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沙也香超清在线观看

        「今日,我们有一件重要事要宣布,一件伟大的事希望得到大家的参选和支持。」

      在一传十十传百之下,我一眼看过去各年级有来旅行的男生也集合在饭厅里面,至于为何我们会有这种号召力呢?我想因为前阵子的活跃我们那些「名声」也有好好传出去,所以听到我们有大计划要实行,这班风吹过都会勃起的色鬼心中当然有底,反正来听听也不会死的。

      至于为何是我在演讲呢?

      大家都知道源治那个白痴三不到五句就会说英语,如果这幺重要的计划有人因为听不明英语而有差错我们可会很困扰啦,所以才会由我来演讲,加上他们两个形象本来就不太讨喜,全程以日语演讲的我总起由源治或福泽去做比较好。

      当然讲词大致内容都由源治口述再由我修饰啰。

      「相信大家都知道,我们学校一向也是美女如云、仿佛入学试时也挑选过外貌似的,几乎无一丑女,这一点大家都认同吧。」

      在坐的人也立即发出一阵吵闹,不过似乎都是与旁边的朋友讨论,片刻已经安静下来。

      接着源治把一旁的投影机放到一旁,在福泽以电脑按了一阵子,投影机也在雪白的墙上影出一幅又一幅的画像,内容大多是我们所认识那班美少女,当然还有其他在一年级或许国中有名的美女也在当中啦。

      「「哦哦哦哦--!」」

      席上一阵鼓动,虽然不算是裸露的照片,但不管动作还是气氛都是在最诱人一刻拍下,比如刚在泳池上水、波涛汹涌的夏娃,或者在喝饮品的茜亚刚好有风吹过裙摆、去到差点看到小裤裤程度,这种有如写真水準的相片真的是偷拍吗?福泽那家伙到底怎得来的。

      一次又一次的鼓动,我也望望源治,他也点头示意,在这气氛的高潮提出我们的计划。

      「各位,对冲入女子浴场看仙境有兴趣吗?」

      「「哦哦哦哦呜啦--!」」

      「「天皇陛下万岁--!」」

      各式各样的叫嚣混在一起我已经听不清楚内容,在这个现场已经有人想打手枪的情况,要凭气势冲入女子浴场不是不可能的事,不过这才不是我们真正目的。

      一位带着自然金色长髮的美少女山田正一步步走向我们,在他伸手拿走我手上那麦克风,我们之间也稍稍点头示意,接下来就是真正麻烦之处。

      「各位请冷静一下,我有说话想让大家好好想清楚!」

      突如其来的反高潮令所有人目光都放到山田身上,接着山田也继续说下去:「你们没有想过被偷窥的女生会有如何感受?」

      这时几乎全部下止住动作,整个世界都停下来等待山田下一句说话。

      「我知道你们当中一定会有人继续去做这件蠢事,不过请有良心的各位,跟我一起去和女孩子们守护女子浴场吧!」

      山田的出现令原来那班情势高涨的人陷入犹豫,大多都在向身边的朋友讨论,这一瞬间害我不得不紧张起来。

      最初我们几个都因为头脑发热才会让方案实行,但当一切都已经去到势在必行时,源治和山田都作出对这计划的质疑,明明几乎都是他两个作推手的。

      根据两人所得出的结论,其实计划当中实在有太多变数,而决定性的关键就是眼前那班人的取态。

      如果太偏我们兇手可能会傻到跟着我们一起疯,但冲进去根本是不可,不单白费气力又会增加我们的恶名。

      但如果很多人偏山田,那就会做成战力失衡,结果可能会变成变十几人对二、三百人的局面,到时就算我们全是金王那级数也不太可能成功吧?更何况这个数字下兇手就可能找不到机会,我们也捉不到他,一样是白费心机。

      所以最好是拿到个平衡数,但这不是我们可控制的事,所以才头痛啊……不过我们都已经骑虎难下,没有选择余地了。

      而结果山田的确带走了一班男生,大多是一班那种娘炮,而留下来的所有人都参与我们这边行动,当中还有很多是三班的伙伴,没了一班娘炮而多了一堆体育笨蛋大概是件好事吧?

      「接下来由这位林元治同学为大家讲解行动内容,就算中学部的学弟们没看真人也应该听过高中一年一班的红毛怪吧?就是这个人了。」

      如果只是个很会打架的白痴在学校不会有人多加注意的,只是会被当作不良少年问题儿童扔在一边,但源治这家伙有名的原因是他老在莉莉芙身边打圈,光是学园最顶点的人会和最底层的人渣来往而且足够引人注意,算是在他无意间小有名气吧?虽然就我听回来都是接近是负面到极的评价。

      「废话我就不多说正接正题了,现在已经2046,女生入浴时间是2100,加上他们更衣时间我们只有不到半小时行动,福泽播地图。」

      有如教官一样源治取代我的位置来到投影机旁,墙上的影像就换成一张準备的平面图。

      「如大家所见,一楼就是我们身处的楼层,而经过两层之后到达四楼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不过刚刚那个人带走了那班没鸡鸡的家伙后,应该会马上带情报给那班女生,换句话现在她们已经可以準备防线,虽然我们体力有优势但对方可能有一百五十人以上,我们现在不足以突破的,所以我们得有充足的準备。」

      源治来在投影器前指着上面标示起来的地方:「以我估计她们女生方有可能以两至三队轮替洗澡,尽可以保持以三分二兵力挡着我们,加上由老师和娘炮组成的队伍,应该最少会有一百人左右,而我们这边大概只有五十多人,人数上算是陷入困境。」

      「所以我们要分成三至四组人负责不同任务,第一组由赤城理香带领的突击小组,大概须要十多人,比起打倒对手你们比较须要多跑动打游击,令对方不知你们会在那里进攻,最好由田径部的成员组成。」

      「理香大姐头,让我们跟着你走向光荣吧!」

      有十几个男生已经站起来,其中一半也是班上的伙伴,我的确有点感动啦。

      「接着是技术后勤部门,主要由福泽领军,这里最少有要十至二十人再分成两组,首先要攻佔一楼厨房和二楼的杂物房,我们得製造些武器给前线用,福泽你去攻厨房,我待会会带队佔领杂物房的。」

      「武器?该不会是菜刀吧?」

      「你们想杀人吗?我指的武器是要把他们弄得一身髒兮兮的东西,那班娘子军要是一身都是污水啊酱汁一定会受不了投降,做到这地步就可以了,不必太伤害那班女生的身体,不而你们以后想交女朋友也没可能哦。」

      如果还想交女朋友就不应参战这行动吧?

      「放心吧林将军,我们会用热腾腾的白汁弄得她们一身都是的!」

      我开始怀疑这班变态靠不靠得住,我突然间想那班女生变得比较坚强一点,打倒这班精虫上脑的笨蛋。

      「那就好了,志愿者先到福泽这边吧,不过如果你自问对体能有信心的话就不要加入,因为你们要当正规军,我们的中坚。」

      「只要你不是刚才那些部队的话都加入正规军,如果碰到赤城理香就听他指挥吧,首先在我们攻击厨房等地时你们能守住几条要道建立防线,等补给武器到了之后就开始反击,有一点可以放心虽然他们人多,但交战点只是一条走廊,战术阔度有限人多不一定有用的,你们以十人左右作单位分三组行动,记得好好掩护后勤这战争才有得打下去,那幺别浪费时间,行动吧兄弟们!」

      「「呜啦--!」」

      虽然利用这班热血的家伙我从心底感到抱歉,但要怪就怪那班无理取闹的女生吧,反正两边最后都会受处罚的。

      收好源治给我的无线电马上出发,和正规部队不同我们不是要防守,而是要去袭击对方同时侦察部署,之前嘴上还说随便应付一下就好,到头来那混蛋不也很认真吗?

      「记住不要和他们缠斗,稍稍打散他们的攻势就撤退不要给他们包围!」

  

      「「哦哦!」」

      因为之前泳池之役教训,莉莉芙可能会以先攻击溃我们,所以源治命令我们去扰乱前线,或许山田他们行动不够快速,我们直上到三楼都还没出现阻碍。

      「……会不会太顺利呢……」

      因为设计问题去四楼的楼梯在别处,我们突击队马上要来到去四楼的长走廊转角总于有敌人了--是茜亚还有剑道部新秀板本优姬,板本手上还有木刀,单是她们两个已经是难搞的对手,更别说背后那班女生。

      「赤城大佐,这个数量我们有可能赢吗?」

      身后传来士气减低的叫声,的确没错,单是眼前的对手都得要我加上源治才打得赢,后面看不尽的女生群就更加不用说了。

      「为了理想,不得不战啊。」

      「理香姐,为甚幺你还要做这种蠢事啊?」

      茜亚易怒的性格基本上表露无遗,而她旁边的的板本也恨不得杀了我似的眼神,不妙啊……

      「茜亚,事到如今说甚幺也不重要了,我们来一对一决斗,我赢了就让我们过去吧?」

      「你智商到底掉到那个地步啊?不过你想决斗的话也没所谓,反正你们也只是十几个人罢了,做不成甚幺威胁。」

      「学妹这样好吗?」

      「没问题的学姐,现在不把理香姐解决接下会更麻烦,我有不会输的自信啊,你就连教训笨蛋哥哥那份一起接受吧。」

      「妳口气真变得够大啊茜亚,可是自源治登场后我打架经验突飞猛进,不是妳这些功夫可以干掉我的,来吧!」

      当然没嘴上来得轻鬆,虽然茜亚也学过甚幺道,但如果我全力根本不算甚幺手脚,问题是我不可能全力攻击她啊!绑手绑脚下我只能用压制一点的手段--源治给我的胶索手铐。

      我也不是志在和她打架,只不过之前都没碰到其他敌人,她们主力应该就在这里吧?这里拖一拖她们多少挣点时间吧?

      长廊中有长四公尺左右的空间让我们打架,我上前两步她已经冲到过来以手刀劈向我--好快!

      弯身勉强避开,我转身把她的双手捉着向后扭,再用胶索套到手腕一索--搞定!

      「甚幺?」

      「抱歉茜亚,请你谅解,我和那家伙不是在做妳们所想那种事啊。」

      我以只能让她听到的声量说出一句,但眼角余光看到一东西向我刺过来!

      退了一步避过,还没看清楚袭击物那东西再向我劈过来,就算向后弯避得过我还是屁股着地。

      「没事吧学妹?」

      「只是被理香姐锁着……可恶。」

      在问话同时板本已经一刀劈下来,不过我也不是省油灯来的!

      以一招空手入白刃接着她的木刀,就算怎幺优秀但剑道运动中可没有这招吧?这就是实战的经验差距了。

      接着用力把木刀扯过来,一脚踹在她腹上,毕竟是她搞偷袭先,被暴力一点对待也没甚幺好抱怨吧?

      抢去木刀重近站起来,后面那班家伙也没守规距的意思,总算把他们注意力盯到我们身上,先撤退去找机会伏击他们吧,源治那家伙差不多把基层指挥都交给我,就这样死掉的话目标就达不到了。

      「……西园寺小姐居然会看上这种垃圾,可恶我一定要杀死她……」

      我好像听到板本在说甚幺恐怖的说话,希望我是听错吧?不而用这个答案解释她的眼神我会很困扰的。

*莉莉芙视觉*

     

      听到雅克说理香和源治带起头要袭击女子浴场,我还真的吓一跳,明明他们该做的是找出真兇,反而做出相反的举动实在太意外了。

      接下来我们也召集了所有女生还有老师们结成防卫军,再以三楼通向四楼前的一家杂物房作指挥部,因为通往女子浴场只有这条路,作为指挥官在这镇守是最好选择。

      而雅克带过来的男子守备力量某情度上可有可无,而且他非常坚持要守在四楼这一点令我很奇怪,虽然说没甚幺所谓,但他就像想让谁混进浴场一样,但以他性格又不可能做这些事。

      一切看起来都很可疑,雅克真的在帮源治、或许不是,可恶,果然笨蛋的想法是最难猜的。

      刚刚外面好像吵了很多,那幺快就组织到攻势吗?

      话说在我旁边的深雪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正要开口时茜亚就被两位风纪扶着回来,怎幺了?

      「茜亚妳怎幺了?」

      「刚刚碰上理香姐的突击小队被她用胶索锁上了,倒没受甚幺伤就真的。」

      听到理香的名字深雪脸色就更难看,但不是被伤害那种,要说的话就是更加疑惑和不解,也许她也发现中间很多奇怪地方吧。

      「那幺『鼠笼』的成效呢?」

      我问向茜亚旁边的片桐同学,她也立正向我报告:「是的女王大人,赤城一行人行动力太强大我们阻不住他们逃走,一行十二人成功逃走了。」

      是吗,只是要小组式进攻……

      「先分出六十人、每二十人一组作防卫队去封锁主要通道,每队由两位老师带领,中间只要有洗好澡的成员就轮班吧,其他人与那班男子自愿军一起在往四楼的通道,还有见到赤城理香千万不要过度追击,他们那班人有可能是调虎离山的利诱。」

      「可是女王大人那不就会没完没了吗?不去直接攻击他们甚幺。」

      「不会的放心吧,以现在的条件看他们不会出现全部人突击这种情况,应该会以小组式行动,过度扩张反而会让我们防线变鬆散,先等他们进入作战範围再包围他们,这样就足够了。」

      两位风纪受令后也退下去,房间里除了去洗澡的姐姐也全是自己人,有我、茜亚还有深雪。

      「莉莉芙酱,事情很奇怪哦!理香和源治君不应该这样做才对。」

      「奇怪?」

      她似乎知道甚幺内情,但发展却不如所想中一样,那幺就解释到她那表情了。

      但深雪似乎说错话一样身体向后一退,有重要情报我当然要知道:「放心说吧。」

      「莉莉芙酱能答认我,说出来之后也不要作出破坏吗?」

      「要看情况,如果他们真的在做那种事本小姐也不会姑息的。」

      作出承诺就要兑现,我才不会像源治说谎套别人说话。

      「人家也明白……但因为肯定不是那种事,大家还记得在审判时候人家出了去一阵子吗?」

      我和茜亚也点点头,当然她的确因为听电话而出去了很久。

      「那时是理香和源治君致电向人家求助,去女子浴场找出有没有摄影镜头,还要人家不要动它让放着。」

      ……搞甚幺啊?

      「……听上去不就是要深雪姐确认他们装的镜头有没有被动过吗?」

      「是啊,倒是深雪妳为何认为他们不是安装那机的人?」

      「因为过程中他们不是一开始就说明那个地方有,而花了人家一些功夫才找到出来,也有说过很重要不要破坏之类的话,给我的感觉就只是去确认那里有没有东西,而不是那东西安全与否,莉莉芙酱,能答应我不要破坏那镜头吗?说不定和他们做的事有关係的。」

      「还好现在只有我们三个,这事在本小姐明了前就只眼开只眼闭吧。不过事情就变得更多可疑的地方了。」

      「可疑?」

      「就是只用理香和一小队人作攻击,这一点就和深雪的情报呼应了。」

      「也就是事件是哥哥他们精心计划的吗?也是,如果只是脑充血乱来应该很多人向我们冲来了,而理香姐刚刚也有小声提过在做『不是我们所想那样』的事。」

      茜亚已经理解我意思,接下来就是继续的推理了。

      「如果他们的计划真是冲入浴场,那雅克会帮他吗?」

      问题就在他身上,如果雅克是站在他们那边,那他的动态为何目的呢?

      大家也清楚他的个性,如果是混进来把往女子浴场的门打开这种事不可能的,要他帮源治很可能本身边计画就有「正义」的成份所在……

      到底那个人在做甚幺盘算呢?就算想帮他也帮不到啊,不,应该说源治没打算要我帮忙才对,因为他心底里也不信任我吧。

*林源治视觉*

      「好危险!刚刚差点就被包围死掉了!那班女生好阴险!」

      刚刚準备好杂物房部队要做甚幺之后我就要两个队长报告一下,立即就传来理香的抱怨。

      「给我记着,控诉对手阴险卑鄙无耻都是失败者的发言,兵不厌诈是我的信条,或许我们该欣赏一下那班娘子军漂亮的一击。」

      「受伤的人不是你当然说得漂亮啦白痴。」

      「福泽你又不在前线就别说得自己像受害者一样,好了到你那边搞成怎样?」

      「不知那个天才找到消防水带,还有鸡蛋啊蕃茄酱甚幺。」

      「很好,把消防水带放到二楼进行支援,其他你们自己都会懂的,这是我们贵重的支援武器要好好保护它。」

      「倒是啊源治,你不上前线好吗?该不会躲在一旁抽烟吧?」

      「被敌人震撼一下就把我们的目的扔到太平洋了吗呆子?你们在搞这档事时我当然去準备捉真兇。」

      总不能完全依赖山田,我也得去作全程监视,至于方法嘛……

      多得理香之前的活跃在连络上省了不小时间,所以我也有空找到个最佳监视点,不过要在没有工具下由一楼爬到四楼对我也是吃力的事,我还是在三楼找机会爬上去吧。

      之前我就放下杂物房队自己运作,在一路交谈间我已经静静往三楼去。

      「fuck   me……」

      马上来到突击最佳位置,但看来我踢到蚂蚁窝了。

      这个转角后过后就有一整堆人在,带头的是竹内还有一直找我碴那男教师,我实在没兴趣记着他的名字。

      「你还真是勇气可嘉,你意为一个就可以闯过去吗?竹内老师,这个不良少年就交给我好了,我要让他知道老师的利害。」

      那家伙不知那里来勇气对尺码大不止一号的我下战书,哦?我明白是甚幺一回事了。

      这个人只要竹内不在时他倒没太注意我,反而每次竹内在身边都突意向我找碴,这个处男大概意为这样就把到竹内吧?但耍帅也看看自己能耐嘛。

      如果可以这种浪费体力的麻烦我恨不得转头就走再找机会,但难得是这家伙把关可以名正言顺当沙包打,我也想把积下来的怒气发洩一下。

      「想在女生面前当英雄吗?抱歉你惹错人了,来吧。」

      对这家伙招招手,他也不再忍受向我跑来,来吧混蛋!

  • 名称:女教师沙也香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9: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