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有点甜超清在线观看

第六十八章:王之道

经过这两天的努力,民主选举的基础都已经完全準备好,来到放学时间我们只是在等待提名投票结果。

「姐姐,虽然现在还没完结,但一如预期妳是热门人选呢。」

茜亚兴奋地将电脑萤幕移到我面前,看看结果本小姐是在第一位,佔投票率的37%。

而第二位的铃木春树,应该是我政务上的死对头吧?贵为学生会的副会长本应好好辅助本小姐,但很可惜他是学校的权贵派,他可带领着一整个学生会与我对抗着,而且我对这种佛口蛇心的家伙有种生理上的厌恶。

嘛,不过不出所料他也是最强敌人,有25%的得票率,第三位的久寿川和第四位的姐姐都佔左右15%,再下面的得票连陪跑都称不上了。

「嗯,不过本小姐倒没打算选。」

「「「咦咦咦--!」」」

在场的深雪、茜亚、姐姐还有雅克都发出惊讶的叫声,也不能怪她们反应,这个决定我只和北野学姐和小野寺学姐两位先代学生会长说过,而她们两位也认同我的认法。

「可是莉莉芙酱,你也明白铃木春树是怎样的人吧?您能放心把这学园交到他手上吗?」  

「既然是由民意而产生的领袖,那最少也是一个多数体须要和期望的人,既然我们的本意是民主,那也应该尊重民意的决定。」

「但莉莉芙小姐,既然民意是选择了妳的话、而妳虽背叛他们,不就是违抗民意了吗?」

「虽然雅克你说的没错……」「那幺莉莉芙小姐就不可以弃权啊!」

嗯,似乎她们都误解了我的意思了。

「雅克你会错意了,本小姐不是说会弃权,只不过不会去做特别事去拉票等等,如果我真是当选的话,我也会继续做学生会长的。」

「可是对这种事完全提不起劲,一点也不像身为工作狂的姐姐妳啊……是有甚幺难言之隐吗?」

鸣……被茜亚说中了,不过原来在她心目中我是个工作狂吗?

反正都到了这一步,其实也没必须隐瞒下去吧?由尤在坐的各人都是一直战斗到现在的伙伴……

「老实说,我已经失去继续当学生会长的理由和目标了。」

她们没有回答我发言的打算,我也继续说下去。

「一直以来,本小姐也是继承着学姐们的意志,既然此刻这夙愿已经完成,我也应该把位置让出,令具备比我更理想的人选担任,这才比我继续像机械式工作又佔着位置、更应该去做的事啊。」

「所以莉莉芙小姐就决定不理会后果,只在意自己的夙愿是否实现,置你所应该保护的人不顾吗?这可不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啊!不对,应该说只是单纯自私罢了!」

「本小姐又不是救世主,既然自知是个没有进一步理想的人、却要继续佔据着权力而不放,这种满足权力欲的行为才算是自私吧?」

「如果现在有能令大家都变得幸福的人选,莉莉芙小姐的想法当然很合理,但你也清楚铃木春树是个怎样的人吧?万一妳放着不管让他当选了,那幺过去一次又一次的事件只会变本加励。」

「既然雅克那幺强烈要求本小姐,那幺妳能拿出令我有动力的实际理由吗?」

「因为现在各种条件来看,只有莉莉芙小姐妳能让学校变得更好啊!」

「一个没理想的人会让学校变好吗?雅克你的想法太天真了,这只是妳对本小姐的迷信。」

「那幺莉莉芙小姐妳在接任这一个职务时,就只觉得须要单纯把『民主』带给学生,而不是为学生的幸福而去建立民主吗?如果是后者的话就应该守护制度直到它能运行,而不是像把孩子生下来让它天生天养啊。」

应该怎说呢?

到底是在这长远抗争中一早已经把我热情磨光、变得只想完成目标,还是一开始我就没理解清楚目的的背后呢?嘛,不过在此刻深究这点都已经变得浪费时间了。

「虽然人家没有说要拯救所有人的伟大理想,不过半途而废莉莉芙酱妳真的甘心吗?请别忘记学姊们的志愿,我们过去都不是为赎罪哦。」

「姐姐,最少妳也做完这个学年吧?之前我们一直都没好好做过相关的宣传工作,这场来得那幺突然的革命明明如此顺利,总不能现在退兵吧?何况『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是姐姐妳的座右铭吗?这个时候妳更应该展示能力啊!如果妳退虽的理由是为了让有能力的人当学生会长,那幺现在妳就没有退后的余地啰。」

「难道妳们觉得我还会有『能力』去做学生会长吗?这大半年来除了理解一座又一座的文件山外几乎没做过其他事,学生会几乎每一个人都因为讨厌我而刻意阻碍行政,就连风纪委员最近都开始和我闹翻,本小姐会受欢迎只是因为行事反特权才被追奉罢了,一个社交障碍的人比起做会长,说不定做参谋还比较有人啊。」

比如像雅克这种人才更合适吧?最少她的亲和力比我好上不知几多倍了。

「不必再说了。」

久未发言的姐姐说完这一句便来到我的办公桌前,短短一瞬间的目光接触我就已经感受那种鄙视与厌恶,那也是没办法,站在她们的立场我的话很不责任吧?

  「与其在说服一只连斗志都没有的丧家犬,还不如来成为本小姐的左右手吧,吾以夏娃.海赫之名起誓、绝对会比莉莉芙成为更优秀的学生会长。」

「姐姐妳知道在说甚幺吗?成为长生会长可不是玩玩的事啊!」

「本小姐当然知道,怎说我也是第四名,既然得票前五名的人都可以选择参选这可是本小姐的权利吧?还是看着我平日优闲的样子所以觉得本小姐是笨蛋啊?少瞧不起人啊,身为海赫家的长女办事能力绝非等闲哦。」

的确在入个一个月左右建立起此等人脉,姐姐是有她的一套,问题是她自负的性格经常地老马,由她来当最高决策会出问题吧?

「看妳的表情很不满对吧?那幺就起来反抗吧,还是莉莉芙妳已经连反驳本小姐的勇气都没有?」

不,冷静一点,这明显是姐姐的激将法,只是这程度的手段本小姐还不会上钓的。

无言似对了片刻,姐姐她也转身离开,最后还回头过来对着我们说:「如果想追随本小姐的话就跟着我来吧。」

语毕,姐姐她便推门离开,但想不到的茜亚竟然会起来跟着她走。

「茜亚,妳想要去帮姐姐她吗?」

「我认识的姐姐是个充满自信和行动力、带领着大家步向胜利、绝不会在关键时间退让的女王大人,但现在的妳充其量在逃避现实的中二病罢了。」

接着连茜亚都推门而去,我身边只余下深雪和雅克两人。

只不过感到没法做得更好而想退出一线罢了,难道我连这样的权利也没有吗?

好听说我是绝不退让,但就这一点我就已经得罪很多人,可以的话我倒想由雅克他来接替我的位置,而本小姐成为她参谋就完美了。

但本小姐也得面对现实问题,反过来想她们的坚持与担心不无道理,铃木春树作为提名得票第二位虽然与我是有差距,但如果我甚幺都不做的话,他或许可以拉拢到这次没投票的人,小幅度超越我并非不可能。

更重要的是他的人格,运动会时难得将植于教师圈内的势力击溃,让这阴险的家伙成为学生会长就前功尽废了。

第三位的久寿川美树是风纪委员长,以她那不下于我的死脑筋会如此有人气让我很惊讶,虽然对于她的工作能力我不容置疑,甚至说是我想让位的理想人选不为过,但是要她支持度超越有一整个势力作靠铃木春树,就太强人所难的。

至于姐姐她,的确平日看起来只是个爱粘着源治的笨蛋花痴,不过能在大家族中爬到今日地位能力可见一斑,可是以过去作战时经常老马这一点实在难以放心。

难道真的要让我继续当学生会长吗?虽然违反我最初不留恋权力的意愿,但有孙中山的前车之鉴,我可不想再发动一次护国战争啊。

「深雪、雅克今天就先解散好吗?我想静一静。」

「莉莉芙酱妳该不会想不开吧?」

「就算要本小姐继续做下去,也得给我时间想想应该怎做吧?要幺不去做、要做就要革命性地去做。」

语毕,两人都露出喜悦的笑容对着我,唉……身为一个被众人期待着的人真是辛苦啊。

「啊深雪,今晚晚餐就不用预我了,我会自己解决的。」

「咦?那幺莉莉芙小姐今晚不如我送饭过来吧。」

「那个会麻烦到雅克妳吗?」

「不会,反正一会回去我也会煮晚餐,何况宿舍也很近吧?」

「那幺就麻烦妳了。」

在她们两个都离开我办公室后,我就独自一人在思考去路,可是本小姐的时间不太充裕,接下来就只有两天半左右的拉票还有一堆桌子下的战争,不过不如她们所说吗?我可不害怕挑战的。

不过在想之后应该怎做之前,得理解自身的缺点,怎样理解?当然是去找一块照出自己缺点的镜子啰。

在昏黄的斜阳下,我一个人等在学校附近一个公园遥望着东京弯,会落得这种光景是因为我约了的人虽大迟到。

未几,一鼓无声无色的压迫感渐近,我也转头说道:「你迟到了,源治。」

「一个连理由都不说,更要在享受拉麵的我出来的家伙有资格说人吗?」

虽然看起来他脸上都有不少瘀伤应该在做过甚幺蠢事,但凭他的怒气看不像开玩笑的。

「well,所以妳叫我出来干甚幺?这种场所又二人独处,该不会对我告白吧?」

和他缠在无聊玩笑必定陷入浪费时间的局面,我也立即入正题:「源治你觉得一个好的学生会长是怎样的呢?」

「把裙子改短两到三吋穿更多黑袜裤,再绑好马尾露出颈背……」「请不要把自己的性癖加进来。」

「so,为甚幺这种事要找我?」

「源治你不是本小姐的最大敌人吗?就像我看到你的缺失一样,你也会看到本小姐的不足和缺点,如今我就须要像你这一面镜子。」

「那妳应该很懂我,我不会做没利益又没兴趣的事。」

「你不是这个时候说要钱吧?」

「给一个说服我去帮助妳的理由,最好是让我感兴趣的。」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坚守那承传下来的信念,那本小姐就只有继着执着这面旗帜走下去,直到世界尽头。」

「但你肯定自己不是被过去所缚束的亡魂吗?」

「如果在一个小时之前、是的。」

「但是现在,我所背负的不是一面一成不变的旗帜,我要将这份意志和理念扩散,这将会是一场革命,而当下本小姐能认清自己的问题,才能继续走下去!」

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冷笑,最后源治也轻轻拍了几下手掌:「很好,看来这场剧有点看头,后座的票我买定了。」

「其实说我是妳的镜子也不为过,不得不承认我两都很相似之处,不信任战友和部下的能力,但结果不同的是最后我都会信任他们并肩作战,而妳不会,因为妳是个孤高的女王大人。」

「慢着源治,你是不是误会了?本小姐不是要成为王。」

「那只是妳的认为罢了,无论怎样的称呼也改变不了这个身份地位的事实,就算是民选出来的领导者也会是个王者,同是妳也应该建立自己的王之道路,如果没有『成为众人之王』的决心的话你就应该退出了。」

虽然不尽认同,但还是先听听他的说法吧。

「虽然几乎每次我们之间的对战最后你都赢出,但为甚幺明明资源比我们多出数倍以上,理应轻易就干掉我们,但为何总要花那幺多心力呢?」

……老实说对本小姐而言,比起困难还不如说是麻烦,就像杀不完的虫子一样,但现在反驳他的论点倒没意义。

「嘛,对付每一个都是怪物的你们不花点心思是不可以啊。」

「当然这是一个因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妳没得到部下的信任。」

最后一句都像一把刀似的刺到我心里。

几天前的回忆不断涌现,当时为了复仇而做出来的事,令一直的好伙伴久寿川与我反目,如果当时我不是一意孤行以会长的身份命令她的话,关係也不会变到今日的地步吧。

就是这件事才令我更加有无能的感觉啊……

「妳的确是个优秀的指挥者,但虽连好的领导者都算不上,你的部下每一次都是因为有共同敌人才会听你命令对不对?」

不尽如实,但也无法否认有部份风纪委员的确是这样,为了他们这理消灭女性公敌。

「妳得学会怎样成为一个领导着别人的王,孤高的王就算赢到战争、结局也必然是悲剧的,自己想想怎样才可与你的部下并肩作战吧,这世界很多事都要是一个团队才能成功的,但前提是令部下愿意附托于妳,现在的妳我连收钱都未必想帮你工作。」

这番话由他口中说出倒毫无反驳余地,虽然只是一班笨蛋但他总能很有效率地团结作战,应该归功于过去的经验吧?

「身为一个上司同时也是下属我多少可以给你一点建议,不要和你的战友罢架子,要由心底觉得自己也和他们一样,那幺你的下属自然会跟随你了,莉莉芙妳最重要是欠缺一份谦卑。」

嘛,就算有点抽象,我大概也明白源治的意思,谦卑吗……

「多谢你的意见源治,现在本小姐身边缺乏像你一样的镜子,不如你也成为我的团队吧,我须要你。」

「我拒绝。」

竟然?

「这种对我没好处的蠢事还是最少一点做,我只想吃着花生看戏罢了,甚至说妳上台对我没好处啊。」

「那幺你认为由富家公子带领的月桂会比较好吗?那是我们的共同敌人吧。」

「我不关心这种事,更何况不到两句你就犯错了,对着我这种外人用威迫没所谓,如果对着自己人的话这种手段还是少用为妙。」

「……抱歉。」

「好好干吧,kid,我会买最好的爆米花来看戏的。」

留下这句话之后,源治也转身离开,嘛我都应该回办公室开一开反省会了。

  • 名称:农夫山泉有点甜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9:2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