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不眠夜2超清在线观看

  两个傻瓜冲到上四楼后便待在一个转角,我注意到已经没有上去的楼梯,也意味着我们到了顶楼,感觉上也比之前狭窄了不少。

「can   you   see?前面那道门。」

「嗯,怎幺了?」

「来练习一下用散弹枪攻门吧,你当攻。」

听到笨蛋老哥要理香姐当攻时,深雪姐噗一声笑出来,其实他们故意在搞笑吧?

但他完全没理会我们,两人上前靠在门的各一边,理香姐装作手上拿着枪一样「碰卡擦」在门锁上开了一枪,而哥哥说轻推门抛了甚幺进去再关门,两人即刻缩到墙边……「碰。」

两个笨蛋配音过后就冲进去里面大叫:「左边清除!」

「clean   right,all   clean.just   toilet。」

跟着深雪姐来到他们那里,不用电筒照进去根本看不清楚。

「刚刚我们就浪费了一发闪光弹,其实我们可以……」

不理两人的话题,看起来有洗脸盘,先洗一洗手吧。

打开水龙头用手电筒照照,出来的水是泥黄色的,洗完应该更髒吧?「撑--」

甚幺?

突然清脆的玻璃碎裂声让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镜子,镜子上出现一道原本不存在、斜角劈开我影像的裂纹。

「哗呀!有鬼?」

「别吓自己茜亚,只是冷缩热涨罢了。」

哥哥虽然第一时间在背后扶着我,但我心中依然有种莫大奇妙的不快感,这一层的气氛很不舒服。

「没错了,源治长得那幺丑,有甚幺鬼怪都哎呀!」

虽然明白是想安慰我,但理香姐也太过份了,笨蛋老哥才不丑!

「……总之这里的感觉很差劲,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眼前三个人都似乎感觉不到,大概因为一个是教徙另外两个是笨蛋吧?

还是由老哥和理香姐带头,我和深雪姐在后,路上都变成一本道的小巷,不同于下面的多房间走廊设计,我们来这里真是正确决定吗?那种不安感越来越强了。

「喂源治,有看到大厅那幅画吗?」

「妳指那张女人画吗?」

「不,是一张森林的井,那有女人。」

「你们在上楼梯之后走左边吧?」

「对啊怎幺了?」

「我们走右边的,继续吧那张画怎样?」

「你没看这很难说,但就像七夜怪谈那井口一样,在大厅挂那种画的家伙大概是心理变态吧。」

为甚幺那种感觉还在的?

「或许他期待贞子爬出来帮他blow   job吧。」

「那个是你吧?」

「或许,先看看漂不漂亮才算。」

或许因为他们都在说下流的话题吧?

「少扯了,要是真的有鬼出来你一定先颜射他一番。」

「别搞错人你这个混蛋,会立即出来的那个肯定是joseph呜海。」

「我知道鸣海是快枪手,那英文有甚幺关係?」

「算了,反正只是个语言笑话,你不明白也很难解的。」

看看身旁的深雪姐,她倒没太大后感甚幺,只是默默跟在理香姐身后,到底为甚幺呢?

「深雪姐妳不生气吗?他完全冷落了妳,难竟因为腐的关係吗?」

「不尽是,因为人家明白到男孩子比较喜欢待在朋友身边,如果他须要妳时自然会来到你左右,如果强迫他和你一起会是很辛苦的事,与对方交住不是应该让他幸福吗?」

明明与我年纪相近,但深雪姐真的很成熟,我果然还是个小孩吧?

「当然啰这是个人见解,茜亚妳也可以尽情对源治君撒娇的,说不定他也喜欢呢。」

「这事情上深雪姐不是支持姐姐的吗?」

「茜亚妳误会了,只要有谁在正当上尽力去恋爱人家都支持的,而且我不觉得以妳们三姊妹的感情会因为挣源治君而破啊。」

所以我应该主动一点对付这大木头吧?

鼓起勇气从后抱上去,但换来只是一句无心在意的话:「what   up?」

「哦哦……抱歉啦源治,阻住你们了,深雪我们走慢一点吧。」

「没有啊?茜亚你怕了吗?不用怕,哥哥抱抱。」

一脸傻笑用着对小孩的口吻开玩笑,感觉讨厌到极了。

「……不用了……」

「又生气吗?妳这年纪的女生真难捉摸。」

才不是我难捉摸,根本是笨蛋老哥你故意耍白痴!

「好了走吧,我们浪费太多时间了--啊呃,茜亚妳又怎幺了?」

「你自己看看前面吧。」

在他电筒照到前方的一瞬间发现有不对劲,即时拉着要过去的哥哥。

「呼--刚才那像伙用了甚幺新科技?射出那幺多难怪会惨叫了。」

「这个量他应该精尽人亡了吧?」

「你两个正经一点好不好,这明显是被蜘蛛网吧。」

「少骗我了,我在越南都没见这吐丝比我手臂粗的蜘蛛,难道日本会有吗?」

「理香源治君,这应该是魔物所为吧。」

「哦哦,总之除去它就好啰啊呀!茜亚妳又怎样啊呀!」

「白痴老哥你用点脑袋吧!刚刚上来开始那对情侣就失蹤了,这层又没别的分叉路,你认为他们可以不破坏蜘蛛网穿过去吗?

这个网密度要把手穿这去都困难,更别说两个人穿过去都完好无缺。

「蜘蛛网的功用就是粘着猎物……难道那对情侣己经遇害了?」

「OKOK,我承认刚刚放鬆过头了,yep就像妳们所说有古怪,但我们可以做甚幺?」

「当然是连络一下我们的队长啰,我们可是魔法师,不能见死不救的。」

在哥哥抱怨老碰上麻烦时,我用手机拨到姐姐那里……有人听了。

「姐姐,山田学姊和大姐在妳身边吗?」

「嗯,茜亚妳听起来很着急……」「请听我说姐姐,我们碰到怪物了,先阻止其他学生上来,再到无人的地方谈吧。」

「妳等等。」

良久,姐姐再次接起电话:「是甚幺种类?发生战斗了吗?身边有谁在?」

「应该是巨型蜘蛛,还没发生冲突但有两个学生可能被捉了,身边还有深雪姐理香姐和哥哥。」

「除了你把他们都请下来协助封锁吧,我会试着叫姐姐来帮你忙和叫京都分部支援,先通传给他们。」

把姐姐的指令告诉他们倒发生很大反弹,主要是理香姐和哥哥。

「那种鬼东西我一烧就死了,竟然要换下我这重要战力?」

「我有武器在身,要我抛下妳给蜘蛛吃?」

「源治想找死就算了,理香妳想烧了这房子吗?」

这句话是姐姐说的,就算代为通传的我也觉得很狠,可是也没反击其余地。

「茜亚妳和源治先拖着那怪物吧,我们会派支援给你们的。」

「嗨那交给你们,别死掉哦。」

虽然不愿意,但理香姐还是把手电筒抛到我手上,而哥哥也拿出那把手枪上膛。

「我没兴趣在没钱收的事上浪费子弹,但抛下这孩子去救没关係的家伙?你懂的,走吧。」

深雪姐她们点一点头便往下一层离去,余下我和哥哥两个。

「水份还够吗?」

「不够……大概破坏力比你的手枪好点吧?」

「你害我想走了,可以吗?」

「本来就不是哥哥你的事,其实可以不必当英雄的。」

「just   kidding   kid。」

哥哥轻抚我头一下,说来话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共用作战吧?

「ok,那现场指挥on   you   or   on   me?」

「哥哥你经验够还是让你来吧。」

「那妳退后一点,待会我会刺激一下蜘蛛网,尽量让他牠盯上我拖着,你就尽火力欢迎击吧,我们得撑到援军来的。   」

后退一点双手集合好两个水球,能用上的水份真是少得可怜,就算一起扔出去对人也成问题,更别说对体型应该不少的蜘蛛。

「哥,要我当主力真的没问题吗?」

「我们的任务只是拖时间,记得怎样保命就足够了,你姐姐大概也没期望我们可以搞定吧。準备好了吧,把电筒拿好。」

他把电筒抛到我手上,往前一照勉强看得清地方,而哥哥就把甚幺扔向巨大蜘蛛网……

「我听到声音了……」「吱--咻碰!」

在一头几乎佔了整了走廊大小的巨型蜘蛛冲破丝网的一刻,好几种声音同一时间混合起来,被照得发白的蜘蛛不知是被强光照射还是受攻击影响,很不正常的止住了动作。

强光下的血丝大概是子弹所打出来,而我的水弹果然连表皮都穿不破,真糟糕。

「i   watch   your   back,快找水源,快跑!」

再听到一声枪响,哥哥的身影也跟着跑,一时三刻叫我找水也……呃?

刚才我们不是经过一个洗手间吗?虽然水很髒但也算用得上的。

「哥哥你能单独撑一分钟吗?」

「you   must   hurry.」

既然是这样没必须把时间浪费在唇舌上,马上全力跑向那家洗手间。

电筒一照就看到之前那洗脸盘,刚刚也试过有水的。

「轰--!」

在动手的前一秒,巨响伴随着一道强烈闪光,这让我发现到之前没注意的一个窗户,也难怪的,在窗帘之后要不是外面传来光线根本不可能发现。

慢着,这不就是雷响吗?昨天也有下个雨而且今天都灰濛濛,就算再下雨也不是奇怪吧?这就是及时雨吗?

试着把水份集合,果然有如洪水一般破窗而入,在我面前形成一个水龙捲,有这个份量就算怎样的怪物也不必害怕了。

转身回望过去走廊那边,忽然好像有甚幺灰白色的东西飞过,再来是一个巨大的黑影追上去,糟糕了。

「哥哥!」「you   son   of   the   bitch!」

他的叫骂声与我重叠,同时接连的咻咻声响起,这下我也重回到走廊上,果然那东西追上哥哥。

「哥哥伏下来啊呀--」

挥出结集出来的所有水份抛向那巨大蜘蛛,在高度压缩下虽然只有拳头左右的大小,不过这正是破坏力所在。

当高压水击中目标后再无法维持型态爆发,这种质量的攻击可不下于理香姐她的攻击,而那只蜘蛛也已经被我炸开半边身,虽然那残骸很噁心但我还是踏下去--

「哥!」

以手电筒扫过躺在地上的他,最少也四肢健全,但他似乎没有站起来的力量一样在挥动右手。

「你还好吗?我来扶你。」

他收起手枪把右手递过来,他真的很重……说起来他左手好像没了知觉一样放着,没问题吗?

「呃……左手可能被撞到轻微脱臼了,这家伙比金王的撞击还利害,我还意为被卡车撞到了。」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就算是呜海老师都只不过是人罢了,如果普通人都能赤手空拳对抗怪物,我们魔法师就没存在的必要了吧?」

「在政治学上是有的,不过这种话题我可不想在鬼地方谈。」

「那幺我先扶你走……」「呼--照照你的段面。」

轻鬆的语气与我转脸后的景物有太大差异害我吓一跳,光线扫过去还有好几只蜘蛛慢慢接近我们,虽然大小比之前那只小很多,但也不见得好对付。

「哥你先走吧,我应付得来的。」

「no   shit.」

「这不是逞英雄的时候,现在水份够我可是很强的。」

嘴是那幺说,目标太多不好对付,不过总不可能要负伤的他继续作战吧?

「退下吧。」

冷冷的一句并不属于我或者哥哥的话语,之后一阵推力使我失足倒在哥哥。

在他扶持下我总算站稳,回头一看是一个髮色根我一样,而胸部非常利害的女生,她甚幺也不说就步过了我们,而远方一只蜘蛛也往她飞扑过去。

「Vastenmielinen   kaveri   pois   tieltä!」

口中唸着我不认识的语言,双手作势挥剑同时在空气中结成一把冰晶巨剑,轻鬆将蜘蛛一分为二。

在两具残渣因冲力而飞向她身体之前,冰剑瞬速变成型一个大盾挡下那种呕心的东西,然后四周忽然冒起一阵寒冬的白雾,等这短暂的白雾散去,眼前的走廊已经化作一个冰封的山洞。

有如表演给我们看一样,这女生轻拍一下手指,墙上的冰层就变为无数尖刺把每一只蜘蛛化作蜜蜂窝。

眼见以成定局,这位女生也把冰块解除,再来就一贯让人讨厌的语气:「只不过这种程度的东西,你两个可以有多狼狈啊?」

没错,她就是我的大姐--夏娃,虽然很不服气,但这种差距令我没有不承认失败的理由,就算我能控制几多水也好,我的能力缺陷太多了,还差点害哥哥死掉……

「专长不同罢了,给我一把狙击枪大家距离一公里试试那个利害?别说废话了,情况如何?」

「救了你们一句多谢也没有……那些傻瓜都离开了,莉莉芙似乎已经连络到京都的政府魔法师,他们会来接手的。」

「ok,夏娃我们两个得先撒回去了。」

「慢着哥哥,最小也等医疗队来帮你看看吧!」

「你受伤了吗?就像她所说,别逞强了。」

「茜亚不明白我不怪,夏娃你白痴到忘了我们两个的身份吗?两个教会agents不会被捉回去情报部门坐一坐?更何况这种小伤……啊呀这样就好了。」

他自力接回关节这一点让我有一瞬间怀疑,哥哥是不是被外星怪物附身材会变成这样子的。

「你对,那幺走吧,我有带手电筒来哦。」

「Sai,you   need   to   take   care   of   yourself,Frozen   out。」

「那哥哥,你们出现的行迹总会被知道吧?」

「告诉莉莉芙帮我们擦屁股,就像在学校那边我会帮她擦一样,叫她搞好一切后连络一下我吧,我们都得对对口供的。」

哥哥一如平常轻抚我头一下,大姐就扶着他离去,留下一片冰水还有满满怪物残骸的走廊,这真够呕心……

先连络一下姐姐报告情况吧,虽然和哥哥的二人世界被迫结束,但工作就是工作,平常没甚幺就有一笔丰厚的收入,这也不是我们能抱怨的。

  • 名称:性爱不眠夜2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2: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