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的女人超清在线观看

回到家里煮午餐时,深雪和莉莉芙也来到厨房帮忙,深雪就不出奇,但莉莉芙竟然会向我请教还真是奇怪。

「嘛,总而言之就是这样,鸡肉不可以太老哦。」

简单示範完我炒麵的技巧其实也没甚幺新奇,只是和明火和电热的控制有点差距所以要重新习惯一下。

「感觉上姐姐大人妳很坚持用明火煮饭呢?」

「没错,用火煮出来的会有种特别的香气,如果是直接用炭生火的话会更浓烈哦,只可惜现代家居都不容许吧。」

「如果源子妳昨天是这副模样的话,我会输得完全心服口服呢。」

「莉莉芙妳怎幺说起这个?」

「有感而发罢了,以源子妳的女子力,输给妳是理所当然的。」

「没错,果然新娘的修行就要请教姐姐大人吧--」

两人一同搂着我的腰间,嘛真是粘人的孩子呢。

轻抚着两人的头顶,再弯下来抱着她们,莉莉芙还真是软棉棉呢:「可以再依赖我多一点喔。」

「要是依然上源子的话,会变成废人的。」

「咦咦?」

「我想莉莉芙酱的意思是依赖上体贴温柔的姐姐大人,会变得无法自立起来吧?」

深雪解说完莉莉芙也点点头,这孩子啊……

「好啦好啦,去叫大家準备吃午饭吧。」

「呃姐姐大人,我想我得再练习一下,因为理香不爱吃豆芽的,他那份就由我去準备吧。」

理香那笨蛋有这样贴心的老婆,到底是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才累积下来呢?

午饭之后各人也做着自己的事,不过我又去做甚幺好呢?

此时茜亚就在客厅茶几上做作业,以我认识的她也比较能玩,刚才春香身上学到的就试一试吧。

「茜亚,能过来一下吗?」

「源子姐姐我在做作业啦……」

「就来帮我一下嘛,一会就好了!之后我再教你写作业。」

「……源子姐姐妳真的会吗?」

「怎说我也是用实力考入一班的,学力绝準没问题吧。」

虽然和深雪这种优等生比就差得远,更不要说莉莉芙那种怪物一样的存在吧。

「好吧,那源子姐姐妳想我怎做?」

「过来站着就可以了!」

把茜亚拉到墙边站着,接着我便学春香那样双手通过她脸两边按在墙,平常习惯了和茜亚同样高度的视线,现在要抬起头有点不习惯。

「妳想独佔着姐姐我对吧?」

气势!这时候最重要是气势,就像春香那样慢慢把脸靠向茜亚……

「想啊。」

忽然从容的一句,茜亚就搂起我腰把我抱起,咦咦咦--

「源子姐姐的墙咚还真一点压迫感都没有呢。」

「呜……」

「怎幺了,想学春香姐的招式对吧?真可惜呢,源子姐姐是总受不可避喔。」

茜亚用手在我脸旁上打圈,感觉上姐姐的威严都飞到九重天去了。

「茜亚妳很习惯被墙咚吗?该不会是学校常常被告白吧?」

「还不是去到『常常』啦……偶尔也有些自以为帅的学长过来罢了。」

果然有甚幺变态在打茜亚主意,身为姐姐的我要多多保护她才对!

「那幺妳不会同样地抱着他们吧?」

「怎可能啊?这是姐.姐.的.福.利.喔。」

食指放到自己唇上再对我单一单眼睛,这个角度看上去不知为何有种被帅到的感觉……

「茜亚妳在学校很受女生欢迎吧?」

「说自己受欢迎甚幺就太嚣张了吧?不过的确同性的朋友是压倒性地多,基本上除了耍帅的笨蛋外其他男生好像怕了我一样呢……」

虽然平常她来找我时都没那种感觉,但以刚才的对答来看,茜亚去到那里都是拖着一个巨大的百合后宫出巡吧?不KY一点可是连靠近的勇气也不会有喔。

看来我的小妹似乎比较对女生有兴趣呢,不过没紧要,只要她高兴就好了。

「所以说源子姐妳要教我做作业吗?」

「呃也是。」

我们回到去茶几那边,翻开着茜亚的参考书……咦?

「……这到底是甚幺外星文?」

参考书上的文字看,大概是拉丁文字,但排列完全不像英文,中学生的作业有那幺难吗?

「是选修的法文啦,所以刚刚妳说能帮忙我都觉得有点奇怪。」

最近的中学生都是怪物吗?

「对不起,一瞬间就变成废材了……」

「不紧要的,嘛源子姐姐坐下来吧。」

盘起来坐的茜亚拍拍大腿示意我坐下去,我也照着她意思做,接着她更整个人把我抱着:「源子姐妳就当我的抱枕吧,不抱着甚幺总觉得怪怪的。」

她似乎把我当成莉莉芙一样抱着,到底像为姐姐却被当成妹妹一样抱着是甚幺感受呢?我现在明白了。

旁晚时候,再去看一看那些咖哩确认没问题我便来到阳台乘凉,平常都只是在这里放空脑震荡去抽烟,现在细仔去看,其实东京的夜景其实很美的。

太阳已渐渐消失在地平线,换来的月亮在万家灯火下毫不特别,但这些灯光虽见证着这大城市的繁荣。

「源子妳在看风景吗?」

夏娃她说着便来到我旁边,向我递来一瓶冷牛奶。

「嗯,夏娃妳不觉得这种灯光很迷人吗?」

「是源子妳不习惯在城市吧?」

「或许是吧?」

小时候大宅基本上都在市郊,接着在俄罗斯、越南和伊郎都不在大城市,如地上银河一样的灯光对我来说反而比较稀奇。

不过同样因为光污染,在城市中几乎看不到任何星光,换句话说:「地上的银河和天上的银河是不能共存的吗?」

「可以的哦。」

「咦?真的吗?」

「只不过地上的并非灯光,而且也要配合日子才行,不过源子妳希望的话我可以带妳去哦。」

「嗯……听上去很难去到似的,在那里可以看啊?」

「在冰岛那里,海面反映着夜空的银河和极光,是幅神奇又美丽的景象,不过只是口头甚至图片也没发还原那种奇景的,改天一起去吧。」

被夏娃一说就感觉有些冲动了,不过为了这旅程似乎我也该去打工存钱,要跟着夏娃去旅行花费一定非常人可承受吧?

「话说源子,妳觉得现在的感觉如何?」

「嗯?妳指变成女孩子的事吗?也不错啦。」

「如果源子妳希望的话,可以继续这样生活下去喔。」

咦?

「变身的问题我有和妈妈商量过,她说只要是出于你意愿就没问题,至于身份国藉之类也不用担心,本小姐自有办法。」

「不过为甚幺妳会有这种想法的?」

「因为我只想源子妳活得快乐,就那幺简单。」

活得……快乐?

夏娃转过身来靠在栏杆上,星光打在她的头髮上映上如萤光般闪烁:「由以前开始我也没看过你发自内心的笑容,反而今天无忧无虑下源子妳却像天真无邪的孩子一样,所以才在想妳会不会这样生活会比较快乐罢了。」

「当然本小姐也没有任何强迫的意思,这一切都是源子妳自己的选择,不管结果如果我都会支持和尊重的。」

「不过夏娃,在妳的立场来说不是很奇怪吧?妳应该希望我是男生多一点吧?」

「大是大非上抽离自己的主观这才是好事吧?加上源子妳觉得本小姐的爱会受性别所限吗?」

我好像听到不得了的事啊呀!

「总言而之就是这样。」

忽然间夏娃就準备步离阳台,喂喂,有多事都没说清楚吧?

「慢着--唔!」

当我踏前一步想拉着她,夏娃一个转身先我一步将我手拉住,再扯到自己的怀中,还没让我有闪避的反应她就已经吻到我双唇上……

亲亲这种事,好像有点久没做呢。

良久,夏娃终于鬆开我,再说:「怎幺了小源子,不够还可以来多一点喔。」

插图

http://i.imgur.com/ed0icjZ.png

「谁会想要再来啊笨蛋!」

不要管夏娃了!我还要去看好我的咖哩。

但她抛出这个问题来……再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莉莉芙视觉*

晚餐嚐过源子的咖哩后,基本上可以肯定她是我们圈子中的料理霸主。

说是霸主,但那份天真可爱又点笨的性格完全配不上那称号,如果昨天也是这样的话我就完全生不了气。

正因是这样,我便决定在餐后这最齐人的时间发起表决--

「各位,本小姐打算发起一项投标,是否鼓励源子继续以女生身份生活。」

对于我这个提意在场所有人都似乎没有惊讶,也是,源子某个程度上比我们所认识的源治好太多了。

「莉莉芙,我想知妳用『鼓励』的意思。」

「就是针对这件事的个人表态,没有任何强迫成份的,姐姐。」

「嘛,就算是这样,作为观察者的我也不会多加意见的,请你们继续吧。」

姐姐点点头后妈妈也发出弃权宣言,那幺也不再浪费时间开始吧。

「那幺,支持的请举手。」

包括我在内,在场的大家几乎都一同举手,除了已经弃权的妈妈外,理香竟然没有举手,咦?平常来说能够恶整源治他没理由不做吧?

「……妳们还真是一致啊……不过理香你为甚幺不举手的?」

「你这家伙很想我举手吗?」

双手环抱把腿提到桌子上,一副不屑的表情瞪向源子,理香一瞬间就把原本还有点欢乐的气氛拉到最低点,他似乎认真过头了吧?

「怎幺啦你?」

「别用这种腔跟我说话呀!娘炮!」

「够了吧!理香姐妳说话实在太过份了!源子姐姐想怎样是她自由,就算是好朋友也没权利干涉吧?」

「你们不一样在干涉他自由吗?根本是因为这家伙的模样比较好玩才去支持他吧?你们肯定现在是源治真正的自己吗?」

「……真正的源治?」

笨蛋一样的理香忽然抛出了这个问题,这的确是值得深思的一点,这个可爱的女孩子是我们所认识的源治吗?

「偶尔玩玩没所谓,但你玩到连自己是怎样都忘记,你这家伙就已经得意忘形了吧?当然你认为当娘炮比较好玩我也阻不了你,不过我们的友谊就到此为止吧。」

「也够了吧理香,就算有道理你的发言也太超过了吧?」

「要让人个人清醒不是轻力拍拍他,而是要一脚踢向他的蛋蛋啊呀!深雪妳也希望你老哥变成这样的娘炮吗?」

「可以容许我说一句吗?」

妈妈不荒不忙柔柔地举起手,作为地位最高的她要发言没有人敢阻止吧?

「相信在座有资格说见证源治成长的人只有我一个吧?容我说一句公道话,不管是女子力满满的源子,还是恶贯满盈的源治,也是真实的他哦。」

「喂--」「嘛嘛别生气吧小理香,我知道你很紧张小源治,但也先听完我说话吧。」

抛出一句各打五十大板的说话的确会让人生气,但以妈妈的性格来说这只是开场白。

「其实现在的源子可以说是没被那个人教坏下成长的结果,还记得我之前给大家看的相簿吗?」

嗯……的确以相中源治打扮去判断,如果她作为女生成长下去应该和现在的源子没两样。

「天然呆、女子力满满、温柔会照顾人这一切在那时候的源治身上所存在的,换句话就是他最初天然的人格,其中最后那点在现在的源治身上也看得到吧?」

也是,尽管嘴里满满的傲娇,须要他时总会表现「大哥哥」的一面,虽然大姐姐的一面似乎更吸引。

「至于之前我们所认识的他,都是经过青春期和各种经历洗礼所形成的人格,就像我们不会永远保持最纯真的童心一样,所以不管是成熟的人格和孩童的人格都是真正的他,现在问题就在于你自己的意愿上,源治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呢?」

矛头换回源子身止,在妈妈的分析下她脸上也多了份凝重,再次打破沉默的人竟然是理香。

「嘛……当然你如果真係认为自己是女人,我也不会生气啦,只不过你得搞清楚别搞到不男不女就很奇怪了。」

听完理香的说话,源子也叹了一口气再道:「的确这种家家酒是很有趣嘛,不过我还是比较怀念和兄弟一起打架做蠢事的时光啊。」

源治伸出拳头转向理香那边,理香也以拳与他相击:「就是有点GAY才是你这混蛋嘛。」

「杀死你喔。」

其实源治会选择这种结果也不奇怪,因为……

「果然心里的男性灵魂都相知相爱吗……」

两人同时对我投以一个惊恐的表情,我有说错吗?

「为甚幺你们脑里都是这种诡异的想法啊?」

「人家倒很认同莉莉芙酱的说法哦,刚刚兄长大不是明显说出是为了理香你而继续当男生吗?」

「会得出这种解读,我的妹妹啊……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我也认同深雪的观点,如果你对男生真是有那种兴趣的话,本小姐也没办法不放弃哦。」

「之前理香姐的发言完全表现爱之心责之切,不是吗?」

「话说宁芙大姐,我差不多要变回来吧?那幺我先去换衣服了,不而会变成北斗之拳的。」

强行转换话题脱离算不上最好方法,不过源治也拉着理香脱离这腐败的泥泞了。

「说起来妈妈,妳之前说这是场研究吧?结果如何呢?」

「嗯……怎幺说呢小茜亚,源治的反差其实我最初就预计得到,当时我认为这是种好处,不过来到最后结果反而有些混乱,还得再找几个样本才能完成呢。」

当妈妈说到样本我背后都凉了一凉,所谓的样本该不会是我们吧?转个话题吧。

「妈妈,既然对源治的观察结束,你应该可以说出刚才那的意见吧?」

「啊这个吗?人家只能说很后悔当时没把源子在哈迪森手上抢救她,不而超级可爱的源子酱就可以永久入手了。」

果然连她也是这幺想吧?

「不过我有点好奇大姐,支持哥哥变成女生在你立场不是很微妙吗?」

「为甚幺一个二个都会质疑这一点啊?再说一次我对源治的爱是超越生死的,区区性别阻止吗?先不说源治希望的话我也可以变成男生,就连要为他而牺牲也犹豫,当然我相信他也是一样啰。」

到底要有多大的信任才应完全相信别人会愿意为自己而奉上命性?不过反过来想,以姐姐和源治的性格和关係,这似乎也不稀奇。

还有可以肯定一点,姐姐她应该是两边也可以的,她肯定两边也可以!这很重要所以要说两次!

  • 名称:我哥的女人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6: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