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鞭超清在线观看

「轰--」

贯彻天地的雷声似乎是开战的讯号一样,玻璃窗早己被雨水洒成濛泷一片,作为公布我身份的日子,这场大雨真是个大凶兆。

时间1827,距离酒会开始大概有半小时,而我一早就待在房间準备,先换上礼服裤和衬衣,我再打开带来京都的行李翻开,哼、明明深雪那边己经顺利罢平,想不到还要用上它们呢。

穿好武装腰带将两把手枪、弹匣和战斗刀都插上去,还有震撼弹也是必须的,而夜视镜啊甚幺就不用了。

我电话忽然传来一阵铃声,打开来看是茜亚的电邮哦。

「现在有空聊一下吗?」

她们一家好像今天就回去东京了吧?甚幺事找我?

「?」

「虽然和我无关,但大姐似乎很气你不带她去酒会。」

原来是这件事吗?

昨天找莉莉芙商量时她两姊妹也走了过来,因为我知她两个一定会插手,所以只把我和深雪他们有事留多一天搞发布会告诉她们,而自称社交经验丰富的夏娃说要跟过来,平时的话我倒随她的,但深知今之有多大麻烦的我怎会让她们捲进来?

所以我就以很难听的说话打住了她,最爱面子的她也绝对会收手吧?

但现在应该差不多可以要告诉她们事实了。

「茜亚你们到了东京吗?」

「差不多。」

那就是说正常途径怎快也要两三小时才能回到京都吧?那幺她们想赶回来也接近不可能吧?除非夏娃疯到找直升机甚幺。

「我不想她去的原因,是因为今晚我可能会被暗杀,可能的话我想连理香他们也送走。」

突然收到这种讯谁都会吓一跳吧?茜亚很久才回了一个!,不消几秒她又传来新讯息:「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电邮很难说,详细问莉莉芙吧,还有迟点才让夏娃知道,我怕她做蠢事。」

「为甚幺姐姐总是一早知道?哥哥你有问题就只会去找姐姐,难道就不能信住我们多一点吗?」

我总不能回一句妳和夏娃都帮不上忙吧?

莉莉芙在工作上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因为她很明事理,知道我须要帮到那里就足够,同时能冷静分析战术,但以茜亚和娃的个性对我来说反而是帮倒忙,她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我要上路了迟点再说,希望这不是我的遗言吧。」

发完这电邮便袋好电话,虽然传来好几次铃声,但比起和茜亚她们解话眼前的问题重要得多,反正她们稍稍生气也没问题的。

「叩叩--源治你在吗?」

是春香她吗?

「别开门,等我一等。」

保安关係我在门那边装了诡雷,我来到这边先把诡雷解除,再拉开木门:「嗨。」

门外不止春香,还有香理香夫妻两人,自己人就不必怕啰,话说春香的打扮也有点改变呢。

「你不是打算扮成我的替身吧?」

春香把头髮染成与我一样的酒红色,她把头髮稍稍修短至及颈,加上男性西装打扮与我就似一文一武的兄弟,但怎看也没可能搞错的吧?

「我只是想别人知道我们是双胞胎罢了,对呢我的弟弟,你又如何?」

「armed   to   the   teeth.」

拉起西装外套下摆露出武装带,虽然无一空位但全都能被外套盖着,外表看起来就像个手无吋铁的平民一样。

「兄长大人,虽然人家知道己无所长,但希望可以尽一己之力,有甚幺我们能帮到你的吗?」

「现在开始不要靠近我,我不想你们被波及。」

语毕,他们脸色明显一沉,理香更是像气得扭曲了一样向我走过来:「……我说你这家伙啊,每一次自己有事都装行,但每一次都只会把麻烦滚得更大……」

来到我面前这家伙抽起我衣领,狠狠瞪着我:「昨天听你就甚幺自己一个人就行吧吧吧老子己经很不爽了,朋友的事就是你的事、自己的事就不关人事,你这垃圾就不会好好相信身边的伙伴吗?少把别人看得像豆腐造一样不堪一击啊呀混蛋--!」

这些台词真令我怀疑是不是和茜亚对过稿的相似,由昨天跟他交待过事情开始就没好好说过话,原来是为这一点而生气吗?

「没错兄长大人,过去一直受你种种恩泽,这关係到你生命的大事最少都让我们出点力吧!」

「源治,你不要忘记他们两个都是魔法师,战斗力绝对在你想像之上哦。」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更不想把身家清白的人捲进来啊!

「呃……你们这些白痴说到好像杀人会无罪一样轻鬆,All   right,你们那幺想找死我就成全你们,由现在开始由我全权指挥,就算我叫你们吃屎也得去做,还有一切刑事责任后果自负,没问题就开始任务简报。」

他们三个互相看一下也点点头,但我倒有个迷思。

「我有个问题,终究底这算是我和西园寺唯的私人恩怨,你们其实没有帮我的必须啊?」

「就算抛开想伤害我弟弟这点不谈,这几十年来各式各样的关照我们也得好好答谢唯呢。」

果然她们都有新仇旧恨要算,果然大家族的兄弟姊妹都很可怕,听宁芙大姐说她那辈兄弟姊妹也是一样吧?

理香放开了我衣领,我也将腰间的USP手枪拔出来抛给他:「take   it   boy,武装带在那边自己拿吧。」

「咦消音器呢?还有保险没上好啊。」

还好这家伙回去真的有温习呢。

「任务上没须要所以拆掉,还有是未上膛,你要用时再算吧。」

「对呢兄长大人,你的计画是?」

「基本上没有,因为我们在明对方在暗,但预期最高机会的就在这段时间。」

在书桌上拿起行程表指着我上台演说的时间,春香就接这去和他们一起观看。

「……为甚幺你会认为这是高峰呢?其实要动手也没必要在酒会上,要是请专人做的话随时随地也可以,那幺多宾客事情不会更麻烦吗?」

「这是我经验加上莉莉芙分析的结论,如果那家伙不是白痴的话,肯定会有杀不死我的PlanB,万一我死不去的话,知道我背竟的他大可推泻责任说我仇家做的,当众之下引发这种事件总对会让我地位化灰,如果在其他时间做未必有这效果。」

「另外也可以说这时间是我防备力最低的时间,就算我有武装也不能随意还击製做流弹,相反枪手大可管你去死随便开枪,但在其他时间动手打个比喻是现在,我与对方的开火机会是相等,成功击杀我的机会就低太多。」

「结论是把棋盘反过来,我也会把选这时间动手。」

「听上去你这家伙好像很利害的样子呢。」

「你当作为ASOG雪山小组副队长的我是骗回来吗?虽然多少都要谢谢莉莉芙。」

一直在攻击型部队的我对被动作战和部署都不拿手,但莉莉芙这方便经验比我好得多呢。

「但是源治,你这种无为而治的战术真的好吗?」

「我们无法掌握未来动向,计画太多也只是废话,大体上任务分配是理香稍稍远离我候命、随时做好作战準备,而深雪和春香负责观察有没有可疑人物,深雪在大厅、春香在二楼阳台,发现可疑人物就向我回报,任何时候也不要打算交火,对手很有可能是专业部队,你们未必应付到,记紧这一点不要做蠢事。」

「那幺可疑人身是指?」

「也许是拿着能装长枪袋子、或许长时间待在阴暗处观察舞台的家伙,春香你在二楼比较危险,要装得自然一点别引人注意。」

「我明白了。」

任务简报后我也在行李箱中拿出无线电分给他们几个:「你们都会用对吧,接着是无线电代号,用无线电沟通一定要叫这名字,我是Frozen,理香是Rabbit,春香是H,深雪是M(*)。」

*注,春香是(H)aruka、而深雪是(M)iyuki

「感觉我和姐姐的取名也很随便呢兄长大人……」

「二线人员只要取个易记的响音就好了,你也考虑一下你老公的脑容量记不记到那幺多英文单字吧。」

理香还一脸蠢样发呆,他不知我在说他吗?

「至于行动内容,只要确保自身安全,不管是杀了他还是制服对方也随你我没意见,话说理香你的伤没问题吗?」

这个傻瓜得意洋洋把手枪上膛一下,再脸带笑容把枪塞回去,然后摆出一个兇相瞪着我:「人才不会那幺简单就死掉哦。」

我轻拳敲下去,混蛋在扮我来搞笑吗?

「上了膛就别忘关保险啊白痴,等一下未开战你就被走火打中就好笑了,不过Double   action的保险不太可靠,你最好清一清枪,等你要用再上膛。」

「秋人……你们在做甚幺啊?」

大概和这家伙玩得太专注,我没注意到妈妈竟然进了来,让她看到理香在清枪这一幕真够糟糕啊。

「呃西园寺大人……」

或许那幺大件事都要让她知道吧?

「你那位宝贝儿子昨天声言要让我挂掉,我们正在準备行驶自卫权罢了。」

连日来相似的事件不断发生,她再笨也知道又是麻烦的开始吧?

「为甚幺你们连和平相处那幺简单也做不到?只要大家各不相干不就好了吗?」

「你问题你该问问那位好孩子,是他否决了我的互不侵犯提案,就在昨天你看到我抽住他衣领前半分钟,现在我已经通知你了,就看看那家伙能做出甚幺吧,用你的双眼去确认。」

再看看电话上的时间是1849,时间到了,希望过了今天我还能活下去吧。

2029年10月20日星期六,时间1927,距离我出场大约还有三分钟,后台里。

前半小时基本上是来宾前来入坐的时间,所以我不是第一时间出场,同时也可以让我们监视有没有奇怪的家伙出现,但到现在为止也没发现。

看看行程表和演讲词,在做开场白的司仪废话应该讲得七七八八,马上我就要準备去受死了。

我的演讲内容他们已经一早準备好,里面有我大量伪造的背景故事,美化得像小说开头一样,但当然不包括我做佣兵这种事啰,反正这份东西我照着读应酬妈妈他就好了,有其他心力还不如关心一下自己身命安全。

「Rabbit,你就等在后台旁吧,帮我看好台下有没有奇怪的家伙。H、M,有没有任何发现?」

「抱歉兄长大人,大厅实在太多人了。」

「Call   me   Frozen、M,so   H,你呢?」

「二楼没有工作人员以外的人呢,Frozen。」

「注意一下那些工作人员,那是带着工具混进来其中一种好方法。」

我和理香都来到舞台的布幕之中观察着司仪,这家伙的脸上表现非常轻鬆呢。

「你似乎一点也不紧张呢混蛋。」

「我认识的那个人生命力比小强更可怕,就像你常说那句『人才不会那幺简单就死掉』一样嘛。」

「说得出这种放心的说话,证明你没真的理解说话的含意,我再教你一句吧,人也可以很容易就死掉的。」

「呃?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因为我本来的意思就是,只要避开要害,人类的身体可以受很强烈的伤害也死不去,反之只要攻击要害,那怕像金王那种怪物级的存在也能一击毙命,所以我被子弹打中也会死的。」

「你不是中过弹吗?你现在还不是站在这里,说不定你的超能力就是强运呢。」

「如果我是『好运』的话我的大哥应该是个超好人、一切都不会发生才对,现在迫你吃屎时让你吃点沙糖算是那个国家的好运理论?」

「到你出场了,我很相信你的运气,去吧。」

「去死吧。」

那个司仪向我们方向一指,射灯也向我们这边一照,该死,这种强光是对方的战术吗?

带着演讲槁走过去,四座射灯的强光之下台下的一切我也看不见,混蛋。

无头无脑照着纸上的字去读,我尽可能往暗处去看,但除了四个大白圈我就他妈的甚幺也看不见,干!

「Frozen听到吗?二楼有人拿着一把很大的枪指向舞台,我真的甚幺也不能做吗?」

无线电中听到春香的声音,但我无法分神回答他,但我也很想知道甚幺叫好大的枪。

这种非专业的形容我很难想像是怎样的武器。在她字典里会不会觉得步枪也很大?还是对方白痴得在这种交战距离用上.50的玩意?要是那种「反人类步枪」的确叫得上是大家伙,但只是阳台那边的话,突击步枪也足够应付了吧。

「碰--」

枪响伴随着一道风压擦过我脸旁,反射动作下我立即跪下躲在讲台作掩护,这种枪声应该是我喜欢用的SCAR-H,虽然枪身很肥但算不上是好大一枝枪吧?

忽然间,一声不像枪声的奇怪「拍」一声传来,而同时除了射灯以外的光源--头上的水晶灯完全熄灭,no   shit……

「危险啊呀--!」

像有架机车向我撞来一样,我被甚幺突如其来的鬼东西撞到飞开,连着那家伙一起在地上滚了几圈,同时身边响起沉重物品敲到地上的巨响,连水晶灯落下都用上,我他妈在拍电影吗?

压在我双脚的家伙正是理香他,脑袋根本来不及去思考甚幺,子弹划破空气形成的火光已经往我们飞来,该死!

抓住还没能反应过来的那个混蛋衣领,拉着他一起往后台爬,大概是被击起来的尘埃关係还没打中我们,但马上就会往我们身上打来了!

右手在腰后抽出烟雾弹退开保险,一手抛在地上让它爆发,这种烟雾掩护应该能撑一阵子吧?

话说枪声和方向不止一个,另外应该是mk48,活像我和格里戈斯的翻版,原来我和他合起来是那幺要命的吗?我开始可怜死在我们枪下的家伙了。

还有以子弹的密度来看,他们应该是在用单发压制这种技术,在以最少的弹药下做出準确又有效的火力压制,单凭这点都可以知道对方应该是训练有素的部队,这次麻烦了。

将理香拉到掩护后,扫视一下也没地方多了个血洞,很好。

「对方不是拿枪乱扫的白痴,不要浪费时间,就像说好一样做吧,我们分开行动。」

拿出武器同时,理香也将枪上瞠,虽然说是分开行动但刚开始的走廊虽是一条路,所以我们还是一同行动的,直到走廊尽头的楼梯。

「我去二楼吧,注意任何暗角和阴暗位,小心一点别死掉,我可不能跟我妹妹交待的。」

「当然啰,『人才不会那幺简单就死掉』在我字典的解法跟你不一样喔。」

这个家伙啊……

不再拖拉各自行事,我也举好枪準备随时应付敌人。

唯一值得兴幸的事,就是被场面吓跑的家伙都往出口逃,其他没关係的走廊也是静如死城,也就是有别人存在就很容易发现。

问题是对方会留在大宅内追击我们、还是混在人群中逃走?这我没有任何把握。

「Frozen,现在我们能帮上忙吗?」

是春香她。

「没有,M和H也跟着宾客逃吧,我和Rabbit会搞定接下的一切。」

「这种事人家怎能……」「M别忘记我要你们吃屎也得照做这一点,it   is   the   fucking   order!」

对手明显是专家就更不能让她两个去,虽然深雪好像也是魔法师,但我可没听过她有去作战的事。

来到一个转角我先躲在墙边,再稍稍往外瞄……有人。

有个穿着西园寺家保安制服的人跪在外面的走廊,但他是往我相反的方向望,也就说明对面有动静了。

準备好再静静转身出去,走廊尽头的确有个人影在地上,是个菜兵吗?

那个保安也注意到我存在回头过来,我空出左手做了个安静的动作,再拿出一发震撼弹,毕竟不肯定对面会不会有複数存在,还是保险一点好。

轻手抛过去,利用墙壁反弹震撼弹跳到波及不到我的地方爆发「啊呀--」

一声惨叫我拔足上前,就算在背后爆发影响不了视觉,但突然失去听觉也足以让他好受了。

左手一记手刀敲向他喉咙,作为人类其中一大弱点被击中当然被立即放倒,再向他身后举枪,清除!

前方走廊没有任何人,只是稍远的地方有道打开了的门。

再来一记刀手向后脑让这个咳嗽怪安静下来,先把他拖到安全位置吧。

为安全起见我还是用胶索手铐将这家伙锁起,不过被攻击呼吸道再敲晕,搞不好会自己死掉吧?

这个人下身穿着工人的裤子,但上身却是一件战术背心,看起来最少有Level   III的等级,没用枪打他算是幸运的选择吧?我现在装的JHP打不穿他的。

看到他背上的SCAR-H加上情况不禁想起过去的事,但以现在的情况SCAR实在太长了,不然真的很想干走。

将这个人翻过来,战术背心中央的章吸人了我注意,一个简单的盾牌图样下面有一串英文字,Asian   Security   Operations   Group,当然这跟字面亚洲保安行动甚幺完全没关係,是ASOG。

这个章是在不方便公开行动、像日本这种国家时带上的识别章,基本上是我们自己才知这个章真正意思,就算被人捉到,以「亚洲保安行动组」去找的话甚幺鬼资料也不会有,所以这家伙是我后辈吗?

他身上除了子弹就没有甚幺有用的东西可以拿走,就先放着他不管吧。

「二少爷……」

这时我才想起刚才那保安,回头一看他还是双脚发软,这种家伙怎做保安的啊?

「安静点快走,前面马上要变战场了,有多远走多远。」

他点点头就转身离开,我也不想管了,继续拿着枪向前走,往那散发危险气味的房间那,还是先通知一下理香吧。

「Rabbit,收到吗?」

「啊,我刚刚遭敌了,现在他往二楼那边逃了,我差点就被打中,这就是枪战吗?节奏真够快。」

「不要和他驳火,你能用魔法就尽情把他烧死炸掉吧,这些人是我以前那精英部队的家伙,你刚刚只是走运罢了。」

「……该死,能够有更糟糕的事吗?」

「就是陪女朋友去看木瓜之城全集。」

「我觉得两个也差不多惨了。」

虽然很想谈下去,但现在不是时候。

这种情况那开着门的房间就像陷阱一样,刚刚那家伙应该不止是埋伏,是在掩护别人对吧?

我记得这里是餐室,虽然灯开着虽没有一个人,就算想清除一下也没有震撼弹,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除了被门挡着的三分一其他位置一目了然,也没有足够躲一个人虽不被发现的地方,我自然把枪口对準木门转身进去……

一步、一步移进去糟糕--「碰!」

只是看到半边人样子弹就往我飞来,这他妈的好运就是我没被打中,但这一来我就无法好好瞄準再开枪,那只能先废了他的武器。

左手捉向他手枪的滑套向后一退,右手立即指向他头,可是还没按下扳机他左手就成弓曲一挡一拨,既然如此我就顺势反手对他脸来一记肘击,在被攻击的瞬间他也鬆开持枪的手,我就一手把他的枪扯过来解除武装。

向后一退拉开距离瞄準,他竟然一脚踢向我膝盖,就算我再不怕痛也没法好好瞄準,再来伸手向我的手枪,想抢枪?无门!

右边身往后侧让他扑空,左手就像用盾牌撞人一样挡过他颈喉,这种攻击何时都很有效。

手感上好像无法做成重击,但也足够让他退却,我立即上前把枪口零距离指着他下巴:「将军了。」

这种曲手整把枪贴在他锁骨的方法,让他无法第一时间把枪口别开,只要有甚幺动作我只要扣下扳机他就会归天,最明智的当然是投降了。

现在稍稍静下来让我看清楚这家伙的脸,虽然右眼下多了一条长长的伤痕,但这家伙的脸我好像有点印象……

「树桩?」

「很久没人会叫这名字了,你是谁?」

「冰人,雪山小组那个冰人,你还记得当年在阿富汗那次吗?」

「怎可能会忘记,但这他妈的是怎幺一回事?你不是和格里戈斯在黎巴嫩MIA(注)的吗?」

注:Missing   in   action

「我被人救回来了,现在在做些任务所以在日本。看在阿富汗那次人情份上,这次你们能当是任务失败吗?」

「既然目标是你这个混蛋那也没办法吧,不过。」

树桩摇摇头示意,我也把枪放回枪套之中。

「说起来阿富汗那次不是雪人的主意吗?你何时有份在其中的?」

「如果没有那个疯子用枪指着直昇机机师的头,你大概到死也不会看到有直昇机来接你们吧。」

「你真是个他妈的疯子,他不从你也奈他不何吧?」

「格里戈斯会开直昇机,杀了他顶多被罚一下罢了,我们亚洲保安行动组的命比会开直昇机的家伙贵多了,不是吗?」

指指他胸前那个部队章,也换来树桩一声冷笑:「去你的。我得通知一下他们停火呢。」

「我也是。」

打开无线电收音,我也得换回日语频道了:「Rabbit收到吗?现在开始停战,喂?」

「是我兄长大人。」

这把声是深雪,我不是叫他们解散的吗?

「我不要叫你们……」「我们已经制服了一位佣兵,理香刚刚差点被他射到,还好现在平安无事。」

她的语气非常冷淡,大概因为自己老公差点就死掉,就算对我这位哥哥发点脾气还是可理解的。

「抱歉深雪,既然是这样把那个人带来餐室那里吧,不能伤害到他。」

随便回了一句我明白了深雪就再没回我,看向树桩也他对我比了一只姆指示意。

「说起来为甚幺会有人请我们是暗杀你的?刚刚的场面看起来冰人你变成甚幺大人物了吧?」

「那个啊,就像肥皂剧一样老梗的争产罢了,原来我是这个家族的儿子,有个怕我分家产的大哥就想杀死我,就是这种鸟事罢了。」

「呼--这还真够老梗。」

「但真他妈的发生了,要来一根吗?」

拿出香烟递向他,抽走一枝后我也準备点火,该死,点不着火这种事不是内田才会发生的吗?又要去买电油了。

接着树桩帮我点火,呼--现在好像稍稍能放鬆呢。

「话说你这家伙依然那幺好打呢。」

「我已经不是全盛期了,肩上枪伤的位置偶尔还会痛呢。」

「但你刚刚却近乎从手制服两个现役ASOG人员,那幺你全盛期时到底是个多可怕的怪物啊?」

他注视着我的双眼,我也吸了一口再打个完场吧:「刚才你第一枪手滑我才有机会罢了。」

虽然我和树桩是认识没错,但因为分队不同几乎没共同作战过,在阿富汗救他们那次也只是我们刚好在附近经过收到求助,其余与他碰面都是没任务时在酒吧啊基地打篮球,严格上都算不上是熟人。

「喂上士,这些女人全部是怪物吗?又会放火又会放电,我们中邪了对吧。」

在门外传来这种叫声我也看过去,正有个我不认识的新人被理香和深雪押进餐室,为甚幺用押?因为深雪手上有把日本刀架在他颈上,比起旁边那位一脸狼狈的白痴,我这位妹妹真的兇悍多了,是我看轻了她吗?

「深雪放开他。」

就算我去说,她也犹疑了片刻才放开他,而且她的眼神好兇,我都有点怕了。

「嗨冰人,他们是你的手下你应该知道甚幺吧?」

「拜託就像看到我一样,今天就当失忆了好吗?」

树桩瞄着我一会半句不说,也拾起他自己的手枪放开枪套,步离房间:「OK……反正也不关我事,贝拉我们走吧,我们还得抬着阿曼回去。」

不知算不算好运,我们没对他部下做成甚幺大伤所以他才那幺好谈吧?

「嗨谢了哦树桩,这次算我欠你一次。」

他只是向后和我挥挥手,便带着手下离去,他的确是个好家伙,希望他能长命百岁吧。

呼--没想到这场暗杀还会以这种结局终结呢。   

「嗨,你看起来真够狼狈,不是叫你玩火的吗?还会搞成这样?」

明明几分钟之前他还是衣着整齐,但现在他就像打完世界大战一样破烂,到底他们是怎去作战的?

「就算用魔法那家伙也太难缠了吧?现在我宁愿去看木瓜之城好了。」

「所以我一直也不想你们拉进来啦,要是你学枪对怪物甚幺还好,但对上专业用枪的人你们不可能是对手的。」

「所以我们应该有怎样的下一步呢?我的弟弟。」

一叫我弟弟加上轮廓相似,我还是为那家伙来了,原来是春香她。

「让我想想……」

老实说我想看看西园寺唯有甚幺动作再决定下一步,但现再得重新部署她们几个。

「呢兄长大人……现在算安全了吗?」

「我想是吧?以我和树桩的交情他应该不会反口的。」

这种时间问着奇怪问题,我也自然把目光投向深雪,她一听到我的答案就扑向理香紧紧抱着她,我也隐约听到哭泣的声音。

其实她本质也没有那幺坚强吧?刚刚拿刀架在特种部长颈子的勇气,都是为了够老公才做得出来。

「喂深雪,大家也看着啦……」

理香无奈的想制止她也做不到,作为挂名魔法师、平常深雪才没有如此接近死亡,刚刚自己最爱的人差点就会死,她控制不到自己也实属正常,当初说帮我甚幺是因为不理解战争是如何可怕吧?小鬼总有认为自己行行的时候……

咦?这句我不是连自己也骂了吗?嘛,反正我也只是比较幸运、到现在还死不去的小鬼罢了。

我瞄向春香她,我两一瞬间的对视似乎都有了种共识,为了整场战局要带走深雪她。

而接下的作战内容我也大概有普了,危险性远不够刚才,事实上我应该一个人在一线也没问题的。

「春香妳知道应该怎做了,理香我有特别任务给你。」

「呃?怎样特别?」

「总之很特别啰。」

  • 名称:甜鞭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6: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