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色戒超清在线观看

这一章其实就是当刻如果两人选择了不同行动之后继续发展,分歧点在八十一章阳台那段,极高的百合素食用注意,当然本编会继续进行下去啰。

旁晚时候,再去看一看那些咖哩确认没问题我便来到阳台乘凉,平常都只是在这里放空脑震荡去抽烟,现在细仔去看,其实东京的夜景其实很美的。

太阳已渐渐消失在地平线,换来的月亮在万家灯火下毫不特别,但这些灯光虽见证着这大城市的繁荣。

「源子妳在看风景吗?」

夏娃她说着便来到我旁边,向我递来一瓶冷牛奶。

「嗯,夏娃妳不觉得这种灯光很迷人吗?」

「是源子妳不习惯在城市吧?」

「或许是吧?」

小时候大宅基本上都在市郊,接着在俄罗斯、越南和伊郎都不在大城市,如地上银河一样的灯光对我来说反而比较稀奇。

不过同样因为光污染,在城市中几乎看不到任何星光,换句话说:「地上的银河和天上的银河是不能共存的吗?」

「可以的哦。」

「咦?真的吗?」

「只不过地上的并非灯光,而且也要配合日子才行,不过源子妳希望的话我可以带妳去哦。」

「嗯……听上去很难去到似的,在那里可以看啊?」

「在冰岛那里,海面反映着夜空的银河和极光,是幅神奇又美丽的景象,不过只是口头甚至图片也没发还原那种奇景的,改天一起去吧。」

被夏娃一说就感觉有些冲动了,不过为了这旅程似乎我也该去打工存钱,要跟着夏娃去旅行花费一定非常人可承受吧?

「话说源子,妳觉得现在的感觉如何?」

「嗯?妳指变成女孩子的事吗?也不错啦。」

「如果源子妳希望的话,可以继续这样生活下去喔。」

咦?

「变身的问题我有和妈妈商量过,她说只要是出于你意愿就没问题,至于身份国藉之类也不用担心,本小姐自有办法。」

「不过为甚幺妳会有这种想法的?」

「因为我只想源子妳活得快乐,就那幺简单。」

活得……快乐?

夏娃转过身来靠在栏杆上,星光打在她的头髮上映上如萤光般闪烁:「由以前开始我也没看过你发自内心的笑容,反而今天无忧无虑下源子妳却像天真无邪的孩子一样,所以才在想妳会不会这样生活会比较快乐罢了。」

「当然本小姐也没有任何强迫的意思,这一切都是源子妳自己的选择,不管结果如果我都会支持和尊重的。」

「不过夏娃,在妳的立场来说不是很奇怪吧?妳应该希望我是男生多一点吧?」

此时,夏娃突然就安静下来,良久才再次发言:「……那对本小姐而言一点也不重要,但作为男生的源治你不就是个笨蛋吗?满满以那些老掉牙的传统观念束缚着自己,想爱却不去爱。」

「我的考虑也很合理吧?就算夏娃妳能屈就于我,我也不愿意看见你过着困苦的日子啊,既然不能给你幸福,最少也伴你去找到幸福才离去,这样也有错吗?」

「这就不是你被束缚的证据吗?因为甚幺一定要由你给我幸福,由本小姐给你不可以吗?」

由夏娃给……我?

突然拥过来紧紧抱着我,轻声在我耳边道:「那幺现在作为女性的妳,就没有那种和传统纠结的理由了吧?嫁给我好吗?」

这……这求婚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啊呀?

鬆开我之后,夏娃就在自己连身裙的口袋中拿出一个戒指盒并将其打开--

盒里是一只看起来是用纯银製成的戒指,中间有着一颗被月光映得闪闪生辉的巨钻,而它的托架就以黄金雕成,这个托架八个方向都放上不同种类的小宝石,单单是材质估价就已经价值连城。

「其实这只戒指很久以前我就找人订造好了,当时感觉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而似乎就是在今天呢,源子。」

单膝跪下来将戒指奉过我,搞不好这是夏娃第一次向别人下跪吧?

「我不想源子妳再活在战斗的阴影之下了,就让我去照顾妳吧。」

「可是……可是如果我们结婚的话不会有很多问题吗?比如说工作甚幺……」

「本小姐自然去会解决,不用源子你操心。」

「怎可以这样?这种事应该是我们一起面对,不是吗?」

「啊,所以源子你答应了啰?」

咦?

夏娃起来绕到我背后,再从后抱上来:「要我们一起去面对,就前题不就是先在一起吗?」

又在玩文字游戏!

「讨厌,又是在欺负我!」

「那不是很好吗?以后就只有我能够欺负妳哦。」

真是完全没有这笨蛋办法……

提起左手把五指撑开,夏娃似乎也很明白我意思将戒指套上来中指,不过是不是戴错手指啊?

「不是应该戴在无名指的吗?」

她以食指碰向我左手的姆指,再顺序扫下去:「追、求、订、结、离,在适当时候我就会帮源子妳在无名指上戴上啰。」

也是,那天我们一起穿着婚纱交换戒指时再算吧,一点都不急,反正那一天一定会来到的。

转过身去与夏娃拥抱,我们来了一个久违的热吻,原来放下一些无谓的执着就能拥抱幸福吗?

「宁芙大姐,我决定要当女生了!」

与夏娃一起来到客厅宣布这消息,所有人都很惊讶围到上来,倒是大姐本人却很淡定:「哦?是吗,也好啦。」

「喂!你这家伙认真的吗?」

倒是理香似乎很大反应,这种事谁会去说笑啊!

牵着夏娃的手举起来,闪烁着的戒指已经证明一切无须多言。

「……是吗,你这家伙果然有够任性啊,那幺内田啊鸣海他们你打算怎解释?对普通人来说这是不可能相信的吧?」

嗯也是,虽然想和夏娃一起,但完全放弃友情我也做不到啊……

「那个夏娃,重新造一个身份再入学会不会很困难?」

「怎可能困难?本小姐会入月桂也是用差不多的手法。」

「那就没问题了!放心吧理香,另外宁芙大姐,可以给我几日时间变回男生吗?」

「当然,妳会有这种选择某程度上我都应该给你一些冷静期,就在这段时间好好处理一下事情吧。」

嗯,我相信用另一种身份也能和他们好好相处的。

一个秋风柔柔吹过的下午,我约了我那班最好的朋友来到学校的屋顶。

理香、鸣海、内田、阿薰、山田、尾崎还有福泽,我应该没算漏吧?

「源治,你真的打算这样说吗?」

「嗯,不而我叫大家来请吃饭喔?」

知道来龙去脉的理香也一脸无奈站到一边,或者这并非最完美的方法,但忠义两难存,既被大姐要求不能对普通人公开魔法的存在,那就只有这方法保存我和这班朋友的友谊吧?

「跟林,你别跟赤城神神秘秘啦,到底有甚幺事叫我们上来?」

「一个星期后我便要去外国了,应该很难回来日本喔。」

「「「咦咦咦咦--!」」」

「林你不是来了日本不久吗?」

「是啦,不是我的亲戚在外国要我回去帮忙搞生意,我也是不想做才跑来日本的,但这次不回去不行啦。」

「林,真的一点转弯余地也没有吗?」

被鸣海一说我有一瞬间想把真相说出口,不过内心的女子力还是把冲动压下来,摇头回答。

「……畜生,怎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啊呀……」

「内田你这家伙别哭啦,很呕心呀!今夜我请大家去吃饭吧,吃多贵也可以。」

「虽然相识的日子不长,不过我们也另外找日子帮源治君饯别,好吗?」

在阿薰提出这话题大家也变得七嘴八舌,看到他们的热烈其实要说这谎话我是有点心酸啦。

「那幺林,放学之后就去打一场吧,我们都没真正交手过你应该很不服对吧?」

「当然了!」

双拳与鸣海互击一下,尾崎也走了过来:「林同学,今晚吃完饭之后我有事想跟你说,到时能单独谈一谈吗?」

我没想太多就答应了,不过尾崎其实算是我最不熟识的一个,他会有甚幺想跟我说呢?

「啊,另外,我那亲戚的女儿也是我表妹迟阵子会来日本,应该都会投靠莉莉芙她们,搞不好也会来月桂读哦。」

一听到女这个字,刚才还哭哭闹闹的内田和鸣海立即像狗公一样冲过来,不过知道内容物是我的话会呕出来吧?

「漂亮吗?是巨乳吗?有男朋友吗?」

「是超高校级的美少女,身材也很好,不过死心吧,她有恋人了,而且对男人没兴趣。」

用不着那幺失望吧?你们两个。

「不过她是个很好玩的人,拜託你们照顾一下她吧。」

该交待的事都交待完了,就算换了另一个身份,我们一样可以继续做朋友吧?

*五年后、2035年2月、芬兰王国*

在短短几十年建立现代王室的芬兰,已经变成比上世纪未诺基亚年代更为兴盛,不过北欧的风情还是不会磨灭。

在赫尔辛基中满布小摊贩的一处,今天我正和夏娃出来打算买些食材回去,来到芬兰没了她真的不行啊。

「anteeksi……ar……I   need   this、this   and   this!」

尽管第一句是芬兰语,但老闆似乎还不太理解我的指手划脚,我便对身边的夏娃投以一个求救的目光--

「Pyydän   nämä   asiat   eivät   ?」(请问要是这几样吗?)

「oikea.」(没错)

呼,在夏娃的帮忙下总算买到要买的食材了。

「都来了半年,源子妳的芬兰文真是一点也没进步呢。」

「我又不是语文天才,半年不到就能学到能和别人沟通是不可能吧?嘛我还是很想日本的日子啊。」

以前来到芬兰和俄罗斯边境大多数人都会说英文,最少也会找到个翻译,反而在首都大城市却好像很排斥这种外地文化,只是过了十年都没有吧?

「把工作完全成后,我们就回去吧。」

「咦咦--真的吗?」

「比起住在深山每天都工作到天昏地暗,本小姐也很喜欢和家人待在一起啊,更重要的是那样源子妳也会更高兴吧?」

的确如此,来到芬兰语言不通连和邻舍沟通都做不好,就别说交朋友了。

虽然现在芬兰王国为準备随时入侵的俄罗斯,在各处也设立了射击场可让我消闲,但除了这个我的生活就只有去做运动和打理一下家务,我差不多要闷死了。

当然我没有在怪责夏娃啦,毕竟每天也工作到晚上十时才回来,就算假日比起陪我去玩,还不如让他休息一下吧,她今天能陪我就已经很感激了。

「但妳家族还有公司的事怎算?」

「其实公司的业务实在太世界性,只要地点的资讯发达基建好,总部设在那里都没所谓,很下层地方性的本小姐也不会去啦,至于家族的管理其实爷爷还健在也没须要我操心,顶多是每个月来芬兰几日就可以了。」

「那样飞来飞去不是很辛苦吗?」

「其实在芬兰就更辛苦啦,只是二、三千万美元的小事都因为『我很近』所以要本小姐回去处理,那点钱交给下属去处理也不成问题吧?」

……我在听上去这才不是「小事」啦,还好就算和她结婚后我还保有正常人的金钱观。   

「啊源子,妳最近好像也有和莉莉芙她们在网上聊天吧?她们几个近况如何?」

「莉莉芙和茜亚上了大学还是老样子啦,茜亚出道后好像连上学的时间也没有,而莉莉芙到底打算读几多个学位来着?」

她几乎用一年时间去完成某两科的学士和硕士课程,还不计她以前就已经取得的学位,工作狂一样的行为让我有点担心健康啊……

「只是她们的举动,让我也很担心会不会交不到男朋友甚幺啊。」

单独下我也各自问了两人的看法,几乎一致斩钉截铁地说没兴趣,莉莉芙都算了,但茜亚身边不缺异性吧?当然他的圈子也有很多坏人,回到日本之后要好好观察一下呢。

「我觉得源子妳过虑了,恋爱方面不用担心啦,她两个那天会像我们一样都不奇怪吧?」

「也是,以前开始她们两个也很有那种倾向了,不过也没所谓,这不是更好吗?」

「至于深雪在东大医学院似乎有很多追求者,都被理香吓走了,啊呀!理香那个笨蛋竟然考进东大了!虽然高三重读了两年。」

「马尾妹本身能考上三流大学都已经是奇蹟了,你肯定他没说谎?」

「那家伙拿着东大工学部入学证书在镜头面前摇,还对着我举中指啦!真想由萤幕里抽他出来打,不对!我该飞回日本去揍他一顿才对!」

「其实源子妳可以先回日本喔,有个人能回去打点也未尝不好,妳明天就出发的话我预计三星期内应该可以跟上妳的。」

「也没所谓啦,不过没有我妳能活下去吗?」

「本小姐没妳想得那幺废材啊,家中又不是没佣人,平常源子妳的工作佣人都可以胜任吧?」

「原来我是那幺随便就可以被取替吗……」

「我才不是那种意思啦,只是维生须要上罢了,源子妳又怎可能被取代的?」

夏娃很紧张绕来到我面前拦着我,而我就扑上前拥着她,再像平常一样轻抚着她头:「傻瓜,开开玩笑罢了,好吧,一回会去我就订一订机票,明天就出发回去,要快点跟上来喔。」

春香那笨蛋最近好像又失恋了吧?回去也得跟她去酒吧走一趟。

话说她比起在医院搞女病人,还不如正正经经去找对象不是比较好吗?

放开夏娃之后,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啊!我不在的时候妳别乱花钱啊!」

「是的是的,老婆大人。」

听上去我好像很小气,但夏娃乱花的金额足够是一个普通人不工作生活三、四十,你们应该明白我制止的理由吧?

就像前阵子她忽然就想买私人飞机说工作比较方便,我好怀疑这次搬回日本她会不会瞒着我去买,不过既然真的要飞来飞去就算吧。

「对呢夏娃,回去日本之后我想找工作哦。」

「嗯?妳没有必要去工作吧?零用钱不够就尽管开口吧。」

「不是钱的问题啦,只是终日待在家百无聊赖,我觉得自己快要腐烂了。」

「那幺不如试着考东大吧,那幺你和马尾妹不又可以天天耍白痴吗?」

「妳何时对我的学力有如此大信心啊……」

就算我能考上,要是天天在玩在东京大学这种顶尖学府绝对混不过一年吧?

「其实又不一定要考顶尖大学啊,就算普通的大学也能打发时间,总比去打工受气好吧?」

的确,去进修这方向很合乎我须求,就这样做吧!

「嗯,就去读大学吧,不过眼前有更重要的前题,就是要好好去过今天!」

牵上她的手拖着走,我已经忘了有多久没和夏娃柔柔地在散步了,就算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相处下去,我也得珍惜当下每一个片刻呢。

http://i.imgur.com/bSjQqew.png

*IF_END*

  • 名称:堕落色戒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7: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