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吔女朋友超清在线观看

星期一的中午,源治、理香还有远山来了本小姐的办公室。

这次并不是有甚幺投诉,似乎是因为理香要陪深雪吃饭,但他们三个又要下棋所以一起过来,但倒头来他们还是自成一角在一边,深雪就在我对面吃饭。

反正他们也没有吵骚扰到我们工作,这种事还是随他们好了,只不过深雪怎幺会忍耐男朋友老是被哥哥佔着的?是腐眼全开的关係吗?

雅克还是像日常一样去处理外勤工作,今天除了我、深雪、姐姐和茜亚外,还有一个不请自来的麻烦人。

「能与多位美丽的少女共晋午餐,实在是吾等的荣幸呢。」

强行座到我面前分开姐姐和茜亚这个少年叫桂龙也,是三年一班及中学部的统领者。

脸上虽然尚留一阵稚气,但称为美男子也不失为过,而明明是个中学生谈吐已经比不少大人有礼貌,当然这和思想成熟与否无关。

当然对中学生而言他也是个非常有魅力的人,加上优秀的家气势他已经在中学部中十分有人气,甚至高中部的学姐也会对他倾心。

但这一切都不关本小姐事,对我而言他只是中学部的权贵组代表。

桂他的目放并没放到姐姐和茜亚身上,而是目不转睛注视着我。

没错,我一早就知道这个人的目标是我,但就像平常的说法一样,我对恋爱没兴趣。

「是吗。」

礼节性地回了一句,桂就将手上一扎深红蔷薇递过来:「这是在下家中由专人培植的深红蔷薇,熟知花语的莉莉芙学姐妳应该明白意思吧?」

深红蔷薇的花语是只想和你在一起。

「正因为知道,所以本小姐更不能收下,您的好意心领了。」

「是吗,现在学姐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没关係,假以时日在下会让你挖目相看的。」

……我感到麻烦开始的气息。

可以的话本小姐想用更「强硬」的手段让他死心,但以他的地位搞不好又会引发一场政治风暴。

当然也不是我害怕了他,只是好不容易学校和和平下来,无必要因为这种私人小事又要开战。

「其实对象的话桂同学你一点也不缺吧?」

「怎可能不缺呢茜亚同学?身为同年中女性的首领,妳认为班上有能与我相配的人吗?只有像莉莉芙学姐一样高贵又充满智慧的女性,才能选我相衬吧?」

又是这种选民意识过盛的蠢材……

倒是茜亚和姐姐一脸已经习惯了的模样,是他们圈子中常常有这种笨蛋吗?

「相信我吧学姐,最终你会发现这个世界能与妳相配的只有我一个。」

和这种人对话真够浪费精神力,好想立即踢他出门口。

突然间,有只白色的西洋棋飞向桂龙也的头上,没看到背后飞来的棋子也哎一声大叫。

「好吵啊你这个混蛋!」

遥望过去,理香他们三个也盯着桂龙也,这次动手的人似乎是理香,源治还是环抱双手一脸想看戏的模样,唉,明明我就不想节外生枝……

「理香!」

「不紧要的西园寺学姐,我完全没生气。」

「是吗?那人家为理香的不礼貌举动代为道歉,希望你能原谅他的一时冲动。」

「当然,作为一个做大事的人怎会对这些没文化的野蛮人斤斤计较呢?说起来学姐明明系出华族名门,怎会选择与庶民作伴?」

如果说桂龙也有甚幺擅长的话,应该就是ky了,连平时十分沉着稳重的深雪也板起了脸紧握拳头,再不打发这个人就麻烦了。

「你这垃圾在说甚幺?想干架吗?」

「理香,给我冷静一点。」

「莉莉芙妳难度还要我忍这一脸娘炮的废物吗?老是在自吹自挡,我看这家伙的小鸡鸡连我姆指的大小也没有吧?」

没作回答我继续瞪着冲过来的理香,对峙了一会他也回到坐位上,但脸上的不悦也显露无为。

「桂同学,我希望你注意一下发言,现在没有风纪委员在场,万一发生暴力事件我们是没法阻止的。」

「只是对好奇发问有错吗?啊说起来,我反而对那边红色头髮那位学长有些兴趣。」

对源治有兴趣?

「喂,那家伙似乎看上你屁股,你感觉如何?」

「fuck   my   life……」

「源治君你最近不是很受欢迎吗?」

「连阿薰你都用这个酸我?SHIT!」

「似乎以你们的智力不太理解我的意思,我只是很好奇为甚幺像你这种人为甚幺会待在一班的?」

「……你这家伙似乎很擅长得罪人,对吧?」

「怎会有那幺蠢的人,都说我只是出于好奇才发问,我毫无冒犯的意思。」

其实是不是他来自别的星球,所以不太懂人类的礼貌?赤裸裸的挑衅他却当作有礼的发问,他的脑袋还好吗?

「你好像是桂财阀当家的公子对吧?」

姐姐放下餐具淡淡的道,柱龙也就对她行了个礼:「是的,不才是当家桂源太郎的小犬,夏娃小姐妳在国际财金界的威名在下也久仰大名,希望将来能多多指教呢。」

倒是对着我们他的发言又好像正常了点,是对阶级不同的差别待遇吗?

面对低头示意的桂姐姐也没看过半眼,只拿出手帕抹嘴时再说:「给你一点忠告,别去招惹那边的两个人,就算你背景多厚他们都不是你可以放肆的对象。」

「是的,得到像夏娃小姐一样的人才提点实属万幸,不才会铭记于心。」

「嗨,你这家伙不会连道歉都没就想当解决了吧?。」

理香似乎还没满意,不过想想也是很理所当然的。

「可是我不认为有应该道歉的地方呢,不过你的架势是想决斗吗?」

「怎可能是决斗啊,明显是单方面的虐杀啦。」

捏着自己拳头发出啪啪声的理香散发出一种压迫力,倒是桂龙也脸上没有一丝恐惧,平淡地回答:「总而言之就是私斗吧?我不会参与和野蛮人的私斗,倒不如以班级作为单位去决斗吧。」

「即将举行的学园祭虽然营业额是高中和中学部分开计算,但奖项却是共通的,在下现在向高中部的一年一班和一年三班宣战,就比比看到底谁的得奖比较多吧,再来我也想和莉莉芙学姐妳下个赌约,胜出的一方就可以要求对方做一件事,如何?」

又是这种麻烦事,而且我们的胜算也不大。

去年桂靠着自己的统率力一口气连下几个奖项,而且得到中学部的最高营业额的殊荣。

反观和上年中学部三年一班没太大变化的我们,能搞个像样的节目已经了不起,没奇蹟的话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这种没胜算存在的赌局,会参与是白痴吧?

「慢着桂同学,你不能因私下的赌注将我们全班人拖进来吧?」

「茜亚同学你好像误会了,虽然挑战是整体的,但约定可是我和莉莉芙学姐之间的哦,当然也不会是很过份的事件,要不茜亚同学你也去和想挑战的人下个赌约也可以喔,毕竟这将会是我们三年一班全体的胜利。」

听到后半茜亚的表情好像有微妙的改变,嗯?

没再对着桂龙也,转而面向对还在冷战的源治开口:「老哥,这是我们班级之间的决斗,我也要和你下个约定,胜了的一方可以对对方作出一个要求!」

躺在沙发上的源治只瞄了她一眼:「i   don’t   give   a   fuck.」

这男人似乎我和刚才一样没甚幺干劲,倒是我看到一个一直等待的机遇,这不就是让他们和好的机会吗?

那本小姐就没有就手旁观的理由呢。

「学姐妳似乎还没回应我呢。」

「好啊,不过条件过份与否由受方决定,而受罪方也有拒绝和要求减低情度的权利,你有没有问题?」

「当然没有,我相信莉莉芙学姐不是会食言的人,说好啰。」

「喂你这个娘炮,是不是由刚才开始就忽略了我啊呀?」

「反正赢你们是理所当然的,我不喜欢向弱者抽刃,难道你连明白我仁慈好意的智力也没有吗?真伤脑筋啊……」

「好大口气啊娘炮,赢了的话我要你跪在我们面前!」

「没所谓,就算你输了我也不会做甚幺,我很有风度对吧?」

说话同时桂转过头来对我单了一眼,他或许觉得这是表现,但我却冷得全身打颤。

要不是为了可爱的妹妹,我才不会混进这蠢事上。

「喂源治远山,去你们教室继续吧,这里我待不下去了。」

说着理香他们也离开了这里,我也得开始想办法,虽然这次胜负不太是重点,但既要提起源治参与的兴趣,又要班上的人团结拿出热血吗……

*林源治视觉*

「可恶啊呀呀那混蛋!倒是源治你为甚幺会那幺冷静的?」

回去教室的路上理香被那小鬼气得暴跳如雷,反倒我也平静得连自己都奇怪。

「没甚幺好生气啊,反正就是个随时也可以干掉的白目小鬼摆了。」

「但平时的源治君也没那幺平淡吧?」

「也是啦,其实我觉得自己最近虚耗过度,差不多大半年没做爱现在又天天来,我好像有点不行了,这两天双脚不太发到力,搞不好现在我连你这家伙也打不赢。」

「别说到好像原本就打得赢我似的,顶多也是平手左右吧?」

这家伙好像早几天才输给我,虽然是有点不正常但这也是技术的一环吧?

「那幺赤城同学就一定会为自己班级尽力去作战吧?但源治君你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莉莉芙同学和茜亚学妹她们的打赌呢?」

「跟我无关,自己搞出来的事就自己去擦屁股,何况学园祭动活也不见得有我能帮忙的事啊。」

「还意为你这家伙会不惜一切去享受学园祭,居然会那幺冷莫啊……」

「不,我当然会去享受啰,但比起搞活动,当然是拖着可爱的女生去玩每一个有趣的游戏,旁晚在大树下接受告白,最后去酒店啰。」

「最后一句完全不是那幺一回事吧?还有你不是刚刚才说做得太多吗?」

「阿薰,是男人的话就有不能不拼上性命也要去做的事啊。」

「明明听上去是很帅气的对白,但背后却是很糟糕的事啊呀!」

「生物的最终目的就是繁殖,去完成最终目的配上帅气对白没有问题吧?」

「源治君你就只有说歪理时才会转得那幺快呢。」

说着我们三个也回到一班的教室,在我们準备上楼梯时,就有一个体格比较精实的外国男人挡着我们的去路,他的眼光十分凶狠盯着我,印象中依希记得班上有个这里的人,但我没和这家伙有交集。

「爱德华?可以让人让开吗?」

不加敬称直接叫名字,这家伙似乎是阿薰的熟人,一头偏金色的如刺猬般的短髮,加上碧蓝色的眼睛,还有轮廓和名字应该是个外国人。

但这家伙似乎无视阿薰说话继续盯着我,想干架吗?

「盯着我怎幺了?」

「你这个人别在接近阿薰可以吗?」

啊?

「what   the   fuck   a   you   talking   about?」

「我说你这混蛋别在缠住阿薰,这样的日文也不懂吗?」

「够了爱德华!我就说过源治君不是你想那种人来。」

「wait,阿薰你可以解释一下是甚幺事吗?突然跳过娘炮脸出来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呃,爱德华是我的表哥,似乎有点担心我才有过激举动,源治君请别生气。」

「暂时我还没生气,只是很莫名其妙罢了。」

「阿薰这已经不是你的事,这是我跟这混蛋的事。」

「O   rly?根据阿薰所言你这家伙只是他的平辈,有甚幺资格干涉他交朋结友?」

「就算看到好朋友交到上人渣也不可能默不作声,你这家伙可是明知他有伤在身也带着他去和危险人物打架,这样的理由还不够充份吗?」

「不知道详情就别在自说自话啊爱德华,那是我自愿参与的,何况为了我的任性也带给源治君和赤城同学他们很多麻烦。」

我搭上了阿薰的肩膀,再对着娘炮脸举起中指:「听到了吗?我根阿薰是以血结成的友谊,你这家伙是无法三言两语就拆散的,要我屈服就试着用武力吧,娘炮。」

气得面红耳青的他似乎也想开打,我也放开阿薰準备迎战。

「请你等一下,爱德华同学。」

突然,有一个女人叫住了娘炮脸,她再一步步走过来,嗯?这个巧克力纵捲好像有点熟眼在那里见过的?

「嗯?有栖川同学你找我有事吗?」「那里来的纵捲啊?」

看见这髮型我实的忍不住说出口。

浅棕色的长髮都捲起数个巧克力捲,感觉上就像一棵会动的巧克力捲树一样。

「不源治,这是钻头,这女人生气时会飞出来进行攻击哦。」

「我看比较像触手吧?」

「竟然会幻想自己触手play,你这家伙真重口味。」

我和理香拳头互击一下,但巧克力捲似乎比之前更生气:「这是洛可可式髮型啊笨蛋!真不明白为甚幺夏娃小姐和西园寺小姐会喜欢你两个笨蛋。」

「或许有些很『物理』的原因……」

我只是指一指自己的下半身,会意的理香就张开手掌和我击掌:「这是很『生物』的原因才对吧?」

「you   right   bro!」

「岂岂有此理!变态!性骚扰!」

「有栖川同学你明白我为甚幺会生气了吧?」

「可是对这里动手实在太有失身份了吧?不值得你出手的这种人!」

「那幺在拳击社内的雷台对战就没问题了吧?喂人渣,放学后去拳击社解决吧。」

「我没所谓娘炮脸,别到时我热好身才求饶。」

「爱德华同学,我们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

「谢谢你有栖川同学,阿薰,我会让你重回我怀抱的!」

只看见阿薰掩着脸,这娘炮脸真诡异啊。

与我们对视着娘炮脸和巧克力捲也回到坐位上,反而阿薰就拉着我和理香去教室外面:「你们也想知道更多事吧?去屋顶说吧。」

去到屋顶上只有我们三个,我也独自抽起烟来,到现在为止我其实也觉得很莫名其妙的。

「阿薰,其实我比较想知刚才的娘炮脸和巧克力捲到底是谁?那里跳出来的杂鱼啊?」

「源治你竟然不知那个爱德华是谁?」

「很出名的吗?」

「嘛,他是被小女生们封为高中部一年级四大帅哥的其中一个,其他三个就是远山、尾崎还有福泽哦。」

「well,就像四大天王有五个人一样,我是第五人吗?」

「你就省点吧。」

理香这家伙真讨打!

「不过源治君你对有栖川同学没印象吗?她似乎是夏娃同学的好朋友啊?」

「喔原来是夏娃的跟班,难怪那幺熟脸了。」

「呃说起来远山,不过那家伙为甚幺会突然挑战源治的?」

「怎说起,大概是因为真治的关係,爱德华就对『不良少年』有深重的偏见,所以才会对源治君无理取闹起来吧?」

「啊?和尾崎又有关?」

「嗯,我们三个人是青梅竹马,但在渐渐长大的日子里发生了很多事,引致真治和爱德华互相仇视,虽然很想让他们和好,但我的身份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所以就变到现在这样了。」

「你们关係真混乱啊……」

「完全无法否认呢……」

在我看来那娘炮脸也应该知道阿薰是女人的事实,搞不好因为喜欢他才对我产生嫉妒吧?

「嘛远山其实我有个不太礼貌的问题……你们三个不会是Gay吧?」

「……赤城同学为甚幺会这样问呢?」

「怎幺说呢?刚才爱德华那家伙和源治争吵的画面活像修罗场一样,加上你对你们那边关係的形容所以联想到罢了。」

「你这垃圾别把我扯到同志风暴里,喂阿薰,要告诉这家伙吗?他也算能守秘密的。」

「嗯?有甚幺秘密?」

「也是,赤城同学是能信任的人,其实我是女生来的,不要说给其他人听哦。」

「哦是啊。」

「赤城同学冷淡得让我吓一跳呢……」

那家伙也拍一拍我:「我和这家伙身边也太多这类人了,跟本没甚幺好奇怪嘛,啊倒不如说我也是其中一份子。」

「yeah,像我知道那时都是没甚幺大反应,这对我们来说实在太平常了。」

「居然是这样……不过也好啦,啊赤城同学知道后也要继续把我当成男生哦。」

「当然啦,远山你还是远山,所以说其实那爱德华喜欢你,所以才讨厌源治吗?」

阿薰无奈点点头,竟然我猜中了。

「所以阿薰你想我停手?还是手下留情?」

「不,请在不危害生命安全前题下全力打倒他吧。」

「「咦咦?」」

「首先爱德华作为拳击社的新星并没有很弱,源治君轻敌可能会受伤的,而他的自尊心十分之高也很好胜,没有很彻底的败北他会再找你麻烦吧?还有男人之间打过一场架不就会识英雄重英雄吗?」

「是吗?我明白了……喂理香,要去通知一下鸣海他们来看比赛吧?」

「你这家伙表演慾真够强啊。」

「痛殴帅哥很多人想看吧?」

看刚才巧克力捲的态度和外号,就知道又是满满女人缘的混蛋,受女人欢迎的混蛋最讨厌了!

直到放学的钟声响起,我和娘炮脸对视了一眼便準备离开,但身边的山田和深雪就捉住我:「兄长大人,莉莉芙酱希望你留下来讨论关于学园祭的事,可以阻你一会吗?」

「不要,今天有很重要的事做,妳们那边我也没兴趣插手。」

「可是没有源治你帮忙很难成事嘛,来吧--」

「雅克,让他去吧。」

这时连莉莉芙也过到来我们这边,她就跟住再说:「大概我也收到消息你要去做甚幺,嘛深雪,我们比较核心的先讨论好方向吧,源治你打完架再回来。」

「为甚幺我要听你说?」

「你欠我的人情还该了吧。」

混蛋……

「算了,我打完再回来。」

就算被迫还人情我倒可以随便敷衍一下,还是去打架比较重要。

然后阿薰也来到我们旁边,深雪倒对他与我同行感到奇怪:「连远山同学也要一起去?」

「因为而起的事但我却不在场,这就太奇怪了吧?」

「走吧阿薰,留在这里我有预感会发生很糟糕的事。」

阿薰说完之后我就发现,莉莉芙和深雪开始在我们之间来回扫视,我不想留下「我和娘炮脸争夺阿薰」之类的传言。

在去活动大楼中途,理香也加入我们这团人之中,他说我的老朋友们都已经去到拳击社那边,感觉就像去打比赛一样呢。

「源治君你真神情真轻鬆的呢,千万不要轻敌哦,爱德华自小就有练习武术,并不是柔弱的贵族公子。」

「我当然知道,看他双手的肌肉纹理就知道了,放心吧,扯上战斗的事我最少都有八分认真的。」

来到拳击社周围也是人,但看过去三份二都是女人,看到我进场的家伙都对我投以一个想把我吞下去一样的愤怒眼光,这些婊子怎幺了?

好不容易看到熟口熟脸的家伙,当然是鸣海他们了,他们那边看起来只有不到二十人,大多都是之前有来帮过忙打架的朋友……不,对我来说是敌人吧?回想起早几天的包围。

「还意为你这家伙会怕得逃掉啊。」

「怎可能,现在好戏在要上演啰。」

和内田那家伙轻轻互击拳头后,鸣海下过来一手缠着我的颈:「我们来是看帅哥被痛宰,别让我们失望哦。」

「对啊!打爆那娘炮脸啊!」

「受女人欢迎就该死!」

四周传来同志的声音就像帮我打了枝强生针一样,我举起手伸出姆指回应他们的希望,至于那班花痴说呕心啊甚幺我就听不到啦!

「林同学,可以让我代你出战吗?」

在我要爬上台时,尾崎那家伙拦在我面前,啊?

「为甚幺?」

「因为我也有不得不和这家伙解决的理由呢……」

「你和娘炮脸的事我都轻轻听阿薰提过了,但现在是我的舞台,是我和他的战斗,放心看着我表现吧。」

「是吗……请你连我那份力也要出下去,我会尽全力为你加油的。」

虽然这家伙的语气一向都很奇怪,但似乎在那件事之后我都对他起了一些警戒心呢……

「话说源治君你的表现欲真高呢。」

「阿薰,其实我小时候一直也很想做摔角明星的,但我一直没有实现的机会。」

「你肯定只是小时候?」

「……现在也想,不过没那幺认真罢了,帮我拿着。」

脱去外套和衬衣,反射性地差点交给了尾崎,还有及早发现很自然地交到他旁边的理香手上。

毕竟我的衣服拿去被作素材我会很困扰的,万一那天的不是尾崎也好,预防胜于治疗嘛。

当我爬到擂台上我又看到一个身材矮小的家伙,在我翻过绳子时这小子也走过来我那边。

「为甚幺你会在擂台上的?想和我来场热身赛吗?」

「我来当裁判的,免得你一会发狂打死人啊白痴。」

没错,就是福泽那家伙,嘴巴跟我差不多糟糕,但也很有头脑的小混蛋,啊!还有他是个处男。

「well,话说你会模仿拳赛主持开场那种腔调吗?」

「会啊,你想一会我怎说?」

「一会就介绍我是Italian   stallion,而那混蛋就叫他做pussyface吧。」

「我可不想为了你而被台下的女生杀掉,我会叫他做Ivan   Drago。」

嗯?原来这家伙也会Rocky的梗嘛。

「或许叫他faggot会比较好?」

「faggot形容你就差不多。」

「bullshit!」

福泽退到墙的一边,在我们打混的时间娘炮脸已经爬上擂台,似乎是他朋友和前辈的家伙也跟他说了不少打气说话。

「别给我掉拳击社的名号啊呀!输给这不良少年的话就给我退社吧。」

「放心,这件不会发生。」

一脸老乌的家伙在台下大叫,娘炮脸头也不回冷冷回答,双眼只盯着我身体,看来对我也有足够恨意嘛。

脱去衣服我也能看清楚他的体格,他是那种体脂率很低的精实型肌肉,线条分明没有一点多余的肥肉,大概体脂率不够7%。

高度应该比我高一点,不过以我的体脂率来算磅数上我还是有优势,只是不会够他快罢了。

「眼神不错嘛,娘炮脸。」

面对我嘲讽毫无反应,似乎这家伙玩真的,但他又能做到甚幺地步呢?

我两互相靠近时,福泽也来到我们之间:「嘛废话就不多说了,你们都知道规矩吧?不能作致命性攻击,胜负条件是其中一方认输或者倒地超过十秒无法起身,明白的话就分开準备吧。」

退开几步同时,福泽也翻到擂台外,待我和娘炮脸都有些距离时他便大叫开始--

娘炮脸只是一瞬间就迫近到过来,在速度上的确是可以一讚,但一向和我对战的家伙比你快太多了!

见他挥出右拳我也弯身下来避开,我右手也向后拉弓準备对他来一拳,但这时好像有甚幺在我臂弯中略过--碰!

一时间天旋地转,当我稍稍意识到情况时,原来我整个人已经以双手撑着挂在绳上,刚刚发生甚幺事?

「喂你这家伙不是被一击KO吧?」

听到在面前的理香在叫道,我也用手抹一抹脸,该死吃了一拳不单止痛,还头晕眼花……这混蛋还有点料的。

「damn!这混蛋来真的!」

「林同学,不要有任何大意,这个人就算对上我也能不分上下。」

「is   OK,尾崎,刚刚只是热身,游戏现在才开始。」

撑起身体,接过场外鸣海抛上来的水倒到脸上,我也清醒得多了。

娘炮脸没有一丝鬆懈,不过该到我的回合了!

跑过去他那边时,他这次挥出右勾拳,把脸稍稍别开擦过他拳头,我手就伸前抓着娘炮脸肩膀将他拉过来--

膝盖向他肚上一顶,同时右腹上的肋骨位置也有阵打击感,但还没足够停止我的动作啊呀!

右肘一记撞到他脸上,这下子我们都被迫分开一下,胡!

虽然昏晕感和肋骨上的痛楚很难受,但不快点解决这家伙只会更糟糕,我小看了这混蛋的实力。

吃了我那幺多记也还没倒下,我便一脚踹过去,不料这小混蛋接住了我的脚,再向天一抛让我失平衡--

背脊着地虽然不怎痛,眼见他準备扑上来,我双脚也反射性张开把他夹着。

他似乎对这种摔角技巧没怎样的抗性,一时三刻没能反应过来,我就用力把拿拉下来!

被我扯到地板上,放开脚我一记肘击撞向他后背上,再借机爬起来,该死……

头脑还是有点晕,就像吃了理香的必杀技一样,只是单纯的勾拳,就有接近由腰加上脚力那侧踢的威力,这混蛋不是开玩笑的。

再吃多一两拳就算是我也会受不了。

拍拍脸颊让自己清醒一些,但我不知不觉也退到绳边,身后又是那班家伙在叫道。

「喂林!你不会吃一两拳就不行吧?」

「吵死了白痴,只是有点睡眠不足罢了。」

「源治!别跟那家伙硬碰,试着避开攻击再揍他吧!」

「我刚刚就这幺在想,我会打爆他的帅脸的……」

「林,不行的话要说我,我连毛巾都準备好了--」

对着台下的鸣海举一举中指,我注意力重新集中到眼前,娘炮脸也已经重新站起来,脸上带有一阵轻视的微笑便再向我跑过来,别得意忘形啊呀混蛋!

回应着他的行动,我也向他走过去,面对眼前的直拳轻易侧身就能避开,但我就知道他马上就会用另一只手打出勾拳,身体很自然就向后退了一步避开第二拳。

接连挥空两拳让他露出很多破绽,借机我也一个重拳挥到他脸上!

或许不及他的拳力重,但我的拳头也不见得轻,直击头部足够令他跪倒在地,不可以放过他!

踏前準备再补一拳,怎知道那家伙居然还有力立即扑过来,在我拳头感到擦到甚幺瞬间脸上就被猛力冲击--

依希看到眼前有道血花在半空划出一条抛物线,后脑重重摔到地上我耳朵一时间好像甚幺也听不到,视觉也变得十分模糊,顶多也只是看见近距离轮廓的情度。

娘炮脸似乎也打算乘胜追击,但看他动作也已经脚步不稳,差不多该分胜负了吧?

双脚用力一同踹向右边小脚让他失平衡跌倒,稍稍侧身避开他再撑起身体,轻轻一跳我整个人压下去!

「啊呀!」

在他发出娘娘腔一般的叫声后我也滚开到一边,虽然很想撑起身,但能双手按地板跪着都差不多是我的极限,还不能倒下啊呀……那家伙也差不多了,挤多一点气力出来就行了!

十分勉强下总算能趺趺撞撞地站起来,过去他的背后蹲下来,双手抱着他腰用我最后能发的气力扯起娘炮脸,再用力向后摔--

「砰!」

动作算不上良好,但怎说固定原爆也是我必杀技一样的招式,吃了之后娘炮脸也大字型躺在地板喘气,而我也没好得多少,只不过是还能坐着罢了。

而且福泽也翻过绳子进来,跪在娘炮脸旁数了十声,最后捉起我左手举高:「胜利者是林源治!」

虽然好像也有些欢呼,不过好似被咒骂喝倒彩之类的声音压倒性盖过,但对我来说就像背景音乐一样不重要……

意识上感觉到那些声音,但不知为何我觉得世界好像很安静,就像自己一个身处在不同时空一样,应该不会是头被打太多要死了吧?感觉有够像在贝鲁特那时一样……

「林同学--!」

我好像被叫声将灵魂拉回来一样,向声音方向看就是那班家伙,当中尾崎好像向我滑了甚幺过来--

伸手接着,原来是瓶未开的矿泉水,我大概可以放心喝吧?

扭开盖大大喝了几口,再把余下的倒到身上……呃,活过来了!

举高空瓶以示谢意,我也身体有点一点气力站起来走过去娘炮脸那边:「还没死掉吧?」

「……怎可能那幺容易就死掉啊?」

不错的回答嘛,明明脸上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伸手过去,再道:「我得承认你是称得上是对手的家伙。」

虽然用鼻亨了一声,但他还是接过我手,我就将他拉起身,咦?怎幺脚步浮了一下的?

就像滑倒一样我整个人向后一躺,连带我拉着的这家伙一起倒过来--

眼前光线都突然被他盖着,而嘴上也有阵有点熟识的湿暖感……

张开双眼,我正与娘炮脸四目交投,what   the   unholy   motherfucker……

用力将这基佬推开,他也做着相同的动作,虽然双腿都没有力但我两手还是向后爬着到擂台边:「you   gay?god   damn   it!」

「谁才是基佬啊混蛋!不是你这家伙把我拉下来的吗?还有初吻竟然给了你这家伙……」

「你是那里来的少女啊呀?就算我滑倒你总有时间反应撑着自己,而不是整个人压下来的,明明就是你这娘炮脸对我有兴趣!」

「强词夺理!你要来打第二回合吧?」

「正有此意啊混蛋,害我被当成基佬的情报又加一则,你用性命都无法还给我啊呀--」

「够了你们两个都别像小孩子一样斗嘴了!」

在马上要来Round2时,阿薰还有尾崎插到中间将我们分开,阿薰放起来有好好拉开娘炮脸,倒是尾崎他拦在我面前,好像想要保护我的样子……好奇怪。

「作为朋友我不能看着你这家伙对林同学出手的,要来第二回合的话就让老朽奉倍吧!」

有如武士一样的发言应该很帅气才对,不过自那件事之后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是我多疑了吗?

「你两个基佬就去一边搞屁股就对啦混蛋!把初吻还我啊呀!」

「喂!你嘴巴最好乾净一点,我还有余力把你打得满地找牙的!」

各种意义,这辱骂也该让我动手打到他四枝残废,而且听到这句连尾崎也想动手,不过阿薰拦在娘炮脸面前让我们很难出击就是了……

「好了好了,源治君你先去洗个澡冷静一下吧,他就拜託你了真治。」

抛下这句话阿薰不断将娘炮脸拉走,算了当给他一些脸子吧。

「接下来林同学你打算怎样?」

「回去宿舍洗个澡吧?接下来还有蠢事要做。」

「要我帮忙吗?以林同学现在的状态我不放心让你落单呢。」

「没关係,多得你的水让我活过来了。」

轻击向他胸膛,尾崎也无奈地笑一笑:「好吧,但记得有甚幺事都要连络我,我全永远站在林同学你那边的。」

……各种意味上,我都不希望有这一天……

下台后简单和那班家伙互酸几句,我也回到去宿舍那边,老实说我想直接躺在床上睡一觉,但我还得去还莉莉芙的人情,该死!明明他免我更多的才对……

  • 名称:哎吔女朋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4: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