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迅雷超清在线观看

今天早上似乎不是我最早起来。

来客厅时我看见雅克正在打扫,而且我说要準备早餐也主动来帮忙,他实在太客气了吧。

而接着起来的姐姐和茜亚也来到厨房这里,打个招呼后一脸不精神的姐姐便开始道:「昨晚发了个恶梦,源治拿着甚幺强塞到人家口中,感觉真呕心啊……」

不知实情的多半觉得是姐姐的绮梦,但知道实相的我们三个也无言似对互相对视,就当姐姐是「发恶梦」好了。

「是姐姐妳想多了吧?」

「可是那梦境很真实耶!」

因为的确是真实发生了,只不过不是性器官而是酒瓶,但为了保持少女的美梦我们都不应该多说,毕竟知道被喜欢的人如此对待应该很难受吧?

「而且头还很痛,明明没喝很多,果然还须多加训练……」「「不要!」」

姐姐似乎被我和茜亚的反应吓到了,脸上带疑惑问道:「为甚幺?」

「大姐妳喝完一杯之后就不醒人事了,这样在外面很易被袭击吧?」

「没错,如果姐姐在街外就麻烦了,宴会上非得要饮也请喝香槟吧!」

「嗯……源治也有跟我说过这问题,既然妳们也说到这分上就没办法吧。」

终于说服到姐姐了……

「啊说起来,妳们平常都不会来厨房啊?」

「呃是的姐姐,我和大姐其实想请教妳怎样料理,既然学姊也在这也是难得机会吧。」

「小弟不才,还没能去到指教别人的水準……」「不用谦虚雅克,她们真的是零经验。这样吗……」

抛开姐姐不谈,茜亚到这个年纪也应该学会一些自理的技能,那样也好就由基本的教起吧。

「那幺先由煎太阳蛋教起吧。」

把平底锅放到炉上下油加热,再拿出一盒鸡蛋:「基本上就是把鸡蛋壳打碎再落到油的中心,用锅边打碎时要小心一点,基本上等蛋白变白就可以上碟了,没有难度。」

煮完我便把这只太阳蛋先上碟,再拿多一只平底锅让她们一起试试。

姐姐基本上也有照着我说话去做,但没必要如此聚精会神吧?

而茜亚就由雅克去看着,听声音她似乎做得比姐姐快,但在旁边的雅克也立即说:「茜亚小姐妳好像没落油对吧?」

「啊是呀--」「慢着不要现去补落油!」

茜亚动作比雅克更快,在已经加热的平底锅下油立即发出卜卜卜的声音,糟糕!

「痛!」

「茜亚请妳让开--」

雅克一手就拿走滚油飞散的平底锅,动作十分流畅地反转平底锅将鸡蛋倒在碟上,再顺势放到洗脸盆里,打开水龙头以冷水沖洗锅底部降温,呼,还好有他在。

「茜亚妳没被油烫到吧?」

「没事大姐……啊妳的鸡蛋快要焦了!」

一连串意外发生也让我们忘了,姐姐也马上去将鸡蛋倒到碟上。

「虽然很糟糕……但姐姐妳也稍稍再指导一下吧。」

三姊妹各自煮出的太阳蛋都放在桌上,我那就不用说了。

「姐姐妳虽然稍稍焦了一点,但还在合格範围,至于茜亚妳……请不必为此技能努力,姐姐我会为妳做一辈子厨娘的。」

蛋白部份完全变成焦黑色,还发出刺鼻的焦味,就算是第一次料理来说都无法原谅的失败。

「hey   guy,你们在干甚幺?」

头髮散乱的源治也在这时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冰水来喝,跟他说好吗?

「在教姐姐和茜亚料理罢了。」

「是吗?这种气味我还意为是在做甚幺生化实验……这只像异形残骸的鬼东西是夏娃妳作品对吧?」

还抱双手的姐姐冷冷地看着源治一言不发,倒是茜亚就很诚实地低头举手:「是我的,哥哥……」

在这一瞬间妹控的脸也扭曲得看不出人样了。

「抱歉茜亚,我不是那种意思……」

「不用说了哥哥,我也有自知知名的,我果然没料理天份吧?」

「怎会呢一定好吃的,虽然卖相差了一点--」

妹控连思考也没有就直接将失败作倒入口里,强吞下去的瞬间脸色立即发青,再变成如尸体一样的发紫,他也无没力支撑身体躺到地上。

「「「源治!」」」

「哥哥!」

「……hey!griggs、yeti、dunn、clown、president、how   are   you?……Yay,I   look   like   shit.」

有几个名子我记得他提过是以故的战友,不妙!

「源治!你告诉我现在看到甚幺?」

「a   river……and   bridge.」

不会是三途川和奈何桥吧?

「醒一醒!不能去那条桥的!糟糕,把他扶起来!」

气力比较好的茜亚和雅克将源治扶到洗脸盆旁边,我和姐姐一同用力鎚向他背部--

鎚了几次,源治终于有反应吐出那生化武器,再乾咳了几声:「咳!SHIT!」

「你为了讨好我小妹还真拚命啊,妹控。」

「……不得不说,茜亚妳的料理能力真有另一层面的天份啊。」

「笨蛋,我可一点也不高兴啦!要是你死了怎办?」

「……人可以很简单就死掉啊。」

又说这种话,不过这次全身打……咦?刚刚他说可以很简单就死掉吧?

有过濒死体验果然不同。

喝过雅克奉上的冰水,以手臂抹一抹嘴源治的眼光便转到我身上:「莉莉芙妳要教人料理真的可以吗?」

这本小姐可当是挑衅吧?

「源治你是甚幺意思?」

「如果请深雪或者山田来教倒没问题,可以莉莉芙妳也是能算是普通的厨艺吧?」

「源治你说得太过份了!茜亚小姐是由我教……」

伸手拦着雅克,说起这话题也应该解决一下了。

「说起来,之前本小姐就说过要和你进行料理比赛吧?既然今天是假期就来解决一下吧。」

「哈,正合我意啊混蛋。」

扭曲的笑容充满着自信,意为这样本小姐就会害怕吗?

「详细规则去外面再说吧。」

大家一起往客厅走,姐姐突然就抛出一句:「不要太欺负我妹妹哦。」

「既然是决斗,不尽力是在羞辱对手吧?」

虽然姐姐一直给源治很高评价,正因如此我更加不能输!

来客厅看着理香和深雪以外的身影,是春香姐吗?

「啊啦,今天很齐人呢,有甚幺要做吗?」

「进行料理比赛罢了。」

「听上去很有趣呢,能算我一份吗?别看我这样,我在高中时家政接很高分喔。」

「这是我和这小鬼的决战,其他人作评审就可以了。」

「……总觉得气氛很沉重啊……」

当然,这赌上本小姐女子力的尊严。

「以晚餐作基準,两道主菜一种饮品和汤,这样的题目你没异议吧?」

「嗯,不过我觉得应该加更多规则,比如说限制材料金额,不而以妳的财力可以轻鬆压胜我,那起始条件就不平等了。」

「资金方面由本小姐讚助吧,只要你们做出美味的料理就好了。」

「先多谢姐姐妳,不过我也同意于这方面加规则,那就限制于『超级市场能入手的材料』和『只能做一般家庭料理』。」

「这样有太多灰色地带,万一搞出海鲜大餐甚幺会很困扰吧?」

「那种漏洞只有你会去钻吧?会不会太夸张就由评判们决定。」

「那个兄长大人,人家可以在旁观学习吗?」

「莉莉芙小姐,如果要帮忙我也可以哦!」

「呃他们提起我才想起,不能用助手。」

「认同,『除了我和源治,其他人不能插手任何料理程序,其他事情可以帮忙』。」

「準确一点,其他人不能接触厨具。」

「没问题,那这场比赛就开始了,下午六时正开始评审。」

于是我们就分了两边,雅克、茜亚和春香姐就跟着我这边,春香姐也借出汽车载我们去超级市场。

*

「话就莉莉芙妳真是很认真呢。」

来到超级市场春香姐依然挂上营业式笑容,但由微表情下似乎有一丝无奈。

「没有不认真的余地,既然被看不起就该以证力证明自己。」

「就算哥哥是料理好手,他的发言也太过份了吧?」

「不过莉莉芙小姐,源治在料理上的确是道高墙,妳打算怎样应对呢?」

「那得先问问雅克妳了,源治他擅长的料理。」

「以平常我们一起煮晚餐的经验,源治十分擅长肉类和料理,不过他几乎没做过蔬菜为主的菜色,还有他很爱用香料和很坚持用明火。」

以雅克的说法,我想源治应该会準备味浓的烤肉之类吧?那幺简单的料理真的会出现甚幺巧妙吗?

「决定了,就以沙拉和便当吧!」

「「咦咦咦?」」

「姐姐,这太简单了吗?」

「正是因为简单和普通啊,便可以针对你们每一个人口味作调整,我开始理解源治的想法了。」

这就是他之前所说缺乏灵丑的意思了吧?

「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会準备额外的酱汁去让你们调整味道吧?那幺本小姐也得作出应对呢。」

推着购物车在超级市场游走时,远远看到冷冻柜那边他们几个的身影,源治似乎很认真乎在挑食材,而深雪也在旁以笔记抄着,果然只有认真起来才是本小姐的对手。

「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啊呀!」

回到家中我也努力地準备晚餐,不知不觉已经是中午了,回来时我们几个也买了便当作午餐,但另一边倒有个问题。

源治姐姐他们十分优闲地吃着披萨,接下来他们更是看着电影吃零食,其他人倒不重要,但源治根本没有做料理的意思啊呀!

「你管我最后把狗屎奉上餐桌,做好你该做的事就够了。」

可恶,根本是没把本小姐放到眼内吧?绝对!绝对要让你一败涂地!

*林源治视觉*

「可是兄长大人,如此优闲真的好吗?」

躺在沙发上和理香、夏娃边看电影边吃炸鸡粒.一旁的深雪似乎有点胆心。

「身为一个料理人,深雪妳应该很明白我现在没甚幺可以做吧?」

基本上回来后把饭煮好,再腌泡好鸡肉和猪肉,最后把汤料放到锅里让他滚,我真的没事可以再做,顶多也是隔半小时去看看有没有烧乾水罢了。

「那你刚才到底在急甚幺啊混蛋?」

「我刚刚做的步骤须要很长时间,多一秒也好,不过做好之后也只能放置PLAY。」

「倒是源治你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真的好吗?本小姐没怀疑过你能力,但你应该听过龟兔赛跑的故事吧?」

「……也是,说实话虽然是做我拿手好戏,但我没有必胜把握,如果是放在明天才决战我倒有信心狠狠地让莉莉芙suck   my   dick。」

「那你一开始说明天再战不就行了。」

「只对我有利她才不会同意吧?而且如果连一点挑战性都没有,那就没意义了。」

虽然我一直也很喜欢以实力把对手杀到片甲不留,再看着那悲愤而无助的表情,但这也要对方称得上为对手为大前题,明知一拳就能让他进医院的垃圾,连打也可以省掉吧?这也是我从不去做甚幺欺凌的原因。

拿起啤酒和理香碰一碰罐,我们便继续渡过优闲的下午。

看天色差不多我也瞄瞄时钟:「比赛是六时开始试吃吧?」

「是啊,你要开始了吗?」

「嗯。」

十二分钟,加上先吃莉莉芙的,时间上应该能配合,很好,就让他们嚐嚐香气核弹吧!

*莉莉芙视觉*

预先在便当盒上贴好各人的名字,在时间差不多时再装于各便当盒中,可以上菜了。

稍稍意想不到的是妈妈也回来了,所以今天评判团又增加了一个,妈妈、姐姐、茜亚、春香姐、理香、深雪还有雅克都坐到餐桌前,放好各人的餐具后我便将便当放到各人面前,接着便是以雅克配方的罗宋汤。

「「「我不客气了--」」」

大家一打开便当,脸上都有些好奇:「咦?菜色似乎每个人都不一样呢?」

「没错,这是我依各人不同口味而作出调整的便当,其实沙拉也是,比如说姐姐的不喜欢太多蛋黄酱,而理香那份的鸡肉没做得太碎保持肉类的口感之类。」

「虽然蔬菜都切成碎粒但吃上去依然爽脆,莉莉芙妳刀功不错呢。」

「猪扒比平常更香,做得好啊莉莉芙!」

稍稍拉高两边裙摆以示谢意,他们吃得七七八八后我便再奉上罗宋汤。

「这是以雅克传授秘方的罗宋汤,减少了醋的份量应该不会太酸的。」

语毕,在坐各位就开始品嚐餐汤,由其以姐姐为首大家都露出满意的笑容。

「酸度刚刚好,蔬菜和牛肉都能入口即溶,已经能称得上是高级餐厅的水準了。」

「姐姐,这应该常驻在我们家的餐单之中吧?」

「不能哦茜亚,要做到这地步得花上半天,顶多只能偶尔在假日煮哦。」

本小姐出尽全力的一餐几乎无一劣评,不过既然对手也非等闲之辈,还没能鬆懈。

待各人用餐完毕,我也派发着评分的卡纸和铅笔:「以十分满分为基準,请各位评分吧。」

片刻我也将卡纸回收起来计算,基本上不是八分就是九分,以八十为满分,我的得分是六十九,获得这评价本小姐也觉得满意了。

接下来便是久久没出来的源治。

「要去看一看那家伙吗?不会是死了在厨房吧?」

「放心吧赤城同学,我已经嗅到熟识的香气,源治应该马上就能上菜哦。」

的确如雅克所说,空气中弥漫着一阵蒜与葱的香气,再来源治已经推着一部由两张办公椅和茶几改装而成餐车过来。

「久等了。」

来到餐桌他便在每人面前放下一只大碗,最后也给了我一碗,是日式叉烧饭?

白米饭和切碎的日式叉烧间隐约看到葱花和蒜茸,在热力之下散发着迫人的香气,再铺上海苔,这就是他自信的作品吗?

「你也没吃饭吧?试一试吧,我还有工夫没做完你们先吃着吧。」

最后他放下酱油就推着餐车回姐姐那边的厨房,我们倒了自己喜欢的份量后也起筷了--

吃下对手的作品……吾唔!

好吃!

虽然感觉有点油油的,但味道十分诱人再吃一口,不知不觉碗中已经不留一粒米饭,这是甚幺魔术啊?

「喔喔喔喔!完全不够吃啊!山田你知道秘方吗?」

「是源治拿手好戏的蒜葱油吧?平常他懒起来也会用蒜葱油捞麵吃哦。」

原来是蒜葱油,还有他一直懒懒散散原来就是为了在最后一刻才来烹调,以补持热力由香气更能散发,之前怪错他了。

「在弟弟面前我的烹饪技巧简直不值一提,不管男子力还是女子力都输给他,心情有点複杂啊。」

「各位应该明白本小姐为何会对他有如此评价了吧?甚至连厨房也特意改回明火炉也是为了这一口哦,不过这应该未算得上绝招吧。」

「我想源治下一道应该是炒饭吧?」

不知是不是雅克已经习惯了那种味道,接着源治的确是把炒饭推出来。

「是串烧和焗炒饭,还由蒜茸汁作酱料,汤就再等一会。」

不知不觉间我也成为餐桌上的一份子,当他分好之后也看看眼前的料理。

串烧的肉片都装到一只小碟上方便单手也可以吃饭,而金黄色的炒饭之中同样带着葱花和蒜茸,还有之前日式叉烧的肉粒,卖相上并没甚幺特别,但那鼓诱人的香气依然让人忍不住--

两种强烈的香料下去浓烈的蛋香,简直就是一场香气风暴,烤得刚刚好的鸡肉串烧肉质十分细滑,而猪肉表面也涂上一阵蜂蜜,吃上去甜蜜而香脆……又是不知不觉就吃得一粒米饭也没有。

明明还没到喝餐汤,但连我自己都觉得胜负已经分出来了。

「啪!」

这一声让我回神过来,源治已经在我们面前放下一腕草绿色的汤,咦?

「是西洋菜猪骨汤哦,中式汤你们应该很少机会喝到吧?」

执起汤匙喝下去,虽然还是很热,不过这汤十分清甜,而且蔬菜都一样已经煮得入口即溶……

「今天有回家实在太好了--小源治,能回家当大厨吗?你要多要薪金只要说就可以了!」

「好麻烦,我不接。」

「兄长大人,你的烹饪能力还真让人无力自容啊……」

「深雪妳也很出色吧?而且我又不是全面型。」

「不是的兄长大人,新娘的修行就请您多多指教了!」

「『新娘的修行』向我指教我会很困扰啊呀!」

无可否认,源治的女子力已经突破天际,新娘的修行深雪要请教他也很合理吧?反正如果他和姐姐结婚都一定是全职家庭主夫了。

「虽然很不服气,但这场比赛是我输了。」

「莉莉芙妳这样从容投降,叫为了看你气到脑中风而参战的我有甚幺立场啊?」

「……你性格真够恶劣。」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那幺你口中所说『欠缺的灵魂』,不是应对不同人口味而进行调整吗?」

「不,不是必然知道吃你料理的人口味是甚幺,那是很次要,灵魂就是让料理变成毒品一样,吃一口就会上瘾一样吃下去。」

他拿起桌上本来是準备给我自己的便盒,快速地吃下去,吞噬后就直接把罗宋汤倒到口里。

「……唔,今次能算合格的只有猪扒和汤,再努力一点吧。」

就算不服输也没办法,的确我做不到他所说的魔力,更甚他们在吃我料理时却没有那种幸福的表情。

当然,打击是成长的动力,这正是告诫我自己不足之处,下次我不会再输的。

「这两天承蒙各位关照了,真的很多谢大家的照顾!」

时间差不多,雅克也说要回去了,我们所有人都来到玄关送别他。

「不用客气山田酱,有空就多点过来玩吧!」

「对啊,平对你对我家的小源治那幺照顾,这一点又算甚幺?记得多回来玩哦!」

「宁芙小姐和深雪小姐妳们太客气了……话说源治你不回去吗?」

「还有些电影想看,今晚不回去了。」

「啊!源治我都忘了,昨天我买了一些电影準备今天看的,要一起看吗?」

春香姐由包包中拿出BD盒给源治打量,他马上就罢出一个嫌弃的表情:「我看过这部,this   is   fucking   bullshit,过来,我给你看看甚幺才称得上是电影吧。」

源治拍着春香姐肩走去姐姐那边客厅,他们今晚也应该留下来吧?

「话说妈妈,明天要準备妳的早餐吗?」

「明天放假应该三餐都啊!不用了小芙和小雪,明天就由妈妈我来做早餐吧!」

一阵寒气由经由脊骨深深冲到脑后,我有些不好的预感。

由小到大我好像没看过妈妈做料理,我有点怀疑茜亚的「技巧」就由她身上遗传下来啊……

  • 名称:一路向西迅雷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4: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