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蒲团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插图:夏娃

http://i.imgur.com/gvTz6OF.png

在相对平安的情况下过了一个下午,终于来到辩论会的时间,而我也独立在体育馆里上层的吊桥上。

距离开始的时间虽然还有十分,但明明没强制参与但座位几乎全满,就连通道也站满了观众,无他,这个世界最佳的娱乐不就是看别人吵架而自己不牵涉在其中吗?

「想不到学生会长你搞的事意外地和平啊……」

身旁出现的声音是一步步走来的鸣海老师,语毕他已经来到我身边,和本小姐一起依着栏杆俯视观众。

「只是有很多看不见的争斗罢了,鸣海老师。」

「是因为北野她你们才搞那幺多事出来吧,虽然都算是好事,回想起以前我还是月桂学生时……」

其实由鸣海老师开始想当年时我就已经没将内容听进耳里,直至他突然啊一声叫出来:「啊!说起来想不到北野她也会回来当教师啊,以她的才干应该可以做更好的工作吧?难道她是为了这次事件才回来吗?」

正常来说我也认同北野学姐应该去继续升学或者去做研究,与我和小野寺学姐一样作为天才儿童的她,大学学位虽然说是唾手可得,但我们都因各种原因而像普通学生一样不跳级完成教育课程,北野学姐更是在高中三级时故意留多一年,虽然背后的理由十分奇怪……

「不,北野学姐回来的原因是因为一个男人,这个人和鸣海老师你也经常交手的。」

「……真是劲爆的八挂啊,嗯……林应该她也不认识、赤城又有女朋友,该不会是真喜雄那个小子吧?」

「接近了,再努力猜猜吧,时间差不多了,失陪一下鸣海老师。」

就这样我一步步往后台走,来迎接我的人只有深雪和北野学姐,倒是在学姐背后的深雪对着我摇摇头,发生甚幺事呢?

「学姐……」「莉莉芙妳做的事我都听说了,把那幺重要的资料交给敌人,妳何时变得那幺蠢啊?」

呃,原来为了这件事生气吗?

「简单说这是利用一个没大威胁的对手去削弱敌人,这件事对我们没有坏影响啊。」

「那幺如果妳姐姐将资料转交回铃木手上,又或者乐观一点败露了让铃木知道你们已经掌握他行动呢?」

「第一点姐姐没可能会那样做,至于第二点其实也没关係,内容也只是到今天为止,加上要预防的工作也完成了。」

「我应该教过妳别用感性去分析吧?」

「对姐姐的信任完全基于理性分析,毕竟帮助铃木对姐姐毫无用处,因为姐姐的目标也只是本小姐一个,她才不会将铃木击倒我而得到的胜利认为是自己功劳。」

我和姐姐最相似的地方大概只有好胜这一点,以她那种对外时女王般的性格也完全不会忍受自己成为助攻者,以前就是她那幺爱出风头的性格也惹上很多无谓麻烦啊……

「既然现在是由妳主导的,学姐我也无话可说,最多只能说一句别顾着玩老鼠最后引火自焚。」

「请学姐妳放心,我很清楚自己在做甚幺。」

老实说我觉得学姐们都好像过虑了,在运动会时他们的计谋还算得上精彩,但现在由铃木主导的根本不外如是,或许吸毒已经吸到脑袋坏掉了吧?

道别过后我也站到去台上,讲台上分别放了三张演讲檯,新旧不一样模样应该是在仓库的备用品吧?没所谓,反正都没必要在这些地方花钱。

今次主持的是之前运动会上那位内海老师,作为一个只想生活安稳的人中立性上也应该没甚幺问题。

主角们都齐集在台上,这场辩论会也正式开始,首轮环节便是三人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立场和政纲,然后就由得票最多的我开始。

「各位好,相信在座各位都没兴趣去听客套说话,那幺我也直接切主题,这次参选最大目的是解决这所以学校一以来的陋习『一班学生特权制度』,同时会解释这制度留下来的余毒,让所有学生在一切公平的情况下享用学校设施,制止长期预约而不使用的情况,另外我亦会改革现时学生会重新任命各要员,改善现时行政效率等等,以上。」

基本上我也没甚幺好说,这大半年来做到的以后都会继续做下去,连任后的改变也仅仅如此。

接着便是到铃木春树,摆出一幅耻笑般的笑脸瞄了我一下,就开始道:「各位同学好,鄙人铃木春树,今次参选的目的是希望取代过去无所作为的学生会长,比如说更换一些已经老旧的校园设置,就例如这张演讲檯一样。」

他拍拍面前那比较老旧的演讲檯,又继续说:「我想各位也对学校里各种老旧的设备感到烦躁对吧?众使向学生会投降了很多次,但资金一直都不愿意批下来,难道各位还要忍受种种工具都勉强用着吗?」

「身为副会长的我,对每次上交的预算伸请被驳回都感到心烦了,如果希望改变这种结果,就请你们支持我投下神圣的一票吧,至于预算是否足够请不必费心,我背后的铃木财阀会全力支持月桂的建设的,多谢大家--」

轻轻鞠躬的铃木随着台下的掌声而露出一脸虚假的笑容,完别说是否空头支票,内容完全被反转了。

基本上投诉和申请都是直接交到我办公室,在合理的预算要求下我都会正常批出,反而是他们那边废人集团掌管着财务往往故事留难,说要细心重审,上星期批出的棒球部预算可是我上任头一个月的工作。

当然知道内情的人只有我们两边,对所有外人来说也是罗生门……他们一定是那幺想吧?

既然他们笨到自己上钓,我就留在一会慢慢玩吧,爱脸子的大少爷到底经不经得起考验呢?

最后当然是到姐姐,当灯光集合于在舞台中央的她,一直沉默的姐姐也踏前一步执起麦克风:「贵安,在席的各位同学,或许各位对我的认识也不深,先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高中部一年一班的夏娃.海赫。」

作为入学不到两个月的姐姐知名度当然不及我和铃木高,报上名来后的片刻沉默在台下却议论纷纷,主因无非和我一样的姓氏吧。

「而我参选的目的和两位都有不尽相同的地方,同一样是改变现时的学生会,但方法和取向完全不一样。」

「相比两位现任的学生会员和不同的发展方向,我认为月桂的学生会须要更为开放,换句话说便是全面民主化。」

「现在的学生会就像中国明代时的内阁制度一样,学生会长有高度决定权、但学生会内阁全体也能动议会长不能否决的决策,而当在派系斗争之中就形成今日的局面,会长与会众对立互相阻碍,除了增加不必要的行政成本外,还导致很多重要决策拖延,具体一点的就像刚才铃木同学所说拨款拖延等等。」

不错,姐姐似乎有做足功课,对现时情况研究也很仔细嘛。

「而已如果在两位当选后,势必将学生活系统改革得如总统制中参谋内阁一般,众使具备限期不会出现长年独裁,但在无任何有效反对力量下难以抗拒学生会独大的局面,所以由我当选学生会会长的话,我承诺会就现时出现的问题进行改革,学生会所有职务全面由大家选出,完全废除任何任命,所有决定全由学生会投票决定,确立完善的代议民主制系统,每半年就重新进行选举保持其代表性,谢谢。」

针对现时问题作出一个各打五十大板的方案,以争取不同类形的选民吗?

当然其实她的发言对我都有启发性,她所宣扬的本质上比我和学姐们的做法更为民主,不过也不是没有无可反击之处啊。

「好了,三位候选人都发言完毕后便可以进入发问环节,规则是每位候选人都可对其他两位候选人各发问两条问题,每条问题都有三分钟的对答时间,那幺就和刚才的次序一样,请由莉莉芙同学先发问。」

到我的进攻时间了。

「我想对铃木同学发问第一条问题,刚才你提及到是现任学生会长、即是我莉莉芙曾经阻碍正常预算拨款,对吗?」

「没错,有甚幺疑惑吗?」

「那幺我想你确认一下这份文件。」

将usb交到内海老师手上,再放到电脑中由投影机播放,让台下的人都可以看见这份文件。

「这一份是第一学期初对网球部要求更换老旧球拍的申请,左下角有我的批准签署和签发日期,为何右下角由学生会财政部的批准日期会是三个星期前呢?」

想不到我会在每日海量的文件中留下副本吧?铃木春树。

一脸痛苦的他也沉默了片刻再缓缓道:「请问学生会长有可以证明这的确是正式文件吗?」

「当然,有海量最后经由财务主管日向同学批核的文件副本作证,既然是签名稍作比对便可得知了,除非铃木同学你怀疑日向同学与我一同造假罢了。」

身为他班底的日向,铃木又怎会乱来呢?他沉默下来以免再失言,我便继续发言:「其实像这样的文件可以说多得磬竹难书,那幺到底是那一方便失职呢?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但学生会长你够胆肯定没否决过学部的拨款伸请吗?」

「当然有,比方说之前篮球部的合宿补助伸请,多次追问下也交不出一个合理理由、为何要在暑假期间前往沖绳五星级酒店进行合宿,虽然我校一向重视篮球部的活跃,但入住高级酒店与运动能力提升毫无瓜葛吧?」

「还有之前学生会的扩展伸请,竟然以『设立学生会会员专用休息室』作名目申请接近一百万日元经费,难道有了这休息室便能提高工作效率至能正常地通过预算吗?不过我想重新一点,那是本份内的工作表现。」

「如果没有反驳,那幺便是第二条问题,关于你刚才的发言,基本上都只是提供金钱所解决一些行政失误引起的正常问题,但似乎没有实际提议去改善现存问题,请问你铃木如果当选学行会之后有甚幺打算呢?」

「哼,关于这一点根本没担心必要担心,现时学生会最不满的就仅有莉莉芙同学你一人,只要你退出管理我铃木春树可以保证,学生会绝对可以正常运作。」

……乾脆就承认自己团队一直阻碍行政,我真怀疑过去我面对的铃木春树是不是另一个人,或许之前的他背后有谋士操纵,现在就只是个自我意识过剩的白痴吧。

「那幺就是说你们打算建立一个完全封闭式的贵族独裁体制吗?」

「当然,由一班优秀的的菁英去带领社会有甚幺问题?」

「真是满满的选民意识啊(注1)……我对铃木同学的发问已经完毕了。」

*注    选民意识:自认为被上天选中的一群

虽然我也认同社会是须要优势的一群去带领,但在这白痴身上我只看到背后资源上比较优秀,但他本人绝不称得上人才啊。

「然后我想对夏娃小姐进行发问,坦白说我十分欣赏妳的计画所以问题不多,我想问一下整个学生会半年换届,不会太过扰民吗?何况如此频频换人,又如果确保不会发生朝令夕改的情况呢?」

虽然有放生的意向,但姐姐作为唯称职的对手我也要用一点力,太放水她也不会高兴吧。

「很好的问题,关于次数上其实也并没那幺複杂,设立中其重选的原因是可以让犯了大错的成员可以被同学以选票惩罚,不必等上一年时间,在没任重大过失的情况下基本上都没大变动,所以不必担心政策上频繁变更,同时我都会考虑将中其选举规模压,以降低经费开支和干扰情度。」

平日对金钱没有概念的姐姐居然会考虑到预算,这样才称得上是对手嘛。

原本意为有一番恶斗的铃木反而变成花瓶,这次最后会不会变成我们姊妹间的实力比试呢?

我两互相对上了一眼,同样摆出自信的鬆笑给对方,就算感情再好也会有想分出高下的时刻吧?就像某两个每天都在打架的笨蛋一样。

「我发问完了。」

「那幺接下来便是铃木同学……」「第一条问题是问莉莉芙的。」

还没等老师说完铃木就抢先道出,如像饿狼似的眼光狠狠瞪着我,嘛就让本小姐见识一下落水狗的最后吼声吧。

「我想问一下的便是关于你之前解散学生会的事,你有甚幺理据去做?这样明显阻碍行政吧?」

「为了革新新一届学生会这是必然的吧?何况这一星期应该做的本小姐都一早完成,直白点说现任会员绝大多数都是毫无作为,一直以来都是由我和极少数到会员维持运作,解散与否无毫无影响。」

「这种无法好好与下属协调,反而一面倒推卸责任,像你这种人真是管理人才吗?我十分质疑。」

「把说话反过来说也要有个限度,带头进行无理不合作运动、将身为学生会员本份工作推得一乾二净的你,没资格说别人工作能力吧?」

「这不反证我的领导能力吗?带领群众抵抗不义的独裁,到底同学们须要的是位领袖,还是一个不得人心的工作机械呢?」

「与手下座拥无义务性特权的你们……」「我要发问第二条问题,同样是问莉莉芙。」

啊啦,利用规侧去打断对自己不利的反驳吗?会玩制度这一点我有点惊讶嘛。

「听说在交参选申请表前,莉莉芙妳说服了风纪委员长久寿川美树加入你的团队,是否有这回事?」

「没错,是事实陈述。」

「自莉莉芙妳上任以来,风纪委员不是有『女王卫队』的称号吗?」

大概已经看出他的走向了,想把我演绎为一意孤行又手握兵权的独裁者吗?

「那只不过是学生们的戏称罢了。」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你私底下和风纪委员长也十分友好,很难令人相信你没有干涉风纪委的行动吧?长久以来双方互不干涉以确保军政分离,但自妳任职后学生会长与风纪委员会关係极为密切,如果由妳继续连任于学生会之内清除异己,失去最后制衡力之后很难保证座拥甚比教师权力的你,不会在学校为所欲为啊。」

「关于此事我可以做一个保证,连任后我将保证风纪委员会的独立性,现时久寿川美树是以个人身份去帮助我的,事实上绝不存在所谓的私人军队。」

「是吗?可是我得到的消息虽不是这样,你之前不是对风纪委员的干部进行宣传吗?」

「没错,就像你会做的事一样。」

「不过这不是明显以权力层层压迫吗?比如说如果不在选举中不投给你就会有后果,这技俩简直路人皆见吗?」

「请别作出无根据的指控,你口中的迫压从不存在。」

「还有学生会长和风纪委员合谋都不是第一次吧?几乎每一次久寿川都将指挥权交出,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根据无法使人相信妳会实质地放弃对风纪委员的控制,还有在之前修学旅行时发生的偷窥时件,你们联合起来和偷窥犯达成协议,令其减刑对吧?」

「那件事有重要的内情……」「我发问时间完结了,请交给夏娃小姐继续。」

可恶!又是利用这一招,还犠牲对姐姐的发问时间强制完结,那件事内情不曾对外公布,这样的罗生门被这混蛋利用了……被漂亮地将了一军啊。

之前那个前田老师曾是他们的一份子,知道内情再转告他们一点都不奇怪,倒是加上关于风纪委员那边的,串连起来可以肯定当中有内鬼,不过之前放出去的鱼饵都没收穫,只能靠猜两次都在场的人吗?

「第一条问题我也是想问莉莉芙同学的,是关于废除特权制度的,请问有否现在可以公开的具体计划呢?」

姐姐这算是在帮我改变话题吧,既然她放弃了追击的机会我也得冷静一点回答。

「关于这一点其实之前的发言都提及过,我会将废除相关团体优先使用的条文,令所有月桂学生有对设施绝对公平使用权。」

「嗯……公平吗?我又有个小故事可以说一下,从前有一个足球比赛有三个小孩站在球场旁边的栏杆,高度不一的他们只有最高的小孩可以站在地面就看到比赛,这时正好有三个高度一样的小木箱在旁边,于是他们三人就平分了小木箱。」

「可是问题又来了,当他们都企到木箱之上时,原来最矮那个小孩还是不够高,但基于公平他也是没办法的事,对不对?」

「但是,又怎为之是正义呢?当然是最高的孩子把木箱让给最矮那小孩啰,所以绝对的公平又真是好吗?」

「我认为比起一刀切式的废除,应该更考虑实际情况去改善现在条文,比如说该社团一样具优先使用,但不能完全霸佔场地让其他学生同样具体合理使用权利,当然这涉及众多繁琐细节,如果由我上任后必定会就这方面研究,在公平和正义之中取个平衡点。」

嗯……在帮我一把之余再利用这机会好好宣传自己,在姐姐的立场的确没有要和我们打泥浆摔角的必要,增加自己知名度才更须要。

「接着第二条问题我想问铃木同学,这段录音是怎幺一回事?」

姐姐将usb交到老师手中插入电脑,再下指示说播放出第一段录音。

音质十分清晰,完全可以听得出铃木与别人的对话,内容大概是他暗示某个家境贫困的学生去破坏我和姐姐的讲稿,这段内容之前铃木姬百合带来的情报之中也有,但那应该是之后窃听铃木,这个「现场版」应该由源治他们录得的。

至于姐姐的解决方法我不知道,我自己便做了一份假讲稿给他销毁,老实说我都觉得自己笨了,这种情度我不用讲稿也做到,为何要花时间去做个没重要目的的陷阱呢?

听完之后,铃木已变得一脸铁青,大概他认为姐姐在表面上还是同盟吧。

「……我完全不明白夏娃同学妳想表达甚幺……」

「是吗,那幺再听第二段录音我再解释一下吧。」

这次的内容是一个男生惊恐的自白,基本上就是说铃木是主谋,他只是收了钱行事,但在最后出现一句类似不要杀我的说话时声音就自动消音,到底有谁可以恐怖到做这种行动呢?我想都心照不宣吧。

「收到这些由匿名者提供的录音,本小姐也十分惊讶,所以想铃木同学解释一下罢了。」

「还须要说吗?肯定是嫁祸吧?」

「是吗?可是我打听回来的消息说,以铃木同学的品德会做这种事也很有可能,既然你否认的话那幺只好留给各位同学下定论好了,我发问完了请老师进入下一环节。」

这步棋下得不错,不暴露我们已得知他行动之余,又可以让铃木怀疑身边的人有否间谍,最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规刖中断他发言,我似乎该对姐姐一向那笨蛋花痴的印象改观呢。

接下来的发问环节并不踊跃,到现在只有三个人举手发问,内容都十分无关痛痒,甚至令我怀疑他们有没有用脑听我们的说话,直至第四位发问的人终于有点看头。

「我想问现任学生会长莉莉芙妳,关于铃木同学爆出的修学旅行偷窥一事,可以详细一点交代吗?」

「简单来说就是修学进行第一天时发生了一件偷窥事件,而某几位同学被大家当成犯人看待,为了洗脱罪明他们发动一个愚蠢的行动集体去进行偷窥,从中去找出真正犯人,因为他们带罪立功的关係在老师的同意下判了个稍轻的处罚,当然事实上没轻得去那里,这就是事件的真相。」

其实被翻出来这件事都不是十分光彩,但可以解释的话总比铃木含糊带过引起人群众幻想好。

就在无特别发问的情况下,今日的辩论会就此结束,而姐姐也和我一起走到后台去。

「做得不错嘛,我的妹妹。」

「姐姐妳也是,我承认以前也轻视妳的能耐。」

「小女人模式只是在源治面前才会开动哦,如果连今日这点能耐都使不出来,本小姐可还能作为称职的海赫家下任当主吗?」

也是,姐姐她所背负着的与我和茜亚完全不同,但我想正因为这个背负,源治才拒绝姐姐爱意吧?

老实说我对着源治所谓的感情多多少少已经放弃,毕竟在研究下得出的结论那绝非爱情,最少我没自信为源治做到和姐姐一个级别的附出,或许那种好感只是对作为「哥哥」的他而产生吧。

现在我角色也只能静静观察这一对,至于茜亚我也无没批评的意思,他对那笨蛋的感情说不定比我更深……

和姐姐回到后台时,一声大叫同时吸引我们的注意,让我们一同去遥望远方--

「本少爷做事不用你教我!」

放眼过去铃木正把一个跟班用过背摔摔出去,大概是把刚才的怒气发洩在他们身上吧?真可怜。

他似乎发现了我们的存在,在眼神对上的一剎他便作势冲过来,但他身后几个跟班都上前将手按住,真是白痴一样。

「莉莉芙妳肯定他真是个智力型的对手吗?」

「以前大概背后有智囊团帮忙吧?现在整个低智商白痴一样。」

「看来莉莉芙妳没明白我的忠告啊。」

忽然一把声音在我和姐姐中间出现,猛然回头一看是北野学姐?

「哇!你能不能正常地在别人面前出现啊?」

「这里说话不方便,跟我来。」

学姐她一贯无视别人说话自顾自行动,但我也选择跟上去,毕竟是北野学姐她。

来到学校的后庭园,学姐环视一下四周便注视着我们,是她确认了附近没路人吧?

「虽然夏娃妳是敌人,但现在这种情况我便顺便告诉你好了,那幺莉莉芙妳一直认为我说铃木危险的意思是?」

「阴谋、恶毒、擅长计谋。」

「那幺现在呢?」

「一个只会脑冲血的白痴。」

「所以说你一直以来都误解我意思了,这是一份旧剪报。」

学姐由公事包中拿出一小张旧报纸,内容是一宗学生严重伤人案,受害者左脚被打致终身残废,而犯罪者被判入少年监狱,这其实平凡到不足为道的新闻,看起来和铃木一丝关联都没有,事发的日期大约在三年前,以我所知铃木这三年也在月桂,真是完全想不通……

「这案件真正犯人其实是铃木春树,但铃木财阀最后找个一个替死鬼帮他顶罪,这下你们应该明白我意思吧?」

「北野老师妳想说那个人是暴力狂对吧?」

「更正是一只疯狗才对,我应该更早址坦白告诉妳们才对,刚才你们都看到那家伙开始发疯了,人身安全上你们必须更为小心。」

「这一层的话北野老师不必担心,我们两姊妹都十分习惯和危险人物打交道啊。」

「没错学姐,而且我们认识的危险人物比这中二病危险一百倍以上,所以请你放心吧。」

「就是你们这种模样我更不能放心啊……总而言之已经警告你们,好自为之吧。」

留下这番说话北野学姐就头也不回离开,余下我和姐姐互相对视着。

「收到这样的忠告,姐姐妳打算怎样呢?」

「根本没担心必要,最利害的鹰眼可无时无刻在观察着哦,好好等待明天我们之间的决战吧。」

「也是呢……」

比起一个嗑药嗑多了的燥狂中二病,姐姐身边可有个超级杀人狂魔喔。

「不过真可惜呢,如果没那种傻瓜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正经地在舞台上较量一番。」

「世事总不如人意,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也是……那本小姐也重新说多次,我可不会输给妳哦莉莉芙。」

「真巧,刚刚也想将同一番说话送给姐姐妳呢。」

或许我们之间的较量只能留条棋盘上吧。

笑脸一对分别,嘛接下来就只有去面对明天的大结局了?不对,我还得设法找出风纪委员之中的间谍。

虽然现在没有重要资料落到他们手上,但不抽出来总觉得往后会成为后患……

*七十三章完*

话说写这一章真是满满精神分裂啊……

其实连载到这个地步,我也想听听作为读者的各位有甚幺意见

作为日常型(伪)小说,一直以来都以章节剧情来决定内容走向,虽然已经有结局的预定,但在中间的剧情大家有没有甚幺想法呢?

比如想看多一点装傻搞笑啊,或者减少一些哲学说教,还是想看多一点打斗或者斗智,希望各位给点现见小弟吧!

  • 名称:肉蒲团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7:2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