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不眠夜超清在线观看

「喂,起床啰。」

在半梦半醒间好像有那个混蛋的声音进到耳朵里,伸手摸摸放在枕头旁边的电话看看,0703?干。

「没有九点别叫我。」

「你意为我想叫你啰?你的雇主加妹妹要我七点左右带你过去她的房间,你自己看了。」

不得不转身过去,模糊中我也看到理香他把电话递到我手上,拿上来看看上面的文字……

「理香,请您明早七时左右和兄长大人一起来我的房间、深雪敬。」

其实她们作为恋人,有必要要电邮上用敬语吗?

既然是深雪的要求,我再不情愿也得翻下床,跟着那明显也没睡醒的家伙去到走廊上。

「你这样穿不怕被骂甚幺吗?」

我眼前这个家伙只是随便穿着一套由昨天洗澡到现在都一样的运动服,明显与他之前所说在这里要穿得得体完全相反。

「反正西园寺大人又没那幺早起,其他人才懒得管我穿到怎样,加上你也没说我的资格吧?」

他打量一下我的上下身,的确我全身除了一条牛仔裤外就甚幺也没穿,不过我对自己的身材倒很有自信。

「我不是甚幺鬼二少爷吗?who   fucking   cares?」

「你认为啰,嘛,最少也披着它吧。」

理香脱下运动外套抛给我,老实说的确只能披着,因为那家伙的确太小只了,说起来这样披着不是显得更古怪吗?

来到深雪的房间前,理香敲敲门不到半秒,深雪就像早就待在门后一样立即开门:「两位贵安哦,请进来吧。」

她的眼光扫视过我们两个之后脸上就挂着一种满足感,可是我觉得有种诡异的恶寒感在笑容中散发出来,怎幺了?

步进房间,原来连春香都在这里,她们两姊妹更已经化好妆换出外出服装,到底女人要多早起床啊?

「早哦两位,你们看起来都非常之累呢。」

「还不是这家伙,害我只睡得五个小时。」

「喂,是你先提议吧?还有那种诡异的情况都是你害的啊!」

就是昨晚那些肉麻都作呕的对话吧?我都不知那条神经不正常才会说出口,但这白痴的回应不也是吗?

「两位先饮用这枝运动饮品来提神吧。」

深雪奉上两枝宝矿力给我们两个,先别喝下去有古怪。

「为甚幺强调是运动饮品?」

「因为兄长大人和理香昨晚做了那幺激烈的运动,当然要补充与体液相近的饮品啰。」「喷--」

干!理香这家伙直接就喷了出来!就算笨如他也知道『体液』绝不是指血啊之类,说起来这种饮品有够像稀释后的『体液』,噁……

「别开玩笑了,谁会『不对源治的屁股有兴趣』……咦?」

「对啦,我对理香的屁股『可是充满了兴趣喔』……WTF?」

刚刚诡异的对白让我和理香与相对视一下,便立即跳到老远,这家伙在说甚幺?

「好啦好啦,两位不用紧张,我只是跟你们开个玩笑罢了。」

看着笑笑混过去的春香,她不是只会看别人思想的超能力吗?

「呃我记得了,春香小姐很能模仿别人的声音,刚才妳盖过我们的发言对吧?」

「呵呵,就是这样啰。」

你可以一笑置之,我可差点吓死,我越来越觉得这位姐姐有点危险,有宁芙大姐一个就已经够烦了。

「话说兄长大人,你都已经披着理香的衣服了,刚才的对话是真的话也不奇怪哦。」

深雪似乎已陷入深层黑暗幻想当中,再说下去也只是鸡同鸭讲,还是找个相对正常的春香来谈谈吧。

「你们找我有甚幺事吗?没有的话我回去睡啰。」

「源治你忘了今天要和妈妈吃午餐吗?」

「你不要告诉我0730吃午餐。」

「不不不兄长大人,我们是準备把你打扮成一个绅士才送过去,所以就要预早一点时间。」

深雪手上拿着一套黑色西装,她似乎回复到正常了。

我大概理解她们的想法,毕竟昨天我也闹上不少问题,今天怎装模作样也忍耐一下,尽可能让那女人高兴,那事情就容易说了。

先把外套穿上身看看来,毕竟是成衣就不要有那幺高要求了,活动尚算自如,应该合身吧?

「很合身呢,果然夏娃小姐对兄长大人的事情都很熟识呢。」

「what?你指是问夏娃才知道我的码尺对吧?为甚幺她会记得的?」

之前帮她「打工」时领战斗服是有给过资料给夏娃,但正常人不会记着别人穿几号衣服才对吧?

「兄长大人太小看恋爱中少女的能力喔。」

深雪把食指放到唇上,但她的说法令我有很大恐惧感,搞不好夏娃那天病起来会把我真的「frozen」,是她的话物理上真是做得出来……

在换衣服其间,理香那家伙已经躺到床上继续补眠,而我却得穿到跟那班MIB没两样,可恶,我也好想睡。

「反正还有很多时间,连络一下莉莉芙她们出来吃早餐吧。」

她们两个都点头讚同,我就发个电邮给她们,可能申请了自由行动的她们也没事好做,马上就答应,夏娃还立即提供了地方,但看餐厅的名字就知是高级地方,这下糟糕了。

「所以说源治你甚幺也没做好吗?」

来到这家日式餐厅之后,我就把来京都主要目的告诉那三姊妹还有山田,结果换来莉莉芙冷冷一句。

「两位雇主都要叫停,我不能自己继续下去吧。」

瞄瞄坐在右边的深雪和理香,我便伏在面前的小餐桌,真的很累……尤其是胃袋空空。

「不过哥哥你倦入这事上的原因不止这个吧?加上你今天的打扮也够奇怪。」

茜亚是指我的西装打扮吧?的确我不是适合这种装扮的人,被说奇怪也是没办法。

「因为茜亚,你如果继续叫我做哥哥,你就多了两个姐姐了。」

「……你的收后宫方法是结为亲人吗?」

「茜亚,源治指的是他的确是西园寺家的儿子,所以春香姐和深雪都变成你姐姐了。」

「咦?这是真的吗?」

「其实小茜亚没必要惊讶,很早之前不是己经证明得七七八八吗?」

春香她忽然捉着我双肩把脸贴过来,感觉真够诡异。

「现在你们脸贴在一起,西园寺小姐和源治你像得真的好像,就像两个美男子一样呢。」

山田真的踏到我尾巴了,但春香却在我耳边小声道:「不如给这班女孩子一点杀必死好吗?」

上文下理,很明显他想和我扮搞基吧?

「我拒绝。」

「嘛嘛我家的弟弟君真傲娇呢,我要吸弟素了!」

又像平时抱过来,这像伙啊呀!

「我想说,西园寺春香妳真是个同性恋吗?」

这时一脸不悦的夏娃抛出一句,春香也放开了我淡淡道:「哦抱歉让妳吃醋了,小夏娃妳是我家弟弟的女朋友对吧?」

「是以前的事啦!夏娃,这家伙可是货的hard   lesbian,我己经见识过了。」

这时我听到春香好像在说「那幺可爱的孩子你真浪费」,是我听错了吧?

「是啊,春香小姐在场我和源治也不可能把到妹啦。」

理香又中地雷了。

「抱歉理香,人家听到你说去把妹,意思是不是去结识异性?」

「呃……」

这后知后觉的笨蛋似乎现在才想到是不是说错话,每次都是这样他不能学乖一点吗?

「你误会了深雪……」

对着一脸正经的深雪,这傻瓜似乎找不到更好的答案,说来话深雪也够奇怪,如果出轨对像是男人她反而还没那幺生气。

「我都己经有了源治,还怎会去想别的女生呢。」

WTF?

不单是我,在场其他女生也发出聊种惊奇的叫声,这白痴在说甚幺啊呀?

他转个头来对我打眼色,是在叫我救他吗?我明白是甚幺一回事了。

比起其他理由,没有比和我搞基更能即刻拉开话题,接着便可以混过去,对这班喜欢看人搞屁股的变态的确是好方法……才怪。

这他妈的该死伙家为了免去一时三刻的皮肉之苦,而直接把我也拉到地狱中,他白痴也要有限度啊!

还想我帮你?没门,不过以这班女生的惯性,现在解释反而会被更深度幻想,说不定用夸张到爆的方式可能有反效果。

说到夸张没有比我以前看茜亚那些少女漫画来得更好,好好回想一下吧!

「这样好吗?深雪。」

说着,我就像平常装帅一样以右手食指托起理香颔下:「我会抢走他,让你爱人成为本少爷的所有物哦,而你可没有拒绝的余地。」

或许是搞笑过头的关係,在场的人包括理香也在发呆,而我眼光扫过对面那几位女生,首先有反应是莉莉芙。

她面无表情下突然喷出海量鼻血,接着她在边止血时边道:「深雪,我都说源治是女王受了吧。」

「兄长大人居然毫不傲娇的承认了,这还让人家感到惊讶,不过理香一定能让兄长大大幸福的!」

(*&︿%$%#@!#%︿&?

「你这堆人渣到底做了甚幺好事啊呀?你说像平时一样否认是基佬不就好了吗?」

眼前这堆屎竟然抽起我的衣领,畜生!

我也不甘示弱抽起这家伙:「还不是你这块人型垃圾拉我到粪坑里吗?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我都奉陪啊,死废物。」

「原来兄长大人己经和理香相爱得生死与共,人家真是后知后觉呢。」

「拜託深雪你别断章取议,好好听清这死基佬的上文下理吧!和这像伙相爱简直让人作呕啦!」

「谁是基佬啊?你自己出柜还拖我下水罢了。」

总有一天我要杀了眼前这像伙!

「源治,平时你说喜欢我原来是认真的吗?」

可恶,山田你这时间才来乱,但看着她楚楚可怜我没法说谎去骗她啊……

「是认真的……」

「哥哥,虽然我也不讨厌现实中男生和男生恋爱,但女孩子就不行吗?」

茜亚这种问题蠢到家了:「怎看都是女孩子才可以吧?所以山田才ok啦!」

「我是男生啦源治,为甚幺你总不能听进耳朵里?」

山田一脸认真这来搂着我手,她双眼眼泪汪汪凝视着我,可不像来闹的,我应该怎回应啊呀--

「如果像你那幺可爱,就算是男生也没关係的,我喜欢你哦山田君。」

虽然声音很像,但我当然知道不是出自我口,回头一看春香她,竟然在这时候刺我背?

「我不是要就给女孩们一些杀必死吗?」

低声一句加上阴险的笑容,我借某人渣的一句名言,你算计我!春香!

看看山田他一脸愕然,己经不行了,刚刚那句会让他留下阴影吧?

「和傲娇攻冷战间、女王受忽然迷上了身边的忠犬攻,这种三角恋剧情实在……」

「源治,我快要失血过多死了,能留着下一次再继续吗?」

「那你马上去死吧,笨蛋莉莉芙。」

莉莉芙这家伙好像说怕夏娃是女同吧?下次我得找机会整她一回才行。

话说深雪总想着自己男朋友搞基,这样没问题吗?

「源治,我们似乎下错注了。」

「你现在才知道吗?由一开始就错到无法回头了。」

「所以我们都有些事要做个了断吧?」

那像伙磨拳擦掌,罢出一副己经準备好的模样,嘛:「正合我意,吃完早餐就来吧。」

就这样我们两个默默吃完早餐,最后来到餐厅的前门。

「春香你们先回去吧,一会『我』会自己回来了。」

「对啊,我和这家伙有事要解决一下,『我』会回来的。」

「是这样的话请收下吧。」

春香把一张名片甚幺塞过来,我和那人渣都看看上面……爱情酒店?

「「才不是这种事啦--!」」

总之我们都和这班心理不太正常的女生分别后,我都应该和身边的可燃废物决一死战了!

「可恶,怎幺又是平手的……」

我们随便在一处空地上决一死战,明明平时我都压着他来打的,今天这似伙比以往更难缠,难道近多打架多了他进步了吗?

「要不是我膝盖还在痛今天一定能踢爆你的,算你走运了。」

「梦话就在梦中说好了……嗨说话小声一点。」

刚才还意为是错觉,由空地离开以后好像就有谁跟蹤我们,我都特意转了几次弯,没可能有人如此同路吧。

「你都感觉到了吗?有人在跟着我们,是专业人士吗?」

有时我都不知眼前这家伙是聪明还是笨,不过他敏感也是好事。

以眼角余光向后瞄,那身黑色打扮和高度……嗯。

「不,看来是个中学生,专业人士才不会被我们发现吧?」

「前面的小巷好像没甚幺人,引他进去好吗?」

「nice,你会用的吧?」

把随身的重力刀交给理香,我们继续装作自然走进那条小巷阴暗处,我也拿出胶索手铐作準备。

果然不消多久立即有个和理香差不多高的人跑进来,他似乎发现有不对劲,但己经太迟了。

我先把他拉近自己,把他双手向后扭再铐起来压向墙边,理香就把重力刀架在那小鬼的颈上,果然没错是个中学生不良仔,为甚幺要跟着我们?

「科斯!」

理香以很差的英文叫了我一声,他眼光瞄向少年的手上,是电话?

拿到手上看这正和「老大」在通话,我自然放到耳边:「is   who?」

对方沉默了片刻,电话对面就传来挂掉的DODO声。

「把他捉到别处吧,在街上不好处理。」

就如理香所言,我立即试着拉开身边的铁门,没锁上很好。

探头进去,里面只是条满满垃圾和安全套的楼梯,应该没人会来打扰的。

吹吹口哨示意,我和理香一同把中学生拉进楼宇内,我再一脚把他踢向楼梯底下。

「嗨。」

「把门看好,这种髒活由我来吧。」

接过还我的重力刀,我也在少年前蹲下来,被我缠上双手他反抗力有限。

「为甚幺要跟蹤我们?」

「白痴,你能应为拿刀子舞一舞我就会怕你们吗?」

很神气嘛小鬼。

「既然来这一套那我也说说游戏规则了,你每次答我一条问题,如果不答或者不满意我就切你一只手指,十只都切光后就是你的颈动脉,got   it?」

「喂,这次别搞得太烂,上次我处理那堆免治人肉可麻烦死了。」

理香这次插嘴是想加强我的演出吗?

「听到了吧?我也想你健康走出这门口的。」

「少在骗了,我老大很利害马上就会来……对不起我知错了,我甚幺都会说的!」

为甚幺反差那幺大?因为我马上捉起他手,把的刀刃切入他姆指十分一左右,其实我都有所留情,在ASOG时我己经一刀切下去了。

「问题如上,答吧。」

「今早老大就叫我们一班兄弟去找一个叫西园寺秋人的家伙,那个人是你对吧?」

会用这名字叫我的话,範围马上收窄了很多。

「谁是你老大?」

「就是老大啊呃--对不起,他叫井泽修二,是这一带不良少年的头头,他可是黑道组织的大少爷。」

黑道?

「知道他们为何要找人吗?」

「好像是受人所託甚幺我也不很清楚。」

「西园寺唯和西园寺深夏那个名字你有印象?」

「深夏……老大身边好像有个女生是叫这个名字,救你放了我吧,我真的只知那幺多。」

虽然是个喽啰,但那幅拼图多少己经出来了

「走吧,我知道应该找谁了。」

「不用管那个蠢货吗?」

「只是手被绑着死不去的--」

边说边推开大门,这时整条后巷都充满了人影,嗯?

张望一下,刚进来那里最少站了七八个人,手上都拿着各式各样的水管球棒甚幺,shit!

「你这家伙真是个衰神啊呀--」

「你有气就留下来逃跑吧!」

对方人和武器太多了,反正他们没封锁另一边,先逃了再说吧!

  • 名称:性爱不眠夜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4: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