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获之夜超清在线观看

     

      终于到要去京都的这一天,一早来到学校门前就排了好几十部巴士,我在之后向莉莉芙打听这次基本上是全校大旅行,每两级一组去不同地方,而除了高二、三那组外在事先申请下可以中途脱队,只要回去那天準时回到车站就可以,唯一问题就是除了高三之外都要自费,所以实际参与的人大概只有学校总人数一半左右。

      回到一年一班的集合点后,我们一班的也乘上巴士到新干线车站,时间似乎比预期来得早,班导就放一点自由时间给我们。

      当然我在车站找到一家章鱼烧,马上就买来吃,不过味道不及在学校附近那家。

      「明明之前一点兴趣也没有,没过两天你就已经一副快乐旅游的样子,真是想打你一顿。」

      身后传来理香的声音,我也转身过去--

      「hey   bro。」

      和我一向所认识的他不同,脸上再没有惯常的蠢样,反而是满满眉头深深锁,一副吃了大便一样的模样,自那天会议开始他就是这样,还好深雪那边懂得转换心情。

      「还在想那件事吗?」

      「怎可能不想啊。」

      「能坐着就不要站着,别为没结果的事而烦恼,头几天先好好玩吧,别让烦恼困扰自己。」

      「明明那天说甚幺办法也没有,现在你却胸有成竹的样子,你到底是有把握还是没有哦?」

      「你根本没听清楚我之前说话,连未来也不知道就去猜想是白费心机,还不如见机而行。」

      「好了好了,话说深雪给妳一笔大钱吧?你不要跟我说都买了章鱼烧喔。」

      「买你个头,我不会乱花公数的。」

      左右望一下,虽然车站满满我们的同学,不过小声一点应该没有听得见的。

      「……看到这行李吗?我稍稍改装了夹层可以装下东西,有须要时就会派给你防身了。」

      「至于我买了甚幺,我自己就只是消音器和弹匣,另外也买多了一把USP45,有消音器和五只弹匣,不过最好不要用。」

      「为甚幺?」

      「来历好像是特警队的失枪,会很易被查出来,收回时妳和深雪最好把它埋了,而且真的要开枪事情就变得麻烦,你连射靶都没试过,当作防身好了。」

      「不过西园寺唯不是简单的人物,上次春香姐也因为他请了一堆利害的保安,所以我们才没办法嘛。」

      「你好像忘了我以前干那行的,潜入这种事简直家常便饭,我也準备好不须杀人而安静武器。」

      「呃?有这种事?有那幺便利的东西吗?」

      「Chloroform,一种化学剂,把它沾到手帕上再按到对方的鼻孔,再利害的人类也会立即晕倒。」

      「你这家伙满满都是犯罪的气息,到底那来那幺多危险东西啊?」

      「你意为犯罪是怎来的?只是手枪和常规药品又不是要搞部战斗机回来,花得起钱就能够搞到手啰。」

      走私军火在这个世道根本不是甚幺奇怪事,只是手枪比较多日本的治安已经很好了。

      在南伊朗你买一把土製AK步枪比买一块牛肉还容易,价钱大概和我手上的章鱼烧没两样,只差在你能不能相信,那种由和莉莉芙一样高的小鬼造出来的玩意罢了。

      「还有一些有的没的,两个摺叠式防毒面具,烟雾、催泪和震撼弹各两个,一把由夏娃那边借来的泰瑟枪,呃!还有这种刀。」

      由裤中暗袋滑出一把重力刀偷偷交到理香手上,这把和我用的有些不同。

      「重力刀,这把和我用的不同,是以强化塑胶造的、没有金属部件,所以开保险后要手动锁上才能用,好处是很易就能通过安全检查,强度足以应付我们可能面前的作战,安心用吧。」

      其实事情来得太快,我本来也想教他如果用刀有效地杀人,但考虑到今次最好不要杀人还有危险性,还是先观察一下再算吧。

      「谢啰,听到你那幺有心準备我心情好多了,你是个可以信赖的混蛋嘛。差不多了,到了目的地再见吧。」

      「喂,我们不坐在一起吗?」

      「我们三班在别的卡,想换位是不可能的,嘛帮我看好深雪吧,兄弟。」

      轻击一下拳头我也回到莉莉芙她们那边,她身边还有夏娃、茜亚、山田和另一个女生。

      「学长,还记得人家吗?」

      我记得她好像是茜亚的朋友。

      「美……纱?」

      「答对啰,人家好高兴哦学长。」

      这小小只的孩子比较讨人喜欢呢。

      「话说深雪呢?」

      「深雪姐说帮我们买零食,但马上就要上车了,哥不如你去……」「帮我看着,章鱼烧喜欢吃就吃吧。」

      抛下行装向商店的方向走,不久我看到深雪正抱着一堆零食手忙脚乱,在她正要把东西都扔下我刚好赶到接着那像小山般的零食。

      「快要上车了,我来帮你吧。」

      「嗯,谢谢了源治君。」

      平淡的一句中也没精打彩,虽然情绪管理比理香好,但她心情也不会好到那吧,我高估她了。

      回到队伍之中,我们一行人也踏上开往京都的新干线列车。

      「各位,我知道大家都很想立即围成一团,不过要等列车加速到安全之后才可以喔,在之前请乖乖坐在座位上……」

      我们的班导竹内和另一个年轻的男教师正在走廊上说着,我放好行李就坐到靠近玻璃窗的位置,夏娃想都不想就坐在我旁边,而深雪和莉莉芙就在我正对面。

      「学长,我们在后面哦!」

      往声源抬头,美纱、茜亚和山田正在我们背后的位置,再转一转身竹内已经坐在山田那一边,她发现我目光后像小动物一样吓了一跳。

      「那个……林同学,请问有甚幺问题吗?」

      以我所知她好像刚刚从师範出来,也就是大不了我几多年,她就像西园寺春香那种短髮美人吧?不过多了一些小动物气质。

      嗯,一年一班的家伙除了少爷小姐脾气都比较好搞,除了我这个异数吧?和她开开玩笑吧。

      「我在瞪你呃呀!」

      用像黑武士一样的语气说话,但山田突然向我一敲:「不準和老师开玩笑!抱歉竹内老师,其实源治不像大家所想的危险。」

      错了山田,不计用魔法师我可是全列车最危险的家伙。

      开始做点正经事吧。

      我在行李中拿出地图,感觉列车也準备开动,一阵警号后开始有点加速感。

      「各位同学请坐稳……」「深雪,妳家大概在那里?」

      把地图传给神不守舍的她,过了好几秒她才反应过来把地图接下,但看她翻来翻向好像还搞不清楚怎看似的。

      「看到地图角的十字标示吗?N是正北把它向天吧。」

      她似乎终于找到方向了,我再把铅笔交给她画。

      「源治你怎幺会用这种老古董啊?要看地图用电话不就行吗?」

      夏娃拿出电话,萤幕上已经显示出京都的地图。

      「完全信任电子产品不是好事,更何况地图有它好用的地方。」

      再来由深雪手上接过地图,她也指了一指地图上的一处:「就在这里了源治君。」

      圈起来的地方非常之大,看比例最少也有一平方公里,附近有有座地标,是金阁寺吗?

      「夏娃妳能和莉莉芙换一换位吗?」

      虽然她脸上满满不悦,不过她也似乎理解我在做甚幺似的和莉莉芙换一下位置。

      「莉莉芙,妳最清楚接下来的行程,能帮我标记一下吗?标记好写上日期和时间就好了。」

      接过铅笔地图,莉莉芙也开始画,专心低头的她似乎还有说话的余力:「有甚幺须要帮手吗?」

      「暂时没有,谢了。」

      莉莉芙抬头看了我一眼,再望向深雪,她只点了头一下回应莉莉芙眼光,再来只是轻叹一口气:「大概是源治你作主吧,不要逞强。」

      「放心吧,我不会因为叫支援而害羞,只是还没肯定有甚幺须要罢了。」

      「是吗,地图整理好了。」

      拿到上手看看,先看看today的吧。

      先是密麻麻的旅馆,几乎每天回去的时间也写一次,虽然很明显但不是太易读就对了。

      今天先回去两次,第一次是1200接着是1700,中间的时间是去动物园吗?

      「顺带一提,春香姐间中会和我们一起活动,源治你没问题吧?」

      「问题倒没有,但她到底是读那一科的?西园寺她看起来非常空闲。」

      「姐姐是兽医系的,因为有些原因这两星期都请了假来陪我们。」

      「医科生不是应该忙得要死吗?」

      「源治君不必胆心姐姐学业问题,姐姐在那方面非常利害,最近好像独力完成了一份重大的报告,所以会比较多时间轻鬆一下呢。」

      怎幺我身边的女生都好像读书很利害的样子?

      「学长学姐,妳们好像都在谈严肃的话题,难得出来旅游不是应该轻鬆一下的吗?」

      坐在后面的山田美纱一同过到来我们这边,而茜亚骑在那边椅上把身体靠过来。

      「没事,就像妳说一样轻鬆一下吧,玩扑克牌怎样?」

      美纱没答我问题,反而笑咪咪由背后拿出一本书:「那幺多女生当然要玩心理测验啰,而且还要是恋爱测验哦!」

      「是吗?这种pussy   game不合我,我去找找理香……」

      「「「不行!」」」

      这三姊妹一同否决我的决定,她们能够重齐心一点吗?

      「恋爱测验吗?老师也能参加一份吗?我都很怀念这种高中女孩子之间的话题呢。」

      竹内这家伙直接用语言把我变性了吗?一班女人包着着你时,情况绝对比一班武装游击队危险啊……

      「山田,你要是有长鸡鸡就出句声吧。」

      「源治又不必那幺硬嘛,就只是玩玩罢了。」

      果然说他是男的是没有人会相信。

      「那幺先问学长一些大家都想知的问题吧,先是把五个异性的名字排好一二三四五,再把以下红橙黄绿青蓝紫黑白那幺多种颜色套进去,但不可以重複。」

      「那幺就夏娃、莉莉芙、茜亚、深雪和山田这样排好了,颜色吗?水蓝、白、黑、紫、草绿。」

      「哥你好奇怪,怎幺全都是冷色系的?」

      「鬼知道,大概是你们的形象色吧。」

      茜亚妳认为我会答妳是内裤的颜色吗?虽然深雪和山田是没关係的。

      「那个学长,如果再有一个限额是红色的,你会选谁呢?」

      「Red?那把理香算进去好了。」

      那家伙生理上还算是异性,加上在学校老穿着红色的运动外套,大概是这样吧。

      「我明白了……颜色测验是代表你对那个人的感觉,蓝色是冷静高雅、思想细密的人。」

      「源治你是这样看本小姐的吗?很正确哦!」

      this   fucking   bullshit,高雅的话她在公众场所都还算是,冷静和思想细密?no   shit。

      「白色是高洁、难以接近的高岭之花,的确女王大人让人有这种感觉呢。」

      「agree。」

      「我有那幺难亲近吗?源治。」

      莉莉芙脸上带着一丝不满,但比起生气我倒觉得是撒娇一般的不满,她的确是难以让人接近啊,不而朋友怎可能比我还少?

      「黑色是带点色气的小恶魔,茜茜,说中了哦。」

      「色气……小恶魔?」

      抬头看茜亚的表情很迷惑,但这也算说中了。

      「对,现在茜亚就是有那种气质,我很喜欢。」

      她的身材和打扮都非常合我胃口,要不是她是我妹?我早就行动了。

      但不知为何全场的气氛都安静下来,大家的视线都放到茜亚身上,有异样吗?

      良久,美纱再继续读下去:「那个紫色的话……优雅而神秘的人。」

      「优雅都算吧,但深雪一点也不算神秘啊。」

      她只是以淡淡的哈哈哈打混过去,似乎她无心继续这个题目,不过有太多外人在,也很难说秘密。

      「至于绿色就是平静、心灵的清泉,雅克学长真是治癒系呢。」

      「也是,每天对理香呜海那些家伙的丑脸,山田的脸蛋简直是救赎。」

      「阿呢--!」

      除了美纱和山田,包括竹内也发出惊讶的叫声,连一直没甚幺反应的深雪也激动起来。

      「也就是源治你很喜欢这个山田吗?」

      「嗯,没错。」

      虽然做蠢事时老是在敌对,但山田在生活上也帮了我很大忙,洗衣做饭等等,怎可能不喜欢这种朋友呢?

      「不是的,源治所说的喜欢不是大家所想一样……」

      山田的否认也伴随着来回我两的目光,比之前更为诡异,应该不是觉得我和山田搞基吧?

      「话说不是还有红色吗?红色是解甚幺。」

      「红色嘛……」

      美纱她退后了几步,而那班女生全部都围过去看,但我因为位置太远根本迫不过去。

      当她们看到似的之后,全部人的样子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怎幺了?

      「既然是源治的心意,那认输也是没办法的事。」

      「如果理香也是这样想的话,人家可以让位的,只要幸福能得到的话。」

      「难道源治你这个笨蛋对女孩子已经没兴趣了吗?」

      她们七嘴八舌令我搞不清是谁在说话,更别说联想到答案出来。

      「到底你们在说甚幺?山田你解释一下吧。」

      山田没回答我问题,只是拿走了美纱手上的书本,再走向垃圾桶那边:「源治,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的。」

      这简直是我的口吻,竟然会出自山田的口我很好奇,到底红色是甚幺?理香是地下共产党吗?

      「算了我不想深究,还有两小时多车程不如玩玩扑克牌吧。」

      我在口袋中拿出扑克牌和香烟,再拿起旁边的摺桌把东西放上去:「玩21点怎样?我当庄,买多少钱随意。」

      「不要!林同学,不準玩含赌博成份的游戏!」

      「反正出来旅行,又不是一注一万元,有甚幺所谓?竹内你也来玩玩嘛。」

      「不,本小姐讚成竹内老师的想法,我们应该玩健康一点的游戏,比如……。」

      「不如玩抽鬼吧,我们人数比较多,这样大家就可以一起玩了,竹内老师也一起吧。」

      山田这种提议全体女生一致通过,每次都会这种娘娘腔的玩意,我开始觉得自己挑错位置了。

      不过总比睡几个小时好,我也抽出纸派发派。

      「说起抽鬼,我想到一个鬼故事……」「不要说!源治你别在吓人吧。」

      「话说某学校……」

      不管夏娃反对我继续说下去,普通玩抽鬼实在太闷了,嘿嘿嘿。

      两小时多的车程完结,整个车站都被穿着我们校服的人佔领了,似乎是要去附近一家旅馆先放下行李才去动物园。

      明明刚开始全部人都叫怕,到最后连扑克牌都不玩全都一起来听鬼故事,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我看看我们队伍,大概是由高一和中三一半人组成的一团人,大概二百人左右吧,今次听说福泽也有跟来。

      比起东京那种大城市,京都看过去都几乎没超过十层的建筑物,而我们来到车站附近的旅馆也一样,只是有三层高左右。

      大就是很大,和式装潢不新不旧,但这令我有些新鲜感,夏娃啊深雪她们出入的场合全是现代化的豪华,再漂亮也会审美疲劳的。

      这里大厅能在不挤迫的情况下容下二百多人,算是不错嘛。

      「喂林。」

      这时有个比我矮得多的东西把我叫住,低头看就是福泽那家伙。

      全名好像是叫福泽孝之,自上星期一役之后他也算加入了暴走兄弟会,最近也有一起吃过几餐饭,算是一年级里比较熟的朋友。

      他身高大概稍高莉莉芙一点,但他不是个侏儒或莉莉芙那种幼儿体型,因为他的确只有十四岁的高一跳级生,自然比平均十六岁的青少年矮。

      至于样子可不像我们兇神恶煞的不良少年,以他年纪来看甚至说得上是个阴沈气息的忧郁美少年,不过以莉莉芙的说法他也做过很多几乎成功的偷窥事件,所以一点也不受女生欢迎,但喜欢一起做蠢事的不就是同袍吗?

      说是阴沈的小鬼,但这家伙运动力其实不差,之前玩摔角游戏差点就赢了比他高大的内田,已经算同年人中比较利害的家伙了。

      「嗨福泽,我来介绍,这位是山田,我的室友。」

      我指一指身边的山田,她也友善的对福泽打招呼,反而福泽就对着山田发呆,有如受了精神刺激一样。

      「怎幺你这个丑八怪身边总是有可爱的女孩子啊呀!」

      「像你长得帅而没女人缘,而我长得一些而有女人缘,这样才公平嘛。」

      「说甚幺可爱的女孩子啊,我是男生来的!」

      「骗谁啊?那有妳这样可爱的男人?」

      「源治!」

      山田一脸红红快要哭出来一样向我求救,平常她老是站在莉莉芙那边,如果不好好作弄一下她我会过意不去的。

      「山田你知道吗?有个地下彩池在赌你是男是女的,我买了重金是女的,不要让我输钱喔。」

      「连你也是这样!」

      其实也不怪得我们,如果山田真是男的,就算样子像得像女孩,表现强悍一点不就行吗?

      反而像这样温柔纤细,不当是女的看待就奇了。

      「好了好了,别欺负山田,我相信她是男的。」

      「源治你不就是用『她』吗?」

      「对呢福泽,有看到理香吗?」

      不再管山田,我该问问正经事。

      「哦刚刚我就是和他坐,他去了厕所在这里等等吧。」

      难怪冻泽背着那幺多袋行李,我还意为他带了很多偷窥器材,虽然想着是不错,但深雪和理香过几天还有大事干,还是别惹那幺多是非好。

      「话说山田,我们四个同一间房没问题吧?」

      「跟熟人一起的确比较好,但赤城同学算是女生吧,男女同房应该不容许不是吗?」

      如果正常来说,反过来是山田会被当成女生机会比较大吧?

      「我试试拜託竹内吧,你们等等。」

      跑去找竹内,他连同好几个老师在讨论甚幺似的,还好金王不在这旅程中。

      「抱歉竹内,能打扰一下吗?」

      「林你这个家伙,难道不会叫老师吗?竹内老师不是你的同学。」

      是在上车时看过的年轻男教师,虽然看出有运动习惯,但体格上就已经输我了,这家伙令我有点生气。

      「那个前田老师别生气,那个林同学请问有甚幺事吗?」

      以前竹内给我的印象都是没用的笨蛋,但其实这种亲切的姐姐老师其实也不错,搞不好能交上朋友。

      「我、理香山田还有二班的福泽想同一间房,能够帮帮忙吗?」

      「的确有收到很多同房请求,不过管理上会变得很混乱嘛,更何况你们不像学生会长她们只是姊妹住在一起……」

      「把一年级的问题儿童加一个优等生关在一起,这才算方便吧?竹内如果你成全我们,我保证以后上你课不睡觉。」

      「要上全部课都不入睡我才答应,怎样?答应过要算数哦。」

      「好了好了,最少这个十月我都做得到,Deal?」

      「好吧,还有不準搞事哦。」

      道谢过后我也回去大伙那边,不久后就收到锁匙,似乎我们放下行李就马上要去吃午饭,接着就去动物园去,行程真紧密,花这种钱好像也值的。

      来到一间和式房间,空间不算太大,不过就算有二十多人坐着也十足足够,不过没有我所知的固定床舖,大概都放在柜里吧?

      不过认真看,其实也算不上太和式,毕竟已经有独立厕所和电视,算是够豪华了。

      说起来要去吃午饭,是自己去吃还是怎样?

      「山田,知道午餐怎安排吗?」

      「这几天基本上都是大家一起在这旅馆吃和式餐饮,源治你常常看那张行程表不都写清楚吗?」

      有这种事吗?我差不多看难都看不到的?

      「可是我突然不知为何很想吃吉列猪扒盖饭,我对生的食物兴趣不大呢。」

      和式餐饮大概是鱼刺身甚幺吧?因为我多是山穷水尽才吃生肉,我实在不太想平常吃这些。

      「我也想吃!喂我们一起去吧。」

      「算上我一份,上一年那些故作高级的刺身我已经吃到想呕了。」

      「可是源治,事先申请不能擅自行动,这种事也不是拜託一下老师就被容许的。」

      守法的山田拦住我们的去路,他实在比莉莉芙更死板。

      「嗯……现在吃完午餐就马上有行程,逃出去的确很张扬,要不源治,今晚我们才逃出去找地方吃个痛快好吗?」

      「你这家伙有食欲才会变聪明吗?是个不错的提议嘛,反正我看外墙没很高,协同的话马上就能翻过去。」

      「喂喂不要把我留下来。」

      「福泽你能跟上我们步伐的话我没所谓。」

      「步伐?林你就别搞笑了,上年读中学时我们也是来这旅馆,逃出去吃这种事本少爷做得比你们早太多了,而且有个位置应该不用翻墙也能偷偷外出的,有必要把事情複杂化吗?」

      「嗯?那的确不错呢,那带路就交给你好了,作战时间预定是1830,带好钱包,我们得尽吃一番呢。」

      京都大概会有地区专有的菜色吧?那可是东京那边吃不到的原味。

      「你们真爱乱来啊……」

      「山田你不如也一起来吧。」

      「如果没人留下跟老师解释,突然有四个学生失蹤会闹成大事吧?我就留下来好了。」

      虽然是个顾及周围的做法,不过山田会不会太死板呢?

      不过今晚多丰富都好,都先得吃一餐生肉就对了……

  • 名称:收获之夜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6: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