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吔女朋友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在昨晚的一段不知叫大叫小的插曲后,大家都算平安回去,而那对情侣听说都只是受惊过度,不过似乎要交给政府那边处理一下他们的记录,那就不是我们的事啰。

连续两日那幺多事其实不难看出大家都没心情去玩,不过行程都得继续下去,而来到金阁寺之后与我同行的家伙,就是源治那个混蛋。

对我来说这地方实在熟到想死,那家伙又对寺院没兴趣,所以我们两个都在附近的广场随便走走就算,反正在预定时间回去集合就好了。

「你不和深雪她一起吗?搞不好是你们交住的最后一天。」

没错,明天申请自由活动的我们,也就是所谓的审判日。

「因为我们都很有信心嘛,陪小她一会也没差,倒是你这家伙不和快乐的后宫们玩玩吗?」

「再要我去玩那些小女孩玩儿我不如一枪打爆自己的头好了,说起来福泽那家伙呢,今早早饭之后就不见他了。」

「那家伙有福了,茜亚那朋友昨晚好像发生了甚幺桃色事件,吵着要福泽负责。」

「去他的狗屎运,那是个好女孩,配给他太浪费了。」

「你倒不胆心一下茜亚会杀了那只变态色魔?」

「you   know   me,I   don’t   give   a   shit.」

一边点烟一边说不关心朋友死活,这家伙也够酷了。

说着说着,我们眼前有一摊很香的章鱼烧,忽然间肚子就有点饿了……

「你知道吗?如果现在有人去买章鱼烧给我吃,我会很感激那个人的。」

「真巧,我也是这幺想,为伤者做甚幺可会功得无量的。」

「我也是伤者好不好,看来我们不会有共识呢,就照传统来解决吧。」

「打架吗?」

「也好……才不是,是猜拳啦!一二三--」

有如默认一样互相出拳,这次我又赢了。

「我给你钱,待会在长椅上找我。」

把钞票交给跑脚我也来到广场一角的长椅上坐下,过了两天膝盖还是隐隐作痛,我真是想再一次把板本那家伙狠狠打一顿……

啊,那家伙回来了,真是个优秀的跑腿呢。

「hey,有些状况。」

除了章鱼烧之外那家伙一脸严肃的放出这句,怎幺了?

「深雪和西园寿在那边跟着一个中女走,在一段距离外还有一班sp,那情况是安全吗?」

「甚幺中女?还有sp?」

「就是一个穿着和服的熟女,还有穿着西装保安人员。」

如果是这场地还有他所说的事物……嗯。

「放心啦,你口中的女人就是西园寺大人啰,大概是领着她两个去拜佛,没甚幺的。」

「拜佛?他们不是教徒吗?」

「只有深雪是了,她和我小学都是教会学校,所以她才信的,还有金阁寺是她们家族财产,所以你看到的事情都不值得任何惊讶的。」

「what   the   fuck?既然你们早知这些情报不是应该早告诉我吗?damn!」

那家伙不知被触动到那条神经,右手已经伸进衣袋準备拿枪,我立即拉着这家伙手臂:「喂别冲动,你冷静一点吧!」

似乎被情况搞乱的他深呼吸一口,也把手拿回出来:「ok,但我们也有跟那个打个照脸吧?」

「我也不反对,不过你这家伙嘴巴最好乾净一点,最好用上你所有会的敬语,吃完章鱼烧才过去吧。」

「有那幺严重吗?」

「就是那幺严重,还有别一脸流氓样,走吧。」

处理好垃圾,我跟着那家伙的脚步走向寺那边,看来他们已经去到寺里面了吧?

在往寺院的木桥上有个我们认识的人出来挡一挡路,是莉莉芙她。

「要开始你的工作了吗?源治。」

「Right,晚点再说吧。」

「老实说本小姐很怀疑以你做事方式,能否胜任这种工作。」

「don’t   worry,I   am   a   professional   terrorists.」

「如果是礼貌上的事就放心交给我吧莉莉芙,我会看好这家伙的。」

不知为何,她还是掩着面叹了一口气:「以你两位的发言加上过去经验,不担心就是骗人的。」

「我们赶时间,迟点再谈吧。」「慢着。」

又再被叫回头的我们都有点不耐烦,但这次莉莉芙递了甚幺给我们,接过来看是御守?

「小心一点喔,我走了。」

「谢了,我的傲娇妹。」

他轻抚一下莉莉芙的头便转身离开,他一定看不到那孩子不悦的模样吧?

我也跟上源治脚步,其实她们一行人很显眼,那些保安有如结界般形成一个空旷区域,中间就是她们三母女。

当我们别于旁人明显要接近她们时,两个保安就上前拦截我们,他们好像没见过我吧?

「让他们过来吧,他们是我和深雪的朋友。」

在春香小姐帮我们解围后,我们都上前来到她们身边……

「在下参见西园寺大人。」

面对眼前这位女士我不得不恭恭敬敬,如果以源治之前的形容给他听到,他大概也会被杀掉吧?

西园寺大人的容貌其实和深雪很相似,不过更为成熟和强势的作风可是和她的女儿们都绝不一样。

「让人家介绍一下母亲大人,这位是我们的好朋友源治君。」

语毕,西园寺大人似乎打量了源治的样子,脸孔都明显挂上一脸迷惑:「我们是不是以前就见过面?」

「我想我们是初次见面,well,I   am   Frozen   Lin,nice   to   meet   you。」

源治主动伸手出来,而西园寺大人依然一脸迷惑的和他握起手:「Lin……这是中国的姓氏林吗?」

「yep?」

「你今年是十九岁、生日是十一月二十一日、父亲名叫林致远吗?」

「为甚幺你会知那幺多?你们告诉她的?」

深雪和春香小姐都摇头否认,而原本还在发呆的西园寺大人侧露出十几年来我一次都未见过的笑容:「秋人啊,我的儿子你终于来出现了。」

「够了,我说了多少次这玩笑一点笑点都没有,西园寺你串通自己母亲来恶整我到底有甚幺好玩?」

「冷静一点源治君,如果你认为是我们的恶作剧请先考虑一个重大破绽,我在半分钟前都不知道生父的名字,而你和妈妈都能共同道出,加上一切一切,世事真的有如此多巧合吗?」

「no……nono.this   is   fucking   kidding,   理香你告诉我,你们想恶整我对不对?算我被整了告诉我。」

「我在这事上可是没有任何角色啦,不过就算是我,也觉得你口中的巧合也对过头了,搞不好你真的是二少爷……」

一脸迷茫的这家伙口中好像有很多髒话想说,但似乎都吞回肚里,或许那两姊妹早就接受了所以没太大惊讶,反而西园寺大人就一脸感动,好像想立即抱着源治那家伙一样。

「I   should   cool   myself   well……」

突然而来的插曲好像把我和深雪这些主角推到一边,不过搞不好我和她还能再拖一阵子吧?

*林源治视觉*

由刚刚开始,我心中就充满了无数wtf,不知不觉间就连同行李被「请」到西园寺家大宅。

当我脑袋稍稍能思考的时候看看时间,已经是1558,在这几个小时我好像有过又好像没有渡过,连我现在到底在说wtf我都搞不请……

环视一下四周,我似乎在一间装饰豪华的会客室之中,不过只有我一个人在沙发上,好像有点记忆是深雪她们请我在这等的,不过到底等甚幺我也不清楚。

再看看电话,莉莉芙她们三姊妹似乎打了很多次电话来,或许留了电邮给我,我只是回了最后一封的茜亚叫她告诉大家我能处理就算了。

或许我该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事上了。

拿出在钱包之中,我唯一一张我和老爸的合照,照片上的我是个被头盔遮了双眼、手上抱着几乎和我身高差不多的M4,而我的老爸就蹲下来根我的合照,这是哈迪森在老爸死后给我的照片,同时告诉我老爸的全名--林致远。

以我所有的一切记忆,老爸甚至任何人都没提过我有甚幺兄弟姊妹、是甚幺大少爷巴巴巴……我只知道能称得上是家人的就只有夏娃她们三姊妹。

现在他妈的在我死过一次之后,就跟我说你有一个妈妈,还有一堆兄弟姊妹?no   shit。

反正不知要等到何时,不如检查一下装备吧。

我的手枪昨天已经打了一匣,现在只有一匣fmj和两匣jhp,还有预备给理香的USP45和三匣fmj,暂时上其他装备都用不上,只有两把重力刀和一把陶瓷刀身的战斗刀能隐密带上,先拿出来吧,其他就收到这房间先,如果可以我可想要把这些都收到能随时拿到的地方,但明显情况不容许。

「叩叩。」

有谁在敲门:「come   in.」

推门进来的人正是深雪,她好像对身后的下人说了甚幺支开他们,便带着另一个家伙进来。

「源治君……或者应该改口为兄长大人?」

「没下定论前都别这样叫我,我还不能接受突然多了一堆『家人』。说起来,who   the   hell   is   this   guy?」

跟着深雪进来那家伙,和深雪一样穿着很正式的和服,但相比于深雪的华丽程度明显平庸不少,是以示其下人的身份吧?

但看着她绑的髮型看来也下了不少功夫,加上举止也非常优雅做作,嗯……

「秋人少爷您好。」

「呼--你这混蛋果然在搞笑吧?」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赤城理香,加上化妆现在看起来的确很像个女人,但识他那幺久都知道他现在装得很辛苦。

「实在抱歉,在下不太理解君所说之事。」

「你搞笑真是fucking成功啊,嗨深雪,这个死白痴日文会好是妳们迫他的吧?」

「你这家伙是不是想打架啊呀混蛋!」

这才是我认识的她嘛。

「咳咳源治君,请你严肃一点,在本家这里不能像平时一样开玩笑的。」

看她表情似乎很认真,那玩笑也开不下去了。

「至少只有我们三个那家伙就不必装模作样吧,来谈点正经事,你们打算怎样?」

「现在所有人的集中力都放在源治君你身上,我们的事还是先放在一旁吧,而且如果你真的是兄长大人的话,发言的力量可不比一个外人身份有力吗?」

「也对,虽然有点本没倒置,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先拿点装备吧,这枪和刀由理香你拿。」

把胸挂枪套和重力刀交到他手上:「呃……女装真的很不方便,如果是男式的左搭右的话会好好多,深雪妳能帮我脱一脱吗?」

「慢着两位,现在的情况没动刀动枪的必要吧?」

「有备无患。」

「不可以!如果源治君不答应的话,人家就以顾主的身份下命令不可以带武器!」

「ok,既然深雪妳要以公事的身份我也得先给一点警告,如果因为这命令而引致甚幺情况,我不会负上任何责任,如果你同意和明白的话我会执行阁下的指示。」

「我明白了,请在人家下达命令前都不可以武装起来,可以吗?」

「copy,那先收起武器吧。」

在理香手上收回武器,我也把整箱行李收在这房间的一个茶几下。

「所以现在我们该做甚幺?」

「母亲大人原来想等姐姐和大哥回来才开始欢迎会的,不过他们似乎都很晚才回来,所以想请源治君你到会客室一聚。」

原来这里都不算会客室吗?说起来西园寺春香之前不是也在吗?

「呃源治君,如果有最初谈那事的四位以外的人在场,也不要谈及任何秘密,母亲大人的线眼可在每一个角落的。」

如果是这样我们之间的对话早就被偷听了吗?

没再追问春香的事,我就跟着他们一起走,周围给我的感觉就像回到小时候那大宅一样,除了身后跟着两只MIB以外……

来到似乎是目的地的门前,两位MIB上前帮我们推开木门,当然我很不习惯这种事,不过似乎是这里的规矩。

而在视线扫过里面的情况,我大概明白为何这才是会客室。

之前那些装潢都已经算是高级住宅级,但这里明显更加豪华,搞不好我一年薪水也买不起里面的一切。

而且家具的陈设也很明显地有考虑过,与刚刚那种家庭式围在一起聊天的排法不同,一张最少坐八个人的长桌打直摆放,只要一进来的人就知道坐在与大门对视那位就是boss。

房间里面早已坐了三个人,那个西园寺法华甚幺当然在主家座,而他旁边就坐着一个大概四十未到的男人,不过就算坐在这位置但看样子是整场人食物链最低层那位。

另外还有一位太妹坐在长桌的中间位置,就算我们几个进来也没瞄过我们半眼。

在性欲上我很哈这种女的,不先不管她年纪怎看也比我小一大段,她倒令我想起一个人--茜亚。

如果当初没救到她,搞不好现在就像这家伙一样,一幅援交妹的德性吧?

扫视一下,整房间的MIB有四人,有两人在守着大门,以我身上带着的重力刀没甚幺优势,除非抢到对方的武器,不过在黑西装掩护下我不肯定有甚幺武器……

「请入坐。」

刚刚其中一位MIB帮我拉开与西园寺法华面对面的座位,明显今天的主角就是我啰?真不舒服的感觉。

接着入座的便是深雪,她就坐在我的旁边,而理香就站在我们之间。

「那幺秋人君……」「在一切有实质证据前,请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

我打断了西园寺法华的说话,在场的人都似乎有点惊讶,但她本人似乎不太在意。

「好的,那个人帮你起了个名叫源治对吗?那幺源治,虽然最亲的人都没到齐,吾先为你介绍一下他们吧。」

以她语气似乎已经相信我是他儿子一样,不过还在我忍耐範围内。

「这位是西园寺广一,是吾的现任丈夫。」

出于礼貌上我们互相也点个头示好,他看起来也没甚幺大害,交个朋友也没所谓的。

「相信深雪和不在席上的春香就不别再作介绍吧?而这位是西园寺家的小女森夏。」

这家伙以非常不友善的眼光瞄了我一眼,我倒不在意,虽然打扮对胃口但年纪太小了,我又不是萝莉控。

「听深雪说源治你有一张与父亲的合照对吧?可以让吾过目一下吗?」

我瞄一瞄身边的深雪,她只是以微笑混过去,可恶……

在钱包拿出照片后,后面的MIB就接过照片交到西园寺法华手上,服务太周到让我很不习惯。

在她看过照片以后,竟然露出一幅感叹的笑容:「……果然是他,他现在还好吗?」

深雪似乎没告诉她更多,不过反正都不是秘密:「他在我五岁时就死了。」

「嘛,你   的童年一定过得很痛苦对吧?」

「还好,我的童年很幸福。」「不用说谎了。」

语气忽然由慈母变得严谨害我精神紧了一下,差点就要拔刀了。

「以你的态度还有体格,加上那个人的背景,你肯定不是像普通孩子一样成长吧?」

果然是块老姜。

「至少高中之前都够快乐,这句真的。」

冷笑一下,似乎话题都应该转一转吧?

「我倒想说妈,随便找个人回来就说是二哥,这样就可以了吗?」

那个由刚才开始就在玩电话的太妹突然抛出这种说话,果然不见得是友善的家伙。

「老实说我也很希望是个误会,丑女。」

不管她是不是我妹老实说我都没必要打好关係,之前也听过深雪说她是个没救的家伙,现在更是百闻不如一见。

「咳咳。」

深雪乾咳两声示意我闭嘴,也好,还在我忍耐範围就搞事也没好处。

「其实已经足够多证据证明了,只要春香带着报告回来,吾相信秋人你也不能不相信自己的身份吧?」

私生子想尽办法去与本家相认几乎是老梗,但反过来我相信没有人会像我一样笨吧?有有钱大少爷都不去做。

「I   hope   so.」

「搞不好是大姐二姐串通个外人来骗钱吧……」

这句真他妈的刺耳。

她两个都算是我朋友,她对我放屁话倒没所谓,但这种已经是人身攻击了。

「Did   you   know?you   piss   me   off,what   the   fuck   is   wrong   with   you?dick   face.」

「装甚幺外国人说英文啦,谁懂哦白痴。」

「看来你真的欠打了,吓?」

「源治君!」

深雪似乎想在我动身之前以喝声阻止我,这算是我听她叫最大声的一次,再看看四个MIB似乎都已经有所动作準备随时制服我。

「请你别再挑衅源治了,森夏妳知自己有多失礼吗?」

在西园寺法华压下那混蛋时,理香也压着我肩膀:「冷静一点,坐下、坐下。」

「你们两个也有甚幺问题?那家伙的态度已经超过讨打了,我赌一万元现在去打她打到残废也没半个人会站作他那边,先撩者贱打死无怨这才是道理。」

「你这家伙能站在这里放髒话到现在都没被抛出去已经很好了,何况你对个脑袋比猪更小的智障发怒能解决事件吗?平常那个冷静的混蛋去了那里?给我回来。」

这家伙抽起我衣领和我说,尽管我不认同他的说法,不过我都得冷静一点……fuck   this   shit   !

「理香,你怎能对客人如此失礼,还要称自己的主子作智障?」

「实在非常之抱歉,西园寺大人。」

「源治,或许你该学习一下别和下人打成一片,不久之后你将会成为西园寺家的二少爷,吾原谅你的出身引起的无礼,但基本的体统你该开始学习一下了。」

这他妈的混帐。

在ASOG出身的我,阶级甚幺只是薪水的标纪,比起那些该死又解决不了一切的烂阶级,同德同心自由平等才是正确的。

这种以阶级之名去压制别人、黑白不分的家伙真的很文明吗?我他妈的不认同。

我瞄着理香的脸,而他也把五官缩成一团稍稍摇头,我也不能去做甚幺,该死!

……我已经带得够多麻烦给这损友了,我都不知他会不会被秋后算帐,为了他所谓的着想先忍下来吧,妈的。

「怎样也好,等西园寺她回来就能满足你们了吧。」

我有多想把「这个家怎样我都不在乎」说出口?

就算我真的是她儿子又怎样,搞不好这是初次见面,要我认回这种混怅又扭曲的家人?玩笑开太大了。

接下来便是良久的沉默,理香大概在这里没有半点发言权,而且也不是说其他事的好时机,所以深雪也没有开口,随着时间过去我快要睡着了。

「叩叩。」

有谁的敲门声让我的警戒心都回了来,大家的注视力都放到大门上,进来的家伙是一个看起来有二十多岁、穿上西装的男人,以他走路的气焰来看应该不是那班MIB。

「母亲大人。」

他应该就是甚幺大哥了吧?

「唯你回来啦,这位就是你的弟弟。秋人,他是你的大哥西园寺唯。」

我没太在意那位大人说甚幺,因为这家伙一进来开始就盯着我,我也和这家伙对视着。

「母亲大人你肯定吗?他看起来只是在路边的小混混罢了。」

「Again?   c’mon   man……」

火气被扑灭后我已经没有任何生气的感觉了,待在这里为甚幺要认真?

「连唯你都是那幺想吗?的确他现在是个野孩子,不过假以时日他一定能成为绅士的。」

「不要开玩笑了,这种人就算真的有血缘都不应该让人回来,他的存在只会败坏家声。」

「O   RLY?how   about   this?」

我指着那位在玩电话的「小妹」,他们应该不知我佣兵的身份,不过怎看现在的我也不会比那家伙更「败坏家声」吧?

被我这幺说那家伙脸孔也变得扭曲,反正都不会够我生气啦。

「你知道在跟谁在说话吗?最好为你轻挑的语气道歉!」

「抱歉,我跟白俄总统的千金也是这种语气的,搞不好还要兇一点。」

听起来我像说笑,但这是真实事情,不过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wow,这家伙大概快被我气得理智蒸发,脸红耳青的过来抽起我衣领:「你的气焰也真不少嘛?红毛小子。」

「you   too,顺带一提在十秒之内放开我,现在开始。」

「大哥,如果人家是你的话我会立即放开源治君。」

既然深雪算是站在我那边,那就别做得那幺过份,来点小学生水準的玩意吧。

「你知道自己在说甚幺吗?妳竟然为了这种无礼的流氓而警告我?还有身为后辈在称呼我之前不应该加上大人吗?」

「hey   look.」

在他放屁时我小心地解开他的皮带扣和Zipper,叫他一声再指指他下身,低头一看才发现西装裤被脱下,露出那条蠢到不行的白色三角裤。

「呼--是细码呢。」

有如助兴一样,理香一句插到那家伙的心里,虽然可以理解为裤上的那个S码标记,但白痴都知道明显是在说那可怜的小玩意,开始会玩语带相关那混蛋真的跟得我太多了。

「Give   you   a   thumb-up,rabbit.」

换是平时我们就来个give   me   five,可惜那家伙要在这装模作样,只能以一记冷笑回应。

「你……你!」

一点力度都没有的勾拳那个人都能躲开,穿过他右半身的大破绽来到空矿点的位置,故意向他招招手:「来吧,像个男人一样来揍我,If   You   Can。」

他的eq应该早被我烧光了,想都不想就扑过来,当然自己被半脱的裤跘个仆街。

「呼--」

这种大少爷还得由两位MIB扶起,后面的理香明显在忍笑,而深雪也偷偷嘻了一声,这家伙也被讨厌的彻底了吧?说起来和我关係好的人会讨厌的家伙也差不多,这种物以类聚吗?

「可恶--」「唯你给我适可而止,你到底要丢脸到何时?」

那位大人开口都算压下了这个白痴,当然我还是以胜利者的表情俯视这家伙,真够小学生,不过我喜欢。

「还有源治,不管你是那种身份也请你自重一下,忍耐是有限度的。」

被拖到泥浆的我算是无辜吧?而那家伙也抬着头以他才是笑到最后的样子看着我,真想一脚踹在他的丑脸上。

「okok,现在开始我不会发怒、也不会玩着,那高兴吗?」

回到自己的坐位,那家伙也穿好裤入坐:「怎样也好我反对这个人成为家族成员。」

「可是我不是那幺想。」

有如预备好一样,一位带着紧及肩膀的中长髮的美女推开房间大门,当然他是今天的第二位主角啰。

在被各人目光集中下她微微对我一笑,加上她的发言,一场不知是好是坏的审判似乎有结果了。

「迟了到哦,西园寺。」

「嘛嘛,秋人君应该改口叫人家姐姐或许春香了。」

她没坐下来而是走向西园寺法华身边,双手献上那份公文袋:「母亲大人,里面是两份基因报告,一份是阁下和秋人,第二份是女儿和秋人的,结果都证明了是母子关係和共同母系所生的,秋人君,恭喜你哦。」

「慢着!这只是一而之词,难保妳在中间做了手脚吧?」

「如果大哥对结果有所质疑的话可以再做一次,不过这都是浪费时间,更何况再一次去做,如果要说做手脚的话,又对秋人充满偏见的您去主导,不是更有可能吗?」

我算是第一次见她发言那幺尖锐,虽然想立即鼓掌叫好,不过其实不必多言,对那只娘炮老被压着打大家都看得爽快……不过现在就树了两位敌人,对我的前路不是好事吧?不过都是他先挑衅的,直昇机失控撞过来、旋翼要是再转多几圈就把我切片我都不怕,会怕这种白痴?

「那幺搞清楚就好了,秋人,吾会原谅你今天的失言和无礼,不过请你记好今天开始你就是西园寺家的二少爷,你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我们的家声,吾会安排一些特别指导帮助你的。」

「……我能拒绝吗呃……那幺具体我应该怎做呢?」

我很小声那句似乎只有理香听到,他在桌子下一脚踏在我脚面,该死。

「我们得为你的归来做些準备,这几天秋人你先住在客人的房间吧,西村、你安排一些人去服侍二少爷吧。」

那位「妈妈」在呼使他身边那位MIB时,深雪就举了一举手:「母亲大人,人家有个请求。」

她点点头示意,深雪也继续说下去:「如果可以的话,理香能先借给兄长大人作贴身侍从吗?」

「怎能让一个女生陪秋人的?不可以。」

「母亲大人,理香和兄长大人肯定不会发生那些超友谊关係,况且由熟识的人照顾,兄长大人也比较不会有反弹吧?」

「……既然深雪妳那幺说,好吧,但妳应该明白这意味着甚幺的对不对?」

「当然明白母亲大人,人家会好好督束他们两人的行为的。」

不知深雪是出于怎样的心态,不过不是由那班MIB来看守来就已经帮大忙了。

「另外母亲大人,今晚我们想和秋人君一起外出用膳。」

我也不知西园寺她是否知我不想待在这里,所以才提出这种建议,不过她们都不打算问我意见一样……怎样也好啦。

「虽然我也想和这位儿子一同用膳,不过或许在外多年的他都要花多少年间去消化一下新身份,有妳两位关係好姊妹去帮他未尝不是好事,但秋人,明天的午餐你必须和母亲我吃,今天的聚会就到此为止吧。」

这家也是否都有习惯自把自为、不必问别人意愿的?平常我早就发怒了,不过现在我可没有甚幺感觉了,甚幺也随便吧,我也懒得认真了。

算是解散后,西园寺春香、深雪来到我身边,春香忽然帮着我按摩肩膀:「那幺我家的秋人君,理香和你先去整理一下行装吧,我和深雪在停车场等你们哦。」

最初的确有点误会,但认识得比较久其实比起深雪那种有时会太严谨有礼,西园寺春香这种平易近人、没各种大小姐气场的人会比较好相处吧?当然我不太好大小姐的原因都得把帐算到夏娃头上。

眼看除了我们四个的人几乎也走光,我的发言也能正常一点了吧?

「我知道了,呃我也应该说出口,理香你这家伙现在真的怪到不行,顺便换件衣服才外出吧。」

「不说我也会,你这家伙认为我穿得很舒服吗?」

「好了好了,两位都别吵架了,先去做该做的事吧。」

被西园寺她推着我们走,那种语气有种诡异熟识的感觉……就像一个年轻又没那幺麻烦的宁芙大姐,那幺真够糟糕……

  • 名称:哎吔女朋友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2: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