

「男人啊,就有不得不出手的时候啊!」

「就算是这样,林同学也要多多注意自己身体喔,在你身边关心你的人可是有很多,不要让他们伤心哦。」

这孩子低头抱着膝盖的样子真可爱,明明比茜亚还大,但我总能把她当小鬼看待。

轻抚她头一下,我也把其中一个便当递过去:「要吃一点吗?」

她双手接过便当和餐具,我们也开始吃饭。

「铃木,不过这个时间还走廊的?」

「人家刚好想出去花园走一走,刚好就碰到林同学你了。」

她待了几天医院,会闷也正常吧?

「是吗,倒是妳要小心自己人身安全,就算是医院里保安也不见得怎严密呢。」

虽然以我作例子好像有点超过,不过如果我可以完全通过保安自出自入不留痕迹,也代表别人也可以吧?

「不过人家都已经习惯了,毕竟医院基本上是我第二个家呢……」

这句听上去很悲哀,先天就心脏有问题老是要出入这种地方,我连待一天都觉得辛苦的地方她虽已经习惯如家一样……

「那幺铃木你何时出院呢?」

「应该后天就可以出院了,林同学你呢?」

「不知道,不过应该一两天内都会出院了,没甚幺大不了,那幺如果我先出院的话我过来接你吧。」

「约束好啰。」

知道她身体情况,看着这个甜甜的笑容就更加心痛……呼。

原本出来还想抽一口,不过铃木在就算吧。

「源治你果然在这里!」

山田他突然在我们身后出现,what   the   fuck?

「你怎会找到我的?」

「不要拉开话题!你怎幺自己一个人跑了出去的?」

「肚饿嘛,知道你应该会拿着大包小包还不如我自己出去好了,我又不是废人。」

「就算是这样,你自己一个人走了不知去那里也很叫人担心嘛,总之你现在随意差遣我好了!」

「好了好了,都差不多吃完那就回去吧,铃木,觉得闷的话就来找我吧。」

轻抚着她的头,这孩子也微笑着点点头,就像小狗一样啊……

「时间都不早了,那幺我们先送妳回去吧铃木同学,如果可以的话明天过来一起吃早餐吧。」

对于山田友善的招待这孩子也马上答应,之后我们也一同送她回去病房,至于我要解释去了那就随便说去了逃生梯抽烟罢了。

「源治你似乎喜欢上铃木同学,对吧?」

一回到房间山田就问出这个问题,怎答好呢?

「可以这样说吧?她就像小动物一样讨人喜欢,会讨厌她的家伙大概心理有甚幺毛病吧?」

「明明都有了夏娃小姐,你真是花心啊!」

回头鼓起脸颊看着我,她该不会是妒忌了吧?

想想春香是怎样应对这种情况……试一试吧--

用身体把山田迫到墙上,再单手按到墙上:「嗨……妒忌了吗?」

「别学了西园寺小姐那些坏习惯啊!还有我是男生,这种招数对我没用的。」

「这种鬼话没人会信啊……慢着,你刚才这样说不会是春香那家伙壁咚过你吧?」

山田没有回答我问题,反倒避开我视线看到别处,基本上是答了我问题。

就算知他没有,我也忽然很想用力踢那家伙的蛋蛋啊,那只随街发情的狗公……

之后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我和山田轮流洗澡之后也上床睡觉,当然我就是让了半张床出来啦……

「源治,起床啰,可以吃早餐了!」

大概八时左右我被山田叫了起来,再看看桌上的早餐,胃口突然就没有了……

「怎幺了?不合口味吗?」

「well……我想夏娃有吩咐过膳食要豪华点,所以这应该是甚幺法国早餐的前菜?」

几片莴苣叶、一块培根一个牛角饱,再加一杯红茶,这肯定是成年人食量?

「那幺我去买早餐吧--」

「不麻烦你吗?」

「反正我也要吃早餐嘛。」

山田离开之后,我也先吃着前菜,这段时间铃木还有春香先后都来到我这里,毕竟是我双生姐姐也很知道我需求,带了很多份不同的食物过来,番茄肉酱义大利麵、一大桶美式炸鸡、日式咖哩猪排饭,我想都够我慢慢吃到午餐时间了。

同时她也把电脑过来,上了一个线上看电影的网站,不得不说这病房有够夸张连投影机也有,等到山田回来我们便边吃边看电影--

「嗯……这些血真的好假,根本是用水彩混出来的一样,而且就算动脉被切开,也不会喷到跟喷泉一样吧?」

「这种b级恐怖片就算了吧,你看那个心脏捏下去连一点弹力都没有还有裂纹,是粘土造的哦?」

很可惜春香挑的头两部都是烂片,我当导演或许都比他们拍得好,这种连大学作业都不行的垃圾竟然能拿来出卖?

「……为甚幺你们两姐弟可以一边吃番茄肉酱一边说那幺呕心的事的?」

倒是旁边的山田和铃木似乎意外的害怕,看了一会连早餐也吃不下的样子。

「作为一个医学系学生,如果怕血腥的话就完全不合格吧?更何况那幺假的道具?」

「还有山田你不是对恐怖系有抗性的吗?还是这烂到你害怕?」

「……如果是突然跳出来的甚幺我还可以啦,但这种张时间的噁心影像就有点难受了……」

其实不止山田,铃木也一直一言不发,明显是在忍耐着,反正也没有甚幺好看,去找找有没有别的吧。

在这个网站打开喜剧的分类,倒是春香连一部都没有买过,奇怪。

「你不会是不看喜剧的吧?」

「多数我也是和女生们去电影院看完就算了,源治你想看的话就买吧,我的帐号里还有不少钱。」

话是这样说,但以现在人脚来说挑片有点困难,我熟识的电影多半髒话满天飞、要有一定文化认知才懂得笑的美国电影,有山田和铃木在看这类好像不太行。

「不如由你们两个决定看甚幺吧。」

春香都说可以随便买,两人都没怎幺推开始在挑电影,最后挑了一部日式搞笑电影,初初看封面感觉不太好,倒是出乎意料地好笑啊。

当演到尾声的时候也差不多十一时多,这时铃木口袋的电话也响起来,单纯听她说不太清楚在说甚幺。

「不好意思各位,我的家人马上就要来医院,人家得要回去準备一下,先失陪了,稍后时间再来拜访吧!」

和铃木道别后,春香那家伙也站起来去到门口那边:「嘛我也差不多要去上课了,晚点再过来吧。」

「你这家伙也要去上课的吗?」

「无关痛痒的上不上也没差,但我倒对自己的主修课很重视哦,电脑就留在这里吧,不过丑话说在前,不要去奇怪的网站和把里面的资料搞乱哦。」

「你的说话不就是在叫我去翻你电脑一次吗?」

「不会有你想要的东西的,里面全多是医学学术资料,除非弟弟你对死尸的阴道解剖平面也有性慾吧。」

就算在腐尸堆躺过,听到这句我也有点呕心,这家伙对着呕心的事物大概不会比我少……

铃木和春香都走了,那就只留下我和山田,有甚幺好做呢?

躺了那幺久真是一丝睡意也没有,不如来做做运动吧。

在我脱去上衣时山田就过来问道:「源治你要去洗澡吗?」

「不,想做点运动摆了,身体好像有点僵硬啊……」

「但是……」

「又不是四肢出毛病,要倒下的一早也倒了,何况不是有你在吗?」

「……好吧,你要自己量力而为哦,不行的话要立即停下来!」

得到山田的同意我也开始打量四周有没有能用的东西,倒是一件都没有能用来当工具的,只好调整一下姿势加强训练好了。

双脚吊在床上,左手单手支撑来做伏地挺身,慢慢下到脸也几乎贴到地上、再慢慢撑回去,来回做了十次也差不多换手了。

右手放下来支撑身体的重量时,突然有阵很熟识的眼前一黑来袭--

还好反射性的左手一拳敲在地上不至于让我撞下去,但我现在好像完全控制不到身体手脚,眼前的影像都分散开几分无发重叠起来……

「源治--!」

我好像听到山田在叫我,但我连一点反应也给不了,可恶啊呀……

感觉到山田好像很吃力的把我下半身抱下来,反而跪在地上我好像稍稍回复了一点,能自己盘腿坐下来。

山田见我自己能坐到后马上去倒了一杯水递过来,抓空了几下我总算能拿到水杯把水倒到口里。

有些洒到脸上的水流过我好像清醒了一点,渐渐由耳呜回到能听到外界的声音,我的呼吸声也开始回到正常……SHIT!

「不要再做了,你这样的姿势会令你脑充血的。」

「我很没用对吧,已经连这种事都做不好了……」

「才不是这样!」

语毕,山田执起我的手再道:「每个人也会有低潮期的,这不等于你没用,而是你身体告诉你现在该稍稍休息一下,调整到最佳状态才能去下一个高峰哦。」

山田这柔和的笑容不自觉地令我把另一个人的样子重叠起来,她也有跟我说过类似的说话,不知道她过得还好吗?

「是吗……」

一手抚向山田的头,另一面我虽听到有把幼女的声音在大叫:「大哥哥--!」

下一个瞬间就有一只大概跟中型犬差不多大小的东西扑到我怀里,定神一看原来是曲奇的小女儿啊。

一幅已经在哭出来的样子完全说不出完整句子,我也只能抱着她轻抚她头:「easy   kid,我不是好好在这里吗?乖,不要哭。」

「真的吗?」

「当然了。」

把小鬼抱起放到床上让她像娃娃一样坐着,我倒有点好奇:「啊小鬼,是你爸带你来的吗?」

小鬼摇摇头,再指向门外:「是姐姐她们!」

巧克力捲?

「嘛,就算头部受伤了还是改不了萝莉控的本性啊……」

未几,我熟识的一人群女生也鱼贯进来,带头的莉莉芙说话的酸度跟我也差无几。

「well,我希望你知道我一点都不挂念妳的冷嘲热讽。」

扫视一下她们,除了算是我亲属的四个人还有阿薰、巧克力捲还有……咦?宁芙大姐?

「啊!玛利亚姐姐!」

小鬼用一个我完全没听过的称呼边叫着宁芙大姐边跑过去,再道:「大哥哥说他没有事哦!」

「那就真的太好了!对吧大哥哥?」

被宁芙大姐用着幼女一样的言词称呼背上不禁涌出一阵恶寒,这家伙到底在搞甚幺鬼啊呀?

「你是……玛利亚?」

「咦咦讨厌!难道大哥哥你已经忘记了人家吗?人家可是夏娃姐姐她们的表妹--Marilyn   Monroe!简称玛利亚酱!」

她跑过来我面前,眼单吐舌摆了个甚幺幼儿动画女主角的动作,我很明白她大概是想搞笑,一边摆出幼稚的动作再说自己是上世纪世界级性感女星,这个反差的确很大但我一点也笑不出来。

我目光投向肯定知道大姐身份的四姊妹,她们只不约而同的避开我目光,仿佛要我去收拾这个烂摊子一样……

「玛利亚对吧?走近一点。」

压着恶意不让她感到,大姐也不疑有诈走近我,我立即握起双拳突起中指骨关节,袭向她额两侧的穴位用力捏--

「痛痛痛痛--!」

「你觉得装小鬼很好玩吗?我这里没有儿童玩具可以领。」

「呃……源治君会不会太过份啊,玛利亚只不过是……」「别给这家伙的样子骗了,她是夏娃她们的妈妈。」

「「「咦咦咦咦--!」」」

不知情的人当然会吓一大跳,毕竟眼前这家伙说是小学三四年级也会有人相信,就连莉莉芙都比她长得还高。

「那个……玛利亚姐姐……」

「抱歉抱歉!小爱香,其实我的名字叫做宁芙,刚刚只是想玩源治他开个玩笑,对不起哦!」

知道被骗后小鬼也鼓起脸颊有点失落,我也一手敲向大姐的头!

「呜……小芙没说错,源治你果然是萝莉控!」

「要来多一下吗?」

我想大姐也没那幺M想再被我敲头也自己退开了,倒是一直环抱双手的夏娃也淡淡说道:「心爱小姐,其实你父亲真的一点也不掉脸……嘛,源治你那幺有精神也是说没事啰?」

「昨晚你就该知道,我只不过不小心摔了一下罢了。」

说完,忽然身后的山田用力捏了我屁股再乾咳一下,好像在提醒我甚幺似的……我知道了。

「啊!叔叔,请问可以打扰一下吗?」

「嗯怎幺了?」

「关于你受伤的事我已转告父亲大人,不过今天他有公务在身未能抽空前来探望,不过他託我把礼物转交给你,请笑纳!」

巧克力捲还是一贯死板生硬的双手奉上一包东西,我接过来稍稍拉开布包,看起来是DVD还要是A片,他果然很懂嘛。

「哦谢谢,今晚我也会过来你们家吃饭喔。」

「但是叔叔你的身体不适合走动吧?」

「大哥哥不可以!」

不单是巧克力捲,连小鬼也过来阻止我,我便单膝下来抚着她头:「但我答应过你嘛。」

「但人家可是希望大哥哥健健康康来到我们的家哦!所以没关係的,等大哥哥你养好身体再来一起玩吧!」

这小鬼真的是很贴心又懂事,我也不禁揉着她软软的脸颊:「好吧,但我下次不会失约了哦。」

我起身后也再把小鬼抱到床上坐着,她们几个也再不站在门口开始围过来。

「嘛,我们也该送上手信吧?这是爱玛仕茶具套装哦。」

夏娃拿着一大盒包装精美的茶具,虽然这房间有热水沖茶,但又没有茶叶啊……

「这是马卡龙。」

莉莉芙放下的是一大盒糕点店的包装盒,马卡龙好像是很甜的甜品,完全不合我胃口。

「哥哥,这是同学刚刚在英国回来买的精选锡兰高地红茶包,很好喝的哦。」

综合三姊妹送的东西,我只想到一件事……

「妳们三个只是想借这里开茶会吧?」

三人再一次别开头避开我眼光,夏娃连正视我也做不到:「反正源治你也很精神嘛……」

「算了,反正我也没期待你们会带来有甚幺好玩的。」

要吃的春香带来的也吃够,没所谓吧。

「那幺兄长大人请笑纳吧,不过这全礼物务必要在独自一人时打开呢。」

深雪送上的是一大包用和布包着的东西,摸上去全都是布质的东西,令我很好奇里面是甚幺。

我看向深雪她只向我单了一眼,反而令我更疑惑,毕竟深雪是集天使与魔鬼于一身的妹妹啊……

偶尔她会很懂男人想要甚幺,送出一些连贴心都不足以形容的礼物,但同样她会出于本人对同志的喜好而送出一些很奇怪的东西,既然摸上去是布质,最少不是同志色情杂誌吧……

「啊那幺到我了!是猪排盖饭哦。」

到大姐总算是正常一点,虽然有点饱但我应该还能吃的。

「源治君,桌上游戏和饮品合你心意吗?」

阿薰一手拿着一盒Monopoly,另一手是一包六罐可乐,果然是朋友啊……

就这样那班女生就自己去窗边的桌子开茶会,小鬼和我、山田阿薰一起玩Monopoly。

教会小鬼之后他也很快上手,而且还玩得不错嘛。

「源治君你今天玩得真温柔呢。」

「阿薰你在说甚幺奇怪的说话啊?」

「平常你一定会十分勇猛的去进攻吧?但今天倒很优闲呢。」

「对手问题罢了,有小鬼还有你两个在场面本来就很合家欢,换是和理香他们玩就是一个修罗场,不进取连生存都做不到啊。」

「不过源治你真的很喜欢小孩子呢,和夏娃小姐结婚之后有打算过生几多个吗?」

喷--

「山田你可以不要说噁心的说话吗?」

「山田同学你也很明白他的,大概那天要源治君着穿着婚纱时,才会对穿礼服的夏娃小姐表明心迹吧?」

「够了!还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穿着啊?」

「「没有搞错哦。」」

两人异口同声说道再一起击掌,虽然有种被他们整的感觉,不过平常我也很常整山田,总没有你整别人就行,别人整你就不行的道理吧?

「话说阿薰,你头髮似乎长了一点是不是?」

「哦?源治君你有注意到吗?因为有点想改变髮型所以就先留长一点,倒是你比我刚认识你时不是长了很多吗?」

「是啊,我都不知甚幺我头髮长得那幺快,又要去染一次了。」

这时,门外传来几下敲门声,我也很自然地叫了一声进来,而门外的人就是铃木她。

「不好意思林同学……咦?」

看见这里像派对那幺多人铃木也呆了一呆,倒是在场的人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气氛一时之间变得很奇怪。

「进来吧,她们也是刚刚到不久,女子会就在那边。」

「是的,请问各位有兴趣吃西饼吗?」

刚刚没注意她手上也捧着一个大纸盒,听到有甜品那班女人也再蜂拥而至。

铃木接过深雪奉上的红茶后,夏娃与巧克力捲也去到她面前寒暄:「今天铃木小姐妳的气息不错呢。」

「嗯,要托赖林同学的照顾,希望我没有令林同学感到麻烦就好了。」

「不不,本小姐应该感谢铃木小姐妳能抽空陪伴这个大小孩才对……」

有时我都不太搞得懂这班大小姐的关係,明明都已经十分要好但敬语不会少半句,这样聊天不辛苦吗?

「咦--哥哥你在开后宫,有甚幺感想吗?」

「妳在说甚幺傻话啊茜亚.我的女朋友就只有山田一个哦。」

我一手搭向身旁山田的肩膀上,已经很习惯的他也迅速将我推开:「别开这种玩笑了笨蛋!夏娃小姐会误会的!」

「啊说一下,其实我一向都有把山田你当成情敌的。」

「咦咦咦咦?但夏娃小姐我是男……」「不过你也不必用不合理的借口迴避嘛,本小姐一向都不会对我的情敌有甚幺实际的敌意,当然前题是没对本小姐作出很骚扰性的攻击啰。」

「大姐妳会不会大方过头啊……」

「我又没有权利阻止别人去爱着谁,何况本小姐可是有十足的优胜的把握呢。」

「喔,你还真是嚣张哦。」

「这可叫作自信哦。」

一脸自满的拨动自己的长髮,一时之间全场都没有人说出半句说话,直到铃木嘻一声笑了出来。

「咦……咦?」

「果然夏娃小姐是很值得我们憧憬呢。」

「怎幺铃木小姐怎幺突然说这种话……」

「不是的夏娃小姐,就像铃木小姐说的那样,我们一直都很憧憬着任何事都充满自信绝不退缩,毫不对目标有迷茫努力前进的妳啊!」

「没错哦,人家一直在想如果能变得像夏娃小姐妳那样就好了!」

一被铃木和巧克力捲称讚,这家伙也开始得意忘形起来,虽然表面上她只是嘴角稍稍上扬,但如果她有条尾的话肯定摆得比马达还快。

当然我不认为铃木和巧克力捲是为了奉承她而说,毕竟像夏娃这种强势与大方随和都恰到好处的女人好像很易受同性喜欢,她们两个会憧憬着这笨蛋也不奇怪。

「我说两位都不能有想成为谁的想法哦,有着学习着谁的的想法不是坏事,但如果去到想变成谁的话就可能会失去自我哦,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性和优缺点,这个社会才会平衡呢。」

「夏娃小姐--」

那笨蛋张开双手去抱着扑过去的两人,怎幺我觉得夏娃好像搞同性恋都没甚幺问题的?

「呢呢,铃木同学,不如试着叫夏娃小姐一声姐姐大人如何?」

好像有和我相似想法的深雪忽然说出这一句,倒是夏娃似乎没我想像中那幺兴奋:「这样铃木小姐不会太困扰吗?」

「不是的!如果夏娃小姐能成为我的姐姐……这是我的荣幸哦……姐姐大人。」

「嘛,既然铃木小姐不觉得困扰的话,本小姐也很乐意哦,那幺我也可以直呼妳的名字吧?姬百合。」

「是的姐姐大人……」

似乎感觉到气氛正向某种方向走,巧克力捲很识趣的退开几步,让她们两个对视着……

某情度上她们两个相性也很好,夏娃这种个性很喜欢那种粘人的后辈,但像莉莉芙和茜亚都不是那种类型,而铃木也很须要那种很有主见的人去引导她。

嘛我想夏娃找一个能爱护她的人其实是男是女都没所谓,不过这两个人都没甚幺自理能力,真的没关係吗?

这时有人轻轻用手指点点我背,转头过去是宁芙大姐她,她把自己的电话边递过来边道:「小源治你想的事跟我应该也差无几吧?」

萤幕上的是一张少女漫画风的图片,上面有一个高挑黑直长髮的女生在帮一个娇小双马尾的少女在整理水手服的领结,把夏娃和铃木的样子套上去也没甚幺违和。

「That’s   fucking   right!」

想不到我和大姐也有会有互相击掌的一天啊……

「妈妈、源治你们不会在想一些失礼的事吧?」

「失礼的事?」

夏娃和铃木各以着不同的眼光投向我们,我也应该开开口了:「没,妳有幻觉罢了。」

说完之后,茜亚和莉莉芙都用手指不停刺我和大姐的腰间,像是要刺穿我刚刚的谎话一样,该死!

受不了的大姐也掩着自己的脸装作害羞的说:「真的没甚幺嘛,只不过是刚到了百合花盛开的季节罢了。」

「你们误会了甚幺啊?我与姬百合之间是高洁的友谊,才不是恋慕啊。」

「没错啊!林同学你误会了!」

「信我吧铃木,妳和这家伙刚刚的对话如果换成我和理香,你想想会有多GAY?」

换成高度比那家伙代入去应该是铃木的位置,我连想都不敢想有多噁心……

糟糕!我居然在深雪面前提供了那幺好的素材,这下自挖坟墓了!

不其然我瞄向深雪,好像会意到我想法的她只淡淡道:「放心吧兄长大人,刚刚你的举例我没有腐起来哦……」

那就太好了!

「毕竟兄长大人和理香都不是那种性格,勉强代入只会有满满的违和感呢。」

咦?

「理香和源治的情景应该是经历完甚幺事之后,两人无力的依着对方,像是心灵相通似的同时间与对方四目交投、对笑,然后理香情不自禁地吻下去吧?」

为甚幺莉莉芙要在我脑中烙下这种洗不去的髒画面啊啊呀呀呀--

「其实不用那幺多幻想,平常哥哥和理香姐那些无意间的情深对望就已经足够了……」

「茜亚你近视是不是加深了很多啊呀?还有山田阿薰,你们也帮忙说两句吧?」

倒是应该是站在我这边的两人,也各自别开脸看到别处,喂喂?

「不是有句说话,能成为密友总带着爱吗?」

「源治你最近也常常对我作出性骚扰吧?我是男生哦……」

面对这个绝望的情况,大姐还噗一声笑出来,畜生!

「其实……叔叔,你和父亲大人之间其实会不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还好在这个气氛下我的反应也够快,在巧克力捲说到重点之前就掩着小鬼的耳,那幺小就听到那幺多髒事会有阴影吧?

「喂--!听说有个被敲一敲就要住医院的死废材在这里哦对不对?呃……发生甚幺啊?我去错了丧礼吗?」

如果是早二三十分钟之前,理香这家伙来到我大概会很高兴,但偏偏就在这种时间过来……

「啊啦,王子大人终于来到救助源子公主呢。」

「深雪妳在说甚幺啊?」「喂!赤城你别挡路啦!」

不过多得内田的KY,诡异气氛随即散去,我的一班猪朋狗友一起冲进来,气势活像要把我干掉似的。

除了理香、呜海和内田,还有就是福泽和尾崎,基本上我认识的人都好像集齐了。

「那个叔叔,既然你的朋友都来到,我们还在会不会不太方便呢?」

「的确有这班人渣在有点儿童不宜啦,巧克力捲妳就把小鬼送回家吧。」

「大哥哥……」

「下次再一起玩吧,我们有约好过的嘛。」

作为一个四、五岁的小孩来说她已经十分懂事,虽然稍稍有点失落但也没有大吵大闹,而其他女生也似乎有各式各样的事要忙都各自离开,只有夏娃说要留下来,嘛这房间也是她出钱,我倒没有甚权力去说三道四吧?

不过有她留下来陪铃木也是好事,最少我要招呼这班混蛋也没时间玩她玩。

因为大家都是人渣想法都很接近,礼物不管由a片、食物都一应俱全,呜海更是带

了一副旅行麻雀过来,福泽也拿了扑克牌,我们几个加上山田和阿薰刚好八个人,刚好可以玩不同的东西嘛。

不过我们有一半都会抽烟,结果被夏娃赶到阳台玩,不过没差反正我都困在房间大半天,有些新鲜空气也不错。

不知不觉我们也玩到六时多,这班家伙说要一起去吃饭,我当然也要跟上去吧?

「慢着源治,本小姐不同意你的外出。」

倒是当头就被夏娃打呛了。

「我说夏娃,在这房间你有权力去做甚幺也可以,但你没资格限制我的自由吧?」

「冷静一点源治!夏娃小姐的出发点也是为你好的,毕竟你现在的情况不算稳定,随意外出发生意外就不好了。」

经过今早的意外山田似乎也比昨晚严厉得多,这下子就变得麻烦了……

「如果你非得到外出的话本小姐和山田也会待在你旁边的。」

夏娃说完,身后的鸣海也靠到我耳边:「喂林,有女人过来会很麻烦吧?」

我完全理解他的忧虑,情况我已经可以预想到,要不她们护法一样坐在我身边我完全参与不到,就是全场气氛因夏娃的存在而变成灵堂……

嘛,牺牲小我这种事我一向都很懂,如果因为我搞得大家也不高兴,那就没意思了……

「那幺我一下次去吧。」

「别这个样子嘛,你出院后我们请你吃一餐吧。」

「说了要算哦内田!」

无奈目送他们一行人离开,我也躺到床上上一点动力也没有……

「……林同学你不高兴吗?」

「当然了,他们可以一起去风花雪月,我却只能困在这监狱里……」

稍稍转头向着过来的铃木说,看着她表情突然僵了一下,我好像说错说话了。

「呃抱歉……」

「不紧要……林同学的心情我很明白的。」

如果抱怨对像是夏娃甚至山田我也不认为有甚幺问题,倒是对常常住医院的铃木发牢骚就有点过份,最少我有一堆朋友来闹事会变得很热闹,但她似乎更多时间是孤伶伶一个啊……

刚好我电话收到电邮的铃声打破尴尬,看一看是春香她。

「嗨妳们三个今晚也留下来吃饭的吧?春香问妳们想吃甚幺她买回来。」

我把她们和自己的点餐都送给春香,也把钱包放到桌上準备随时附钱,过了大概一小时后他就打电话来说要下去帮手,被软禁的我当然走不开了,结果就换山田下去。

「嗨晚餐到了!」

春香和山田拿着大包小包走过来,我也自然过去帮他们手了。

将比今早更丰富的晚餐放到桌上,这时春香手上还有一小盒像是蛋糕这样的东西,嗯?

「啊源治,这是浅草同学託我送给你,祝你早日康复的。」

「呃?这是谁啊?」

「源治你不会连合作了两天的拍挡也不记得吧?」

「哦……喔!你说是胖妹,倒是你怎拿到手的?」

「刚刚才停车场看到浅草同学在来回踱步,上前一问她就託我送给你了,我有请过她上来一起吃晚餐的,但她拒绝后就离开了。」

胖妹的行动真奇怪,我又不会把她串起来烧的,来找我有那幺恐怖吗?

说起礼物,深雪给我那一包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甚幺,她有叮嘱我要自己一个打开,到底是甚幺呢?

借去厕所为名我拿着那包东西去到洗手间,我一拆开来看是一套女僕装,心里瞬间闪过不少念头……

深雪不会重口味到想我穿吧?

不过拿来一比,尺寸明显小太多,啊呃!这不是给我穿的!

再深一层考虑一下,这应该是给我让山田穿上的,她果然很懂啊……

不过如果只有我跟她都算了,有其他人在这样玩山田就好像有点过份,只好浪费她的心意了……

春香来到以后就像今早一样,我们几个都是边吃饭边看电影,无聊时就拿福泽留下来扑克来玩,直到深夜。

我还意为这家伙也会留下来,不过他倒是说明早有课,反正她也有车就没所谓吧。

其实过了十时之后,夏娃和铃木已经去到沙发那边看电视,余下我们三个在玩大贫民,送走春香之后回看她们两个已经依着对方睡起来。

我随手拿起一条毛毯盖到她们身上,就算室内有暖气也差不多十二月,只穿着衣服睡觉会生病吧?尤其像铃木那幺病弱。

「我还意为源治你会妒忌呢。」

「怎可能啊,她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因为她们都是很漂亮的女孩子你才会有这种想法吧?」

「well,我不否认。」

女女的a片也是我收藏的类型之一,对我来说其实没差。

虽然两人口中也否认,但我也觉得她们关係也不太单纯,怎幺也好啦,最少夏娃有人照应一下,就算现在有颗子弹打死我我也能死得安祥一点。

时间也晚我和山田轮流洗澡也睡觉去……

*夏娃视觉*

当晨光收入我眼帘,本小姐也由睡梦中醒来。

小幅的转头扫视一下四周,姬百合依然靠在我身旁,而看出窗外太阳也只稍稍出现在地平线与无数大楼之间,现在应该连七时也不到吧?

我和姬百合身上都盖了一张医院的毛毯,不知是源治还是山田盖上的,虽然是山田绝对会有这份细心,但是源治也会有可能吧?

稍稍翻开毛毯,我也以最少的动作去做免得吵醒姬百合,那幺可爱的睡脸还真治癒呢。

去到源治的床边,看到山田和他一起共享一张床我就顿时有种「错过了钻到他被窝」的想法。

嘛,不过又不是没有补救的办法嘛。

靠到他脸的旁边,他的脸容再不是以往那青涩又有点女子气的模样,已经完完全全是个男人的样子,比起同年龄的人还多了分沧桑老成,这几年他受过不少苦难磨练才会变成这样吧?

我相信他也不会抗拒早晨之吻的,不过他好像很容易就会被吵醒,我只好安静、缓媛地靠过去……

当準备好闭上眼亲下去,突然间源治双眼睁大瞪着我--哇啊!

「你在做甚幺?」

一吓之下本小姐也退后了几步,好好定神理解当下的情况,深呼吸几口之后再注视着他,这笨蛋就像被魔鬼附身似的连眼也不眨一下,怎怎怎幺了?

「……把你吵醒了吗?」

「正确说在你接近我两公尺内时我已经醒了,我还意为你是拿甚幺我都没去管,直到你靠过来。」

有这种被轻易吵醒的体质睡眠品质会好吗?

「我……我只不过是想给你一个早晨之吻罢了,还有你快眨一下眼吧!你的样子很恐怖!」

「妳早晨之吻的对像在那边。」

说着,源治便遥指向沙发上的姬百合,他的误会似乎很深啊!

「我都说我和姬百合的友谊没那种感情在里面,女生之间的友谊本来就是会比较亲密啊!为甚幺你想是想着我们是那种关係?」

「就像妳们总幻想我和理香说两句之后就会互肛一样,没事别打扰我睡觉。」

说完他就拿起被子盖着头算身,浪漫这个字大概跟他存在是的反义词啊……

那幺我也去进行一下简单梳洗,出来时就听到敲门声,看到猫眼外时医生我也立即开门--

「早安夏娃小姐,我们是来帮林先生检查的。」

「早安医生,由我来叫醒他吧。」

走到他床边,那笨蛋也翻开被铺:「wow,good   morning   japan,doc.」

「看你的精神不错嘛,昨天都有精力开一整天派对。」

「man,so   far   so   good.」

到现在山田和姬百合都还没起来,就由我来陪他去检查吧,虽然他看起来就跟平常一样,但山田也有说过他想做运动时有点问题,他常常也会受些小伤小痛搞不好堆积下来有隐患,不可以忽视每一项细节的。

  • 名称:欲火龙珠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8: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