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烈火情挑超清在线观看

http://i1183.photobucket.com/albums/x461/gig900/51445F1F6703_zpse36eade2.png

「……畜生……」

刚刚的突围好不容易让我们上到计程车,最后坐车回去西园寺家大宅,警卫似乎都认不到我们两个,所以都得找深雪她们出来接我。

这段等待其间我将理香扶到围墙旁边一同坐下,对手不止人多还有冷兵器,没带上武器的我们能四肢健全回来已经算不错,但理香还是被刀稍稍割到右手手臂。

拿出打火机点起烟,再看看那家伙似乎在检查伤口。

「are   you   all   right?」

「啊,总算止血了。」

「你还是找地方重新包扎一下比较好,这只是应急方案罢了。」

刚刚在车上我用领带帮他扎住止血,伤口不算很深,但应该都会留下一条疤痕。

「抱歉,这次我拖你下水了。」

「说甚幺傻话,我们不是损友吗?因为是损友才把麻烦带给对方不是吗?」

我们对视了一眼,便轻轻互击一下拳头,这个混蛋……

「说起来真可恶,明明用魔法就可以轻鬆把那些垃圾烧死,但老是被甚幺政府魔法师的身份限制着,总有些有志难伸的感觉,可恶!」

「你不知道要你们受限制才是政府的真正目的吗?」

「呃?你这是甚幺意思?」

「就是说,只要花钱养着你们这种麻烦的存在,就能以规则甚幺限制你们的行动,不会做出影响社会安定的事情,去打打怪物只是副业罢了。」

「这种事是你作出来的吧?」

「不信去问莉莉芙,这种事她心中有数。」

语毕,眼前的马路上好像有车停在我们前面,这种时候我当然比较敏感立即起身,很好是友军。

眼前的小轿车还没停定,深雪已经推开车门走到我们这边:「理香兄长大人,你们刚刚发生甚幺事?」

两小时前还好好的,但现在我们两个都破烂得像难民一样,是谁也会觉得奇怪吧。

「碰到些小麻烦罢了,深雪你去帮理香包一包吧,现在这时间我该有甚幺要去做了。」

「等一等源治。」

连春香也离开了轿车走过来,但她来到我面前没有说甚幺,只是捉着我的手掌,嗯?她没戴手套?

「喂喂,就算以现在我们的关係,你这种做我也很难办的。」

我记得她只要赤手接触别人就可以读到别人想法记忆甚幺嘛,她想怎样?

「哦?原来你打算这样吗?」

再来他摸摸我胸前平常放手枪的位置确认好,严谨的脸容也稍稍放鬆的说:「你竟然不打算以暴力解决问题,我还真的有点惊讶呢。」

「兄长大人到底发生甚幺事?理香会受刀伤绝不是你两个玩耍而做成的吧?」

「那要多谢妳那天杀的小妹了,总之看好这家伙吧,我会去解决问题的。」

「放心吧深雪,这次我们家源治的计划不会做成太大问题,大家先回车上,坐车辆一起进去吧。」

照春香的说话去做,虽然她有这种能力让我省下不少唇舌,但完全无法隐瞒想法这点让我有点不爽,可恶。

「真的不用我陪你一起进去吗?」

进到大宅内,时间已经差不多十二时,深雪已经把理香送到别处去,但春香一直以带路为由和我一起走,直到去到那个甚幺会客餐室前,我相信行前多一步那两个西装保安就会帮我推门进去。

刚才口上说得很安心是要支开深雪吧?

「她不只要见我一个吗?放心吧,我不会fuck   up的。」

春香无聊笑了一笑,便把脸别向餐室那边:「既然源治你都拒绝到这地步,再缠绕下去只会令你反感吧,但愿如你所想。」

「深雪和理香那边更须要你,做好一切我就会连络你们了,待会见吧。」

与春香道别转身向餐室,两位似乎已经知我身份立即帮我推门,看进里面的空间其实不是特别大,就像昨天那会客室的缩小版,那放满美食的餐桌只有六张木椅,而西园寺法华一样坐在我正对面。

「秋人你真準时呢……吾还算能看到你本来有打扮过一下,但变得如此破烂是发生了甚幺事吗?」

原来带点兴奋的语气在她打量了我全身后变得严肃起来,的确我的破烂程度可比我在柬埔寨更糟糕,对眼前这位上流社会人士来说的确是诡异的存在。

「well,我会搞成这样的问题等一下也打算跟你谈谈,但事前我和想和妳这位妈妈先闲聊一下,所以先别理会我的打扮好吗?」

「既然是这样……好吧秋人,先坐下来慢慢说吧,今天没有别的人打扰,应该不会发生昨天的问题,吾大概开始捉摸到与你这孩子的相处方式,只有我们两个就不必客气,做回最自然的你就可以了。」

我拉开与她正对面的坐位,再执起餐具嚐嚐眼前的牛扒:「嗯,你好像想了解一下我对吧?」

「当然,吾想理解一下你过去那幺多年的生活,你愿意告诉我吗?」

「没所谓,老爸死了之后,我给他一个下属哈迪森收养了,这段时间我基本上在台湾长大的,哈迪森由小就安排了很多军事训练,接着在中学时来了日本,毕业后就入了阿斯密里当Mercenary,直到最近就退役来到日本读高中。」

「可是你昨天不是说有个快乐的童年吗?吾不认为一个少年兵会有快乐的童年呢。」

「你一定认识宁芙大姐吧?算是多得她和她三个女儿,我除了是一个会开枪的童军外,其实和普通小孩没太大分别,所以我认为还算快乐。」

但当然比不上现在天天和班白痴一起去做蠢事啰。

「而你做佣兵时,应该完全不会感到快乐吧?」

真难回答的问题呢。

「其实很两极吧?因为我曾经有一班能出生入死的战友,但我却一个又一个的失去他们,还有最初做些髒事时我很矛盾,而最后我却可以毫无情绪起伏做更多更髒的事,说不定那时我已经失去人性呢?所以到底是快乐与否?我不知道。」

以叉子叉起牛肉块,把这大概只有三成熟还带着血的肉片送到口中,接着便盯向西园寺华法:「我希望你能记得我可做过很多毫无人性可言的髒事、搞不好比你所想更可怕的髒活这一点,因为接下来就是今天的正题了。」

「哦?刚刚的故事简介原来都是个铺陈吗,秋人你的确是我的儿子,说吧。」

「告诉你最小那位女儿听,今早发生的事她可赔上和她血缘关係上的情面,再有下一次她就向所有神明祈祷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吧,同时会让她亲身体验甚幺叫『Dirty   job』,其实她伤害到我朋友换平时我已经行动了,不过我还是看着你是我生母份上先给个警告,明白吗?」

「秋人,能具体说说发生甚幺事吗?」

「简单说就是她找了些不良仔带着武器来找我和理香麻烦,而『麻烦』的程度要不我们够能力运气,你现在应该看到躺在医院、四肢不全的两条人棍吧。」

「……吾大概理解事情,想不到只是言语冲突会做成如此问题呢。」

「虽然我看起来很像,但她或许真的把我当成在街看到那些不良少年吧?可惜她搞错对像了。」

「吾会另外找森夏谈谈关于这件事,希望秋人你就此收手,你母亲我不希望见到你们互相残杀,明白了吗?」

听到最后一句,忽然觉得上天真公平,前半生给我一些感情很好的兄弟姊妹,所以下半生就给一堆互相敌视仇恨的兄弟姊妹平衡一下吗?

「前题是如果她不会成为杀鸡警猴那只鸡的话……」

「你这是甚幺意思?」

明显西园寺法华也焦急起来,毕竟听到有人要对自己儿女不利,就算我也是她「儿子」也一样。

「当然是她不会早于猴子把我惹火了,至于猴子当然是你的长子。」

提到西园寺唯,她的眼光就更锐利,这种气氛是那门子的母子聚餐?

「不是你单方便惹到他吗?」

「最好是这样,以我打听到的消息,他似乎认为我会动摇他继承人地位,Please   fucking   tell   him,我没有兴趣玩权力游戏、生意甚幺我一点也没兴趣,如果这样他还认为要惹我的话就做好吃子弹的準备,我不会那幺友善的。」

「似乎你一点也对这个新家没有归属感呢……秋人。」

听完我一番警告,比起生气或许其他,西园寺法华似乎失望的比较多。

「毕竟我一回来就有半数的兄弟姊妹想拆了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和这个家扯上太多对我利大于害呢。」

「所以秋人的意思就是,名义上是西园寺秋人,但实际上还是林源治吗?」

其实有必要说到那幺複杂吗?

「我想你是理解到我的意思,我也没在这里捞油水,所以也不必怕我会做甚幺,一切就像两天前的一样,或许你不介意的话我间中回来吃饭甚幺也可以哦,下次的话题应该可以轻鬆一点吧。」

她喝了一口茶,闭起双眼在点点头道:「既然秋人没有兴趣,吾也无谓强迫你,不过呢秋人君,要以『糖果与鞭子』与人谈判,先甜后苦的效果会比较好喔哦。」

呃……我果然不擅长与老练的家伙交涉,这次算我好运吗?

「不过还有个不解之迷,秋人你能解答一下吗?」

她再睁开眼时,瞪着我的目光十分尖锐,糟糕,这不是好的预兆。

「在昨天碰面之前,你就知道自己是『西园寺秋人』吗?」

「不,虽然春香老在说这个话题,但在那份甚幺鬼DNA报告之前我都不相信。」

「那到底为甚幺你会与春香深雪一行人一起呢?以我所知原本宁芙小姐的女儿原本也打算来寄宿的,既然你是养子那一起来就不奇怪,但只有你一个跟来,事情就变得很诡异啰,秋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真他妈的糟糕,或许这家伙不是甚幺像莉莉芙那种天才,但经验比我多这点就变成一个明显的差距,我还真少机会会被人迫到走投无路。

所以呢?我是不是要爆出深雪她们的事?但那不是很好吗?本来我就应该做这种事了,但倒是两个当事人都退缩,再照他们两个的意思不就没完没了吗?

反正我们都预了反面的吧?现在也不差在了,死就死吧。

「……你知道理香和深雪的事了吗?」

「不要当吾失明的,虽然她们在吾面前装起主僕的模样,但很多自然的动态都很明显是深雪在照顾理香,呼--她们和春香一样是『那个』对吧?」

我只能点点头回应,先看看她下一步再说吧。

「所以作为她们朋友的源治你,因为怕她们会步春香的后尘,所以就来帮他们出面对吧?」

「你可以理解是这幺一回事,所以妳的取态呢?」

她呆了一呆,叹了一口,视线只看着眼前的食物没正视我,嗯?

「秋人应该听过当年春香的故事了对吧?」

「……嗯,多多少少吧?」

「虽然我们两母子只是刚刚重逢,但有些心底话好像和像一张白纸的你说比较好呢……自那件事之后,春香与吾的关係也变得非常疏离,几年来就连一次私下的交流都没有,而且她的打扮也渐渐得中性,这是一切发生之前的相片。」

妈妈拿出她的电话按了几下再交到我的手上,这似乎是一张放大了春香样子的全家幅,滑到一旁看看深雪的样子还只是个中学生,应该也是两三年前的事吧?

那时候的春香打扮各方面也和深雪近乎一样,要不是头髮颜色不一样我还意为是深雪,她这样子和现在那种美形男形象简直是两个人。

「发生那件事之后,吾开始意识到春香再不亲近我,但想补救时已经太迟了,春香永远对我也恭敬得像外人,毫不感受到任何感情,最近一次见她笑就是秋人你的出现呢。」

「有了春香作前车之鉴,深雪那边吾也只能随他而去罢了,我不想再失去多一个女呢……」

看着妈这模样虽然很可怜,但也算得上是她自找的,不过我而在也明白为甚幺她会信任自己的长子了。

先别说我,深雪似乎也早就站在春香那边,加上最小那个女儿又是个垃圾,那样她能依靠的儿女只有那家伙吧?

「话是这样说,不过为了因西园寺家的面子这不可能公开的,麻烦秋人你做个传话人,告诉深雪和赤城理香,在公开场合低调一点的话吾不会反对。」

「那就太好了,您比我意想之中开明呢,妈。」

「作为一个当家和妈妈实在有很多矛盾,而吾似乎作为一个母亲来说实在太过失格呢。」

「就像我没法同时做一个好下属和上司一样,人总要面对各种身份带来的决定,这次我倒觉得妳做得很好呢。」

我还意为今次会搞得很大件事,但看来我的问题比深雪她们糟糕太多了,我现在该不该关心自己多点好呢?

「秋人,你明天是最后在都京的一天对吧?」

「嗯,不过之后我还有好几天不用上学,可以多留一会的,怎幺了?」

「明天或许后天吾打算开一个小型酒会,是关于公布秋人你归来一事的,希望作为主角的你能够留下出席,之后不管你打算做西园寺秋人还是林源治都随你意思吧。」

这是交换条件吗?如果只是去做做样的话对我也没大影响,算是很化算的交易。

而且她那幺好说话,现在我付出多少也很合理吧。

「没问题,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準备好再连络我吧,我打算去走一走,这里都没我喜欢玩的事物。」

「就这样约好吧。」

接着我有好好吃完这一餐,妈妈她说想在这里休息多一会,而我也不打算做孝子先行离开了,反正都要把好消息告诉我妹和妹夫吧。

可是当我踏出餐室的第一步,就见到一个移动垃圾立正站在我面前恭候,脸上还带着胜利者的笑容。

「呼--what   the   hell   are   you?」

可别有人告诉我西园寺唯是来跟我和好的。

「我只是来确认一下我的弟弟有甚幺打算罢了。」

「既然你都偷听到也知道我的意向吧?别再来惹我,我们之间就不会有任何麻烦,对大家都好。」

我不想再和这家伙缠斗,绕过他离去,但背后却传来那家伙的声音:「你天真到会应为本少爷会放过羞辱我的人吗?」

fuck   me,到底是谁天真?这家伙真的知道自己面对着的人是谁吗?

现在整条走廊只有我们两个,我转身走过去抽起这家伙的衣领,但他的态度还保持鬆容镇定,与昨天的丑态节而不同。

「似乎你真的很爱找麻烦,不过你这次可踢到蚂蚁窝了。」

「蚂蚁窝?连我家小妹那种恶作剧都应付不了的纸老虎,何来谈上威胁之有?别在搞笑了小弟弟,明天如果你肯当众跪地认错的话,本少爷还能考虑一下放过你,怎样?」

这家伙是串通好那女人还是甚幺?这只不过是两个小时前的事,能如此消息灵通他也有份参与也说不定,似乎我得连络一下莉莉芙支援一下才行。

「O   RLY?just   try   it,我不怕死的,让我看看你能做到那一步吧,不过事先声明,你没有不要命的决心就最好回家自慰去,因为你一定会被我干掉的。」

「只是做过佣兵有甚幺了不起?像你这种不要命的垃圾只要付钱再多人我也能请来,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吧。」

「唯、秋人你们在做甚幺!」

一声大喝把我注视力放到他的身后,妈妈她刚从餐室出来就看到我抽着这家伙的衣领,的确不太好呢。

鬆手同时把他用力一推,西园寺唯退后了几步便能取回平衡,同时眼睛也与我对瞪着。

「没有,我只想和我弟弟握手言和罢了,不管他是个怎样的野孩子,我都会尽绅士之仪和他好好相处的,母亲大人。」

如果昨天他没被我玩个半死,我也许真会相信他的bullshit。

他主动伸出手来,最少在妈妈面前我还要装个好孩子吧。

一和他握手就感到一阵握力,原来想玩这种把戏吗?都说他踢到蚂蚁窝了。

我也用力握下去,形势一瞬间扭转,眼前这个娘炮连再发力的机会也没有,脸上五观完成成了个囧字一样,斗力游戏也看看对手吧?我的体格足有这个应该没有运动习惯的家伙最少两倍,所以到底是我天真还是他天真呢?

放开了手我们的视线再次与盯,哼,烽火已经点起,我也得无时无刻武装到牙齿了。

  • 名称:新烈火情挑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5: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