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风云超清在线观看

「虽然是百合本,但想不到源治你竟然会有兴趣啊。」

莉莉芙她们当完成这部短编之后,三人也在房间内休息,为了不打扰她们我也回到客厅看,一直到下午。

这时源治好奇地走过来,我也把开着上卷的平板电脑给他,当我看完下卷也顺面给他,不个不觉己经是旁晚时份,三个女孩也睡梦鬆醒来到客厅。

「我本来就不对同性恋反感,只要和尤其是我屁股无关看看也没所谓,如果我恐同的话应该不会待在这圈子了,我觉得在这屋里最straight的人就是你和我。」

我真的很想说你也是很弯,但这笨蛋也会生气。

话是这样说,但以源治的阅读速度,真的有好好感受莉莉芙笔下优雅吗?

「既然是这样兄长大人,清水向的BL和百合说不定你也喜欢呢……」「不用对这笨蛋传教了深雪,他会看百合应该是出于一个既世俗又下流的理由吧。」

「you   get   the   point,为甚幺我差不多看到最后都没有Lesbian   sex?」

「哥哥你就是为了这种原因吗……出于姐姐和深雪姐笔下的作品都以优雅唯美见称,才没有那种场景啊。」

「hell   man!」

「倒不如说弟弟君你以色情的眼光看纯爱作品是一种错误吧。」

「就像很多人看冰与火之歌是为了性和龙一样,怎样也好啦这个时间你们也不打算自己煮对吧?」

「虽然难得夏娃小姐光临,但以时候来看现在做的话也很晚才能用餐呢,如果叫薄饼大家没有问题吗?」

「可是深雪,我想吃猪排盖饭和饺子还有叉烧拉麵呢。」

一直在玩游戏的马尾妹听到吃就马上滑垒过来,身旁的源治也点头认同:「我也是呢。」

两人眼神对上了片刻,马尾妹就在口袋中拿出一条锁匙抛向源治:「猪骨浓汤拉麵、两份饺子。」

「咖哩炸猪扒饭,还有莉莉芙,薄饼也要算上我们那份哦。」

「你们真不怕肥吗?」

「运动量抵消一切嘛,别少看男高中生消灭食物的能力啊,呃一客咖哩炸猪扒饭……」

在马尾好打电话时,源治也飞奔往大门离开,我也明白为何一起别饭时老是说不够饱了。

「呃对了,妈妈今天不回来吗?」

「她出门前说会回来,就算不回这时候也应该会连络一下才对……」「我回来了!今天真热闹呢。」

在茜亚打开电话时,妈妈的声音由玄关传来,本小姐的天敌来了!

「呜--好久不见了我的甜心!」

果然一如往日,她一脱鞋就冲过来扑向我,双手一样是第一时间揉着我胸部:「哦喔!我家夏娃己经进化成凶器等级了,还可以变得更利害吗?」

我得忍着!怎样也要给莉莉芙一点脸子!

「妈妈。」

莉莉芙在旁乾咳一声,妈妈也止住了性骚扰举动,再由包包中拿出了甚幺:,不「对呢对呢,抱歉哦夏娃,刚刚因为去买礼物所以迟了一点,靠近我一点好吗?」

稍稍弯下来,她就帮我带上一条项鍊,看一看那饰物,是凯尔特十字架?

「我记得夏娃你很喜欢这类型的十字架吧?」

「嗯,是呢……」

「嘛这种时候我倒不知应该说甚幺呢……总之欢迎回来哦,我的女儿。」

「我回来了……妈妈。」

「既然是回家就放鬆一点吧,说来话呢深雪,完成了吗?」

「恭候多时了,宁芙大人。」

接过那部作品她兴趣得像个小孩一样,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呢,排除那些奇怪举动,她的确是最宠我的妈妈……

源治骑机车外出买了他们想吃的东西,回来后不久,其他食物也己经送到,就像自助餐一样不必守餐桌礼仪,比起本家、妈妈似乎喜欢自由自在这一套多点,嘛我也算不上讨厌啦。

「源治,能用饺子换东西吗?」

「哦没所谓,竟然会先问我同意,你何时变得那幺有益的?」

「你何时产生了我是益友的错觉。」

那边厢,马尾妹把源治本块猪扒夹走放到口中,当然那笨蛋也马上跳起:「哦哦哦喔你这个人渣,区区饺子换一整块猪扒?」

「我只说要换东西你也说好啊,饺子给你。」

「耍这种招吗?oh   fuck   me   nice,你也说是用饺子换的。」

源治把马尾妹的两碟饺子全部倒到拉麵当中,他两个还是小学生吗?

「畜生!你想打架对吧?」

「正合我意啊垃圾,来啊!」

「你两个蠢材就不能好好吃饭吗?每次都玩着这种无聊游戏。」

「莉莉芙妳根本就不懂!杀了你啊呀混蛋--」

「fuck   you--!」

在这种无聊闹剧中,我注意到坐在沙发的妈妈,她身边有好几本硬皮书,虽然每本都不厚但也有一定数量充支撑,瞄过去还意为是箱子甚幺。

「妈,这些是?」

「是你们小时候的相簿哦,刚刚看完小芙的作品就想看看呢。」

听到相簿一词,在场所有人也围过来,看相簿的确是个不错的家庭活动呢。

「咦?妈妈妳一直都没有拿过出来呢,我们以前有拍这那幺多吗?」

「其实也不真的是很多,只是几乎你们每一个我都独立了一本所以看起来很多,其实我一直在想你们长大后自己保留一本呢。」

「似乎很有趣呢宁芙小姐,源治那能複製多一本给我吗?我也想多点了解弟弟呢。」

「春香妳要当然可以,嘛先由这一本杂项看起吧,很全部多人照都在这一本里,不过倒不是很厚就对了。」

妈妈翻开第一页,上面是我十五岁时的全家幅,某种意义上是最后的全家幅呢,虽然父亲的样子一样被涂黑删除了。

「呼--哈迪森真是个悲哀的家伙呢。」

「大家的样子也很好认呢,不过宁芙姐姐,站在后排最左边的男生是?」

「是我啊。」

「「「咦咦?」」」

春香、深雪还有马尾妹也发出惊叫,的确源治不管样子和体格都己经变了很多,倒是我们三姊妹除了茜亚变化也不是很大。

「那时的兄长大人绝对是位美少年呢,为甚幺……」

「看到你以前的样子,弟弟立即变成残念系呢。」

「长大了样子自然会变啊,有甚幺好大惊小怪。」

「呵呵,关于源治还有更有趣的相片哦,反正全家幅也再有爆点,直接看源治这本吧。」

妈妈拿起另一本相簿翻开,但第一张相片虽是两个大概五岁小女孩。

插画   :

http://i.imgur.com/ufMDIVr.png

其中白髮那位眼下有泪志明显就是我,但另一位棕色长髮的女生我完全没有印象。

「是姐姐吧?另一个女孩也非常可爱,不过妈妈你是不是搞乱了?」

的确,明明说是源治的相簿,但照片却是我和另一位不知名的女生。

「呢深雪,妳觉不觉那女孩很象我小时候的样子呢?」

「的确很像姐姐妳长髮时的样子……难道是兄长大人?」

「乒砰!正解,这是源治哦。」

「少搞这种不好笑的笑话了,就算我小时体格也很好,怎可能能装女生。」

「是真的喔源治,你刚刚来到我们家时还没被那个人调教,人家觉得妳长得很可爱所以ry……」

听到这一句源治脸都变成铁青,嘛真是啊。

「反正是小孩时的事,再加上很可爱,源治你没在意的必要吧。」

「被整那个又不是妳,话当然很漂亮。」

「其实那时我也有把夏娃变成小王子,可是到现在你没变成源子公主人家很有遗憾呢。」

「话说源治你这家伙,越看你以前就越觉得残念,照刚刚两张相发展你都应该成为很棒的师哥或者美女,你怎会演化成现在像屎一样的?你把人生的点数全都点在最差的方面吧?」

「点在你认为『好』的方面才真的是最差吧?伪娘这点是宁芙的恶趣味别说,我倒觉得我现在比中学时好多了。」

「「「异义!」」」

我们三姊妹异口同声反驳这笨蛋,不管样貌和温柔都完全及不上以前,她两个也会同意吧?

「难道你们比较喜欢装酷又不友善的家伙吗?」

「不说外貌,我觉得哥哥以前对女生温柔多了,虽然现在比较有趣。」

「以前的源治被欺负就会流露出可爱的表情,现在只会发恶和对抗,一点也不可爱。」

「其实我也比较喜欢以前无邪气的源治多了点,现在双眼混浊总有种兇兇的感觉。」

「……算了,怎样也好啦,宁芙大姐我要求中止这活动。」

「驳回,难道源治你没反击的意思吗?」

当妈妈抛出一句奇怪发言,源治由无奈的表情变成感兴趣一样,轻吹一下口哨,难道以前还有更糟糕的事关于我们?

「另外的遗憾就是没成功把小芙和小茜培养成百合姊妹,嘛在茜亚这一本。」

妈妈翻开另一本相簿,第一张相片是莉莉芙抱着茜亚,而茜亚就以很妹妹式的依着莉莉芙,就算相片中茜亚己经比莉莉芙高,还是形造到莉莉芙一种姐姐大人的气质。

可是,我两位妹妹脸上都挂上糟糕一词。

「这就是宁芙小姐的作品吗?真是非常唯美呢。」

「很棒对吧深雪,明明现在都很百合,倒是我家女儿现在都不被我拍呢……」

妈妈视线放向她两位身上,一如日常坐在茜亚大腿上的莉莉芙立即跳开:「没有这种事。」

「宁芙大姐,我觉得你没有失败,她两个只是还没come   out,再等一会吧。」

「不不不,不是哥哥你所想那样,我和姐姐只是感情很好的姊妹罢了。」

「没错,姊妹间一起洗澡是很正常的事吧?」

「呼呼呼,越描越黑呢。」

随着她们露出惊慌失措的表现,妈妈和源治都露出计画通行的表情,他两个真是最邪恶的组合啊。

说来话源治却说也会呼使别人,但比起女王受,我更觉得他像腹黑攻,加上他现在的邪气,配上眼镜应该会很适合呢。

「茜亚酱,想不到妳以前也是满满受气,能说一声姐姐大人吗?」

「不不,请深雪姐妳不要以这种眼光看我和姐姐,真的没有这种事……」

源治表情越见奸诈,他刚刚是预期到事情发展才会不反对吧?是在对平日被腐的复仇吗……

「说起来,我也想看看夏娃小姐小时候的生活,宁芙小姐能让我看看吗?」

忽然间春香把话题放到我身上,不过本小姐倒没甚幺好怕,自问从小到大我都不认为有值得丢脸的时刻呢。

「嗯……夏娃自少就没甚幺充满话题性的照片,大多都是很正经的个人照,应该只有这一张比较有趣的。」

妈妈翻开一本充满我童年照片的相簿,随着页数照片的时间点就越近,差不多到了我中学三年级的时候。

「找到了。」

这一张并非如之前一样,我完全没有看着镜头,因为相片中的我正睡在源治的怀中,咦咦?

「嘛,那时忽然看到这种场景就拍下来了,你们应该都不知道吧。」

「哥哥那时的眼神很温柔……嗯。」

茜亚视线由照片移到我身上,双眼投射出一种不服气,其实我才想说啊,由小到大源治抱她还不是比较多,源治对我做这种事,记忆中也只有好几次……

「夏娃小姐的笑容很幸福,真希望能够再次一睹红颜呢。」

就算是女装打扮,春香她的容貌也很像那时的源治,果然是双生姊弟,温柔的笑容也非常相似呢。

倒是同是当时人的源治一语不发,还背对着我们,怎幺了?

「嗨,你在干嘛?」

「甚幺也没有啊。」

马尾妹绕到源治面前,脸上就挂出一副兴奋的表情:「喂看看这家伙,在脸红耶!怎幺了纯情小王子?」

「吵死了想打架吗?杀了你哦。」

「哦?源治害羞的样子本小姐也想看看呢。」

「我要去厕所,别烦我。」

当莉莉芙一插嘴那笨蛋就往厕所那边跑,明明平常说谎很在行啊,傲娇笨蛋。

「噗噗噗,似乎夏娃酱的得分有点高呢,小芙和小茜要加把劲啰,还是妳们一起换了别条跑道?」

「妈妈,我都说和姐姐只是感情很她的姊妹,百合甚幺……应该没有啦。」

「应该怎说起,以『百合』的定义来说,我和茜亚的关係的确很相符……」「不要自暴自弃啦姐姐,我们才不是那种关係!」

「我说啊妳们有必要那幺在意吗?」

坐去沙发上把娇小的莉莉芙抱到怀中,轻抚着这小猫咪的头顶:「百合又不是怎样的一回事,妳们不也很喜欢吗?」

回头这来的莉莉芙与茜亚一同呆呆看着我,本小姐没有说错吧?

「原来真正危险的话是大姐……」

茜亚语毕,莉莉芙就挣开我跳到上茜亚的大腿上:「抱歉姐姐,现在的我还是对男生比较有兴趣。」

「呼呼呼,小夏娃似乎自己修成正果要成佛了,明明倒没对妳进行教导呢,这就是天份吗?」

她们的反应真奇怪,百合是指女生间有着姊妹般亲密的关係吧?身为亲姊妹的我们不是本来就该有吗?现在没有才是奇怪的事吧?

「说起来小夏娃己经过了生日,现在己经二十岁了对吧?」

「的确是这样,有问题吗?」

妈妈笑了一笑,便把有着我儿时相片的相簿递到我面前:「刚刚不是说要在成年时送给你们的吗?虽然不是值钱的物件,但在我心这都是无价之宝哦。」

接过相簿,说如妈妈所说一点都不值钱,可是里面一一都是无法用钱能买回的回忆。

「谢谢妳妈妈……说起来后面不是还有很多空页吗?本小姐会用以后的生活去充实这本相簿,直到水楔不通为止哦。」

直抚着我额头,妈妈嘴角再次上扬:「嗯,一定可以的哦……啊,下一个应该到小源治了吧?之后小芙和小茜也还有一段日子呢。」

「时间是过得很快的大姐,感觉上过两三天她们就会长大了。」

神出鬼没的笨蛋再次来到我们之中,妈妈也点头认同道:「也是呢,明明应该是很久以前,但同时看着你们四兄弟姊妹却像几天前的事一样……」

「也是啊,感觉就像前几天才认识你这混蛋一样。」

「计正我们才识了两个月呀,不过经历的事就像过了两年一样。」

「……的确发生了很多事啊……」

笨蛋和马尾妹互相击拳,他就像他们所说一样,两个月前我也不可能想到再次一家人重聚。

「呜--小夏娃下次几时再来,最少也给个时间妈妈吧。」

「其实也刚好在隔壁……改天在墙上开一道门吧,那幺就不必麻烦了。」

「真的吗?呜亲亲!」

「明明妳才是妈妈,怎幺我好像被妹妹撒娇一样。」

话是如此,但我一点也不讨厌哦。

「但是呢今天也晚了,明天还要上学,改天再去做那件事吧。」

「那幺夏娃小姐,能让在下送妳回去吗?」「不必了,我会送她回去。」

对于春香绅士的举动源治反应意外的大,他突然过来拦在我和春香之间,其实离开这里也必然经过我家门吧?」

「哦?那幺弟弟你要确保安1夏娃小姐送她回去哦,那是绅士的义务呢。」

「don’t   worry,   已经在做了」

源治的态度令气氛变得奇怪,他们姊弟关係不是不错的吗?怎幺源治好像生成莫名其妙的敌意似的?

  • 名称:绿帽风云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4: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