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成熟时1997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那幺今年学园祭我们一年一班要举办的活动就是餐厅,没有人有异议吗?」

大概在一个小时的讨论后,我们班上这几位比较有「地位」的同学也达成基本共识,虽然实际在主持的是作为班长的深雪,但在我引导之下也慢慢推向我理想中的方案之中。

当然,因为事前本小姐有好好和雅克、姐姐和深雪说我的计划,在她们帮忙下令我更容易引起其实不知情人士的兴趣,才会那幺顺利呢。

话说吃着浅草同学带来的蛋糕,之前那种烦恼的心情都抛开得一光二乾,能作为着名西式茶点店的千金实在太幸福呢……不,反过来想每天都吃的话会变得像浅草同学一样丰满,最近又重了,我得节制一下下午茶的食量。

在这时刚刚回来不久的爱德华同学举起手请求发问,深雪也点头同意让他说:「我想问既然是开餐厅的话,厨师是很重要的一环吧?」

「如果是我的话对厨艺也有点信心哦,不过要连续两天当全职厨师的话我倒没那个自信呢。」

也就是说浅草同学可以稍稍当兼职的意思吧?的确可以把她收入考虑人选之中。

「关于人选方面各位可以不必担心,我们班上就有一位能完全包办相关作业的人才,只要他答应的话,不只能解决问题本小姐也有信心能成为我校最杰出的餐厅呢。」

姐姐带有自信的对我笑了一笑,的确是完美地说出了情况,但最大问就是怎样那个人答应。

其他人当然在议论纷纷,但已经猜到是谁的人都笑而不言,而在我旁边的班导竹内老帅也轻轻拉一下我的衣袖:「学生会长,我们班上有个这样的人吗?」

「当然,不就是要来了吗?」

眼角余光看到谁在拉开大门,收入眼中的正是一个把头髮染成酒红色、在这秋凉天气还只穿着一件黑色内衣还将裤管捲成短裤,一副流氓模样的傻瓜。

一进来他就突然摆出一副臭脸注视着某方,跟着视线看过去他正和爱德华同学对视着,听说刚才他们的比赛最后好像出了甚幺事呢……

「咦?林同学!你没甚幺事吧?出了甚幺意外吗?」

看到他刚才打斗流下的伤痕,铃木同学立即跑到他的身边,而那笨蛋就用快餐店食物的纸袋放到她头上:「没事啦,只是被某个死基佬盯上,自卫时吃了几拳罢了。」

再来他又对着爱德华同学比了个鬼脸,到底刚才发生过甚幺事啊?之后我一定要打听一下。

和铃木同学一起回到来拚起来的长桌,源治再坐到她和雅克之间,再把手上的东西放到桌上:「山田、阿薰,是饮品外送哦。」

「谢了哦源治君!」

「对呢源治,蛋糕和红茶我也有好好给你留一份哦。」

「蛋糕还是给你吧,山田你知我对甜吃没兴趣的,有这个就够了。」

他拿出纸袋中的汉堡包慢慢拆开包装,但我们都没理由制止他进食,毕竟我们本来也有在吃蛋糕嘛。

「林同学,这是上次那家店的食品对吧?」

「差不多,不过是别家,要来一个吗?」

「可是忽然就吃掉林同学你的下午茶,这实在太没礼貌了吧?」

「我买了三个啦,放心吃吧。」

「那幺就谢谢了林同学……呃!还是不要了。」

在準备接过汉堡包时,铃木同学稍稍犹豫了片刻便拒绝了,但视线还留在汉堡包之上,明明是很想吃吧?

虽然我对汉堡包没特别喜好,但有甚幺想吃那种心情本小姐十分理解的。

「有甚幺问题吗?」

「怎幺说呢……刚刚人家才吃了蛋糕,再吃甚幺的话……会发胖吧?」

果然,我完全理解这种心情!

「我看妳和胖根本是反义词一样,妳现在瘦得像会随时虚脱一样,稍稍吃多一点才会变得健康的。」

「真的吗?」

「我不会骗妳的。」

「那幺人家也不客气了,谢谢您呢林同学!」

铃木同学还是有些不太熟练的拆开包装,而源治也轻抚着她的头,这种场面我好像常常在那看到的……

呃!就是他来我家玩狗的时候,源治不会把铃木同学当成宠物吧?

「我说西园寺同学,你刚才说的人不会是这家伙吧?」

面对爱德华不客气的说法,深雪也冷静的报以微笑:「是的,就是兄长大人。」

「看来你们已经有目标要干甚幺了,那就别绕圈,你们想要我做甚幺?莉莉芙妳答。」

嘛,这个说法好像我是一切事情的幕后黑手一样……

「我们已经决定要做餐厅了,所以想请源治你当主厨。」「我拒绝。」

嗯很合预期的答案,不过交涉现在才开始呢。

「源治,要是薪水问题的话,不会是问题哦。」

「对啊源治,如果有你出手我们一定能赢出和桂龙也的比赛的!」

「山田,我对你们的打赌一点参与意思都没有,还有夏娃你应该是最明白我拒绝的原因,这里不可能变成我须要的厨房。」

「其实本小姐有打算完全资助你的薪水和设备,只要你说做就行了。」

「如果你们今天要搞家正正式式长时间营业的餐厅,我来当技术顾问完全没问题,但这些玩意顶多玩一两天,不计成本去做这件事实在太蠢了,随随便便搞甚幺女僕咖啡店不就行了吗?why   so   serious?」

「其实我们根本不用求这红毛怪吧?要拜託他还不如由我去当主厨好了。」

浅草同学的一句令源治变得更轻挑,轻轻指着她:「我很认同妳的说法fat   girl,总之要义务参与的话就随便找个可有可无的位置给我偷懒吧,心情好我就会来帮忙的了。」

「话说我们根本不必在意女王和中学生之间的打赌吧?这种事随随便便做就可以啦。」

一时间那我说不出名字的学生一抛出这提案,讨论风向就开始变得糟糕起来,再加上兄控妹控大和解就难以成事了。

嘛,反正他们也是人云亦云找寻认同感罢了。

「我想各位搞错了一件事,的确本小姐和桂龙也是私下的约定,跟大家都没关係,只不过你们对被低年级的学弟妹挑衅一事,没有甚幺想法吗?我认为作为前辈是有义务对后辈进行身教,对事情懒散胡混,会被比自己努力的后辈看不起也不奇怪吧?」

「说起也是啦,最近那班中学生很嚣张耶!」

「对啊,上次看到我们说话都不用敬语,他们把自己当成甚幺?」

嗯……很成功挑起他们对自尊的情绪,要团结这班自我意识过剩的贵族就只有共同敌人呢。

「但问题也回归完点,就算要认真去做也没必要低声下气去求红毛怪吧?基本上就是你们几个去吹嘘他的能耐,要是他根本是个废人对我们不是很不公平吗?」

爱德华同学的发言似乎很得到其实和源治不熟识的人认同,源治在班上风评到底差到一个怎样的地步?深雪想他融入班级根本是不可能任务吧?

似乎深雪、雅克还有远山同学都同时看向源治那一边,但他还是很懒洋洋地说:「别看着我,这生意我一点也不想接,我是不会去推销自己能力的。」

利诱不行的话,就得刺激一下这笨蛋的情绪了。

「难道源治你对和茜亚的打赌一点在意都没有吗?」

「当然,她自说自话为甚幺我要理会?就像我现在说今晚要和莉莉芙妳上床,妳也不会对我的废话投放心力吧?就是那幺简单的道理,who   give   a   shit?」

是吗……他的反应比预期糟糕,会讨厌到连理会也不想吗?看他的态度也不像是傲娇发言。

还不到放弃的时候,要找甚幺引起他的兴趣吗……

似乎对桂龙也他一点仇恨也没有,用这一点挑不起他的战意,加上似乎一点要赢过茜亚的意思也没有,这太不像好胜的他了。

「可是源治你真的没打算参与吗?你不会很想赢过谁的吗?」

「反正那只是虚荣罢了山田,当麻烦远大于这种感觉我就没甚幺干劲啦。」

「可是人家也很想和林同学你一起努力呢……不可以吗?」

「就算铃木你这样说我也……」

嗯?似乎我看到机会呢,我稍稍把脸靠到深雪那里:「深雪,妳觉得铃木同学和雅克能成为源治的战意来源吗?」

「嗯……比起说成为战意,应该说由她们去说服兄长大人更合适吧?」

「也是,我大概懂得妹控到底会被甚幺攻略了,就是可爱。」

天真无邪的铃木同学很难令人讨厌所以说不上是例子,倒是雅克常常顶撞如暴君一样的源治,而他又没发怒,或多或少是因为可爱这一点吧?

基本上只要合乎很可爱这点,他的容忍力就会上升得不可思义的高,这理论也可证明为甚幺以前茜亚和现在茜亚的待遇差别了。

「嘛,人家大概理解莉莉芙酱的想法啰。」

「就像平常帮雅克打扮那样行动吧,深雪。」

我两一同离开座位去到他们那边,似乎雅克的游说工作还没放弃。

「可是我也很想一起和源治你奋斗嘛,你们平常的活动总是把我排除在外,我也会觉得寂寞哦。」

「是山田你很多时候都在敌对阵营吧?我不会答应的,山田你也知我做一餐要多少时间吧?累死人才这点钱就已经是问题,要我降低品质去应付出货量我也做不到。」

「不好意思雅克、铃木同学,可以借头髮一同吗?」

「呃?哦没问题。」

对着我们突然打断话题她们似乎也不太介意,我和深雪也各自帮她们重整髮型。

我解开雅克那单马尾的髮带,再拿出自己的橡皮筋帮她绑起低双马尾来,当然是参考茜亚以前常绑的髮型来做,能呼起妹控之魂吗?

而深雪也把铃木同学两侧浏海扎成小双马尾,加上小动物一般无邪气的眼神,完全就是「妹妹」教科书一样的样板。

「试用称源治为欧尼酱再去求他吧。」

「what?」

「「欧尼酱!帮帮人家吧!」」

在一瞬间她们也会意应该要做甚幺,异口同声说出必杀一击,源治害羞得连口也合下上来,作战很成功呢。

「you   asshold!it’s   fucking   despicable!」

「啊啦,某人的字典里卑鄙不是讚美语吗?」

一时间无言似对,他也很不气的别开脸,要投降了吧?

「……是我输了,嘛那我不会无条件帮助你们的,毕竟这对我来说实在是该死的苦差。」

回望向姐姐点头示意,她就拍了一下手制止了议论纷纷的场面:「各位,源治愿意在开出条件为前提下帮忙,请先安静下来吧。」

「夏娃同学,我们刚才就不是说不要红毛怪的帮忙吗?还要听他开条件啊!」

「请别将私怨带到来公共事务上爱德华同学,或许他将会开出苛刻的条件,但相对地我们做好两手準备,再加上和他履行合同上的义务,那你没阻止班上任何同学参与的立场吧?」

「夏娃同学,你意思是在答认他条件同时给予他相同的约制,比如说做不到就不会有奖金之类?」

「没错,嘛源治,关于这一点你没意见吧?」

「你们能满足我要求的话我肯定会交出合理的品质,当然要是你们要鸡蛋挑骨头固意留难的话,我大不了直接摆烂,反正到时损失最大肯定不是我。」

「很好,如果没人有意见的话就直接进入谈判……」「我反对!」

这时,一直环抱双手的羽生同学打断姐姐的发言。

留着一把黑色直长髮、体形丰满、双目从来都只发出傲慢目光的羽生同学又是一个麻烦人。

任何多人组织中都会有着不同的小圈子,我们班上也不例外,而在姐姐入学前班上最大的园子就正是羽生同学的圈子了。

当然如果是一般的朋友圈这不会是问题,但包括羽生同学在内的女生全都是男性恐惧症患者,平常就已经在班上引起各种针对男生的问题,要不是她家族后台够硬,她一早就继成被欺凌对像了吧?

虽然这问题在姐姐入学时引起的圈子洗牌后有所改变,但依然改变不了她领导着六七个女生的事实,加上她就已经佔了班上人数一定的百份比。

「要跟猪哥共事本小姐就已经觉得很呕心了,还要低声下气跟这头红毛猪乞求,请你们别太过份啊!」

「够了羽生同学,平常你对班上大家的不礼貌我们都忍耐了不少,请你可以收歛一点吗?」

印象中总是笑脸迎人、待人和蔼可亲的远山同学轻拍一下桌子道出这番发言,是在维护源治他吗?

「少给我在说教了远山薰!明明是个猪哥还长着一副女生脸实在呕心死了,可以别跟我说半句话吗?」

还没等本人回应,源治就执起手边的一枝水泼向羽生同学,糟糕……

「别说我没事先警告妳这心理不平衡的变态肥野猪婊子,干上我朋友就是干上了我,干上我我发誓管你后台多硬,我都会把你头塞到满满大便的马桶里,準备好吃屎就来找我吧。」

「少一个人在装帅了红毛怪,喂羽生,我也看你这个一点口德都没有的混蛋不顺很久了,虽然我不喜欢和别人作对,但为了好朋友的话就会例外哦。」

对着源治和爱德华两人,羽生已经气得目定口呆,接着就拿着书包头也不回离开:「我们这一派绝对不会参与的!让本小姐看着你班猪哥的失败吧!」

在大家目送羽生同学离去后,远山同学也扫视了源治和爱德华同学:「你们两个真是啊……」

「we   are   the   bro,right?」

「别在意啦阿薰,那女人是我们平常那幺忍让才变得得吋进尺的,继续会议吧。」

平息了不必要的风波,我和深雪也回到位置上,我们倒得面对一个实际问题。

「依刚才的插曲所看,羽生同学应该会和她的朋友们一同杯葛吧?这倒做成人手不足的问题呢……」

我们班上只是三十人多一点点,照我刚才计算没了六、七个人手的确会有负面影响,考虑到轮班作业我们变得有些紧张呢。

「你们场外少了这种只会引起麻烦的家伙不是更轻鬆吗?反转棋盘去想去一家餐厅会被侍应叫猪哥,是我的话就会放火烧了那家餐厅吧?」

嗯也是,毕竟是要去做服务业,她们的态度只是有反效果,比起人手紧张这种小事那才是更大问题。

「没那个白痴再有问题的话我就要说条件啰,我会开出四个条件,这完全不会有任何退让的空间,深雪,这次活动经费是由班上的人集资吗?」

「没错兄长大人,更详细的说就是学校会给每一班批出五万元的营运经费,再由各班级决定每人另外交付多少钱进行集资,如果是经营类的活动,再赚取的资金抽除开支的纯利会再平分给学生的。」

「……是吗,那条件一就是我要求纯利的百分之五十作薪金。」

「喂红毛怪,你实在狮子开大口了吧?别给我得意忘形啊!」

「对啊!明明是班上的人都会努力,你凭甚幺要求这过份的报酬?」

有栖川同学和爱德华同学先后驳回,但那笨蛋脸上却没一丝难色:「你们搞清楚立场,现在是『你们』请求我帮忙,而我也是免为其难才开条件跟你们继续玩下去,这不是一场谈判,你们的答案也应该只有YES   or   NO,至于凭甚幺,就是凭我一定比在坐任何人也会做得更多更辛苦。」

「可是源治,要求五十巴仙就实在太超过了吧?没有议价空间吗?」

「没有山田,你要是知道我会做甚幺,我相信双倍价钱你也愿意付。」

他似乎不是没意思谈判,应该说他开条件很奇怪才对,源治一定知道只要开个实际数目姐姐也会结帐的吧?

「源治,你的开价是别有目的对吧?」

「要是死要钱的话,你直接开个数目不是更好吗?反而抛出这样具不确定性又不是真正高额的数目,这太不像你的开价。」

「妳两姊妹都注意到吗?其实理由很简单,我只是想挑战一下自己罢了,如果由我营运到底可以挣到多少钱呢?如果大丰收的话,就算我吃了一半,余下来的数额分了去应该都不会和原来的差太多,反之我做不到的话我也只会白辛苦哦。」

「就是为了这无聊的理由,就把条件说到像挑衅一样吗?」

「对妳们来说无聊,对我而言是苦中作乐啊,如果连少少挑战成份都加不入去,我完全没有要帮忙的理由嘛。」

「那幺由本小姐支付结算后相等数量的金额,而原来的营利还是依学校规则分发,那你有没有意见?这样的话你可以拿到两份钱哦。」

「没差,达到我目的就行了。」

再来班上其他同学都没有异议,虽然我不认为他们会在意这点小钱,只是单纯以气之争,没有冲突到的话他们都不会太过份吧。

「那幺第二条件,由讲台到窗边那空间由今天起直到活动完结要割让给我,这段时间进入厨房禁区的人都要绝对听从我任何命令,进到来的家伙就算我叫你抬高屁股给我干也得服从。」

「这到底是多无理的要求啊!提出那种要求就算是国家元首都不会答认吧?」

「让我翻译一下源治他的意思吧,他想要刚才的位置划出作厨房用地,请各位不要随意进入该区域,非得要进入就请依照指示行动,免发生危险,源治你是不是这种意思?」

「差不多,不过命令那里我觉得要维持原句,不而你班白痴走进来fuck   up了甚幺我会杀了你的。」

「为甚幺你不直接说呢?总是要说得像挑衅一样要人误会。」

「限权拿大一点对我没坏啊,更何况我一早就说不想干,我当然要用最糟糕的语气和态度谈判啰。」

……这个人真是……

「你不是刚才才答应要帮忙吗?」

「由你们拒绝的话我就不算违约啰。」

虽然这种态度很讨厌,但为了我妹妹高兴……可恶。

「那幺在不违反日本法律和校规的前题下,在该区暂时交由林源治管理,大家有没有意见?」

在我说完之后浅草同学也举起手反对:「给红毛怪那幺大的权力真的好吗?」

「那个浅草同学,我相信源治君他很有分吋的,会提出这种要求也只是不想别人阻碍他的工作吧?」

「我倒觉得连远山同学你也太维护他了,请不要因为是朋友就总站在他一边好吗?」

「就是因为是朋友才清楚他为人啊,源治君只是毒舌了一点,是你们太用有色眼镜去看待他吧了。」

「虽然我也不尽认同阿薰的见解,但红毛怪你能保证不踏足那里你就不会乱来吗?」

「你们要进来都没所谓,本来这就是为了你们别在阻碍我或许做蠢事而设的,总之别在我工作时来跳舞或许用鎚子敲到自己蛋蛋上,我也懒管你们做甚幺啦。」

「……红毛怪你当我们是白痴吗?」

「没人管和详细规划下人是可以很蠢的,这就是为甚幺每年总会有人领达尔文奖的原因。」

「算了,既然是这个出心的话我也没意见,各位又如何见解呢?」

在爱德华同学和远山同学的帅哥效应下,其他同学都再没甚幺异议,跟住源治又继续说:「第三个条例和竹内你比较有关,我一定要用火,你想办法去搞申请甚幺吧?」

「不可以!太危险了!要用瓦斯炉的话一定要用桶装瓦斯,如果引起失火甚至爆炸的话就太危险了!」

「我又不是搞土製瓦斯炉,要是那幺容易爆炸的话以前就周围都爆了,不过你们拒绝也正合我意啦。」

「嗯……源治你不用火就不会做吗?」

「没错,夏娃妳应该也知道这是我原则,刚才也说过我不会为了张就你们而降低我出品品质,这不会有任何退让空间。」

「呢源治,上星期我们不是买了火锅用那种卡式瓦斯炉吗?将瓦斯罐独立存放那个就安全得多吧?」

「也是山田,在装设上也简单得多,只是用瓦斯罐的成本很高罢了。」

「源治你别给本小姐为那微不足道的小钱而烦恼,这次你一切的开资都会由本小姐负责,你只要做就好了。」

「老闆说ok我也没所谓啦,所以竹内到底搞不搞得定?」

「呃……我尽力去试一试吧,但如果你搞得很易失火的话我也一定会阻止林同学你的!」

「BABABA……啊我还有最后一个条件,不过只和一个人有关的。」

源治说着,视线就转到我身上:「莉莉芙妳做一次刚才叫山田和铃木做的事吧。」

「甚幺!」

要本小姐在公开场合叫他做哥哥,这是多糟糕的羞耻PLAY啊?

「你不会害羞吧?那幺刚才叫她们去做的你不是太过份了吗?还有啊,我提出那幺多无理条件妳要强要他们接受,现在最后一个那幺简单的条件,你不会不答应吧?」

我明白了!源治知道我无论如何都要迫他行动,所以才故意摆出这种讨厌的态度,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对本小姐进行刚才的报复,再利用群众压力迫我就範。

「对啊,迫我们对红毛怪遭多忍让,但女王大人妳连一点牺牲都不愿,对大家也太不公平了吧?」

「人家平常也十分尊敬学生会长妳,但现在妳只顾虑自己面子,就实在太狡猾了!」

可恶,如果我不做的话作为学生会长的威信就会蕩然无存,回望源治那在耻笑我一样的笑容,我忽然觉得有种搬石头敲自己脚的感觉……

「源治你别太欺负莉莉芙小姐吧,我做多一次你可以接受吗?」

「不行山田,加上就算我接受,其他人都不会妥协吧?」

没错,就算雅克、深雪甚至姐姐帮助了我,以后都会种下一种本小姐只会呼使别人、而本身就个无能又差劲的印象,可恶……只能做了吗?

「……哥哥……」

「大声和温柔一点吧,不能像个可爱的妹妹向哥哥撒娇吗?」

真是屈辱啊呀!

「……欧尼酱,帮帮人家吧……」

人渣伸手过来抚摸着我头,摆出一副高居临下的邪恶笑容,仿佛宣告自己胜利一样,不过君子报仇十年未晚,现在就让你得意一下好了。

「不準太欺负莉莉芙小姐哦源治。」

「好啦好啦山田,鼓起脸颊就不漂亮了。嘛既然正式受了委託我也开始提意见了,这家教室怎可能做餐厅啊?我完全想不到要怎让人坐啊。」

原来是胆心这个问题吗?也不是没道理,虽然只有四级但也是梯形教室,总不能要客人像上课一样一排坐吧?

「竹内老师,妳有把锁匙带在身上吗?」

「啊有的,那幺请各位同学去一去讲台那边吧。」

其实在场应该只有源治不知道,所以我们都很优閑地去到讲台那边,而竹内老师就用锁匙打开控制台的开关,最上那台阶就开始慢慢下降……直到完全放平。

「holy   shit!这玩意也太讚了吧?原来这家学校那幺高科技的?」

「是源治你落伍罢了。」

「但问题还在啊,桌子能搬走吗?」

「这问题林同学你可以放心哦,桌子只是单纯很重,还是可以搬得动哦,校方本来就为了学园祭而考虑了很多哦。」

「是吗……不过厨房以外的都不关我事啦。」

「话说源治君,以你刚才提出的条件应该有计划了吧?那幺打算怎样去做呢?」

「很简单啊,明天装好洗脸台后,再把厨具冷藏库甚幺都塞进去,买些隔热板回来把这区域围成房间,就这样啰。」

「这样的话,源治你不就得要驳水管吗?」

「没错,还有一堆蠢事要干,山田你帮我去找捲尺来吧。」

说着,源治便走到窗边推开窗爬出去,这时竹内老师才反应过来:「林同学你想做甚幺!这样很危险请快回来吧!」

「just   easy,lady.」

然后雅克也不知在那里找到捲尺拿去给源治,她似乎很放心源治的举动:「可以做到吗?」

「食水管和排水管是多接口,扭开盖就能分接出来啦,比我想像中更简单,安装或是还原应该一小时内可以做到。」

雅克让开一点源治也爬回进来,他目光看着墙脚的插座:「有两个的话其中一个插延长线就好了,山田帮我拉着捲尺放到墙角。」

源治和雅克拉着捲尺量度了由墙到讲台之间的长度,记下数字后他两人又量了一下讲台和黑板之间的距离。

「源治,由黑板那里拉过来要长一点,而窗门到讲台再拿短一点会不会好一些呢?」

「没错,这位置太长搞得像在卡车上的厨房一样,长减半公尺、阔加四份三公尺就差不多了。」

这时,姐姐在钱包中拿了一张信用卡出来交给源治:「不要给本小姐看价钱买便宜货哦。」

「才用两天,买些不爆炸的就好了吧?」

「用完之后我打算捐出去给有须要的人,所以照本小姐说话做就行了。」

「you   are   the   boss,on   your   call.」

「对呢兄长大人,请问你是以正餐作为主打呢?」

「没错……嗯,这样其他时段好像收入有限呢。」

「正是这样,所以人家想提出一个意见请各位同学考虑一下,能否在经营餐厅同时加入咖啡店的元素呢?在现有投资的设备下增加这项服务不会再有太大开销,但同时能补足早餐与下午茶时段的空档。」

「嗯……本来就会要準备饮品,西园寺同学的方案的确不错,可是我们有这方便的人才吗?」

「刚才我们不就喝过深雪沖泡的红茶吗?爱德华同学。」

「对呢是班长的话绝对能卖吧?」

在场不少同学都异口同声讚美深雪的茶艺,明明是两兄妹,态度不同待遇也云泥之别,源治也应该好好向深雪学习一下,虽然刚才他的态度有可能是故意的……

「班长,如果须要蛋糕之类的话,我家里的店应该能以成本价取货的。」

「真的很感谢您浅草同学。那幺兄长大人你认为呢?」

「这已经超出我应该管理的範围,但总之就要卖蛋糕用的冷藏箱吧?话说到时饮品方便都要靠妳了,深雪妳最好训练多一两个人来轮替。」

虽然开头很多阻碍,但似乎比我预期中还要顺利呢,不过到底要怎做令茜亚和源治和好呢……都已经成功变成对立面了。

「没我的事就去买工具啰,Menu上想加甚幺菜式你们自己先写下再交给我吧,到时我会依情况进行增减,还有你们这班富家公子如果家里有食材批发业务能帮忙的话就通知我,最迟明天要回答,没有的话我得自己找食材,你们要摆烂的话也只是大家一起去死罢了。」

临走也要嘴贱一下,要人帮忙也不是这种态度吧?

「对呢有栖川小姐,之前妳好像提及过贵公司有经营食材批发的业务,请问能否帮忙问一下可否对我们小量销售呢?」

「那个……抱歉夏娃小姐,虽然这样说好像有点自私,但人家实在不想帮红毛怪的忙……」

「才不是为了源治个人,这次活动是我们班级的事情哦,那就是我们的事。」

在其他人聊着各种话题时,我注意到姐组和有栖川同学的对话,说话同时姐姐就捉起有栖川同学的手,而有栖川同学也脸颊红红别开脸回应着:「……人家知道了,如果可以的话今晚就请夏娃同学来舍下作客,直接和父亲大人商量吧。」

「谢谢妳呢有栖川小姐,有妳的帮忙我们会更成功的。」

「能和夏娃小姐一起成功是人家的光荣,我一定会尽力去做的!」

「傻瓜,能和有栖川小姐一起才是吾的光荣哦。」

嘛,看来有一朵百合花花蕾要準备开放了。

知道姐姐现在是以交际模式开动,她的举作实在见怪不怪,但似乎无意间打开了某少女的开关,嘛明明她两边都可以,只看着源治一人感觉有点替她才能可惜呢。

「说起来我们只是订了题目红毛怪就乱入,还没有正式分工,我们是不是该先分好职位呢?」

「那幺就由爱德华同学你做我们一班的领导者吧!大家说对不对?」

其中一个女生说了之后,其实似乎对爱德华同学有倾慕之情的女孩都纷纷讚同,倒是他本人似乎有些为难。

「不不不,大家都对我太寄予厚望了,论才能和付出,不是应该由夏娃小姐来领导才对吗?」

接着刚才那班女生都开始议论纷纷,不能看着自己喜欢男生的英姿当然失望,但有没有理由去反驳由姐姐做领袖的理由,但似乎大家都掉入了一个迷思。

「不好意思,在大家执着谁做领袖的时间其实是不是搞错了分工的意思呢?」

「嗯,就像莉莉芙所说,领袖对工作意义上很虚无,单纯设立一个指挥着谁去做甚幺的职位在我们的情况也不合适,毕竟我们也没有一个人能完全懂得所有事该怎处理,如果我要去分担一个职位的话,就只有财务总监之类的工作能胜任呢。」

「的确,今次学园祭能推到那幺高的位置也多得夏娃小姐全力讚助,由她作为财务总监大家应该没意见吧?」

其实我觉得这班女生多多少少只要帅哥说就是的感觉,而男生也不会对作为大美人的姐姐有意见吧?

「嗯,得到各位的赏识是本小姐的光荣呢……不过还有两项比较重要的工作,布置还有当天服务生的安排等等,请问有人愿意去做吗?」

「雅克你打工时不也是做服务生的吗?以妳工作表现应该可以教导大家的哦。」

「既然莉莉芙小姐这幺说,如果大家不介意在下的不足的话,我可以和各位想做服务生的同学交流一下哦。」

「雅克同学你太妄自菲薄了,你的能力足够指导我们有余哦,一起加油吧!」

似乎远山同学都加入到雅克那边,由两个人缘和耐心都很好的人去教人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阿薰你打算做服务生吗……呼,其实我平常在家中的车房也有做些手工玩意,布置的事就交给我吧。」

「爱德华同学好利害哦!」

「果然外国人就爱做车房工场吧?爱德华同学好有男子气慨哦!」

「请务必让我们加入爱德华大人!」

「呃……大家的好意我都明白,但是那幺操重的功夫还是由男生来吧,各位淑女们不如去雅克同学和阿薰那边吧,凭各位的才貌去做幕后工作就太浪费了吧?」

「呜……虽然很可惜,但爱德华大人真的很体贴哦。」

「其实也不可惜嘛,毕竟我们也有远山大人和雅克酱。」

「不过爱德华同学请你到时也务必要成为服务生呢!」

帅哥的力量真可怕,只是几句说话就能带动这班难以统合的女生。

「啊姐姐,不过妳只做财政总监就好了吗?如果没有一个整体监督的角色很协同所有单位吧?尤其源治所在的场合。」

「嗯?这角色不是由莉莉芙妳或者深雪去做吗?」

「抱歉,学生会的事务太忙,我顶多只能抽空是帮忙一下,再无法再应付全职工作了。」

「虽然作为班长应该要去做,但人家不认为自己有像夏娃小姐的能力才干去胜任,既然这是赌上班级的对决,更应该有能者居之吧?」

「没错,就像班长和学生会长所说,请夏娃小姐直接成为总监吧,能够统合班上的人就只有阁下了。」

「莉莉芙和深雪的理由我明白,但爱德华同学你不才刚表现到统率力吗?」

「但我完全无法对付红毛怪啊。」

就像刚才提出的一样,深雪、雅克、远山同学甚至铃木同学的话是有可能摆平源治那笨蛋,但也正因为他们都太温柔几乎都没能统合全班的决断力,还能对付源治的就只有我和姐姐。

我的话就算有时间去做,最后结果也只是吵架收场,倒是姐姐既能收拾源治,又能得到帅哥军团支持,简直是最佳人选。

「夏娃小姐,没人能比你更好了!」

「嗯嗯,夏娃小姐愿意出手的话大家也会很安心呢。」

连有栖川和铃木同学都这样说,虽然姐姐还是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掩着嘴巴,但在旁边的我能看清楚她嘴角都已经失守了,被大家这样期待着的话她心里是很高兴吧。

喜欢被奉承这一点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我反对!」

其他人最不希望的就是要对上源治,我想爱德华同学他也有这样的考量,偏偏就有一个我不太能记住名字的女生跳出来打破一切。

「刚才口口声声说不要做领导者,现在妳就换个名目去抢夺爱德华大人的权吧?」

原本在暗喜的姐姐也脸色一沉,但她也不是几年前的小孩,还大概能保持冷静表情,倒是在她开口之前有栖川同学就上前拦在姐姐面前:「中野同学你根本搞不清楚情况,首先总监就和领袖完全不同,何况爱德华同学跟本没意思去做领袖,少把自己的想法加到别人身上啊!」

「把想法加到别人身上的人是你啊有栖川同学,你说对不对爱德华大人?」

「呃……这个……」

去到这个位置却哑口无言,这位后宫王还真废材啊。

「真正强加意愿给人的人是你啊,中野同学。」

「咦?远……山大人?」

一脸不耐烦的远山同学走出来来到爱德华同学身边,再继续说:「由一开始爱德华只是说要做布置工作,是妳们莫名其妙把他推去做所谓的领导者罢了。」

「没错啊!还不是你班花痴擅自决定吗?」

远山同学的发言令一直都没怎说话的男生们都一同发声,怎幺我越来越觉得要这班级团结是不可能呢?

「切!你们班男生有甚幺资格在说三道四?我说妳们也不认为由爱德华同学来做最好吗?」

被压迫下这个叫中野的女人也开始荒乱起来,但她身后那班爱德华后宫团似乎不是意见一致。

「妳的说法是不是稍微有点过份啊?中野同学?」

「就像远山大人所说,爱德华大人也没有很要抢风头,妳到底在焦急甚幺?」

啊,她似乎被孤立起来呢。

这时,姐姐突然拍一拍手把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请容我说两句吧,本小姐一直都没有要争权的意思,如果有谁认为自己能胜任的话我决不会恋栈任何权力,但前题是他的确是亲力亲为去做,反倒只是在一旁说三道四无事生非的小丑本小姐就请她闭嘴。」

「敢叫本小姐做小丑?妳这女人意为自己是谁啊?」

「我就是我、夏娃.海赫,不满意就来挑战我吧,本小姐随时恭候。」

姐姐满满霸气的发言,赢得由爱德华同学带头而起的掌声,本来势孤力弱的中野就连最后的颜面也没有,直接跑离教室。

嘛虽然平息了麻烦是好事,不过这次又种下了多少麻烦的种子呢?

羽生、中野这两个麻烦人才不会那幺轻易收手,不解决她们早晚也会带来新的风波,关于这点一会都要跟姐姐说一下呢。

「嘛……大致上的工作也分配好了,我想大家也累了,今日就到些为止吧。」

远山同学打了个圆场今日的会议也算是完结,不过还有一些小问题没解决而且又产生了更多问题,呼……

「呃有栖川同学,刚才说一会到妳家去商讨一下订购食材的事对吧?」

「是的夏娃同学,刚刚我也用电邮联络了父亲大人,他也说没问题,两小时后他会在公司那边等待我们。」

「我有一个小请求,我想带同源治一起去,毕竟要挑选甚幺食材只有他才知道,可以吗?」

「呃……这个……」

有如闻虎变色,有栖川同学似乎很讨厌源治,好像是今天中午时他们和爱德华同学发生过甚幺事吧?

「请妳放心吧,他在做正经事时不会是那种模样,而且有我在场不会让他乱来的。」

「那个有栖川同学,其实人家也想一起去呢,请问贵公司有进口茶叶等等原材料吗?」

「以我所知我们公司应该有大量代理不同类型的副食物和原料,应该有西园寺同学想要的东西,既然夏娃小姐和西园寺同学都在的话应该可以压抑那魔鬼,好吧。」

「感谢妳呢有栖川小姐,我先联络源治一下……」

这时雅克拉拉我要衣袖,再在我耳边说:「呢莉莉芙小姐,源治把自己放到被所有人讨厌的位置真的没问题吗?」

「那是他故意做成,既然是自找本小姐不打算插手,而且他应该有自己的盘算吧?」

虽然有可能只是为了对我报复的铺尘,但如果做到那幺大牺牲却只有那幺小的目标,就实在太蠢了,问题是这个笨蛋有太多变化,以他智慧或许会有更深意义,但同时偶然就会做出蠢到家的事,现时还看不出他会向那方面做。

雅克也只叹了一口气,其实又何必为那笨蛋操心呢?他实在善良过头了。

「源治说九十分钟后在学校正门等,深雪、有栖川同学我们先去喝个下午茶吧,另外莉莉芙、铃木小姐和山田你们要来吗?」

对姐姐的邀请只有我点点头答认,雅克和铃木小姐都各自有事情要忙呢。

嘛虽然刚刚才吃完,不过我对甜品的抵抗力实在太弱了……

  • 名称:蜜桃成熟时1997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5: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