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瓶梅 杨思敏超清在线观看

真的很抱歉那幺迟才发新一回,前阵子因为硬碟坏了,已进入校对的原九十九章已经化成飞灰,要重新打一章出来真不容易呢。

  *

我完全没法理解我会进到八强,我身边也不缺那些比我长得好看的家伙吧,事与愿违到一个地步真让我觉得邪门。

回到来后台,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阿薰和娘炮脸两人。

「恭喜你哦源治君!」

「恭喜你个头啊,你都知我是甚幺取态的,我完全不能理解为甚幺我会中禁啊……」

两人没有回答我自言自语,反倒对视了一下,娘炮脸就开口:「当时人有知的权利吧?」

「甚幺?和你们有关的?」

「简接上也是吧?其实这几天我和爱德华也在源治君你背后散布一些正面的流言,多多少少会有正面作用吧?」

「之前你帮助有栖川小姐时候好像有人拍到影片放了上学校的讨论区,嘛这算是好心有好报吧?」

「毕竟我可不想朋友受着并非事实的污名啊……」

shit!

「阿薰我知你出心是好的,但你们知道我的坏形象是故意做出来的吗?」

两有脸上都带着一点不解看着我沉默了片刻,接着娘炮脸也开口:「为甚幺?」

「你们不会知道,恶名的好处就是能露个脸就能吓退一些喽啰,某程度上是和平解决了一些问题,当然也有可能招来打架高手来挑战,   恶名昭彰对我而言有益无害啊,反而很合乎我的兴趣须求。」

「这听起来不就满满的DQN系中二病吗?只不过是在耍黑装帅罢了。」

「娘炮脸你知道自己用词的意思吗?装帅甚幺从来都不是我考虑,只不过我要对外做一个恶鬼的形象,那很多事情都可以不用动手就解决了,何乐而不为呢?」

「但像之前救有栖川小姐时还不一样要动手吗?」

「反过来问你,你觉得对那班白痴说道理会有用吧?他们不是甚幺恶魔你露点圣光就会退散,有一点我跟莉莉芙也会常常说的就是必要之恶,要做好人就要比坏人更有实力,没实力的正义只是伪善,何况就算做多正确的事也得有人做黑脸,当然我很多时的出发点只是为了打架啦,才没甚幺大仁大义在里面。」

「可是不顾形象的行动会影响女孩子对你的观感,这样也没关係吗?」

比起娘炮脸那种白痴一样的正义说教,阿薰的问题才一针见血啊……的确这对我来说是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人生免不了须要取捨,为了和强大的对手战斗,女人的事就放在一边吧。」

「总结而言,源治君你行为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男生,而捨弃与女生的交流对吧?」

「阿薰!我知道你在说甚幺的,别歪曲到那种意思上好吗?」

「呃……你们在说甚幺?」

「不要嚐试去知道,好奇心害死的不止猫,还会狠狠肛你一下。」

「……看来源治君你有些不太好的经历呢。」

「yep,我很后悔没听理香的劝告,如果有时光机我肯定会回去看到那些东西之前,再一拳打晕自己。」

为甚幺我要好奇知道甚幺鬼是攻受……到底我的妹妹在看多可怕的东西啊呀--

「呃,说起来林同学你有搭挡了吗?」

「嗯?甚幺搭挡?」

「源治君应该不知道吧?八强赛要两人一组进行表演哦。」

「是吗……但你们已经约好一组了吧?」

「嗯,毕竟事前就已经连要表演甚幺也约好了呢,抱歉源治君。」

说话时两人对望的眼光有点奇怪,但似乎没有我能插手多管闲事的空间,算了吧。

「放心吧,我会自己想办法的了。」

应该不是每个人也有胜利预定一样约好了吧?不过又该去找谁呢?

他们两人离开后身后忽然有人用手指刺一刺我腰,转头过去是尾崎他。

「那个……林同学,可以和我一组吗?」

「好啊。」

「咦?」

「有甚幺好奇吗?」

「不,没有事,想不到林同学回答得那幺快罢了。」

「反正有熟人作伴也比较好吧?话说阿薰好像说要表演甚幺,尾崎你有甚幺想法吗?」

「唱歌的话林同学你怎想?」

「好啊,那先来夹一夹吧!」

拿出电话开了首我耳熟能长的饶舌:「Fuck   the   police!Comin’straight   from   the   underground

!Young   nigga   got   it   bad   cause   I’m   brown!」

「呃,英语的话稍稍有点苦手呢……」

啊也是,尾崎身为一年四班的人,怎看也不像会努力学习那一类吧?

「那不如由你来挑歌好了,日文的话我多多少少也能跟得上吧?」

尾崎也拿出自己的电话播放着一首听上去很有旧时代感觉的歌,节奏也十分之慢啊……

唱了一段之后尾崎也停了下来,脸上少有的兴奋:「林同学你觉得怎样?」

「呃……不是不可以,但为甚幺歌词里有那幺多自称是女人的?」

「因为原曲是女性向的曲目,毕竟是演歌中一个很大的题材啊……不可以吗?」

「也不是不行啦,总而言之先去报名吧--」

两个大男人上台唱这种超有女人味的演歌,我已经有预了被人当小丑了……

和尾崎走去体育馆进的办事处那,我好像又看到我参赛时那位学姐,她似乎也认得我向我们挥手:「yo!小壮,恭喜你哦,我的眼光果然没错吧?」

「怎幺也好啦……还有你刚才叫我做甚幺?」

「小壮啰,这个名字总比红毛怪好听吧?不喜欢吗?」

「也不是不喜欢啦……」

「呵呵,原来是草食系吗?这样的反差也很可爱哦,完全是我的菜呢。」

学姐笑咪咪地看着我,语气又那幺挑逗,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色情学姐吗?

说实话她的颜值也很高,好色系姐姐也是我兴趣之一啊……

「喂,学弟你别对着绘里香傻笑啦,她平常都那幺喜爱调戏后辈的。」

忽然她身后一位短髮戴着眼镜的女生一说,学姐就从后抱着那女生:「别这样说嘛花酱,你不觉得小壮很可爱吗?」

「身为有男朋友的人这样说真的没问题吗?」

「有甚幺关係,反正传闻都是真的嘛。」

我头脑也稍稍清醒了一下,果然这些机会不是属于我的,不过看到这种疑似百合的场景也无妨啦。

倒是我有点在意,她口中的传闻是甚幺?

「啊说回正题了,小壮你是要和这位男生一组对吧?那幺表演项目是甚幺呢?」

「是唱歌。」

尾崎带着冰冷的词气踏前了一步,虽然他对着陌生人似乎都很冷淡,但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是吗?那幺谁要当女生呢?」

「「甚幺?」」

「啊你们一年级或许不知道,虽然分拆了但这次都会维持着女子选拔的传统,八强队伍一男一女装进行表演哦。」

「学姐你肯定我们不是去搞笑?」

女生那边扮男人的话也不会太过有喜剧感,但男人选美还要搞女装,除了滑稽搞笑外我完全想不通为甚幺要这样做。

「嗯……小壮扮的话的确会变成喜剧呢,倒是尾崎真治你高挑纤细皮肤又好,反倒应该没问题吧?」

「就让我来吧,林同学也不会想做对吧?」

「啊,嗯也是啦,抱歉。」

「没关係,这种事就由我来帮林同学你吧。」

「嗯……虽然和传闻不太一样,不过就结果而言也没太大差别呢。」

「学姐,到底你口中的传闻是甚幺鬼?」

她带着坏心眼一般的笑容看着我片刻,再报以一个灿烂的笑容:「谁知道呢?」

再笨也知道到底是甚幺传闻了……到底为甚幺深雪那幺爱传我是基的啦!

「那幺文件上的事人家会帮你们搞定啦,快点去準备吧。」

完成手续后,我们得考虑一个问题,那里找女人衣服给尾崎,就算他真是有那种兴趣也不会把工具带回学校吧?

不过会不会有一个人能帮得上忙呢?虽然明知是一场魔鬼交易……

用电话先联络魔鬼确认位置,再带尾崎走到化妆室,那只魔鬼正在帮山田整理头髮。

「啊啦兄长大人,请问到底有甚幺要帮忙呢?」

这只把我性向扭曲的魔鬼正是深雪她,除了她应该没有别个能靠得住了。

「尾崎接下来要表演甚幺演歌,他要装成女人,深雪你有办法吗?」

「演歌的话就要和服对吧?放心没问题,人家有认识的人有很多哦,还有兄长大人也须要一套男装对吧?」

「嗯,是这样没错,而且化妆甚幺麻烦妳了。」

「深雪小姐,都是去『那里』没错吧?」

「是哦,不如兄长大人和山田酱一起过去拿吧,人家就留在这里帮尾崎同学化妆。」

「这个我一个人去就好了,源治大概不会喜欢那里吧?」

「那幺太麻烦山田你了,我们一起去吧。」

「相信我吧源治!你真的会很讨厌那里,这件事就交给我好了!」

「听上去很危险似的我更加没理由放着你一个不管吧?」

「那个……我相信以现在的打扮在那里很安全的,会有危险反倒会是源治你,所以放心吧!」

就像山田一向爱屈起手露出雪白幼细的二头肌、一副「都交给我吧」的样子,都拒绝到这一步就让他去吧,是山田的话我倒很相信他一切都是为我好的。

话说她现穿着轻飘飘的白色洋装,加上低双马尾和草帽,和她真是十分合衬,她应该会当上冠军的吧?虽然有被当成基佬的风险,不过这种事拜託深雪就没错了。

「那幺我去买些慰劳品回来,待会见。」

接着我就去了餐厅买了些小吃和饮品回去,或许我走得快山田还没有回来,而尾崎的脸也只变成一片白色。

「兄长大人刚才看着山田酱入迷了吗?」

「或许吧,那家伙真认为有人会信他是男生吗?」

「人家直觉倒觉得山田酱是男生哦,所以兄长大人呵呵--」

「bullshit!不过不得不佩服深雪妳的化妆打扮技巧,你以后就算做职业也没问题吧?」

「言重了兄长大人,只不过日积月累的成果罢了,女孩子每天也为要变得更漂亮而努力哦。」

「但我有点好奇,像妳啊莉莉芙她们样子都已经那幺漂亮了,还有必要每天也化妆吗?」

在我而言她们化妆与否的分别也只不过有没有眼线甚幺罢了,又不是那种妆前妆后两个人的女人。

「每个女生都会希望自己变得更可爱漂亮吧?尤其是有了想被他称讚的对象……就像理香那样……」

「说得那幺小声我也是听到的哦,深雪。」

「嘻,但是兄长大人你不要告诉给本人听哦,人家希望的是那个人由心而发的讚美呢。」

她停了手用食指放到唇上再对我单一单眼,理香那家伙有我这个可爱的妹妹当老婆真是应该死一百次呢。

「我回来了--」

说着山田她也回到来了,抱着一大包东西的他我也马上帮他接过来,再将东西放到桌上,顺便把绿茶递到她手上。

「谢谢哦。」

这时我看到这包东西外还绑着一枝特别长的东西,拆来看看吧--

「Wow!Katana!」

拔出来看看,没有开锋的,看上去应该是把模型来的吧?

「听说这好像是甚幺作品角色的衣服,她们听到是源治和尾崎同学要借就马上借来了。」

我大概知道山田刚才说的风险是甚幺,他借衣服的地方应该有很多怪人存在吧?

「不过我有个问题,这东西该怎穿的?」

小时候在日本也没穿过这类衣服,更何况手上这件男装似乎不太正常……

「嗯?你们有甚幺难题吗?源治君。」

忽然间有两个穿得像文艺复兴的人过来,其中娘炮脸只是把头髮整成捲毛我还认得,但这个女的是谁?

「ar……who   are   you?」

「居然不认得我吗……我是阿薰啊!」

「咦?wow!怎可能认得你甜心,要去演歌剧甚幺吗?」

就算知道他的真实性别,但看惯了平时男装的样子真是完全认不出来,不单是声线柔和了,戴上像巧克力捲一样的假髮看起来真的像欧洲贵族一样,和日常那个时尚美少年的印象差太远了。

「我和爱德华一会会做一段罗密欧与茱丽叶哦,对呢刚才看到源治君你好像有麻烦,是甚幺事吗?」

「没,只不过不太会穿这玩意罢了。」

「是和服吗?嗯,让我来帮你吧。」

「慢着阿薰!」

「嗯怎幺了爱德华?」

「呃……那个……阿薰你穿到这样也不方便吧?让我来帮林同学手吧。」

「娘炮脸你?」

「嗯是的?林同学你有甚幺疑惑吗?」

「You   know   man!this   look   like   ar……the   nigger   samurai,redneck   kung   fu   master,panhead   cowboy,you   know   what   i   mean.」

「你真是很种族歧视啊,我都说我是日本土生土长的了,还有你用那个N字的词彙没问题吗?」

「你说nigger?我自己也是,黑人间就会互相叫对方nigger啦。」

「不不不,你肯定是个亚洲人,你用会被人打的。」

「看起来我的确像个纯种亚洲人,但我的确有黑人的血统,虽然只是残留在我某个部位。」

「在那里?」

「my   dick.」

「……这个笑话不好笑。」

「因为你这个人一点幽默感也没有吧。」

一向很少说话的尾崎一开口就针对着娘炮脸,听到之后娘炮脸也环抱双手道:「总比一些自以为懂幽默的自闭好啊。」

「你说甚幺?」

气氛忽然之间就火热起来,尾崎一起身阿薰就上前拦着他,他再对我打眼色示意,也是,他们打起来我身份很奇怪,不帮尾崎又不是。

「喂娘炮脸,你不是要帮我换衣服吗?过来吧?」

强行拉走娘炮脸去更衣室,他终于也变得正常了,呼……

将衣服交给他看,他似乎也有点搞不懂:「搞不定吗?」

「嗯两边也不太平衡但看起来也不是剪裁失败,大概穿起来要露出半边身吧?之后再绑好腰带就行了。」

「直接进来帮我披上去不是更快吗?大家也是男人也没甚幺好怕吧?」

刚才不让阿薰来是因为知道他是女人吧?

「呃……林同学你应该多少也知道自己那些传闻吧?我们一起进同一个更衣室又会有新的诡异传闻了,等你披好上衣后出来我再帮你绑好吗?」

「fuck!」

本来也不觉得他是个靠得住的家伙,算了我也没笨到一件衫也搞不定。

有了露出半身的概念穿起来也很容易,腰带甚幺也随便吧。

「话说娘炮脸,你跟尾崎好像很多恩怨似的?发生过甚幺事?」

「可以别提那个人渣吗?」

以我认识的尾崎和理香的评价,他也肯定不是个坏人,一定情度上我也觉得是娘炮脸的问题啦,就像之前也是他无事生非来挑战我在先的。

搞定了我也拉开布帘,他也看了我一眼:「哦?已经穿好了吗?」

「嗯,回去吧。」

总觉得这家伙不可能成为朋友,不过看在阿薰的脸上我也别做得太过份好了。

回去之后深雪就说尾崎自己一个去穿和服就好了,好像说他平常他也有穿这类衣服的习惯……

「而深雪你不觉得有那里怪怪吗?一个高中生会常常穿和服……」

「以人家所知,一些比较传统的家庭里男生也会穿浴衣的,男和女的差异也只在腰带的绑法罢了,所以也不奇怪啊,何况尾崎同学似乎都是那种很传统日式家庭的大少爷。」

「他是大少爷?」

「是啊,真治他的话是位少爷呢,他的家里还是那种传统日本大宅哦。」

「东京还会有这种地方吗?」

「稍稍住远一点就有啦源治君。」

我倒不认为阿薰在说笑,但如果尾崎真是和他们两个一起长大的话,住那种地方的确不奇怪嘛。

之后好像差不多到他两个人去上台,所以先走一步,良久公主大人也回到来了--

「久等了。」

一身黑色浴衣配上马尾的尾崎有一种秀丽成熟女性的感觉,完全没有那天在屋顶时的违和感,不开口完全跟女人没两样,深雪的化妆技巧到底有多出神入化?

这时深雪以手肘轻轻撞我的腰间,干甚幺?

「尾崎同学都为你努力到这个地步,兄长大人却不想说甚幺吗?」

「对着一个男人该说甚幺啊?难道讚他可爱吗?」

小小声对山田和深雪说,两人倒只罢了一副无奈的表情,嗯……为了自身安全取个中间点吧。

「干得不错呢,尾崎。」

他似乎倒很高兴的笑了一笑再点头示意……怎说他也是我朋友啦,不可以用奇怪眼光看他的。

「那幺去后台等吧,走啰。」

「咦?源治你漏了这把刀哦!」

「那种玩具就算了吧,啊还有山田忘了恭喜你,要去赢冠军哦--!」

赶时间没有看清楚山田的表情,我就和尾崎去到后台那边看阿薰他们表演。

「罗密欧,为甚幺你是罗密欧?」

看到站在高台上的阿薰情深的读出这段对白,活像真是朱丽叶一样,这样看来阿薰似乎有这方面天份呢。

倒是娘炮脸还是一贯的生硬没趣,但还是赢得台下那些女生尖叫,真不公平啊。

「尾崎,你应该一早知阿薰是女人对吧?」

「嗯,怎可能不知道呢,不得不说她真是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可是扮成平常那副样子我不乐见呢。」

「是吗……而且你似乎和娘炮脸有很多恩怨呢,但以阿薰的个性居然不去调解你们?」

「林同学你误会了,薰他只是调解到累罢了,一切都只能说一言难尽,我知道你很想帮忙,但这份好意我只能心领了。」

「既然你说到这个地步我也不该多事了,不过要我帮忙就开口吧,我们是兄弟会的一员呢。」

浅浅一笑回应我后,我们也继续看阿薰他们的演出,倒是由刚才开始后面就有两个人用不知甚幺大呼小叫甚幺娘炮基佬,WTF?

「尾崎,你听到后面那两个家伙在说甚幺吗?」

「不要管他们继续吧,小喽啰罢了。」

「别把我当成白痴,我是听得到他们在说甚幺的。」

「反正穿成这模样我都预计到了,但我不介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林同学,这个场合打起来会很麻烦的。」

或许尾崎比较怕事,但我不会忍耐这种垃圾的。

转头过去两根瘦得像火柴的死娘炮还是嬉皮笑脸,来得正好,刚好想找地方发洩一下今天总被人当同性恋的怒火啊呀--

「喂,那边没蛋蛋的家伙,要说人坏话就大声一点吧?怕被我们听到吗?」

「谁会怕你们这种娘炮基佬啊,有本事过来啊!」

听到这种好像踏到他尾巴的说话,尾崎正想上前我就伸手拦着他:「这种小朋友我一个就够了,你穿到这样也不方便打架吧?」

「林同学你认为我会放着朋友不管就手旁观吗?」

「到我有危险你再插手吧,但我觉得机会不太大。」

开步向着娘炮二人组前行:「这种垃圾我一个人一只手就够解决了。」

「可别小看我们两个啊……」

那两个人忽然转身在后的拿了甚幺……是金属球棒?

「身为中学部的棒球新星,我们的臂力可不是说笑的。」

「要道歉就快一点了,红毛基佬,本少爷还可以稍稍整你一下就当没事发生过哦。」

「呼--拿着武器就别想断一两根肋骨就了事啊,过来吧。」

连装腔作势也只得到我这种答案,两人就像失去理智似的向我冲来,不过后台没多阔不容他们拿着球棒一同进攻,一前一后对我来说太有利了。

无论吹嘘得多兇,他们的经验明显不足,前面这个单手拿着球棒向我横挥过来,不过我比他动作更快来到只有半步之遥。

在他挥过来时我左手抓着他前臂止住他攻击,同时我右边身已经弯下来,右拳用力对他下巴来记上勾拳--

对喽啰一击制敌一向都是我强项,何况一对多还要对方有武器我也得用点禁手,这一拳打中他口里已经喷出一道血花,毕竟由下而上击中下巴再强硬的人都多少有脑震荡,在他向侧边倒下时我看到后面那个似乎有点吃惊,我不会错失任何机会的。

一手抽着眼前这家伙的衣领和裤头,将他整个人抬起来往那家伙扔过去,两人就像风滚草一样滚到舞台出面--

当然台上突然出现两团人肉风滚草台下自然一片哗然,但就算现在收手那两个发狂的家伙也不会停下来吧。

「林同学你真是……」

「所以我说好好在旁边看好了。」

一步一步向台上走,只见那两个白痴连站也站不起来,只是在地上爬爬走,似乎想拾回武器。

「源治君!到底发生甚幺事?」

「抱歉阻碍到阿薰你们的演出,不过刚好这两条小娘炮须要来点教训罢了。」

似乎他们已经回复过来,之前被抛出去那家伙拾起球棒向着我胡乱挥舞,无套路的棍花让我很难接近他,如果是木的话我还能硬吃一下干过去,但金属的话就不能乱来。

终于他似乎累了一样没再乱挥,双手举高球棒想单劈下来,我等了这种大动作很久了--

侧身避过挥棍,我双手抓着他肩膀把自己拉过去,膝盖往他肋骨一撞!

接连吃了我两记针对弱点的攻击,就算职业军人也不见得能继续站起来,更何况只是瘦小的小屁孩?

突然一阵剧烈的痛觉由我肋骨伤处传来,异常刺激的痛楚让我一时之间整个人脱力跪下来,这小子居然在倒下之前用肘击阴了我一下,畜生!

「林同学!小心你的两点钟方向啊--!」

听到尾崎清晰的提示,我立即看向那方向,另外一个家伙已经準备好向我横斩过来,避得到的!

弯身向后,我眼角还是瞄到那球棒往我飞来--「乓!」

……

眼前的画面有些接不上,再张开眼时除了木质的地板我还看到台下乱成一团,眼睛还好像有甚幺液体渗进来……但这不是该休息的时候。

还好我还能忍到肋骨的痛楚爬起来,再拿起身边那枝球棒,那幺爱玩武器我就跟你玩玩吧。

张望一下搜寻目标,只见尾崎对着那家伙来了记飞踢,倒下来就正好啊。

「林同学!你没事吗?」

我拍拍走过来的尾崎他肩作回答,那拖着球棒一步一步走过去,不知是不是听到球棒和地板碰撞磨擦的噹噹声,那死小鬼完全没了刚才的气焰,双腿软摊一脸惊恐看着我。

「喂喂喂!不不要玩了,用这个打人真的会出人命的!最多我把钱都给你,放过我吧--」

「我吃了一棒还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人才不会那幺容易就死掉啊……更何况……」

「你居然会觉得我会让你痛快死掉那幺便宜你?」

举棒同时这家伙裤裆湿作一片,还大声叫妈妈,刚才不是很有气势的吗?

在我挥下去的瞬间,一只粗犷有力的手出现握着我的手腕,力量之大连我也没法挣开,我倒不对这只手陌生啊。

「够了林,放下它吧。」

「别开玩笑了金王,放过这种随随便便侮辱我朋友的家伙,不就告诉所有人我们也很好欺负吗?」

「我说够了!林。」

金王的说话就像有魔力一样,不知为何我轻个人也软下来,隐约好像听见尾崎还有阿薰也有跑过来……

虽然意识不太清醒,但我还大概知道自己做过甚幺,好像被带去保健室稍稍包扎后就抛到来辅导室里关禁闭,没有人来麻烦我也正好嘛,我也想休息一会了……

「噹!」

突然有甚幺金属用力放到桌上把我吵醒了,向前一瞄居然是罐可乐?

「喂林,你身上有烟吧?给我来一根吧。」

不知是不是我被敲傻了有幻觉,金王不单是请我喝可乐还要问我拿烟,不是有幻觉就肯定有大事啊。

「就算想没收也找个好理由吧,你害我意为有幻觉了。」

「谁跟你开玩笑,门又锁了也有窗帘,来嘛。」

虽然还是有点可疑,不过身上的烟好像也不多,被他收掉也不太大损失吧?

拿出打火机和烟盒,刚好只有两根,我自己点好之后就交给金王。

初头我还意为他在耍我,怎知道真的吸起上来,总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啊……

这罐可乐真的没下药吗?

「情况我已经在尾崎啊远山他们口中听过了,这种事如果我年轻十年的话,处理方法也不会跟你们差太远啦。」

刚好喝进口的可乐我也啧出来了--

「喂!别把地方弄髒啊呀!」

「抱抱歉!只不过金王你的举动奇怪到我认为自己是不是死了。」

「嗯?有甚幺奇怪?」

「我搞到事情那幺大,你却一脸没有大不了的态度对着我,你肯定这不够奇怪?」

「原来你也有自觉的啊……也不是没有后果啦,不过这次你这小子走运了。」

我干掉了个通缉犯吗?

「如果刚才你没听我说敲下去事情就不同了,想起来你这小子也得请我吃饭啊。」

「够了别说废话,你把我脑筋都打结了,到底是甚幺事?」

「简单来说故事被当成那两个小鬼拿武器主动向你攻击,不过刚好不够你打罢了。」

「虽然是事实但这样鬼扯的故事有人信吗?」

. 「那就要多得那两个小鬼平常也素行不良啊,所以我才说你走运,那两个死小孩都不是第一次的了,你也知道学校里有很多仗着自己家势或者才华任意妄为的家伙吧?他们就是其中一份子,只不过他们搞的事已经有点超过,这次借你手送了他们去警察局,所以学校方面对你的处罚也减轻了很多。」

听完之后我也放鬆得多了,就算有心理準备受罚那也是件麻烦的事嘛。

「当然,还有我欣赏你对朋友的情义啦,不过如果你脑袋正常的话,在他们拿出金属球棒是你就应该停手了吧?」

「你居然会觉得我脑袋正常?还有事实不是证明我能赢吗?」

「果然这种气盛只在年轻时才有啦,我已经老了,那幺记得把悔过书交给我哦。」

「知道了……」「鸣海老师,我们能进来吗?」

「糟糕!」

门外突然传来莉莉芙的声音,还拿着烟的金王就变得不知所揩,真蠢啊。

「喂金王。」

我叫他同时把手上的烟屁股塞到可乐罐里,他也马上跟着我一起做。

「林,记得不要罢出一副没有事发生的样子啊!」

「呃?那家伙不是和你们一伙的吗?」

「照我说话做就对了,你不想抄书吧?」

反正对我来说没甚幺害,我也别管太多好了。

接着金王也开门让莉莉芙进来,倒是门外还有一个我想不到的人在--

「山田你不是还有比赛的吗?」

「笨蛋!这种事会比你更重要吗?」

「学生会长,林同学已经可以走了,好好看着他吧。」

金王装起一副老师的样子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之后我就和那两个女生一起回到走廊。

「刚才在台下看到源治你的头被打了一下,你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山田似乎真的很关心我嘛,就玩一玩吧。

放软膝盖跪在地上,山田马上过来扶着我:「喂!源治!支持住啊!莉莉芙小姐,可以帮忙去叫救护车吗?」

「我骗你的。」

看着山田由紧张变到想哭,然后到生气的表情真有兴趣,当然小不了被她打一下了。

「这种时候你还开这种玩笑!」

也是,好处稍稍过份了呢。

一手放到他头上摸一摸,快点消气吧:「我知道你关心我,放心吧我没事,人才不会那幺容易死掉的。」

「就是你把这句说话当成座右铭才更令人担心啊。」

「源治,你就不能再成熟一点吗?为甚幺本小姐会多了个弟弟似的?」

嘛,又到说教时间了。

「我今天没吵架的心情,能改天再说吗?」

「不行,明明你就有足够的成熟和智力去处理事情,为甚幺总要在最糟糕的时候用最糟糕的手段?」

「我不认为有多糟糕,还有你能容忍别人侮辱你朋友而视而不见吗?或者过去跟猩猩说道理?你真是和平与爱啊。」

「你刚才说每一句说话都是错误,沉下当刻的气之后在合适的时间你也有报复的机会,只要你之后来找我我也不见得不会帮你,但你刚才的行为声称要帮尾崎真治,结果就破坏了远山薰他们的演出,而这件事绝对可以避免的。」

「我不像你那幺『理性』好吗?别人都踏在你头上,你还会说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吗?」

「说到现在你也没意会到自己幼稚之处,说到底你出发点都不单纯为朋友不值而出手,只不过是想告诉别人我不是懦夫,而结果只是表现给人看你只是个不理后果的莽夫,这些行为动机都只应该出现在青春期开始的中、小学生身上,而你应该在这种心态毕业了。」

才不是这样啊……

「那个莉莉芙小姐,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源治我们去找地方吃饭啰,好吗?」

山田似乎意会到我不想再吵下去也将我们分开,嘛正合我意嘛。

「啊雅克,稍后的成绩发布会你们也要来哦。」

「嗯是的,那幺一会再见莉莉芙小姐--」

呼,耳朵终于清静了。

「山田,刚才她说那个是甚幺鬼?」

「不就是公布各班级的营运成绩和颁奖典礼吗?源治你也想知由你主导下我们班会得到甚幺成绩吧?」

「没有,最初我也只不过想要打工罢了,现在顶多还不是去让理香酸。」

「哦?源治你就那幺没信心吗?虽然赤城同学他们也很利害就是了。」

「别说这个了,快找个地方吃饭吧--」

  • 名称:新金瓶梅 杨思敏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6: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