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粤语百度影音超清在线观看

大清早,我和山田当然也把春香把挖起来一同回学校,既然他要打工的话我就不会对他客气啰。

「你们平常都不会那幺早起床的吧?」

「如果平常的话会更早吧?我和源治早上都会去做运动呢。」

「骗人的吧?最少源治你肯定也很晚睡,怎可能那幺早起床?」

「我每天也在床上睡四小时罢了,其他当然在上课时补眠啦。」

「那算我甘拜下风做不到了,不睡到十时我都睡不醒啊……」

「大学的生活真腐烂啊。」

「我的课又不像高中生那样可以用来补眠,所有内容都性命由关的哦。」

「don’t   shiting   me,你那里像个认真向学的好学生?」

「我说真的哦,进大学至今我一课都没走过,看起来那幺有空是因为平常就把要做的事做好罢了。」

「听上去真充满天才的嚣张啊呀混蛋。」

走着回到校宿,我们却碰到莉莉芙、夏娃还有深雪,当然很自然地打招呼了。

「莉莉芙酱、夏娃小姐,我先走一步了。」

刚才深雪对着我打招呼时就好像有点不对劲,现在更是自己一个人先离开,明显是有甚幺事。

「我老妹今天日子到了吗?她心情看来跟狗屎一样糟啊。」

夏娃和莉莉芙两人对望了一眼,叹了一口气后夏娃也首先开口:「昨天回去之后,深雪先将马尾妹弄醒,再对他来了很长的训话,内容大概是关于他喝到醉死和不阻止源治你恶整莉莉芙,大概多少也对你有些抱怨吧?」

「虽然觉得控制理香喝酒本身就不是甚幺合理的事,但这是他两个人的事我不管,我和那家伙都算是成年人,自己事自己承担,还有别忘记那家伙没义务为我负责的,他又不是山田,出不出声根本没所谓吧?」

「嘛就像你自己所说一样,本小姐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对理香有甚幺意见,我也很懂他左右做人难之处,倒是在深雪的立场有她自己的想法吧?不过你大可放心,深雪很理智的不会生气很久,你也不用做甚幺的。」

怎说也好我找不到要对深雪道歉的理由,不过倒该和她说说对理香的管制,最少在我角度已经有点过火,要是那混蛋不能再一起玩我会闷死吧?

一行人一起回到教室,这次又看到一桶屎直接倒在我头上,靠!昨天喝完酒不会清理现场哦?

虽然深雪、山田她们都已经把教室还原成餐厅该有的样子,但内田这家伙居然大刺刺躺在地上睡觉,有些早点回来的公子小姐都对那家伙投以厌恶的目光,但却甚幺也不做。

莉莉芙自己掩着脸一下,再回头说:「就像你所说,自己做出来的问题要自己负责。」

「当然……莉莉芙妳有那甚幺鬼学姐的电话吗?就是很嚣张目中无人那婊子。」

「你该不会说是北野学姐吧?源治你要她电话做甚幺?」

「想把内田赶走就快拿来,别多废话。」

很爽快莉莉芙也给了我那婊子的电话我,我马上拿出电话打过去--

「喂?你是谁?」

「我是谁也不重要,十秒之后用你最温柔的声线把内田叫起床吧。」

然后我就把电话放到内田耳边,一分一流流逝,突然间内田双眼一挣发出比杀猪更惨的叫声,再来一拳挥到我蛋蛋!干--

「哗!哗--!甚幺?林你这个混蛋!会吓死人的啊呀!」

「你这人渣都已经一拳打过来我蛋蛋了……shit!」

没蛋蛋的家伙根本不会明白这有多痛,我保证就算是金王也会一击失能啊……

勉强扶着旁边的桌子撑起身体,内田也有来扶一把,该问问正事了:「你为甚幺还会在这里的?」

「昨天我看看时间发现电车已经收了,曲奇那家伙就一整枝烈酒灌过来,直到刚才听到妖怪的声音才醒啦,现在是甚幺时间?」

「差不多八时,我们要开店了快滚吧。」

「好吧,我该回家补一补眠了,拜。」

搞定内田之后也没甚幺特别,就像昨天一样,早上还是我一个独力支撑,也没甚幺大不了。

到十时多我看手上没有甚幺案子,我便出来换一换气,毕竟在热死人的地方待多一秒也没有愿意。

「兄长大人,要喝奶茶吗?」

「好啊,话说深雪妳消气了吗?」

「如果下次兄长大你要和理香去喝酒甚幺的话,请最少把他平安带回来吧。」

语毕深雪也脸带无耐地回到自己位置,这算是给了理香的通行证吗?

有了女人就真麻烦,看我多自由自在?

之后接过经夏娃传过来的奶茶大口大口地喝下,再看着教室内的场景,嘛,已经比我预想来做得更好了.不得不说我也看轻了那班公子哥儿的能力,当然也多得没有甚幺麻烦客人来搞事啦。

「呢源治,你会为昨天我打你生气吗?」

夏娃没有把脸看过看,只是和我一样看着场内问道,她竟然会在意这种事?

「没有,的确是我错。」

「是吗……你觉得如果我们老了之后,像这样开家小餐厅好吗?就像现在一样你当厨师我做掌柜。」

「哈,搞笑也找别的吧,你应该考虑的未来是怎分财产,不是像我这个穷鬼一样考虑明天还是不是活着。」

「源治你居然会觉得金钱是永恆的吗?」

「你这是甚幺意思?」

夏娃还是面无表情,只是在拿出一张一万元钞票和自己的黑卡出来。

「你认为这些是甚幺?」

「不就是钱吗?」

「如果把它破坏得无法复完,那又会是甚幺呢?」

「就是垃圾,还会有甚幺?」

「那为甚幺它完好时你会认为这是钱呢?」

「wo,哲学题吗?因为完好的时间大家都会认为这是能交易的货币,烂了的话人就不会有这认知。」

「你不就已经道出了我的烦恼吗?源治。」

「妳到底在说甚幺鬼?」

「本小姐有很多钱,这是大众对我的认知对不对?」

「废话。」

「但我几乎没有任何实际的资产哦,我的钱全部都只是银行里的一埋数字,我没有亲眼看过的哦,何况就算换成了实际的货币,万一那国的货币不再有效,那幺不就只是一堆又一堆有图案数字的废纸吗?这正是本小姐现在心里的空虚。」

「果然是有钱人的烦恼,我比起胆心手上的纸有没有用,还不如多考虑明天还会不会有食物吧。」

「有分别吗?假如我手上的钱明天开始就是废纸,我不是一样应该考虑食物吗?」

「喂,说了那幺久,你不会收到消息会世界经济崩溃之类吧?妳不是那种会无病呻吟的家伙。」

「不至于,但也不是没隐忧的,以前欧盟崩塌之后勉强用宗教名义建立罗马合众国这个邦联体,但内里的问题从来都没解决,再度大崩溃也不是没可能的,另外我的祖国一直也受赤俄威胁你也很清楚吧?」

毕竟有些事不太好张扬,我也靠头到她耳边    :「我有份参与那第二次冬季战争就已经把那些共产党吓得把蛋蛋缩到肚里吧?」

「别忘记那已经是三、四年前的事了源治,何况你今早没看新闻吗?新苏共换了领导人,卡马洛夫以我所知不是小角色。」

「well,在我认知里面是有一些前职业军人,但不管白俄还是赤俄本质都是跟屎一样烂,不会换了个兇狠一点的家伙带头就会变成超人,不而这场内战不会打差不多二十年了。」

在俄罗斯时我有不少时间也在训练游击队,但两边的白痴都会为了一瓶伏特加,去做些不可挽救的蠢事,那时我就已经觉得没救了。

「嘛,怎说也好我的财产基本上也在欧洲,那边发生事我也无法置身事外哦,所以对我会变成穷人的考虑不是没道理的。」

最少我没这个烦恼吧?

「还有源治,你刚才没答我问题,老了以后一起开餐厅,好吗?」

……

「……有机会老再算吧。」

语毕,大门那边就走了个可疑人物进来,墨镜、口罩鸭舌帽一应具全,更重要的是他还牵着一个小女孩,是巧克力捲的妹妹,好像是叫爱香吧?

「大哥哥--」

一看到我小鬼就扑过来,我当然先蹲下来把她接着再抱起身,再抚抚这孩子头啰。

「甚幺风把你这恋童癖吹过来?」

「少在说屁话了混蛋。」

就算不稍稍拉下自己的墨镜露出眼睛,我也已经知道他是Cookie,倒是这身打扮是怎幺一回事?

「你这样子牵着小鬼没有被条子拦住吗?」

「老兄,我是直接坐车来的,虽然你学校里有其他家伙目光不太友善,但谁叫心爱不太想我在学校出现呢?」

看过去巧克力捲那边,她虽对Cookie投以一个厌恶的眼光,老实说我对她没有甚幺好感,Cookie做她老爸很失礼吗?我不觉得。

「过来吧老兄,坐在这里。」

抱着小鬼过到去窗边的卡位里,再把她放到椅上。

「这次认真是我请客,你们爱吃甚幺就吃甚幺吧。」

「嗯……太多东西反而不知想吃甚幺,frost你有甚幺推荐吗?」

「水煮发芽马铃薯。」

「damn!这笑话不好笑好吗?就来一份咖哩吧。」

「那小鬼呢?」

「大哥哥,有没有儿童餐呢?」

糟糕,本来我们就没预到有小孩会来,完全没考虑这面向,小时候我煮给莉莉芙和茜亚也没特别考虑这些,我完全没有概念要做甚幺。

「……虽然没有,不过我可以特别为妳做的哦。」

「真的吗?人家好高兴我大哥哥--」

嘛,小鬼高兴就好了,我想深雪应该知道这种料理要怎做吧?大不了一会问问她好了。

「那我先去工作了,一会回来再谈吧。」

当我回去厨房时,巧克力捲居然挡在我面前:「冰霜叔叔,麻烦你可以看着我父亲吗?」

「你意思是怕你父亲会在这里出丑掉你脸?对不对?」

「不是这样,只是父亲和你一起时就很容易没了分吋……」

「fuck   off!don’t   piss   me   off!我对妳很失望。」

她睁大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着我,我反应会很奇怪吗?

「源治!」

我的一句似乎引起场在不少人在注意,夏娃也马上赶到来挡在巧克力捲身边。

「放心,我还没气到要揍她,我只是为我的兄弟不值罢了。」

「喂,算了吧。」

从后搭着我肩的人正是Cookie本人,脱去口罩的他似乎无耐地笑了一下:「自己品行我很清楚,不能怪心爱的,年轻时我也不喜欢我老爸和老妈来学校的,我很懂那种心情。」

「fuck   it   shit,老兄,看来你一辈子都会被女人吃着的。」

「没听过女儿就是上一辈的情人吗?看我样子就知上一辈也是风流鬼吧?由心爱出生那刻我毫知道我该被讨债的。」

Cookie越是鬆容我就越难受,明明一切功克力捲也看到,但总是要罢出这种样子,或许是我无父无母所以很难理解小鬼总觉得自己父亲很糟糕的想法吧?

其他人不知道,最少Cookie一点也不差。

没空在缠在这种蠢事上,我也先跑去找深雪救求,抄下大概要做甚幺我也回到厨房,在搞Cookie的点餐时我也顺道处理几张新来的下单,是他和小鬼的话当然是我亲自奉上了。

拿着过去时,不知为何巧克力捲都一同坐下来,面前还有一份早餐在,当然我认得这也是我刚刚煮出来的东西啦。

算了,别管那幺多。

「知你这家伙得了马铃薯恐惧症,咖哩都挑了马铃薯出来哦,不过你们来太早牛肉还不算入味。」

「Thank   you   bro,这样就足够了。」

「well,这是小鬼你的,第一次做儿童餐我不知这样对不对,嚐嚐吧。」

「真的吗?姐姐我们可以调位吗?」

巧克力捲没太多废话就跟小鬼交换了座位来到外面,再对我勾勾手指示意我弯下腰,嗯?

不料,这孩子居然在我脸颊亲了一下,没记错她才四岁吧?

「人家好喜欢你哦,大哥哥。」

看着这甜甜的笑容心都快要溶掉,为甚幺明明是两姊妹反差虽如天地一样?

「Cookie,你小女儿长大之后肯定不得了啊。」

「爱香,连爸爸我都没听过你说喜欢我啊……」

「人家当然也喜欢爸爸啰,不过爸爸就是爸爸,跟大哥哥的不一样喔,对吧?」

说完小鬼就抱着我手臂,我也不知该怎回答,只好轻抚着她的头,现在的孩子都那幺早熟吗?我记得茜亚到十岁时好像甚幺都不懂啊。

「呢!大哥哥,一会要一起去玩吗?人家刚才看到路上有好多好像很好玩的东西哦。」

「不行啦小鬼头,待在餐厅里还可以,但我无法抽空出去玩啦。」

「那幺今晚呢?要来我们家里吃饭吗?野崎叔叔的手艺很好吃喔!」

「今晚我还要处理这里的事,都来不了啊,抱歉。」

连续被我拒绝了两次之后小鬼似乎有点失落,她这副样子真叫人心痛啊……

「明天吧,明天我晚上过来,好不好?」

「真的吗?约好了哦!」

我望一望Cookie,他只是摊一摊开手:「on   you   call,dude.」

「啊!当然少不了续摊,可以的话找赤城那家伙一起来吧,他该对现一口喝完清水的承诺啊。」

「尽量吧,我刚才比我妹警告不要带他去喝太多,你懂的,woman.」

「yeah,woman,有了女人之后真的很麻烦。」

「所以我怎样都不会找女朋友甚至老婆,你和理香的经历已经证明我的决定是对的。」

「呃呀,尽管去享受自由吧,我有班小学同学,其中有人也跟你一样想法到现在都没结婚,但我们多数都已经有自己的家庭、事业,大家由世界各地抽空去碰一碰头都已经很难了,他现在就在抱怨只剩下他一人,你就明白孤单……on   shit,I’m   sorry!我不是有意的。」

Cookie知道我的事,的确我的战友都已经死光,但我也不算很敏感。

「没甚幺,我不在意。」

「yeah,我只是想说,能再碰到你这个混蛋我真的很高兴,我们都算是很近,大概能常常一起去鬼混吧?没再见到你这个混蛋我都开始觉得自己不再青春了。」

「heyheyhey!别看起来像个酒鬼一样,你的女儿都在这里,记得你在俄罗斯那时怎多

tough的吗?你不能在她们面前这种模样。」

「you   right,I’m   a   tough   guy,yeah,不要说伤心说话,兄弟。」

「right……」

忽然有谁在拍指我,回头看是山田他:「源治,下单稍稍有点多了……」

「oh   thank,so   Cookie,see   you   next   time.」

再抚抚小鬼的头我也回到去厨房工作,嘛,小鬼实在太小不会懂我们在说甚幺,但巧克力捲那家伙又会怎样呢?

做了一回出菜口那边有谁在敲一敲,原来是Cookie过来道别,不过手上还没做好没功夫去送他,随手挥挥打招呼就算了。

不消多久我也把最后一张单做好,我也準备出去找深雪来点饮品,一出去就见到巧克力捲在和夏娃说甚幺--

「真的麻烦了你们,夏娃小姐!」

「不紧要,心爱小姐妳快点去吧。」

语毕,巧克力捲头也不回就跑了出去,到底怎幺了?

「夏娃,巧克力捲怎幺了?」

「不就是因为你吗?我想心爱小姐多多少少也有反省过自己的行为吧,所以她向我请了半小时假,谁知道她要做甚幺呢?」

如果她真是想得通就好了,不过我也干涉不了他们的家事。

没多久福泽也牵着他女朋友来,就像之前约好一样我也随他们叫甚幺也没所谓,胖妹也回来了开始迎接午餐时段--

马上就到两时多,人潮开始散去时也到我的休息时间,不过今天没有甚幺休息机会啊……

该死的选美比赛。

把厨房交到胖妹手上我也出到来水吧那边,但这里就集合了很多人,嗯?

「那幺学生会长就麻烦你了!」

「莉莉芙,妳一个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姐姐,昨天都完全没来帮忙,现在出多一份力也不为过吧?」

虽然深雪和山田我老早就约了,但她们三个怎幺一回事?

「嗯?你们要去干甚幺?」

「既然铃木小姐进了医院当然要去探病啰!冰霜叔叔你要不要一起来?」

「不,我有事要做。」

「怎幺啦!你不是跟铃木小姐很要好吗?现在虽那幺冷漠。」

「十分钟之前铃木在做甚幺?巧克力捲你答我。」

「呃……怎可能知道啊。」

「她在吃跟屎没两样的医院餐哦,铃木她的一举一动我也比你们清楚。」

将电话转过去给她们两个看,铃木今天都不停和我传电邮,刚才她才传了张照片来,那份我都不知称不称得上是午餐了。

「这事本小姐当然也知道了,刚刚我也收到这张照片,但源治你刚才的说法就跟变态一样啊。」

「为甚幺只有我没收到的啊……」

「呃?心爱小姐妳不是没用电邮的习惯吗?」

「是这样没错,既然是电邮不就要打一编成正式的问候信吗?」

看来我们这里有个智障啊。

「怎幺也好了,夏娃,帮我买些能吃的东西给铃木吧。」

拿出钞票交到她手上时,她好像有些犹豫:「用你名义我出钱不就可以了吗?」

「再吵塞到妳乳沟哦!」

「嘛……快点放弃无谓的自尊吧,源治.海赫。」

「don’t   fucking   think.」

夏娃托着下巴一副像是赢了的笑容,看起来真讨打。

「那个夏娃小姐,请妳帮我把这个转交铃木同学吧。」

山田拿了个很民族色彩重的项鍊,偶尔我都会见他戴着的,这是?

「看起来很贵重,不紧要吗?」

「没关係,这是我们信仰里一种平安符,可以自製的哦。」

「那幺我也代铃木小姐多谢妳的好意,话说山田和源治你们不是赶时间吗?」

看看时钟,都二时四分了,糟糕!

「那幺我们先走了,拜--」

深雪提着化妆箱就跟上我们的脚步,我们三人也快步走去体育馆那边。

「女生那边好像四十五分才开始吧?深雪妳去帮山田吧。」

「但兄长大人不用化妆吗?」

「我化起来肯定像个GAY,还有你们女生做甚幺时间都特别长,不用管我,别忘记山田才是主角哦。」

山田无奈地也接受了我的指示跟深雪一起走,我自己就走到去报到,不过倒给我见到一些人。

「为甚幺你们会在的?」

娘炮脸和阿薰都在人群中,这个位置是参战的人才会在的吧?

「我们都被班上的女生推过来嘛,没辨法呢。」

「倒是林同学参加我有点惊讶,你不像会对这种事有兴趣啊?」

「总而言之,为了推山田下海我自己都被拖进去啦,这样比较似我吧?」

会意后两人也苦笑一下,他们似乎都要被女生围住,我也走到另一边,看看场里的男人样子也不差,我应该会在初选就比踢走吧?那就最好不过了。

倒是我又见到另一个熟人,是尾崎?

「hey!dude!」

「呃,林同学午安。」

「你也来参赛吗?想不到啊。」

「嗯……是呢。」

……怎算好呢?

虽然是朋友但我和他不算很熟,抛开他好像对我屁股有兴趣外,我也很难跟他单独聊天,毕竟他平常混在一起时也可以一言不发,如果有多一个人都好啊,但只有我们两个气氛很尴尬啊……

「一起加油吧,林同学!」

「呃,那个我就不太想加油啦,快点出局才是好事啊。」

「咦?为何?」

「……总之有些原因啦,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加油吧。」

道别过后我也在更衣室脱去上衣,没有甚幺华丽衣装只靠肌肉加上我的脸,上台做点蠢事应该很快就输吧?起码我相信台下的女生眼睛应该很明亮的,快点让我安稳看山田表现吧--

……

……

到底是怎幺一回事?我居然会进到八强?

  • 名称:一路向西粤语百度影音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6: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