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我超清在线观看

今早在家本小姐己经收到学生们在运动会上的项目报名表,我第一时间就是翻去一年一班看看有没有人準备缺籍,果然一如所料,源治他就是其中一人。

其他人我没兴趣,毕竟本小姐也心知一班的人运动能力简直……咦,而源治作为「不要输得太难看」的唯一希望,当然要让他出场,何况每个学生最少要参与一项是义务,情和理上也得让他去做。

问题是他既然一开始就无视,那说是说他没兴趣,要源治很用心去做某件事只有两种方法,一是让他对事情有兴趣,既然这行不通就只有万试万宁的第二项、利诱。

午饭时间他依然伏在桌上睡觉,对于他一睡就大半天这种光境没有人会觉得奇怪或理会,多数同学甚至老师都对这位不良少年厌而远之,除了呜海老师之外都没人会自招麻烦惹上他。

轻敲他旁边的桌面:「源治,到午饭时间了。」

平常对食很有兴趣的他没有应声而立,只是低沉说出难以分别的语言,连本小姐也无法理解。

「有重要事找你,快起来。」

源治依旧没起来,只是空出双手在自己的电脑上打字……啊?

萤幕上只有简短的几只字:「RIP、林源治、(2009- )、此人己死有事烧纸。」

「生卒年空着也是说在生吧?」

语毕,他又把空白改成问号,这个傻瓜。

「别开无聊的玩笑,快起来源治。」

接着,他在文件最后打了一句:「I   am   walkingdead.」

甚幺是行走中的死亡?中二病发作吗?

忽然源治站起来对着我,发出鬼哭般的低沉咆哮,便以僵硬的动作向我走来。

「你怎幺了源治?」

「鸣啊嗄……」

一直发出这种声音不断靠近我,突然还扑向我把头靠到我颈上--

「变态!」「啪--!」

「所以呢?你找我的事最好重要到值得我起床。」

被我甩了一记巴掌,源治也清醒过来,一脸不爽与我走向办公室的方向。

就算是开玩笑,那己经是太超过了,被打也很合理,虽然我好像重手了一点让他留着大大的手印,不过本小姐也为此道歉了。

「嘛,算是有事所求……」「那我拒绝。」

……因为刚才的事还在生气吗?真是孩子气,真是想温柔一点也不行。

「那件事是你身为学生必须去做的,不然鸣海老师会很乐意陪你过一个火热的晚上,答应本小姐要求既完你成本份也有额外报酬,这样你还是要拒绝吗?」

明明都算是最亲近的人之一,但这笨蛋每次非得搞得像谈判似的才肯就範,说我不够趣味他本身也有责任吧?

「既然你对我有所『求』,就己经说明那事其实我可以随便做就能避过金王,没你说得那幺化算……让我先听听内容再算。」

「基本就是你明天放学前随便申请一样运动会的项目,要求只要进到準决赛就够了,报酬是这星期午餐由本小姐全包,由今天开始到星期五为止。」

「就这一点?相对于妳过去来说这也简单过头了,应该没有别的阴谋吧?」

「别想太多,本小姐只不过想一年一班别输得太难看就够了,你也很明白班上是甚幺人居多,运动会上的奖多半被各年级的三四班包办,传统上都由一、二班去争倒数第一,本小姐不想见到这件事,反正有人能到準决赛就有一定分数,反而要你对上部份精英去拿冠亚军甚幺,基本上是不设实际的。」

「……不错,那我就接下这任务了,现在到你办公室领便当对吧?今天是甚幺菜色?」

「一整盒己经熟了的胡萝蔔。」

源治停下了脚步,当我回望他的时候,他的眼神己经死了:「你把我当成兔子了对吧?」

「其实兔子不爱吃胡萝蔔的,还有不是谁说挑吃的是小孩子吗?」

「会这样恶搞你才真是死小鬼吧?」

「其实我开玩笑的,是猪扒盖饭才对,真是一整盒胡萝蔔你就一定会反悔吧?还有前一天放学前就要通知本小姐明天想吃甚幺,没要求的话我真会本一盒胡萝蔔给你的。」

「你的玩笑真的要心脏够强才会笑啊。」

「本小姐认为你的黑色幽默也一样。」

「倒是你为何那幺有信心,用食物应令我上钓的?我可是刚刚打完工,金钱绝不紧张状态哦。」

「真是这样吗?最爱吃的你连午饭时间宁睡觉,一定又不知在街上看到无谓的玩具之类,搞得自己一穷二白吧。」

他把脸别开也证明我说中了,怎幺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太会理财的?

来到我办公室门前,準备推开大门的他停了一停,回头瞄向我:「里面有人声。」

「深雪也有锁匙,既然没锁门她可能在里面,不奇怪。」

消去疑惑的他也轻力推门,比我先进里面的他轻声吹起口哨,再小声说:「hey,look   at   this.」

凭源治特意压低声量、还有只把门开至我能穿这的程度来看,他明显不想惊动里面的人,发生甚幺事?

「请不要这样医生大人,女王大人马上要回来了!」

「嘿嘿嘿,我可是有明治淫医之称,小公主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啰。」

沙发那边传来熟识的人发出微妙发言,身后的源治悄悄关上门与我一同前去,其实笨蛋也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场景了。

来到沙发这边,两位依然旁若无人,深雪身上那件和服迷你裙己经半脱到能看见甚幺的地步,而理香也在脸上贴上了希特勒式胡子,手上拿着一把按摩器重……

「hey!we   can   join?」

源治讽刺性的一句让两人从「性地」回到现实之中,深雪第一个开口:「是兄长大人还有莉莉芙酱?糟糕!」

「我说啊……」

话未说完,肩上就有谁拉一拉我:「阻人扑野死左会俾人烧春袋架!」

源治口中一句听上去很像中文的语言让我一头冒水,不止发音,连一般词彙都不像普通中文,是甚幺语言?

「你在说甚幺啊?」

「You   disturb   me   fucking,   your   spring   pocket   will   be   barbecued!」

英语白痴理香压低声线说出意味不明的一句,接着两个傻瓜便一脸兴奋击掌,怎幺了?今天是世界语言日吗?

「好看对吧?」

「超好笑啦,想不到这种旧片还会有日文字幕。」

「如果你会听广东话笑点就更多了,可惜。」

「说来话你的确阻着我们,要烧一烧蛋蛋吗?」

理香手中闪着一丝红色闪电,明显是在用魔法,呜……

用力拍向沙发椅背,狠狠瞪着两个笨蛋大叫:「你们够了!」

 

「「真的很抱歉!」」

深雪也已经整理好衣服,他们夫妻一同站在我桌前对本小姐九十度鞠躬道歉,而源治就站在我的旁边。

「我说啊,在半公众场合做这种事本身就不对,就是门也不上锁,你们到底在想甚幺的?不单止我,还有很多人会因公务而进来,深雪妳也应该清楚不过才对吧?」

「是的莉莉芙酱,妾身对这次失礼行为感到深切后悔,但愿君别把责任怪到理香头上,一切都是我的错!」

「才不对!莉莉芙这次是我的错,不是我好色深雪也不会为了成全我的欲望,要罚就罚我吧!」

「不是这样,理香你没有错,如果我也能克制自己的行为一切都不会发生,莉莉芙酱,妾身愿意一力承担责任。」

「笨蛋,把问题都推到女人身上,我还能算上大和男儿吗?」

事情渐渐变成夫妻吵架,理香似乎完全忘记自己还算是女儿身的事实,但这不是吐嘈的时候。

「就放过他们吧。」

此时源治插嘴竟然不是去整理香这一点我倒很好奇,平常这种情况他应该尽可能整理香才对,是因为深雪也关连在内才手下留请吗?我也转望向他等待下一句发言。

「有多次fucking时被骚扰经验的我来说,没一个头盔飞过去已经很大量了。」

说话同时他眼神也变得锐利地盯着我,我明白了,他的目标是我,帮深雪她们只是顺水人情罢了。

以前有几次我和茜亚不小心地撞破他和姐姐的好事,他是为那报复吧?

「你站错角度了吧,嘛,只要你们没有下一次,我也不打算说甚幺,那幺吃午饭吧。」

虽然我自己还没试过,但做那种事时被打断一定很不舒服吧?

把便当送给源治后,茜亚也来到办公室之中一起吃午饭,源治也只是一脸平淡吃着便当,以他个性吃着喜欢的东西一定会讚不绝口,难道本小姐还做不出餐厅的水準吗?

「喂,今天放学有打算去做甚幺吗?天气转凉了做做运动甚幺吧。」

「我一直有在做啊……打篮球怎样?」

「咦……好麻烦啊,又要去公众球场又要找篮球。」

「学校不是有球场吗?为甚幺你们总要去外面,球的话学校也应该有供应才对啊莉莉芙。」

「『理论上』是没错。」

我特意加重语气,理解到有潜台词的他也往我一瞄,但理香已经先本小姐一步继续说下去:「那种地方就别想啦,篮球部的家伙因为是学界精英球队,老师甚幺也很看重他们,所以对他们很多轻微的暴行也只眼看只眼闭,篮球场和用品早就被那些家伙佔领了。」

「莉莉芙妳肯定知道这事吧?妳不老是说要为民请命的吗?为何还会让那些废物乱来的?」

源治正好说中我要害了。

「你不知道就别说没有,本小姐自上任以后就收过不少投诉,我也对校方多次追击,但是呢?」

「每个人也怕麻烦怕事,当姐姐希望以众多学生压力去迫校方就範时,也没半个人愿意站出来,宁愿哑认默默认同篮球部所做的事。」

「不是想推卸责任,但既然民众选择了接受暴政而不反抗,由民主制度中产生的我也没能够去做更多,结果早迟就如『First   they   came』一样,这是自私的结果。」

「结果就是一班没鸡鸡的家伙害我们没得玩篮球吗……」

此时源治点起一根香烟,深深吸了一口:「呼--但我们可不是会乖乖就範的一群,不管是那个政权,理香,连络一下那班笨蛋放学一起去吧。」

「哦?你提出了一个很棒的提议呢,我也不想老去公众球场打篮球了。」

虽然以他两个的说法看来又会发生大事件,不过如果是有人能打破这种不公平的局面本小姐倒是乐见了,尽管他们的出发点一样是自私,但身为自由派的他们成事后肯定不会重覆现在的局面。

就让本小姐看看你们身为学生的革命吧。

*林源治视觉*

把事情告诉有笨蛋般正义感的山田,他也马上答应帮忙,所以放学后我们一同往篮球场去,我也想看看那班是怎样的家伙,听上去如果他们受伤就会很麻烦,所以才没人敢惹他们吧?

不过现在倒有个大问题,理香、内田还有负责借篮球的呜海都连络不上,只有福泽说在去了。

去到球场似乎我们是第一个到,不,正常说已经有别人在了。

遥望过去,有一个高挑的少年正一个人在练习,奇怪。

「他看上去不像那种会欺凌别人的男生呢源治。」

「我觉得他连篮球部的家伙也不像,反正去问一问就好了。」

步进球场,他似乎没发现我们的存在,既然他手上已经有球的话就不用等呜海了:「不好意思,我们能一起玩吗?一会我还会有朋友来喔。」

听到我的发言那个人也转个身来看着我和山田,也让我好好看清他的长相。

这个人体格很精实,虽然看起来很瘦小但肌肉线条却很明显,看上去应该最少高我十公分,与我差不多长的头髮梳了一个all   back、再加一条小马尾,后方的头髮就随便他流,而且脸蛋清秀,说是能一瞬间把走所有女生那种大帅哥也不为过。

他也似乎在打量完我和山田之后,都没露出特别表情,只是淡淡道:「我没有所谓,但你们知道等一会就会有班混蛋来的事吗?」

「我们就是因为有那事才会来的,放心吧,我相信今天能打到我们不想打为止的。」

他冷笑一下,便把球抛过来:「让我暂时相信着你们吧。」

就是这样,三个人的球赛也开始了。

*赤城理香视觉*

在放学前几节课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而终于也来看到放学时间,一敬完礼我立即跑离教室,但在大门却有一个巨大得我无法绕过的身影。

「赤城,你好像很着急呢。」

眼前的家伙差不多有两米高的家伙,是我们的剋星--金王。

「是啊我有重要事做,能不能让开呢?」

金王以那张超级丑脸微微一笑让开,虽然害我全身一阵恶寒,不过不阻我去路这一点是值得的。

忽然一道巨力抓着我外套把我整个人抽起,甚幺?

「上星期突击测验不合格的家伙都别想逃,包括你在内啊赤城。」

「混蛋你是故意的吧?我有重要事你快放开我!」

「少作梦了,给我老实补考吧笨蛋!」

无奈之下我只能与三班的伙伴们一起面前名为试题的boss,经上次考试之后,深雪也加强了帮我温习的强度,这次不合格的学科只有我最擅长的国文……咦?

我记得了!那次和源治通霄玩最终幻想,在第一节考的国文我都在补眠吧?

还好是我唯一拿手的科目,我以最快速度完成试卷,再转送到金王的电脑:「搞定啦我可以走了吧?」

「你这家伙该不会是乱写的吧?」

「混蛋快点给我走吧,我真的有急事要做!」

「等我改完卷我就会放你了。」

等着这家伙改卷每一秒都让我心急如焚,就不能快一点吗?

「……竟然在短时间有那幺高分,你这家伙又作弊对吧?」

「你到底要找碴到何时啊呀!」

「算了,快点滚蛋吧,我不想看到你这家伙的丑脸。」

那是我想说的才对吧!

「大姐头!别走啊!我不想继续对着金王的丑脸啊呀--」

这种发自内心的吶喊换来是金王的追击,抱歉啦五河,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已经大迟到了。

篮球部的家伙也不是弱质纤纤的小女孩,只有他们几个未必能干得上,我也飞奔到篮球场,可惜我的担心都是废的。

篮球场上,源治、山田、福泽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已经在打,山田是第一个发现我的:「赤城同学!」

「嗨好迟啊混蛋,去了和深雪做中午没做完的事吗?」

这家伙怎样也要酸我一下才行,各人也停下动作渐渐围过来我这边。

「有那样讚就好了,刚刚被金王捉住脱不了身啊,说来话有位新面孔对吧。」

「呃对,这位是……啊,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抱歉。」

「「不是吧!」」

难得机会我与福泽也一同吐糟这个笨蛋,而那位男生也只淡笑一下:「尾崎、尾崎真治。」

咦?这名字好熟,我好像以前都识一个姓尾崎的人啊。

「尾崎同学我来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雅克密西亚,但他们都比较喜欢叫我山田,我和这位林源治都是一年一班的,他是二班的福泽孝之,至于这位是三班的……」「赤城理香。」

「嗯?你知道我吗?」

「……我是中学部三年四班的尾崎,你忘记那时候的事吗?」

尾崎……中学……「哦!我记得了!好久不见啦,差不多有半年了吧?」

「你可以把认识的人忘光,你脑袋到底有多小啊?」

「别说这种蠢话白痴源治,对呢你到底去了那里?」

「之前家里出了点事,一直都在休学,上星期才重新上学,不过一切都已经人面全非了。」

语毕,尾崎环望着整个篮球场,脸上万分感慨万分,他离开之前的确一切都很好啊。

「的确啊,那些家伙也是你休学那段时候才变得嚣张……对呢源治,还没见到那些人渣的?」

「他们没那幺早来,我们还能打一段时间的,说来话为何你们都好像冲着他们而来的?」

代了源治发言的尾崎一问,福泽也指一指源治:「红毛怪很不满老要去街上那幺麻烦,所以想来整整那班家伙,就叫了兄弟会的人来帮忙了。」

「兄弟会?」

「就是我和这里还有两个朋友组成的笨蛋结社啦。」

「笨蛋只限理香一个,正确说是一个圆桌式民主的秘密结社,这样说你明白吗?」

「就是一班爱好公平与自由、互助合作的非官方组织对吧?」

「没错,你理解得很好。」

「如果是对上篮球部的人,能算我的一份吗?」

怎幺说呢,对我来说尾崎想加入一点也不意外,以他的个性如果不是休学的话,肯定会是兄弟会的创会成员之一。

「能多个帮手我没差,但丑话说在前,只会扯后腿的家伙就免了,还有干上那些家伙搞不好会被退学的,这样你也愿意吗?」

「贪生怕死莫进此路,这不是不良少年的真理吗?」

或许尾崎最奇怪的就是像旧时代黑道一样的性格,但这绝对不是坏事,最近对着那负面到爆的家伙太多了,有个正气的人平衡一下都好。

「源治你大可以放心啦,尾崎绝对是值得信赖的男人,而且实力也不下于我哦。」

「oh   right……嗯,总觉得之前就在那里听过你的名字……你知道一年战争甚幺吗?」

「嗯,是入学时一班笨蛋争到最强的活动吧,那时候有个自称最强的人来迫我和他打架,最后被我一脚放倒。」

此时源治脸上的笑容已经让我知道他的下一步了,这个笨蛋。

「原来就是你吗?来吧,我们来打架吧。」

「咦?为甚幺要打架?我们不是友好关係吗?」

「这与友好与否无关,我只是想挑战一下自己,我和理香也常常在做啊,不用害怕,很舒服的。」

「请你不要这样,不要。」

半裸着上身的源治用力拉着脸蛋有几分女子气息的尾崎到球场边,单以力量尾崎当然赢不了四肢发达的笨蛋,很快就被压到铁丝网上。

我也拿出电话拍下照片,收到这种相片深雪她们会超兴奋吧?

「嗨山田、你和林是室友来吧?那家伙老是在看基片对吗?」

「他没有,不过源治总是说喜欢我,或许他的取向真的有点问题吧?」

不对,如果对象是山田,那就是源治最直的地方。

「喂--别再欺负尾崎啦,他倒不太擅长应付别人的。」

源治回头一望像是回应我说话,也放开了尾崎:「既然你不想也不能迫你,那幺只要你想的时候就来找我吧,我会等你的。」

虽然知道意思,但源治的发言就像告白失败了一样,而尾崎脸上也映出一阵红光,搞不好那家伙其实真的很有同性缘吧。

「那幺继续打篮球吧,但现在是单数要怎样……」「赤城同学由你去接手,我去帮大家买点饮品吧。」

「哦哦3q山田,如果真想把你娶回家呢。」

「赤城同学你也别开这种玩笑吧,深雪小姐会吃醋的。」

「哈哈哈放心吧,深雪其实很有量度的,只是开玩笑的话她才不会在意。」

「O   RLY?」

「源治你少摆出这种要打小报告的样子,你认为深雪信你多于信我吗?」

「赌多大也可以,就看看这种事上她信哥哥还是男朋友,怎样?」

……

「抱歉我知错了。」

「好啦源治你也别太欺负人,你们先玩啰。」

随着山田离开,我也瞄瞄身边源治的眼光有够奇怪,该不会……

「别发呆啦,继续吧。」

福泽把球传到源治手上,但他却没有下一步动作:「别着急,还差两个人啊。」

「嗨--抱歉我们迟到了。」

内田的叫声传片整个球场,两个淑女终于姗姗来迟啊。

「好迟啊混蛋!」

语毕,源治也把球抛向两手空空的两个笨蛋,不过他们的脸上明显很不爽。

「我们也不想啊,刚刚又要补考,借篮球又发生了点情况。」

「要不是刚有老师在场,在那边就开打了。」

说着,福泽和源治也脸色一沉:「是篮球部的混蛋对吧?」

「啊,但他们似乎有老师做后台,直接干上他们会很麻烦吧?」

「看来事情比预期中难搞啊源治。」

「一向也很难搞,现在问题也只差这个泥沼会有多深罢了,现在回想起来为了能方便地打篮球而踏进来,还真是又无聊又麻烦呢。」

啊,不是某个傻瓜想讨好自己妹妹而去拖朋友下水吗?

「呜海他们也干上了那些家伙,现在要回头也没甚幺可能,那先试探他们下一步再说吧。」

「也对,继续打发时间一下吧。」「喂喂林,好像有位新朋友对吧?」

「是啊,他是尾崎真治,这次行动他也会参与的。」

「「传说中一年战争一击男、一年四班那个尾崎?」」

呜海和内田反应大得吓人,尾崎也变得很不好意思过来对着我:「抱歉赤城,我不在的时间是不是多了很多奇怪的流言啊?」

我也只能摇摇头回应,大概是他那一脚实在太专奇色彩了吧?

「能够比试一下吗?毕竟是传说中的男人我真的很想见识一下。」

「喂呜海要排队啊,我已经先预约了。」

源治一句插嘴,尾崎也低头掩脸,反正待在这个笨蛋堆中很快就会习惯啦……

「你看,刚刚那猩猩真的来了耶。」

「OK   lady,It’s   time   to   do   sth.」

自然地我们两帮人也集合在一起对视着,看过去大概有十多人吧?虽然我们这边只有六个,但几乎都是校内打架最顶尖那一团,只是翻一倍左右的对手绝对不是问题。

不过问题是这次暴力应该不能解决问题,可以的话我真想让山田回来啊。

一个身材高大的家伙就像带领着身后的家伙,一脸傲气的他应该是部长或是老大甚幺吧?

我们这边当然是由嘴炮最出色的我、福泽还有源治来啰。

「你们几个应该知规矩吧,滚吧。」

我们几个互相对望一下,相声也要开始啰。

「喂,听到有团屎在放屁吗?」

「I   can’t   see   shit,man.」

「但好像有班基佬军团想来开杂交派对呢。」

大概是因为出于对方大多都是帅哥的关係,我们好像在心底里浮出帅哥等于基的定论,但对于我们的挑衅对方没有太大反应,大多数只是冷笑一声。

「看来这班丑陋的苍蝇要继续弄髒我们的球场呢。」

开甚幺玩笑啊呀!真的意为球场是你的哦。

正当想回嘴源治却伸手来拦着我,既然要阻着我最好你的嘴炮能让我觉得精彩啊!我以着眼神传递这讯息给他,源治似乎感受到我想法似的嘴角稍稍向上。

「听到了吗?他们想用精液弄髒球场哦。」

「靠!好呕心啊变态。」

「听到了吗?如果想搞性派对请去洗手间,把球场搞得滑滑的我们都会很困扰的。」

这次,那混蛋也由一脸自信变得有些不爽了,但傲慢却丝毫不减,慢步走到源治面前双手抽起他衣领:「知道我就算把你打到入医院,学校也不会重罚我吗?还有要我教你对学长尊敬一点吗?」

「我非常之尊敬你……老妈。」

那混蛋脸上由傲慢和愤怒一瞬间混合成绝望的痛苦,我看一看源治好像做了甚幺的手,哗靠!他正捏着那家伙的蛋蛋,这招真是超阴毒,看到胯下就已经觉得有点痛了。

我们这边的人也注意到这一点,基本上都投以胜利的笑容,手握亿万生命的源治表情更如恶魔一样丑陋。

「所以说学长,我真的很怕被打到进医院哦。」

「前野学长要帮忙吗?」

「不要……过来,算我求你了……」

「如果没有被干掉的觉悟就不要和我们干上,这是我真心真意的祝福哦。」

用力将那家伙推开,后面一堆跟班也上前去扶着他,经源治挑衅过后他们也散开包围我们,摆出一副準备干架的样子,来得正好啊,上次认真活动身体己经是在京都的时候啦。

「源治!赤城同学!」

就在这时候山田穿过人墙回到我们身边,她扫视一下四周之后好像己经理解状况:「你们真是冲动啊……接下来能交给我吗?」

「give   me   a   good   show.」

源治指指山田肩膀,我也回头看看他们也没太多意见,当然由山田去做就不可能是干架啰。

「我说啊,既然球场有两个,以你们人数就算大家一起共用也不会有问题吧?不如我们各自佔一边,这不是最好的方法吗?」

「那个地方都有该处的规矩,这里是我们地方,你有甚幺资格和我们说条件?还有对学长最好恭敬一点啊呀。」

这句说话己经让山田变得咬牙切齿,那孩子最讨厌的事都出现在这家伙身上,搞不好最后冲动的人是他啊。

「学长,我认同雅克同学的说法,其实用一个球场我们己经足够了吧??」

忽然间在他们那班人中,走出一个脸孔不太东方人、有如莉莉芙她们相似髮色的男生走出来,但那部长就一拳打下去--

「别意为球技好一点就给我得意忘形啊,一年级生。」

那男生的体格虽然很瘦但也不是弱不甚幺风那种,能够一拳倒地可想而知力量有多大,而山田也第一时间过去扶起他:「远山同学!可恶你真在欺人太甚了吧!」

哦?是山田认识的人吗?

「那也是篮球部的事,更何况学长有义务教学弟礼貌,看来我--啪!」

山田突然就送了那家伙一把掌,我这边也能看到他狠狠地瞪着眼前的家伙,而那白痴好像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一样在发呆,的确由山田主动出手是很稀奇的事嘛。

「别意为是女生我就……」「我不反对该打的话管他是老人女人都该打,但似乎你才是比较该打那个呢。」

在那混蛋要出手瞬间,红毛怪人也挡在山田面前捉着对方右手,论力量源治只是会输呜海那种怪物,那家伙当然怎用力也挣不开啰。

而我们几个也过去包围山田和刚刚那男生形成保护网,而篮球部的像伙也完全围好我们,如果是正常打架以他们货色,一个打两个相信除了福泽和内田我们都做到,但还要要保护两个人就难说了。

「喂--你们这班白痴在做甚幺啊?」

一把熟识的声音在远方传来,篮球部的家伙也像红海一样分开,这时候见到那东西都不知是好是坏……金王。

金王身边还有一个运动型的男教师跟着他,不知为个源治看到一个人脸上就露出一脸不快说了句SHIT,是仇家吗?

「看来有班不良少年在攻击篮球部的同学呢,呜海老师。」

「某个自我感觉良好的正义厨有精神病就去死十次吧,金王,刚刚这混蛋想打山田,我们也只是出手阻止罢了。」

看那老师的用词明显来者不善,而源治态度也明显由轻挑转得尖锐,更重要是两人由接触开始就一直盯着对方,我明白大概的事情了。

「还不是那女生先出手打部长吗?」

「比起山田那一巴掌,上一幕你们打自己人重手得多了吧,山田也只不过教训一下欺负学弟的像伙罢了。」

福泽一句己经让对方的家伙收口,环抱双手的金王也打量一下我们再道:「这事双方也有不对,当和解好了,但这绝不是你们準备开战的理由吧。」

「呜海老师,我们只是想要一边的篮球场进行正常运动,但篮球部的成员却多加阻拦,难道过不是公共设施吗?那身为月桂学生的我们绝对有使用权对吧?」

既然金王在场山田也继续发挥代言人的本领,但对方出手的却是源治对他咬牙切齿的老师。

「『活动部优先使用相关设施』一向是不成文规则吧?更何况让一班不良少年阻碍精英般的篮球部练习,没有甚会认为是正确吧?」

这是甚幺鬼逻辑啊呀--

「的确……如果阻碍到篮球部正常训练的话……」

「金王你那还是人话……」

可恶!源治又伸手拦着我,怎幺……咦?他脸上挂着一副满意的笑容,情况不是对我们不利吗?

「但你们也只有十一、二人,一队五人总共十人才佔用一边球场,另外两个后备有必要佔用第二个球场吗?」

「他真的是在说人类应有的语言哦理香。」

一时三刻我也搞不清情况,但总之金王算是帮了我们一把对吧?

「一会我还会回来,你们两边也不要再生事哦。」

在金王要求之下,那个混蛋老师也好不愿意离关,同是被抽走后台的像伙就乖乖去到另一边球场,虽然看着他们一副丧家狗像的神情真是大快人心,但事情没有那幺简单就完结吧?不而莉莉芙一早就搞定他们了。

「内田、呜海你们先玩一会吧,我们几个休息一下。」

语毕我也拉着源治和福泽到球场一边,山田也去拾起他扔到地上的饮品过来分如我们。

被那班垃圾阻了一会牛奶咖啡都变暖了,可恶。

「呢,我是不是很没用啊?好像帮不上甚幺忙……」

「没有这回事山田,不是由你开口金王可能也站在那一边。」

「就算不是,靠我和理香的话这个冲动的白痴也很易打乱事情啦,所以你己经做得很好。」

面对源治的指责我也无可否认,嘛反正能让美少女心情变好一点,这丑人做一做也没所谓啦。

「不过啦,有个人就被我们害惨了。」

遥望过去,刚才出声那个男生明显被孤立起来,应该马上就会成为欺凌对像吧。

「就算山田姓氏是救世主,也不代表我们真的是,那是内部问题我们没有『正当地』插手的立场吧。」

「难道我们就只能冷漠地见死不救吗?」

明明也只是说句公道说话,但因为不是自己团体的立场就要被杯葛吗?我讨厌这样。

瞪向源治他,他应该也感觉到我的想法吧?

「……我真的很讨厌正义厨,好啦,如果有机会的话就帮帮他吧,但到时多髒的事你们也得做,因为是你们要求的。」

我的话一向也没所谓啦,山田考虑了一会也点头同意,我们也回到球场继续打篮球。

接着由尾崎、我、山田和源治一组对呜海、内田和福泽他们。

……

刚接到尾崎的传球我站稳準确投球,但内田刚好过来拦在前面,我也把球传向山田方向,而传方正有甚幺飞向山田,糟糕!

被我传球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的山田完全没有防备,我当然立即冲这去啰--

「小心啊山哦喔--!」

脸上有如吃了一记重拳一样,一瞬间意识好像被抽离了一样,当我有回一点感觉时我己经躺在地上,啊畜生!

「赤城同学!」

被我所救的山田看起来没受伤,那就太好了。

「……状态绝佳啊呀!」

捉着山田手支撑起身体,虽然头还是很晕但他们几个己经干上那些家伙了,我也得这去啊。

「你班人渣想收买人命吗?」

听到源治在大叫,我也甩开扶着我的山田来到后排尾崎的身边。

「赤城,你的情况很不妙啊。」

「是吗?我倒觉得很好啊。」

只是领会到吃了我一记倒踢会怎样罢了,源治也能顶上两三次,我又怎能吃一次就躺着呢?

尾崎拿出卫生纸在我唇上抹了一下,再摆出无奈的表情给我看看,哦在流鼻血吗?

「借我可以吗?」

把卫生纸塞进鼻里止血我也回到前线上,我也刚好听到对面的发言。

「只是意外罢了,你不相信我们也没办法。」

「意你老妈,最好传球力度会打到别人半死,还有竟然瞄準山田这种少女,你们这班畜生!」

「你们自己弱不襟风就别抱怨别人利害啦。」

这些家伙毫无歉意的态度根本没可能是「意外」,更何况原本应该中招的人是和他们有过节的山田,可恶啊啊呀!

「理香,和脑袋只有变形虫左右的生物说人话是浪费时间的,直接用肉体语气说服他们吧。」

「根本一开始就应该这样做啊,是你在阻着我罢了。」

加上呜海还有内田,我们四人一同慢步上前,反而篮球部那班家伙却一步步后退:「喂,知道我们受伤你们会很严重吗?还有金王说一会就会回来吧。」

「如果你们害怕的话,那就一早应该别那幺嚣张,这是因果报应。」

「为自己行为负出代价,那是我一向的信念,放心吧,顶多四肢残废罢了。」

「请你们几位停下来。」

这种有礼的发言让我们很听不惯,尾峮他在我们四中之间走到最前线,但他看起来没有打架的意思。

「几位,这之能够让我作主吗?」

尾崎事实上连会员也说不上,所以他们几个眼光都露出一丝疑惑,他们三人也把视线转对和尾崎比较熟的我身上。

以我认识的他是能信任的人,而且也不是像源治那种一生气就没头没脑要拆了对方的笨蛋,嗯。

我点头回应,再道:「除了要我们投降以外都行啦。」

「谢谢你们信任……我想今天教训了你们,结果也只是冤冤相报,那不如直接以决斗了事吧,就以体育祭的班际篮球赛作胜负。」

「哦?」

听到这种提议篮球部的家伙脸上都露出胜券在握的模样,话说以他们专长决胜负我们不是很不利吗?

「以保护我们安全为优先又可消气的方法,尾崎你是这样想吗?」

「没错林同学。」

源治简单解说我也不太明白,而尾崎倒对源治报以一个温柔的微笑,咦?

「当然我们接受也没所谓,但把自己弱点翻出来,我们绝对可以不答应你吧?蠢材。」

「不接受和平解决的话……赤城,请算我一份吧。」

尾崎捏着自己拳头啪啪作响,我们几个也重新摆出打架姿态,这就像平常源治威胁别人的点子一样。

「好了好了,但总不可能没有胜负準备和赌注吧?分组上我们未必能在决赛之前对上,只要那一方首先被淘汰就当作输,至于赌注只要不见血的话随你们吧,反正受的人也是你们。」

「中午时份裸跑学园一圈,你们脱好衣服也差不多了。」

「那决斗就算成立了,哼。」

之后我们没有继续去打篮球,反而一行人来到午间时有如战场一样的学校餐厅,放学时间人流只有小猫三两只,我们就佔领了中央最大的一张圆桌,再叫了一些饮品。

「福泽,你一直没出声是不是有别的想法啊?」

提议来讨论战略的源治开口问了福泽一句,那家伙只是冷笑了一声。

「我只是不想扫兴摆了,我们这一战连入门都做不去,还是去道歉看看能不能减刑好了。」

「你在说甚幺蠢话啊呀笨蛋!这时候在长他人志气?」

「对啊,就算我们挑了他们专长去对决,也不至于没得打吧?」

呜海气得过去把福泽像玩具一样抽起身,而福泽也只是冷眼看着他:「搞不懂事情的笨蛋是你们吧?你们忘了这是『班际』篮球赛吗?」

「所以呢?」

「参加条件是要同班组队,就算最底条件也要由三个同一班的人作主要球员,你们几个有满足到这条件吗?」

福泽说得我们一头冒水,但山田、尾崎和源治都愰然大悟:「「我们都忘了规则啊!」」

「福泽同学,那幺意思就是最多容许两个不同班级的主力球员对吧。」

「还有一定要同年级的,目前最接近条件也只有你们两个二年级、还有林和山田摆了。」

「这样的话我们不就可以分两组吗?拜託一下班上的朋友的话应该可以组到一队的。」

「就这样吧,呜海大哥我们别浪费时间了,林,有重要事我们再连络吧。」

就这样呜海和内田也离开了我们之间,就余下我们五个人。

「余下就是我们一年级的问题了,其实只要林和山田找多一个一班的朋友出赛一切都解决了,我大可以以后备身份加入,再去帮你们做些情报收集。」

听上去的确很简单,但两位关键人物却面有难色,咦?

「源治,有问题吗?」

「先不说一班有能帮得上忙的家伙,班上也没有亲属以外朋友啊……」

突然觉得源治这家伙真是超级惨,没朋友的可怜人……

「规则上没限制女孩子不能参赛吧?但她们会不会帮我们也是问题。」

明明山田也应该人缘很好才对,但她怎幺把技能点都放到百合上的?

福泽扫视向我和尾崎,嘛。

「班上会打篮球的家伙一早就组队了,就算是我要他们以别班的身份参战应该也没可能吧,就算有也不可能有两个啊。」

「我实在休学太久了,班上没有一个熟人……抱歉呢,我好像把事情推向了糟糕的方向。」

「不用自负尾崎,如果刚刚我们真的冲动了,现在应该与金王打得火热了,那些家伙如果后台不硬才不会如此嚣张吧?」

后台……呀!

「源治,说起后台我们不一样也有吗?」

「嗯?那有这种……你不会在说某只白毛洨叮噹吧?」

「还会有谁吗?只是死板规则以她身份应该可以搞得定吧?」

「你们口中的人该不会是……」「还会有谁?山田你也要来,福泽、尾崎你们在这里等我们好消息吧。」

源治拉着山田走,我也起来往楼梯那边去,而身后突然传来尾崎的声音:「请等一下林同学。」

「嗯?」

「你是不是很想和我打架?」

「呃是啊怎幺了?」

「如果我们赢了篮球部那些人的话,我就和你一分胜负吧!所以请你一定要完成到眼前的事。」

「喔!那就当然啦。」

奇怪,尾崎一直给我的印象都是个沉稳的人,但他对着源治就出奇地活泼呢。

我们三个也由楼梯和连接通道去到教学大楼的五楼,这时候,山田也开口打破沉默:「源治,为甚幺你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呢?莉莉芙小姐也是对规则很重视的人吧。」

「理香,班际比赛也算是参与项目对吧?还是只有跑步甚幺才算是?」

「应该算数才对吧,学校一向很重视篮球,比起去跑跑步甚幺,他们应该更希望参与者全心放到球赛上才对,上一年好像还有校外人士来观战呢。」

不过因为重视过头,才让篮球部的家伙胡作非为吧。

「那莉莉芙就有必须帮我的理由了。」

  • 名称:强暴我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4: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