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与欲》超清在线观看

      「源治,知道今天为何要请你过来吗?」

      转眼的星期一中午,莉莉芙又把我传召过来她办公室近见,今天非常之齐人,除了她们三姊妹,理香夫妇还有山田也在。

      「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好事。」

      每次这种召见也是麻烦的开始,但今天上午我全程在睡觉,可没做甚幺大件事啊。

      「你是在心虚吗?其实不是坏事,只是你今早整天在睡,所以才特意约你谈谈,请坐吧。」

      「听上去好像是重要事呢。」

      拉开椅子,深雪也在我面前摆上红茶,我也随意道谢一句。

      「没错,星期三开始二年级和三年级有修学旅行,由10月17日到24日。」

      「所以?」

      「同时期间一年级和国中部可以选择性去旅行,如果不去的话就要留校自习,所以想问源治你的打算罢了。」

      「我还是留在这好了,一来很忙二来没那幺多钱。」

      「旅费方便本小姐可以出哦,我也想在日本旅游一下呢。」

      「Reject,你知我不是工作不会要妳钱的。」

      「那幺本小姐说这是工作呢?」

      「Reject,我知道那种工作比较优先。」

      不管夏娃再说,我一口气喝完红茶,我得回去睡觉了。

      「源治,这次京都之旅我们已经预了你一份,如果是金钱问题本小姐可以先借给你,分期还我也没关係。」

      「对嘛哥,连理香姐和学长也会跟着一起去,你自己一个在东京不会寂寞吗?」

      「比起问我去不去,其实你们差不多要强迫我去一样,对吧。」

      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吗?

      「其实去去京都都好嘛,那里的风景漂亮,又不像东京这种大城市一样挤迫,源治你也一起来玩嘛。」

      连山田也像这班小女生一样……

      「好了好了,反正我不答应你们也不会让我出这门口对吧?那幺行程呢莉莉芙。」

      「首三天行程是一年级和国中三年级共同的户外修业,接着是自由活动,我们已经打算好去深雪的老家打扰一下。」

      「是这样吗?」

      我眼光瞄向深雪和理香,刚才各人说得七嘴八舌时,这两位来自京都的朋友脸上没有任何笑容,甚至说愁眉苦脸也不为过份。

      「所以说两位京都朋友,your   face   looks   like   shit,有甚幺事吗?」

      「对啊深雪姐,昨天开始说去京都时妳和理香姐心情就开始差起来,回去家乡不是高兴的事吗?」

      「呃,放心吧,我们会自己解决的了。」

      「不是的理香,如果是源治君的话可能帮得上忙的!」

      「要我帮上忙?听上去应该要髒活呢,我洗耳恭听。」

      「可以迟一点再详谈吗?毕竟是很重要的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

      「了解,再约时间谈吧。」

      「嘛,既然源治答应了今天就先解散吧,上课时间快到了。」

      除着大家的散去,我拍拍走在最后的莉莉芙肩:「莉莉芙,知道她两个发生甚幺事吗?我想先有心理準备,该不会闹分手吧。」

      莉莉芙停下脚步,轻轻托起她的眼镜:「我还意为你只想从中穫利,你也真的关心他们吗?」

      「以下只是我猜想,应该是她们在担心同性之爱会被家族反对吧?」

      「同性?哦……我开始忘了那家伙算是女的。」

      「深雪的家族很複杂,她们找你帮忙的原因可能是作护卫,我的猜想大概是这样。」

      是这样吗?看来又要捲入麻烦了。

      放学后,一脸沉重的理香在教室门外等我,接下我跟着他到学校门叫计程车。

      没有多话可说,我们来到一家高级酒店外面,我记得之前和夏娃谈公事也来过。

      「What   the   fuck?这好像太夸张了吧?」

      「因为接下来要谈都是很须要保密,源治,你肯定能帮上忙吗?」

      「有点你可以放心,就算谈不成生意,我也会密保。」

      「你竟然会说谈生意……」

      「因为我有预感这不是朋友义务就能说过去,你们讨论的地方也证实我们这想法。」

      跟着理香走进酒店大堂,他前往的方向是去宴会厅的方向,在升降机前有个穿笔挺西装、腰间露出一把手枪作示威的保安人员挡着我们去路。

      「请出示请柬。」

      接着理香拿出电话按了两按,再展示给保安看看,他马上让路:「请,两位VIP。」

      我开始感到自己落后于时代了,现在有那幺先进吗?

      我们走进升降机,随着门慢慢关起,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也比较好说话。

      「这个阵容不是去见深雪的妈妈吧?」

      「现在不是,待会除了深雪还有春香在。」

      是那个女人吗?

      「这事和那个女人有关吗?」

      「春香是站在我们这一边,所以也应该和他谈谈,当然那班女生说你是她们的兄弟就是别的事啰。」

      「是关你和深雪的恋情事吗?」

      「哦?你已经猜到了吗?」

      「不,是莉莉芙猜的。」

      「本来还打算能拖多久就多久,但这次突然要回去深雪老家,我们就得面对这个问题,对那个家族来说,我们是被禁止的存在啊。」

      转眼间升降机也自动来到指定层数,打开门外面是一条豪华的走廊,面前也有个像楼下那保安一样的家伙为我们带路。

      来到其中一家房间,保安帮我们推门进去,里面就像甚幺总统套房一样豪华,在中央那张会议桌旁坐了一个人,她有着一头棕色的短髮,五观与深雪长得非常相似,听说是深雪在读大学的姐姐,西园寺春香。

      「贵安哦,理香和源治君。」

      她轻轻向我们挥手打招呼,是她的话我不太想回应,不过礼貌上我还是点头一下。

      我们过去坐下来,西园寺也开始自说自话:「深雪已经在赶来了,请两位稍等一下吧。」

      「谈生意之前我想了解一下你们的背景,西园寺你应该也清楚内情吧?」

      「嗯,没问题,先让源治君你理解一下情况吧。」

      「我们西园寺家现任当主是个非常严厉的人,她也是我们的母亲--西园寺法华。」

      「小时候她对我们的教育也非常严谨,但以一个母亲而言她做得非常之差劲,在家族内虽然非常重女轻男,但我们几个子女却刚好相反。

      「母亲大人十分重视作为大哥的西园寺唯,虽然她本人说话依然有份量,但家族生意很多都已经交给西园寺唯处理,自己独自去享乐,说她为一个昏君也不是错误。」

      「所以那个西园寺唯是BOSS,对不对?」

     

      「没错,因为母亲大人意见绝对会被他左右,所以他才是最大问题,而那个人也绝对会因为私慾破坏深雪的幸福,可惜我们两位的意见也不够那个人一句呢。」

      「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吗?虽然听说你们的关係都一样差。」

      「夏纪就算了吧,整个家族都差不多把她放弃,那天她换个艺名去拍成人电影也不奇怪。」

      她们家庭只是一辈人都已经複杂得像肥皂剧一样,这样的家庭成长没问题吗?

      「不过西园寺妳不是打算叫我扮你兄弟,再去讨好妳妈吧?」

      或许这是最有用,但就算不被识穿我也不想做。

      「当然如果源治君您真是秋人的话,以母亲大人对你的重视程度的确能左右那个人,不过阁下不是很抗拒吗?我们不想无故再多一个敌人了。」

      这女人比第一次见面时懂人情世故得多,或许我也能释出善意吧。

      用力拔出一条头髮放到桌子上:「拿去验DNA吧,证明了以后关于这事别烦我就好了。」

      西园寺露出一脸笑容,再拿出手帕小心把我头髮收起:「真多谢源治君您,我会尽快去试验一下的。」

      「喂,其实我都不知你在抗拒甚幺,证实了如果你真是西园寺家的二少爷,以后你不必为钱愁吗?」

      「比起钱,我比较不想捲入像肥皂剧一样家族。所以?你们不真的打算以那个计划吧,如果这是最后武器我还是退出好了,我看不见胜算。」

      「当然不是,不过也得待深雪来到才能确认源治君的工作。」

      也是,不过她也迟太久了,刚刚不是应该在学校接她一起来吗?

      「抱歉各位,我迟到了。」

      刚说曹操,深雪她就推门进来,她似乎也赶得很急。

      「easy   kin,先坐下吧,大致情况我已经了解,接下你想怎做?」

      深雪来到会议桌前静静坐下,平静过后她也缓缓道出:「那个,我想请源治君作我们的护卫!」

      「护卫?this   so   funny   kin,我想听听妳的想法。」

      「其实半年前回家那时,母亲大人已经私下帮我定下结婚对象,待高中或大学毕业后完全这场政治婚姻,如果是两个月前人家或许会默默接受,不过现在已经没人能分开我和理香了!」

      深雪说话越激动,眼眶开始有点点的泪光,沉默了片刻再次发言:「我们已经不能再逃避了,我们必须要向母亲坦白,就算不被世界所接受,我再不是西园寺家的一份子,我都要守护这份爱情!」

      西园寺春香把手放在深雪手背:「没错,我非常明白相爱却不能爱的感受,当年就是我没有勇气而痛失最爱,我不能让我的妹妹再受一次这种痛苦。」

      我记得有谁提过她也是女同志,这次还真是出柜大行动。

      「很好,有这种和世界干上的勇气,深雪妳没让我失望,so   Mr.Boyfriend,你打算怎做?」

      拍拍坐在身边的理香,这家伙也露齿一笑:「当然是干上一切挡着我们的混蛋,还用说吗?」

      「你们的答案让我很满意,这次我决定不收工资去帮你们,不过深雪,我一切工作开支我无法支付,我希望妳能资助我装备开销,任务结束过后随你处理,想自己收起来还是给我都可以。」

      「没问题,人家会开一场空白支票给源治君,当然最好就在去京都前对现,因为出发之后不知会发生甚幺事,可能会有才产冻结甚幺……」

      「cory,待会我写一张一式两份的顾佣合约保障大家,确认的话就正式生效,接下来就要理解一下会面对的问题和对策。」

       「你们三个比我清楚情况,先说说会遭到那种问题,大体分类为人事冲突和武装冲突。」

      拿着学校公发的笔记电脑打开文件档,我得记录这一切。

      「以几年前的经验,如果直接和母亲她说的话,我想她应该会一样拆散理香和深雪的,理香大概会被赶走,而深雪大概会被软禁,直到她认错为止吧?对……那时候我屈服了。」

      西园寺低头用力捏紧茶杯,大概是回想到过去的事吧?

      「妳们妈听起来是个十足的asshole呢,那幺你们所说那个大哥有插手吗?」

      「就是上次因为他派人『严密』把守,姐姐才会屈服吧?也是那次的机会才让他成为母亲大人的心腹,这一次那幺好的机会他又怎会放过呢?」

      「那幺先问一句,妳们都有以后不是那家族成员的觉悟吗?」

      「当然,本身这个家族也没有值得留恋的事,而且我们本身的工作收入也能让我们生活和继续读书。」

      当西园寺以坚定的眼光对我说完,她也和深雪眼光对上一下,两人同时点一点头。

      「既然如此一切都好办,以现时的资讯去计划,就像当年一样重做一次。」

      「呃?源治你这家伙脑袋进水了吗?」

      「那个人是你这家伙才对,算了我就解释一下吧,如果深雪妳们妈直接答应,事情就不必先複杂化,反之如果不答应才升级行动也不迟,接下来部署大概是这样。」

      「你们三个到时试着去说服那个人,同时身上装备偷听器,我会在外面找地方隐蔽观察,如果像之前一样被否决的话,就让她们捉吧,不须要反抗。」

      「为甚幺呢源治君,如果源治也在场不是更好吗?而且人家和理香的魔法也可以作战的。」

      「笨蛋,你们是政府人员,把事情搞大没有好处,如果妳们预期没错,最少理香会被赶出来,那计划就实现了一半,我们会以最安静的方式把妳们救出来,你们有心理準备要走髒地方就对了。」

      「那个源治君,有可能做到吗?」

      「理香那家伙已经受我过一些训练,负责支援工作我对这家伙有信心,而且你们不也很讨厌那个大哥吗?你们能在离家出走前狠狠踢他一脚哦。」

      他们三个都一脸不解看向我,我的做法有那里难理解吗?

      「简单说妳妈只是个蠢到家的昏君,而在大哥严密监视底下竟然能让你们逃走,那不是把他的威信破坏吗?」

      「听上去都很虚无缥缈又梦幻的计划啊……感觉对上莉莉芙时你这家伙还比较用心呢。」

      「情报和能掌握的事太小、变数实在太大了,现在空想一亿个计划出来也是废话,说不停最后结局是你们妈觉悟了的HAPPY   END呢。」

      「结果说到底连一点成果也没有吗……」

      「因为我们的情况只能纸上谈兵,没有实际事件让我们预测未来。」

      两位主角脸色不可能好起来,但也没办法,因为一必切都是未知之数。

      当然我也希望他两个有好结果,而不是因为世人无聊的观点而分开。

  • 名称:《灵与欲》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5: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