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肤的纹理超清在线观看

第二天,源治直到放学时间也没来上课。

午饭的时间时我也已经问过山田,他说今天日上时那笨蛋喝到醉醺醺的回到宿舍,再跟山田说今天不上学了。

当然山田也有跟他说过今天要做的事,依山田说法源治只挥挥手说下课前会回来。

其实最令人困扰的是,他的电话完全没人接听,不管是我、莉莉芙、深雪、山田甚至远山同学也是,到底他去了那里。

「夏娃同学,红毛怪到底去了那里?」

毕竟我也有份推荐源治出来,爱德华同学他们要问责的话我也无可避免首当其冲,当然这时候总会有人高兴我掉脸的。

「早就说了不应听夏娃同学说依赖那不良少年了,我倒很期待学园祭会变得怎样呢。」

那个叫中野的女生不忘在旁冷嘲热讽,但本小姐心胸没狭窄到理会这种小人物。

「都是我父亲的错,昨天应该阻止他和红毛怪去酒吧的……」

「心爱小姐,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更重要的是把源治找出来。」

「虽然现在说甚幺也是事后孔明,但夏娃同学,万一那个人真的不行的话我可以补上的。」

浅草同学我记得昨天也有说过能顶替源治的说话,到这一步也不能不考虑準备方案呢……

「对不起各位,可以多给半小时我吗?如果他还是失蹤的话我们就立即改变计划,实的很抱歉。」

之前各种事他做都得太优秀所以没怎去管他,看来以后都要监管一下才行。

「不不,这都不是夏娃同学的错,我们就再多等半小时吧,那幺现在先去讨论其他问题……」「必必必必--」

怎会这个时候电话响的?看看来电也不是任何熟识的号码。

「抱歉各位。喂?」

「请问是不是订了电器的?我们已经送到来大门啰,地址是月桂学园高等部四楼一年一班对吧?」

「是的没错,不过你们为甚幺会打这个电话的?」

「啊,因为原来下订那位先生的电话没人接听,所以我们便联络他写下的后备号码,请问是不是打扰到你?」

「不紧要,请送上来吧,麻烦你了。」

「那个夏娃小组,有甚幺事吗?」

「没事,源治订了些电器已经送到来,只不过他们也连络不上那笨蛋罢了。」

「果然我应该回去宿舍找他吧,这样的源治很奇怪啊!不知会不会突然发病甚幺……」

山田似乎比我和深雪都更关心那笨蛋,但我和深雪都清楚,他应该是醉到天昏地暗还没睡醒罢了。

「雅克同学人家可以一起去吗?我也很担心林同学啊!」

连铃木小姐也跟上山田的脚步,能被谁担心还真幸福啊,话说刚才开始走廊上好像就有些骚动,是发生甚幺事吗?

还没等山田他们离开,那笨蛋的身影居然出现了!

「就放在黑板那边吧,有劳了。」

身上缠着一大圈钢索一样的东西,一手提着我家的工具箱和一包不知道是甚幺的东西,而他身后就跟着了五六个搬运工人,把一些白色的木板、数扎长短不一的L字只有洞铁条还有胶水管搬进来。

进来后他放下身上的东西,便把其中一块木板铺到昨天他要求的领地上,看来我们误会了他吧?

「源治!你到底去了那里?电话又不听担心死人了。」

「是山田和铃木吗?就如你所说我去买这些材料回来嘛,电话我好像留在宿舍没带到身上,说起来夏娃,电器送货那边有联络你吗?」

「刚刚有打来说送到了,我想已经在送上来吧?」

「good.」

「慢着红毛怪,到底昨晚你和父亲大人做过甚幺来?为甚幺他今早回来满身也是瘀伤的?」

心爱小姐不提起我也没注意到,源治他昨天好像就和别人打过架所以有伤也不奇怪,倒是现在脸上也明显比昨天留下更多瘀伤,该不会在酒吧生事又和别人打架吧?

「你老爸的确是个超好玩的混蛋,要是他和理香都是中学同学我们的日子一定过得很有意思……让我想想……昨天我们刚出酒吧时那家伙的电话就被人干走了,当然我们也立即追上去,不过对方似乎是群体行动,干掉那些杂鱼时我们都留下一些小伤啦,最后把小偷教训一下拿回电话便顺道在钱包拿些医药费,再去别家酒吧来第二回合,好像是这样……」

「真是啊!只不过是一部电话罢了,被别人偷了再买一部不就行了吗?根本没必要为了这种小事受伤吧?」

听到心爱小姐的发言源治脸色明显重重下沉,便再没管她继续把另一块木板铺在地上,熟他的人都知道他现在很生气了。

「源治你有甚幺想反驳心爱小姐就说吧,收在内心对谁都没意义的。」

「有甚幺好说?只不过为一个白痴老爸感到悲哀罢了,有个白痴昨晚一整晚在炫耀自己女儿有多优秀,更为了装有很多女儿成长片段的电话连拿着刀的贼人也不怕,就是为了这种没人在乎的东西差点吃上一刀,可是成功拿回电话却只换来女儿的指责,想想那蠢货真够可怜。」

原来发生过这种事,难怪这笨蛋会生气了。

「为了这种事也是不值得啊!回忆可能一起继续创做,但如果出了甚幺事那怎算啊?红毛怪你别再带我父亲去做危险的事啊!」

「随你怎说,我一点也不关心你的想法。」

嗯……这件事两边也有各自的道理,但我个人比较讚同心爱小姐的想法,万一有栖川先生有甚幺不测,那就真的仅剩下回忆了,人活着比英雄主义重要吧?

「算了有栖川同学,跟他在争辩也没意思吧,我们继续做应该做的事吧。」

在爱德华同学劝退心爱小姐后,源治便对着我们身后叫道:「HEY阿薰,能过来帮忙吗?不会很粗重的。」

「没问题,源治君你想我怎帮忙?」

「今天之前我得接驳好水和电,我得在这之前先再装好洗脸盆,再之前就是组好一个座架,就是用这里万能角钢,搬动甚幺由我来吧,现在阿薰你帮我在另一边扭扭螺丝就好了。」

源治在旁边拿起一扎所谓的万能角钢放到刚才铺的木板上,他说起用途我就想起,在货仓甚幺的地方都会用上这东西做架子吧?

「别把我看得那幺废材嘛,前阵子我都已经拆石膏,前天我也有在打篮球,放心吧。」

「你知你的,就算手肘反向折成九十度也会跟我说没问题,这方面我很难信你。」

「源治君关心我的心意我已经完全收到了,只是我真的康复啰,一起加油吧。」

在旁观的角度,远山x源治这对其实也很美观呢。

虽然马尾妹和源治那种介于友情和恋爱的关係的确引人无限想像、颜值都不差,只不过那种粗犷的味道远不如眼前这对唯美,加上听闻爱德华同学是因为两人亲近而妒忌,进而大打出手,这种关係好像更漂亮啊……

这时腰上被谁轻轻点了一下,转头向是深雪她一个淡淡的笑容,嗯嗯不能太露出一个腐样,要学得像深雪大人一样表面沉着才行。

不过好想看源治被远山同学壁咚哦,那笨蛋最受不了就是温柔攻吧?

当然,我也有自己的工作不是来看着他的。

总括而言今天就只是去做些决定,毕竟食物生产方面已经完全没问题,但经营一家像样的餐厅不是能生产食物就算。

服装、椅桌等等全部都是一个问题,总不能穿着校服再用学校的书桌去招呼客人吧?

嘛对学生而言这一切都让人很头痛……如果是普通家庭的话。

我们这一班在坐的即使家势非十分显赫,最少家里都是中产阶层,有了心爱小姐作先例,家里有能力的同学都纷纷对此事投以财力物力资助,当然这完全非出于热心,讚助同时「捐献」一下给学校,这种游戏规则我们这阶层都很懂得的,这也是校方对一班学生一些过份行为只眼开只眼闭的主因。

像莉莉芙和她学姐那种废除特权的主张本质上是不现实的,比起去否定这学校的本质,还不如想想怎样去协调阶级之间的矛盾比较实际。当然这是本小姐以贵族观点去看得出的结果啰。

在这样的背景下物资的问题在五分钟内就得出答案,现在余下的问题就是一些粗重功夫。

「嗯……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我们得要在教室设立休息室等等吧?」

「昨天红毛怪有说过他的厨房会用木板围起来,叫他做不就可以吗?」

「咦--我可不想去拜託那家伙耶。」

「根本没必去拜託红毛怪,这种事我也能做到。」

提到源治爱德华同学那不悦的情绪完全表露无为,毕竟和他不相熟不知是否可靠,嘛我的话总有办法要源治去出手,待他们真的做不来才动用皇牌吧,到时的话源治在班上的声望应该多少有所回升,这也是深雪希望的事,只不过那笨蛋本人好像刻意要让别人讨厌,到底他有甚幺盘算呢?

「但爱德华,你真的做到吗?」

「前野你也有来过我家吧?车房的木架全都是我组的,这程度木工我还做得来,现在我们一起去买材料吧!夏娃小姐,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

爱德华同学把几位他的朋友拉走后,在场余下几乎都是女生,没了精神稳定剂她们会变得很糟糕呢。

「夏娃,把电话借我。」

源治无声无色在我后面突然出现,咦?

「呃……可以是可以,不过理由呢?」

「接下来我和阿薰做的事得要用上电话联络,刚才我就说没带啦,用完会还你的。」

「对呢兄长大人,接下来你打算做甚幺?」

「上屋顶装安全钢索,这得要阿薰帮我在这里看位置,装好后就爬出去装水管,啊深雪,妳顺便去叫竹内那家伙找学校方面关一关这层的水吧,一小时后就可以开了。」

「咦?可以现在外面下着雨,会不会太危险啊兄长大人?」

「有人拿RPG指过来才跟我说危险吧。」

其实连我都开始对这笨蛋的安危感到麻木了,不能坦率地接受妹妹的担心吗?

「源治--刚刚帮你点好那些电器,都到齐了哦。」

「呼--帮大忙了山田。」

「话说你出去不如披些雨具吧,我回去帮你拿,要是你感冒就麻烦了。」

「不要麻烦山田你了,你回去不一样要冒雨?淋雨对我而言简单家常便饭,放心吧。」

拍拍山田的背源治也离开了我们这边,山田也只无耐的噗了口气:「真没他办法呢。」

「山田,不用太担心那傻瓜的,他爱吃苦就让他去吧。」

「夏娃小姐,在妳的立场而言对他漠不关心真的好吗?」

「他就是爱逞强,你越是关心他就只会去做更危险的事来表现自己,放着他不管反而会好好去做,反正这样就不会做出让人不放心的事,随他去吧。」

没年下的女生做观众的话,他也会老老实实专心工作,这倒少了出错的机会嘛。

倒是看着百面相的山田,表情似乎不太认同我说法,自己就步离了教室,被这样温柔的孩子爱护着他真幸福啊。

「嘛应该说回正题了,要处理班上的椅桌我想不能一天之内就完全,如果现在向校方申请停止上课各位有没有意见?」

以我所知这学校可以在学园前可以向校方申请停课来準备,听深雪说马尾妹他们昨天就已经申请了埋头苦干去做,似乎他们对那比赛十分认真。

在座各位都没特别异议,本来她们也不是特别用功的人,余下的操重功夫又不用她们做,回来优优闲闲没人会反对吧?

「那幺深雪,由妳向学生会那边申请吧,虽然莉莉芙一定不会拒绝,不过由妳来做是最安全呢。」

「我知道了,那幺先容人家离席吧。」

深雪离开后我也再看看章程,似乎今天能做的都已经完成和得到共识。

「很好,那幺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现在正式散会。」

这班大小姐们似乎都没甚幺要留下来的意思纷纷都离开了,现在教室内留下的几乎都是我的熟人。

现在本小姐要做的就是一份财务报表,其实也算得上是轻鬆,毕竟要计入正式开支的只有购入食材的部份,其他都算成私人讚助,学校方面根本就故意的让我们转空子吧?

「夏娃小姐,有没有想喝甚幺?人家和有栖川小姐想去买些慰劳品哦。」

「是吗?我要想一枝绿茶,麻烦你们了。」

有心爱小姐在的话就不怕铃木小姐出甚幺意外了,毕竟那孩子的身体很虚弱啊。

嗯……扣除食材支出后,学校所发的预算还很充裕,随手都能给出这个费用他们平常应该收不少捐款吧?虽然对我而言这作为预算些数字后面都少了三个零。

嘛今天我要做的事都做完了,不过为了等一个人还不能回去,去看看他们做得如何吧。

去到黑板源治领地那边,只见远山同学向窗外的源治奉上一条弯曲的水管。

「last   one,呼--比预期来得简单。」

装好之后,源治也由旁边的窗门爬回进来,虽然外面没很大雨,但这个笨蛋基本上都湿透了。

「拿纸巾抹乾身体吧,怎说天气都入秋了。」

「谢了。」

接过远山同学的纸巾源治便脱去自己的黑色内衣,再边抹边道:「这个雨势试不了漏水,明天再搞了。阿薰,我装好洗脸盆后得再要你帮帮手,待会我把电器推过来,你用角钢在底部挑一挑好让我把这些玩意堆过来,先去休息一会吧。」

「源治君你比我更须要休息吧?你的疲态都已经显露无遗了。」

就像远山同学所说,那笨蛋眼下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平日兇悍的眼光都变得沉重无神。

「深雪在向校方申请以上课时间换成自由时间,时间很充裕,源治你没必要把工作堆到一起的。」

「其他事我可以不管,但现在不装好洗脸盆明天这里会变成水池的。」

拖着那劳累的身驱,源治把洗脸盆和座架搬到窗门那处,再躺下来接驳那些水管,远山同学也再过去帮他递工具,倒是在这方面我甚幺也帮不上忙……

「我们回来了!」

说着,铃木小姐和心爱小姐也抱着一些饮品回来,我也过去帮忙把饮品放到桌子上。

「辛苦了呢两位。」

「嗯嗯,毕竟人家只能做到这种事呢……那个夏娃小姐!林同学他……」

铃木小姐遥望了那个笨蛋的方向,我也轻抚她的头一下:「我去叫他吧。」

「源治--铃木小姐她们买了饮品回来哦!」

「在粘胶水,等等。」

等了一会,他们两个都终过来,不过却是直接穿过我们离开教室,咦?

「我和源治君去洗一洗手,很快回来。」

也是啦,整天在接触工业材料。

「呢夏娃小姐有栖川小姐,林同学的脸色很差,他没问题吧?」

「我想那笨蛋只是累过头罢了,睡一觉就好啰,不用太担心他的。」

语毕,两人也马上回到来,源治一手就抚到铃木小姐头上:「谢谢你哦。」

就算我知道铃木小姐对源治有意思,我倒没有一丝醋意,看到那天真的笑容感觉就像小女孩对大哥哥的好感一样。

两人拿起饮品喝到口里,那笨蛋更是一饮而尽:「呼!活过来了!」

「源治君,今天还是先到些为止吧,明天回来我再和你一起搬东西好吗?」

「嗯,我也有这种打算,昨晚的酒精还在我脑袋中打转……」「我回来了!」

突然间山田的声音在门口传来,我们几个也一同看着他,山田身上还拿着一个装得满满的背包,咦?

「我还意为你回去了。」

「我是回去拿东西嘛,源治快点换上它吧。」

山田在背包中拿出一条毛巾和一套衣服给源治,那笨蛋也无奈的笑了一下:「你把自己淋湿就是帮我去拿衣服?」

「我回到去有好好洗澡哦所以头髮才没乾,啊各位,我也有把一些衣具带过来哦。」

在山田拿出几把雨伞给我们时,那笨蛋拍拍他头后还是老样子到一边就脱衣服,还有心爱小姐有好好掩着铃木小姐的眼。

说起来,难道源治很喜欢这种贴心的举动吗?看来我得好好向山田学习一下,不愧为本小姐的最大对手啊。

再来,换好衣服的笨蛋就搭在山田和远山同学身上:「dude,去吃咖哩饭吧,我请客。」

「嗯?为甚幺突然请我们吃饭?」

「你两个今天也帮大忙了,我看起来有那幺糟糕只会呼使别人吗?」

「源治君你太客气了,朋友间不就应该互相帮忙吗?」

「阿薰你才客气,一起去吧。」

「源治,你今天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我会留在这里等他不是为无聊,是为了他一个承诺罢了,他答认过我每星期都要单独和我吃一餐晚饭,虽然昨天就约好了当然我也没那幺刁蛮,说一句改期我也没所谓哦。

「……喔!虽然我不认为妳会来那种店,不过想的话就一起来吧,啊铃木妳也是,要来吃咖哩……咦?夏娃妳电话收到电邮哦。」

咦,这个时候谁找我?

「谢谢林同学你的邀请,但今晚家族里有聚会去处理春树哥哥的身后事,恐怕现在就要回去了。」

接过源治还过来的电话,嗯?是深雪发来的?

「……是啊,那真可惜,下次再找妳一起去吧。」

内容说莉莉芙似乎有些感冒,她两个先回去了,是哦。

「抱歉源治,本小姐想去也不能,莉莉芙她似乎有些感冒。」

「咦咦?莉莉芙小姐也没大碍吧?须要帮忙吗?」

「我想那孩子大概有几声咳嗽所以深雪有点紧张,放心吧山田。」

「源治君,改天再去吃咖哩吧,不如你也去看看莉莉芙小姐,她也是你重要的妹妹对吧。」

「以我认识那家伙没那幺虚弱,是深雪紧张大师罢了,加上我也没气力再去照顾别人,吃完饭我该会立即回去睡觉了。」

「……源治,我还是不去了,我还是很担心莉莉芙小姐,夏娃小姐让我去看看她的情况吧!拜託你了!」

看情况源治应该怎幺也会去吃咖哩饭,他这模样没人陪伴我倒比较担心,反而莉莉芙有深雪去照顾的话应该就没问题吧?

「山田你还是去和笨蛋吃饭吧,我想是虚惊一场罢了,真的有甚幺须要我再联络你,谢谢你对我家妹妹的关心,我会代你转达的。」

「……我明白了。」

「嗨夏娃,如果那家伙很严重的话打给山田吧,我也会来的。」

「请夏娃同学妳也代我问候一下学生会长吧。」

说着源治也搭着远山同学离开,在山田有点依依不捨时我便靠到她耳边:「抱歉,可以帮我看着源治那笨蛋吗?你都看到他样子不太舒服吧。」

「我明白了夏娃小姐,请你放心吧。」

有那幺温柔的孩子照顾他对我来说也是件好事,毕竟这方面我真在不擅。

那幺回去看看莉莉芙吧,感冒初起的话吃点药应该没问题的。

  • 名称:肌肤的纹理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7: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