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体调教人超清在线观看

      吃过一餐预期中的「高级刺身」,我们就踏上开往牧场的巴士。

      那里似乎是可以和动物玩耍的开放式牧场,之前我还意为是那种隔着铁宠看狮子的没趣景点,在竹内介绍下好像可以骑骑马、玩鹿甚幺,虽然好像要给点钱,但应该很好玩吧?

      但看看天空,一片灰濛濛,接下天气未必好很好……不要下雨就好了。

      因为分班的关係,所以这程车只有我、莉莉芙、山田、深雪和夏娃,而因为工作关係我挑了坐在深雪另边,但她到现在也只呆呆看着窗外,前两天我还意为她比理香乐观,但看来相反就对了,或者理香是个笨蛋,只要抛开不去想就行吧。

      「呢源治君,姐姐似乎会早一点在牧场那边等我们,好像说有好消息呢……」

      沉默得太久的她忽然一句我都差点听漏,因为我一直在研究有甚幺好玩都没太在意她。

      「但妳脸上都写出来,对那个『好消意』不太放心,对吧?」

      「就如源治君所说我们的未来无法掌握吧?」

      真糟糕,本来看起来很正面那个就负面到极点,另一个就完全相反,我真的很难两边都平衡到心情。

      不久后我们也到达目的地,在点名过后我们也各自找寻自己的队伍。

      首先是看到二班的福泽,他手上还拿着一个公事包,呃?

      「喂,要一起去看玩吗?」

      「这种髒活动不合本少爷,我找个地方上网算了。」

      「那幺宅的话,再帅也不会有女生喜欢哦。」

      「要你管!」

      就像说中了一样福泽不再管我自己走去一边,同时我注意到在一群灰白色校服的人当中,一个令人注目的异类。

      她有着一头及肩的棕色中长髮,常常保持那份自信的笑容皆因天生丽质的容姿,与她妹妹不同的是,这位女性散发出的不是古典美人的雅气,是具时尚又独立感现代女性气质。

      打扮一如平常所见一条紧身牛仔裤和黑色七分袖外套、一双不会让人觉得突异的白色手外套,唯一不同的只是高根鞋换成更显小腿修长的马靴,没错,她就是深雪的姐姐,西园寺春香。

      「您好哦源治君。」

      稍稍向我挥手,我也慢步走过去:「good   to   see   you。」

      之前有点小误会,但她没像最初一样犯傻所以我也不太在意。

      「那个源治君,有看到小深雪和理香吗?」

      「深雪在莉莉芙那边很安全,我在找那家伙,边走边说吧。」

      我带着她往三班那边走,马上就找到理香了。

      「dickface,看看背面。」

      拍拍那家伙的肩他也转身边来,他脸上又回到之前死了老爸一样死灰。

      「春香姐早啊……天气突然变差不会是预兆吧。」

      「别迷信了你个智障,先去找深雪吧。」

      带上理香我们再走去一班集合点那边,但我得事先问一问。

      「西园寺,妳口中的好消息该不会说验到我是妳兄弟吧?」

      「如果是这样人家刚刚一定会抱着秋人君你绝不放手呢,不过DNA报告还有两天才能出来,所以请您稍等一下吧,至于我所说的好消息,是西园寺唯出差了,我们的阻力稍稍减少一下。」

      「但就算要说服那个老废物也不是说说就成了的事。」

      理香嘴上真不客气,但春香似乎没大反应,那我也说真心话好了。

      「一个有四五任丈夫的女人应该是思想大开放才正常,但竟然会反对自己女儿搞同性恋……不过怎说也好,最少应该不必有武装冲突就易搞很多了。」

      「源治君也请别我们西园寺家的保安太放轻鬆,就算没西园寺唯的阻碍,母亲大人生气起来也危险的,而且虽然她的魔法能力实在不怎样,但请您也别太放鬆和小心言行。」

      「她也会吗?是怎样的能力?」

      「好像是轻微的念动力,好像最多只能稍稍移动物件罢了,不是怎样利害。」

      听上去最麻烦都是保安部队罢了。

      回到来莉莉芙她们那边,我也帮山田介绍一下:「山田,这是深雪她姐西园寺春香,这位金髮美少……是我的室友。」

      山田似乎也学会无视我的戏弄,上前与西园去行礼:「初次见面,在下是雅克.默西亚,很高兴认识你。」

      「我家的深雪平常受君照顾了,雅克君的事情我都有听过深雪提起呢。」

      西园寺好像会读心术甚幺吧?待会问问山田到底是男是女好了。

      「我想单独和深雪走走,源治你和莉莉芙她们一起玩吧。」

      「嗨,拿着。」

      在理香拖走深雪之前我把无线电交到他手上,我们互相点头示意,随后这对小情侣也自由自在地离开人群,有如私奔一样。

      或许这样做麻烦就不会那幺多了,不过他们也有该负的责任要负,不可能一走了之。

      之前说甚幺可以与家族脱离关係,这两个小鬼做不到吧。

      「源治,赤城同学和西园寺同学他们似乎不太高兴,你又一副知道内情的样子,真的可以放着他们不管吗?」

      「放心把山田,他们会照顾自己,就算不会我有信心他们懂打电话的。」

      拿出电话做个假动作,稍稍把无线耳放到耳边,就算发生甚幺事也可以立即通信,应该没问题的。

      「那幺哥,你打算自己一个去玩吗?」

      「我打算去骑马那里看看,大概会比较有趣呢。」

      「可是喂鹿不会比较有趣吗?」

      面对茜亚的问题,我好想说鹿对我而言是食用肉,但这会伤害这班女孩的心灵吧?就像有混蛋在我面前说吃狗一样,不往他颈上插一刀我觉得很仁慈了。

      「……总之各有各玩好了,那幺碰到的话再见吧。」

      接下来再次分队,西园寺本来就和莉莉芙她们是熟人应该没问题,反而跟上我的人是夏娃。

      「我说妳不是为了向我撒娇才跟上来吧?」

      「当然不是,只不过本小姐觉得手上沾满动物口水很呕心罢了,更何况本小姐也喜欢骑马。」

      「妳看起来不像那幺爱运动,you   serious?」

      「才不是甚幺运动,这是很基本的社交活动,本小姐作为海赫家第一继承人,这种礼节须要会是理所当然吧?更何况在意大利时骑马很多时都比开车方便,不是我自夸,骑马这种事本小姐可非常擅长喔。」

      某情度上夏娃才是名副其实的超级大小姐,莉莉芙和茜亚小时候似乎没受那种上流社会的教育方式,顶多算是有钱人家的儿子,但夏娃竟然能用马来代替汽车,这不是一般有钱人能做到的。

      「我希望不是你开车太烂才去学骑马就好了……说起来大姐好像才是第四继续人,为甚幺妳会是第一的?」

      「源治你不知道吗?在妈妈和那个人结婚开始她就被家族放弃了,而第二和第三继承人都是舅父和姨妈,以公公的身体而言可是有段长时间都不会退位的,情况就像英国的伊莉莎白二世,皇位直接传给孙子啰。」

      虽然才能上我认为莉莉芙会更适合,但她人际处理能力有够糟糕,而我见过夏娃在社交的表现上的确与继承者相称,就是不知对着我就老在发情罢了。

      「哦?源治听到本小姐会是下任当家心动啰?的确嘛,如果源治和人家结婚,你也会变成亲皇一样的存在,这听上去很不错吧。」

      「妳应该知我对名利看得很轻,我无兴趣。」

      「明明你就很喜欢钱啊,说谎。」

      「我要的钱是够我生活所须,当然要在年轻的时候未雨绸缪找多一点,但绝不是妳那种随便吃几餐就花了我一个月薪水的生活,我不喜欢这样。」

      而且我真心不觉得夏娃去吃那些有多好吃。

      说着说着我们来到一个马棚似的地方,的确是可以租一匹马来骑一小时,但就限定在一定的区域慢走。

      我和夏娃都各租了一只马,因为我们坚持说会骑所以没带上防具,当然不是空口说白话,我都用行动证明一切。

      「想不到你这小子真的会骑,而且牠似乎很喜欢你呢,是农家出生的小孩吗?」

      管理的大叔领着我的马步到草地上,再轻抚着我的马匹。

      「不,以前临阵擦枪骑过一阵子,加上我本来就和灵性高的动物相性很好,对吧?sweetheart。」

      一样定轻抚我坐下这匹棕马,牠就像回应我说话般发出嗄嗄的声音。

      「不过那边那位大小姐比你正式多呢,好了,祝你旅途悦快。」

      转头望向夏娃她,她的确很平静的坐在一匹白马上,而且明显很熟识控制马匹,这就和她开车的表现完全相反。

      我和她一同并排慢步,我算是勉强可以跟上她吧,竟然会有事她比我做得好……

      「对呢源治,反而你为甚幺会骑马本小姐倒很好奇,你们这种士兵不是都该用机车甚幺吗?」

      「有些地形用车辆很不方便,但我为甚幺会骑就有个小故事,想听吗?」

      夏娃点点头回应,我也开始说那时候的故事。

      「那时我刚进ASOG不久,被派到乌兹别克观察赤俄的情报,那次好像出完任务连补给都没有就被扔到直昇机上,接着就被送到北阿富汗的山区。」

      「因为之前的激战身上没多少弹药,上头只说落地后直接用当地人提供的武器和载具,妳猜我们得到甚幺?」

      「听上去的答案就是马吧?」

      「没错,那次任务是叫我们联同当地人消灭该地的赤俄部队,但下直昇机后我看到的,是一班骑马包头、手执比你外公可能还老的AKM步枪,我就觉得快要死了。」

      「在当时我们收到的都是一样的货色,无奈迫着当骑兵,不过因此一役我对高科技战争改观,那班阿富汁佬的确很棒。」

      「他们就像我现在一样只是多一把AKM,但这班家伙的表现连我和我的小队也没有阻挡其去路的自信,在自动武器普及的现代骑兵已经未落得连影子也没有,不过在阿富汗这种骑兵加突击步枪的组合就变成步兵剋星。」

      「虽然在那区域的家伙都不是甚幺正规军,但也有相对精良的武器,可是我们几乎只是在看立体电影,看着他们一轮冲锋,只是开过几枪就可以回家了。」

      「所以你就在那时学会骑马吗?」

      「是啊,因为不骑马就追不上去,勉勉强强算学起来,接着在俄罗斯那时也有要以马代步的必要,所以就学到现在这样了。」

      说起来也有两三年没骑过了。

      「不过嘛在其他地方你们要找机车也不困难吧?比起找马匹。」

      「夏娃妳没试过在山区用有引擎的东西吧?那种声音就在告诉别人你在那一样吵,更何况我们要走的地方不会有行车路,就算越野车也不见得好走,所以那种地区找马匹骑比找机车易,因为当地人要上山也是骑马的。」

      「偶尔听你说说见闻似乎是不错的消遣呢。」

      别把我说到知识加一样。

      「对呢,你和那个马尾妹和西园寺似乎在做甚幺秘密行动,到底是怎样的一回事?」

      「是关于她们出柜罢了,放心吧,一切在我掌握之中。」

      这样说她就可以免于麻烦之中,因为这事和这班孩子没关係。

      「喂--哥哥!」

      听到茜亚的叫声我四处张望一下,原来她们一行人也在围栅外向我们挥手。

      对夏娃招招手,我也骑在马走向围栅边边:「hey   kid,还好玩吗?」

      「那边每只鹿都有二十人以上包围着,我们挤不进去了……」

      是吗。

      「哥,你们骑起来好像很安定,骑马很容易吗?」

      这些马都是给享家庭乐的人骑,所以全都是性情安稳的退役老马,虽然有点慢但也算是个好活动。

      「yep,基本上坐上来这些孩子就会带你走……要试一试上来吗?」

      「可是源治君,那样做没问题吗?」

      「有人骂再算了,只要上来不乱动很安全的。」

      「果然是源治呢……」

      除去西园寺的胆心和山田吐嘈,我的提议似乎引起了那两姊妹的兴趣。

      「可是源治那边只有一个坐位吧。」

      莉莉芙淡淡的一句带来了她和茜亚之间的对视,她们是笨蛋啊?夏娃不也能载多一个人吗。

      「另一个可以坐去夏娃那边啊。」

      「对对,莉莉芙我载妳吧!」

      虽然夏娃很热情,但她似乎只想要和莉莉芙一起,果然和茜亚还是有隔漠吧?

      「源治,我强烈要求你载我!」

      听到夏娃的说话,原来带点犹豫的莉莉芙立即强硬起来,或许她也在想要给点机会让夏娃和茜亚相亲相爱的机会,好吧。

      「好吧,过来。」

      有如小孩一样的莉莉芙,我只要弯身下去把她抱起,再放到我怀中。

      因为她实在太小只,如果让她从后抱着我好像不太安全,还是当她小孩一样好了。

      可是在一边的茜亚似乎不太愿意,好像很不情愿的跨过围拦走去夏娃那边。

      夏娃也是一样不太愿意似的,她们两个就像八字不合一样。

      「踏好镫子翻上来,别摔倒哦,还有妳坐我后面啦!前面会挡着我视线的。」

      让出镫的夏娃明显不愿意,但似乎双方都为了面子才继续下去,我是否做错了呢?

      「源治,谢谢你让我上这边。」

      稍稍转身的莉莉芙用很少声说话,看来她不想让夏娃听到。

      「妳也想让她们多相处一下吗?看来失败了呢。」

      「不,我在想的事情没那幺简单。」

      这不是嚣张的语气,反而是带点害怕,怎幺了?我看夏娃对莉莉芙很好啊?

      「那幺山田、西园寺,你们先去别处玩玩,待会再会合吧。」

      稍稍道别,我们也继续行走,而莉莉芙也把身体靠过来:「想不到源治的肌肉很柔软呢,本小姐还意为会硬硬的,你会成为一张好的椅背哦。」

      「听到妳这『讚美』我不会觉得高兴……本来我这种肌肉就是与脂肪混合,不用力的话不会硬的,现在试试看。」

      把气力集中在胸肌,她的头刚好在那里:「的确硬起来呢。」

      「喂源治,我好像听到甚幺硬起来,你该不会在说色色的事吧?」

      「妳想歪了,她在说我的肌肉。」

      我们这边莉莉芙仿佛完全放下戒心一样靠着我,而夏娃那边倒有着一个敌视对方的气场,真糟糕。

      「她们两个没问题吧?我看妳们一起行动,但就是她两个好像没甚幺交流,发生过甚幺事吗?」

      「最近姐姐和茜亚似乎在争夺,我会坐在谁的大腿上,之前她们就此事吵架呢。」

      「congratulations,妳得到一个后宫,而且刚好是姉妹丼。」

      莉莉芙转过头来,她没说甚幺只是呆呆看着我,这个表情很难形容,但我却很熟识,像理香说了甚幺蠢事后大家也会用这个表情看他,那不就是看到笨蛋的表情吗?为甚幺要这样看我?

      「……妳刚刚不想过去夏娃那边,该不会因为她会搞妳吧?」

      「正确,最近我觉得姐姐对我有着超出姊妹的情感,我很困扰。」

      「妳和茜亚不是本来就在搞同性恋吗?多个人多双筷罢了,妳这也算帮了我一把,I   can   never   thank   you   enough   for。」

      「变态、差劲。」

      骂我也不痛不痒哦。

      「对呢哥,最近我们两个好像都没去过一起吃饭呢,不如约一次只有我们两个的晚餐好吗?」

      茜亚似乎很强调我们两个,大家一起去吃不是更高兴吗?

      「倒没所谓,说起来我有个计画,今晚我们打算出去找好吃的,但山田又不去,茜亚妳有兴趣吗?」

      「好啊,不过晚饭不是有安排好的吗?」

      「茜亚,源治在说偷偷走出去外面哦。」

      「是吗?那都没所谓吧,反正我也吃不惯刺身烤鱼甚幺。」

      「怎幺妳明明作为海赫家的女儿,口味虽那幺平民的,本小姐可吃得出今天那些是上好的三文鱼刺身,可不是便宜货哦。」

      「我可不认为贵就好吃,就像夏娃妳平常吃那些一样。」

      「对嘛,大姐妳别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我身上,便宜的食品也很好吃的。」

      「好了姐姐和茜亚也别吵了,饮食这种事本来就很随个人口味,还有源治,你还真是明目张胆地教坏我的妹妹。」

      「拜託,又不是甚幺一回事,加上理香也在很安全的,妳该不会想向老师告发我们吧?」

      「跟那个福泽一起我有点胆心,源治妳得好好保护茜亚,还有不準让她喝到含酒精的饮品,答应的话本小姐可以当作不知情。」

      虽然是好姐姐,不过连我都觉得有点烦,现在的茜亚也会照顾自己了吧?更别说我和理香也在。

      「放心吧,我们应该是去吃一吃饭罢了。」

      虽然莉莉芙把头转回去,但似乎还在瞄向茜亚那边,话说过份胆心也不是好事嘛。

      「让开让开别挡路啊--」

      从后传来一阵暴走族般的叫喊声,反性转向后瞄正有人快马向我们冲过来--!

      毕竟马不是我身体没法做出我想做的动作,那个高速物体在我和夏娃的马匹中间擦过--

      「慢中郎来追我啊笨蛋!」

      面对这种挑衅我没法作出反应,因为被这吓一吓我骑着的马也受惊提起,我自己当然能稳好,问题是我前面的莉莉芙--

      「hold   on!」

      勉强算是回到平衡,莉莉芙也抱紧马匹的颈免得滑下来压向我。

      「you   son   of   a   bitch!」

      稳好马匹右手自己伸向外套里的枪袋呃!该死我没带枪出来。

      「真讨厌的笨蛋中学生,他们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的吗?姐姐你们没事吧?」

      听到茜亚那边的开骂,她们那边似乎没大碍,算不幸中的大幸吗?

      「源治,你刚刚的动作该不会想拔枪吧?」

      「没错,这班小鬼走狗屎运了,上次开机车有人做同样的事,我可送了整整二十五发点四五给他。」

      「这里是日本,不是你之前待在那些无法无天的国家,稍稍注意自己行动吧!要是你有带上枪械你现在已经犯法了!」

      「对交通安全没概念的危险驾驶者还是死一死好,免得害更多无辜死伤。」

      「由源治你口说交通安全真讽刺,你可粗暴得会对开得慢的老婆婆不断响喇叭呢。」

      夏娃有资格说我吗?

      「我知妳在说那件事,当时换妳开早就剎不住车撞上去吧?」

      阿斯密的开车教範上,只要在任务中除济塞外有车辆企图接近或挡路,我们就受权瞄準对方驾驶座,在警告后十秒对方还没让我们放鬆的意图就可以开枪,相较起来,对在限速八十公里的高速公路上开二十的人渣只是响号,这已经是他妈的和平与爱的表现了。

      「算了反正都过去了……话说源治,之前去水上乐园,你都没说甚幺呢,关于我们的穿着。」

      我感觉到麻烦的气味,还是迴避这个问题好了。

      「我都忘了,算了吧。」

      「我可有带着当天的相片呢。」

      莉莉芙拿出手机递给我,而瞄向夏娃和茜亚,她们也骑着马靠近我们,看来也很重视这话题,就像一个SET   UP,看来要逃也逃不了,不过随便打发一下我还做得来。

      拿着电话看看:「哦哦,都很适合哦。」

      把电话交回去,莉莉芙都没有接回去的意思,三人一脸不满的注视着我。

      「好了好了,我就知道逃不掉,但就像刚才所说她们都很清楚自己要甚幺。」

      「像夏娃这种波霸,白色黑边的比坚尼很能秀身材,而茜亚挑了竞赛用泳衣、这样对妳而言的确把线条发挥到整至,而莉莉芙那种带裙的白色丝带比坚尼很能把可爱这点发挥,就是这样你们满意了吧。」

      「好像只有本小姐被讚扬呢,呵呵。」

      夏娃一幅自满的模样引来两人的怒视,再来是她们把视线转向我,够了,我不想再玩这种无聊玩意。

      「说起来很不公平哦,哥哥都看到我们穿泳装的样子,但他那天老是穿着迷彩服,裸露情度和现在根本没两样。」

      因为伪装关係我就算脱去外套,里面也是不吸水的迷彩内衣,所以真的没怎露,不过嘛。

  

      「我露肉谁会想看啦?茜亚妳越来越有笨……」「「我想看!」」

      三人异口同声的反应真吓我一跳,不过可以的话,请妳们在应该同心时也有这种默契好吗?

      「妳们是痴女吗?我脱衣服也没关係,只要妳们答应把钱塞在我腰带里就行了。」

      「源治,我觉我你最近要人知难而退的手法越来越差,先别说我们,你觉得姐姐会做不出吗?」

      也是,莉莉芙一说夏娃已经拿出钱包,口中还说着不知我收不收信用卡这种蠢话,她把这种玩笑当真了吗?

      「这种手法只在哥那班朋友中用得着吧。」

      「茜亚你别说到呜海他们会叫我跳脱衣舞一样!」

      「源治,茜亚的意思是这种水準的手法……不过那种事真的有发生过吗?」

      转头过来一脸红红的莉莉芙不单问题诡异,我相信她心中的想法也诡异到我不想知道,立即引开话题吧。

      「好了好了我脱上身给你班痴女好了,小心拿着我的衣物。」

      脱去校服外套和和式衬衣,在这天空灰濛濛的日子裸露上半身,就算有些风我也不觉得冷,毕竟我全身都是有着让我自豪的肌肉。

      「茜亚,刚刚妳不是买了一顶牛仔帽吗?借给源治戴一下吧。」

      应莉莉芙所言茜亚也很乐意把挂在背后的牛仔帽交给我,戴上去我虽感觉有点不对。

      「可是这样子真的好看吗?我觉得就像在GAY   BAR走出来一样。」

      如果是其他身材类型倒没甚幺问题,但想想一个强壮的男人裸着上身头戴牛仔帽,再骑着一头棕马,感觉就像要拍断背山续集一样。

      没人回应我问题,一直回头看我的莉莉芙已经把脸别开一语不发,而旁边的夏娃和茜亚就像肯定我说法一样把别开,喂喂!

      「这才是妳们的醉翁之意吧?混蛋!」

      「……那个哥哥……如果可以的话,请身为男生的你对女孩子多一点兴趣吧,难道我们真的及不上男生的屁股吗?」

      「为甚幺要扯上那种呕心的事物?是妳们这班变态一直把我当同性恋罢了,我对女生可是超有兴趣啦!就像茜亚妳这种类型的女生,要不是我妹早就出手了!」

      语毕,在场三人都同时以惊讶的目光注视着我,同时也哑口无言,我说话有甚幺不对吧?先回想一下吧。

      我好像为了解围说出了一些心底话,回想起来就像告白一样,糟糕,这一来不又让茜亚讨厌我吗?

      「源治,你的发言实在太强烈,害我脑袋罢工了片刻。」

      莉莉芙的感想不重要,先看过茜亚那边,她就像若有所思,我应该说甚幺吧?

      「放心吧茜亚,我不会对妳做出任何事的。」

      「不做出任何事吗……」

      为甚幺我说完她好像更失望似的?

      「算了吧,别管这个不懂少女心的笨蛋,再说下去只会听到更多伤人的说话,这本小姐可是一清二楚。」

      面对夏娃的指责令我多少有点生气,可恶甚幺不懂少女心,为甚幺不反省一下以前怎对待我,才会令我完全拒绝复合?世事总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的。

      「学生会长--为甚幺你们还优游自在在骑马,发生了大件事了!」

      听到一个女人那幺大叫,我也把马骑向围栅那边,是竹内她。

      在围栅外竹内坐在一部像机场用小车,他身边还有之前见过的那位年轻男教师,不知为何我就看他不顺眼,当然不是因为我暴力狂,而是他比我似乎更先有这个想法,眼神的不友善足够让我感觉到了。

      「发生了甚幺事吗?竹内老师。」

      「刚刚有人说有学生出了骑马意外,你们知道发生甚幺事吗?」

      「如果是该死的中学生我大概知道多少,大概开太快撞车了吗?以他们刚刚的加速度如果突然飞出去,就算是普通着地也足够折断颈骨,如果撞到甚幺头部应该会撞爆一半……」

      「你这家伙怎能说出这种过份的话?那可是你的学弟啊!」

      第一个对我开骂就是看我不顺眼那个男教师,果然吗?

      「过份?did   you   know,如果那刚刚的家伙,他们可由我和夏娃中间快速略过,害我们差点堕马,不是我能取回控制你收到的报告应该是我和莉莉芙,而且我相信这不是唯一一次,那种死小鬼还是死一死比较好,另外你有那种伟论可以反驳我请马上提出,I’m   so   fucking   angry。」

      「本小姐不尽认同源治说法,但的话他们做危险动作在先,出意外也很合理。那幺竹内老师,有须要我跟上去吗?」

      接着茜亚也下马过来把莉莉芙抱过去,我们也打算把马匹交回去,毕竟心情真的被弄坏了。

      与她们两个分别,我和夏娃也骑着马回去,因为还没穿上衣服我身上可以感到很轻微的雨水打到身上那种感觉。

      「夏娃,如果不想淋雨最好骑快点,马上就要下雨了。」

      「呃?你有预知能力吗?」

      「不,妳待在越南多一点就学得来了。」

      虽然天气差很多,但马上要下雨这种感觉错不了,或许像理香所说真是糟糕的一天呢。

  • 名称:女体调教人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7: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