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课超清在线观看

星期三的早上,这是接连三天战争开始的日子,经过昨晚和雅克玩乐小小的放鬆后,好让我脑袋清晰了不少,而所有战略、计画和备案都尽在本小姐脑中。

到底会不会走歪?谁知道呢,不过本小姐的责任就是把计划实现罢了。

「莉莉芙小姐,我和深雪小姐已经随时候命了!」

「有朝气是好事,只不过场面冷清了一点呢……」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呢,谁也想不到夏娃小姐和茜亚酱会做得那幺过份。」

就如深雪所说,平日热闹的办公室今天就只余下雅克、深雪和理香三个人,就现时这刻他们只我手中仅存的棋子,而我们却得去面对一场连稍取得优势都极困难的棋局。

至于姐姐和茜亚她们根据深雪所言,昨晚回到家中之后就把打通公寓的门封起来,门后似乎再用重物挡着,茜亚也搬了过姐姐那边,今次明显是玩真的。

而在本小姐眼前的任务,其中一项便是修补我们姊妹关係,既然她们是因为我的不成熟而离去,那本小姐就是以成长了的姿态去迎接她们归来。

「那幺莉莉芙,我们现在要干甚幺呢?去宣传吗?」

「没错,不过这倒是次要。」

「次要?」

「嘛,的确宣传是这场战争的最大武器,不过减少敌人增加朋友不是都很重要吗?」

其他人倒没一时明白我意思,不过深雪脸上倒露出淡淡一笑:「果然还是想找美树小姐对吧?莉莉芙酱。」

「不愧为我最贤慧的秘书呢深雪,不过这工作由本小姐来做好了,现在稍稍分派工作吧。」

「第一份宣传单张的草案我已经準备好了,深雪我须要妳做点简单的美术设计,理香妳就帮深雪处理所有须劳力的工作,至于雅克这份是参选表格,帮我交到老师那边进行申请和审核,须要的资料应该都齐全了,接着妳再去排公共影印机的使用权,深雪请妳在这之前完成工作,连同完成影印以上工作都必须在第二节前完成。」

「最后,辛苦各位了!」

站起来向所有手捉深深鞠躬,我不能让她们功作白费的。

交付好工作之后,本小姐当然就去做好我的本份,更早的时份我已经把约美树上来的信放到她储物柜中,现在我只能在屋顶上等待她付约,虽然算是吵架了,但还没到此生不愿见的地步吧?

「在我交付伸请前约我来,你的居心还真是路人皆见啊,莉莉芙。」

「最少我们之间还有说话的余地吧。」

「的确,就让我听听吧,虽然大家的问题和答案都心里有数了。」

久寿川美树是个十分强硬和死脑筋的人,转弯抹角并非是最好的选择,直接来吧。

「美树,我希望妳成为我的助手,就像以前一样。」「我拒绝。」

不出所料。

「理由妳很清楚,如果果有这句说话的话,那幺就没有所谈下去的意义了,再见。」

「怎样可以在没工具之下,以双眼去反证光的存在呢?」

「是哲学问题吗?」

「物理题。」

「用影子吧?既然是反证那幺有影子便会有光、有光就有影,你为何要问这种问题?」

「你不就解答了你执着的问题吗?那你还有甚幺理由要针对着理香、源治他们呢?」

美树我和决裂的原因,就正是她认为我对所谓的不良少年太放鬆、甚至和源治合作等等,尽管她作为风纪的工作很出色,但虽没有一点管理智慧呢。

「对不良仁慈就是对好学生的残忍,这次我当选之后便会全部开除他们,莉莉芙妳阻止不到我的。」

「对无关痛痒的小恶恨之入骨、却对大恶视而不见,原来妳所信守的正义是如此廉价的吗?」

说到她的弱点,她也马上转过头来:「妳再说一次。」

「有必要吗?由小野寺学姐年代就在风纪委员里工作的妳应该很清楚,铃木春树是怎样的人对吧?对他们一行人的种种欺凌放置不理,反倒对那班所谓的不良少年步步进迫,这不只是廉价正义是甚幺?根本就是以正义的名义去自我满足罢了。」

说到这个地步,她也只是凝视了我片刻,便往大门方向离去:「所以我更加要登上学生会的宝座,那我便可以做得更多……」

「竟然觉得当了会长就可以做得更多,妳眼前的我不就否定那天真的想法吗?」

又一次停下步伐,这是我进攻的机会了。

「妳有否想过当上学生会长之后,风纪委员长要由谁来当上呢?」

「当然是由作为前委员长的我来任命,有问题吗?」

「风纪委员长可以由前委员长任命、也能由风纪委员之间选出,这都是不成文规定,不过倒有一条明文规定,学生会长不能干预风纪委员长的任命,确保一定程度上的军政分离以免学生会单方面独大,这意味着甚幺你明白吗?」

「……你想指出我没法控制好风纪委员,去清除坏学生吗?」

「聪明,就算给妳抢夺到学生会长一职,铃木必然会发动不合动运动,更甚他可能用各种手段换风纪委员换血,到时你便会陷入比我更糟糕的困境,到时无兵无卒的王又可以做甚幺呢?」

「妳好像说得只要妳上任的话,铃木就会乖乖听话似的呢,莉莉芙。」

「当然不会,只不过如果妳加入我们的团队,便能将他的害处减到最低罢了。」

「万一我不跟随妳的话,你的计画不就是完全失败了吗?打那幺高风险的牌可不像女王大人妳呢。」

「的确受了某个傻瓜的影响呢……但反过说我倒只有冒险才能胜利,毕竟这场战斗没有任何让我保守一点的退路啊。」

我深深叹一口气,再道:「与其鹬蚌相争,还不如共同面对最大的敌人吧。」

伸手向她,冷冷的脸容终于化作久违的笑容:「哈哈哈,到底是甚幺刺激让女王大人稍稍成长呢,我还以为妳会威胁去到底呢。」

「如果不把信任别人的话,那人没法说服别人信任自己吧?」

「哼,加入妳们的团队不是不行,不过成事之后我要把林源治等一作出处分,没意见的话就成交吧。」

「我拒绝。」

「唉咦咦咦咦--!明明是妳来求我加入虽一口拒绝要求,你是笨蛋吗?」

「说了那幺久你都还没明白,到底谁才是笨蛋啊?强光只会令影子显得黑暗,无理地打压他们你认为不会有不堪设想的反抗吗?还不如把他们稍稍放任好好控制。」

「妳那里来自信可以管束到那班不务正业的白痴啊?」

「在他们做出过份的事之前别去干扰他们,我很清楚那班傻瓜的个性,他们只是偶尔打打架、转过头便一起去吃饭,脑中永远只有那昭和年代男子汉作风的一群傻瓜罢了,再者之前能去除篮球部那些爪牙你也没法否定傻瓜们的功劳吧?」

「但接连集体偷窥他们也难辞其咎吧?就算旅行那次有正当目的。」

「……嘛,这倒无可否认,第二次的手法上没法被认同就对了。」

「那幺本小姐答应妳,如果他们再做出这种蠢事的话就交由你理置,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没办法吧,稍稍去想妳的做法也不然是错的,那幺就像以前一样,多多指教了……莉莉芙。」

握过这害羞的小手后,美树又再一次成为我们的同伴,算是步向成功的第一步吧。

「我还在想那个混蛋在吵,原来是女王大人啊。」

第三把声音在我们头上传来,抬头上去屋顶的方向正有个睡眼惺忪,头髮比杂草更乱的男人伏在那里。

「你是……阪东雄太郎?」

三年四班的阪东好像是理香的朋友吧,传闻都听过不少,只不过这样优闲地翘课真的能毕业吗?

「哟!女王大人妳干了很大件事啊,不过放心吧,我和我的兄弟都支持你的,要好好干掉铃木那家伙啊呀!」

「放心,这正是本小姐要做的事。」

露齿一笑后,阪东便爬起身回头说道:「嗨嗨等我一会……给你的,好好接着哦。」

阪东向我抛了一罐装饮品,拿上手一看--是啤酒?

「加油啰,如果没兴趣的话就转送给赤城吧。」

语毕,阪东便回到屋顶的某处,倒是美树就盯着我手上的啤酒:「女王你打算怎样处置这酒精饮品呢?」

「先放到冰箱好了,待事情完结之后再给理香当奖励吧,但现在不能让他发酒疯的。」

「为未满二十岁的人提供酒精是犯罪吧?」

「所以我才说别妳别死脑筋对这种事小啦,要管理好这些小恶必须用糖果与鞭子哦。」

「话说回来莉莉芙,为甚幺那些不良仔那幺拥戴妳呢?」

「或许是我当会长这学校会变得公平一点吧,他们终归只是想被公平地对待罢了,偏偏就有此人渣不爱守本份要作威作福,打击这种混蛋才是本小姐心中的正义啊。」

听完我的回答,美树也稍稍掩脸道:「真的没妳这个女王大人办法啊……那幺我就算想不帮妳工作也没办法吧?」

而且,我还有一件重要事要和美树说,张望楼梯周围都没有人的气息,很好。

「抱歉美树,接下来有件事可能会让妳生气,但我也必须和妳说的。」

「呃?为甚幺突然就把气氛变得那幺严肃啊?」

终于来到休息时间,因为有这特别事件关係有份参选的与他工作团队都可以暂时缺课,深雪她们也在这段时间完成我分排的工作了。

「理香,妳拿着这原稿去找雅克,我和深雪要去风纪委员那边开会。」

「收到啰。」

虽然理香是个强而有力的保镳,不过他和风纪委员那边千丝万缕的关係,还是别带他比较好。

当我们一行人一步出办公室,前面的路就被一大班人挡着去路,其中两个人我好像在那里见过……

「「女王大人我们二年四班全体都会支持你的。」」

哦,原来是鸣海还有内田,最近太多事要做都忘记了,话说回来他们的打扮是怎幺一回事啊?头带都画上我的名字,令我好像变成甚幺偶像一样。

「内田你们怎幺了?要搞莉莉芙的后援会吗?」

「当然啰!一定要将铃木那混蛋狠狠踢一脚啊呀!」

「之前那混蛋把我看中的女生把走了,不看着他像丧家狗那样我消不了气啊!」

一时不三刻响起的理由多半是讨厌铃木而支援我的,到底他被几多人讨厌啊?

「嘛,下午之前宣传单张应该会印好了,看完本小姐的政纲后各位再决定支持我与否吧。」

「那幺在最后,请女王大人妳狠狠地踏我吧!」

甚幺?

鸣海忽然就在我面前五体投地的跪下,看着他那班小弟的叫喊声听上去不是开玩笑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稍稍给这些变态支持者一点奖励吧。

轻力踩在鸣海的头上,这个人马上发出呕心的呻吟声,我刚刚做了个糟糕的决定吧?

「哦哦哦哦喔--」

「我也好想被女王大人踩啊!」

「……好像有甚幺要出来啊呀--」

未几,鸣海就像失去意识一样伏在地上,而内田也和几个男生把他扶起来。

「抱歉女王大人呜海大哥要先退场一下,我们会一直支持妳的,加油啊!」

在一瞬间我还看到鸣海的裤湿了一片,被这样的变态支援真是一点也高兴不来啊……

「抱歉我有一个问题,你们最近何时见过源治呢?」

「嗯?林的话昨天吃拉麵时见过啰,赤城你也在啊。」

「是啊,莉莉芙你找那家伙有事吗?」

「没事,只不过肯定了甚幺罢了。」

来到风纪委员室,美树也一脸不爽,这也不能怪她,怀疑自己的手捉中是否有间谍的确是很困难的决定,但在于安全和合理的常识下,我不能不跟她作好警告。

普通风纪的话有也绝不奇怪,问题是能接触重要资料的干事级,但我们都没有空闲人手去準备内斗,如果源治当初肯帮忙的话这种工作最适合他了,但没意外他应该已为姐姐所用吧?

「抱歉各位,刚刚出了点意外有点迟到。」

「莉莉芙妳没事嘛?」

「没,放心,只不过遇到变态罢了。」

「遇到这种事女王大人妳也脸无惧色,也实在……」

「只不过是m系的变态,我还应付得来,那个我们该开始正题吧。」

我坐到美树的旁边,再来深雪也站在我背后,她也将文件夹递上来:「我希望今次选举能得到在座各位的支持和助选,当然这也非强制性,也在不太干扰你们日常执行职务的前题下进下,这是我的政纲,下午之前正式版本便会公布了。」

在我点头示意下深雪也将文件发到各人手中,当美树打量了一下便把我拉走。

原本预设给约一百人用的风纪委员室都和我办公室差不多大,而美树就拉我到最远的一个角落耳语:「喂,莉莉芙你这样把自己底牌放出来没关係吧?里面有些事『正式版本』不会公布出来对吧?那妳之前说反间谍不都是废话吗。」

「不就正利用这一点吗?的确里面有些不会流出的资讯,但这倒是我要给对方知道的呢。」

「这种事就算流出了都很难锁定是谁吧?」

「排除妳之外这里六位干事手上的都有一项不同,到时在对方身上得知回来的话,不就锁定到吗?」

「……这种方法有很难成功吧?」

「无可否认是充满缺点的计谋,比如说如果对方够聪明应该不会让消息回流,但这也是现在唯一不打草惊蛇的方法。」

说服美树后我们都回到会议之后之上,大家都似乎看清楚了把文件交回给深雪。

至于为甚幺我会用这种办法?因为每个人相隔都有点距离不易偷看,加上「不同」之处都看起来不会引起甚幺争议我才出此下策呢。

「学生会长我有个问题,请问你打算怎样去令学校公平点呢?」

「废除一班学生的特权制度,就是那幺简单。」

只是简单的一句说话便让他们议论纷纷,毕竟这句说话就等同推翻这学校最大的规侧,惊讶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女王你不也是一班的学生吗?这对妳没好处吧。」

「如果我是既得利益者的话,那幺我就没任何说服力吧?」

「我知道这听起来像是不可能的任务,但你们没兴趣去见证奇蹟的诞生,甚至参与在其中吗?」

「拍拍拍拍--」

有如嘲讽般的拍掌声不属于在座任务一位,而是由大门那边传来,是铃木春树还有姐姐……

「说得真动听,莉莉芙小姐。」

铃木春树这类富家公子型帅哥,在这学校并不少见,但他最突出正是其他人所没有的--智慧,一般这种类型的都没脑袋接近荒废的白痴,但能统合这群白痴的他虽不是那一回事。

三年一班的他过去也和小野寺学姐交手无数次,但也久攻不入,说斗智战的话,他远比源治难对付呢。

「铃木,这房间不是你想进来便可随即进来的。」

「风纪委员长,你称呼我之前应该加上学长吧?不过不重要,看来我来的目的也达不到呢。」

他应该是想和美树她们联手吧?还是想带姐姐来示威呢?

「那幺在下就先告辞了,烦请女王大人妳让在下见识奇蹟呢。」

姐姐就这样连一句说话都没说就离开了,而我也解散了大家,现在就只余下美树和深雪两人。

「可恶,果然是个超级讨厌的家伙啊呀!」

「冷静一点美树,连这点挑衅都要费神的话就太浪费心力了。」

「倒是莉莉芙酱,明明夏娃小姐也有交申请,但她加入铃木的同盟有甚幺好处吗?」

「大概是种配票控制吧?毕竟这场战争只要多出一票就可以赢,大概他们达成某种协议吧?没猜错应该是联合起来控制得票,让他们稍稍增加胜算。」

「这种关係并不稳固吧?」

「当然,铃木不可能蠢到信任姐姐,而姐姐真是有实力的话也深知这一点,那只不是是尽可能在对方身上捞利益、各怀鬼胎的同盟罢了。」

或许这就是源治告诫我「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的意思吧?

「嘛,虽然不想,但我都应该找一找那位爱做幕后工作的朋友了。」

「咦?但兄长大人不是去了帮夏娃小姐吗?」

「深雪妳都猜到,又怎会是她呢?在这种事有人的身份地位会更合适哦,加上绝不会拒绝就是了。」

只不过感情上我不太想常常麻烦「她」罢了。

「啪--!莉莉芙小姐!出事了!」

用力拉开大门的雅克一声叫吶把我们话题打断,不会是出事了吧?

  • 名称:我的课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5:2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