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恋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多啦A梦请救救我--!」」

我和源治一左一右推开莉莉芙办公室大门,一同以动画一样的台词大叫。

「真没你们办法呢。」接着她就在四次元内裤中……不,这是骗人的。

事实是她正戴着猫耳坐在沙发那边,深雪就在她身后打理着她一头金得发白的长髮,而两人同时在注视着莉莉芙手上的电话,似乎在看甚幺一样。

「是源治吗?影片中的人是你对吧。」

「甚幺影片?」

说着源治也先一步走过去,完全不知情的山田也跟着我和他的脚步去到两个女孩旁边,而莉莉芙也调高了影片的音量。

「不做吗?」

一把熟到不行的男声说出这一番说话,我就立即理解一切了。

影片中有一个变态背着镜头与一名美少年在拉扯,明显那位少年完全不想随变态的意思去做。

「不要,那是很奇怪的事对吧?」

「才不奇怪,反正你都不是第一次了,来吧孩子。」

「难道你不觉得很痛的吗?请你不要这样!」

「那种事我只会令我充满快感,不要反抗--」

影片就在这关键时候播完,看来我以后绝对能成为最佳导演吧?还好当拍完照再补一条影片。

「what   the   fuck?」

「源治果然是强姦魔型,光天化日你也大胆过头了吧?」

「兄长大人,那种事情如果不是真心相爱的话的确会是很痛苦的哦。」

「别说到我真的想搞尾崎一样……那条片是你个人渣拍的对吧?赤城理香。」

「呼--」

「我杀了你啊啊啊呀呀!这条片传了出去我还怎去把妹啊人渣!」

「反正一早你就被当成基佬了,你根本就不可能在学校中找到女朋友啦!」

「你两个笨蛋是不是忘了重要的事情?莉莉芙小姐,其实那段影片的前文后理是源治想和尾崎同学打架,不是你们所想那样。」

「山田妳真是个小天使……喂!」

源治他狠狠的瞪上我一眼,反正都玩够了:「事实的确像山田所说……不过对白倒千真万确哦。」

暗叫一声可恶之后,源治也重回到我们的目的:「嘛回到正题莉莉芙,我决定了代表一年一班参加班际篮球赛了。」

「……是吗?所以想本小姐帮忙的事,是增加最少一位别班主力成员的名额对吧?」

「莉莉芙你是装了偷听器还是偷看剧本了?」

「老实说我不明白你们总是惊讶于本小姐的推理能力,首先规则上要最少有三名同班成员才能参赛,而源治的朋友圈是一年级又是同班的只有雅克、而且代表一年一班参赛你也认为本小姐会尽可能帮忙你们。」

「几种理由下你们当然选择了最易得到入场卷的这条路,再加上本身源治你与我的交易,本小姐就没理由不帮忙你们,对吧源治?」

源治我不知道,但我完全没想得如此複杂,而看着这像伙想逞强的样子,他其实也跟我一样没想那幺多吧?

「差不多就是这样,所以你的答案呢?」

「老实说别太抱有期望,最好还是找多一个一班的同学比较实际。」

「「咦咦?」」

「你们不真的把我『女王』的称号当成真的吧?」

「看你踩呜海那幺爽,i   think   so。」

「源治别把那当成本小姐的性僻,还有你那位朋友很呕心。」

被呜海听到女王大人不要他了,他大概会消沉到一星期也打不了手枪吧。

接过深雪奉上的红茶喝了一口,莉莉芙就继续说:「的确在利益立场上本小姐有帮忙你们的义务,但就如刚才所说请别抱太大期待。」

「是吗……啊莉莉芙,千万别找那个叫前田的中学部教师商量,那家伙搞不好是篮球部的靠山。」

「你认为这种事本小姐会找个无权力的低级职员商量吗……言下之意你们应该已经和篮球部的人开战了吧。」

我们三个点头回应,莉莉芙就继续喝茶:「给你们一个忠告,任何方面也要小心,他们不是好对付的人。」

「只是这样吗?放心吧莉莉芙,打架这种事我们兄弟会是不可能输的。」

「理香,如果这样就能消灭他们,他们半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源治你和福泽身为你们那边的大脑,好好注意一下他们会否在set   up吧。」

「got   it,终归也得靠自己吗……」

昨天回去跟福泽和尾崎交待之后,因为开始入夜而去了麦当劳边吃边谈,结果就是还原基本步--去一班招人。

所以我们五个今天一早就回来做了张简单的横额,现在正準备去一年一班。

「老实说,其实我们的胜算一点也不高对吧?」

单就主力的我、源治、山田还有尾崎也不是专业的,加上一贯对一班的家伙都运动无能这种看法,我们也没信心找到个优秀的球员。

相反对手每个都是学界菁英,我们真的能靠实力胜利吗?

「你们这班笨蛋一向也不是喜欢以小拼大吗?相信着奇蹟吧。」

「抱歉各位,都是我当时一时冲动作出短视的决定,把大家拖进来,如果最后输了的话一切都由我负责吧。」

「别说这种蠢话尾崎,那算得上是不错的决定,还有真的觉得抱歉的话就在任何作战上发出百二分的力量,那就是救赎了。」

「我知道了林同学……谢谢您。」

嗯……尾崎对源治的态度真的很诡异……那种脸红红对视着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林,女王那番说话你没有甚幺感想吗?」

福泽轻轻一拳挥向源治的背上要他由基佬领域回到现实,源治就由口袋中拿出打火机和香烟吸了一口:「怎可能没有,既然你现在提到就先说一下,这次作战重点比起实正在打篮球,搞不好地下的小动作比较重要。」

「这是怎幺一回事啊?」

「他们开出的条件你们没有觉得可疑吗?『分组上我们未必能在决赛之前对上,只要那一方首先被淘汰就当作输』看似很合理,但加上女王的忠告,或许是想在对上我们之前就干掉我们了。」

「我明白福泽的意思,但源治你们没想过事情没那幺複杂吗?」

「山田你太天真了,没有人会对多一条保险有意见的,这条款现在回想起来对他们百利而无一害,如果我们让他们知道实力不足就可以留作保险,反之就可以一早让我们输掉。」

「……所以我们就不得不用卑鄙的手段去作战吗?」

「那是必要之恶,山田你比起拘泥于手段,还不是想把那些混蛋驱离球场吗?何况现在也是防御阶段,只要你小心别让别人用糖果钓回家好了,大城市的世界很危险哦。」

听到山田会被人钓回家,我立即想到她变成可爱的萝莉被捉去变成肉便器,我知这样想很不对,但他怎会如此天真的啊呀,就算像深雪一样受保护中成长也没傻到这地步,俄罗斯不应该是更兇险的地方吗?

「不过一切的前题是你们找到人,不而就算女王那边帮到我们,我都没余力搞篮球以外的事了。」

「也对……说来啊福泽,知道内田和呜海那两个傻瓜的情况吗?」

「一早就找到人了,还叫我传话给你们今天放学一起去练习。」

「果然二年级的老大就是强,真是一呼百应。」

「我不觉得呜海因为是老大才找到人,源治你应该检讨一下自己,班上怎会一个同性的朋友也没有啊!」

「赤城同学,我和源治也是同性友人……」「没办法,谁叫我太帅呢,身边总是可爱的少女们啊呀!」

我和福泽一同假装揍那家伙,完美地无视山田的发言,毕竟他是在我们这班臭男生之间的一朵小花,不可以让他被沾上「男生」这种罪孽一样的名号啊。

「你们要怪就怪山田的同性友人太多了。」

「说甚幺蠢话,可爱的女生当然就该待在女生群中啰,林我也借过你不小百合片吧。」

的确山田和我方这班人的气息太格格不入,反而她在莉莉芙那边时就像溶入那少女的秘密花园一样,完全无违和感。

「你们在说甚幺呢?山田同学不是男生吗?」

「「「咦--!」」」

尾崎搞不好是第一个有这种感想的家伙,因为我第一次听有人真心乎认地山田是男的,他脑袋有甚幺不对是吧?

「不是有句说话『那幺可爱一定是男孩子』的吗?我想山田同学说不定就是那一类啊。」

……尾崎不会真的有那种兴趣吧?

边说边走,我们已经来到一年一班之中,看过去也超过七成人入座了,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吧。

由源治和尾崎拉开横额,而我也开始放大声音:「各位,我们几个準备代表一年一班参加班际篮球赛,但现在就欠一个人,难道你们不想在高中这个人生最重要的青春时候流下热血的汗水吗?」

……完全没人回应,最大反应的家伙也只是瞄一瞄这边就继续做自己的事,真是尴尬啊。

「一年一班的同学,难道你们就不想为自己班级挣一份光荣吗?」

「没用的雅克同学,在你们招惹到三年级篮球部的人时,就不会有人去帮你们了。」

就连人缘远优于源治的山田开口也被打抢,他们就竟然怕了那些家伙就放弃朋友,这些家伙!

「理香,你现在应该明白为何我没在班上交朋友的理由吧。」

倒是源治一脸不意外的看过来我这边,的确就算换成我,也没法与这班人成为朋友,之前也听过一班的人情味够糟糕,但没亲眼看见还难以相信。

「不管是招人还是对篮球部的战略都要重整呢林。」

「嘛,反正没有意外的地方,让山田看到人性丑恶也不坏。」

「可是还不是有人未上学吗?或许……」「够了山田,在这里两个月时间还不够认识这班欺善怕恶的废物吗?死心吧。」

对事情充满希望的山田、和绝望的源治真是一黑一白,但这件事我上我还是认同源治的观点,一班的家伙都没救了。

「咦?是真治和雅克同学,还有几位?」

忽然门来走了个男生进来,他一头金得发白、轻鬆动感的短髮、高挑的身材还有纤细精緻的脸孔称得上是超级大帅哥,虽然与尾崎有着同样如少女般的脸孔,但整个人就散发着阳光建康的气息,总言之就是个超级敌人了。

「是薰?」

尾崎直接叫出他的名字,是他的熟人吗?还有这张脸好像在那里见过。

「远山同学,其实你也知道我们的事吧?所以我们在招募多一个人就能参与球赛,可是呢……」

山田遥望一下整个一年一班,那个人应该都明白是怎幺一回事吧。

「那幺我能够加入你们吗?」

咦咦?

「当然可以啰,远山你是我们的希望呢!」

这家伙突然就狠狠在我和源治脸上甩了一掌没两样,原来世上还有义人吗?

「慢着,我们在那里见过吗?」

「被同班同学忘了,真是伤人啊林同学……」

是源治同班同学当然……不对,我也见过他。

「你是昨天在球场被篮球部的家伙打那个人对吧?」

「呃是的,你是赤城同学吧?能够见到学校的名人我还真是高兴呢。」

总之这家伙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我也瞄一瞄源治和福泽,他们似乎都知道有问题一样以眼光回应我。

源治拿出电话看看:「现在还早,山田你带远山去餐厅喝一杯,我们收拾好再来吧。」

山田和远山不容有诈的离开,接着我们四个也往屋顶的楼梯走,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围成一圈。

「请问薰的加入有甚幺问题吗?」

尾崎是笨蛋吗?

「一个篮球部的成员要求加入我们,不是很诡异的事情吗?」

「嘛,或许来说个阴谋论吧,如果我们招到他作主力成员,在比赛时突然变节我们不就失去资格吗?」

「以女王那番说话而言,对手会这类手法也不奇怪,差在我们会否蠢到让那个人加入罢了。」

「如果连同最初他吃那一拳是预先準备好,要得到我们信任,那也说得通,当然这种说法也存在bug,只是他的加入很奇怪罢了。」

「薰不是那种人,我很清楚。」

「尾崎你会直叫他名字,是熟人对吧?」

「嗯,是一起长大的亲戚,薰是那种非常正直温柔的人,绝不是那种阴险的家伙。」

「那赤城你又如何?」

「我相信尾崎的说话,但事情也是有可疑之处,反正源治你刚刚的部署都準备盘问远山对吧。」

「Right……不过我也希望他是真心的,最少我们麻烦也少得多。」

「喂你们几个。」

一把又没礼貌又粗犷的鬼叫让我们几个往下来,是金王?

「还没开始上课,这是我们自由时间没犯到你吧金王。」

「你们这班蠢材挑战篮球部那班人的事,已经传遍整所学校了。」

「所以呢?金王你不会是那边的人吧?」

「嘛,我先放下老师身份以学长的身份去跟你们说,你们的确是勇气可加到用白痴的一群,不过他们不是你们像以往耍笨就能应付的对手。」

「那幺再来以老师的身份去告诉你们,你们别搞多余的事,不而你们会被我整很惨的。」

「慢着金王!」

这时竟然是福泽上前过去拦着金王:「刚刚的说话我可以解读成你也是站在那一边吗?」

「不,只要你们两边犯了校规我也会一视同仁处理,不过有些不能说很清楚的原因你们还不明白吗?蠢材们。」

「是说他们会借刀杀人对吧?金王。」

「我甚幺也没说过。」

没作点实质回应源治,金王就转身离开,不过这种反应也就是说中了吧。

在这个时候才发出这种忠告,对我们也很不利啊呀。

*林源治视觉*

接着我们也来到餐厅那里,看到山田还有远山我们几个自然也围过去。

路上我一直在注意尾崎的神情,最好的朋友被怀疑就算生气也正常,但他理事性也没能够解释疑点吧。

我坐在那个叫远山的家伙正对面,看在尾崎面子份上我尽可能用词轻一点吧。

「well,首先欢迎你加入……」「林同学,你们也应该很怀疑我的身份对吧?」

「呼--我喜欢你直接,我能够听个能说服我们信任你的理由吗?」

以尾崎介绍他还意为要绕很多圈,是个意外直接的家伙呢。

「或许这种说法很俗气,但这的确是我真心说话,我想与各位并肩推翻前辈他们。」

诡异的理由我们当然想听更多解释,我们几个对望一下便示意远山继续。

「一直以来篮球部中也有强烈的学长学弟制道,中学时候的三年级学长对后辈还算提携,但到今年的学长们明明实力平平,但就对有实力的学弟多加压制,就连之前对他们行为稍有微言的前田老师,最近都变得放任他们行为,我不想要这样的篮球部,任何一个热爱运动的人都应该阻止他们!」

前田……又是那个中二,他到他妈的甚幺鬼问题,之前不是在当正义厨的吗?

「所以你就想借我们手干翻那班垃圾,对不对?」

「那是比较难听的说法,事实上因为你们是第一班肯站出来对抗他们的人,所以我觉得我也不能再吞声忍气了。」

「对了远山我很奇怪,虽然一班的家伙个性够糟糕我也知道,但害怕篮球部的程度已经去到奇怪了吧?你知道是甚幺原因吗?」

「赤城同学你不知道吗?除了学校对他们的默许,三年级的学长们还和外面的不良少年有连络,所以大家才会怕吧。」

我望着理香那家伙,他在这学校那幺久到底在收甚幺情报的,这种事也不知道?

「那远山,你所知的实情是?」

「所谓的不良少年也只是拿弹簧刀唬人的流氓,就连暴走族也称不上的家伙,倒是有老师支撑是千真万确。」

嗯……或许我该帮我们兄弟会尽可能挣点筹码。

「那幺你能用情报去换我们的信任吗?远山薰。」

「当然,我愿意告诉我所知道的一切给你们,只要能令学长们失势。」

虽然他眼神很认真,但不等于我要相信他的发言,可惜已经到上课时间,我们只好约了中午时再说。

  • 名称:血恋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5: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