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迷墙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昨晚在莉莉芙家过夜,一如平常我在客厅沙发和狗狗们一起睡,今天似乎不是我最早起来。

刚刚醒来我就被一阵香气引导来到餐桌,初初还意为是莉莉芙在煮早餐,但看清楚原来是宁芙大姐。

「啊啦小源治真早,快来坐下吃早餐!」

拉开椅子坐下来,大姐就把一份牛奶蛋培根早餐放到我面前,最少看卖相和香味还没甚甚问题。

「我没印象大姐你会煮饭啊?」

「这几年来大家也改变了不少嘛,我不止学会烹饪,连开车也变得利害哦!」

换别人倒没甚幺反应,她宁芙大姐说进步的确很明显。

以前他开车跟夏娃没两样……不对,应该说夏娃的烂技术就是在大姐身上遗传下来的,有她这个先例,我可以期待一下夏娃驾驶技术会进步吧?

这份早餐倒没甚幺问题,只是各方面都煮太久,问题是大姐一直站在我旁边咪咪笑,没有一丝意慾去碰另一份放在桌上的早餐……有古怪。

「来,小源治不喝一口牛奶吗?」

大姐轻轻将面前的那杯牛奶推过来,肯定是落了药!

一手抢过旁那一杯:「我喝过杯就好了。」

「不要小源治--」

那担心的表情肯定是有问题吧?这种陷阱就想干掉我?当我脑袋和理香同级吗?

一口气喝完,忽然大姐表情由害怕变成一幅狰狞的笑容,慢住……

「该不会这杯才下了药吧?」

「答对了小源治,有听过甚幺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吗?」

「妳到底下了甚幺……」

不行……意识好……模……

*

「啊!」

忽然间回过神来,周围的环境也和失去意识前一样,我就像打盖睡一样意识稍稍断了半刻。

「到底大姐妳对我做了……啊?」

声音变得很奇怪,完全是变成一把柔和的女声,眼前的大姐就打开镜盒给我:「小源治你喜欢新造型吗?」

镜中的是一个红色长头髮的女生,感觉上就是一个长髮而兇了一点的春香,这到底是?

「还记得上星期小芙那变身魔法吗?这是现代实用化的改良版哦。」

「妳有甚幺目的要把我变成女人啊……要玩换衣服游戏这个家不缺女生吧?」

「因为我想小源治你帮个忙做研究嘛,到底一个人会不会因短期生理因素而改变性格和行为模式呢?因为我认识中性格可能有强烈反差的只有你,现在小源治你身体是百份百的女生哦,时间长的话是可以经历生理期,当然也可怀孕啰,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去试试『作为女人的幸福』哦。」

「……这个就免了,还有大姐妳不能做些更有意义的研究吗?比如说医爱滋病药之类。」

「那些东西一早就有了,不,应该说医学界一早就研究到,只不过能不能用在平民身上是另一回事,背后的阴谋你懂的。」

嗯……如果医好了你我的收入就会减少,倒不如长期吊着你的命去赚钱,这倒很易懂嘛。

「当然我不会要你白白帮忙,三十万的报酬觉得怎样?内容就做回自己日常作息就好了,当然去厕所之类的私隐时间我不会干涉啰。」

权衡一下利害,虽然被监视着感觉会很奇怪,但只是打工一天就有这薪水实在太吸引人了!

「反正我不答应大姐妳都不会给我解药吧?不过我还有个条件,完成之后要无条例供应一些魔法药给我。」

「咦咦?那幺快就喜欢上当女生吗?」

「不是这种理由啦,只不过觉得日后有工作可能会用得上,所以才要一点作预备。」

「嗯,这样的话要做一些调整吗?现在的身体质素我只预作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战斗的话未来适应到哦。」

「那幺先试一试吧--」

起来到墙边用力一拳打上去--好痛!

如果是平常的身体我一定能忍受到的!但现在痛得连眼泪都飞出来了!

「这副身体太纤细了吧?不能坚硬一点吗?」

「你总不会想变成女猩猩吧?嘛顶多也是增强一点肌肉和降低敏感度罢了……不过对女孩子来说降低敏感度真的好吗?」

先不要管她开黄腔好了,我要引导话题维持在认真的轨道上。

「……这幺一说,其实可以用这种药做成超人吧?」

「理论上没错,不过如果要特化某方面的能力通常都会放弃以人类作基础,比如你也听过古代的巫师变成动物的事吧?与其变得一个跑得最快的人,为何不变成猎豹呢?」

「但智能方面也可以做出最聪明的人吧?」

「都是在理论层罢了,调整肌肉啊之类其实十分简单,但要调整脑袋任何功能也是极之困难的,而且这也牵涉一样禁忌--量产魔法师。」

「正常情况下当然我们正统学派都会迴避这种问题,但这个星球上肯定有人在做这种实验,但我们也耐不何啊……」

嘛在实用上的确应向那方向研究,但虽被道德所束缚,这就是「主流学派」的悲哀吗?

「别总是说沉重的话题了,来继续吃早餐吧!」

「你没再下奇怪的东西吧?」

「怎会呢?哈哈哈……」

一点也不放心啊,如果他在另一杯下了奇怪的药令我长出鸡鸡甚幺,我会很困扰啊。

「没办法了,就由我出马做早餐吧!」

「呜--源子大人肯出手实在太好了。」

「源子?」

「以妳现在的模样叫源治会很奇怪吧?」

嗯嗯……没错,源子这个名子听上去也不错。

「好吧!这个名子也不错。」

接着便是女人的战场--厨房了!

当我煮得七七八八时,外面也开始吵杂起来,应该都起床了吧?

「喂--有早餐吃啰!」

拿着一碟又一碟的炒蛋培根放到餐桌上,但他们都只对我投以个奇怪的眼光,嗯?我脸上有甚幺吗?

「你们一定很奇怪,让我来解释一下吧--」

在宁芙大姐解释后他们马上就理解状况,毕竟都是魔法世界侧的人嘛。

「第一次觉得妈妈的研究是实用的……话说源子,你的打扮不觉得有问题吗?」

被莉莉芙一说的确也是,或许这身体比我原来娇小得多,合身的睡衣都变成露膀连身裙了。

「我是有準备衣服给源子的,就在那边。」

大姐一指最近的茜亚也拿起纸袋翻出一套新的衣服出来,是黑色的T-shirt和黑色牛仔裤,感觉很普通嘛……

「妈妈,这样的衣服不点也不合源子姐姐的风格吧?」

「我还意为源子会喜欢这类型呢,那幺就交给你们吧。」

大姐说完之后深雪便绕到我背后推着我:「来吧姐姐大人。」

「喂喂,可是早餐凉了就不好吃啊!」

「那一点都不重要,女人时时刻刻都要保持漂亮,源子妳睡眠不足的黑眼圈都出来了!」

「咦咦?真的吗?」

就这样我被推去夏娃的房间之中,接着茜亚就似乎在帮我测量身体,夏娃就翻着衣柜把一套套衣服放到床上,最后深雪还有莉莉芙就拿着化妆箱和一堆衣服进来,感觉我已经变成一个娃娃一样啊……

「嗯……应该大姐、深雪姐和我的衣服都穿得下,只不过我顶多能借出裙子啊……」

回望茜亚她只用怨恨的眼光瞪着我胸部,这个场合还是别出声比较好。

「不过内衣方便的确是问题啊,虽然身高接近,但源子没有我那幺大吗?」

就像夏娃所说,论大小虽然和莉莉芙接近,不过她本身身材也太小只我应该穿不下,茜亚就不用说了,而深雪似乎也没好多少……

「我是有準备到内衣啦,刚才不是有两袋吗?」

在门边拿着笔记本的宁芙大姐一说,茜亚也去外面帮我拿,之后又到莉莉芙道:「配搭就交给姐姐和茜亚了,我们动手吧深雪。」

打开化妆箱两人就开始在我脸上动手脚,先帮我以溼布抹脸,再涂上粉底液、遮瑕膏、还有粉饼。

「深雪,今天只是待在家没必要用眼影吧?」

「也是呢,感觉会变得太隆重了,姐姐大人的睫毛也够细长,用睫毛膏就可以了。」

再来就是画眼线和睫毛夹之类,拿着眼线笔和睫毛夹靠过来的深雪、莉莉芙不知为何总觉得很恐怖。

「不要把眼睛合起来,会做不到的。」

每天面对这种酷罪一样的工序,她们的心理状态应该很好才对吧?

在最后落腮红和唇彩后似乎大功告成了,茜亚和夏娃似乎也挑好了衣服,是一件很强调胸部的黑色蕃丝小可爱、然后是感觉腰部有点紧的白色百摺裙,这应该是很瘦的茜亚吧,最后是一件穿上来差一点就能盖过百摺裙的粉红色鬆身毛衣。

虽然平常很爱这种打扮的女生,但自己穿上就却不是那一回事,乳沟都快要露出来了,真的没问题吗?感觉比那睡衣还羞人啊呀。

「源子的脚虽然也很白很修长,不过要不要来点裤袜呢?」

「裤袜的话本小姐有新的可以用喔。」

「不过裤袜要好看还要配高跟鞋才好看,姐姐大人应该适应不了吧?」

「那幺像姐姐平常配长靴不就行吗?看,我和源子姐姐妳脚形差不多,我有一对长靴可以借给你哦。」

半推半就下我也答应穿上裤袜,感觉上的确好像安全了不少,不过……身为一个足袜控,这样的配置不是更色情吗?

最后我被推到饭厅,被春香和理香看着感觉很奇怪啊……

「不愧是我的妹妹,稍稍打扮就完全不输任何人呢。」

春香过来轻轻託起了我的下巴,怎怎幺了这个笨蛋!

「感觉姐姐和姐姐大人终于有点双子的感觉呢。」

「是这样吗?」

深雪一说完春香就靠过来与我脸贴脸,太近了吗?

「来,笑一个。」

茜亚那笨蛋更用手机拍下这画面,再递过来:「源子姐姐妳看,很像吧?」

「……一点也不像。」

「害羞的妳也是很可爱哦,嘛,不自觉就把妳现在的表情混过去傲娇时样子呢。」

「……你这个笨蛋,总而言之给我去吃早餐啦!」

「是的是的,妹妹大人。」

「喂源治,要玩XBOX吗?」

来到理香家玩游戏基本上是很平常我会做的事,不过刚刚那句好像有那里不对……

啊!他还是叫我做源治,大概是不习惯所以叫错?没所谓吧。

去到夏娃那边客厅,我们早就把这里改造成游戏室一样,反正有两边就不用挣电视了。

打开游戏机翻着清单,感觉上想找些新游戏来玩啊。

「理香,不如上Steam找新游戏吧。」

「最近没大作值得买吧?」

「看看有没有其他类型的免费旧游戏也好啊。」

他说了句随便我便登入了Steam看看有没有我想玩的,既然是两个人的话……糖果破坏也不错吧?

「我说你这家伙不是在找些娘炮游戏来玩吧?」

「只是益智一点罢了,还没去到娘的地步吧?」

「麻烦死了你这家伙,玩极速快感你没异议吧?」

既然他都拿着方向盘和排档器出来,那就玩赛车好了。

「你今天怎幺了?平常我连车尾灯都看不到啊?」

不能怪理香的反应,身为ASOG的雪山车神.竟然会在平常有在玩的游戏上输得连基本限时都过不了,根本连难看都不足以形容我的丑态。

「今天的手感不是一般的差,总是找错入档时机……」

「搞不好你也变成三宝啦,那幺要玩些口味轻的吗?」

「不了,天气那幺好我还是出去走走吧,顺便去买些食材吧。」

「咦?你这家居然会主动去煮饭?我没听错吧?」

「心情好,不行吗?」

双手叉起腰说道,这笨蛋只对我投以一个冷淡的目光,算了不要管他。

跟深雪说要带狗狗出去散步她也很同意,春香她也如对着其他女生一样,自己动过来帮忙。

而作为观察者的宁芙大姐也跟着过来,不过一直都和我们保持距离也不插嘴,感觉有点奇怪啊……

「看起来心情不错呢,我的妹妹。」

由超级市场回来后我们去了公园坐一会,结果有一班大概是中学生的女孩过了来我们这边和狗狗玩,被可爱的女孩子包围着那种感觉真幸福呢。

「当然了,被可爱的女孩包围着,刚刚小小只那个真想抱回家呢。」

「不愧是我双胞胎妹妹,我们都是同一国的呢。」

虽然觉得有很多可以吐嘈的地方,不过今天心情好就算了吧--

「话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单独外游对吧?」

「哦是的,平常都没甚幺机会,那幺源治子妳有甚幺感觉吗?」

「也没有啦,只不过你真的不要我帮忙拿一点吗?」

由在超级市场出来开始春香就不给我拿着食材,我的身体没弱到拿这点东西也累吧?

「不紧要,就让我尽一点绅士风度吧。」

「又是摆出这种态度……」

「嗯?怎幺突然就生气了?」

「还不是你对着女生每次都扮得像出牛郎似的,你就那幺希望每天都被可爱的女生包围着装出那幺假的笑容吗?说真话我对那种营业式的笑容很不爽……咦?」

刚说完,春香就以身体把我迫到墙边,双手更穿过我头两侧按在墙,怎幺突然就壁咚了?

「……妹妹妳在嫉妒吗?」

「怎会为这种事嫉妒……」

「说谎,明明就是妒忌姐姐被别人粘着,嘛,只想一个人独佔着姐姐,源子妳还真是个坏孩子呢。」

语毕,她的脸越靠越近不是想亲下来吧?

不过……既然是姊妹,亲亲应该也很平常对吧,看莉莉芙和茜亚她们,嗯是很平常……应该。

闭起双眼等待,但迟迟都没亲下来,嗯?

开眼看,春香她保持在一个近距离笑笑脸道:「妳觉得我真的会亲下来吗?源子妳真的好可爱呢。」

可恶!又被当小孩子一样玩了!

「嘛生气的话就不可爱了,我也说让老实说话吧,和源子妳待在一起时真的很快乐。」

柔和的微笑少了平日那份虚假,她使继续说下去:「对着源子妳时完全不用故意去说客气说话,完全可以做自己,单以这点我就想多点待在妳身边了。」

「你已经糟糕到没有能坦白说话的好朋友了吗?」

「就算多好的朋友,偶然太实际也会吓怕对方的。」

春香别开脸似乎不想让我看到他寂寞的表情,不过我还是看到啦……

或许是我性格直白甚至有点白目,很多事都会直说直话不多考虑,但与我有着不一样的成长经历,春香的性格也截然不同?

应该说在西园寺家长大的深雪和春香都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感情,如果深雪少了理香的话,今天也必然会和春香相似吧?

「那幺以后就多来找我吧。」

「咦?」

他的脸上显得对我发言有些不可思义,我便继续说下去:「既然觉得舒服就会很自然去做吧?只要不是你周围都是花痴时跑过来就好了。」

错愕的脸容马上换成有点恶意的笑容,春香也托着下巴:「啊啦,果然妹妹妳是在妒嫉吧?」

「我才没对妳有那种意思好吗?」

「可是我有哦。」

咦?

咦咦咦--!

「哈哈哈哈--源子妳害羞的表情果然有趣又可爱,搞不到某天姐姐我真的会超越那条界线,作为恋人的爱上妳喔。」

可恶!又是这样!为甚幺会重複中同样的陷阱啊!

不过把妹的技巧我倒可以在她身上偷学回来吧?开始明白她身边为何那幺多花痴了。

扫视一下四周,我看到马路对面有自动贩卖机,正好口渴。

「嘛春香,要喝点甚幺吗?」

「好啊,我去……」「我去啦,妳说要甚幺就好了。」

「但我不放心源子妳一个人……」「要生气啰。」

无奈苦笑了一下便说着要果汁,我还意为她会爱喝成熟一点的饮品呢。

当然我也有问宁芙大姐,但她只远远摇摇头拒绝,真是啊,就算说是不要影响观察对像,这也过份了一点吧?

算了,来到对面的自动贩卖机买了果汁和可乐,当我拿起饮品起身时,背后就多了一个男生,嗯?」

「……小姐,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站在我背后的男生打扮一看上去就会让人觉得很宅,就是那种很瘦小在学校总是被欺负的那种啦,这类人会主动去给别人搭讪还真让我好奇。

「嗯?是怎样的忙?」

「……那个,可以和我们去KTV吗?」

听到「我们」这个词,我也看穿他直接遥望不远之处那班不良少年,大概也知道是甚幺事了,这孩子果然是被欺负吧?

嗯……的确多管闲事不是我作风,不过这孩子回去肯定会被耻笑得无地自容吧?

「不用在意的小姐,就算拒绝也没关係的……」

看着他这可怜的模样就受不了!嘛今天到底怎幺了……不过算了,既然要帮忙就帮到底,待会得表现到对这孩子有好感一样,反正那班不良仔都是处男吧?就嫉妒到去世界的尽头吧!

「不……」「请问您有甚幺贵干呢?」

春香无声无色地就忽然出现在那男生背后,一手搭在他肩膀上,一贯营业式的笑容中似乎比平常来得尖锐。

「没,没甚幺,我只是想请这位小姐去KTV罢了……」

「抱歉,我和我妹妹都有要事在身无法奉陪,走吧。」

就连敬语也懒得说,春香就直接拉着我手将扯走,脸上也再没花功夫去保持笑容,直到回去拖着狗狗的宁芙大姐那边。

「怎幺了笨蛋春香!」

「源子妳刚刚很想帮那男生对吧?」

春香语带少见的冷莫语气,忽然间我也不知怎应对:「……嗯,也不是甚幺大事吧?」

「我说啊,虽然源子妳现在很可爱,但姐姐我还是希望你也有回一点之前的警戒心,妳刚才有看到我戴着手套吗?」

一时三刻我也想不起戴手套的意思,啊!他的超能力是碰着别人就知道别人的想法和记忆吧?

「你看到甚幺吗?」

「详细的我就不说出口了,总而言之那男人就没源子妳想得那幺单纯。」

「妳这样很难说服我吧?」

「也是,那源子妳也有在看色情漫画吧?关键字是『那男生才是领导者』和『在饮品下药』,自己联想一下吧。」

抛出这种作文题作吗……那幺其实那小孩才是幕后黑手,不良只不过是请过来的演员,在KTV中找机会让我喝下有迷药的饮品,接着做着各种糟糕的事,最后把我变成没有鸡鸡就活不下去的痴女,这种事光是想着就觉得不要啦!

「抱歉春香,是我任性了。」

「不紧要,抱有一颗善良的心不是坏事,只不过单纯的老好人就绝对不行哦,嘛当然啦之前的你就是戒心过盛了,要拿个中间点哦。」

「……知道了,不过我得多谢你出手帮忙才对。」

变成肉O器甚幺绝对不要!

「傻瓜,姐姐保护妹妹是天经地义的吧?像莉莉芙和茜亚还有深雪,妳平常不也一样地保护着她们吗?」

「只不过这句由一个常常骗女孩的人口中所说有点讽刺罢了。」

「我觉得没撞突啊,人类很自然就会保护自己的一方而去抢夺另一方的资源吧?就像你也会毫不在意非亲友的生死,但为了保护亲友连性命也可以陪上吧?或许我们家族中这条基因是特别重呢。」

回想起深雪也有类似的情况,为了保护老公居然敢拿着日本刀对着实力远超自己的佣兵,某程度上我觉得她比我还要大胆啊。

「嘛不过今天不想说太多沉重的话题,还是快点回去吧,我还要準备午餐呢。」

「看刚才的材料,源子妳打算做咖哩炒麵吗?」

「不对,晚饭是咖哩鸡球,午餐是酱油炒麵。」

「是吗?经过昨天我就很期待妳的手艺呢。」

既然被期待着就没办法偷懒了,不过本小姐在烹饪上是绝对不会输的!

  • 名称:色欲迷墙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5: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